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搜尋結果,共60

  • 陸書出版擬送審 活回蔣公時代!楊照三問文化部 誰有權這麼做

    陸書出版擬送審 活回蔣公時代!楊照三問文化部 誰有權這麼做

     文化部擬對來台出版的大陸圖書進行審查,引起出版界譁然。作家楊照認為,文化部顯然嚴重低估了許可與審查的難度,「誰來審查?用什麼方式審查?依照什麼標準?請主管單位不要躲在公文式的三言兩語規定後面,請負責任站出來認真回答這些最基本的問題,完整告訴我們審查到底將如何進行吧!」  文化部前晚發出新聞稿指出,未來大陸圖書在台出版,業者在申請ISBN(國際標準書號)時,須同步進行「免稅認可」及「大陸地區圖書發行許可」。業界解讀,文化部此舉形同宣布擬對陸書進行全面審查。  申請ISBN 同步進行審查  而相關消息早在近日已陸續傳出。近年積極開發《做工的人》、《你好!我是接體員》等庶民題材,並獲得2020台北書展大獎編輯獎的寶瓶出版社總編輯朱亞君,24日時就在臉書提到,「一早醒來,發現買大陸版權的書要送審,我把眼睛都揉瞎了,還以為活回了 蔣公時代。」文末特別tag「不要拿進口發行圖書來糊弄,那是實體書,不是指版權」。  作家楊照則透過臉書表示,若作家莫言的一本小說要在台灣出版,送去申請許可,該交給誰來審查?如果組評審委員會,找專家學者,名單又由誰決定?「依照什麼原則,用什麼標準選出這些『專家學者』,憑什麼認定他們有資格有權力幫台灣讀者決定什麼書可以看、什麼書不適合看?」  誰來審查 依照什麼標準  楊照文中提及的莫言,身分為中國大陸作家、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同時也是中國共產黨黨員。2011年8月,莫言創作長篇小說《蛙》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因此,楊照說,若有評審委員認為莫言小說中「提到台灣看起來不友善」,甚至顯示他「支持武力犯台」,那小說就不能得到許可嗎?「有沒有可能是評審委員無法分辨小說人物的意見和作家本人的態度?」甚至若審查後,政府要求出版社改掉這段內容,重新送審才能出版,「那台灣和中國還有什麼差別嗎?曾幾何時,台灣也要有和大陸一樣的出版審查、出版管制了?」  文化部表示,針對大陸出版品許可辦法的不合時宜之處,將邀集出版公協會、業者等,諮詢各界意見,研議修法。修法將以「精準規範、低度管理」為原則,朝「出版業者自律」或採「建立公約」的方式,以及合乎法規程序的方向研修。  閉門會議 業界無人支持  台北市出版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時報出版董事長趙政岷表示,文化部25日邀請圖書出版相關公協會和幾間出版社代表召開閉門會議,「當時與會的所有出版業代表,沒有一個人支持陸書審查。」  趙政岷說,文化部當場澄清,並非陸書通過審查,才能取得ISBN。所以國圖發ISBN,並不需要文化部附上審核通過同意函。文化部也無意將圖書免稅跟陸書審查,當作包裹附帶的條款,所以就看文化部要怎麼做。

  • 中國文學+方言 翻成外語難上加難

    中國文學+方言 翻成外語難上加難

     隨著世界文化交流的日趨豐富和中國崛起,中國文學來越受重視,但包括大陸和國際翻譯學者都認為,中文本身已很艱深,再加上多種方言又衍生出更多元的文字結構,讓老外翻譯中文作品也成了國際語文上少見的大挑戰。  大陸作家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大量的中國當代文學作品開始走出國門,翻譯發揮著至關重要的橋梁作用。日前在北京的第二屆北京十月文學月核心文學活動之一「如何翻譯當代中國文學」對談活動中,多位大陸和國外漢學家、翻譯家就指出,將中文翻譯成外文,一般的語言沒問題,一旦要翻譯有方言的作品,就變得「非常不簡單」。  捷克翻譯家李素表示,在捷克最受歡迎的中國作品是唐詩,但許多翻譯成捷克語的唐詩實際上是由譯者加入了許多自己的理解和塑造,由於變動實在太大,以至於他們無法找到原詩出處。  大陸一位翻譯家也提到,曾有美國人問他如何翻譯「我非常稀罕你」句子中的「稀罕」兩個字,雖然在中文方言裡有多種層面的意思,可以說是愛情,也可以說像親情,但在英文裡就沒辦法翻出來,所以要完整的將中國方言準確的翻譯表達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只能盡力而為。

  • 中文複雜度高 文學作品翻成外語大挑戰!

