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草場地的搜尋結果,共03

  • 30度陡坡追風...草上飛好酷

    30度陡坡追風...草上飛好酷

     「哇,原來草地也可以滑雪!」中華民國滑雪滑草協會昨日起在台東鹿野高台滑草場進行年度青少年滑草選手移地訓練,為進軍冬季奧運做準備,由於這種類極限運動在國內並不普遍,選手草上飛的英姿,讓遊客大開眼界。 \n 在景緻怡人的鹿野高台滑草場上,全幅武裝滑草選手站上滑草器,順著卅度陡坡過門迎風滑行,到終點時來個姿勢優美迴山旋轉,讓一旁參加熱氣球嘉年華的遊客大開眼界。 \n 中華民國滑雪滑草協會自去年暑假培訓青少年滑草滑雪選手,為進軍二○一六年青年冬季奧運和二○一八年冬季奧運滑雪競賽預做準備。 \n 教練古國華表示,滑草運動在廿年前盛行一時,後因地價飆漲,沒有私人願意提供土地沒落,在國內已很難找到練習場地,高台的滑草場相當適合選手大展身手。 \n 他說,滑草是類極限運動,選手較易受傷,所以除要膽大心細以外,還要家人支持與認同,國內去年赴日參加國際滑草總會點數賽,奪得前三名佳績,有三位選手則將在集訓後,將赴德國參加世界青少年錦標賽。

  • 榮榮與映里攝影展 見證大環境變遷

     中國攝影家榮榮與他的日籍妻子、攝影家映里,以在中國從事行為藝術攝影聞名。兩人自2000年開始共同創作,影像不僅記錄他們生命的軌跡,也由此窺見中國大環境的變遷。首次來台舉辦展覽「榮榮與映里」,展出2002年至今的「從六里屯到三影堂」系列,17件攝影作品見證老建築的消失,以及孕育新空間成立的艱辛歷程。 \n 43歲的榮榮出生福建漳州,曾在北京郊區的東村活動,除了從事個人創作,也記錄當時居住在東村,如張洹、馬六明等藝術家的生活及行為藝術紀錄。38歲的映里生於日本神奈川縣,曾在《朝日新聞》擔任攝影記者,離職後成為專業攝影家。1999年,兩人相識於榮榮東京的個展會上並擦出愛的火花,隔年結為夫妻,定居北京。 \n 2002年,榮榮與映里居住的六里屯四合院老宅接獲拆遷通知單,兩人被迫轉往「草場地」另覓新空間。六里屯拆除當天,兩人回去拍下宅院最後的身影。他們坐在搖搖欲墜的門樓上、手持百合花宛如進行一場無聲的葬禮;在殘破的磚瓦堆中鋪滿百合,見證老宅院命運的終結,畫面流露著傷感。 \n 兩人在草場地找到新居,在此不但迎接三個新生命誕生,另還成立中國第一個專業攝影中心「三影堂」,來自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思想,「人們認為肉體、環境的毀壞,會讓一切就此消失,然而生命是會重生,如此循環、生生不息」,榮榮說。 \n 榮榮與映里記錄了三影堂從一片廢墟、破土動工到興建完成的艱辛歷程。這座由艾未未設計的攝影中心,希望作為中國與國際攝影的交流平台,去年與法國知名的「阿爾勒國際攝影節」聯合策畫「草場地攝影季:阿爾勒在北京」,為阿爾勒國際攝影節首次與國外單位合作。

  • 北京草場地藝術區面臨拆遷

     目前正舉行攝影展的北京草場地藝術區各大畫廊和藝術工作室,近來接到拆遷的通告,但具體時間還未確定。根據《美國之音》報導,一位匿名的地方官員承認,草場地藝術區已經被納入政府重新開發的計畫中內。 \n 國際著名藝術家艾未未1999年曾在草場地藝術區創建這裡第一個工作室──中國藝術文件庫,此後,數以百計的前衛藝術家們加入,建立了建築面積超過8萬平方公尺的畫廊和工作室。另外也有許多獨立紀錄片的放映和展覽。 \n 因而,最近有40多個藝術團體聯名簽署一封公開信,呼籲當局收回重新開發草場地地區的決定。公開信表示,當地政府的這一決定是「武斷和不合理的」。公開信敦促當局重視藝術發展,並應把其看成與經濟發展同等重要。去年底起,北京各大藝術區便遭到拆遷的要求,曾引發藝術家的抗議,甚至走上街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