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荷臺的搜尋結果,共08

  • 參與台灣離岸風電商機 疫情擋不住荷蘭商

    參與台灣離岸風電商機 疫情擋不住荷蘭商

    荷蘭與台灣都擁有豐富天然風能資源,官方、民間業者均積極發展離岸風電產業,台灣腳步快在西岸地區有多座進入商轉及建造中的風場,已培育成熟技術及專業人才的荷蘭,最是希望透過雙邊合作,把荷蘭技術引進台灣。即使疫情期間無法飛進台灣,仍於14日舉行台荷離岸風電產業交流會線上會議,荷方將針對離岸風場之創新科技進行簡報,台荷合資公司伯威海事的雙方合作經驗分享,實際強化臺荷雙方經貿鏈結。 離岸風電、循環經濟、智慧城市等議題,是台灣與歐洲廠商技術合作與產業媒合較多的領域,國經協會表示,歷屆互動深獲雙方政府與企業高度重視及支持,,此次因疫情影響未能舉辦實體雙邊會議,但透過線上會議與荷蘭風能出口協會(HHWE)共同召開交流會,打破疫情限制,促進台、荷雙方離岸風電產業專家交流,增進雙方產業合作機會。

  • 臺荷關係大突破 荷蘭駐臺機構改名在台辦事處

    臺荷關係大突破 荷蘭駐臺機構改名在台辦事處

    臺荷關係大突破!荷蘭駐臺代表紀維德今天拜會外交部長吳釗燮,當面告知荷蘭駐臺代表機構「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自今天晚間7時公告更名為「荷蘭在台辦事處」(Netherlands Office Taipei),以反映臺荷關係全面發展現況。 目前荷蘭是我國在歐洲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也是我國外國直接投資(FDI)累計最大來源國。臺荷雙邊關係近年持續升溫,臺荷青年度假打工本月初正式生效、去年荷蘭國會數年後首度組團訪臺、臺荷經濟對話會議成果豐碩等。 紀維德告知吳釗燮,荷蘭駐臺代表機構今天晚間7時公告更名為「荷蘭在台辦事處」,並致贈吳釗燮荷蘭國花鬱金香及荷蘭承自荷西時代設計的青花瓷瓶。 紀維德表示,特別選在荷蘭國慶日國王節拜會吳部長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等單位,特別致贈從荷蘭空運來臺的鬱金香,以感謝我國政府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及我國本月初對荷蘭援贈口罩的善舉。 吳釗燮對荷蘭駐臺機構的新名稱表示歡迎,也高度肯定「荷蘭在台辦事處」的新名稱,讚許此為臺荷關係的正面進展,彰顯臺荷關係的密切友好,並期許雙方在各領域的合作持續深化。 他說,臺荷關係在紀維德代表任內持續加強,稱讚紀代表對推動臺荷關係的卓越貢獻與熱誠。他也感謝紀代表前來先行說明「荷蘭駐台辦事處」更名一事,並分送自荷蘭空運來臺的鬱金香給我國相關抗疫單位。 吳釗燮期待臺荷雙方在各領域進一步加強合作,包括共同對抗新冠肺炎的蔓延,也希望荷蘭繼續給予臺灣支持。

  • 金屬中心 辦臺荷離岸風電交流媒合

    金屬中心 辦臺荷離岸風電交流媒合

     金屬中心17日舉行臺荷離岸風電產業國際交流媒合會,吸引國內產官學及荷蘭官方(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業者的重視,共計180餘人與會;荷蘭業者現場並介紹其在地化規劃與歐洲離岸風場實績,有效增進臺荷業者彼此的了解及未來合作商機的促成。  該交流媒合會出席的荷蘭業者包括Sif Group、Huisman Equipment、Boskalis和GustoMSC等12家離岸風電國際知名廠商,專業領域包含離岸風力機設計控制及營運、水下基礎製造、海事船舶施工等範疇。  金屬中心表示,該媒合會成果豐碩,成功媒合世紀鋼鐵、台船與荷蘭業者Sif Group,將攜手合作預定於台北港生產單樁式水下基礎及轉接段供應國內離岸風場,為離岸風電產業注入重要的發展力量。  經濟部工業局科長陳鵬詠與會表示,政府年初公布「離岸風力發電產業政策」,推動主軸包括建立產業發展基礎設施環境、建立產業供應體系,希望藉由建立離岸風電產業園區,進而帶動廠商投資、形成產業聚落,並以市場誘因吸引國際風電設備廠商來台,促使風力機製造、水下基礎及海事工程船舶製造等國內外業者建立合作關係。