    隨著世界文化交流的日趨豐富和中國崛起,中國文學來越受重視,但包括大陸和國際翻譯學者都認為,中文本身已很艱深,再加上多種方言又衍生出更多元的文字結構,讓老外翻譯中文作品也成了國際語文上少見的大挑戰。 大陸作家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大量的中國當代文學作品開始走出國門,翻譯發揮著至關重要的橋梁作用。日前在北京的第二屆北京十月文學月核心文學活動之一「如何翻譯當代中國文學」對談活動中,多位大陸和國外漢學家、翻譯家就指出,將中文翻譯成外文,一般的語言沒問題,一旦要翻譯有方言的作品,就變得「非常不簡單」。 捷克翻譯家李素表示,在捷克最受歡迎的中國作品是唐詩,但許多翻譯成捷克語的唐詩實際上是由譯者加入了許多自己的理解和塑造,由於變動實在太大,以至於他們無法找到原詩出處。 大陸一位翻譯家也提到,曾有美國人問他如何翻譯「我非常稀罕你」句子中的「稀罕」兩個字,雖然在中文方言裡有多種層面的意思,可以說是愛情,也可以說像親情,但在英文裡就沒辦法翻出來,所以要完整的將中國方言準確的翻譯表達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只能盡力而為。

  • 鐵凝:迎19大 陸文化自信更堅定

    鐵凝:迎19大 陸文化自信更堅定

     中共十九大登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報告中提出,要堅定文化自信。大陸文壇回顧十八大以來的5年也有感:中國作家與世界對話的自覺、自信已大為增強。中國作協主席鐵凝便指出,30年前,中國作家還陷入「走向世界」的焦慮,而今對中國作家來說「世界在遠方,更在腳下」。  鐵凝認為,十八大以來,中國文學在世界的影響力顯著提高,2012年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後,劉慈欣、曹文軒等接連獲得國際文學大獎,同時,當代中國的許多作品也在海外出版,如麥家的《解密》便曾在西方出版界刮起旋風,賈平凹的《高興》在瑞典由萬之書屋出版、畢飛宇的《推手》由澳洲企鵝出版、韓少功的《韓少功中短篇小說集》由韓國創批出版,都受到所在地區的關注。  中國出版走向世界  就學術出版而言,今年8月參加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簡稱圖博會)的泰勒與法蘭西斯出版集團,期刊出版全球總裁伊恩.班納曼便指出:「過去我們是把世界的研究成果帶到中國,而現在則是把中國的研究成果帶到世界」,在圖博會上希望能與中國的大學出版社合作的意願,這也顯示大陸與國際出版之間的交流從「輸出」、「引起」,到如今走向「合作」。  全球知名的科研、教育出版機構施普林格‧自然集團,今年也與大陸華東理工大學出版社及華中科技大學簽訂合作出版協議,該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李德壽就指出:「世界各國對中國的學術發展與研究都抱有強烈興趣,特別是《智能製造研究》系列叢書,從理論和科技的角度,介紹了智能製造技術多方面的內容。」他在簽署出版協議時便透露,已有不少西方國家都在期待大陸這類叢書的英文版。  中國文學歷經三部曲  5年間,大陸文學界舉辦了兩次國際漢學家文學翻譯大會,中日韓三國文學論壇、中西文學論壇、中法、中澳文學論壇等,鐵凝認為,中國作家與世界對話的自信和自覺已大幅增加,中國當代文學也以自己的面貌參與了世界文學的建構,中國文學出版也經歷了深入反思、理性判斷和文化自覺的三部曲。  新經典文化副總編輯陳丰指出,相較於日本文學,中國文學尤其是當代文學對西方讀者仍相對陌生,諾獎得主莫言曾表示,只要中國作家努力寫,作品不斷被翻譯出去,「假以時日,也許會有國外的作家說自己受到中國某一位作家的影響,這是我們所期待的。」

