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搜尋結果,共15

  • 師父提名5大獎 徐浩峰下週訪台

    金馬導演徐浩峰的武俠電影「師父」,上週一舉獲「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提名5項大獎,勢如破竹,也榮膺「台北文學.閱影展」開幕片,徐浩峰將在5月5日出席記者會。 徐浩峰去年以改編自己同名小說的電影「師父」,奪得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獎。在此之前,他的電影「倭寇的蹤跡」與「箭士柳白猿」,也都是改編自他自己的小說,並曾獲金馬獎提名。 近年徐浩峰從文學走到電影更見寬廣,作品也成為許多大導演的取材靈感,陳凱歌將他的小說「道士下山」拍成了電影,王家衛更直接聘他為「一代宗師」編劇,該片後來橫掃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等12項大獎,更將章子怡捧上金馬影后,徐浩峰的作品從此備受兩岸三地的重視。 武俠片「師父」上週一舉獲「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提名最佳電影、導演、編劇、男主角、女主角等5項大獎,勢如破竹。「師父」也獲選為下週「台北文學.閱影展」的開幕片,徐浩峰將特地於5月5日來台2天,出席開幕片記者會及座談會等活動。 「師父」電影劇情講述一名廣東詠春拳師父來到天津打天下,他想將南拳北傳,卻必須按當地規矩一一踢館,只好傳授功夫給徒弟來為他踢館,不料竟連續踢翻8家武館,引發了武林一陣恐慌。 「師父」將於5月20日在「台北文學.閱影展」率先跟觀眾見面,並於6月8日正式在台上映。1050427

  •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閻連科、北島獲提名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閻連科、北島獲提名

     由大陸《南方都市報》2003年發起的「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第11屆提名名單公布,劉震雲、閻連科、李佩甫、北島和翟永明將角逐年度傑出作家的榮譽。  過去幾屆台灣作家提名榜上有名,包括齊邦媛、張大春、駱以軍等,今年大獎各類名單,不見台灣作家身影。大陸《天涯》雜誌主編李少君分析,「港台文學,客觀說,他們的高峰期還是一批中老年作家,年輕作家的創作還是比較弱,也可能是我們不瞭解。說起台灣的文學,更多說的是余光中,最多也就是朱天文、朱天心這一代,年輕的作家我們可能不太關注。」  本屆的年度傑出作家,劉震雲以作品《我不是潘金蓮》被提名;閻連科以《北京,最後的紀念》和《一個人的三條河》兩本著作入榜。李佩甫則以《生命冊》、北島以長詩《歧路行》、翟永明以《翟永明的詩》入列。  大陸評論家周立民解讀本屆名單,指出閻連科的散文不差,比如《我與父輩》以及這次獲提名的《北京,最後的紀念》。但是他覺得如果閻連科真以散文得獎,那將是很大的諷刺,因為閻連科是位多麼優秀的小說家。至於,翟永明絕對是一個傑出的詩人,但過去這兩年他只不過是出的詩集多一點,但作品並不算主要。

  • 兩岸文壇接軌 共推火文學

     兩岸中生代作家的一次大規模推薦,由台灣的寶瓶文化與大陸重慶出版集團合作規畫推出的「這世代-火文學」系列,第一波大陸引進台灣火作家:紀大偉、甘耀明、鍾文音、郝譽翔4位作家,而台灣則一口氣推出畢飛宇、盛可以、魏微、徐則臣、李洱5位當代知名作家的作品,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表示:「這是繼莫言、余華、王安憶之後,台灣與大陸文壇的一次接軌。」  銜接兩岸認知斷層  「大陸近年跑得太快,台灣讀者熟悉的作品還停留在那幾位寫農村的前輩作家身上,一轉眼就已接到一批寫都會的80後作家,中間那一段其實兩岸的認知都出現了斷層。」為了銜接起兩岸當代純文學不容錯過的作品與作者,寶瓶文化和重慶出版集團共同策畫出版並於兩岸同步發行「這世代-火文學」系列,首批大陸作家名單則是由知名的評論家、《人民文學》雜誌社主編施戰軍所挑選,幾位作家在台灣或許知名度並不高,但作品均是在國際上已有3到6種語版,在大陸亦每每在排行榜上,當代中國頗具分量的作者。  作品譯成多國文字  擊敗大江健三郎,奪得2010年曼氏亞洲文學獎的畢飛宇,評譽為當代的契訶夫,他的《推拿》曾在台灣獲「2009開卷好書獎‧十大好書」,作品已譯有英、德、法、荷、日、韓等多國文字,這次集結了他許多重要短篇小說的《是誰在深夜說話》,朱亞君認為可發現畢飛宇在溫暖調性外的鋒利;盛可以的《道德頌》寫的雖是再通俗不過的愛情,但卻能表達得極為犀利,讓朱亞君大嘆:「看她的書甚至要拿筆畫重點!」  已在台灣出過2本書的魏微,曾在10年前擊敗韓寒,獲「華語文學傳媒年度小說家獎」,部分作品已譯為英、法、日、韓、波蘭等多國文字,被譽為大陸最具潛力的國際性年輕作家之一,這次推出的《十月五日之風雨大作》收錄她的10篇短篇小說,足以一窺她筆下極靈動的大時代小人物;曾獲「華語文學傳媒最具潛力新人獎」的徐則臣和作品屢獲國際文學大獎的李洱,均是首度在台灣出版作品,分別推出《夜火車》與《遺忘》,均是極具強烈個人風格的作品。