  • 臺荷交流 再生能源論壇4月登場

     世界經濟經濟論壇《2017-2018全球競爭力報告》中,荷蘭位居全球第四;2017年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荷蘭更排名第三,並在企業成熟、知識吸收項目拔得頭籌。  荷蘭政府九大重點產業中,循環經濟、農業科技、能源,更是小英政府「5+2」新政策的核心與仿效標竿。1月27日,台北巿長柯文哲率團參訪荷蘭,在視察荷蘭交通與公宅政策後,曾感嘆「台灣落後太多」,並說,荷蘭的人口、土地與經濟情況與台灣相似度高,是台灣很好的學習對象,並大讚荷蘭的科技園區根本是「科學聯合國」。其他縣巿首長們也相繼「瘋荷蘭」組團前往考察觀摩。  2018年,「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將促進更多臺荷交流。除了剛結束的國際書展和現在進行式的臺北燈節,3月底,安妮法蘭克阿姆斯特丹博物館在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的特展將開幕。4月也將舉辦臺荷再生能源論壇,邀請專家、學者來臺分享再生能源的技術和經驗。2017年,荷蘭舞蹈劇場(Nederlands Dans Theater)藝術總監季利安(Jiri Kylian)70歲生日,而在辦事處贊助下,其舞作《士兵彌撒》(Soldier’s Mass)5月將在臺北藝術大學搬演。  另外,6月台北國際電腦展與臺北國際食品展,8月臺北國際水展、9月半導體展、10月2018年臺北國際自行車展,都有來自荷蘭的專家業者參與,增加臺灣產業的國際交流。  由荷蘭麥肯諾建築師事務所(Mecanoo Architecten)設計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經10年建造,預定在10月10日開幕,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文化硬體建設。當月荷蘭室內合唱團(Nederlands Kamerkoor)10月也將首度來臺,與黃翊工作室合作演出《地平面以下》。  而11月3日,為期半年的臺中世界花卉博覽會開幕,荷蘭將在后里馬場森林園區,打造全臺首座完全落實循環經濟概念的國家館,展現荷蘭400年歷史的花卉產業與世界頂級的農業科技。

