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萬華流鶯的搜尋結果,共23

  • 阿嬤級流鶯「假搭訕真搶劫」 與被害阿北相加140歲

    阿嬤級流鶯「假搭訕真搶劫」 與被害阿北相加140歲

    台北街頭驚見「高年級」搶案!台北市萬華區1名67歲黃姓流鶯,10日凌晨主動搭訕一名7旬老翁,雙方約定性交易,她在暗巷中一手勾起老翁的手,另一手則是伸進老翁褲袋,打算偷錢,被察覺後乾脆推倒老翁直接搶走2千元。警方將黃女逮捕移送台北地檢署複訊,遂依強盜罪將她聲押獲准。 \n \n據了解,這名黃姓流鶯早有多次下藥洗劫年長嫖客的紀錄,因而遭警方鎖定;據三立新聞報導,10日凌晨3時許,黃婦在華西街巷口搭訕1名7旬老翁,邀約對方喝酒後進行性交易。老翁答應後,黃婦便勾起他的手走在暗巷,另一手則伸進老翁褲袋打算行竊。 \n \n老翁當場察覺,雙方爆發激烈拉扯,黃婦狠將老翁推倒地上,直接搶走2千元,隨即消失在暗巷中。警方調閱監視器畫面,一眼認出是前科累累的黃婦,迅速到她租屋處逮人。警方訊後將黃婦依強盜罪移送台北地檢署;檢方考量黃婦曾多次犯下迷魂盜案件,訊後將她聲押獲准。 \n \n「站壁」拉客流鶯是北市萬華區一大特殊現象,年紀大、長相差的她們,比起附近阿公店小姐遜色許多,在當地居民、警察眼中,被認為是「甘苦人」,因為沒有其他謀生能力,才會拖著一大把年紀還出來賣,背後總有著不為人知辛酸苦楚。絕大部分萬華流鶯都是在巷弄裡討生活,每次性交易價格約在1000元至1500元,每天頂多接個2、3名客人。 \n

  • 曾扮迷魂盜洗劫恩客 萬華流鶯搶老翁2000元遭羈押

    曾扮迷魂盜洗劫恩客 萬華流鶯搶老翁2000元遭羈押

    67歲黃姓流鶯,多次在萬華地區下藥洗劫恩客,黃婦今凌晨再度搭訕七旬老翁,竟搶老翁2000元,台北地檢署複訊後,認為黃婦涉犯強盜重罪且有反覆實施之虞,向法院聲請羈押。 \n檢警獲報,今天凌晨3時,黃婦在北市華西街21巷拉客,與七旬老翁談妥2000元的性交易價格後,趁老翁不注意之際,欲搶走老翁2000元,老翁在雙方拉扯時不慎跌倒,手腳多處擦挫傷。 \n檢警獲報後逮獲黃婦,警詢後依強盜罪將她移送北檢複訊,檢方考量她曾涉嫌犯下多起下藥洗劫強盜案件,訊後將她聲押。 \n檢警調查,黃婦曾在1990年於花蓮旅館,以下藥迷昏被害人洗劫財物,後來她因犯下強盜案而入獄,出獄後即轉往北市萬華區一帶當流鶯,下藥迷昏恩客洗劫財物。

