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草東沒有派對的搜尋結果,共27

  • 草東沒有派對 攻蛋胎死腹中

    草東沒有派對 攻蛋胎死腹中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近來許多演唱會、活動皆紛紛取消、延期,金曲獎最佳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原本預計5月中旬首度攻蛋舉辦「不都媽生的」小巨蛋演唱會,尚未正式宣布,8日就決定取消,昨在臉書公告取消已承租的台北小巨蛋5月11至17日檔期,大批樂迷留言:「可惜!」、「我先哭一波,再來感謝你們對防疫的支持。」 \n 草東沒有派對表示,今年準備了一個特別的活動,但公共衛生議題不斷升溫,為了確保大家的健康無虞,決定先將計畫取消,「相較於醫護人員第一線的壓力,我們的可惜確實不值一提。」他們也暖心地跟所有醫護人員、服務業朋友說聲辛苦了,「願大家都平安、健康,生活儘快回復如常。」 \n 音樂會損失逾300萬 \n 而克羅埃西亞鋼琴家邁可森(Maksim)原定9日來台演出,首站於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2020邁可森克羅埃西亞狂想音樂會」,門票雖完售,但因日前確診的澳洲音樂家布萊特狄恩曾在同場地演出,目前該場地閉館消毒,主辦單位於8日忍痛宣布邁可森台北、高雄、台中3場演出全數延期。 \n 主辦單位好滿意音樂執行長林子新表示,5日得知澳洲音樂家確診後,立即進行了緊急會議,當時邁可森已準備從克羅埃西亞出發來台,雙方在候機室討論處理辦法,最終他未出境,目前待在家中。這次延期預估損失超過300萬元。

  • 「草東沒有派對」小巨蛋取消!樂迷哀:可惜

    「草東沒有派對」小巨蛋取消!樂迷哀:可惜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近來紛紛許多演唱會、活動皆取消、延期,曾獲得的金曲獎「最佳樂團」、「年度歌曲」等大獎的草東沒有派對,8日宣布將取消原定已承租下臺北小巨蛋5月11至17日的檔期,等同於還未宣布首度攻蛋的喜訊就直接取消,讓大批樂迷留言:「可惜!」、「我先哭一波,再來感謝你們對防疫的支持。」 \n \n他們表示今年準備了一個特別的活動,花費許多時間,「這段日子裡各地的公共衛生議題不斷升溫,為了確保大家的健康無虞,很多人犧牲了全部的生活。特別是許多醫護人員、服務業朋友,都是冒著風險在為大家奉獻。」並提到「我們能做的不多,決定先將這個孵一陣子的計劃取消。 \n \n相較於醫護人員第一線的壓力,我們的可惜確實不值一提。」預告接下來會重新計劃今年要做的事情,「該做的還有很多。」在最後,他們也暖心地跟所有醫護人員、服務業朋友說聲辛苦了,「願大家都平安、健康,生活儘快回復如常。」 \n