  • 專家傳真-臺荷攜手 領航循環經濟

    專家傳真-臺荷攜手 領航循環經濟

     自從我1984年夏天來臺灣學習中文,認識臺灣已經超過30年,也成了臺灣女婿;就我多年的觀察,臺灣和荷蘭有許多共同之處:地狹人稠、沒有龐大的內需市場,但仍然透過海事文化,發展出傲人的經貿成績,並且享有民主開放的社會。  2年半前,荷蘭政府派任我當代表駐節臺灣,我就思考要如何把適用臺灣的荷蘭經驗一起帶來。我在研究思索時,發現荷蘭因為自然資源匱乏、廢棄物處理困難,因此積極推動「循環經濟」,已經領先許多國家。  透過荷蘭政府的政策報告,我了解循環經濟並不只是回收、再利用,而是在生產、製造、興建之前,就致力設計出「零廢棄」的政策和系統,不輕易拋棄仰賴進口原料製成的商品;而荷蘭政府更估計,推行循環經濟,可以創造5萬個全新工作機會、帶動70億的產值,目標要在2050年要達到全面循環經濟。  我回頭看臺灣,回收率高達6成,在世界上排名第3,卻仍有能源、資源不足的問題;而根據OECD的調查,臺灣人外移的人口中,大專畢業生的比例也是6成,比率世界第1,缺乏翻轉企業、留住人才的動力。我相信循環經濟是臺灣很好的契機,荷蘭要達到循環經濟,一定要與國際合作,因此我開始積極推廣。  之前荷蘭駐台辦事處已和財團法人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TCEN)簽署備忘錄,每年也都組織代表團,邀請各產業的循環經濟專家,來臺分享經驗,已經累積超過20家企業和政府單位。我也和臺灣的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民間團體、產業機構,在全臺各地分享荷蘭在循環經濟所做的努力。  經過2年來的推廣,我看到許多臺灣的新創公司、跨國企業、政府單位,都已經積極的在實施、推廣循環經濟,而臺灣的產、官、學界,也愈來愈多人懂得循環經濟的道理和運用。臺北市長柯文哲1月訪問荷蘭實地考察後,更明確表示要把循環經濟引進臺灣的首都。  當然,循環經濟要能成功,除了政府積極制定法規政策外,必須要各方共同齊心合作才能落實。  過去,荷蘭人填海造陸,要靠實際的努力抽水、合作築堤,才有長久生存空間,因此培養出「圩田模式」(Polder Model),消除各方的歧異、產生共識;而長久以來,企業、學界、政府共同合作的「三螺旋」模式,也讓各界組成共同平台,共同討論、研究循環經濟。2017年荷蘭的全國性原物料協議,就有325個產官學單位簽署。  邁入2018年,我們除了持續協助臺荷雙邊交流,更打算將臺中世界花卉博覽會的荷蘭館,作為落實循環建築的展覽品,期許荷蘭館是臺灣第一座示範建築,展示建材如何可以完全回收、再次循環利用。我們將持續集結荷蘭、臺灣雙邊對於循環建築的知識與設計,希望能啟發臺灣的營造業和建築業,邁向循環建築、創造新的商業模式,成為亞洲邁向循環經濟的先驅。  4百年前,荷蘭人來到臺灣做生意,讓臺灣成為僅次日本貿易額最高的亞洲據點;直到今天,荷蘭仍是臺灣第13大貿易夥伴,也是投資臺灣第二大的歐洲國家。我希望面對新世紀的挑戰,無論是循環經濟、離岸風電、農業技術、高科技或是新創產業,臺灣和荷蘭都能繼續攜手合作,成為世界的領航者。

  • 荷苞村復育古坑咖啡

    荷苞村復育古坑咖啡

    位於雲林縣古坑鄉的荷苞村,因山形似含苞待放的荷花而得名。日據時期,日人為榨取桐油,大量種植油桐樹,後來又因咖啡產業崛起改種咖啡樹,但最後咖啡產業沒落,油桐樹也不再補植。荷苞村幾經波折,直至近年來古坑咖啡崛起,荷苞村民才漸漸復育咖啡。 雖然英國人早在一八八四年引進咖啡,但是當時因為咖啡苦澀,大眾普遍對咖啡不存好感。直到一八九五年,日人來臺觀測,判定台灣北回歸線以南是最佳種植咖啡的地區,於是選取花蓮瑞穗、南投、雲林荷苞山三處開始大量種植咖啡樹。 谷泉咖啡莊園園主,也是荷苞村民劉易騰說明,從他祖父母那一代開始,在日人有系統的規劃下,荷苞村民開始種植咖啡樹,當時可以清楚分出苗區、工作站區等,但是在日人撤退後,咖啡產業沒落,乏人問津,現今山上還有數萬棵當時遺留下的咖啡樹,樹齡也都有七十年以上。 美國也看上台灣這塊種植咖啡的寶地。一九五四年,美國從夏威夷請來咖啡專家伊藤博士來臺,協助咖啡種植、復育,逐漸擴展咖啡農業面積。一九五八年,美國更投資五百萬,在斗南市建造當時全亞洲最大的咖啡加工廠,民眾又開始從事咖啡交易,農民才主動種植咖啡。但好景不常,一九七三年,因全球咖啡市場崩跌,荷苞村的咖啡農業又走向下坡。 荷苞村除了咖啡,更為人熟知的就是油桐花季。近年,因國道三號的開通,加上油桐花季,使荷苞村聲名大噪,但目前遊客參觀的路線大多以桐花步道為主。劉易騰解釋,未來若能將日據建築歷史人文學院到當地廟宇地母廟,桐花步道到咖啡歷史做一結合,不僅是造福遊客,讓遊客在荷苞村留下更多回憶,也是推廣荷苞村歷史的一大機會。 記者吳佳凰/雲林縣古坑鄉報導