  • 談妥全套1500進房「掏槍」搶流鶯1000 男遭重判7年半

    談妥全套1500進房「掏槍」搶流鶯1000 男遭重判7年半

    \n男子阿全(化名)到萬華區隨機挑上一名流鶯,談妥以1500元代價進行性交易,豈料進房後,阿全竟拿出空氣槍做出拉滑套動作,並指著流鶯的臉要她交出錢來,流鶯為求保命只好將身上僅有的1千元交出。事後阿全還向友人抱怨,買辣椒水就花600元,加上搭捷運、買檳榔的錢,頂多只賺300元。台北地院一審重判阿全7年6月有期徒刑,上訴二審駁回,維持原判,仍可上訴。 \n \n根據判決書,阿全被控於2019年5月間某日,穿黑衣、黑褲、黑鞋,戴黑帽、黑口罩並提著黑色公事包,到台北市萬華區西昌街尋找下手目標。他見一名流鶯單獨一人,主動詢問性交易價碼,流鶯表示全套1500元,兩人談妥後進入套房交易。 \n \n豈料一進房門,阿全便掏出空氣槍、拉開滑套對著流鶯的臉威脅:「大家都是混一口飯吃,把錢交出來」,流鶯只好拿出身上僅有的1000元求饒。拿到錢後,阿全還拿出辣椒水噴灑流鶯的頭、頸部才離開。 \n \n隔天阿全在新北市土城與人發生衝突,遭當地警方以攜有槍械逮捕,因搜出辣椒水,萬華分局員警確認他是搶劫流鶯的嫌犯。 \n \n法官審理發現,阿全曾向友人炫耀自己的空氣槍「打出去別人以為是真槍」,行搶後抱怨扣掉買辣椒水的600元和買檳榔、坐捷運的錢,「只剩下300元」,認定阿全有加重強盜犯意。 \n \n法官認為阿全故意挑選社會經濟地位較困苦的人犯案,在客觀上顯無任何情堪憫恕或特別之處;且攜帶兇器強盜等暴力犯罪,對個人生命、財產及社會危害既深且廣,認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全案仍可上訴。 \n

  • 萬華警方突擊私娼大樓 2對男女「來不及拔出」被活逮

    萬華警方突擊私娼大樓 2對男女「來不及拔出」被活逮

    北市康定路的「鑽石大樓」,長年都有私娼、應召站,以一樓一鳳方式,暗藏春色進行性交易,這些鶯鶯燕燕還會跑到樓下的小巷中站成一排,讓經過的尋芳客「選妃」,萬華警分局30日凌晨分兵多路,一舉衝破4個應召據點,逮捕17名賣淫女子,警方破門時,其中兩對男女正在「辦事」,看到警察手忙腳亂無處遮掩,遭當場逮捕。 \n \n萬華警分局長張隆興指出,鑽石大樓艷名遠播,流鶯成排站在小巷,引發居民觀感不佳,警方為此多次查抄,但業者被逮後,經常偷偷另起爐灶,警方日前接獲線獲,經連月追查,鎖定其中4處據點。 \n \n30日凌晨40名萬華警力,兵分4路前往康定路、貴陽街等據點,進行破門查抄,一舉逮捕17名大陸籍女子,其中9女是以觀光名義來台,逾期居留持續賣淫,現場另查扣5萬9000多元、大批保險套、潤滑劑及多部監視器。 \n \n警方表示,5月以來已破獲6起應召集團,查獲60餘名賣淫女子,全案警訊後,依妨害風化、違反社維法送辦,並擴大追查幕後的應召網絡。 \n \n萬華分局強調掃黃絕不手軟,將持續會有強勢作為,讓不法色情業者無法順利經營,還給社區居民乾淨安寧的生活環境。

  • 不甘心被搶 萬華流鶯報警討回皮肉錢

    不甘心被搶 萬華流鶯報警討回皮肉錢

    新北市土城區王姓男子,因缺錢花用,竟將歪腦筋動到萬華區「流鶯」的身上,拿著一把擬真玩具槍,恐嚇流鶯交出身上財物,流鶯不甘皮肉錢被搶,冒著被盯上的風險到警局報案,警方循線逮捕王姓男子,以恐嚇取財罪送辦。 \n \n警方調查,去年9月王男曾來萬華區嫖妓,拿水果刀搶走流鶯的手機,今年5月則噴辣椒水行搶,之後發現玩具槍更有「效果」,進房行搶更容易得手,日前則恐嚇流鶯得手2000元。 \n \n王先在在路邊談好價碼假意要性交易,但進屋後,就拿出玩具槍,讓流鶯誤以為是真槍,又不敢冒險報警,只好乖乖交出身上所有的財物,氣得流鶯向警方坦承整個過程是兩人性交易前遭搶。 \n \n警方循線調閱監視器,鎖定王嫌是曾來萬華區犯案的頭痛人物,循線在住處將人逮捕到案,王雖然矢口否認犯案,但流鶯確定長相就是他,警方依恐嚇罪將人送辦。