  • 莫言向諾獎推薦陸作家 名單已簽50年保密協議

    中新網報導,《莫言作品全編》獨家授權浙江文藝出版社,首批作品「莫言長篇小說系列」11部15日在北京發佈。現場,莫言透露自己已經行使了作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權利,向諾獎評委瑞典學院推薦了他所認為有資格得獎的中國作家,但因簽訂了50年的保密協議,他無法向任何人透露究竟是誰。 「我現在比任何一個人都更企盼著中國第二個得諾獎的作家,因為一旦他出現以後,熱點、焦點都會集中在他身上,我就可以集中精力寫新小說了。」在大家的哄笑聲中,莫言用他慣有的幽默回應,作為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他有向瑞典學院推薦得獎候選人的權利,「我會好好行使這個權利,我也確實推薦了,但不能告訴你們。

  • 莫言稱習近平思想指引者 網友雞皮疙瘩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陸作家莫言日前在文藝界大會上表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是「我們思想的指引者」,引發網友議論。有人認為「馬屁拍得溜」,「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10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作家協會第9次全國代表大會11月30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在開幕式上發表「努力築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的文藝高峰」的演講。 人民網報導,與會代表之一莫言表示,習近平「的確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一個博覽群書的人,一個具有很高的藝術鑒賞力的人,是一個內行」。 然後他說,習近平是這些藝文工作者的讀者和朋友,「當然也是我們思想的指引者」。 這則新聞被網友在網路上轉發,評論大多是,「自從獲獎後,馬屁拍得溜」、「戴了烏紗帽,得了軟骨病」;或是諷刺地說「不愧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啊」。 即使有網友認為在那種大會場合說這些話「得體」,也表示「確實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作家廖偉棠的微博也轉發了此新聞,並加上一句評論:「中國從來不缺郭沫若」。 郭沫若是一位詩人、作家,1978年過世,生前曾在中共政權下擔任多個官職,一直與官方各項政策保持高度一致,包括打擊文壇敵人,他也曾為毛澤東寫詩。 莫言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即曾引發許多爭議,他將言論審查與機場安檢相比,認為有其必要性。部分反對他獲獎的人士認為,身兼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的莫言對壓抑創作自由負有責任。1051202

  • 陳邁平談諾獎 陸作家仍有機會

    陳邁平談諾獎 陸作家仍有機會

     曾獲「瑞典文學翻譯獎」的大陸知名翻譯家陳邁平,與同為翻譯家的瑞典妻子陳安娜夫唱婦隨,堪稱與諾貝爾文學獎淵源頗深。日前夫婦倆相偕至上海復旦大學參加研討會,也揭露創立百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在歷年更迭標準下,其實有跡可循;陳邁平並強調,大陸作家只要思想、眼界提高,仍有機會再度獲獎。  諾貝爾文學家得主莫言曾說,「我之所以獲得諾獎,離不開各國翻譯者的創造性工作。我寫《生死疲勞》,初稿只用了43天;瑞典漢學家陳安娜,整整翻譯了6年。」被稱為「莫言得獎背後最重要的外國女人」,陳安娜翻譯過莫言作品《紅高粱家族》、《生死疲勞》及余華著作《活著》等近50部中文書籍,翻譯家外的另一身分則是陳邁平的妻子。  頒獎標準隨時代變化  「他是陽春白雪,我是下里巴人。」陳安娜除如此笑稱兩人翻譯風格的差異外,也與陳邁平一同揭露諾貝爾文學獎的得獎機率,在看似「隨機」甚至「意外」的情況下,仍有規律可循。  由於諾貝爾生前定下的頒獎原則為:「授予對人類做出最大貢獻的人」,因此,在諾貝爾文學獎史上出現過不同的頒獎標準。1920至1930年代,以「讀者越多,賣得越好,貢獻越大」為準;1940年代又以一批院士偏愛現代派、先鋒派,並提出「讓文學跨入過去鮮為人知的地方」的理論作為得獎主因。  陳邁平坦言,百年來標準的變化,主要在於不同年代的院士對諾貝爾遺囑,有截然不同的闡釋。他並透露去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白俄羅斯作家、記者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其實過去就曾被提名過數次,不過當時有人質疑她的作品「不是創作是記錄」。但顯然近年來,瑞典學院面對遺囑又有了新的解釋。  推廣嚴肅文學至全球  2008年法國作家勒‧克萊喬得獎後,外界認為10年內不會再有法國作家獲獎,未料2014年再由來自法國的蒙迪安諾奪得;2012年大陸作家莫言得獎後,也有一說中國作家10年內難再拿獎。  對此,陳邁平則是感到不以為然地指出,大陸知名作家余華、蘇童、閻連科、賈平凹、王安憶等人,只要在思想、眼界上提高,仍有機會再度拿獎。他並透露自己還想翻譯王安憶與遲子建的作品,將中國「嚴肅文學」的魅力傳遞給世界。

