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莊西進的搜尋結果,共06

  • 生態與建設之間 20年後又燃戰火

     金門在1992年底解除戰地政務,因其特殊的戰爭記憶、完整自然生態體系等珍貴資產,欲成立國家公園。莊西進成為首批為金門國家公園奔走的在地人,也擋下金門第一個開發案。沒想到20年之後,國家公園卻釋出林厝一帶溼地興建合宜住宅,並且破壞水獺生態,讓莊西進再次站出來抗議。  莊西進回憶,1993年時籌建國家公園雖箭在弦上,也引來台灣財團躍躍欲試,「慈湖傳出要建設水上活動樂園,出現怪手開挖,此案是當時立委翁大銘所主導」。  當時莊西進與金門在地關心生態人士、媒體《金門報導》以「慈湖已發現198種野鳥,應列為國家級野鳥保育區」大力抨擊慈湖開發案,發動第一波保育活動,最後成功擋下慈湖開發案。20年前這一仗,讓慈湖棲地列入國家公園保護區,現為金門最大野鳥棲息地。  「但我無法理解,為何20年後,國家公園又釋出林厝一帶水獺活動頻繁溼地,交由縣府開發?」莊西進質疑國家公園與縣府的保育立場。他提起,台灣來的盧姓夫婦在林厝進行工程探勘時,發現「大金、小金」兩隻水獺兄弟,立即主動上報,並決定不再承接工程,「他們說,水獺太可愛了,挖不下去。」  這些年來,金門不斷面臨「要生態,還是要建設」的拔河,有人說「生物總會自己找到出路」,但研究水獺大半輩子的莊西進認為,「要有出路,也要先有土地」,人類不要將土地的使用權揮霍殆盡。

  • 新故鄉願景-別讓生態滅絕 還給水獺一個家

    新故鄉願景-別讓生態滅絕 還給水獺一個家

     水獺在台灣已經絕跡,只有在金門偶爾看得到。一對因為工程施工而被發現的小水獺兄弟,去年6月從金門緊急移送台北木柵動物園安置,被命名為「大金」、「小金」。由於棲地遭到破壞,金門水獺數量越來越少,金門高中退休生物老師莊西進發起「還給水獺一個家」運動,希望不分男女老幼,大家一起來保護快要滅絕的水獺。  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專題中,來自金門金寧的莊西進與在地青年陳長信向主持人劉克襄說明,金門水獺棲地因擋住「開發、建設」的縣府大纛,生態嚴重受影響。  瀕臨絕種 保育刻不容緩  金寧鄉位於金門西北隅,自然生態相當豐富,賞鳥人士最愛流連的慈湖周圍每年有300多種鳥類棲息,而慈湖、雙鯉湖、林厝連綿近5公頃的溼地,更是金門特有歐亞水獺(Lutra lutra)築巢、繁殖、覓食的好居所。  歐亞水獺是台灣野生動物保護法所列瀕臨絕種保育類物種,日本於2012年宣布該種滅絕。劉克襄說,最後一次在台灣聽到有水獺,是1980年代在台東太麻里,之後便再也沒有聽說;對於金門仍有水獺,「居民作早操時就可以看到」,十分欣羨。  棲地開發 過馬路常送命  61歲的莊西進研究水獺近30年,談到水獺仍手舞足蹈,「水獺的外型用六短身材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水獺四肢、頭、頸都相當短小,夜間若在水域看到等距兩道光,那便可能是水獺的眼睛。」  林厝附近大片溼地,原為國家公園土地,14年前曾在此發現水獺小新,作為水獺主要棲地,卻在2012年第二次通盤計畫檢討中,被釋放給縣政府興建合宜住宅,莊西進對此感到不解。  莊西進指出,水獺需要連貫水道才能安全穿梭,若棲地遭人為截斷,有可能為了尋覓另一片溼地而「過馬路」,遭到路殺。「今年有3隻小水獺送到台灣,但有5隻死在路上,在在突顯開發、保育實難兩全。」尤其島西開發速度遠勝島東,據金門國家公園委託台大研究的報告指出,島西水獺減少得更多更快。  生物指標 關乎水源品質  「大金」、「小金」正是在林厝溼地因工地地質探勘而挖到的未開眼水獺,因人為擾動,母獸離開幼獸,金門沒有收容中心,只好後送木柵動物園。水獺棲地在政府「合法」開發下迅速消失,在地居民因而發起「還給水獺一個家」活動,在不斷奔走連署下,迄今已有3302人連署。莊西進痛批,人們因需求「合宜住宅」,而逼使水獺離開原棲地,無疑是最大諷刺。有些金門鄉親覺得「金門有很多水獺,死一兩隻無所謂」、「愛護水獺,就不用愛護人類了嗎」,莊西進強調,水獺棲地與金門水質、水源品質息息相關,「水獺是生物指標,牠過得好,人才能過得好。」  人禍相逼 數量不到100隻  金門最近一次水獺調查是2000年,當時便約莫僅存150隻,莊西進粗估,目前應該不到100隻了。水獺不但面臨棲地破碎,還有乾旱缺糧、近親繁殖所導致的基因窄化難題,天災人禍相逼。莊西進呼籲,金門政府與民眾必須把眼光放遠,重視生態完整、拒絕氾濫開發,「還給水獺一個家」,為水獺留一條活路。