  • 台北文學獎 大陸作家首度入圍

    台北文學獎 大陸作家首度入圍

     「重要的不是辦活動,不是在國際上得到多少獎,而是持續的、扎根地培養創作與閱讀人口。」台北市文化局局長劉維公如是說。第十四屆台北文學獎昨日進行頒獎典禮,首度有大陸作者入圍。而日前由《南方都市報》主辦的第十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本屆台灣的入圍者駱以軍、吳念真卻雙雙落馬,未能獲獎。  大陸雙雪濤 融城入圍  以《融城》入圍台北文學獎年金類的大陸新秀作家雙雪濤,去年甫以《翅鬼》獲首屆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來台領獎的幾天裡,他對於台灣年輕世代對城市、家鄉的和諧關係印象深刻。「在華山遇見倒立先生黃明正,他不斷在台灣與世界巡迴演出,這種反覆於家鄉和世界的連結,像個『8』,是無盡綿長的責任感,令人動容。」反觀大陸年輕人與城市的關係,壓力大、安全感不足,就像是漂浮在城市的孤島。  為台北提供新視野  年金類評審唐諾認為,雙雪濤對台北有距離的觀看,恰好為台北提供了新視野,而遠流出版也預計明年出版雙雪濤的《融城》,對一出道就屢屢在台獲獎的雙雪濤而言,《融城》將是他對台灣的感謝。台北文學獎一直以華文創作為徵文對象,繼去年的年金類由日僑作家木下淳一入圍,今年雙雪濤為大陸入圍的第一人,而今年的小說類、散文、現代詩、古典詩及舞台劇本獎,則分別由林佑軒、曾柏彰、魏安吧、陳志峰、詹傑獲得首獎。  日前甫於廣東台山舉辦的第十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則是由方方以長篇小說《武昌城》、中篇小說《民的1911》獲「年度傑出作家」,台灣作家以《西廈旅館》入圍年度小說家的駱以軍,和《這年人,那些事》入圍年度散文家的吳念真均未能獲獎。最終由楊顯惠以《甘南紀事》獲年度小說家,趙越勝憑《燃燈者》獲年度散文家,黃燦然《我的靈魂》獲年度詩人,李靜《捕風記》獲年度文學評論家,年度最具潛力新人則為隨筆集《寡人》的作者阿乙。

  • 華文傳媒大獎 駱以軍、吳念真入選

     由大陸《南方都市報》和《南都周刊》聯合主辦的第10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日前選出30位最終提名名單,台灣作家駱以軍、吳念真分別入選年度散文家,成為繼余光中、齊邦媛、張大春後,再度入圍此獎的台灣作家。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每年頒發一次,今年獎項不變,依然是年度傑出作家、年度小說、年度散文、年度新人等6個獎項。今年除了獎金總額由原來20萬元(人民幣,下同)提升至30萬元,也取消同一作家只能獲一次年度傑出作家獎的規定,今年入圍的格非、賈平凹、王安憶就分別是第3、4、6屆的得主。此外,也取消年度傑出作家獎在終審落選後,自動進入其他獎項候選的規定。  去年台灣作家齊邦媛、張大春雙雙入圍「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傑出作家,但最終由大陸作家張煒以《你在高原》獲獎,齊邦媛以《巨流河》獲年度散文家獎項。今年駱以軍以《西夏旅館》入選年度小說家,競爭者為方方、楊顯惠、韓松等。  對於入選,駱以軍表示,若這樣的一部作品能夠在大陸受到重視,一方面凸顯台灣當代小說有別於大陸人民文學的語言魅力,展現特有的南方叢林般的視覺豔麗;一方面期待更多大陸讀者因此更願意閱讀台灣作家上至舞鶴、七等生,下至童偉格等作家的作品。  今年的入圍名單,以散文類競爭最激烈,除了台灣的吳念真以《這些人,那些事》入選,尚包括趙越勝、十年砍柴、劉亮程及夏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祕書長帥彥指出,去年包括熊培雲、戴明賢、董橋、維一、許知遠等都發表和出版了很不錯的作品,因此這個獎項的提名競爭特別激烈,得票非常接近。  本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將於4月13日在廣東台山舉辦頒獎典禮,同時將舉辦文學沙龍、詩歌朗誦會等名家演講等系列活動。