  • 臺史博五萬多件藏品 學者研究最愛

    臺史博五萬多件藏品 學者研究最愛

     即將在明年十月成立的臺史博,藏品已有五萬多件,但中央研究院臺灣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黃富三認為,臺史博仍有許多進步的空間;而副研究員翁佳音則認為,若以整齊程度來說,臺史博實已超越臺大。  臺史博剛成立時,黃富三相當擔心,很不看好它的未來發展;現在十年過去了,硬體已逐步到位,應有可為,目前臺史博已有相當質量的藏品,但他認為文物的收藏仍有進步的空間,惟有更豐富的館藏才能奠定研究及展示重要的基礎。他鼓勵館方繼續努力搜集,好比鄉下仍有不少生產工具與日用品,甚至還有地契之類的舊文書,都值得收藏。  當年負責籌備中研院臺史所的黃富三教授,研究霧峰林家多年,發現林家的文書數量仍然相當龐大,他認為臺史博的經費如果還夠,不妨再與林家聯繫;其實不僅霧峰林家,在地重要家族的物件都應是努力的目標,這些可從訪談做起,「你放一塊磁鐵下去,四周的鐵砂鐵屑都會從各個角落跑出來。」他形容這些可能的意外收穫。  過去國內有關臺灣史料的蒐集,論宏富程度,臺大允為重鎮,但如今情況已悄悄改變。荷治時期臺灣史權威、中研院臺史所副研究員翁佳音認為,論整齊程度,臺史博實已超過臺大。  長年參與顧問臺史博館藏自外購藏計畫的翁佳音表示,大航海時代葡萄牙文與西班牙文古籍與地圖的搜羅,對做學問的人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他說,以前找外文資料,都要到國外的圖書館去逐頁逐字謄抄,非常辛苦,後來稍稍進步,開始有了數位檔案,但缺點是有時不夠清晰。最理想的狀況便是,國內的圖書館就能擁有原始古籍。臺史博顯然比較能夠滿足學者這樣的願望。  近幾年,翁佳音從這些新購的原始古籍裡找到不少材料,挑戰了一些大家居之不疑的說法。  好比說,大家原本都以為,臺灣之所以被稱為福爾摩沙,乃是因為十六世紀中葉一艘葡萄牙船隻駛過臺灣,船員見到島上綠意蔥籠如詩如畫,遂大呼Ilha Formosa,意為美麗之島。但翁佳音考據臺史博購藏的一五九六年出版林斯豪頓《東印度水路誌》(Itinerario)內的地圖與文字後,認為所謂美麗之島之說恐怕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翁佳音認為,福爾摩沙其實是指更北方琉球群島的奄美大島!這樣的翻案文章,不但傷人感情,而且肯定會引發激烈的爭辯。但經常丟出爆炸性議題的翁佳音卻說,這可是經過嚴謹考證所下的結論。他說,全面探討葡萄牙的文獻,例如航海日誌中,都記有航道上的港口和緯度,他發現福爾摩沙島的緯度已在臺灣本島以北。  他指出,臺灣雖緊鄰中國,是東海大島,卻因未在處於傳統東洋必經航線上,因而遠離世界舞台。鄭和從太倉發船南下,不會經過臺灣;十六世紀中葉,葡萄牙人經營日中貿易,由潮州沿海北上到福州,然後走使琉航線順著黑潮到日本,也無需穿越臺灣海峽。  根據葡萄牙的航海日誌,船隻航路主要是傳統的北部東洋針路。葡萄牙人所讚賞並標誌在海圖與海誌上的「福爾摩沙島」,翁佳音說,「很不幸的,都不是指臺灣本島。」「我們所熟悉、以葡萄牙人地理知識所繪製的小琉球、福爾摩沙兩島或三島圖,經過嚴謹而全面的考證,可確定它們依然是黑潮線上的沖繩諸島!」  翁佳音進一步說明,林斯豪頓《東印度水路誌》所繪之三島,雖橫貫北回歸線,很容易讓人「肯定」是指臺灣本島,問題是書中有圖有文,文的敘述都言:Formosa島在緯度25 1/2之北!而且,把葡萄牙「全面」文獻所述的Formosa加以分析,就可知這島周圍不大,只是百公里以內。奄美大島,以前叫小琉球,從緯度,周圍,人民(會讀四書五經)等等,都可證明。

