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莫干山的搜尋結果,共05

  • 漫步莫干山 探尋大時代下的風雲故事

    漫步莫干山 探尋大時代下的風雲故事

    除了林與泉之美,莫干山最讓來客流連駐足的莫過於那一幢幢風格迥異、式樣精美的別墅了。這些有著百年歷史的別墅,大多用花崗石、青石砌成,依山星羅而建,與山渾然一體。 \n它們最初的主人來自於英、美、法、德、意、俄等不同國家,風格自然也各有特色。或莊重、或輕巧,有的舒展,有的雄偉,既有哥特式的尖頂建築,也有巴西里加建築的模擬品;既有巴洛克或洛可可式的遺風,也有折衷主義的產物;既有北歐的陡坡屋頂,也有南歐的緩坡屋頂,處處顯現出建築藝術的魅力。就如同200公里外的上海外灘一般,莫干山亦成了「萬國建築博覽館」。 \n在那個風雲激蕩的年代,莫干山上的別墅與大時代舞臺上的主角們緊緊連在一起。溫潤的青磚、吱呀作響的木門、陽光下攤開的書本、床頭旁的黑白照片......,別墅的主人仿佛才剛剛離去,來者恍若跨越了時光。 \n駐足於莫干山上最著名的人物應該是蔣介石與毛澤東。 1927年12月,蔣介石和宋美齡在上海舉行婚禮。結婚當晚,他們帶著200餘警衛,秘密來到莫干山開始了他們的蜜月之旅。對此,當時的《京西林報》報導:蔣介石和宋美齡在上海結婚後,又到杭州和莫干山度蜜月。 \n 他們入住的別墅建於1915年,取名為「白雲山館」,別墅的二樓有一個套房,是當年蔣介石和宋美齡的臥室和起居室。如今此地的一切擺設還是老樣子,只是臥室裏光彩不在的梳妝鏡空對著牆上的老照片,似乎仍然在期待它美麗的新娘攬鏡自照。 \n穿過二樓的長廊,站在陽臺抬眼望去是一個圓形小舞池。旁邊是宋美齡親手移植的美人茶,是結婚紀念樹。宋美齡的生活方式是西洋化的,當年的莫干山正好也是洋人推崇的度假勝地,所以很合宋美齡的心意,蜜月也就比想像中要快樂的多。在這個小舞池上,宋美齡曾經耐心的教蔣介石跳舞,美妙的舞曲、迷人的山景任何人都會為之陶醉。 \n 此後,蔣介石又曾數度前往莫干山。1937年,周恩來、潘漢年與蔣介石、張沖就聯合抗日問題會面談判。談判結束後的當天,四人在白雲山館共進晚餐。當晚蔣介石依然住在與宋美齡度蜜月時的二樓套間裏,周恩來與潘漢年下榻在蔣介石對面一間朝南居室,張沖則住在周恩來後面那間朝北的屋子裏。以這次談判為契機,國共兩黨有了第二次合作。 \n蔣介石第三次來莫干山,是為了日漸頹勢的國民經濟。在武陵村的松月廬,蔣介石攜外長、財長、行政院長等眾多高官,舉行了特別內閣會議,並出臺「金圓券」政策,號召民眾用私藏黃金兌換這種新貨幣,然而這對當時的局勢沒有起到任何助益。 \n \n毛澤東在莫干山停留的時間不多,1954年,毛澤東前往莫干山視察時曾在皇后飯店下榻小憩。時光荏苒,數十年后的今天,這座江南名山又再一次成為設計師、建築師揮灑創意的熱點區域,眾多各具特色的頂級民宿使其成為江浙滬一帶最夯的度假地。