  • 葉駿》台灣樂團席捲大陸音樂節

    在大陸最流行的視頻社交網站──抖音app上,時常可以看到用大陸各地方言唱著閩南語歌曲《浪子回頭》的視頻,這是抖音2019年最流行的單曲之一,同名話題已經被提及近5億次。這首喚起不同年齡層共鳴的歌曲,來自台灣獨立樂團茄子蛋,他們在2018年奪得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最佳台語專輯獎,新單曲《浪流連》也入圍了2019年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 \n \n三千台團上大陸 \n茄子蛋在大陸的成功只是近些年台灣獨立樂團的一個縮影。隨便找出一張音樂節海報,可以看到,台灣獨立樂團都幾乎占據了海報的「半壁江山」,台式英文抒情的落日飛車,「叫你媽媽去買玩具啊」的草東沒有派對,還有諸如Deca Joins,大象體操等樂團,不僅是各大音樂節的常客,也在中國大陸、東南亞、歐洲、北美等地區舉辦了多次單獨巡演。落日飛車「飛」到了蒙古的音樂節,草東在北美的演唱會一票難求,大象體操被樂迷問及「你們為什麼不來孟加拉國?」他們完全迥異的音樂表達,對都市生活的藝術化解讀、反叛、獨立、自由的音樂精神吸引了世界各個地方樂迷的熱愛。 \n就台灣獨立樂團在大陸的流行趨勢來看,他們開創了完全不同的風格與工業體系。回顧上一個十年,台灣流行音樂的代表是周杰倫、蔡依林與五月天等音樂人與樂團,他們在建立起自己的音樂風格後,通常有強大的工業生產流程支撐他們發唱片、做巡演,並以此鞏固各自的音樂體系。而這一波被陸媒稱之為「三千台團上大陸」的新潮流,卻通常是小製作、小成本,但善於表達少數、表達不同,並且,他們的音樂逐漸「從地下走上來」,開始進行細緻的編曲與行銷策畫,一些獨立廠牌也針對獨立樂團進行個性化包裝,即便投資有限,但由於個性的表達在網路時代總能很快擁有自己的聲量,一套屬於獨立樂團的「非主流工業體系」,正慢慢成熟。 \n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波潮流流行以前,大陸的獨立樂團、音樂人同樣在台灣擁有極高的知名度與龐大的樂迷群體,這其中最著名的有石家莊樂隊萬能青年旅店和南京音樂人李志。他們曾多次到台灣巡演,他們的音樂態度也間接影響了台灣的樂團與聽眾。今天,許多人都能在草東的音樂表達裡找到萬青的影子,兩岸的年輕世代在音樂中相互影響,逐漸找到獨屬自己的共同語言、在對政治、經濟、就業、學業等一切宏大概念失望後,年輕人最微弱的反抗被寫進了歌詞裡,消解了宏大敘事,也消解了對城市生活的苦悶、對傳統情愛的枯燥與對主流話語體系的厭倦。他們直接描述個人生命經驗,有著充沛的想像力符號與隱喻符號,這背後的現實,是後現代都市的生活境遇。 \n \n兩岸樂團相互影響 \n美國哲學家詹明信曾對後現代的藝術狀況進行過細緻剖析,他指出後現代藝術具有「感情的消逝」、「欣快症和自我湮滅」等特徵,這描述出後工業時代年輕世代的文化境遇,解釋了美國「越戰一代」與西歐「六八一代」的文學與音樂。而與前者相比,在兩岸與東南亞,年輕人正經歷著經濟高速發展、城市迅速膨脹、傳統與故鄉逐漸消逝,詹明信描述的那種場景似乎才剛剛開始,但年輕世代的表達力度卻絲毫不減,獨立樂團們嘗試以無意義的反抗消解意義,以慵懶的浪漫消解社會的自我欺騙,成為這波潮流中一個突出的特點。 \n台灣獨立樂團的流行,是年輕世代一種新的表達,也是語言的一種新的凝結。主流與獨立之間並不存在明顯的間隙,唯一的區別只在於,誰更能引起年輕世代的共情與共鳴?誰更能用一種全新的音樂表達去消解方興未艾的後現代的都市問題?未來,真正能回答這些問題的獨立樂團將在這波潮流中生存下來,贏得更多樂迷的喜歡,也真正營造出自己的音樂表達與音樂哲學,成為下一個十年,台海兩岸、乃至整個亞洲的新潮流。(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哲學系碩士生) \n

  • 大陸人看台灣》大風吹了又如何?

