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菲萊號的搜尋結果,共14

  • 羅塞塔號墜毀前拍攝的最後影像

    羅塞塔號墜毀前拍攝的最後影像

    上週五,彗星探測船羅塞塔號(Rosetta)完成了它的歷史任務。這台精彩的小機器主動的慢慢墜落在67P丘留莫夫-格拉西緬科彗星〈67P/Churyumov–Gerasimenko,簡稱67P彗星〉上,在它的無線電訊被切斷前,還留下了許多張精彩的彗星近照給我們,所留的資料也足夠天文學家研究分析個好一陣子。 \n \n羅塞塔號(Rosetta)是在2004年3月2日發射,經過10年的航行與等待,終於在2014來到67P彗星。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場巨大的成就:一台精密的太空儀器在最嚴苛的太空環境,忍受極端的冷熱與太陽輻射、宇宙輻射的轟擊下,能夠安穩的渡過10年並且精準的重新啟動執行任務,這已是人類科技工藝水準的標竿。 \n \n當然羅塞塔號的故事不止如此,羅塞塔號發現67P彗星核是由兩個團塊,中間有個細頸連結的葫蘆型,表面沒有什麼坑洞,因為它非常不穩定一直有各種噴發,使得外表極端崎嶇不平;羅塞塔號甚至拍到彗星噴發氣體的模樣。 \n \n還有菲萊小登陸船(Philae),它成功的降落到67P彗星表面並傳回照片,可惜存活時間不長,僅一天就失去聯絡了,後來終於知道它陷到冰溝裡!科學家在設計菲萊的時候就已經預測到彗星表面很複雜,因此為菲萊設計了3支穩定腳,結果還是不敵彗星的極端地形。 \n \n67P彗星的軌道將會愈來愈遠離太陽,因此羅塞塔電力將無法續存,任務也就要結束了,在結束的最後階段,歐洲太空總署決定讓羅塞塔盡到最後的責任,墜落在彗星表面上,努力多留下照片到最後一刻。 \n \n安歇吧!羅塞塔。 \n \n

  • 永別了 羅塞塔號彗星探測船墜毀倒數

    永別了 羅塞塔號彗星探測船墜毀倒數

    歐洲太空總署(ESA)在2004年發射的羅塞塔號(Rosetta)彗星探測船,即將在9月30日功成身退。ESA讓羅塞塔號在台北時間今日凌晨4時50分離開彗星67P軌道,展開14小時、19公里的墜落,讓它在控制下撞毀在彗星表面,完成它的任務。 \nESA為研究彗星67P,在2004年3月2日從蓋亞那太空中心發射羅塞塔號,經過10年8個多月、60億公里深空旅行後,羅塞塔號在2014年8月6日進入彗星67P軌道,隨後其所帶的菲萊登陸器(Philae)於2014年11月12日在彗星上著陸,在短暫執行任務後不久,菲萊登陸器就失蹤。 \n據外媒報導,羅塞塔號因為距離太陽愈來愈遠而逐漸失去能量,ESA科學家決定以別具一格的方式結束它的使命,讓它一邊進行最後一次搜集資訊任務,一邊在控制下撞擊到彗星表面。ESA羅賽塔號部落格指出:「能夠如此近距離探究彗星,使墜落成為整個任務中最令人興奮的階段之一。」 \n按照計劃,羅塞塔號已在台北時間30日凌晨4時50分離開彗星67P軌道,展開14小時、19公里的墜落。在控制情況下進行的撞擊,會在台北時間今日下午6時40分發生,預計約40分鐘後證實任務結束,這也是羅塞塔號將訊號傳送到地球所需的時間。

