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莊國鑫的搜尋結果,共06

  • 舞動《038》 莊國鑫的後山夢

    舞動《038》 莊國鑫的後山夢

     舞蹈門外漢莊國鑫,本著對部落滿滿的愛,耗費26年青春陪著故鄉孩子們跳舞,讓不少一度迷失的孩子找回自己,11年前更成立舞團,持續陪孩子跳舞,今(11)日他帶著這群後山的孩子來到台北演出,展現《038》的活力與熱情。 \n 「偏鄉的孩子很有天份,只是欠栽培,身為偏鄉出身的老師,更應該為自己的故鄉出力!」現年47歲的莊國鑫是阿美族人,原本對舞蹈一竅不通,花蓮師院畢業後回太巴塱國小任教,受校長李來旺的鼓勵,開始推動原住民舞蹈教學,從此一頭進舞蹈世界。 \n 舞蹈門外漢 26年熱情不滅 \n 不過一開始並不順利,「第一年我和同事們一起摸索,邊學邊教,參加比賽竟一舉得到全國特優的成績,隔年我大膽提議變換隊形和舞步,沒想到那一次成績很差,只拿到乙等。」 \n 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讓莊國鑫很不是滋味,他帶著重大挫敗入伍,卻從來不放棄舞蹈,放假時間便研究錄影帶,重新找尋新素材,重回校園後,果然再度為學校拿到好成績,後來轉調北埔國小任教,成立北埔國小舞蹈隊,一再拿到全國冠軍。 \n 莊國鑫總是帶著一股傻勁往前衝,但土法練鋼終究撐不久,一度曾經編不出任何舞來,於是又在2001年考進台灣體育大學讀舞蹈研究所在職班,從頭研究舞蹈技巧及理論;2005年,有感於這些孩子畢業後沒有繼續學習的機會,他又成立舞團,持續陪伴這群愛跳舞的孩子。 \n 操場、佛堂練舞 樂在其中 \n 莊國鑫表示,由於舞團沒有固定的排練場,孩子們經常跟著他到操場、部落文物館甚至是佛堂等空間到處練舞,能留下來的孩子們,都不以為苦,反而非常樂在其中,「我和孩子們約法三章,要真心喜歡跳舞才跳,不要為了燈光、掌聲、金錢和虛榮心跳舞。」 \n 很多人都說莊國鑫是傻子,他卻不以為意,看著許多身在外地讀書、工作的子弟,一到放假仍願意大老遠搭車回花蓮練舞,莊國鑫便感到無比欣慰,而這群孩子一路走來的故事,也成為《038》裡的重要片段,這部作品,今(11)日在台北水源劇場,12月20日在高雄大東文化中心演出。

  • 翹課逃家 跳舞告別荒唐生活

     國小時期就和莊國鑫學舞的小蕾(化名),人生曾經有過一段混亂的歲月,翹課、逃家,還差點沾毒,「能有機會加入舞團,再和朋友們一起跳舞,就像回家一樣,也讓我重新找到自己。」 \n 小蕾是花蓮北埔國小舞蹈校隊的成員,跟隨莊國鑫學舞,也數度跟著團隊參加比賽,獲得很大的成就感畢業後原想加入莊國鑫的舞團跳舞,但家人希望她專心升學,不同意她加入舞團。小蕾原本認命,但在考上高中之後,卻開始一段自我放逐的荒唐生活。 \n 「滿18歲的那一年我決定離家,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家人給的我也不想要。」逃家後的小蕾曾經一天打兩份工,白天到服飾店工作,晚上又到酒吧兼差,不僅和家人的關係惡劣,日夜作息顛倒,還因此交到損友。 \n 「有一次朋友要我碰毒,我突然醒了,我問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子糟蹋自己?」醒悟之後,小蕾在家人的協助下,重返校園完成學業,也想起曾有的舞蹈夢想。 \n 「我鼓起勇氣詢問老師,這樣子的我,還有可能加入舞團跳舞嗎?沒想到老師無條件接受我,張開雙手歡迎我回來,讓我的人生有了另一個新的起點。」

