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菠蘿蜜的搜尋結果,共15

  • 準影帝吳念軒25歲陷瓶頸 不願對不起角色

    準影帝吳念軒25歲陷瓶頸 不願對不起角色

    演員吳念軒曾演出電影《紅衣小女孩2》中的「虎爺」,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隔年又在戲劇《翻牆的記憶》中演出霸凌者「老K」入圍金鐘男配角,今年憑藉電影《菠蘿蜜》中帶著一口馬來西亞腔的在台留學生「一凡」,成功入圍台北電影獎準影帝,演員路看似一帆風順,他卻在25歲這年首次遇瓶頸。 \n \n「3年多來一直在影像前表演,是時候要上表演課跟體驗生活了,現在有點進入瓶頸期」,吳念軒坦言20多年的人生經歷與體驗,造就現在模樣,「這樣一路拍下來,演過很多角色性格、同樣事件、同樣感情,讓我感覺是不是都試過了?這畫面已經出現過了?」半年前,他為人生歷練的資料庫不足而感到驚恐。 \n \n他說:「還有另外一種感覺,是我完全知道大家要的是什麼,我愈來愈清楚自己在鏡頭前怎麼表現,不是說這樣不對,但我要對得起角色,沒有障礙的話,這戲可能不會好看」。這段期間,他因安逸而害怕表演難以進步,「『這個好難,我不會』這種驚喜的次數已經愈來愈少。」 \n \n吳念軒認為想突破瓶頸必須體驗生活、改變生活模式,他現在重新買了一台二手打檔車,回到大學質樸生活,也盡量維持好的生活習慣,不讓家裡亂糟糟、調整睡眠時間。是否想談戀愛?他搖頭:「與其談戀愛不如聽聽自己的聲音,現在的我也不夠成熟,先把重點放在生活周遭。」 \n \n聊到《菠蘿蜜》,吳念軒記得一些被剪掉的鏡頭,其中一場是他的殺青戲,拍攝他跟片中母親坐在一起剝菠蘿蜜聊天的畫面,「那場是拍我即將離開馬來西亞去台灣,她卻說得很像只是去畢業旅行,其實道別後,不知道何時才會碰面,當下我的感受很深,已經不分戲裡外。」 \n \n對擒影帝有信心?吳念軒大方稱讚另一位入圍者:「范少勳吧,他沒有理由不得。」他看過對方在《下半場》演出,直呼親情戲、文戲武戲都自然,且跟前一部作品《樂獄》有極大反差,「我能入圍就算得獎,已經很滿足,平常心。」

  • 北影準影帝吳念軒 表演陷瓶頸

    北影準影帝吳念軒 表演陷瓶頸

     演員吳念軒曾演出電影《紅衣小女孩2》中的「虎爺」,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隔年又在戲劇《翻牆的記憶》中演出霸凌者「老K」入圍金鐘男配角,今年憑藉電影《菠蘿蜜》中帶著一口馬來西亞腔的在台留學生「一凡」,成功入圍台北電影獎準影帝,演員路看似一帆風順,他卻在25歲這年首次遇瓶頸。 \n 「3年多來一直在影像前表演,是時候要上表演課跟體驗生活了,現在有點進入瓶頸期」,吳念軒坦言20多年的人生經歷與體驗,造就現在模樣:「這樣一路拍下來,演過很多角色性格、同樣事件、同樣感情,讓我感覺是不是都試過了?這畫面已經出現過了?」半年前,他為人生歷練的資料庫不足而感到驚恐。 \n 他說,「還有另外一種感覺是,我完全知道大家要的是什麼,我愈來愈清楚自己在鏡頭前怎麼表現,不是說這樣不對,但我要對得起角色,沒有障礙的話,這戲可能不會好看」。這段期間,他因安逸而害怕表演難以進步,「『這個好難,我不會』這種驚喜的次數已經愈來愈少。」 \n 不讓家裡亂糟糟 \n 吳念軒認為想突破瓶頸必須體驗生活、改變生活模式,他現在重新買了一台二手打檔車,回到大學質樸生活,也盡量維持好的生活習慣,不讓家裡亂糟糟、調整睡眠時間。是否想談戀愛?他搖頭:「與其談戀愛不如聽聽自己的聲音,現在的我也不夠成熟,先把重點放在生活周遭。」 \n 聊到《菠蘿蜜》,吳念軒記得一些被剪掉的鏡頭,其中一場是他的殺青戲,拍攝他跟片中母親坐在一起剝菠蘿蜜聊天的畫面,「那場是拍我即將離開馬來西亞去台灣,她卻說得很像只是去畢業旅行,其實道別後,不知道何時才會碰面,當下我的感受很深,已經不分戲裡外。」 \n 看好范少勳得獎 \n 對擒影帝有信心?吳念軒大方稱讚另一位入圍者:「范少勳吧,他沒有理由不得。」他看過對方在《下半場》演出,直呼親情戲、文戲武戲都自然,且跟前一部作品《樂獄》有極大反差,「我能入圍就算得獎,已經很滿足,平常心。」