    仿若初冬裡的第一場風,民謠又一次席捲了這片大陸,從宋冬野,到馬,再到趙雷;從《董小姐》,到《南山南》,再到《成都》。似乎就是一夜之間,街頭巷尾傳唱遍了淡淡的愛情、淺淺的理想、幽幽的哀傷。 \n少年時無疾而終的那些美好,就隨著淺唱低吟,瀰散在這一片大陸之上、飄蕩在這一群年輕人之中。就連校門口那條地下通道裡的中年賣藝人,也將必彈曲目,換成了《那些花兒》和《成都》,前者是十多年前的大陸民謠黃金時代的經典,後者是當今民謠又一春的代表。完不成的理想、追不上的姑娘、求不到的愛情…… \n可是就像常說的,巧克力吃多了總會膩。在聚會上又一次聽到那首已經是爛大街的《南山南》時,我有些好奇地問我身邊的台灣同學:那麼,現在的台灣年輕人喜歡聽什麼呢? \n他一怔,下意識就說:就,草東那樣的啦。 \n草東。這個名字倒不是我第一次聽到。今年的金曲獎前,我看著那首提名「年度歌曲獎」的《大風吹》的歌詞,心中甚至不屑著:這樣直白淺薄的歌詞,又怎麼能和《告白氣球》《頑固》等同台競技呢?但出乎意料的是,《大風吹》不僅獲得「年度歌曲獎」之稱,草東沒有派對更是一舉奪下「最佳樂團獎」! \n馬世芳評草東時說:「『草東』並沒有『萬青』那種複雜晦澀的修辭,也沒有台灣樂壇習見的拖沓黏膩、囉哩囉嗦的文藝腔。他們的詞,刀刀見血,骨子裡是絕無出路的虛無,難怪成為『崩世代』青年人樂於傳誦的佳句。」更有人認為,草東的出現像是為台灣音樂注入了新鮮的血液,帶來了台灣搖滾的又一個黃金時代。 \n這倒是我所始料未及的:往日裡閱讀相關書籍,台灣的年輕人總是被稱作「草莓族」,出生溫室而難以抗壓;平日裡接觸到的台灣同學也往往是比我們看起來更為純真輕鬆,當我們試圖從各個角度解讀政治時,他們的發言有時甚至讓我覺得「幼稚」。可偏偏就是我印象中的這群人,似乎是自暴自棄般更快的接受了自己「屌絲」、「loser」、「廢青」的事實。 \n可這也是我所難以理解的。草東把新世代年輕人遇到的問題勇敢直白地暴露在了陽光下,撕碎了假象,可之後呢? \n他們拋出了當今年輕人的虛無迷惘,探討了年輕人為何而喪,卻沒有道出我們該如何應對,最終也不過是喪氣十足的說:「於是轉身向山裡走去,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四處噴薄著的荷爾蒙太輕易地接受了自己「屌絲」、「loser」、「廢青」的事實,就像一陣大風吹過,風過後,除了內心深處的喪意,外表仍是如舊。 \n書至此,我又覺得自己似乎有些苛責——大陸的年輕人,我身邊的年輕人,他們中的大部分甚至都沒有想到要去思考自己為何而喪,只是因喪而喪!他們沉湎於民謠的溫香軟玉,試圖將自己偽裝成一個文青,張口理想閉口愛情,殊不知理想與愛情便是在這樣的青春歲月中日漸消磨。 \n我們這一世代的年輕人,究竟該何去何從呢? \n我隱約有些羨慕台灣民歌運動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們。他們看起來是那樣的理想遠大而又腳踏實地。李雙澤在舞台上砸下可口可樂瓶說出唱「自己的歌」,楊弦與胡德夫辦起「中國現代民歌之夜」演唱會……在來自太平洋的海風裡,在他們的福爾摩沙,他們用歌聲,築起一座美麗島,直至死方休。 \n是的,曾經大陸有崔健、有鄭鈞,崔健老了,鄭鈞頹了,現在大陸卻也有萬能青年旅店、也有頂樓的馬戲團,也有用音樂表達自己喪的明目張膽的樂隊。只是我放眼四周,為何我的周身環繞的仍多是沉醉於民謠溫柔鄉的年輕人? \n不由得,我也開始頹喪起來。 \n大風吹了又如何?突然想起上半年的校園十大歌星賽,一位一路自彈自唱民謠的小哥哥人氣爆棚,一路過關斬將闖入決賽。在決賽的選手中,或許他的唱功是最稀鬆平常的,但他的人設、他賣的情懷、他用歌聲編織的美夢,卻也就是台下觀眾最難以割捨的,大風也吹不散的存在。(馮景怡/南京大學法學院學生) \n

  • 金曲國際音樂節開唱 「草東沒有派對」壓軸演唱

    金曲國際音樂節開唱 「草東沒有派對」壓軸演唱

    「草東沒有派對」、王若琳、周興哲、王詩安今一起出席2018金曲國際音樂節開幕記者會,「草東」團員在主唱巫堵與貝斯手世暄退伍歸隊後,巡迴演唱場秒殺,團員在相隔一年重回金曲活動現場表示,並將於今晚的售票演唱會唱壓軸,長達40分鐘,「噴汗驗出」將會讓歌迷看到不一樣的地方。世暄表示,當兵期間,多了很多時間上課,對於演出相對地也比較有幫助,而巫堵則表示,藉由這次金曲音樂節期待能與國外音樂人有多一些交流的機會。 \n \n周興哲將在本週五(22日)度過23歲生日,因當天得到大陸工作,趁日前有空檔與家人一起吃日本料理慶生,他表示,本屆金曲歌王入圍者,之前曾跟李玖哲同期跑宣傳,覺得他人很好,所以很最期待他可以奪下本屆金曲歌王。 \n \n而即將在7月推出新專輯《摩登悲劇》的王若琳,唱片公司老闆為了留下她,不但多次電話與她聯繫,並且還特地飛到國外找她,她深感唱片公司的用心,「不但給我想要的空間與支援,還全力支持我包含音樂錄影帶等想要發展的音樂,想想畢竟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所以就決定續約。」而這回能共襄盛舉參與金曲國際音樂節活動,她也覺得很榮幸。 \n \n她透露自己平常在臉書都會關注網紅財哥的訊息,覺得他很幽默,「每次看他的訊息,發現他都會流露一些很有智慧的話,給我一種感動。」每天看臉書看到好笑又可以幫助人的話就會轉發,沒有財哥的才華,有時他講的話讓我,跟其他國家音樂人一起,很榮幸,有新的觀眾對表演者來說是很棒的事,壓力還好