  • 莫言諾獎推手 葛浩文情牽兩岸

    莫言諾獎推手 葛浩文情牽兩岸

     德國漢學家顧彬曾指出,若沒有葛浩文的翻譯,莫言不可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與此同時,也有大陸作家、讀者質疑葛浩文的翻譯刪修幅度過大。對於以上兩種說法,葛浩文一笑置之地表示:「都不真實!」要說自己的譯筆標準,他說:「沒有直譯,沒有意譯或什麼譯,只有葛譯。」  1962年,23歲的葛浩文還是個美國海軍軍官,被派遣來台,從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開始學中文,甚至走上翻譯之路。細數半世紀以來,自己共翻譯了60多部華文小說,其中雖只有10本是台灣作品,但葛浩文指出:「從比例上來算堪稱滿意了。」他也不諱言,台灣和大陸作品要譯介至國際,各自面臨著不同的瓶頸。  台古典風味難表現  「以台灣作品來說,多年來只有《殺夫》和《孽子》不是大學出版社出的。」葛浩文表示,英語系國家,尤其美國的翻譯小說數量並不多,中文小說很難找到出版機會;近20年來,基於對中國的好奇,大陸作家和作品還是比台灣作品受到美國商業出版社的重視,但目前也有冷淡下來的趨勢,「莫言得獎前的2個作品,也只有大學出版社和獨立出版願意出。」  比較兩岸小說,葛浩文認為「台灣小說難譯,有些古典風味很難表現出來而要推敲、安排,要讓英文讀者閱讀時的反應和中文讀者差不多才行。」大陸作品的難譯處則在於「寫得太快」,有時幾十萬字的小說,編輯又被要求一字不能改,常有些前後細節的不合理處,而國外的出版社或編輯,遇到這樣的問題往往會進刪節,或因應讀者的閱讀心理刪減篇幅,以致於有些華文讀者認為是葛浩文翻譯時更動。  揉入文化認同議題  要讓華文小說的文學性被國際認同,除了大陸作家的作品持續有國外譯本被看到,葛浩文與他的妻子,也是翻譯搭檔林麗君都認為,台灣作品也有自己的優勢!「台灣的小說,像是煮一碗牛肉麵,除了談麵的做法,還揉入文化認同等議題,在故事外有哲學思考,已然創造出自己的文學傳統。」  身為華文小說最重要的英譯者之一,葛浩文曾被友人告知:「在中國討論你的文章不下2000篇。」但大陸讀者甚至作者,每每拿著原文和譯本逐字對照,用來檢視他的翻譯「功力」最讓他哭笑不得,葛浩文說:「懂外國的讀者,外國文化,才會明白為什麼這樣翻譯。」如何讓外國讀者從作品中感受兩岸文化,則是身為譯者一直致力的。