  • 吳念軒表現多變風格

    吳念軒表現多變風格

     吳念軒在上映中的電影《菠蘿蜜》飾演男主角,第一部擔綱男一的電影面世,他不諱言當然緊張,「但我也知道這部電影本來就是藝術片。」他勤跑電影座談,這次在映前活動的空檔抽空拍攝ZENITH表款專題,分享甘苦談。 \n 沒劇本 演技大挑戰 \n 《菠蘿蜜》由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廖克發執導,吳念軒本來以為廖克發找上他是因為「膚色」,後來才知道是看中他個性憨直,「可能我不會顧慮太多,當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果然即使拍攝前不知道劇本台詞,他還是點頭接演,他說:「一開始會接,因為聽到沒劇本覺得很酷,可以試試看啊,但後來覺得有點難,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在現場很專注地觀察資訊,像是透過服裝推測在拍哪一場,自己兜起來。」 \n 他飾演來到台灣的馬來西亞僑生,家庭、未來、感情三方壓力讓他情緒在瀕臨崩潰邊緣但又努力壓抑。配合劇情有幾幕打赤膊畫面,被問會不會害羞,他果然很憨直地說:「肚子縮一下就好了!」至於鏡頭前的好身材,他是天生麗質「自帶腹肌」,完全沒有特別練,從國小就有,「因為小學時旁邊的同學很好笑,我笑了2年,每天都笑到很累,就有腹肌了。」 \n 雙表帶 時髦又百搭 \n 金牛座的吳念軒訪問時神情誠懇認真,但又不時穿插著冷面笑話,回憶拍片期間,生活與打扮都回到最簡樸的狀態,一件灰色T恤加牛仔褲,配件也頂多只有耳環。私下的他平時是手表不離身,約有5、6只表,能夠配合運動、工作、典禮等各種場合。配有雙表帶的ZENITH Pilot Type 20 Adventure腕表正是為多種場合設計,表帶有迷彩鱷魚皮、小牛皮2種可替換,近年綠色表款當道,卡其綠表面、青銅表殼的時髦外型,鐫刻ZENITH飛行儀器標誌的表背,完全適合追求冒險和時髦的都市玩家。

  • 吳念軒催票房要開「菠蘿蜜趴」放話沒吃完不准走

    吳念軒催票房要開「菠蘿蜜趴」放話沒吃完不准走

    「虎爺」吳念軒4日為宣傳新片《菠蘿蜜》舉辦粉絲見面會,電影場次售罄滿座,排隊人潮擠爆廳外穿廊,他打趣承諾若票房優於預期,就請粉絲菠蘿蜜吃到飽,開個「菠蘿蜜趴」,還對著排隊的粉絲喊話:「我會親手幫大家剝好,坐在路邊等妳們!一人要吃一顆、沒吃完不准走,妳們吃越久,我們就聊越久!」 \n \n有趣的是,吳念軒的親哥哥也喬裝成粉絲現身求合照,原來他哥哥在《菠蘿蜜》中有軋上一角,飾演狠踹吳的火鍋店老闆,當天上台求合照,反被吳搞笑回踹一腳,可見兄弟倆私下感情超好。 \n \n《菠蘿蜜》劇情關乎大馬歷史、種族鄉愁,以及導演廖克發「尋根」與「生根」的親身經歷,全台僅4家戲院小規模上映,吳念軒坦言會擔心電影題材較小眾,無法引起觀眾共鳴,所幸身邊親友都有表達支持,勸他不必太過擔心藝術片的票房;同時他也表示很佩服導演拍攝《菠蘿蜜》的理想,希望觀眾能多多走進戲院,對在台灣發聲的創作者表達支持。電影在台上映中。 \n