  • 任務結束前 歐太空船意外找到失蹤彗星登陸器

    任務結束前 歐太空船意外找到失蹤彗星登陸器

    菲萊登陸器(Philae lander)兩年前成功登陸彗星不久後失蹤,但三天前意外被快要結束任務的歐洲太空總署太空探測器─羅賽塔號(Rosetta),拍下它的精確位置。對科學家而言,這些資訊相當重要、可以讓他們更精確的判讀過去菲萊號在彗星上收集到的資訊。 \n \n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羅賽塔號三天前拍攝下的照片顯示,這台洗衣機大小的菲萊登錄器卡在彗星67P的表面一處黑暗裂縫中,三隻立腳中有兩隻朝天。歐洲太空總署(European Space Agency)的資深科學顧問Mark McCaughrean說,這對許多一般人而言是個非常戲劇性的總結,但對科學家而言這非常重要,因為這能讓他們更了解菲萊號2014年是在彗星何處蒐集到資料的。 \n \n羅賽塔號計畫的科學家Matt Taylor聽到這個消息表示,發現菲萊號在電池沒電前的位置,有助科學家更精確的判讀它收集到的資料。例如菲萊號上負責傳送無線電訊號給羅賽塔號的Consert儀器,這台機器本來是要幫助科學家探測彗星的成分。Taylor說,現在有了菲萊號的精確位置,科學家可以微調測量數據來獲得更高解析度的資料。 \n \n菲萊號2014年11月12日在七個小時的驚險降落後,成功的登陸當時距離地球約3.2億哩遠的彗星67P/,成為首個登陸彗星的人造物體。但是菲萊號登陸後,兩隻登陸用的魚槍沒有發射,菲萊號因此在彗星表面彈跳,最後停在一懸崖的陰影之下,造成菲萊號無法接觸到陽光、利用太陽能充電。菲萊號因此在電池電力耗盡後,除了2015年年中一段短暫的時間外都進入冬眠的狀態。但菲萊號沒電前還是為科學家傳回了許多寶貴的資訊。 \n \n羅賽塔號原本已經斷訊幾個禮拜,科學家原本在七月時認定它已進入永恆冬眠。羅賽塔號的任務原本也即將結束,預計在本月底就會被設定成自撞上彗星毀滅的軌道。現在因為它已被導向離彗星表面非常近的軌道上,所以才因此獲得彗星67P大氣下層下的資訊。Taylor說發現失蹤的菲萊號,真的是任務結束前一個美好的前奏曲。

  • 太陽能充飽電 菲萊號醒了

     歐洲太空總署(ESA)14日宣布,彗星登陸器「菲萊號」在休眠7個月後,已經甦醒過來,並與地球恢復連繫。 \n 菲萊號於去年11月12日從彗星探測器「羅賽塔號」(Rosetta)降落在67P彗星表面,完成人類太空史上首度成功登陸彗星的壯舉。菲萊號進行研究探測工作60小時之後,因太陽能電池電力耗盡而進入休眠狀態。由於彗星持續移動,比較靠近太陽,菲萊號充飽電力,得以恢復運作。 \n 德國航空太空中心(DLR)表示,菲萊號於格林威治時間13日晚間8時28分恢復通訊,透過其母船「羅賽塔號」傳送約300個資料包,時間超過1分鐘。 \n 法國國家太空研究中心(CNES)主任勒高爾14日表示,菲萊號已甦醒,快速向太陽移動。他表示:「我們從(菲萊號)接到2分鐘的新訊號,以及40秒的數據。」 \n ESA興奮地在推特上發文說:「哈囉,菲萊號,你睡很久了,約7個月!你得先好好檢查身體是否健康,夠不夠暖和。」菲萊號的推特則幽默回道:「我還是有點疲倦,等會再聊囉。」

  • 菲萊登陸器甦醒 向地球傳回數據

    菲萊登陸器甦醒 向地球傳回數據

    去年11月由太空探測船羅塞塔號(Rosetta)降落彗星67P表面,菲萊登陸器(Philae)即因太陽能電池耗盡電力而陷入沉睡。今傳來好消息,經過數個月沉睡,菲萊已甦醒,並快速向太陽移動。 \n \n法國國家太空研究中心(CNES)主任勒高爾(Jean-Yves Le Gall)向英媒BBC表示:「我們從(菲萊)接到2分鐘的新訊號,以及40秒的資料。」表示菲萊登陸器已甦醒,並與地球聯繫。 \n專家研判,由於彗星持續移動,較為靠近太陽,菲萊充飽了足夠電力,才得以再度運作。 \n \n羅塞塔號彗星探測船經過10年漫長飛行,距離地球5.1億公里抵達彗星67P,是人類的首次創舉。為此,歐洲太空總署共花費馬月13億歐元(約新台幣495億元)。