  • 不只「草東沒有派對」,台灣還有這3個獨立好樂團!

    不只「草東沒有派對」,台灣還有這3個獨立好樂團!

    草東沒有派對在金曲獎第28屆一舉拿下三大獎項,無疑是代表著台灣主流音樂市場對非商業性、獨立音樂接受度的提升。草東唱出屬於90後的聲音,不只是對於整個大環境的無力挫敗感,更引起90後廣大的共鳴。他們每首歌以隱喻的方式表達出對社會風氣的個人看法,雖然一開始聽會疑惑歌曲想表達的是什麼,但也因為每個人感受的層次不同而產生不一樣的想法。 \n可能有許多人對台灣獨立樂團的印象還停留在濁水溪公社、董事長樂團,為了社會、政治議題而不顧一切勇敢發聲的硬派搖滾音樂。但這幾年台灣獨立音樂圈也出現幾個風格偏向電子音樂、一樣值得被注目的好樂團! \n \n1.\t原子邦妮 \n成立於2012年,由音樂製作人—前櫻桃幫主唱查查和Zayin展翼樂團的吉他手Nu所組成的雙人電子組合,透過多變的風格像是另類(Alternative)、搖滾、流行、電子等等,以及扣人的歌詞,描繪出一段又一段埋在心中深處關於成長、青春跟失去的回憶。不只連續兩年蟬聯Street Voice年度人氣歌曲冠軍,Youtube單曲影片瀏覽量更高達90萬人次! \n \n2.\t脆弱少女組 \n成立於2015年冬天,那是一個充滿慌張和許多不確定因子的夜晚,前「那我懂你意思了」的主唱陳修澤和鍵盤手趙謬,化身成傷痛和孤獨的少女,以80年代復古懷舊慵懶的電子風格,帶給大家一些在脆弱的時候可以聽的流行歌曲,脆弱完後再說服自己是足夠勇敢地去面對這世界。 \n \n3.\tFrandé 法蘭黛樂團 \n成立於2009年,由主唱法蘭、吉他手江鎮宇、鼓手孟諺、貝斯手哲毓所組成。主唱法蘭帶有天生的神秘與詭魅的氣息,讓法蘭黛的音樂既幽明不定卻柔軟迷幻,以輕搖滾電子音樂的氛圍,詮釋著人生的溫柔輕軟也詮釋著愁雲慘淡。於今年推出了第三張專輯《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並跨界與饒舌歌手—李英宏合作描述情侶吵架間互相對峙情形的歌曲《該死的冷戰》。 \n \n在台灣這塊小小的土地上,其實充滿著許多才華洋溢的音樂人,默默地做著自己所認同的事情和音樂。若是你聽膩了主流的流行芭樂歌,不訪試試看風格豐富、曲風多變的獨立樂團,並給予這些認真耕耘台灣獨立音樂的音樂人一些支持與鼓勵吧! \n \n