  • 吳念軒吻戲太投入伸舌頭?導演還原真相

    吳念軒吻戲太投入伸舌頭?導演還原真相

    今年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菠蘿蜜》今(2日)於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辦首映會,吳念軒在電影中獻出銀幕吻戲,與菲律賓籍演員萊拉的互動自然,回憶這場戲吳念軒回憶:「我忘記有沒有伸舌頭,但我記得親很久,而且萊拉也很敬業,讓我很投入」,他表示這場吻戲是導演當天才給的指令,自己反而比女生還害羞,他怕嘴巴有異味,一整天連食物東西不太敢吃。導演廖克發則在一旁補充,「拍了2、3顆鏡頭,他越來越熟練」。 \n吳念軒透露日前收到新加坡粉絲私訊,告訴他會專程飛來台灣看《菠蘿蜜》支持,讓他印象深。而吳念軒的老闆何潤東2日也來觀賞首映會,何對他期待高,更對他說「來看你驚豔的表演」,吳謙虛回應不要「驚嚇」就好。被問到緋聞女友吳心緹是否會來看,他低調回應不會,首映先邀好兄弟參加。 \n《菠蘿蜜》片中女配角陳雪甄出道10多年的,這場首映會是她父親第一次從中部上台北看她的演出;而廖克發去年耶誕升格當新手爸爸,加上《菠蘿蜜》剛上映,對他來說是蠟燭兩頭燒,「等於是兩個新生命開始,(因照顧寶寶)我已經很久沒有連續睡滿5小時,比劇本的期限還可怕」,他第3部紀錄片已著手拍攝,工作停不下來。《菠蘿蜜》3日上映。 \n \n \n

  • 陳雪甄帶戲9歲童 遭火烤沒在怕

    陳雪甄帶戲9歲童 遭火烤沒在怕

     陳雪甄出道多年,參演的新片《菠蘿蜜》與9歲的大馬童星官佳賢有大量對手戲,一場大火燃燒屋子的一鏡到底戲碼,兩人表演驚豔導演廖克發,「屋子只有一個、攝影機只有一台,結果9歲的官佳賢面對幾百度的高溫相當鎮定,腳步沒加快、眼睛沒眨,真的把握到機會,一次OK。」陳雪甄更回憶在馬來西亞拍片時,品嘗一桌的娘惹點心,還吃了當地的街坊串串小火鍋「樂樂(Lok Lok)」,相當開心。 \n 陳雪甄與旅台的馬來西亞導演廖克發合作超過10年,參與過4部作品中,一直擔任電影女主角,第5度合作的《菠蘿蜜》陳雪甄除了演出外,更受邀擔任導演,與廖克發共同執導,也參與前期選角和演員訓練,革命情感深。廖克發評價陳雪甄是「擅長丟球的演員,會讓素人演員動起來」。而陳雪甄則覺得廖克發很能挖掘演員的本質,也有種力量讓工作人員很信任他。 \n 導演升格當爸 \n 導演廖克發25日升格當爸,陳雪甄聽聞好消息的當下立刻送上祝福,「心情很興奮,因為電影也快上映了,同時小菠(寶寶的暱稱)也在耶誕節誕生,雙喜臨門,充滿喜悅。希望小菠跟電影一樣擁有溫柔的力量。」該片明年1月3日上映。

  • 專訪/吳念軒大學不甘寂寞 與《菠蘿蜜》導演聊心底話

    專訪/吳念軒大學不甘寂寞 與《菠蘿蜜》導演聊心底話

    演員吳念軒曾以《紅衣小女孩2》的虎爺一角入圍金馬獎,他在新片《菠蘿蜜》化身馬來西亞僑生,為戲苦練大馬腔中文,導演廖克發拍攝方式不同於一般,專不給演員看劇本,只會在開拍前幾分鐘提供一些關鍵的線索讓吳念軒入戲,也製造情境讓他做出最接近真實與自然的反應。面對這種模式的拍攝,吳念軒說,事前只能靠想像把角色經驗加到自己身上,臨場發揮。 \n《菠蘿蜜》因為沒有劇本的緣故,吳念軒反倒是跟著觀眾一起看片時,才清楚明白電影中各個細節及橋段的用意為何,這種經驗也讓吳念軒感到相當新鮮。在拍攝之前,導演廖克發跟吳念軒兩人無話不談,「導演給我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對他很有信任感,也跟他分享很多家裡的私事,包括內心深處的想法、遺憾,這些我都沒能和家人開口過」。 \n \n \n在《菠蘿蜜》飾演猶如邊緣人的馬來西亞僑生,問起戲外的大學生活是否像是獨行俠一樣,他馬上搖頭,直呼「我不喜歡一個人!」,表示自己沒辦法一個人睡,做什麼都跟朋友一起,讀大學時加入熱舞社,所以和社團朋友相當麻吉,還曾瘋狂練舞練到早上,更自嘲自己是「舞蹈系」,常常為了練習而翹課。 \n吳念軒大學時不只練舞,還會和朋友騎著擋車上山下海到處玩,「有次要去白沙灣時,我騎比較快,衝第一個,本來打算在定點等朋友趕上,給他們驚喜。結果等了20幾分鐘都沒等到,原來是為了要追我的朋友途中出車禍!」,直到那次的經驗,他騎車才比較收斂,「我直到現在都沒去過白沙灣!」 \n \n \n吳念軒飾演的《菠蘿蜜》片中角色為了生存,必須學習馬來話、福州話、粵語,導演也安排他與同為馬來西亞華僑的工作人員相處,學習道地的馬來西亞腔中文,「我們有個小群組,常常錄語音給他們聽,那陣子講得很過癮,下戲後口音還有點改不掉。」他開拍前擔心沒辦法完美詮釋,還特地找了很多大馬youtuber和電台節目來做功課,直到拍到一半劇組人員驚訝「原來你不是馬來西亞來的」,他才慢慢放心。《菠蘿蜜》明年1月3日上映。 \n \n \n