  • 萬華迷魂盜重出江湖  66歲流鶯專騙色阿伯遭逮

    萬華迷魂盜重出江湖 66歲流鶯專騙色阿伯遭逮

    北市萬華西昌街黃姓婦人專找老阿伯、獨居老人,佯稱500到1000元可提供性服務,並趁喝酒助興之際下藥,當嫖客就感覺頭暈目眩,昏迷不醒人事,黃洗劫阿伯身上財物,今年7月到9月間陸續得手2萬5000元,警方根據監視器畫面鎖定黃嫌,上週將人逮捕並依強盜罪送辦。 \n \n66歲黃姓婦人以流鶯的手法攬客,平時騎電動機車載西昌街一帶尋找獵物,見老阿伯在路邊閒逛,黃即主動上前攀談,並以廉價性服務色誘阿伯,7月9日、8月21日、9月22日分別在萬華、大同等地,洗劫阿伯身上現金,分別得手2萬、3000元、2000元。 \n \n警方調查,這名黃姓婦人早在前年就以同樣手法犯案,都是將安眠藥「思樂康」混入酒類,先提議到公園喝酒,當阿伯準備起身進房交易,突然在路邊昏倒,黃婦從容從被害人身上拿出皮夾,把皮夾內現金,直到被害人睡醒,還摸不著頭緒,想要找黃婦又找不到人。 \n \n黃嫌曾在2017年曾下藥迷昏並強盜9名被害人而遭法院羈押,她聲稱自己不識字,因脊椎數次開刀,身心狀況不佳,平時需服用大量肌肉鬆弛劑和鎮定劑才能入睡,雖遭羈押仍否認強盜。今年7月到9月間,黃又再度回到西昌街犯案,警方已清查3名被害人,並向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聲請拘票將人逮捕到案。

  • 萬華強力掃黃 60名流鶯到案

    萬華強力掃黃 60名流鶯到案

     蔡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吸引大批東南亞籍女子以「假觀光」方式來台,群聚北市萬華地區四處拉客賣淫,萬華警分局連日密集以優勢警方進行「閉鎖式掃蕩」掃黃,近1個多月共已取締東南亞籍、陸籍賣淫女子共60人。 \n 警方說,萬華色情行業集中在康定路鑽石大樓、桂林路、西昌街、漢中街一帶,近來不少東南亞籍女子以短期觀光旅遊名義來台,在康定路巷弄內以私娼站壁方式從事賣淫,警方將這些地點列為掃黃重點。 \n 萬華警分局在北市警局保安大隊員警支援下,自4月12日至5月10日止,多次展開區域封鎖式掃蕩,共取締55名大陸、泰國、越南、台籍賣淫女到案。 \n 警方5月16日再赴漢中街147巷出租套房內查獲5名應召女,警詢後依社維法各裁罰1500元。警方強調,一旦查獲持觀光簽證入台的賣淫女子,除先依社維法裁罰外,將移請移民署遣返並調查是否有其他不法事證。

  • 萬華流鶯遭刺死 宅神諷:又是完美社會的零星個案?

    萬華流鶯遭刺死 宅神諷:又是完美社會的零星個案?