  • 黃韻玲淚眼捍衛金曲

    黃韻玲淚眼捍衛金曲

     第28屆金曲獎落幕,草東沒有派對連奪新人、最佳樂團及年度歌曲3項,五月天則拿下作詞人、最佳國語專輯兩獎,戰果引發外界高度討論。黃韻玲擔任本屆金曲獎評審團主席,她日前在私人臉書抒發心情,其中一句「世代交替」引來粉絲論戰,她26日接受本報專訪,連日來的輿論撻伐、高度壓力讓她情緒潰堤,當場淚崩。 \n 黃韻玲一度哭到無法受訪,她泣訴:「我在24日已經卸任,回歸到音樂人身分,在私人臉書表達個人意見,都不行嗎?心裡真的很累!」對於「世代交替」一說引起兩極評價,她表示:「我了解大家對得獎結果的憤慨,我用了這個詞,但我不是文學家,我只是個寫歌的人。」她也再度說明:「每個世代都有不同氛圍,但我們沒辦法清楚切割、判斷是來自哪個世代,但我們可以挑戰每個世代。」 \n 她肯定所有入圍的歌手與作品,「每張專輯、歌曲評審都非常喜歡」,並透露許多獎項讓評審頭痛,還建議得獎名單應擴增2名。 \n 虛心接受外界批評 \n 她也虛心接受批評,「我願意承受這份得獎名單後果,這是所有評審經由投票機制的名單。」 \n 針對部分獎項爆冷而惹議,她邊哭邊說:「我覺得每個人都非常好,但這些人去被追著打,能夠去改變得獎結果嗎,金曲獎之所以會被尊重,因為名單就是回歸音樂本心,就是這樣的結果。」 \n 每首歌都充分討論 \n 草東沒有派對的〈大風吹〉傳唱度不佳卻獲年度歌曲獎。黃韻玲表示,年度歌曲得兼具傳唱度、音樂性、啟發性,她還原評審過程,首先是20位評審依序發言、表達看法,接著大家進入交叉對話、分析,最後投票表決,「每一首歌都經過充分討論後,評審自由心證、誠實面對自己的決定與選擇。」

  • 陳國華贊成盲投最公平

     草東沒有派對以〈大風吹〉擊敗五月天的〈頑固〉、周杰倫的〈告白氣球〉等強敵,拿下金曲年度歌曲獎,引發反彈聲浪;過去曾任5屆金曲獎評審的中廣DJ鄭開來,質疑評審口味與獎項代表意義不符:「如果你是選『最佳歌曲』,那OK…只要詞曲佳,我沒意見,但這個獎項前面冠了『年度』,就該具當年代表性,當你10年後回想2017年的歌,想到的一定是大家會唱的歌嘛!」 \n 鄭開來舉例林俊傑獲第25屆金曲歌王那年,專輯中的〈修煉愛情〉被選入年度最佳歌曲前20名,最後選出5位入圍者,他提議增設名額讓林俊傑一起角逐,卻被其他評審白眼:「這首歌無論詞、曲、傳唱度,絕對是非常好的作品,我提出增額建議後鴉雀無聲,其他評審看我像個挺市場派的怪咖。」他不滿「盲投」機制:「如果不改善,我不會再擔任金曲評審,我不要為別人的品味背書。」 \n 然而,今年4度擔任金曲獎評審的陳國華,認為金曲評選制度合理且公平:「評審投票不知道結果,這樣才不會被操控,金曲獎絕對是我遇過所有比賽中最公平的。」對此爭議,草東沒有派對26日表示:「尊重任何聲音。」也感謝外界讓他們有更多溝通的機會。

  • 草東拿3獎大贏家惹議 終開腔:得獎不存在輸贏

    第28屆金曲獎上週六(24日)圓滿落幕,新生代樂團「草東沒有派對」拿下最佳新人、最佳樂團和年度歌曲3大獎,被外界認為贏了五月天是「世代交替」引發五迷不滿,掀起爭議,而草東今凌晨就在臉書發長文訴心聲。 \n \n草東沒有派對先感謝評審們和金曲獎對他們的肯定,接著感性說「得獎對我們而言絕不存在任何輸贏的比較」,並表示:「音樂時常被形容是一種語言,語言並沒有分優劣貴賤,我們也相信語言最大的價值在於溝通,不論彼此認同與否都應該予以尊重並嘗試打破隔閡、建立共識,而非製造對立。」盼更多不一樣的聲音持續被聽見。 \n \n \n \n草東沒有派對 臉書全文: \n嘿,各位晚安。 \n非常感謝評審們及金曲獎對草東沒有派對的肯定,我們感到無比的榮幸。 \n醜奴兒這張專輯是我們第一次嘗試完成的完整作品。它非常地直覺並真實地記錄著當下的自己。很難得的,那個自己與許多人共享著種種的感慨、創作能夠引起共鳴,對創作者而言是莫大的感動。 \n而在這之前我們沒有意識到完成一張專輯有多麼地困難。我們何其幸運能夠遇見一群夥伴,得以一同完成它。 \n感謝在團裡遠遠不僅止是製作人、對這張專輯、對我們的付出都無以計量的世紀天才李孝祖,和莫名其妙被我們拉進來,擔著種種超出這個年紀應有壓力的勇敢小天使趙若君。 \n或許對很多人來說,只有站在台上的人叫做「樂團」,但其實每一件作品、每一次的演出,背後都乘載著太多人的努力和付出。所以在此要特別感謝所有和我們一起走過的夥伴、朋友們,以及從最單純卻也最困難的起點開始,一路上曾經給予支持的每個人,這份肯定絕對是屬於我們大家共有的。 \n得獎對我們而言絕不存在任何輸贏的比較。音樂時常被形容是一種語言,語言並沒有分優劣貴賤,我們也相信語言最大的價值在於溝通,不論彼此認同與否都應該予以尊重並嘗試打破隔閡、建立共識,而非製造對立。 \n謝謝所有在音樂這條路上努力的創作者 、和深深影響著我們,為自己堅信的價值奮力發聲的每個前輩。相信我們都共同希望讓音樂場景、大環境變得更好。 \n再次謝謝所有聽見以及幫助我們被聽見的人,也希望更多不一樣的聲音持續被聽見。 \n大家好,我們是草東沒有派對。