  • 莫干山 武康路 上海灘 民國名流們的工作生活圈

    莫干山 武康路 上海灘 民國名流們的工作生活圈

    晚清民國時代的上海灘風雲際會,是遠東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外灘區域幾乎集中了西方國家駐滬辦事機構、銀行及商貿總部。政要、富商、幫派大佬......,各色風流人物在這裏演繹流傳後世的故事。距離外灘20里,梧桐婆娑的武康路則是當年上海最頂級的居住區,黃興、唐紹儀舊居、義大利領事官宅等都坐落於此。再向西200公里,當時最時尚的避暑勝地莫干山是滬上名流繼外灘工作區、武康路生活區之後不可缺少的度假休閒區,狩獵、爬山、探險等戶外運動的天然場所。每逢週末或節假日,上海各界名人前往莫干山休閒度假變成了一種常態。莫干山與外灘、武康路組成了一條當時最時尚的工作、生活與休閒線路。這座浙北名山也因此與上海灘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可以說「上海灘上有怎樣的動靜,莫干山上就有怎樣的聲響;武康路上出現怎樣的人影,莫干山上就會有怎樣的面孔。」 \n說道當時莫干山在滬上的地位,還有這樣一則軼事。1943年,汪偽政府將租界200多條以外國人命名的馬路,全部改成以中國各省、市及部分縣級行政區域名稱命名。方案形成後由市長親自送往暫住武康路周佛海別墅的汪精衛審定。汪精衛只對福開森路等幾條重要馬路給予關注,他憑自己多次途經武康上莫干山留下的美好印象,對周佛海說,武康莫干山在山區,福開森路在大都市,但環境和氛圍極為相象,不僅洋人喜歡那裏,上海灘的政要富商都喜歡往那裏跑,福開森路就以武康命名吧。武康路從此就在上海灘叫響。 \n作為滬上名流最喜愛的避暑休閒地,莫干山上自然也少不了名人故居,這些老宅也見證了諸多的風雲故事。 \n從1898年教士伊文思最早在莫干山購地築別墅,此後的半個世紀莫干山上興起了築屋潮。杜月笙、黃金榮、張嘯林、張靜江在山上擇地造屋。汪精衛則是張嘯林「林海別墅」的常客。蔣介石把莫干山「武陵村」改造成合自己嗜好的避暑山莊,在山上,他與宋美齡歡度了新婚蜜月,還與周恩來就國共合作進行談判,又召開過關於發行「金圓券」的新貨幣改革會議等等。 \n如今,這些別墅中有許多還保存著當時珍貴的老照片、舊報紙,供遊人追憶往昔歲月。

  • 莫干山清涼地 民宿多樣化

     從前的莫干山以春秋時代鑄劍名人莫邪于將聞名,今日提起莫干山,上海人杭州人都想到避暑與民宿群。 \n 莫干山位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滿山竹林夏季涼爽,最早看中這處避暑勝地的是19世紀末外國傳教士,20世紀初已有多座歐式別墅,蔣介石、杜月笙也都來蓋屋度假。 \n 近年因南非人開創的度假村「裸心谷」大紅,再度掀起莫干山度假風潮,特色民宿跟著一家家開,鄉村不再只有土土的「農家樂」,德清縣推出「洋家樂」品牌成為精品代名詞,來莫干山精品民宿住一晚,成了上海杭州都會人士新流行。