  • 文青週末地圖 莊國鑫實驗劇場038

    週末將至,本週優質藝文活動包括,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實驗劇場「038」、「順逆之間─陳麗文書藝展」、「回家藝術節」、「壺光歲月」、「玉見臺灣-史前與當代之交會特展」等。 \n 1. 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實驗劇場「038」成團11年,花蓮首個當代舞蹈團體,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實驗劇場,繼2014年「黃昏的祭師」後,歷時兩年,推出最新長篇舞作「038」,12月10日至11日在台北水源劇場演出。 \n 「038」發想於舞者們從北高等縣市回鄉,南下過宜蘭,北上入台東時,到站提詞中加入阿美族語的片刻,啟動記憶神經,像是進入新的國度,也是到家了的同義詞。以花蓮區域號碼「038」定調,意象鮮明。 \n 個體往返他我的旅行、與生命貼合的真實身體經驗,成就精神底蘊,編舞家莊國鑫從反覆的身體試煉中,凝鍊日常身體感轉化成劇場性的精神表達,試圖擴大波動觀者對於土地意識的他者想像。 \n 2.「順逆之間─陳麗文書藝展」12月14日至25日在文化部所屬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志清廳展出,作品以傳統書寫輔以水墨畫點染,展現書藝之美。展覽以傳統為基調,輔以水墨穿插,豐富了書法的形式,也增強作的抒情與寫意的傳達。 \n 3.「回家藝術節」聚集了一群藝術家、藝人、公司創辦人們一同「為愛走動,藝起做愛心」,一起用雙手繪畫出自己心目中充滿愛且最真實的「家」。 \n 很久沒拿畫筆的藝人張本渝提到,「我們不需要幫助的時候才是有辦法給予的時候,所以只要能夠給予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代表說你自己其實已經很足夠了,是有能力的」。 \n 「回家藝術節」12月10日起在Smor Gafe(台北市中山區吉林路299巷6號1樓)展出,期望透過這群名人號召的力量,創造出帶領起頭的作用一起做愛心,將「愛走動」的精神傳遞出去。 \n 4.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和國立臺南第一高級中學共同主辦的「壺光歲月—竹園岡安平壺特展」,12月5日至12月15日在南一中小禮堂展出,透過多元展示手法,帶領觀眾探究安平壺歷史、文化與古今應用。 \n 「壺光歲月—竹園岡安平壺特展」是臺史博與南一中「博物館探索與參訪」館校合作選修課程產出的成果,所有展覽內容、展示規劃設計與製作、活動發想與執行,都由南一中師生一手包辦,充分展現創意與巧思。 \n 展覽運用文物、口述訪談影片、動畫、翻板互動、擬真造景搭建與重現、3D列印等多元展示手法,引導觀眾從安平壺歷史與研究發現、製作過程、今昔應用及文創發展等主題帶領觀眾認識安平壺,並介紹南一中文物館與安平壺收藏歷程,及與博物館館校合作課程點滴。 \n 5.「玉見臺灣-史前與當代之交會特展」12月14日在史前館第三特展室開展。策展人盧梅芬指出,臺灣玉的故事橫跨數千年,歷經不同的年代,講述這個島嶼上的人們,如何發現價值、創造歷史或點燃契機並帶動臺灣的轉變。1051209 \n

  • 取材異鄉遊子心情 莊國鑫舞動家鄉密碼038

    取材異鄉遊子心情 莊國鑫舞動家鄉密碼038

    「在花蓮想學舞的孩子們資源真的很少,所以我成立舞團,免費教孩子們跳舞,也幫助他們找到人生的方向。」11年前,47歲的原住民舞蹈家莊國鑫,源自教孩子們跳舞的心情,成立「莊國鑫原住民實驗舞蹈劇場」;11年後,孩子們長大成人,卻還是保持在固定時段,從全台各地返鄉練舞的習慣。莊國鑫從孩子們對家鄉和舞蹈的熱情作發想,推出創團第4部長篇舞作《038》,本周末在台北演出。 \n \n 「038」是什麼?038既是花蓮的電話區域碼,也是莊國鑫對家鄉花蓮的同義詞。「講到花蓮你會想到什麼?公正包子、麻糬還是好吃餛飩?但那是觀光客的第一反應,對於花蓮人來說,我們的共同記憶是038,從外縣市打電話回家,一定要先按下的3個號碼。」莊國鑫表示。 \n \n 莊國鑫並非自小就讀舞蹈科班,他畢業於花蓮師院初等教育學系語文學組,曾任職太巴塱國小。1999年進入北埔國小任教後,成立北埔國小舞蹈隊,拿下許多好成績,這群舞蹈隊的成員們,後來也多在舞團繼續跳舞。2001年莊國鑫在職進修台灣體育大學舞蹈研究所,精進完整的舞蹈技巧和觀念。現在他也是北藝大舞蹈博士生。 \n \n 莊國鑫表示,他雖是阿美族人,但因為從小在市區長大,對傳統歌舞並不熟悉,「我只有在每年豐年祭回到部落和族人牽手、唱歌。」是在太巴塱國小任教期間,受到已故校長李來旺鼓勵,和同事在學校推動原住民舞蹈特色教學,才開始對舞蹈產生熱情。 \n \n 莊國鑫表示,孩子們最令他感動之處,是即使身在外縣市讀書、工作,仍願意大老遠搭車回花蓮練舞,這段搭火車的過程,成為《038》裡的重要片段,「他們不管是從台北、高雄回花蓮,只要聽到廣播詞在國語、台語、英語後,多了族語版本,就會知道離家不遠了!」 \n \n 「飾演異鄉遊子的舞者,手上牽著情人的手,突然間情人的手變成豐年祭族人的手,族人的手又變成行李箱。」莊國鑫在舞作裡安排了許多隱喻和象徵,全舞作可分為6段落,包括「搭火車」、「站票」、「月台」、「候車室」、「大海」、「歸鄉」等意象和場景,描述遊子千里迢迢回家的心情感受。《038》將在12月10、11日在台北水源劇場演出,12月20日在高雄大東文化中心演出。