  • 五月天慧眼:草東是天才

    五月天慧眼:草東是天才

     第28屆金曲獎24日圓滿落幕,五月天以《自傳》專輯拿下「最佳國語專輯獎」,主唱阿信也獲得「最佳作詞人獎」肯定,典禮結束後作東請GLAY吃飯。雖得獎總數輸給大黑馬草東沒有派對,但五月天大器讚賞他們是天才,阿信更表示:「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n 瑪莎提到專輯《自傳》是團員20年來感情的結晶,會後五月天也表示他們從來沒吵過架,冠佑更開玩笑說,他為了好好照顧阿信,巡演時還和飯店多要1張阿信的房卡,半夜替他蓋被子。 \n 邀草東參加犀利趴 \n 外界認為是五月天與草東的對決是兩世代之戰,阿信說:「這不是什麼世代的對決,面對人生的時候,本來就會有不一樣的心情,永遠正面積極也很累,偶爾有不一樣的能量發洩一下也很棒。」兩團在金曲獎坐在前後排,瑪莎笑說:「我們一直在恭喜他們啊!」阿信也提到:「我們得獎時他們也一直尖叫。」 \n 其實五月天是跨世代的樂團,向來提攜後輩,阿信首次聽到草東的單曲〈山海〉,就對瑪莎說過:「要不要去認識一下,這幾個是天才!」還邀請草東參加2016年的犀利趴,阿信喊話:「這麼多年,肯來找我們的樂團真的也不多,大家可能覺得我們太有距離感,我們有很多資源,應該和大家分享。」 \n 草東沒有派對拿下最佳樂團等3獎,但他們沒有慶功派對,只簡單聚餐,他們的經紀人說:「主要就是工作夥伴,大家簡單的吃飯、聚一聚。」也表示草東這次在金曲遇到五月天,感到相當親切,覺得滿足。 \n 主唱貝斯手回部隊 \n 由於主唱巫堵、貝斯手世暄都還在服役,26日將回部隊,明年3月才會退伍,他們最快要到明年的5、6月才會復出表演,目前其他團員都在持續創作,累積作品。 \n (相關新聞刊B2~B3)

  • 草東贏五月天「世代交替」 惹火粉絲黃韻玲反擊

    第28屆金曲獎圓滿落幕,外界認為五月天與草東沒有派對的對決是兩世代之戰,而這次得獎名單也有「世代交替」意味,評審黃韻玲也坦言,這份名單主旨是「承先啟後」,這讓部分激進五迷相當不滿,對此,黃韻玲也在微博反擊,「如果『世代交替』就叫做淘汰藝人,那是不是對自己或對所支持對象太沒信心了。」 \n五月天這次在最佳樂團獎失利,輸給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部分激進五迷認為,偶像被「強行世代交替」,紛紛替他們叫屈,黃韻玲因此在微博解釋「世代交替」,她認為這代表你「步入下個音樂及人生階段的考驗」。 \n就好比遊戲每10關就得面臨一次超難過的關卡,過關了就晉級,過不了就只能繼續打,「每個人只要活著,這事兒就永遠在」,她認為每個人都曾是新的一方,也終將成為舊的人,但她肯定老將的努力,「『世代交替』可以有各種角度,若以音樂來說,如果這4個字就叫做淘汰舊人,那這是不是對自己或對所支持的對象太沒信心了。」