  • 「諾獎獎金不夠買半個客廳」

    「諾獎獎金不夠買半個客廳」

     北京房價「恨天高」,諾貝爾獎得主「望屋興嘆」!大陸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研究員屠呦呦,獲得今年諾貝爾醫學獎殊榮,估計可獲約1600萬元台幣獎金;屠呦呦笑稱,「還不夠買北京半個客廳」。不過,她寧波舊宅價值高達人民幣1.5億元(約7.5億台幣)。  近年北上廣一線城市房價「直線飆漲」,據大陸房價點評網,北京市區房價依地段不同,1坪約在新台幣70至128萬之間;換算下來,屠呦呦獎金在北京市區,頂多只能買到約20坪小套房。  屠呦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後,預估將可獲得400萬瑞典克朗獎金(約1628萬台幣)。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莫言,則拿出750萬瑞典克朗獎金的大半約1700萬元台幣,在北京五環郊區購買一間約60.5坪住屋。  面對獎金如何運用的尷尬問題,屠呦呦與丈夫李廷釗,開玩笑地說,「這點獎金還不購買北京的半個客廳吧?太少了!」  此外,《錢江晚報》稱,屠呦呦年少時,曾與舅舅姚慶三及外婆,住在位於寧波海曙區開明街26號的家族大宅院,該建築屬近現代建築,總面積約2200平方公尺(約666坪)。  報導說,該老宅產權屬於寧波一家地產商,屠呦呦獲獎後,這家地產商曾計畫將宅院分成3個院落單獨出售,總價為1.5億元,但後來因故沒有執行。  寧波當地官員表明,海曙區將進一步保護好屠呦呦舊居,「有很大的可能」成為「開放的公共場所」,供遊客參觀。  據悉,屠呦呦獲獎前,姚家大宅一度門可羅雀,得獎消息傳出後,大宅瞬間「爆紅」。因屠的研究靈感來自東晉煉丹家葛洪,而廣東羅浮山當地政府,曾在葛洪採藥地點豎立「青蒿治虐之源」石碑,近日也成為熱門景點。  不過,大陸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直言,青蒿素是特定歷史時期舉全國之力用人海戰術做出來的,「研究過程是不可複製的。」別因為屠的獲獎,又要大搞全國性草藥研究,「實際上國際各大藥廠基本不研究草藥了。」

  • 成龍自嘲沒文化老粗 引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贈言

    成龍自嘲沒文化老粗 引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贈言

    成龍近來推出新書《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掀開他過去不為人知的一面,而推出新書後,人緣極廣的他不僅收到「華仔」劉德華的親筆祝賀,他今又在微博PO照,秀出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莫言」為他寫下的贈言! 成龍推新書後,「華仔」劉德華先是送上親筆贈言,他讚成龍將平凡變得不平凡、將不簡單做到了簡單。許多網友看到華仔的親筆留言後,紛紛大讚他寫得一手好字! 而9日成龍又在微博PO文,直呼「其實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一個沒文化的老粗,居然能得到莫言的親筆贈言!」莫言稱讚成龍「與所有人一樣,成龍會漸漸變老,但電影裏的成龍,則會那樣的年輕、矯健、身手不凡。他在電影中塑造的人物,是個性鮮明的藝術典型,但在觀眾的心中,那就是成龍自己。」許多人看到莫言這一番話後,無不大推「說得太好!」

  • 諾貝爾獎得主鉅額獎金 錢花哪去?

    隨著時序進入秋季,又是一年一度各類諾貝爾獎得主公佈的時刻,每年都有實至名歸的得主獲得巨額獎金,對於一些「十年寒窗無人問」的研究者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歷屆諾貝爾獎得主都是怎麼使用這些獎金的呢? 諾貝爾獎的獎金豐厚,每年大約在800萬克朗(約113萬美元)左右,但是不同的年份,獎金數額會因市場行情而略微有所變動。大多數的得主會選擇將獎金全部或是部分捐贈給研究單位及慈善機構,但也有人將這筆錢「善加利用」。 跟許多平凡人一樣,不少諾獎得主選擇「置產」。大陸媒體報導,中國大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花了一半獎金在北京置產,不過這項消息並未獲得證實。除此之外,2001年與同事同獲物理獎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克特勒(Wolfgang Ketterle)、以及1993年醫學獎共同得主,美國的夏普(Phillip Sharp)等人,都是用獎金買房,後者更是眼光獨到,很有古意買了百年歷史的老房子。 另外,2001年,英國生物化學家保羅納斯(Sir Paul Nurse)獲得生理或醫學獎,愛好駕駛的他用獎金購買一台動力強大的摩托車,並投資一架飛機嘗試飛行。另一名1993年生理或醫學獎得主、英國生物化學家理查羅伯特(Sir Richard John Roberts)用獎金將自家後院變成了一個槌球場。1985年經濟學獎得主、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弗蘭科莫迪利安尼(Franco Modigliani)則用獎金買了一艘帆船。