  • 童不識珍稀物種 生命教育得加把勁

    童不識珍稀物種 生命教育得加把勁

     莊西進是農家子弟,從小在溪流裡洗澡,回家後第一件事是挖地瓜,晚餐才有飯吃,與大自然十分親近。說起水獺,莊西進回憶,金門有若是被魚刺噎到,拿水獺腳爪撓撓喉部,就可順利下嚥的「民俗療法」,這樣的療法雖然毫無科學根據,卻顯示水獺與金門人的生活有相當長久的淵源。  金門人與水獺關係密切,主持人劉克襄好奇問道,第一次看到水獺是什麼時候?莊西進說,水獺是夜行性動物,小時候並沒有看過水獺,直到從台灣返鄉教書,有一回看到學生帶來水獺屍體。對他而言,第一次看到的水獺卻是屍體,相當震撼。  同樣來自金寧的陳長信,人生第一次看到水獺也是屍體  。陳長信笑說,雖然已解嚴,但村莊內仍有營區,當時老兵會吃水獺,並剝下皮保存。陳長信回憶,年輕時看到老兵家牆上掛著兩塊好大的老鼠皮,後來才知道那其實是水獺。  金門人都聽過水獺,但因作息時間不同,只有凌晨運動的老人或熬夜的觀測員才有機會看到,大部分人無緣一見,「有時甚至因為嚇到而用石頭丟」。  為了加強民眾對水獺的認識,莊西進找到機會就在鄉鎮圖書館、廟埕前推廣保育觀念,陳長信則製作水獺模型、紙雕、貼紙等文創品,希望拉近金門人與水獺的距離。不過,陳長信走入校園後才發現,許多金門孩童認不出水獺,不知是金門珍貴的稀有物種,生命教育需要更加努力。

  • 吉祥物落難…只能後送或等死

     金門國家公園以水獺作為吉祥物,但20年來卻未能建立妥善的中途之家或收容中心,導致水獺需要救援時,沒有救傷標準作業程序,常造成水獺二次傷害,只有幸運保命、後送台灣或是死亡二途。  「中途之家應具備完整的設備、受過水獺照顧訓練的獸醫,以及親近棲地便於野放等要素。」莊西進強調,若是金門有此中途之家,那麼救傷後的水獺在野放前,可讓研究人員觀察更多不為人知的習性,也可開放給民眾,以拉近感情。  金門林厝溼地在1999年發現水獺小新以來,莊西進不斷呼籲收容中心必須盡快設立,否則水獺無法在金門妥善救治事件,必定層出不窮。然而20年之後,大金、小金兩兄弟仍然必須後送台灣,無法在金門就地照料,顯見國家公園對於中途之家的提案置若罔聞。莊西進質疑,「水獺是金門國家公園的吉祥物,若是連水獺都無法照顧,如何信任國家公園對其他生物的保育?」  金門國家公園保育研究課課長邱天火表示,目前鄰近林厝雙鯉湖溼地有預定的收容中心,也已設置監測系統及設計浮動、固定兩種棲地環境。國家公園已加快腳步,與台大、台北市立動物園交流、取經,預定今年中旬可完成人員訓練與完善硬體設備,未來水獺可以在金門就地照顧。