    近期台灣兇殺案件頻傳,尤其駭人聽聞的分屍案,竟然在12天內接連發生3起,讓「死刑」議題再度引發熱議。不過行政院長發言人徐國勇卻說,雖有不良治安事件,但都是零星個案,再完美的社會都還是會有一些犯罪事件發生。昨晚萬華發生流鶯當街遭刺死事件,「宅神」朱學恒諷刺問:又是覺青心目中完美社會的零星個案嗎? \n \n針對短期內連續發生3起分屍案件,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21日表示,台灣整體治安在全世界的評比是相當前面的,雖然有不良治安事件,但都是零星個案,任何再完美的社會都還是會有一些犯罪事件發生,執行死刑要非常謹慎,因為死刑是有關人命的。 \n \n此番言論一出,遭到各界強烈抨擊,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怒轟:「你(徐國勇)確定在說人話嗎?」,PTT網友也狂噓:「分屍不是人命?」、「零星個案就不是人命?」、「幹話政府」、「O你娘姑婆芋的毒性這麼強」。 \n \n昨晚北市萬華區艋舺公園發生一起兇殺案件,越南籍性工作者當街遭男子以水果刀刺死。「宅神」朱學恒在臉書轉貼這則新聞,並諷刺說:「這是什麼?又是覺青心目中完美社會的零星個案嗎?」 \n \n網友回應他:「政府會出來說明現在是這20年來最好的治安!網友都在靠北三小!」、「這是艋舺公園的零星個案」、「我有神經病,結案」、「法務部:你有聽過其他街友殺過性工作者嗎?沒有吧,那就是個案」。 \n

  • 老「鶯」爭寵打架 檢察官被煩到從同情變怒斥

    老「鶯」爭寵打架 檢察官被煩到從同情變怒斥

    北市萬華區2名年紀都超過60歲的「阿嬷級」資深流鶯,經常為男客打架爭寵,從萬華街頭打到派出所,被送進北檢。檢察官一開始充滿同情,耐心聽她們抱怨,但兩人在庭上繼續吵鬧不休,吵到檢察官忍不住怒斥,最後一併依傷害罪起訴。 \n \n據蘋果報導,莊姓婦人年近70歲,越南籍黃姓婦人則年約60多歲,兩人都在台北市萬華區從事性服務多年,時常為了男客爭風吃醋、大打出手,早就是是轄區桂林派出所的頭痛人物。 \n \n不過兩人見到檢察官就會裝可憐,說自己被打得好慘,檢察官一開始耐心傾聽,好言相勸她們年紀大了,不要那麼衝動。但今年1月兩人再度互毆進了北檢,一進偵查庭就針鋒相對、互嗆個不停。 \n \n開完庭檢察官將筆錄列印出來要兩人簽名時,黃女竟說看不懂中文,要求請庭外好有幫她看,一旁莊女立刻出言譏諷,說「檢察官大人,她說不懂是騙肖,她還會說台語罵我。」 \n \n此時好脾氣的檢察官也按捺不住,怒斥2人不要再吵,最後2名老婦乖乖簽名離開。北檢將兩名老婦一併依傷害罪起訴。 \n

  • 流鶯搶郵局 檢依恐嚇未遂罪起訴

    57歲鄭姓婦人因積欠房租與地下錢莊共7萬餘元,今年8月30日早上頭套絲襪、戴遮陽帽持水果刀至新北市新店郵局行搶,期間挾持1名寄信的女性人質,行員配合裝了17萬元,在交付予鄭婦時趁機奪刀,鄭婦拔腿狂奔,被見義勇為的民眾絆倒逮捕;台北地檢署今依恐嚇取財未遂罪起訴鄭婦。 \n \n檢警調查,鄭婦生活困苦,曾四處搬遷,後在新店租屋,與16歲外甥女相依為命,為繳交房租,偶爾會到萬華當流鶯賺皮肉錢;今年8月底她因積欠2個月房租3萬4000元、地下錢莊4萬元,鄭婦無計可施,鋌而走險,持水果刀行搶郵局。 \n \n今年8月30日早上11點半,鄭婦從租屋處步行至安民街的郵局,頭戴遮陽帽,臉套黑色褲襪,持刀闖入,大喊要搶劫,挾持一名正要寄信的女性人質,並將一只綠色購物袋丟給行員,行員假意配合,將17萬餘元裝進鄭婦袋內,行員趁隙奪下鄭婦的刀,鄭婦立即跑出郵局,經民眾見義勇為合力逮捕。 \n \n警詢時,鄭婦供稱是因為欠了地下錢莊4萬元,又積欠2個月房租,還有一名外甥女要養,走投無路下才會行搶,警詢後將鄭婦依強盜未遂送辦。檢方訊後聲押鄭婦獲准。檢察官考量鄭婦犯行與強盜未遂罪的構成要件不符,今改以恐嚇取財未遂罪起訴鄭婦。