  • 華裔諾貝爾獎得主 已有11人

    華裔諾貝爾獎得主 已有11人

     2014年諾貝爾獎6日起陸續揭曉,回顧過去,華裔的諾貝爾獎得主,到目前為止,總共有11位。如果不包括經濟學獎項,5種獎項共有801位得主,華人所佔比例約為1.4%。  諾貝爾獎是根據瑞典化學家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的遺囑於1901年開始頒發的獎項,目前涵蓋5種諾貝爾獎以及瑞典銀行經濟學獎。截至2013年10月14日,共有875個人和組織獲得了561個諾貝爾獎與瑞典銀行經濟學獎。  在華裔得獎者的部分,1957年華人物理學家李政道與楊振寧一起因「弱作用下宇稱不守恆」的發現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這同時也是首兩位中華民國籍的華人諾貝爾獎得主。  另外,在前總統陳水扁競選總統時,公開表態支持陳水扁的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則是在1986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而他當時的獲獎身分則是一位華裔美國人。1994年1月15日,返國出任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長至2006年10月19日卸任。現為國際科學理事會會長。  距離現在時間更近的華裔得獎者則是在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他因為其「以幻覺現實主義融合了民間故事、歷史與當代」的筆觸而獲獎,這也是首位獲得該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籍作家。

  • 莫言故鄉 山東濰坊旅遊市場看俏

    莫言故鄉 山東濰坊旅遊市場看俏

     集生態、文化優勢於一身的山東省濰坊市,近年來持續推動旅遊觀光產業,令人稱羨的生態環境,加上境內水資源豐沛,溼地公園隨處可見。此外,濰坊文化豐厚,人才輩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亦出身於此。  濰坊市古稱鳶都,地處山東半島中部,除有濰河、彌河、白浪河等水系流經外,境內更擁有山東省第一大水庫「峽山水庫」。為善用豐沛水資源,濰坊積極打造親水溼地公園,「園林城市」的美譽當之無愧,不少遊客慕名而來,旅遊市場看俏。  「峽山水庫」總蓄水量高達14億立方公尺,幅員遼闊,相當於6個日月潭大小。108公里環庫觀光道路,充分體現親水特色。水庫上游還建有萬畝蓮藕、萬畝溼地、萬畝林場、萬畝生態農業園等四個觀光旅遊區,是兼具觀光、旅遊、休閒、度假等功能於一身的生態園區。  此外,濰坊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可謂人文薈萃,名人輩出。除號稱「高密三賢」的齊國政治家晏嬰、東漢經學大師鄭玄與清代名相劉墉三人,甫獲得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亦來自濰坊的高密市。  莫言獲獎後,位於高密的故居,每天遊客絡繹不絕,據了解,十一黃金周時,每天大約有1.5萬遊客造訪,旅遊經濟效益相當驚人。除故居外,莫言文學館,翻拍莫言作品《紅高粱》的電影拍攝場地,都是當地旅遊亮點。  另外,濰坊「楊家埠年畫」更是一絕。楊家埠年畫是全大陸三大年畫產地之一,自2008年起便獲得大陸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相傳,楊家埠木版年畫大致應產生於明朝嘉靖年間,不同於其他年畫採取手繪,楊家埠年畫特點,是將圖案刻在木板上,因此製作過程相當繁複。

