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荖濃溪的搜尋結果,共70

  • 砂石車湧向六龜街道 居民反彈

    砂石車湧向六龜街道 居民反彈

     六龜區寶來溪疏浚,砂石車每天絡繹不絕致交通混亂、險象環生,第七河川局又不准這些車輛使用荖濃溪河床開闢的砂石專用便道,業者只好走向社區道路,引起當地居民強烈反彈。 \n 八八水災後,六龜區進行重建及河川疏浚成為砂石之鄉,每天砂石車輛進出頻繁,第七河川局為改善交通混亂情形,年初斥資在荖濃溪河床闢建砂石專用便道,供所管轄的寶來下方荖濃溪疏浚及中興尾庄下方疏浚的砂石車專用行駛。 \n 近日六龜街上出現大量砂石車來回穿梭,整個交通受到嚴重影響,居民質疑為何不走河床便道,經查訪,目前行駛社區道路的砂石車輛,是六龜區公所執行的寶來溪野溪整治的疏浚砂石,並不屬於第七河川局的荖濃溪疏浚範圍,第七河川局不同意放行。 \n 六龜區公所經建課技士表示,當初有向第七河川局要求讓砂石車業者行駛河床便道,但遭到拒絕,業者不得已才會行駛社區道路。 \n 第七河川局管理課技士表示,河川局便道起點設有地磅,一旦開放其他車輛通行,就無法控管過磅,要求業者自行另闢引道銜接河川便道,業者為了省事所以才走向社區道路。

  • 越域引水偷施工? 水資局:補強隧道內壁

     曾文水庫荖濃溪越域引水工程在八八水災後停工,但那瑪夏民眾發現水資局仍在西隧道祕密進行施工,引起當地居民強烈反彈;水資局副局長林元鵬表示,西隧道施工是在補強打通後的隧道內壁,越域引水工程將以十五年分三階段觀察評估後,才有可能恢復動工。 \n 曾文水庫荖濃溪越域引水方案,原本是因應大高雄九十五年以後抒解水荒計畫,水利署預定從桃源區勤和興建攔河堰取水,經九、六公里的地下隧道接旗山溪過河橋,再從那瑪夏區開闢四‧四公里的隧道,將水輸送到草蘭溪上游挹注曾文水庫。 \n 這項輸水工程長度廿七公里,完成後預估每日可供水量六十萬立方公尺,年供水量達二億二千萬立方公尺。 \n 荖濃溪越域引水計畫從推出後,就遭遇地方人士反彈,水資局在施工、協商中停停復復,終於在八八水災前打通東西隧道,但桃源區勤和攔河堰遭土石掩埋,整個工程被迫停工迄今。 \n 那瑪夏居民指出,目前西隧道正在祕密施工,所有工程機具、車輛、人員皆從嘉義方面進出,從那瑪夏看不出來有施工跡象。

  • 美濃竹仔門電廠 旅遊景點

     位於美濃區台電公司竹仔門電廠,已運轉一○三年,仿巴洛克建築物列國定古蹟,廠內四部德國製法蘭西斯式(Francis)發電機更新後持續運轉,發電廠排水更形成美濃灌溉圳渠,開創美濃農業富庶,吸引不少遊客參觀。 \n 一九○八年,日本人在台灣,南台灣對電力與水利灌溉日漸迫切,遂在美濃地區引入荖濃溪水,依山勢建造南台灣第一座水力發電設施竹仔門電廠。 \n 一九九八年更新電廠設施保留原有機組外,廠區巴洛克式建築也於二○○三年經內政部公告列為國定古蹟。 \n 竹仔門電廠發電主要是引入荖濃溪水的「水路」,在荖濃溪轉折中有著人為開鑿的渠道,利用山勢高低落差,在適當地點集中一舉傾瀉而下,沖擊四座德國製法蘭西斯式發電機渦輪扇葉,產生現代文明代表性產物電力。

  • 都會掃描-六月一日 荖濃溪泛舟啟航

    高雄:六龜荖濃溪泛舟因八八風災重創河道停擺已兩年。新任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處長許正雄積極推動泛舟,允諾今年啟航,昨天勘查荖濃溪泛舟起點、終點後,因擔心疏浚工程收尾延誤,決定在六月一日荖濃溪泛舟啟航。