  • 陸文二代渴 望 走 出 自 己 一 片 天

    陸文二代渴 望 走 出 自 己 一 片 天

     (文接B2版)  黑龍江作家協會副主席;鮑爾金娜其父為蒙古族散文作家鮑爾吉原野。雖都被歸類為文二代,但其實3人作品自成一格,多半不認為受父母影響。  文 二 代 的 特 權起點不同  僅管葉兆言說:「作家無法培養。」文二代多半在寫作上仍有自己的路要走,但身為文二代,與其他新銳作家相較,起點仍有所不同。《萌芽》雜誌主編趙長天之子那多,在出版《甲骨碎》時,書腰上的推薦人盡是余華、蘇童等十多位名家;目前就讀香港中文大學博士班的葛亮,其太舅公是陳獨秀、祖父葛康俞是著名藝術史家,其作品《朱雀》的記者會上邀請到莫言、閻連科、畢飛宇等重量級作家特別到場助陣。文二代的出場,已注定是「眾星拱月」。  文化評論者認為,文二代的背景確實有得天獨厚之處,從小生活在濃厚的文學氛圍中,長輩的創作身影是潛移默化的,有時候甚至是遺傳的,文學大家也極可能都是家中常客,因此擁有一般作家一輩子都夢寐以求的文學資源,使他們更容易在文學路上迅速竄起。  對部份讀者或普通新秀作家而言,文二代和「官二代」、「富二代」一樣,都是社會上一種不平等的現象。但也有另一派意見認為文二代在父輩的基礎上,若能承續文才又帶著新世代的感受與個性,將會是現今文壇的美好風景。  文 二 代 的 苦 惱祖蔭遮蔽大  「我很少提到自己的家庭背景,大概有一次被問及我的祖父,然後所有的媒體都引用了。藉助祖蔭並不是我所希望的,我想大家能獨立看我和我的小說。」葛亮對於媒體矚目焦點在於自家背景,超越了他花5年寫成的小說,顯得遺憾。對於文二代這個冠在身上的稱號,他也表示「別人說起我,想到的是不是文二代,其實我並不看重。我今天取得的成績,是源自我踏實的寫作,在港台獲得的獎項都是匿名評審的,誰也不知道我是誰,這在傳媒方面已證明了我自己。」  笛安原名李笛安,開始寫作就選擇了隱去姓氏,以表示自己獨立寫作,在華語文學傳媒大獎贏得最具潛力新人獎時,也刻意不提及父母,就是亟欲和父母的光環保持距離。「剛開始對這樣的稱號其實很不舒服,覺得老是在意我的背景而忽略了我的努力。」這幾年,笛安從單純的小說創作者,進而成為文學雜誌主編,處事更為圓熟的她表示:「現在已經沒那麼在意了,因為我覺得也沒那麼想證明自己有多努力,認同我的人,自然就會看到。」  趙長天之子那多,提起文二代也有些不快地表示:「讓人想起富二代,不是什麼好詞。」至今已出版5、6本小說的那多,與出版社溝通在宣傳時不再提及「趙長天之子」的名號。張悅然認為自己被視為文二代是過於勉強了,「畢竟我父親只是在大學裡教書及和中文有一些關係,我自己沒有這樣的感覺。」認為任何的標籤都讓人討厭,覺得被歸類,然後放在一個口袋裡,好像非要這樣才能被認識。作為文二代,大多數都寧願日後不要再被叫「文二代」。

