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菠蘿蜜的搜尋結果,共06

  • 吳念軒拍片諜對諜 《菠蘿蜜》10分鐘前才給台詞背

    吳念軒拍片諜對諜 《菠蘿蜜》10分鐘前才給台詞背

    國片《菠蘿蜜》刻劃馬來西亞歷史與跨種族、語言的小人物在台灣的故事,新生代小生吳念軒神複製大馬口音扮演馬來西亞僑生,與在台打工的萊拉詮釋動人的異國戀情。《菠蘿蜜》27日在高雄電影節閉幕會上首映,男主角吳念軒、菲律賓影后萊拉(Laila Ulao)及導演廖克發、陳雪甄與皆出席映後座談與簽名會,吳念軒的親媽更自掏腰包買票到雄影支持,現場觀眾反應十分熱烈。

  • 「虎爺」吳念軒新挑戰 詮釋馬來西亞籍學生

    「虎爺」吳念軒新挑戰 詮釋馬來西亞籍學生

    2019高雄電影節今日公布閉幕片《菠蘿蜜》,電影為廖克發導演首部劇情長片,他曾以短片〈妮雅的門〉在釜山影展獲超廣角亞洲最佳短片,今年以劇情長片《菠蘿蜜》再次前進釜山影展,是台灣唯一入選競賽的代表。

  • 《時報周刊》我吃故我在─蜜汁波蘿包

    《時報周刊》我吃故我在─蜜汁波蘿包

    菠蘿麵包究竟是怎麼來的?有說是香港人發明的,說是早年香港人吃不慣西方麵包,認為洋麵包味道不夠,所以麵包師父在麵糰表面上涮了糖、蛋液與奶油,經過發酵與高溫爐烤,這麵包表面就出現了如鳳凰外層的裂塊,所以就以象形法將這種麵包稱為「菠蘿包」了。 \n \n 菠蘿包內真的有「菠蘿」!台北神旺大飯店「潮品集」潮洲料理餐廳中點主廚黃義仁,本季推出全港點中的「蜜汁菠蘿包」內,就真的有菠蘿。菠蘿者,鳳梨也,「蜜汁菠蘿包」其實就是「菠蘿叉燒包」的進化改良版。 \n \n 台灣的港點市場在「添好運」入台後,又稱「雪山叉燒包」或「雪影叉燒包」的「酥皮叉燒包」開始流行, 人稱「大仁哥」的黃義仁沒有隨波逐流,成功研發推出以叉燒和酸鳳梨入餡的蜜汁菠蘿包,反而讓客人在傳統叉燒包與雪山叉燒包之外,有了一個美味新選擇。 \n \n 不管是叫菠蘿叉燒包或是蜜汁菠蘿包,它其實就是將叉燒餡料填在菠蘿麵包內做餡。傳統的白色叉燒包是放在蒸籠內蒸出,而蜜汁菠蘿包則和酥皮叉燒包一樣,都是進烤箱烤出的。 \n \n 別說你不喜歡吃菠蘿麵包,2011年台北市糕餅商業同業公會請會員業者投票,結果菠蘿麵包可是和蔥麵包、紅豆麵包與奶酥麵包,並列為台灣麵包界的「四大天王」呢。也就是因為如此,雖然日式麵包、歐式麵包當道,但大街小巷內麵包內的陳列架上,多數都仍會有菠蘿麵包和蔥花麵包,如果社區型麵包店內沒這幾款「台客麵包」,肯定會被客人嫌棄。 \n \n 台灣的烘焙麵包早年深受日本影響,所以有人認為台灣麵包師父做菠蘿麵包最早是跟日本人學的。有人考據,這最早應是從日本的哈蜜瓜包變體而來。你問我相信那個說法,我選擇後者,因為早在香港廚師大舉入台前,台灣早就有菠蘿麵包了。 \n \n 話講回來,把叉燒放到菠蘿包裡做餡,這肯定就是港點師傅發明的了。上個世紀的90年代,香港吹起了新派港點風潮,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爭取客人青睞,有用心的港點師傅想出了「用菠蘿包裝叉燒」的點子,金黃色、凹凹凸凸的外皮,嘗在口裡酥香微脆,從此菠蘿叉燒包成了港點菜單中的嬌客。 \n \n 香港人真的很愛菠蘿包,茶餐廳內的「菠蘿油」是在菠蘿包內放一塊冰奶油,然後再進烤箱烤出,於是又叫「冰火菠蘿油」。添好運的死對頭「點點心」的「誠實菠蘿包」,裡面沒有叉燒,就只有鳳梨餡,故名「誠實」。如今黃義仁將叉燒和鳳梨角一起放到菠蘿包內入餡,使菠蘿包和叉燒包又多了個遠房親戚了。 \n \n \n黃義仁 \n \n 63年次,台北市人,高中畢業(目前又去醒吾大學進修),16歲入行,一直主攻港點,曾在亞太飯店、世貿聯誼社歷練,在台北神旺大飯店服務6年,現為潮品集中餐廳中點主廚,並為醒吾科技大學餐旅系客座講師。 \n \n潮品集 \n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172號(台北神旺大飯店)2樓 \n電話:(02)2772-2687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86期《時報周刊》。3月是《時報周刊》生日,今年我們已經38歲囉!身為台灣最長壽的綜合性雜誌,好康多多回饋忠實讀者。 \n \n1、凡至指定書店購買1986期雜誌,不用抽,直接獲得《謊言迷宮》特映會電影票券1張(整個3月周周有不同活動)。 \n2、凡在3月訂購《時報周刊》一年期,於超值回饋禮中指定「全聯禮券500元」禮訂戶,再有機會參加「驚喜福袋周周抽」活動,福袋內含7好禮,價值高達8,000元。 \n3、《時報周刊》推出「玉山原甕高粱」品酒會,時間為3/20(日)下午,由品酒達人小亨利老師領品,報名費僅需500元,凡參與時周短訂6期或指定超商購買5瓶「迷你酒」均能再優惠,想要感受濃郁強勁、尾韻悠長,比普通陳年高粱更滑順有底韻的口感,千萬別錯過。 \n \n(《時報周刊》提醒您:禁止酒駕,未滿18歲禁止飲酒)