  • 陳雪甄拍片遇大火不能閃 導演生子送祝福

    陳雪甄拍片遇大火不能閃 導演生子送祝福

    演員陳雪甄出道多年,參與的最新電影《菠蘿蜜》與大馬童星官佳賢有大量對手戲,互動頻繁,一場大火燃燒屋子的一鏡到底戲碼,兩人的表演驚艷導演廖克發,「屋子只有一個、攝影機只有一台,結果9歲的官佳賢面對幾百度的高溫相當鎮定,腳步沒加快、眼睛沒眨,真的把握到機會,一次OK。」陳雪甄更回憶在馬來西亞拍片時,品嘗一桌的娘惹點心,還吃了當地的街坊串串小火鍋「樂樂(Lok Lok)」,相當開心。 \n \n \n陳雪甄與旅台的馬來西亞導演廖克發合作超過10年,參與過4部作品中,一直擔任電影女主角,第5度合作的《菠蘿蜜》陳雪甄除了演出外,更受邀擔任導演,與廖克發共同執導,同時也參與前期選角和演員訓練,革命情感深。廖克發評價陳雪甄是「擅長丟球的演員,會讓素人演員動起來」。而陳雪甄則覺得廖克發很能挖掘演員的本質,也有種力量讓工作人員很信任他。 \n \n \n陳雪甄在片中飾演馬來亞共產黨的一員,她憶起電影第一顆鏡頭的拍攝現場,「我們在一片荒蕪的森林裡,克發在我頗有把握的哭戲鏡頭後,緩緩地坐到身邊對我說『雪甄,這角色你等了10年,只要你願意,我可以陪你拍整個晚上。』然後我不發一語,在action(開拍)之後沒有大哭,忍住身體無法自主的強烈顫抖完成那顆鏡頭,卻在結束之後才一路上大哭」,還一直問廖克發「怎麼會這樣!」對陳雪甄來說,這次演出已經不只是角色,而是10年來堅持表演理想的心情。 \n \n \n導演廖克發25日升格當爸,陳雪甄聽聞好消息的當下立刻送上祝福,「心情很興奮,因為電影也快上映了,同時小菠(寶寶的暱稱)也在耶誕節誕生,雙喜臨門,充滿喜悅。希望小菠跟電影一樣擁有溫柔的力量」。該片明年1月3日上映。 \n