  • 笛安成名作西決在台出繁體版

     有著名文人父母李銳、蔣韻,又有名人老闆郭敬明,笛安在文壇初試啼聲的《西決》就獲華語文學傳媒大獎,並熱銷70萬冊。笛安可說在新生代作家中得天獨厚,然而對笛安而言,這樣的位置只是她為文學打破界線和框架的墊腳石。  從來不認為文學應該被區分為嚴肅文學或青春文學,也不刻意界定自己的書寫走向,就像許多人認定笛安的家世必定對她走上寫作之路產生影響,但笛安回憶童年,反而是與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在醫院裡,每天看著外公用「超大相機」(X光)替人拍照、診間的人體骨骼、氣味,觸動她對生命的感受與渴望表達的動機。被冠上「文二代」剛開始也頗排斥,但從2009年《西決》得獎至今,她已然覺得自己付出的努力是否被看到,已不那麼重要了。  從單純寫小說到現在主編《文藝風賞》雜誌,對笛安而言,更重要的是用自己的力量打破文學壁壘,讓更多青年作家甚至只是單純喜歡寫作的人有發表的機會,讓說故事的種子得以傳承、萌芽。《西決》是笛安首次嘗試以第一人稱來書寫男性,繁體版最近由本事文化在台出版。在男主角西決身上,她投射一種對紳士風度、善良的典型,原以為這個角色已經夠具挑戰性了,隨後發展出來的系列小說《東霓》和《南音》卻更是苦心著力,也令兩岸作家為之驚豔,駱以軍形容:「笛安有一雙足以搭建《紅樓夢》的寫輪眼。」張家渝則說:「笛安的文字和對人性的理解,令我不敢視她為小說家的第二代,她是她自己的第一代。」笛安自己則說:「我只是堅持將文學壁壘的磚一塊塊拆下,排成美麗的圖案!」

  • 華語文學傳媒獎 齊邦媛獲獎

     由《南方都市報》和《南都周刊》聯合主辦的第九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昨日在廣州羊城舉行頒獎典禮,整體提名名單在頒獎前夕有所異動,台灣作家齊邦媛最後並未列年度傑出作家,而是以年度散文家獲獎,成為繼2003年余光中之後,另一贏得該獎的台灣作家。最被期待拿下小說獎的韓寒,也並未如願在本屆得獎,最大獎「年度傑出作家」由《你在高原》作者張煒奪下。  自傳巨流河受熱捧  對於得知自己的自傳《巨流河》獲獎,昨日出席台北《巨流河》朗讀會的齊邦媛低調而含蓄地表示:「很不好意思談得獎,我這點事不值得花大家太多時間討論。」一貫的低調,正如評審對其作品的評析:「不同於一般回憶作品的直抒胸臆,她的謙抑和低迴,更給人以心有戚戚焉的感受。」而《巨流河》這類回憶作品在兩岸受到熱捧實屬少見,甚而7月將發行日文版,齊邦媛對此仍以優雅而低調的微笑致意,不願多說什麼。  本屆最終獲年度傑出作家的張煒,得獎作品《你在高原》延續了他對土地的終極關懷,評審表示這部長篇巨作具有百科全書般的價值,展現了自19世紀以來幾乎所有的文學試驗,長達450萬字的篇幅,對作者來說無異於修行;對能夠完整閱讀完的讀者來說則無異於朝聖!  韓寒呼聲高卻落選  另一個較受矚目的獎項「年度小說家」,韓寒再度成為呼聲最高的落選者,而是由擅長描寫人性的魏微獲獎。此外,被視為文壇新秀躍龍門的「年度潛力新人」獎今年由七堇年獲得,過去曾得過這個獎的盛可以、笛安,如今都成為備受中國文壇注目的主流派。評審認為七堇年的《塵曲》是其才華的一次全面展現,收錄了遊記、散文和短篇小說之外,也收錄了作者的遊途攝影作品,被譽為「讓人看到青春書寫的新希望」。年度詩人由歐陽江河獲獎、年度文學批評獎落張清華《猜測上帝的詩學》。

  • 文學傳媒大獎 港台作家受注目

     即將舉行頒獎典禮的第九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今年頒獎前夕已備受矚目,包括首次有台灣作家齊邦媛、張大春入圍,而去年最被看好卻也摔得最重,今年再度被提名的韓寒,今年是否會得獎,皆是今年最受注目的亮點。  提名多元化是今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最大特點,在「年度傑出作家」5個入選名單中,台灣就占了2位。近年來深居簡出的齊邦媛,以一部《巨流河》受到提名,也被中國媒體點名為最被看好的獲獎人。本身對於得獎沒有太大的期待,倒是5月8日台灣的出版社將與作家陳義芝先生共同策畫,舉辦《巨流河朗讀會》,齊邦媛將出席,作家亮軒、宇文正、向陽、高天恩、梁欣榮、廖玉蕙等人,分別以國語、台語、河南話、廣東話朗讀此書,向齊邦媛致敬。  另一位獲「年度傑出作家」提名的台灣作家張大春,這幾日剛好在深圳、廣州舉行「城邦抱力行」講座、簽售活動,暫沒有出席頒獎活動的規畫。另一較受矚目的人選則是香港的董啟章,但獲提名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是去年才在內地出版的舊作,在題材的創新印象上,相較於其他4位候選人是較弱的。小說家入選名單還包括劉亮程的《鑿空》、楊爭光的《少年張沖六章》、韓東的轉型作《知青變型記》。