  • 莊國鑫實驗劇場 巴西演出成功

     台灣「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實驗劇場」參加巴西國際民俗藝術節演出,大受當地歡迎,中華民國駐聖保羅辦事處13日(當地時間)宴請全體團員,慰勉辛勞,並表彰他們促進國際文化交流。 \n 莊國鑫實驗劇場8月初應邀到巴西南部新貝德羅保利斯(Nova Petropolis)市參加國際民俗藝術節演出,舞者們的歌喉與舞蹈受到巴西觀眾熱烈歡迎,並榮獲藝術節主辦單位評價最優秀團隊以及觀眾票選最受歡迎團隊,巴西全國電視台BRASIL URGENTE曾到表演現場連線轉播,當地報紙也大幅報導,引起廣大迴響。 \n 駐聖保羅辦事處處長王啟文13日宴請即將返台的莊國鑫實驗劇場全體團員。 \n 駐處表示,莊國鑫夫婦多年來率領花蓮地區年輕舞者穿梭於國際各大藝術節表演,發揚台灣原住民傳統舞蹈,並不時結合現代舞與芭蕾舞元素,深獲各國觀眾喜愛,國際邀約不斷。 \n 這次巴西訪問行程,除藝術節表演活動外,團員們更走入學校與社區和民眾直接進行交流,當場製作並與民眾分享粽子、珍珠奶茶等台灣小吃,在地球的另一端得到許多熱情的支持及友誼,莊國鑫表示此行的收穫與感動是言語無法形容的。 \n 王啟文於餐敘中讚揚莊國鑫與團員為台灣軟實力的代表,為台灣做了最成功的文化外交,並期許團員回台後將在巴西所見所聞與親友同學分享,讓此趟巴西之行更具意義。餐敘尾聲團員們並吟唱原住民部落歌謠,賓主盡歡,劃下美好句點。1030815 \n

  • 也給花東原住民青年寫封信

     中國時報「台灣潛力一○○」專題推出至今,許多精彩書信觸動我的心靈,讓我也想寫信給花東原住民年輕人。 \n 我的一位夥伴在中研院從事考古挖掘研究,他說過立霧溪產砂金與大航海歷史之間息息相關,彷彿少年小說般迷人…。「早在史前時代,懂得冶煉金屬器與進行長程貿易的人群,在立霧溪河口北岸崇德一帶建立聚落。沿著立霧溪流域往上游溪谷採沙金,推測他們最遠曾到達立霧溪上游海拔約二千公尺托博閣溪一帶的高位河階地,也就是後來太魯閣族從西部翻越中央山脈下來時第一個征服並建立部落的地方,所以太魯閣語Toboko的意思是『初生之地』……」 \n 當時的我,唸著唸著突然聯想到:「Toboko,陶璞閣!」就是你們現在的家,秀林鄉的一個小社區。記得我去教課時,你們對我說:「秀林鄉很弱勢,而我們是當中最弱勢的部落…」。 \n 你們幾個年輕人好愛跳舞,於是成立了舞團,第一年參加全國太魯閣族舞蹈比賽就得到第三名。你們當中一位女生在課堂上寫著:「我在跳舞時,我覺得我好像在天空一樣的飛翔……」還有一位寫著:「如果可以,現在真想跳起來……」那時候,你們眼中的熱情,我還記得。 \n 我相信血液的記憶,我一直想找機會問你們,知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從太魯閣最上面的部落來?那個太魯閣族在花蓮的「初生之地」,象徵著族人從此立足東台灣的第一個英勇之地。你們會不會變得更有自信? \n 更早之前,我曾經被花蓮「莊國鑫實驗舞團」的演出感動到哭。舞台上幾位阿美族年輕人的眼神是自信的,呼吸是雀躍的,肢體是充滿往前能量的。莊國鑫說他從這群孩子小學時就開始教導他們,不只教舞蹈技巧,莊國鑫與他們說一個又一個阿美族的文化與故事,所以他們完全知道這音樂這舞蹈,是新生於「阿美族的基因」。 \n 不論阿美族、太魯閣族,你們應該要為自己的文化與天賦驕傲的。我知道你們確實是生活在較弱勢的花蓮秀林鄉的一個社區,你們身邊沒有莊國鑫老師從小如父般的叮嚀帶領,也還沒有遇到如嚴長壽先生深具慧眼的伯樂…,但我想與你們分享,已經有原住民年輕人用歌舞飛起來,是如此的精采,你們的夢想是可能的。 \n 你們說的,好想跳舞,跳舞時,感覺像飛一樣…,你們只要願意,一定可以飛,運用你們的各種天賦與努力飛起來,而不只是,飛到外地謀生。然後一定要學習莊國鑫老師,回頭帶領更多的年輕人。這樣,台東牧師的花東夢想就能實現了。如果那一天到來,當然,我一定也會去轉告為你們祝福的台東牧師。(作者為花蓮O’rip雙月刊發行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