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華夏考古的搜尋結果,共01

  • 華夏文明提早300年?考古驚現最早國都!

    考古遺跡的發掘常給我們展示了過往璀璨的文明時代,尤其是一些神秘的考古遺跡更是超出我們對歷史的想像。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山西省文物局等聯合主辦的「陶寺遺址與陶寺文化」研討會上專家學者提出了不少全新見解,陶寺遺址與文獻記載的堯都有相當高的契合度,陶寺遺址及陶寺文化,從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到制度文明,是生生不息的中華文明核心的主要源頭之一。 陶寺遺址位於山西南部臨汾市襄汾縣城東北約7公里的陶寺鎮,遺址面積300萬平方公尺以上。1978年至1985年,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山西隊與山西原臨汾行署文化局合作,對陶寺遺址做了大規模發掘,獲得陶器、石器、禮樂器、裝飾品等數量繁多的精美文物,揭開陶寺遺址的神秘面紗。特別是紅銅鑄造銅鈴與類似文字符號的發現,引起海內外關注,也為中華文明的起源與禮制研究,提供了珍貴的重要材料。 1999年開始,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山西隊與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臨汾市文物局合作,對陶寺遺址開始了新一輪考古發掘與研究工作。2002年起,陶寺遺址考古工作被納入國家科技支撐專案「中華文明探源工程」。 「一系列的考古證據鏈表明,陶寺遺址在年代、地理位置、規模和等級以及它所反映的文明程度等方面,都與堯都相當契合,陶寺遺址極有可能是堯都。」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所長王巍先前舉行的「山西陶寺遺址發掘成果新聞發佈會」上,介紹了中國近40年對陶寺遺址考古的重大成果:山西省臨汾市襄汾縣陶寺遺址,就是堯的都城,是最早的「中國」;沒有哪一個遺址能夠像陶寺遺址這樣全面擁有文明起源形成的要素和標誌,陶寺遺址已經進入文明階段。 陶寺到底有沒有城? 「是的,歷史教科書可能要修改了!」王巍表示,陶寺遺址的發掘,把華夏文明提前了300年。「這個工程最近將告一段落,我們會拿出報告,我們的教科書可能真的得修改了。我們是在為中華民族續寫家譜,是更早的家譜。」 陶寺遺址位於臨汾市襄汾縣城東北7.5公里,總面積約300萬平方公尺,距今3900年—4300年。對陶寺遺址的考古發掘與研究至今已開展近40年。,分成兩個階段: 1978—1985年,這一階段的發掘和研究將陶寺文化為分早、中、晚三期。當時發掘墓葬一千餘座,其中大貴族墓葬6座,一大批包括陶器、彩繪木器、玉石禮器、銅鈴、朱書文字等珍貴文物相繼出土,震驚了世界。這些成果顯示當時的陶寺已經出現明顯社會分化,並存在王權,這些發現引起了海內外學術界的關注。但也遺留下幾個問題:陶寺到底有沒有城?被埋葬在大籃中的墓主人生前居住的場所在哪?陶寺遺址是否已經進入了文明社會? 第二階段從1999年開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隊與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臨汾市文物局合作,在陶寺的考古工作以尋找城牆為中心。2002年之後陶寺遺址發掘納入中華文明探源工程,2012年之後又納入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創新工程,已發掘面積約8000平方公尺。 經過近40年的努力,專家們初步揭示出陶寺遺址是中國史前功能區劃最完備的都城,由王宮,外郭城、下層貴族居住區,倉儲區,王族墓地(王陵),觀象祭祀台、工官管理的手工業作坊區、庶民居住區構成。興建與使用的時代為距今4300-4000年。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