  • 神旺新港點蜜汁菠蘿包 真的有「菠蘿」啦

    神旺新港點蜜汁菠蘿包 真的有「菠蘿」啦

    菠蘿包內真的有「菠蘿」!台北神旺大飯店「潮品集」潮洲料理餐廳中點主廚黃義仁,本季推出全港點中的「蜜汁菠蘿包」內,就真的有菠蘿。菠蘿者,鳳梨也,「蜜汁菠蘿包」其實就是「菠蘿叉燒包」的進化改良版。 \n \n 餐飲業競爭激烈,飯店餐廳的主廚若不定期推陳出新,很快就被對手趕上。為了讓客人吃出新意,更為證明餐廳的廚藝水準,〈潮品集〉的菜單亦在農曆年後除舊布新,行政主廚何炳木和中點主廚黃義仁各自設計推出了許多潮洲菜式和新藝港點,〈蜜汁菠蘿包〉就是其中之一。 \n \n 台灣的港點市場在「添好運」入台後,又稱「雪山叉燒包」或「雪影叉燒包」的「酥皮叉燒包」開始流行, 人稱「大仁哥」的黃義仁沒有隨波逐流,成功研發推出以叉燒和酸鳳梨入餡的蜜汁菠蘿包,反而讓客人在傳統叉燒包與雪山叉燒包之外,有了一個美味新選擇。 \n \n 不管是叫菠蘿叉燒包或是蜜汁菠蘿包,它其實就是將叉燒餡料填在菠蘿麵包內作餡。傳統的白色叉燒包是放在蒸籠內蒸出,而蜜汁菠蘿包則和酥皮叉燒包一樣,都是進烤箱烤出的。 \n \n 別說你不喜歡吃菠蘿麵包,2011年台北市糕餅商業同業公會請會員業者投票,結果菠蘿麵包可是和蔥麵包、紅豆麵包與奶酥麵包,並列為台灣麵包界的「四大天王」呢。也就是因為如此,雖然日式麵包、歐式麵包當道,但大街小巷內麵包內的陳列架上,多數都仍會有菠蘿麵包和蔥花麵包,如果社區型麵包店內沒這幾款「台客麵包」,肯定會被客人嫌棄。 \n \n 菠蘿麵包究竟是怎麼來的?有說是香港人發明的,說是早年香港人吃不慣西方麵包,認為洋麵包味道不夠,所以麵包師父在麵糰表面上涮了糖、蛋液與奶油,經過發酵與高溫爐烤,這麵包表面就出現了如鳳凰外層的裂塊,所以就以象形法將這種麵包稱為「菠蘿包」了。 \n \n 台灣的烘焙麵包早年深受日本影響,所以有人認為台灣麵包師父作菠蘿麵包最早是跟日本人學的。有人考據,這最早應是從日本的哈蜜瓜包變體而來。你問我相信那個說法,我選擇後者,因為早在香港廚師大舉入台前,台灣早就有菠蘿麵包了。 \n \n 話講回來,把叉燒放到菠蘿包裡作餡,這肯定就是港點師父發明的了。上個世紀的90年代,香港吹起了新派港點風潮,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爭取客人青睞,有用心的港點師父想出了「用菠蘿包裝叉燒」的點子,金黃色、凹凹凸凸的外皮,嚐在口裡酥香微脆,從此菠蘿叉燒包成了港點菜單中的嬌客。 \n \n 香港人真的很愛菠蘿包,茶餐廳內的「菠蘿油」是在菠蘿包內放一塊冰奶油,然後再進烤箱烤出,於是又叫「冰火菠蘿油」。添好運的死對頭「點點心」的「誠實菠蘿包」,裡面沒有叉燒,就只有鳳梨餡,故名「誠實」。如今黃義仁將叉燒和鳳梨角一起放到菠蘿包內入餡,使菠蘿包和叉燒包又多了個遠房親戚了。