  • 吳念軒大銀幕同框親哥哥 為求真實被踹激怒對方

    吳念軒大銀幕同框親哥哥 為求真實被踹激怒對方

    《菠蘿蜜》導演廖克發及同時擔任導演及演員的陳雪甄18日受訪,兩人一起工作10年,默契相當好,該片從劇本、選角、拍攝等籌備經過都參與其中。導演廖克發拍片向來要求真實感,他透露男主角吳念軒「肥水不落外人田」,推薦廚師出身的親哥哥吳念樺在電影軋上一角,演出自己打工的火鍋店老闆,他們在片中起爭執,廖克發說:「如果請別的演員,還要擔心他們互動太客氣,但如果是自己人就沒這種問題」。吳念軒在開拍前為了讓哥哥好入戲,一直激怒他,明知道哥哥討厭別人打他的頭,結果他狂打,結果開拍時,哥哥就毫不留情地狠踹吳念軒,相當真實,喊卡之後又恢復以往的好感情。 \n \n \n陳雪甄在拍攝前期擔任該片的表演指導,她打趣表示一般會和演員一起研究劇本、做角色分析,「但廖克發的片很不同,他不讓演員看劇本,我是來協助他找到演員的本質,跟導演一起討論怎麼把這些特質套在演員上」,這樣的拍攝方式也讓吳念軒感到焦慮,會一直詢問陳雪甄:「老師我到底要做什麼!」不過廖克發則說,他演到最後也習慣了,相當自在享受。 \n \n \n馬來西亞導演廖克發過去拍攝紀錄長片《不即不離》、《還有一些樹》碰觸馬來西亞禁忌話題,在電檢嚴格的當地根本無法放映。《不即不離》雖在大馬成禁片,不過他與團隊開放限時線上放映卻吸引100萬觀覽人次,盜版也在私下流竄,廖克發樂見其成,希望能引起觀眾啟發和討論。他自嘲自己是馬來西亞政府的黑名單,被問到是否擔心無法再回到故鄉,他坦言順其自然,就像寫告別書一樣,會持續拍下去,把作品留給想了解歷史真相的人一個管道和討論空間。 \n《菠蘿蜜》籌備近9年,斥資近3000萬拍攝,其中獲文化部長片輔導金1500萬補助,歷經10多個剪接版本,故事以大時代的悲劇為背景,吳念軒遇上來台打工的菲律賓女生萊拉,兩人迸發的愛意卻讓他更加苦惱。在台灣及馬來西亞兩地拍攝,全片6種語言,國語、台語、英語、馬來語、越南語、菲律賓語交雜,宛如文化大熔爐。該片明年1月3日全台上映。 \n

  • 吳念軒拍片諜對諜 《菠蘿蜜》10分鐘前才給台詞背

    吳念軒拍片諜對諜 《菠蘿蜜》10分鐘前才給台詞背

    國片《菠蘿蜜》刻劃馬來西亞歷史與跨種族、語言的小人物在台灣的故事,新生代小生吳念軒神複製大馬口音扮演馬來西亞僑生,與在台打工的萊拉詮釋動人的異國戀情。《菠蘿蜜》27日在高雄電影節閉幕會上首映,男主角吳念軒、菲律賓影后萊拉(Laila Ulao)及導演廖克發、陳雪甄與皆出席映後座談與簽名會,吳念軒的親媽更自掏腰包買票到雄影支持,現場觀眾反應十分熱烈。 \n由於演員在拍攝時「沒有完整劇本」鬧出的各種趣事,吳念軒笑稱自己和劇組根本在在諜對諜,「片中使用到很多語言,很多字句是開拍前5~10分鐘導演寫拼音給我唸,我也不知道意思」,他更提到:「有場戲要我剁爸爸的手指,但我根本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情感沒到位,一直NG」,不過這樣特殊的拍攝經驗也讓他收穫良多。 \n這次導演兼演員的陳雪甄為了該片學習2個月的福州話,最後居然一句都沒用到,「和廖克發導演一起工作10年了,他每次都會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任務,卻也因此產生很多令人驚喜的結果。」,片中她飾演的媽媽被噤聲,幾乎沒有台詞。她分享其實到開拍的前一天她都在練習福州話,還請了語言老師,結果開拍當下,導演卻和她說「不可以講話」,以貼近角色無法為自我發聲的心境。 \n \n \n萊拉堪稱菲律賓獨立電影界女神,去年來高雄拍攝《菠蘿蜜》是她初次來台,這回應雄影邀請再次造訪,除了回味她念念不忘的小火鍋,還與導演一同體驗了雄影準備的台式辦桌。吳念軒與廖導盡地主之誼,特別準備了白糖粿、芝麻球等台灣小吃款待遠道而來的萊拉,都是她想念已久的「台灣味」,萊拉也拿出菲國零食來交流,吳念軒與萊拉還當場上演甜蜜餵食秀,重現片中互餵菠蘿蜜浪漫場景,讓她頻頻笑場。 \n以《菠蘿蜜》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廖克發分享,在韓國釜山影展放映後,有個觀眾分享看了電影才了解自己的爸爸,「我們透過影像了解這些過往,但歷史不單只是過去,而是活在我們生命裡」。該片於明年1月3日在台上映。 \n