  • 大陸食用油大王 代言台灣食品

    大陸食用油大王 代言台灣食品

     占有大陸7成食用油市場的益海嘉里總經理牛余新,今年以前從未到過台灣,但6月一場台灣之行,不但讓他迷上了台灣美食,也讓他迷上了台灣文化,現在他已經變成台灣食品的代言人。  牛余新說:台灣美食令人神往,益海嘉里願以百萬網點助力西進的台灣糕餅、丸莊醬油、鳳梨酥、牛肉麵,台灣的文創及養生行業,更是雙方合作的重點;隨著一波又一波台商西進浪潮,越來越多台灣的消費產品與服務,以及流行文化和設計創意,得以進入並覆蓋大陸食、衣、住、行、育、樂等各個面向,並匯聚為今日大陸澎湃沸騰的台灣熱,兩岸因同文同種、血脈同源所衍生出的商機不可謂不大。  對於這些made in Taiwan的精粹,牛余新日前在上海應邀出席「兩岸投資商機列車啟動大會」時即表示,不僅台灣美食令人神往,根植深厚文化底蘊的台灣文創和養生產業也令人動容。  破例為台灣產品代言  一向低調行事、很少公開露面演講的牛余新表示,此番第三次應邀出席兩岸企業家論壇,並一再打破「不公開對外演講」的慣例,最大的原因就是在這幾個月對台灣的深入接觸中,不斷被各方匯集成的「台灣精神」所感動。  牛余新的感動,首先是看到吳志剛、李永萍、李新、邱毅等台灣中生代政要人物的實幹親民,為促進兩岸交流合作的四處奔走;之後,又與永和豆漿董事長林炳生、一茶一坐總裁陳定宗、和成衛浴董事長邱士楷等人深入接觸後,體悟到出「台商形象」。  當然,6月開始的兩次台灣行,更讓牛余新親身體驗到台灣多年來積聚起來的人文關懷,無一不成讓其受益良多。他還特別表示,看到貴為國民黨中常委吳志剛,深夜仍幫助民眾解決供水問題時,深受感動。  因為對台灣有這麼多的感動,因此,儘管不喜公開露面,牛余新也認為,有必要為兩岸企業間的交流合作貢獻一份心力。  大陸有2兆餐飲市場  在第三次為台灣公開站台時,牛余新再次從大陸十二五規畫與今年大陸餐飲零售額2兆(人民幣,下同)的巨大市場規模,呼籲台灣餐飲食品品牌與大陸通路的合作  民以食為天,牛余新對大陸餐飲市場信心滿懷,他指出台灣餐飲、食品業在大陸市場仍是大有可為;「十二五規畫下,2015年大陸餐飲產業零售總額將從2011年的2兆增長到3.7兆,這其中的市場可以說是非常驚人。」他呼籲,台商應更積極地投身到大陸廣大的市場中去,大陸早就是世界級的市場,台商只有到大陸發展,才能成為世界級的公司。  而談及台灣美食時,牛余新「相見恨晚」之情溢於言表,他表示,「台灣美食令人神往,台灣餐飲不但匯集中華各地料理之菁華,較好地保留並傳承了中華美食的精髓;更廣納世界各國餐飲的品類,善於模仿,勇於創新,並自成一格,別具風味。」這也是為什麼永和豆漿、一茶一坐、吳記老鍋底、兩岸咖啡、85度C等台灣餐飲品牌能迅速走紅大陸的根本原因,而且這些台商品牌的成功案例,也從另一角度佐證了台灣餐飲美食在大陸的市場可期。  百萬銷售點作台商靠山  牛余新也以他兩次考察台灣市場的心得指出,大陸餐飲業應更積極地學習台灣經驗,「兩次台灣行,先後考察了白木屋(糕餅業)、丸莊醬油、鳳梨酥、牛肉麵、文創產業及休閒養生業,無論是品牌理念、宣傳推廣,還是專業管理、先進技術,都十分值得大陸企業學習。」  當然,在看好這些台灣產業西進大陸的同時,深耕市場多年的牛余新也分別從原材料、供應鏈,當地政府關係及在地化人脈資源整合、品牌和營銷基礎鋪設,人才團隊等層向,提醒台商注意西進綜合成本帶來的高門檻。  對此,牛餘新慷慨允諾,願以益海嘉里苦心經營多年而建立起的遍布大陸各地的生產、經營和服務網路來全面協助台灣餐飲、食品業西進大陸。  他指出,益海嘉里在大陸設有130家工廠、30多個綜合生產基地、350多個銷售處、1585家經銷商、覆蓋2839個縣市,建立起100多萬個終端銷售點,而這種全覆蓋的銷售渠道及物流系統,正是廣大台商深挖大陸市場的最佳捷徑。  甚至,益海嘉里集團還於2009年投資8億元,在上海設立全球研發中心,並與200多所高校和5個世界著名的食品和營養權威學會合作,為各餐飲、食品企業提供食品生技支援的中央廚房系統。  如此集結中央廚房、糧油原料、物流系統、營銷網路、電子商務等龐大支撐體系,不僅是廣大台灣餐飲、食品業發展大陸的最佳跳板,也是大陸餐飲企業布局全大陸市場的加油站。  牛余新再三強調,益海嘉里願意傾力與台灣企業合作,兩岸攜手打造更多像「永和豆漿」這樣的知名連鎖餐飲品牌走向世界。