  • 書 人物-李銳、蔣韻的女兒笛安

     挾著「80後」的新秀姿態,大陸小說家夫妻李銳、蔣韻的獨生女笛安,近年在中國文壇嶄露頭角,2009年出版的長篇小說《西決》(本事)更讓她躋身暢銷作家之列。書中描繪3個年輕堂兄姊妹鄭西決、鄭東霓、鄭南音之間的愛恨糾葛,高潮迭起的情節,融合都會、愛情與校園元素,席捲大陸年輕讀者,近日也引進台灣。  《西決》寫活了西決、東霓、南音一男兩女個性迥異的角色。身為獨生子女一代的笛安表示,從小周圍的同齡朋友都是獨生小孩,班上光是有雙胞胎就讓她覺得很新鮮,「因為不瞭解擁有手足的感覺,讓我特別會去想像,也著迷於寫人與人之間肝膽相照、那種什麼都可以為你做的感情。」  李銳、蔣韻的獨生女  本名李笛安的「笛安」,1983年生於山西太原,28歲的她還帶著青春女孩的氣息,說話輕快開朗。她坦率地說,爸媽的作家光環對她而言並非什麼特別的事,讀幼兒園時還曾經想:「別人的爸爸每天都出門上班,我爸爸只待在家寫東西,太不像話了!」  成為作家後,她也會和爸媽討論寫作,「他們經常直接說,這篇寫得不好。我唯一覺得不公平的是,我看他們的書從來不會這樣說。」接著她轉而一笑:「但我的讀者很多,各式評價都有,所以聽一聽就好。」  她自剖兩代之間對寫作態度差異大,比如父親認為作家應該背負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她則堅持作家首先該是個「藝術家」,創作力永遠擺在第一位。  儘管出身文學「名門」,當作家的念頭曾經離笛安很遠。因為小時候她是醫生外公外婆帶大的,童年在醫院後的樓群裡度過,所以笛安從小被洗腦,以為長大後一定會被逼去學醫。但小女孩骨子裡叛逆,每當大人問她將來是否要當醫生,她總是大聲答:「不要!」「那要跟爸爸媽媽一樣當作家嗎?」她還是猛搖頭:「也不要!」  因為孤單而開始寫作  既不是被父母耳濡目染,中學時也不是成天讀小說的文藝少女,笛安開始寫作的緣由很簡單:「因為孤單。」她回憶,在太原的生活不出一條大街。山西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她隻身遠赴法國留學,「我住在法國中部的小城,每天晚上8點最後一班公車就過了。一天到晚見不到什麼人,老房子的隔音差,樓板一踩下去就響,我每天就聽著鄰居出門、回家樓板響的聲音。」  某個下雨的陰冷夜晚,房間的老壁爐壞了,「我突然想對自己說說話,想寫點東西。」在異鄉的陌生包圍下,笛安開始用母語寫自己熟悉的事,就這麼寫出了路子。當時她在舊書攤上買到沙特的法文原版劇本《髒手》,戲劇性地成了她最大啟發。「我喜歡他寫人的衝突、悲劇,以及壞事的愛情,我就想寫這樣的故事。」  2003年起,笛安陸續發表《姊姊的叢林》、《告別天堂》等中短篇及長篇作品,第3部長篇《西決》獲「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最具潛力新人獎。之後她繼續以書中另兩個角色為主角,寫了《東霓》、《南音》,名為「龍城三部曲」。  從此專心致力說故事  笛安自述下筆皆從「人物」出發,「寫到人物就會有精神」。最初的靈感則往往來自名字,比如先有了「鄭南音」這個美麗的女孩名,然後確定了鄭家4個成員的名字,接著才是他們之間的關係與故事。《西決》是她首度挑戰以男性為敘事觀點的長篇。「西決」角色的隱忍、陰柔讓很多人為他抱不平,笛安卻說:「西決是我的理想。他並不是為了成全別人,而是不想讓場面難看,愛惜自己的姿態,像真正的紳士。」  笛安去年取得巴黎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碩士後返國,此時《西決》的暢銷已可讓她靠版稅養活自己,她確定了寫作的志向,同時主編《文藝風賞》雜誌。這個中學時忙著看漫畫、談戀愛的女孩,轉眼間已成了現下年輕學生的文學偶像,但笛安卻冷靜地說:「以前覺得自己一定越寫越好,現在沒自信,覺得不一定。」她倒是想起一件童年往事,因為她從小愛看書,看過的童話都記得,「小一時,學校常停電,一停電沒辦法上課,老師就叫我上台說故事,大家都特別喜歡聽。」  如今回想,當年那「說故事給人聽」的滿足感,仍是支撐她寫作最原始的動力。笛安笑了笑說:「跟以前因為喜歡而寫不一樣,現在遇到困難,反而捨不得放下,更確定我跟寫作是在一起的。」