  • 「虎爺」吳念軒新挑戰 詮釋馬來西亞籍學生

    「虎爺」吳念軒新挑戰 詮釋馬來西亞籍學生

    2019高雄電影節今日公布閉幕片《菠蘿蜜》,電影為廖克發導演首部劇情長片,他曾以短片〈妮雅的門〉在釜山影展獲超廣角亞洲最佳短片,今年以劇情長片《菠蘿蜜》再次前進釜山影展,是台灣唯一入選競賽的代表。 \n片中演員「虎爺」吳念軒飾演從馬來西亞來到台灣念書的大學生,與來自菲律賓的非法移工萊拉萌生異國戀情,為了寫實演出,吳念軒特訓1個半月的馬來腔國語,也至馬來西亞當地學習馬來語,並與當地演員對戲,毫無破綻的口音演出半工半讀的底層況味。 \n  \n廖克發以異鄉人的鄉愁抒發對台灣的凝望,想在台灣落地生根的馬來西亞人,來自越南的外配、菲律賓移工、台灣工人等角色,混合出混雜馬來語、英語、越南語、華語、台語、菲律賓語的電影,他還透露,片中的場景幾乎能夠看見海,異鄉人濃厚的鄉愁不言自明,也因為高雄靠海的特性,現代的場景皆是在高雄完成。廖克發導演、吳念軒等劇組演員將於10月27日出席高雄電影節閉幕放映。 \n

  • 《時報周刊》我吃故我在─蜜汁波蘿包

    《時報周刊》我吃故我在─蜜汁波蘿包

    菠蘿麵包究竟是怎麼來的?有說是香港人發明的,說是早年香港人吃不慣西方麵包,認為洋麵包味道不夠,所以麵包師父在麵糰表面上涮了糖、蛋液與奶油,經過發酵與高溫爐烤,這麵包表面就出現了如鳳凰外層的裂塊,所以就以象形法將這種麵包稱為「菠蘿包」了。 \n \n 菠蘿包內真的有「菠蘿」!台北神旺大飯店「潮品集」潮洲料理餐廳中點主廚黃義仁,本季推出全港點中的「蜜汁菠蘿包」內,就真的有菠蘿。菠蘿者,鳳梨也,「蜜汁菠蘿包」其實就是「菠蘿叉燒包」的進化改良版。 \n \n 台灣的港點市場在「添好運」入台後,又稱「雪山叉燒包」或「雪影叉燒包」的「酥皮叉燒包」開始流行, 人稱「大仁哥」的黃義仁沒有隨波逐流,成功研發推出以叉燒和酸鳳梨入餡的蜜汁菠蘿包,反而讓客人在傳統叉燒包與雪山叉燒包之外,有了一個美味新選擇。 \n \n 不管是叫菠蘿叉燒包或是蜜汁菠蘿包,它其實就是將叉燒餡料填在菠蘿麵包內做餡。傳統的白色叉燒包是放在蒸籠內蒸出,而蜜汁菠蘿包則和酥皮叉燒包一樣,都是進烤箱烤出的。 \n \n 別說你不喜歡吃菠蘿麵包,2011年台北市糕餅商業同業公會請會員業者投票,結果菠蘿麵包可是和蔥麵包、紅豆麵包與奶酥麵包,並列為台灣麵包界的「四大天王」呢。也就是因為如此,雖然日式麵包、歐式麵包當道,但大街小巷內麵包內的陳列架上,多數都仍會有菠蘿麵包和蔥花麵包,如果社區型麵包店內沒這幾款「台客麵包」,肯定會被客人嫌棄。 \n \n 台灣的烘焙麵包早年深受日本影響,所以有人認為台灣麵包師父做菠蘿麵包最早是跟日本人學的。有人考據,這最早應是從日本的哈蜜瓜包變體而來。你問我相信那個說法,我選擇後者,因為早在香港廚師大舉入台前,台灣早就有菠蘿麵包了。 \n \n 話講回來,把叉燒放到菠蘿包裡做餡,這肯定就是港點師傅發明的了。上個世紀的90年代,香港吹起了新派港點風潮,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爭取客人青睞,有用心的港點師傅想出了「用菠蘿包裝叉燒」的點子,金黃色、凹凹凸凸的外皮,嘗在口裡酥香微脆,從此菠蘿叉燒包成了港點菜單中的嬌客。 \n \n 香港人真的很愛菠蘿包,茶餐廳內的「菠蘿油」是在菠蘿包內放一塊冰奶油,然後再進烤箱烤出,於是又叫「冰火菠蘿油」。添好運的死對頭「點點心」的「誠實菠蘿包」,裡面沒有叉燒,就只有鳳梨餡,故名「誠實」。如今黃義仁將叉燒和鳳梨角一起放到菠蘿包內入餡,使菠蘿包和叉燒包又多了個遠房親戚了。 \n \n \n黃義仁 \n \n 63年次,台北市人,高中畢業(目前又去醒吾大學進修),16歲入行,一直主攻港點,曾在亞太飯店、世貿聯誼社歷練,在台北神旺大飯店服務6年,現為潮品集中餐廳中點主廚,並為醒吾科技大學餐旅系客座講師。 \n \n潮品集 \n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172號(台北神旺大飯店)2樓 \n電話:(02)2772-2687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86期《時報周刊》。3月是《時報周刊》生日,今年我們已經38歲囉!身為台灣最長壽的綜合性雜誌,好康多多回饋忠實讀者。 \n \n1、凡至指定書店購買1986期雜誌,不用抽,直接獲得《謊言迷宮》特映會電影票券1張(整個3月周周有不同活動)。 \n2、凡在3月訂購《時報周刊》一年期,於超值回饋禮中指定「全聯禮券500元」禮訂戶,再有機會參加「驚喜福袋周周抽」活動,福袋內含7好禮,價值高達8,000元。 \n3、《時報周刊》推出「玉山原甕高粱」品酒會,時間為3/20(日)下午,由品酒達人小亨利老師領品,報名費僅需500元,凡參與時周短訂6期或指定超商購買5瓶「迷你酒」均能再優惠,想要感受濃郁強勁、尾韻悠長,比普通陳年高粱更滑順有底韻的口感,千萬別錯過。 \n \n(《時報周刊》提醒您:禁止酒駕,未滿18歲禁止飲酒)