  • 微博論台灣-直截了當不談空話

     看了台灣對菲制裁措施,原來外交可以這麼直截了當,步驟清楚,可操作,沒有廢話官話,沒有外交辭令,公諸於眾,透明,便於全民監督執行。這邊的領導認為外交是他們的事,很深奧,百姓不懂的,也不必懂,不必知情,所以,他們滿口讓人似懂非懂的外交辭令,大玩文字遊戲,大談空話套話。然而,台灣讓老夫驀然一驚。 \n 兩岸聯手應制裁 \n 台灣不會讓大陸插手,但,大陸應該單方面制裁菲律賓,不管台灣罵不罵。大陸天天喊兩岸一中,北京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如果大陸不把菲律賓弄疼,讓台灣漁民知道有大陸,菲律賓就不敢再欺負他們的話,大陸還有個屁臉代表中國啊。(法老的風/北京) \n 台民團結贏得尊重 \n 台灣為了一位漁民的生命大動干戈,這是尊重國民,真正視國民為根本。這樣的台灣,台民會更加團結支持,國際也會更加尊重台民,尊重台灣。(可嘆蔡子青/北京) \n 親近自然保育生態 \n 入夜,跟著民宿請來的生物觀察員,和台灣的小孩子們在完全沒有光的山路上摸索,觀察員突然停下腳步,打開手電筒,看林中和溪邊的螢火蟲、蛙類。日據時代對台灣生態保育的影響到今天都是實實在在的,保護得如此之好的一塊土地,真心羡慕台灣的小孩,在親近自然中長大,長大懂得愛自然。 \n (妖蕉太狼/上海) \n 台灣萌口音 \n 心裡有個疑惑。現今台灣口音的國語是49年那批渡海的國軍官兵帶過去的嗎?要是,那還挺萌的,想想張學良同老蔣吵架的樣子「你為什麼要醬紫對我?」「你表醬紫好嗎?拜託~」,換我是毛毛,輪家也捨不得趕盡殺絕的呢。(青圖君/上海) \n 【編輯:張芷雁】

  • 菠蘿蜜嫁接榴槤 果肉像釋迦

    菠蘿蜜嫁接榴槤 果肉像釋迦

    當「水果之后」菠蘿蜜與「水果之王」榴槤結合在一起,會孕育出什麼水果?玉井龍目井農場引進嫁接兩款水果的種苗栽種,培育出外型碩大、口感近似釋迦的「台灣榴槤」(見下圖,曹婷婷攝),由於物以稀為貴,目前市價平均一斤兩百元。 \n業者許王月珠表示,這款由菠蘿蜜和榴槤嫁接而成的水果,被命名為台灣榴槤,但其實外型和榴槤並不相像,雖也有刺,但屬於軟刺,且果肉吃起來的感覺反而比較接近釋迦。 \n當初,她無意間從南化鄉引進十棵種苗栽種,十年下來,卻僅有三棵存活,真正結出果實的更僅有一棵,存活率僅十分之一,而且一棵樹才結廿幾顆果實,她笑稱,因為太難得了,生長出來的果實幾乎都被視為「珍寶」,捨不得吃。 \n台灣榴槤一年收成兩次,七、八月開花,十一、十二月採收,果實最大可達三斤、最小也有一斤重。許王月珠說,曾在玉井批發市場見到有攤販賣,一斤兩百元行情,儘管物以稀為貴,但她也坦言,民眾對這種「創新水果」接受度不高。 \n她曾請人品嘗,不少民眾反映都是「好酸」、「有味道」,但也有人認為比起正港榴槤的刺鼻味,這種台灣榴槤口味平易近人多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