  • 深耕臺江故地 臺史博大豐收

    行政院文建會所屬的國家級博物館,共有四座,分別是臺北的國立臺灣博物館、臺中的國立臺灣美術館,以及在臺南的國立臺灣文學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臺南四居其二,便占了一半,足見臺南府城文化底蘊的深厚。去年中,在中央既有的三都規劃之外,臺南硬是脫穎而出,以歷史文化的因素躋列為五都之一,更證明了臺南條件之優越。 自從民國八十一年十月,李登輝總統指示臺灣省政府籌建省立歷史博物館後,除了省府所在地的中興新村之外,各縣市也莫不奮勇競逐,踴躍提供土地等各項有利條件以爭取設館;時任省府主席連戰的支持,以及市長施治明的爭取,最終確定設在臺南市安南區的東端,當時仍是一片無垠蔗田的臺糖和順寮農場。 落腳臺南市安南區東端 表面上看來雖是一派單調荒涼,但它四百年來卻有著滄海桑田的變化過程。首先,它原本確是臺江內海的一部分,因為曾文溪與鹽水溪的沖積,逐漸陸浮,成為海埔新生地,土壤鹽分重,至今仍可看見臺史博園內空地常有白色鹽晶析出。 另一方面,里人形容為「青暝蛇」的曾文溪不時改道亂竄,竟發展出一種大水後可直接把「家」「搬」著走的特殊建築形式─竹籠厝,稱之為「扛厝走溪流」,反映了這裡人與土地的特別關係。臺史博特別在園區裡請老師傅搭蓋了一間竹籠厝,做為見證,還舉辦活動,館內員工和志工大家一起來合力扛厝。 四百年前臺南一帶有兩處內海,北有倒風內海,南有臺江內海。臺史博附近的幾處舊聚落─三崁店、洲仔尾、鹽行,當初都在臺江內海沿岸。一六六一年鄭成功入臺,也有船艦在這一帶登陸;第二年鄭成功逝世,據說即曾葬在洲仔尾,距離現在的臺史博僅僅五分鐘車程。當時的地形,現在還可從荷治時期的《福爾摩沙島與漁翁島圖》裡得窺大概。三崁店的平埔族係屬新港社;荷蘭人把鹽水溪喚作新港溪。 隨處可見珍貴歷史文物 然而,當地的歷史卻不僅四百年而已。東北方不到十公里遠的地方,十幾年前開發臺南科學園區時便挖掘出數十處史前文化遺址,最早可上溯到四千八百年前。歷史的現場,隨處可見。 到了日本時代,三崁店糖廠成立,比鄰的和順寮農場成為供應原料甘蔗的重要原料區,運送甘蔗的五分車鐵道,如蛛網密布;繼而建造嘉南大圳系統,使安南區的「臺江十六寮」,水路縱橫,當地成為物產豐富的農業區,也使附近的中洲寮成為重要聚落,有「安南區的西門町」美稱,目前尚有繡莊、手工毛筆,以及麻油製作、傳統冬瓜茶等手工產業。 在自來水尚未普及之前,由於地下水的鹽分高,安南區居民無法鑿井取水,便在水圳旁挖設水塘儲水備用,稱為「食水堀」,至今這些大大小小的食水堀還有一些遺跡,成為當地重要的文化景觀,也見證了臺江庄社與飲水的密切關係。但是,鹽份的攝取仍屬必要,先民因此會就地取材,從鹽土中淋滷取鹽;中洲寮便有處舊地名為「鹽坪」者,最多時曾有一百多人在此取鹽。 這幾年,臺史博與當地居民勤於互動,也和文史工作者舉辦研討會,記錄了相當多的鄉土材料,堪稱成果豐碩。臺史博已把腳跟踩穩在這片臺江故地了。 勤於記錄珍貴鄉土史料 有意思的是,從空中俯瞰,臺史博園區廣達二十公頃的土地,有如一只扇面,看來便像一座特大號的棒球場!它的行政典藏大樓和展示教育大樓,就如球場的內野,而外圍的臺灣歷史公園則有如外野;至於為了舉辦二○○六年第二屆世界大學壘球錦標賽,市府在和順寮體育園區所闢建的兩座壘球場,便位在臺史博的北側。 我們可以看到,臺史博的團隊正在加緊集訓,並展開系列的熱身賽,只待正式開館後,即可望揮出連續安打,奔回本壘得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