  • 神旺新港點蜜汁菠蘿包 真的有「菠蘿」啦

    神旺新港點蜜汁菠蘿包 真的有「菠蘿」啦

    菠蘿包內真的有「菠蘿」!台北神旺大飯店「潮品集」潮洲料理餐廳中點主廚黃義仁,本季推出全港點中的「蜜汁菠蘿包」內,就真的有菠蘿。菠蘿者,鳳梨也,「蜜汁菠蘿包」其實就是「菠蘿叉燒包」的進化改良版。 \n \n 餐飲業競爭激烈,飯店餐廳的主廚若不定期推陳出新,很快就被對手趕上。為了讓客人吃出新意,更為證明餐廳的廚藝水準,〈潮品集〉的菜單亦在農曆年後除舊布新,行政主廚何炳木和中點主廚黃義仁各自設計推出了許多潮洲菜式和新藝港點,〈蜜汁菠蘿包〉就是其中之一。 \n \n 台灣的港點市場在「添好運」入台後,又稱「雪山叉燒包」或「雪影叉燒包」的「酥皮叉燒包」開始流行, 人稱「大仁哥」的黃義仁沒有隨波逐流,成功研發推出以叉燒和酸鳳梨入餡的蜜汁菠蘿包,反而讓客人在傳統叉燒包與雪山叉燒包之外,有了一個美味新選擇。 \n \n 不管是叫菠蘿叉燒包或是蜜汁菠蘿包,它其實就是將叉燒餡料填在菠蘿麵包內作餡。傳統的白色叉燒包是放在蒸籠內蒸出,而蜜汁菠蘿包則和酥皮叉燒包一樣,都是進烤箱烤出的。 \n \n 別說你不喜歡吃菠蘿麵包,2011年台北市糕餅商業同業公會請會員業者投票,結果菠蘿麵包可是和蔥麵包、紅豆麵包與奶酥麵包,並列為台灣麵包界的「四大天王」呢。也就是因為如此,雖然日式麵包、歐式麵包當道,但大街小巷內麵包內的陳列架上,多數都仍會有菠蘿麵包和蔥花麵包,如果社區型麵包店內沒這幾款「台客麵包」,肯定會被客人嫌棄。 \n \n 菠蘿麵包究竟是怎麼來的?有說是香港人發明的,說是早年香港人吃不慣西方麵包,認為洋麵包味道不夠,所以麵包師父在麵糰表面上涮了糖、蛋液與奶油,經過發酵與高溫爐烤,這麵包表面就出現了如鳳凰外層的裂塊,所以就以象形法將這種麵包稱為「菠蘿包」了。 \n \n 台灣的烘焙麵包早年深受日本影響,所以有人認為台灣麵包師父作菠蘿麵包最早是跟日本人學的。有人考據,這最早應是從日本的哈蜜瓜包變體而來。你問我相信那個說法,我選擇後者,因為早在香港廚師大舉入台前,台灣早就有菠蘿麵包了。 \n \n 話講回來,把叉燒放到菠蘿包裡作餡,這肯定就是港點師父發明的了。上個世紀的90年代,香港吹起了新派港點風潮,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爭取客人青睞,有用心的港點師父想出了「用菠蘿包裝叉燒」的點子,金黃色、凹凹凸凸的外皮,嚐在口裡酥香微脆,從此菠蘿叉燒包成了港點菜單中的嬌客。 \n \n 香港人真的很愛菠蘿包,茶餐廳內的「菠蘿油」是在菠蘿包內放一塊冰奶油,然後再進烤箱烤出,於是又叫「冰火菠蘿油」。添好運的死對頭「點點心」的「誠實菠蘿包」,裡面沒有叉燒,就只有鳳梨餡,故名「誠實」。如今黃義仁將叉燒和鳳梨角一起放到菠蘿包內入餡,使菠蘿包和叉燒包又多了個遠房親戚了。