  • 草東奪年度歌曲 DJ鄭開來傻眼拒當金曲評審

    華語歌壇盛事金曲獎在24日圓滿落幕,得獎結果持續引發外界討論,其中,樂團「草東沒有派對」拿下最佳新人、最佳樂團並以《大風吹》擊敗周杰倫《告白氣球》、五月天《頑固》等勁敵,獲得年度歌曲獎,對此,知名DJ鄭開來則質疑得獎結果,提到年度歌曲是唯一把傳唱度列入評分項目,並直言:「從明年開始拒絕金曲獎評審的要(邀)約」。 \n \nDJ鄭開來曾擔任過金曲獎評審,今年的年度歌曲獎由草東沒有派對以《大風吹》奪得,對此,鄭開來昨(25日)在臉書發文:「頑固或是告白汽球沒拿到年度歌曲很傻眼,因為年度歌曲是唯一把傳唱度列入評分的項目,你知道寫出一首朗朗上口的歌有多難嗎?」,鄭開來也宣布,從明年開始拒絕金曲獎評審的邀約。 \n \n鄭開來今則再發文,表示自己很欣賞草東沒有派對,並提到年度歌曲得獎結果「真的很傻眼」,鄭開來強調「年度歌曲傳唱的重要」,文末則標註「再說一次以後不會再當金曲評審」。 \n

  • 最佳新人草東沒有派對腦袋空白

    最佳新人草東沒有派對腦袋空白

     草東沒有派對昨以專輯《醜奴兒》得到「最佳新人獎」,對於領到一輩子只能得1次的獎項,團員世暄笑說:「兩輩子就有2次。」得知五月天瑪莎、董事長樂團等前輩皆讚賞他們的歌,他們頻頻感謝,他們表示,領獎時腦袋一片空白,呈現恍神狀態,還在服役的世暄則說:「前一天還在服役,現在突然站在這裡,很難想像。」 \n 他們昨從盧廣仲手中領到獎座,輪流對家人、評審、經紀人致意,主唱巫堵表示:「草東一直不希望刻意去區分、疏離任何世代群體,每個群體在每個大環境,都有屬於他的虛無荒謬,有一群人,在這虛無裡,努力尋找自己的價值,尋找屬於自己的聲音,謝謝大家聽到我們的聲音。」原本獲獎新人要在典禮獻唱,但他們有兩位團員在服役,沒時間排練,因而取消。 \n 草東沒有派對2012年成軍,歷經鼓手多次更換,現在成員為鼓手凡凡、吉他手筑筑、主唱巫堵和貝斯世暄。他們2016年首發專輯《醜奴兒》就站上金曲舞台,被視為台灣獨立樂團的大黑馬。

  • 草東沒有派對:五月天無可取代

    草東沒有派對:五月天無可取代

     第28屆金曲最佳樂團由「草東沒有派對」拿下,他們雖然在作詞人獎敗給五月天阿信,但拿下該獎象徵扳回一城,被問打敗五月天感想,主唱巫堵謙虛地說:「不是競爭心態來看這件事,五月天的地位是無可取代的。」鼓手凡凡也補充:「謝謝五月天把獎讓給我們,不是說拿了獎就是打敗他們。」 \n 巫堵在台上感謝一路走來的每一個夥伴、朋友,「這個獎是屬於大家的,《醜奴兒》這張專輯記錄著我們,謝謝所有創作者,特別謝謝專輯製作人。」評審認為草東沒有派對的音樂展現了生命力與高度,是新世代難得一見的聲音。 \n 巫堵與貝斯手世暄目前正在服兵役,世暄笑認「長官有暗示」,拿獎後說不定會有榮譽假。樂團在金曲大放異彩,可惜因為之前沒錢拍MV,樂迷無法在KTV歡唱他們的歌。現在至少已有30萬元獎金,退團鼓手劉立承諾:「MV籌備中,拍好一定會盛大公布!」 \n 草東沒有派對2014年成軍,記錄著土地與人情世俗的觀感,時而細語呢喃,時而大聲嘶吼的唱法,被認為是唱出「悶世代」心聲。