  • 防颱毀便橋 新發大橋提前通車

    防颱毀便橋 新發大橋提前通車

     經過近一年半施工,中鋼公司出資五億元捐建的高雄市六龜區新發大橋突破地形限制,完成三千六百多噸鋼構吊裝,因應桑達颱風來襲恐帶來大雨使便橋中斷,廿七日下午開放通車,讓當地民眾可安穩度過汛期,預訂六月四日舉行竣工典禮。 \n 「新發大橋通車,可帶動旗美地區共同繁榮!」立委鍾紹和表示,中鋼協助地方興建永久大橋,不僅解決交通問題,居民不再擔憂汛期便橋中斷,壯觀的橋樑更為山城增添地標,打通六龜任督二脈,使寶來、不老溫泉區注入活力,發展休閒、觀光。 \n 八八風災後,山區每逢大雨造成六龜與桃源區對外交通中斷,中鋼出資興建新發大橋,考慮重建工作應儘速完成,以最佳設計及最短工期概念,經中鋼團隊努力,原訂六月底完工提前至昨日下午通車。 \n 承造的聯鋼公司表示,新發大橋採雙跨度桁架式鋼結構設計,荖濃溪河道中僅設置一根橋墩,減少橋墩與溪流接觸面積,降低橋墩被沖毀可能性;橋樑中央桁架高卅公尺,象徵著六龜地方展翅高飛,引領向上氣勢。 \n 新發大橋設計初期,考量荖濃溪上游淤積嚴重,顧及未來洪水水位高度,將樑底高程提高到三三○點七公尺,較舊橋面高出十九公尺,橋墩採直徑七公尺鋼筋混凝土圓形墩柱,用鋼板包覆,確保安全無虞。 \n 青綠色橋身與周圍山林相互輝映,民眾往來台廿七線、高一三三線可遠眺新發大橋宏偉橫跨荖濃溪,格外耀眼,在北岸橋東側規畫小型紀念公園,內有代表天、地、人和諧共處,生生不息的「天地圓融」紀念碑。

  • 桃源堰塞湖 引流解危機

     十七日深夜高雄山區雨勢大,桃源區堰塞湖水位快速上升,水利署密切監控,昨一早即調派怪手進行湖水引流,而堵住湖口的土石亦被沖走,湖水宣洩,近午時刻布唐布那斯溪水流恢復正常,有驚無險。 \n 水利署第七河川局指出,莫拉克風災後,高雄市桃源區布唐布那斯溪出現一座堰塞湖,面積廣達廿六公頃,蓄水量七十萬立方公尺,水深約五公尺,平均水位約三.五公尺,該局於五月八日進行湖水引流,十三日完成,水位下降兩公尺。 \n 十七日山區雨勢頗大,入夜後更強勁,桃源區的堰塞湖水位快速上漲約兩公尺,七河局密切監控,一旦達到警戒水位即通報下游地區居民撤離。 \n 昨天清晨雨勢停歇,七河局立即調派機具進行湖水引流,並在堰塞湖上游進行疏通,加上大水將堵住湖口的土石沖走,湖水大量宣洩,近午時刻,布唐布那斯溪水流恢復正常,危機宣告解除。 \n 七河局表示,莫拉克風災後,荖濃溪上游多處土石鬆軟,易受沖刷阻礙水流形成堰塞湖,目前正值汛期,該局會持續監控布唐布那斯溪水位,近日將再進行引流,消除蓄水空間至堰塞湖自然消失為止。

  • 疏濬荖濃溪 高雄市將進帳2億

     莫拉克風災從山區沖下大量土石,將荖濃溪流域河床墊高,汛期極可能氾濫成災,高雄縣政府今年一至五月已清運出近三百萬噸,縣市合併後,市府立刻接著展開疏濬工作,預計趕在汛期來臨前再清運出四百萬噸,估計可為市庫增加兩億餘元收入。 \n 山區土石大量崩落,使得荖濃溪流域沿線到處堆滿土石,六龜、旗山、甲仙等河段,河床墊高幾乎與河岸道路齊平,若未緊急將這些土石清運出來,只要汛期一到,極可能氾濫成災。 \n 高雄縣政府配合水利署展開疏濬,將土石賣給參加疏濬的高高屏地區砂石業者,今年一月十一日開始將土石運離河床,到五月廿三日因汛期到來封場,這段期間總共清運出約二九四萬一九二二噸土石,縣庫收入約兩億四千萬元。 \n 目前荖濃溪流域處於枯水期,是疏濬最佳時機,高市府從十二月廿五日縣市合併日起,馬上恢復疏濬作業,將持續進行到明年汛期來到為止。 \n 水利局長李賢義表示,此階段預計要清運出四百萬噸土石,因先前清運出大量土石,造成砂石市場價格下滑,這次清運土石出售價格降低,以疏濬區域、里程來訂定價格,每噸在五十一元至五十五元之間,據以估計,可為市庫增加兩億一千萬至兩億兩千萬元收入。

  • 都會掃描-高縣疏濬河川 申購砂石踴躍

    高縣:莫拉克風災造成大量山坡土石崩落,高屏溪沿線到上游荖濃溪、楠梓仙溪河床堆積的砂石量非常驚人,高雄縣政府為防明年雨季來臨,荖濃溪再氾濫成災,緊急投入疏濬,採取「採售分離」方式,預計清運出兩百萬噸砂石,業者申購非常踴躍,已申購近三百萬噸。