  •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港台作家領風騷

     第9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提名名單日前揭曉,港台作家表現大受肯定,包括張大春、齊邦媛等獲得2010年度傑出作家提名,也是港台作家入圍人數最多的一次。  此次頒獎禮將於4月9日舉行。除齊邦媛、張大春外,香港作家董啟章入圍年度小說家,印證港台文學風靡大陸。香港作家梁文道認為,新中國成立後,大陸文學愈來愈傾向現實主義,忽略「美文」的創作,但這條文學道路卻在港台地區,尤其是台灣越走越寬。台灣作家的作風格,「對大陸讀者是新鮮、久違的。」  此外韓寒、周雲蓬、慕容雪村、江弱水、李娟等25人分別入圍年度小說家、詩人、散文家、文學評論家和最具潛力新人等5個獎項提名。尤其在年度小說家評選中,不僅有純文學作家韓東、楊爭光、劉亮程,韓寒身影也在其列,以《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獲得提名。

  •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台灣4作家入圍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台灣4作家入圍

     由《南方都市報》和《南都周刊》聯合主辦的第九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日前正式開跑。十幾位提名評委的第一輪投票結果已於26日產生:韓寒入圍「年度小說家」,顯見年輕化明顯跡象;北島以《城門開》入圍「年度傑出作家」之一;四位台灣作家作品──齊邦媛《巨流河》、張大春《四喜憂國》、朱天心《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和施叔青《三世人》也入圍。  在「年度傑出作家」一項進入首輪提名的作家包括張煒《你在高原》、遲子建《白雪烏鴉》、北島《城門開》、錢理群《活著的理由》等15名,其他5個獎項分別有20位作家入選。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有4位台灣作家被提名,包括齊邦媛《巨流河》、張大春《四喜憂國》、朱天心《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和施叔青《三世人》。  「年度小說家」則顯見年輕化趨勢。韓寒、六六、《三體3》作者劉慈欣等去年暢銷榜作家都赫然在列。老作家則包括韓東、楊爭光、關仁山、劉亮程等人,呈現出多元風格。此外,在「年度詩人」、「最具潛力新人」等獎項中也可見越來越多「80後」的面孔。慕容雪村紀實作品《中國,少了一味藥》、梁鴻憑《中國在梁莊》都進入「年度散文家」初選名單,顯示評審團觀照現實問題。第一輪提名名單共有115位作者,由提名委員從中進行兩輪投票,2月底將選出近30位作者進入終評,最後在3月選出最終6名獲獎者。本屆大獎的頒獎典禮將在清明與谷雨之間舉行。  第九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獎項分別為年度傑出作家、年度小說家、年度詩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學評論家、年度最具潛力新人6大獎項。其中「年度傑出作家」獎金是10萬元(人民幣,下同),其他5個獎項的獎金各2萬元,年度獎金總額20萬元。過去8屆的評選中,史鐵生、莫言、格非、賈平凹、韓少功、王安憶、阿來、蘇童皆曾獲「年度傑出作家」之譽。