  • 微博論台灣-直截了當不談空話

     看了台灣對菲制裁措施,原來外交可以這麼直截了當,步驟清楚,可操作,沒有廢話官話,沒有外交辭令,公諸於眾,透明,便於全民監督執行。這邊的領導認為外交是他們的事,很深奧,百姓不懂的,也不必懂,不必知情,所以,他們滿口讓人似懂非懂的外交辭令,大玩文字遊戲,大談空話套話。然而,台灣讓老夫驀然一驚。 \n 兩岸聯手應制裁 \n 台灣不會讓大陸插手,但,大陸應該單方面制裁菲律賓,不管台灣罵不罵。大陸天天喊兩岸一中,北京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如果大陸不把菲律賓弄疼,讓台灣漁民知道有大陸,菲律賓就不敢再欺負他們的話,大陸還有個屁臉代表中國啊。(法老的風/北京) \n 台民團結贏得尊重 \n 台灣為了一位漁民的生命大動干戈,這是尊重國民,真正視國民為根本。這樣的台灣,台民會更加團結支持,國際也會更加尊重台民,尊重台灣。(可嘆蔡子青/北京) \n 親近自然保育生態 \n 入夜,跟著民宿請來的生物觀察員,和台灣的小孩子們在完全沒有光的山路上摸索,觀察員突然停下腳步,打開手電筒,看林中和溪邊的螢火蟲、蛙類。日據時代對台灣生態保育的影響到今天都是實實在在的,保護得如此之好的一塊土地,真心羡慕台灣的小孩,在親近自然中長大,長大懂得愛自然。 \n (妖蕉太狼/上海) \n 台灣萌口音 \n 心裡有個疑惑。現今台灣口音的國語是49年那批渡海的國軍官兵帶過去的嗎?要是,那還挺萌的,想想張學良同老蔣吵架的樣子「你為什麼要醬紫對我?」「你表醬紫好嗎?拜託~」,換我是毛毛,輪家也捨不得趕盡殺絕的呢。(青圖君/上海) \n 【編輯:張芷雁】

  • 菠蘿蜜嫁接榴槤 果肉像釋迦

    菠蘿蜜嫁接榴槤 果肉像釋迦

    當「水果之后」菠蘿蜜與「水果之王」榴槤結合在一起,會孕育出什麼水果?玉井龍目井農場引進嫁接兩款水果的種苗栽種,培育出外型碩大、口感近似釋迦的「台灣榴槤」(見下圖,曹婷婷攝),由於物以稀為貴,目前市價平均一斤兩百元。 \n業者許王月珠表示,這款由菠蘿蜜和榴槤嫁接而成的水果,被命名為台灣榴槤,但其實外型和榴槤並不相像,雖也有刺,但屬於軟刺,且果肉吃起來的感覺反而比較接近釋迦。 \n當初,她無意間從南化鄉引進十棵種苗栽種,十年下來,卻僅有三棵存活,真正結出果實的更僅有一棵,存活率僅十分之一,而且一棵樹才結廿幾顆果實,她笑稱,因為太難得了,生長出來的果實幾乎都被視為「珍寶」,捨不得吃。 \n台灣榴槤一年收成兩次,七、八月開花,十一、十二月採收,果實最大可達三斤、最小也有一斤重。許王月珠說,曾在玉井批發市場見到有攤販賣,一斤兩百元行情,儘管物以稀為貴,但她也坦言,民眾對這種「創新水果」接受度不高。 \n她曾請人品嘗,不少民眾反映都是「好酸」、「有味道」,但也有人認為比起正港榴槤的刺鼻味,這種台灣榴槤口味平易近人多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