  • 菲萊號發現彗星有機分子

     歐洲太空總署(ESA)的彗星登陸器「菲萊號」休眠前,在67p彗星地表層上發現含碳的有機分子(organic molecules)。歷來學者和科學家認為,含碳「有機分子」是生命不可或缺的要素,也是地球生命的基礎。 \n 德國科學家證實,菲萊號在電池電力用盡,進入冬眠前,曾「嗅到」含有碳原素的有機分子,但尚不清楚其中是否包括構成蛋白質的複雜化合物,ESA仍在解析中。但這項發現,可能提供長久以來科學家認定,地球上的生命,是由彗星早期帶到地球的碳基化合物孕育而出的揣測。 \n 這正是菲萊號和母船「羅賽塔號」,在太空軌道飛行10年,接近彗星的主要任務─揭露彗星,以及生命如何演化細節。 \n 菲萊號12日登陸彗星表面,但電池已在15日用罄,進入休眠。但ESA說,菲萊號上的「彗星採樣與成分」(COSAC)儀器氣體分析器,登陸後可以「嗅」大氣,並發現首批有機分子。 \n 由於菲萊號降落在懸崖旁,部分機身被陰影籠罩,太陽能電池板無法充電。ESA希望菲萊號在彗星接近太陽重新充電後,從休眠中甦醒,繼續傳回新資訊。

  • 穿裸女襯衫受訪 科學家挨轟

    穿裸女襯衫受訪 科學家挨轟

     歐洲太空總署的羅賽塔號計畫科學家泰勒,因為之前身穿裸女襯衫受訪,引發侮辱女性爭議。他在14日的任務簡報影片中,為此向大眾道歉。泰勒流淚道:「我犯了大錯,冒犯很多人,我覺得很對不起」。 \n 近日菲萊號與羅賽塔號分離,降落在67P彗星的科學壯舉引起世人關注。40歲、留絡腮鬍的英國物理學家泰勒,是羅賽塔任務的核心人物之一。他本周接受專訪時,身穿一件短袖花襯衫,上頭全是半裸女性圖案,兩隻手臂滿是刺青。他還驕傲秀出大腿刺青給記者看,是一幅菲萊號成功分離,著陸彗星的圖。泰勒離經叛道的外表,引起許多推特女性網友批評。 \n 他們批評泰勒「教壞小孩」,這件襯衫對女性「性別歧視」。一名女性科技記者的諷刺留言寫道:「哪有,科學界對女性超級超級友善,問穿這件衣服的人(泰勒)就知道了」。面臨強大批判壓力的泰勒,14日公開道歉,並改穿一件深藍色帽T。 \n 另一方面,寫下歷史的菲萊號在彗星上馬不停蹄的工作了3天,持續傳回大量數據,並於14日完成兩項任務,包括在彗星表面鑽孔,與進行主體旋轉,以便能吸收到更多的陽光。 \n 任務中心表示,菲萊號電力已經耗盡,14日深夜進入冬眠狀態。歐洲太空總署在15日早上的例行通訊時間,沒有收到它的訊號。科學家希望其太陽能面板能吸收到陽光充電,進而恢復通訊。

  • 菲萊完成關鍵任務 進入冬眠模式

    菲萊完成關鍵任務 進入冬眠模式

    無人科學探測器菲萊(Philae)在14日深夜回傳彗星最後資料後耗盡電力,進入冬眠模式!歐洲太空總署(ESA)則在15日以「菲萊」創辦的推特(Twitter)帳號貼文證實此事。 \n \n根據《法新社》報導,無人科學探測器菲萊締造了人類太空史創舉,成為人類登上彗星的開路先鋒,身負重任的菲萊在最後一刻傳送鑽探彗星的大量資料給太空母船羅賽塔號(Rosetta)後,電力馬上減弱。 \n \n經過3天不眠不休的工作後,菲萊於14日深夜進入閒置模式,大部分的設備和系統停止運轉,另外,ESA透過「羅賽塔號」的推特貼文表示,「菲萊沒問題,我在這裡接受訊息。好好休息ZZZ…」,意指進入冬眠。 \n而地面研究人員指出,菲萊已完成主要任務,回傳8成的實驗資料,進入冬眠的菲萊,將等待彗星更靠近太陽,利用太陽能充電、甦醒,而羅賽塔號仍在遠方持續觀測這顆彗星。 \n