  • 蘇童、張翎摘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第八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昨日下午於四川三岔湖花島舉行頒獎典禮,呼聲最高的作家蘇童一舉拿下2009年度傑出作家獎項,而深受矚目的《金山》作者張翎獲得年度小說家獎。 競爭最激烈的「年度傑出作家」獎項,由蘇童、龍應台、劉震雲、閻連科和南帆競爭,最後蘇童以《河岸》奪得大獎。張翎則以反映海外華工百年滄桑的小說《金山》獲得年度小說家獎,成為首位獲此獎項的海外華人作家。此外,朵漁、張承志、郜元寶、笛安分別獲得年度詩人、年度散文家、年度評論家、年度最具潛力新人等各大獎項。 蘇童最滿意作品頻獲肯定 在典禮開始前,蘇童已先獲知得獎消息,他表示自己「獲得了一個仰慕已久的文學獎項」,「我毫不掩飾,得這個獎,我非常驕傲,也很高興。」 蘇童獲獎的理由為:「《河岸》陳述歷史和現實重壓下的個人記憶,如此荒誕又如此真實,個人的卑微和高尚在以意識形態為主體的偉大敘事中,漸漸被抽象成了一個無,而權力對日常生活的修改,又讓我們看到,在扭曲的時代裡根本造不出筆直的人性。」 蘇童坦言,《河岸》是他最滿意的小說,不是技術上的滿意,而是情感上的:「我一直想以小說的形式表達河流這樣一個比較浪漫、比較抒情的辭彙。」但出生於1963年的蘇童也深怕無法超越自己而有些焦慮。《河岸》去年已摘得第三屆曼布克亞洲文學大獎。 張翎以金山獲年度小說家獎 最近剛在台推出繁體中文版的《金山》,一出版即受到四方好評,此書描述了加拿大華人的移民生活,深刻耙梳百年滄桑。小說出版後,曾成為《狼圖騰》後國際版權市場競爭最激烈的華文小說。《金山》原著目前正由大陸知名導演張黎改拍成電視劇。 評審評論張翎的小說「大氣、從容、深情」,而且有一種沉實而安靜的品質,「她以自己的專注和柔韌,守護傳統價值的光輝,敬畏一切人性的美德,也為它的裂變、劫難作證,並從個人和民族的創傷記憶中領悟生命之重。」 久居加拿大的她認為,對一個作家來說,寫作是回歸故土和歷史的重要途徑:「如果我不曾生活在國界和國界、文化和文化、語言和語言之間的夾縫裏,也許我永遠不會把關注點放在這樣一個故事上,也永遠不可能真正理解那些先我一個多世紀漂洋過海的華工。」 對於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對海外漢語寫作者的肯定,張翎表示,這給了一個長久行走在漢語文學的影子地帶裡不知如何歸類的群體一次話語的權利。「海外華文作家已經不處在自己的舒適區域之中了,」張翎強調,海外寫作,其實是一個不斷地拓展探險和忍耐邊界的過程。 南開大學文學博士後張莉表示,這次提名作家作品的範圍更為寬闊,海外華語作家的比例明顯提高,是擴大「華語文學」的檢視。張翎憑藉小說《金山》獲得本屆年度小說家獎,是繼哈佛大學教授王德威獲得第五屆的年度文學評論家後,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再次把獎項頒發給海外華人,也是第一位海外華人小說家獲獎。 年度最具潛力新人則由作家李銳女兒笛安獲得,她堅持不靠父名,靠自己闖文學界,新小說《西決》不僅銷售50萬冊,甚至獲得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年度最具潛力新人,證明她自身的才華。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由《南方都市報》和《南都周刊》主辦,今年為第八屆,以媒體的身分,表彰各年度的傑出作家和作品,受到重視。今年首度移師成都舉行,並且增加的作家文學采風之旅和華語傳媒文學周活動。來自國內外的華文作家都熱情參加。

  •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今揭曉

    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今揭曉

    第八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將於今(7)日揭曉,頒獎典禮位於四川三岔湖舉行,蘇童將與龍應台、閻連科、劉震雲、南帆四位作家一同角逐「年度傑出作家」獎。本屆傳媒大獎預計以一連串文化活動,將頒獎禮擴展為傳媒文學周。 最重要的大獎「年度傑出作家」將分別由蘇童以《河岸》和龍應台的《目送》、閻連科的《我與父輩》)、劉震雲的《一句頂一萬句》和南帆的《與山海為伍:閩南風華筆記》)競逐。 其中呼聲最高的為蘇童,其去年出版的《河岸》是繼三年前完成重述神話作品《碧奴》之後的首部長篇小說,呈現的是上世紀70年代的殘酷青春,去年已摘得第三屆曼布克亞洲文學大獎,蘇童也被評論家認為是當代小說家中最有魅力的說故事者之一。 另外,張翎、陳希我、王躍文、朱天文、柏樺、林賢治等25人分獲年度小說家、年度詩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學評論家和年度最具潛力新人的提名。主辦單位表示,大會終審評委以記名投票的方式評出獲獎作品。