  • 陸劇《紅高粱》砸9億買地造景

    陸劇《紅高粱》砸9億買地造景

     大陸電視劇《紅高粱》日前開拍,女主角周迅曝光!《成都商報》日前報導,該劇原著作者莫言的故鄉山東高密,20多年沒種紅高粱,今年5月以一畝7萬7500元台幣,徵地3200畝,花了約2億4800萬台幣!再以約7億2800萬台幣興建單家大院等場景,打造出紅高梁影視基地。9月高粱紅了,莫言的小說世界在真實世界成真了。  高密建紅高粱大道  《紅高粱》由《後宮甄嬛傳》導演鄭曉龍執導,劇組進駐高密,讓地方發展跟進,沙口子村黨支部書記杜其合說:「我們沾了莫言的光,政府撥款把路加寬了,我們取名為紅高粱大道。」  莫言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電影《紅高粱》獲得柏林影展金熊獎,如今要拍成50集的電視劇。編劇趙冬苓說,莫言對改編劇本完全放手,連大綱都不看一眼!但原著不足支撐50集電視劇,要增加角色,「我們重新構思一個世界,希望在精神氣質上和原著是符合的。」  九兒角色比原著複雜  趙說,電視劇從女主角「九兒」出發,把她塑造成敢愛敢恨、精明現實又充滿生命力,「因此,九兒的戲分非常多,這也許是周迅接下的原因之一。」她還說,周演的九兒會勝過鞏俐!「《紅高粱》是鞏俐第一部電影,她很稚嫩,九兒一角也很青澀,當時她的表演空間不大,電視劇給周迅的空間比電影大多了。」  和電影相同的是,九兒最後也死了,「原著是送飯的路上讓鬼子打死了,但電視劇要表現九兒的命運,因此在她的死上做文章,比原著複雜一些。」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 23日分享自學有成心得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國文學作家莫言,目前正在台灣訪問,佛光大學將於23日(一)上午十點,邀請莫言到校,在宜蘭佛大懷恩館小巨蛋,發表一個小時的專題演講,並且頒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給莫言,邀請關心華人文學的各界人士參加。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應佛光大學創辦人星雲大師邀請抵台訪問。 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表示,莫言和星雲大師都是從小失學,後來卻自學有成的人物,這次莫言來台,並訪問佛光大學,是繼2000年高行健之後,第二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華人來台參訪,高行健曾在2001年,應邀擔任佛光大學文學系客座教授。

  • 莫言:審查激勵作家挑戰禁忌

    莫言:審查激勵作家挑戰禁忌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陸作家莫言日前接受香港《南華早報》專訪表示,他很懷念1980年代,那是文學創作的黃金時期,因為審查制度激勵作家向一些被視為禁忌的題材挑戰。  去年當諾貝爾委員會決定將文學獎頒發給莫言時,曾引起極大爭議,因為莫言不但是中共的老黨員,還是官方資助之中國作家協會的副會長。大陸評論界認為,莫言為「體制內」作家。  莫言是在其位於北京郊區的新住所內接受《南華早報》長達3個小時專訪。從1980年代開始從事寫作的莫言說,審查制度激勵作家挑戰禁區。他說,1980年代,作家喜歡挑戰一些被視為禁忌的題材,這種興奮鼓舞了創造力和靈感。  但他強調,這並不是說禁忌創造出良好的文學作品。莫言說,「事實上,我從來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描述那個時期真實情況。」  莫言表示,作家不應該躲避社會問題,但另一方面,描寫嚴肅、複雜的社會問題,也並不是作家的責任。他認為,每個獨立作家應該擁有寫作的自由,決定自己最擅長的主題。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即將在下月揭曉,莫言表示,過去一年來受到的關注,破壞了他原本平靜的生活,但這是名望的代價,很公平。他說,一年來收到了各種各樣的邀請,雖然想逐一滿足,但心有餘、力不足。  莫言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公民。大陸出生的高行健在200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但他是法國籍。至於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仍在遼寧服刑。  談及香港,莫言表示,香港是一個高度繁華的地方,但他是一個習慣鄉下生活的人,在香港高樓大廈下穿行,看不到天空的感覺,讓他覺得很壓抑。

  • 莫言:審查制度激勵作家

     據港媒今天報導,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大陸作家莫言相信,審查制度激勵了作家書寫被視為禁忌的議題。  南華早報報導,莫言近日接受南早訪問時,作了以上表示。  報導引述莫言談話說,對於大陸的作家而言,80年代是黃金期,但他錯失了許多;這個時期的作家樂於挑戰許多禁忌,他們的興奮刺激了創意和想像。  但莫言補充,他的這番談話不是指有關禁忌令文學出現好的作品。他說,他從沒有這個意思,只是表達當時的真面貌。  莫言又說,他不認為一位作家應該躲開社會問題,但也不認為一位作家的責任只是書寫重大或複雜的社會問題。  但他強調,每位作家應該有自由去決定寫甚麼和寫自己可以處理的題目。  莫言於一年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據報導,莫言領獎前曾說,大陸的審查制度是一種「必要的邪惡」,這番話當時引起爭議。  莫言目前接受星雲法師的邀請正在台灣訪問。1020916