  • 昔日群鶯亂舞 今暗巷交易

    昔日群鶯亂舞 今暗巷交易

     萬華區流鶯傳出感染愛滋引發恐慌,這被老艋舺人視為特色的傳統產業,歷經公娼及警方掃黃等改變,曾一度走入歷史,然隨著外籍兵團進軍,又逐漸興盛起來,甚至公然在街頭上拉到警局分局長都還不知,春城無處不飛花,對「巷仔內」的嫖客而言,現在都懂得入巷買春,但就怕染病。 \n 每到華燈初上,萬華康定路的市場裡,供奉的神明桌前,總可見到打扮濃妝、著短裙的小姐們拜拜上香求平安、求生意興隆,不一會兒,她們走進巷子口,靜靜地等待嫖客上門講價後,轉進一旁旅社。 \n 年紀大、長相差,萬華流鶯比起附近阿公店小姐遜色許多,在當地居民、警察眼中,認為她們都是「甘苦人」,因為沒有其他謀生能力,才會拖著一大把年紀還出來賣,背後總有著不為人知辛酸苦楚,每回被帶回警局,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求員警高抬貴手。 \n 對菜鳥員警而言,這的確是人性挑戰,但老鳥教導下,反而新面孔有績效,據統計,去年萬華就查獲184人次的個體戶賣淫,雖不完全是站壁流鶯拉客,但取締流鶯是警方最主要掃黃績效,萬華警方一天抓個10對是司空見慣。 \n 隨著暗藏春色按摩院興起,警政單位把掃黃目標鎖定這些場所,流鶯有了喘息機會,但為免她們群鶯亂舞、有礙觀瞻,由取締改採站崗驅趕,逼她們退出大馬路,轉進巷弄內,如今萬華流鶯絕大部分都是在巷弄裡討生活,每次性交易價格約在1000元至1500元。 \n 傳出阿嬤級的流鶯每月接客百人,巷弄內的流鶯覺得「太誇張了!」因為以她們現在的水準,每天頂多接個2、3名客人,如果60歲阿嬤等級的同行,還能月接百客,根本是奇蹟,如以每次收費1000元計算,堪稱是首富級流鶯。

  • 迷姦流鶯逼女友3P助興 色狼判13年

    38歲男子林志成有迷昏女子再嘿咻的怪癖,去年6月拐騙流鶯回家,亮刀逼脫光衣物後,用鐵鍊綑綁流鶯,並要女友調配摻有FM2的可樂迷昏流鶯,林在性侵時,還變態要求女友脫光衣服、撫摸流鶯胸部玩3P助興。高院依強盜強制性交罪重判林13年徒刑。 \n \n 判決指出,林男曾有性侵流鶯前科,他的陳姓女友過去也是流鶯,與林同居後,拿皮肉錢供男友買毒、生活費。 \n \n 去年6月15日晚間,林跟陳女說要去萬華找流鶯回來玩3P,他找上1流鶯,佯稱載她去中興橋下旅社交易,卻把她載往蘆洲住處。 \n \n 林拿出鈍器抵住她腰部威脅,流鶯擔心遭遇不測,乖乖跟他進房,林持刀強調「刀有殺過人,見過血,妳不聽話,就把妳殺了!」,逼流鶯脫衣物,再用鐵鍊綑綁她頸部及雙手,指示陳女全身脫光,撫摸對方胸部助興後,林再性侵得逞。 \n \n 完事後,流鶯因口渴,林要陳女拿出摻好FM2的水給流鶯,流鶯認太過混濁拒絕喝,林再要陳女將FM2摻入可樂,流鶯喝完而昏迷,再被林男性侵多次,林並趁流鶯昏迷時,拿走她皮包內的5000元。 \n \n 隔天流鶯醒來,林用毛巾矇住她雙眼,與陳女將她載到新北環快高架橋下棄置,流鶯獲釋後報警,檢警逮獲林男,起出多顆FM2與鈍器。 \n \n 高院審理時,林辯稱他先前曾與被害人性交易,他想找人在家與陳女玩3P,是被害人心甘情願上車,下藥的人是陳女,因對被害人性服務不滿意,才將支付性交易的2000元取回,沒拿5000元。但因陳女對男友林男犯案過程指證歷歷,法官不採信林說詞。 \n \n 高院認為,林有性侵前科,不知悔改,竟持刀恫嚇、以鐵鍊綑綁、下藥性侵,並命女友撫摸被害人胸部助興,林在偵審期間多次戲謔被害人是「站壁的」,嚴重歧視性工作者,為其可任意蹂躪、洩慾之禁臠,行逕惡劣,重判林13年徒刑。