  • 菲萊號快沒電了…目前失聯

     歐洲太空總署(ESA)日前成功將彗星登陸器「菲萊號」送上67P彗星。ESA在14日表示,「菲萊號」完成「首次機械任務」,成功將溫度計插入彗星地表,方便觀察未來溫差。不過,因為菲萊號電力即將用光,ESA科學家14日將決定是否嘗試進行風險更大的程序,在電池電力用完前,讓它鉤住彗星表面。 \n ESA稍早表示,菲萊號持續穩定地傳回訊號,但由於它登陸地點不佳,緊鄰峭壁,因此太陽能面板被擋住,無法吸收日光,菲萊號的電力即將告罄,最多只能再維持一天左右。登陸器計畫負責人烏拉梅克14日表示,菲萊號已開始從彗星地表往下鑽,但尚不清楚是否成功取得樣本,目前也還沒收到科學數據。 \n ESA計畫經理高登表示:「它發揮了功能,但不幸的是我們失去了連線,於是我們不再收到資料。」他說,很可能在EPA與菲萊號重新連線前,它就沒電了。 \n 科學家表示不確定菲萊號確切位置,但為讓菲萊號獲得更多能源,他們正考慮讓它的主體旋轉,讓太陽能面板照到更多陽光。

  • 菲萊號登陸彗星情況仍不穩

     歐洲太空總署(ESA)的彗星登陸器「菲萊號」(Philae)12日登陸67P彗星時,因其具有定錨功能的兩隻錨叉(harpoon)未發揮作用,導致菲萊號兩度回彈,目前暫時穩定著陸,並與母船「羅賽塔號」恢復無線電聯繫,同時陸續傳回畫面。 \n 但ESA科學家指出,菲萊號傳回的畫面顯示,它似乎座落在崖壁旁,部分被陰影遮蔽,若其太陽能板接觸不到陽光,導致電池無法充電,登陸器30小時之內就會掛掉。科學家表示,他們還會設法遙控搶救。 \n 菲萊號體積約如1台洗衣機,重約100公斤,下面有3隻腳作為支撐,根據設計,菲萊號的兩隻錨叉在其觸地時就該發射,讓登陸器能牢牢固定在彗星表面,但飛叉並未發射出去,登陸任務指揮官烏拉梅克說,登陸器還未定錨。 \n 菲萊號第一次回彈的距離相當遠,可能達1公里,第二次回彈距離較短,現已暫時穩定。但烏拉梅克表示,他現在不敢遙控菲萊號發射錨叉,因為擔心發射的反作用力會影響菲萊號的穩定。 \n 未來幾個月,菲萊號將在67P彗星表面進行科學探索,透過3D影像分析其化學組成和電性,並探討彗星與地球及生命起源相關的幾種假設。 \n 從1985年開始參與歐洲太空計畫的中央大學天文所教授葉永烜認為,透過儀器登陸彗星,可以測量到許多望遠鏡看不到的現象,也有助於瞭解彗星的結構,打破傳統的天文理論,並且為太陽系形成、如何從小塵埃逐漸變成行星的過程,觸發新的想法,是人類太空研究的一大步。 \n 葉永烜分析,登陸慧星對人類的意義重大,主因在於地球或太陽系的行星,其實都經過各種碰撞和高溫後才形成的球體,若要追究太陽系的起源,這些早已面目全非的行星,很難回溯最初生成的狀態,不過,慧星一直都在宇宙中,比較沒有經過高溫質變,採集上頭的沙塵或冰晶,就能去探究起源。 \n 葉永烜在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太陽系研究所服務期間,就開始參與這項科學任務,並提供科學資訊和參與資料分析,同時,他也是土星探測「卡西尼計畫」的主要發起人之一。

  • 菲萊號首傳彗星照 立足不穩恐飄離

    在人類締造首度登陸彗星紀錄後,負責這項任務的無人探測器菲萊號,可能不會回地球了,菲萊號雖然在13號,第一次傳回一批,在67P彗星上拍的照片,但是歐洲太空總署承認,因為固定儀器發生問題,菲萊號很可能會飄離彗星,另外一個原因是,其實菲萊號當初在彗星降落時,有發生好幾次彈跳的現象,有可能因此導致固定儀器出問題,不但會飄離彗星,本來預計工作到明年3月也沒有辦法完成了。 \n