  • 草東沒有派對擊敗五月天抱大獎!他點出關鍵原因

    草東沒有派對在24日金曲獎抱走「最佳樂團」、「年度歌曲」以及「最佳新人」3大獎,網路上更有人認為他們很「爆冷」,怎麼會擊敗五月天呢?但其實草東沒有派對在今年呼聲高,而在音樂界也拿過許多音樂獎項,演唱會也是一位難求。 \n草東沒有派對目前成軍4年,在專輯《醜奴兒》中,把1990年代青年的想法及價值觀唱出來,《大風吹》寫著:「哭啊/喊啊/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快/ 快拿到學校炫耀吧/孩子/交點朋友吧。」簡單的歌詞表達出年輕人虛榮的一面。 \n《爛泥》則寫:「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簡略的歌詞讓人一聽就記得並身有同感。音樂人黃韻玲更說:「他們是悶世代的爆發,音樂給人太大的衝擊,打破大家對於聽覺的想法。」 \n而長期研究音樂的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今日則在臉書發文,他認為草東是「宛如時代的隱喻,是青年世代面對挫敗的一種表達方式。」 \n李明璁也說,「五月天給歌迷正面積極逐夢,是種激勵的力量,草東沒有派對的樂迷是在理想主義的實踐過程中感到巨大的失落虛空、很痛的一代。這既是覺醒亢進卻又挫折茫然的一群人啊!」

  • 還敢說沒聽過?從這4點認識打敗五月天奪3金的「草東沒有派對」

    還敢說沒聽過?從這4點認識打敗五月天奪3金的「草東沒有派對」

    雖說草東沒有派對在獨立音樂界早已紅透半邊天,但相信肯定還是有一票人沒聽過這個唱出了現代心聲,能夠引發你內心共鳴的草東沒有派對。除了透過這4點認識草東沒有派對,這幾首歌也是身為草東迷一定會推薦給初次聽草東沒有派對的人! \n \n#嗓音下的字字句句,都是共鳴。 \n草東沒有派對其實已經成軍5年,但真正開始紅起來是在2015年底左右,主唱巫堵用自己的低沈慵懶嗓音,唱出自暴自棄又失控的字句,加上其他團員的聲音提升了層次,台上的奔放不受拘束,卻帶給台下最深刻的震撼。 \n \n#說不出的黑暗面,他們用唱的。 \n不走主流風格甚至不屑成為流行音樂排行榜的草東沒有派對,去年推出專輯《醜奴兒》首刷兩千張全部賣光,徹底打破了「唱片現在已經沒人要買」的印象。有別於那些芭樂歌反覆在愛情中打轉的歌詞,草東沒有派對這首〈大風吹〉中的「快拿到學校炫耀吧 孩子 交點朋友吧」就諷刺地揭露了這個世代的黑暗面、暗嘲人性的虛榮。 \n \n#簽約被拒絕?那就通通自己來! \n獨立音樂被大眾忽略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那就像不斷面試卻始終等不到回音一樣令人困窘,不過草東沒有派對卻靠著向文化部申請的30萬「硬地錄音補助」,從專輯封面、錄音、後製⋯⋯全部自己搞定,就算專輯出來不進唱片行、只在全台11家咖啡廳和唱片小鋪買得到,也被搶購一空。 \n \n#音樂不只是詞曲,更是「意念」 \n或許是一股清流吧,聽著現在大多數的音樂都感受到濃濃的銅錢味,充滿商業氛圍的MV、電音效果十足的唱跳歌總是無感得要命。但對很多執著的音樂人來說,揭露社會的險惡、嘶吼內心的寂寞⋯⋯這些意念與精神,那才是他們想傳達給每個人的。 \n

  • 打敗勁敵五月天!草東沒有派對奪最佳樂團

    金曲獎今(24日)晚在小巨蛋隆重登場,各獎項揭曉,競爭激烈的最佳樂團獎,由草東沒有派對延續最佳新人獎、年度歌曲獎氣勢,打敗勁敵五月天奪得最佳樂團獎,五月天團員齊起身向草東沒有派對握手、擁抱恭喜,五月天展現大器風範。 \n \n草東沒有派對團體曲風多變,時而呢喃、時而嘶吼,在金曲獎上延續獨立樂團黑馬超強氣勢,草東沒有派對打敗五月天、董事長樂團,獲得金曲28最佳樂團殊榮。草東沒有派對感謝自己的聲音被聽見,也謝謝幫助他們的聲音被聽見的人們,草東沒有派對也感性表示,希望不同聲音能再被聽見。目前草東沒有派對繼「最佳新人」、「年度歌曲」,再奪得第3獎「最佳樂團」,可以說是金曲最強黑馬! \n \n \n

  • 《最佳新人獎》草東沒有派對得獎感言

    第28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草東沒有派對得獎感言

  • 金曲《最佳樂團獎》草東沒有派對得獎感言

    第28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草東沒有派對得獎感言。

  • 金曲《年度歌曲獎》 草東沒有派對《大風吹》得獎感言

    第28屆金曲獎《年度歌曲獎》草東沒有派對《大風吹》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