  • 2009年不可錯過的中國小說

    在一場回顧2009年中國文壇的研討會中,大陸知名文評家陳曉明指出,去年堪稱是中國的「長篇小說年」,另一位評論家李敬澤則表示,去年能夠強烈地感受到華語寫作是一個全球性現象,陸、港、台和海外的作家,皆來共襄盛舉。2010年的台北國際書展,更破天荒地邀來陸、港多位知名作家,相對於過去阻隔大於交流的年代,台灣讀者要對中國當代文學有更進一步的認識,現在正是最好的時機。 回顧2009年中國文壇,最受注目的當然是一線文學大家莫言和蘇童的長篇新作,雖然也有文評家認為大師們僅是維持水平,缺乏重大突破,但不能否認仍頗具可觀之處。 蘇童、莫言紛紛出手 北大中文系教授、評論家張頤武指出,莫言去年推出的《蛙》是有趣的新作品,保持了他的創作水準,但也不諱言其創作已經相對職業化了,「跟西方的職業作家狀態很像,兩三年推出一部作品,輕易不失手,但是有重大突破也難。」評論家陳曉明則認為《蛙》是非常有分量的作品。「不是大作家就一定會出大作品,但是莫言的每一部作品都很厚重。像莫言這麼全面表現『計畫生育』的作品在中國還是首次出現,顯示了莫言關注現實的態度。」 陳曉明對於蘇童的新作《河岸》也有不同看法,表示從中並無法讓他找到令人驚歎的、和蘇童才華名氣相稱的東西,但他也肯定小說家的語言依然瑰麗純淨,「《河岸》重新回到先鋒派,回歸到一種重新的出發。雖然是對歷史重新書寫,但有個人對自我歷史的尋找和失敗,整個敘事有節奏感自由感,人物活在語言的飛揚中。」 新海外 華文作家受重視 新作也都受到重視:旅英的虹影推出《好兒女花》,號稱是《饑餓的女兒》的續篇,由於高度寫實,爭議性也高,是對家庭倫理、對身體、對女人命運最徹底的審視。而現居加拿大的張翎,2007的中篇小說《餘震》正由導演馮小剛拍成電影《唐山大地震》,今年又再出版了長篇小說《金山》,賣出德、英、法、西班牙等11國版權,也獲得中國文化界的一致好評。連莫言都稱讚說,「張翎的語言細膩而準確,尤其是寫到女人內心感覺的地方,大有張愛玲之風。當然,張翎不是張愛玲,張翎有自己的獨到之處。我相信,在海外這些堅持著用漢語寫作的作家中,張翎終究會成為其中的一個傑出人物。」 同為旅外女性作家,成名更早的嚴歌苓,曾以《小姨多鶴》獲2008年《亞洲周刊》中文十大小說獎,作品多次被改編為影視作品,也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出版。去年嚴歌苓也交出了兩部大氣的長篇作品,分別是《寄居者》,以及首部親自以英文寫作的《赴宴者》,備受矚目。 來台作家各有擅場 至於今年國際書展應邀來台的劉震雲和畢飛宇,作品各有特色。劉震雲將鄉土題材寫出新意,目前已經被列為中國「一級作家」,去年作品《一句頂一萬句》獲得「2009《當代》長篇小說獎」首獎等十餘個大小不等的文學獎。陳曉明認為,劉震雲的《一句頂一萬句》能夠把具備漢語言品質的文體充分表達,有很強的本土文學意識,「在這部作品中,劉震雲在西方現代文學的背景上看到現代漢語的意味,越寫越往心裡走去。劉震雲寫了很多人物,不斷地寫他人,但都和社會歷史和農村生活聯繫在一起……現代意識和傳統千絲萬縷聯繫在一起,又有作者獨立的思考。」 至於開始創作較晚的畢飛宇,以《平原》、《玉米》、《青衣》一系列作品獲稱「最了解女性的男作家」。去年以一部描寫盲人世界的長篇小說《推拿》再創文學生涯高峰,事實上這部作品已獲得「2008年《當代》長篇小說獎」,只是去年才在台灣推出繁體中文版。2009年,畢飛宇也因獲第七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評審團肯定,打算頒給他年度最佳小說家獎,然而他卻向組委會表示自己因「個人原因」放棄該獎,使得該獎因而從缺。 近年來畢飛宇得獎眾多,包括魯迅文學獎、馮牧文學獎、中國當代文學院院獎等。曾為張藝謀《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執筆編劇,小說《青衣》也改編成電視劇。評論家陳曉明表示「畢飛宇擅長小說的細節與心理描寫,幾乎登峰造極。」中國當代文學學院獎評委會則稱其「用自己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為日漸平庸和格式化的文壇打開了另外一條語言的通道,因此,他成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最具個人風格的漢語小說家。」 另外,廣受重視的藏族作家阿來,去,以漢語寫出藏族文化的內涵,深受文壇肯定。去年可說是阿來的風光年,三部作品分獲三項大獎,除了《當代》長篇小說年度獎,作品《塵埃落定》則摘下第五屆「茅盾文學獎」,而小說《空山》第六卷,則榮獲第七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6個獎項中分量最重的年度傑出作家獎。 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表示,《格薩爾王》帶給她的感動是「一個寫作者的姿態」,她贊同阿來在寫作上不同於大多數人點到為止的「采風」,而是採取學者田野考察的方式,並認為這種孜孜不倦的嚴謹寫作態度值得學習。多位評論家也認為,阿來在新作《格薩爾王》中挑戰了難度極大的題材,體現了當代文學敘事能力的高度水準,使藏族史詩所承載的藏族民族精神得到深度的挖掘,呈現出引人深思神話的現代意義和普世價值。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