  • 莫言將訪台 談文學夢想

    莫言將訪台 談文學夢想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受星雲法師邀請將訪台,15日在高雄演講「文學家的夢想」,21日將在台北出席獲諾貝爾獎後的首本新書發表會。  星雲大師教育基金會、國際佛光會、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合辦的「星雲文人世界論壇」今年邀請大陸作家莫言來台,15日上午將在高雄佛光山佛陀紀念館以「文學家的夢想」為題演講,下午與星雲大師、天下文化事業董事長高希均三方對談。  莫言21日還將在佛光山台北道場為新書「盛典:諾貝爾文學獎之旅」站台。「盛典」一書記錄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的心路歷程。  「盛典」全書共16萬字,按時間順序真實記錄莫言諾獎期間每日活動、演講、採訪及感想,包括莫言日記13篇,莫言演講實錄7篇,採訪實錄8篇。書中還細選60多幅相關照片,不少照片是首次發表。  「星雲人文世界論壇」每年邀請世界級領袖訪台,去年首屆邀請「鄧小平傳」作者傅高義演講,今年是第2屆。1020909

  • 莫言9月15日佛光山演講

    莫言9月15日佛光山演講

     佛光山舉辦第2屆「星雲人文世界論壇」,邀請大陸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9月15日以「文學家的夢想」為題,在佛陀紀念館演講;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法師、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創辦人高希均也將出席與談。另外,莫言還將於9月21日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辦新書《盛典:諾貝爾文學獎之旅》發表會。  「星雲人文世界論壇」由星雲大師教育基金會、國際佛光會及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合辦,去年首屆邀請《鄧小平傳》作者傅高義演講,今年第2屆則邀去年剛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演講。15日上午莫言以「文學家的夢想」為題講演,下午由星雲大師講述「宗教家的夢想」、高希均談「經濟教育家的夢想」,最後則以三方對談畫下句點。  佛光會覺多法師表示,星雲法師與莫言是舊識,今年經星雲法師力邀,莫言二話不說就答應擔任主講人。15日的演講將是莫言抵台第一個行程,也是南部唯一公開演講,隨後他將北上參加新書《盛典》發表會。  莫言與台灣文壇關係熟絡,過去多次造訪台灣,這次是他獲得諾貝爾獎後首度來台,備受矚目。莫言2009年來台出席「國際視野的大江健三郎文學」學術研討會時,與他私交甚篤的大江健三郎,當場說莫言應該獲得當屆諾貝爾文學獎,沒想到3年後,大江預言成真。  莫言2012年獲獎後,台灣出版界順諾獎風潮跟著推出他的話劇劇本集《我們的荊軻》、散文集《會唱歌的牆》、收錄專訪與攝影圖片等的新版小說集《傳奇莫言》等。即將發表的《盛典》,記錄莫言至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領獎的沿途所見所聞,收錄他的得獎致辭、相關演講稿、媒體訪談與60多張相關照片。  莫言「文學家的夢想」即日起開放免費索票,民眾可至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網站(http://http://www.blia.org.tw/)下載報名表回傳。

  • 莫言作品藏寶圖 將拍同名電影

     大陸作家莫言作品雖多,登上螢幕的卻少,但獲得諾貝爾獎後,成了影視圈香餑餑。福建電影製片廠宣布,莫言小說「藏寶圖」將改拍同名電影,成為莫言桂冠加身後,首部改編作品。  綜合新華網等媒體今天報導,長達30多年的創作生涯裡,莫言並不是影視圈追逐的對象,此前只有3部作品改編電影,分別是張藝謀的「紅高粱」、「幸福時光」(「師傅愈來愈幽默」),以及霍建起的「暖」(「白狗秋千架」)。  報導稱,藏寶圖總製片人余人坦言,「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時,我們就預感會有比較大的商業機會,於是我就開始接觸他,但很難見到他,到獲獎之後更難,太多人追著他要版權了。」  余人指出,「而且,他對金錢的要求並不高,他更在意的是對方會不會嚴肅而負責地把他的小說改編好」,「至到今年3月,福建電影製片廠終於如願拿到了莫言的授權」。  他說,「莫言當時帶來了所有作品,我們的小組加上好萊塢編劇團研判,最後決定不要再做傳統電影,藏寶圖有魔幻主義色彩,好萊塢方面認為非常適合3D技術。」  藏寶圖預定投資額為人民幣1億元,製片方希望由大陸導演製作,至於好萊塢團隊,只會在技術方面給予支持,協助中方導演完成特效部分。1020725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