  • 缺工潮 迫使台商再次西進

    (文接B2版) 當然,包頭距離出口的天津港將近800公里、距離北京也有600公里,運輸會成為一個弱點。 但據鄭朝興解釋,距離北京600公里代表當地工人不易到外地謀生,工資也不會比沿海高;至於距天津港800公里,透過運輸計畫的安排一樣可以解決。 鄭朝興指出,包頭到天津有一條貫穿的高速公路,貨車今天出發,明天就可以抵達,唯一要改變的是必須在天津設倉庫,而且必須每天派車,讓倉庫不要缺貨。因為受到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前年富海鋁圈生意直直落,以日本為例,在售後市場業績衰退六成,但去年開始卻成長一倍。 抱團西進 打集團戰 鄭朝興表示,業績的成長除了業務團隊的戰鬥力強之外,跟遷廠包頭也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客戶會對於你選擇去西部的原因,感到好奇、興趣,就會問你,當別人問你,你就能有機會發言。」 金融風暴後的兩年間,廣西南寧台協會長周世進突然變得忙碌起來,因為許多原在東部沿海投資的台商朋友紛紛到廣西考察,「台商西移,優化產業布局是一個趨勢。他們對廣西很有興趣,」1993年就到南寧投資的周世進說。 廣州市台協常務副會長林顯章也在四、五年前就開始重組大陸的產業布局,現在,他將生產基地轉移到中西部,但將北京作為內需市場的連鎖業務總部,廣州則轉型為訂單中心,並增資投入文化創意產業。 投資大陸超過20年的林顯章說,台資西移、北擴不只是因為內陸地區具有成本優勢,也是基於開拓內需市場的需要。 大陸媒體形容台商的第二次西進,採取「抱團」方式,也就是集體行動,建立產業群聚。經營玩具廠的深圳台商會副會長莊世良表示,過去一些台商北上發展失敗,原因就是單個企業遷移後,因為缺乏產業鏈支援,往往還要將產品運回珠三角進行配套,成本大增,現在「抱團」轉移,大大增強了成功的概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