  • 流鶯被警「釣魚」送辦 日日春協會不滿聲援

    流鶯被警「釣魚」送辦 日日春協會不滿聲援

    萬華流鶯MIKO不滿警方以網站「釣魚」方式逮捕她,並依違反兒少法函送台北地檢署偵辦,北檢今天上午傳喚她出庭。MIKO庭訊前表示,她在萬華站壁數十年,年紀大,因無法再站壁,最近才學會網路招攬生意,結果昆明所員警卻主動line邀約她性交易,警方作筆錄時還一直誘導她背後有賣淫集團,但她明明只是「個體戶」,在網路上也拒絕未成年進入,卻仍被送辦,痛批員警執法不當。 \n \n為性工作者爭權益的「日日春協會」,上午也到北檢聲援MIKO,協會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2009年釋憲指「罰娼不罰嫖」違憲,2011年社維法修法,授權地方政府設置性交易專區,但四年來,沒有一個地方政府設置合法的工作區域,警方還持續查緝性工作者與性消費者,結果被國家處罰的是最底罰的街頭流鶯。 \n \n日日春協會強調,柯P市長日前才要求警政署取消春安專案,但卻放任轄下警察花大量的無謂力量在查緝老流鶯,批評柯不設置合法的性交易空間,讓小姐有地方安心工作,還浪費警方釣夕濫抓小姐。 \n \n協會並要求「惡法苦果流鶯吞,檢察官請勿濫刑濫訴」、「柯P市長別龜縮,給流鶯合法工作空間」。

  • 情侶迷昏流鶯 性侵搞3P

    林姓男子與陳姓女友共謀,把萬華地區流鶯「阿珠」騙回住處迷昏玩3P,檢警獲報將情侶檔追緝到案,赫然發現陳女也曾是被林男迷昏的流鶯,因林男供吃、供住、供毒,竟和林一起殘害同業。新北地檢署2日將2人依強制性交等罪嫌起訴。 \n已婚林姓男子(37歲)有性侵前科,專挑流鶯下手,今年6月間,他與陳姓小三(34歲)共謀犯案,他先到萬華地區尋找獵物,看上45歲阿珠(化名),佯稱要載她去中興橋下旅社交易,卻把她載往蘆洲住處。 \n林男過程中拿出鈍器抵住阿珠腰部要他配合,阿珠擔心遭遇不測,只好乖乖跟他上樓,到了房間後,林男拿出另把刀強調「這把刀見過血」,要阿珠自己脫去衣物,再將阿珠用鐵鍊綑綁床上性侵,早等在房間的陳女,也在男友性侵阿珠過程中,搓揉阿珠胸部玩起3P。 \n完事後,阿珠向兩人表示口渴,林指示陳女拿出摻好FM2的水給她,阿珠查覺太過混濁拒絕再喝,改說想喝放在桌上的可樂,沒想到該瓶可樂也已被陳女下藥,阿珠喝完昏死過去,再被林男性侵多次。 \n阿珠獲釋後不甘受辱報警,檢警根據車牌,循線逮獲林男與陳女,並起出多顆FM2與多把鈍器,將兩人聲押獲准。 \n林男在檢方偵查時全盤否認指控,但陳女則完全坦承,清楚交代細節過程,強調「男友喜歡玩新鮮的,喜歡玩迷昏這招」,因為內容與阿珠指控吻合,新北地檢署2日偵結依強制性交、妨害自由等罪嫌起訴林男與陳女。