  • 社評-莫干山精神與溫嶺模式

     1984年10月,中共召開十二屆三中全會前,鄧小平已確定不走東歐經濟發展模式,而要以中國人自己的方法,在20年內達到GDP成長4倍的目標。當時,中國正處於到底是搞計畫經濟,還是搞商品經濟的歷史關頭。在趙紫陽主導下,一群青年經濟學家在莫干山舉行了連串會議,就價格改革、國企改革、對外開放等問題進行激烈辯論,最後決定採二軌價格制推動國企改革,以市場經濟發展工業,推動中國經濟成長。 \n 2012年11月,中共將召開十八大,習近平帶領的新一代領導班子,將開始承擔來自國內外艱鉅的複合式挑戰。今天中國大陸,已初步解決了經濟發展問題,不但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沿海地區居民生活也達到小康標準,但民眾要求對公共事務發表意見、參與政府決策的意願愈來愈強烈。中共十六大、十七大都提出「擴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參與」目標,但具體作為仍不能滿足民眾的需求,造成群體性事件頻起現象。 \n 1996年6月浙江省展開中國大陸第一個政治模式改革試點,台州市和溫嶺市委宣傳部聯合在溫嶺松門鎮舉行「民主懇談會」,以會議對話和討論為基本形式,建立基層政府和社會直接對話的平台。模式有兩個特點:一是政府決定議題;二是體制外。因為由政府主導,所以議題不一定是民眾想要的,參與者也受到限制,而且因為沒有法律地位,也不是制度性,官方想開就開,不想開就不開,隨意性很大,初步成效不彰。 \n 但經過一段經驗累積後,溫嶺市逐步將民主懇談會和人大制度結合,2005年開始,當地鄉鎮人大代表依據「民主懇談會」的共識,在制度化運作下對預算進行了實質「審議」。溫嶺在民主懇談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地方公共預算改革,為大陸提供了一個成功的、制度化解決國家和社會衝突的案例。 \n 日昨中研院政治所一場研討會上,溫嶺模式受到兩岸學者的熱議。來自大陸的學者李凡,是推動溫嶺將體制外民主懇談會和基層人大結合,轉為體制內公眾和政府對話機制的關鍵人物。他說,「溫嶺實驗最重要之處在於,它所建立的制度性東西,就是激活了基層人大制度,在這樣一個平台上以『協商式民主』討論的結果,已能真正影響到政府公共決策。」 \n 2008年溫嶺市新河鎮人大主席團,拒絕接受一項地區人代聯合提出的預算修正案,竟發生18名地區人代集體退席事件,這說明了人代可能是指定產生,可能具有黨職身分,但他們仍然在人代會力爭地區利益。這在大陸地方政治史是石破天驚的變化,某種程度已和民主國家的地方議會相近。 \n 溫嶺的參與式預算模式,開始是偶然,之後的維持則有其必然。它並非國家發起的改革,但一旦啟動,制度運作本身就會賦予動力令之繼續。所以,在基層人大的若干「非意圖性後果」就此出現,例如,對官員的詰詢、預算資料的更加公開、上級的考核間接導致更多鄉鎮施行、增強對黨政領導的制約性並且有向上延伸的趨勢。這些都非當初設想得到,卻因為開啟了回應參與民眾和人大代表的機制,某種程度形成了一股自然而然的驅動力。 \n 溫嶺模式幾乎是在大陸下一代領導人習近平於浙江省委書記任內逐步發展成熟,現在緬懷1984年開創的莫干山精神,正是時候。

  • 經濟回暖 上海藝術園區仍在寒冬

    中國大陸正傾力發展文化創意園區,希望策動文化經濟的力量,然而,景氣不好,當代藝術產業表現仍然不佳,例如上海藝術園區便仍處於寒冬中,等待五月世博會吸引的人潮,帶來藝術市場的春天。 \n根據中央社報導,上海M50莫干山創意園區現正處於蕭瑟狀態。曾吸引許多外國人士參訪的M50莫干山創意園區位於上海普陀區蘇州河南岸,曾是20世紀初全中國最大的麵粉生產基地、最大的棉紡織企業所在地。自1998年起,台灣建築師登琨豔領頭把工作室搬到空置的廠房後,藝術工作者開始隨之陸續進駐,逐漸形成藝術村,後來畫廊、藝術中心接著進駐,才變成上海最主要的藝術園區,如同北京的798一般。 \n台灣東之畫廊合資的7藝術中心資深總監廖佑渝表示,國外旅行團到上海通常會把M50當一個點,但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這邊現在沒有以前那麼熱鬧,買氣也比較低迷。台灣99度藝術中心經理李雅淳也說,即使現在收支不平衡,但從國際化、宣傳的效益來看,還是值得堅持下去。畢竟上海是個國際都市,來上海的外國人知道要來M50,來M50的客人就知道要來99度看台灣藝術家的作品,這是他們願意砸錢在這裡經營的原因。 \n在M50的藝術中心,每天大約要付出人民幣1000元到2000多元不等的租金,成本頗高。儘管上海除了M50,還有田子坊、五角場800號等,不過當地的台灣畫廊業者都認為M50還是上海最有聚合效應的地點,未來甚至還可做奢侈品展、品牌活動等衍生經營,後續發展相當值得期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