  • 中央大學團隊 助分析菲萊傳回資料

    中央大學團隊 助分析菲萊傳回資料

    羅賽塔號彗星探測船計劃,台灣的研究團隊也參與其中!中央大學天文所教授葉永烜表示,10年前即加入歐洲太空總署(ESA)的羅賽塔號(Rosetta)彗星探測船計劃,返台後他仍帶領中央大學團隊一起加入分析羅賽塔號的照片等資料。如今,首度目睹OSIRIS照相機拍到的彗星照片,感到既驚奇又興奮,未來透過這些影像分析,將有助進一步解開彗星之謎。 \n \n根據蘋果日報報導,在中大天文所教授葉永烜領導下,助理研究員林忠義和一些大學部學生一起參與這項史無前例的彗星探測計劃。中大主要參與的項目是,協助分析從羅賽塔號上的紅外線可見光影像技術(OSIRIS)照相機拍得的彗星照片,從探測器菲萊(Philae)傳回的影像等資料,可了解彗核(彗星中心固體的部分)表面軟硬、表面水和沙塵混合程度及化學成分,希望透過彩色照片分析彗核組成礦物種類等。 \n \n這次ESA將彗星探測船命名為羅賽塔號,其實別具歷史意義。根據維基百科解釋,羅賽塔是一石碑之名,現藏於大英博物館。公元前196年,一塊刻有古埃及法老托勒密五世詔書的大理石石碑,同時刻有三種不同語言版本的同段內容,使得近代得以解讀出已失傳千餘年的埃及象形文,而成為今日研究古埃及歷史的重要里程碑。彗星探測船以此為名,象徵希望解彗星之謎。

  • 菲萊號未穩固定位 但能回傳資料

    菲萊號未穩固定位 但能回傳資料

    歐洲太空總署(ESA)登陸控制人員烏拉馬12日在德國達姆斯塔特表示,太空探測船「羅賽塔號」(Rosetta)承載的探測器「菲萊號」(Philae)登陸「67P/丘留莫夫-格拉西緬科」彗星表面,仍無法穩固定位,但能發送數據資料回地球。 \n烏拉馬說,「探測器(菲萊號)仍未穩固定位,而我們還完全不知道原因為何」,並稱「菲萊號可能不只嘗試登陸一次,有可能進行兩次登陸」。根據電波顯示,菲萊號稍早被建議登陸在「軟沙地」,或從彗星表面彈起,重新進行登陸。 \n烏拉馬還說,由於菲萊號位在高於運行軌道的地方,因此和羅賽塔號之間的電波通訊中斷,此現象在預料之內。他也表示:「希望我們(菲萊號)登陸位置不是原定位置,且能持續進行我們的研究。」 \n耗資16億美元(約台幣480億元)的羅賽塔號計畫在1993年展開,並於2004年攜帶菲萊號升空,在經歷長達10年的太空飛行後,終於在今年8月接近登陸目標。菲萊號將利用配置的兩組魚叉式裝置,每小時定位彗星表面3.5公里,但目前仍不清楚能否運行。

  • 菲萊探測器登彗星 尚未穩固定位

    菲萊探測器登彗星 尚未穩固定位

    太空探測船「羅賽塔號」(Rosetta)承載的探測器「菲萊號」(Philae),經歷10年飛行,12日終於抵達「67P/丘留莫夫-格拉西緬科」彗星表面,但歐洲太空總署(ESA)登陸控制人員烏拉馬隨後表示,由於菲萊號的魚叉式裝置出現小差錯,因此菲萊號恐難以穩固定位在彗星上。 \n烏拉馬說,「部分跡象顯示,它們(魚叉式裝置)可能沒有發動,這表示我們(菲萊號)位在軟物質上,所以無法定位」,並稱「必須分析實際狀況,確實了解登陸位置,及登陸模式」,而這會花上「數小時」的時間。另外,ESA先前分析遙測數據時,其「首項訊息即指出魚叉式裝置不會運作」。 \n耗資16億美元(約台幣480億元)的羅賽塔號計畫在1993年展開,並於2004年攜帶菲萊號升空,在經歷長達10年的太空飛行後,終於在今年8月接近登陸目標。菲萊號將利用配置的兩組魚叉式裝置,每小時定位彗星表面3.5公里,但目前仍不清楚能否運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