  • 疏濬未獲回應 楊秋興無奈

    「大禹治水尚且知道疏濬,水利署治水卻用防堵的方法」,高雄縣長楊秋興再三向中央反映,籲請緊急清疏河床淤積土石,卻未獲得正面的回應,甚至慈濟興建的永久屋需要開路舖設用砂石,也被要求付費,讓楊秋興感到相當不滿、無奈。 \n楊秋興多次提及,也當面向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吳敦義反映,高屏溪、荖濃溪、旗山溪河床土石大幅墊高,即使沒有新的淤積,若以現在疏濬方式要五十六年才疏得完,永遠解決不了問題。 \n由於反映一直未獲得正面回應,更未見中央有疏濬動作,讓楊秋興感到十分無奈,昨天在縣府主管會報大發牢騷。 \n楊秋興說,防洪治水必須疏濬,古時候大禹就是這樣治水,挖低河床把水流導向河床中央,現在水利單位治水卻用防堵方法,堤防越建越高,村莊位置越來越低,水流不出去,只好抽水站越做越多。 \n他還以二仁溪為例,怎麼都想不到二仁溪不疏濬,卻加高堤防,結果河床墊高了,橋太低了,最後必須把橋墊高,哪有這種水利疏濬法? \n楊秋興透露,慈濟興建永久屋需要開路舖設用砂石,第七河川局卻要求付費,既是重建工程所需,又能減少河川淤積,政府不應收費。 \n縣府水利處指出,七河局目前建造護岸亦是就近運用河川砂石,僅規定詳示目的、數量、範圍申請使用,不知為何傳出要收費? \n經縣府協調,七河局同意出具行政命令,針對興建永久屋等特殊狀況,不必繳納砂石費用。

  • 正視曾文溪攔砂壩問題

    在八八風災後,地質、工程、生態等領域的專家所重視的主要是地質是否穩定、公共建設是否強固、耕作方式是否符合生態要求之類,卻似乎忽略山區溪流中處處可見的攔砂壩。風災後,筆者專程到曾文水庫流域勘查受災情況,目睹上游到下游處處可見的崩塌,而遭攔砂壩攔截的千萬噸計的土石佈滿、拓寬並抬高溪床,景象讓人怵目驚心! \n水庫上游興建攔砂壩主要是截住上游土石,然壩體固然在上游攔住了土石,但越來越多土石堆積,於是無法往下移動的土石向河岸兩邊推擠,讓溪床越來越寬,平常水流潛入土石遍佈的河床。乍看是毫無生機的乾溪,但一逢大雨,水勢立即湧過鋪蓋的土石,並向兩側山壁沖刷,造成崩塌,土石再擠壓溪岸,坍方交互產生,惡性循環。攔砂壩在經過幾次大規模的暴風雨後就讓土石高過壩體,這時它的功能已無法發揮,於是土石就會繼續往下流動,即使再多的攔砂壩,最後還是會逐步沖到下游。 \n攔砂壩的興建造成了幾項影響:首先是限縮上游地區居民的生產形態,讓耕作收入銳減,如果沒有合理的回饋,居民的生計堪慮;其次是破壞溪流地質、影響水流動向,造成處處的崩塌與土石流災害,對於水源也已產生影響;由荖濃溪、楠梓仙溪進行的「越域引水」計畫,就是肇因於曾文溪流日漸枯竭。 \n再者,攔砂壩讓整條溪床抬高,沿岸的聚落、農田土地因此更容易遭到土石淹過;還有對於生態的影響是壩體的建設形成溪床極大的高度落差與上下的阻隔,大多有迴游習性的溪中魚類,只能宣告絕跡,旱季覆蓋溪床的土石與雨季奔騰而過的水流,讓水生植物、昆蟲難以生存,所以攔砂壩一出現,幾乎可以斷定溪流生態已經走向死亡。 \n依據鄒族人的記憶,曾文溪上游在攔砂壩尚未興建之前,溪裡的高身鯝魚、苦花、溪石斑、鱸鰻、爬岩鰍與溪蟹、溪蝦等多樣性生物數量極豐富,各種水鳥也經常低飛於溪床或潛入溪流覓食;不過現在只剩少數生命力頑強的苦花、溪石斑、溪蝦苟延殘喘。如果繼續讓攔砂壩留在溪中,不久之後牠們大概也難以存活。 \n截土石是否有更好的策略呢?如在土石進入水庫前藉由攔截與疏濬的方式取代(可以藉此獲取源源不絕的砂石),這樣的技術已經研發出來嗎?據報導,美國近年來為了生態的緣故,陸續撤除了一些河流的壩體,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台灣山勢高峻,溪床高度落差極大,因此溪流的土石量原本就大,但是攔阻於上游就是最好的做法嗎?或者它僅是消極的、短視的操作?受災之後,這也該是認真檢討攔砂壩存廢的時候了。 \n(作者浦忠成為考試委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