  • 索「接客費」 大姐頭當街掌摑流鶯

    北上會網友怎麼會被強迫賣淫!天道盟大安會的會長林上恩專門上網誘騙少女,強迫餵毒賣淫還有被害人,因為餵食毒品過量,暴斃身亡。警方先前把林上恩逮進牢裡,但他的馬姓女友卻接收他的事業,凶狠程度不輸男性,繼續在萬華地區欺壓流鶯,強索接客費。 \n

  • 「交易」前亂摸 猴急男挨告沒事

     程姓男子六月間與台北市萬華區一名流鶯談妥以五百元性交易,程男隨後坐上流鶯的機車前往其住處;猴急的程男還沒付錢,在途中就不斷上下其手,流鶯不滿怒嗆,「摸不用錢喔!」還控告程男妨害性自主。 \n 六月廿二日,四十歲程男在萬華西園路與一名四十四歲流鶯相約以五百元性交易。流鶯要求先付錢,但程男以沒有零錢為由,要求先載他去檳榔攤換零錢,再到她的住處。 \n 程男太猴急,趁女方騎車無法阻止,先伸進衣服撫摸胸部,更伸入裙內撫摸下體。流鶯不滿程男還沒付錢,就大膽妄為,還在後座一直問,「要不要現在打炮?」她忍無可忍,怒嗆「摸不用錢喔,那錢拿來啊!」 \n 兩人在樹林一間加油站,程男雖拿一百元幫忙加油,但爭執越演越烈,最後取消性交易,程男要求流鶯載回萬華遭拒絕,推流鶯一把,並說「妳不要在萬華出現!」自覺沒賺到錢,又被吃豆腐還被恐嚇的流鶯隨即報案,稱遭強制猥褻,提出傷害、恐嚇告訴。 \n 由於流鶯控告程男部分全是單一指述,無其他證據,提出的驗傷單是事發後五天才驗傷,傷勢也與供詞不相同,難以認定是該天造成,因此對程男不予起訴。

  • 我見我思-艋舺的「三流」焦慮

     周日耶誕夜,我來到萬華龍山寺,試觀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如何就她的「玩笑話」作解說,更好奇聲援街友的學生團體如何反制。對峙時間當然不會長,且不是焦點所在,反倒是龍山寺周遭商家對街友的不滿,某些街友甚至感激應曉薇的灑水論調,進而與不同主張者互槓怒罵,更顯問題的盤根錯節。 \n 首先,還是得譴責應議員!她於議會工務部門的質詢已極輕佻,如今,街友在她臉書中的形象竟是「萬華遊民多數天天喝酒簽六合彩,還有HV愛滋原者」,「過去幾年已槍決的死刑犯不止一位,他們姦殺數名其中最小三歲幼童和婦女」。這些胡謅荒唐言,表露出她關心街友,街友卻不知好歹的「憤怒」心態,所以她亟欲立《遊民法》來規範,凡此都已是淺露的法西斯了。 \n 不過,應議員是誠實的法西斯,她只是浮出的冰山,而冰山基座可不小。畢竟,眾人見無依的街友都會生惻隱之心;但若他們棲息於我們周遭,會全心接納並熱心支援者,幾希!尤其對萬華居民來說,長期被貼上「三流」(流氓、流鶯、流民)標籤,影響發展步調不說,街友近年更是愈聚愈多,偏又趕不走,焦慮失措自是難免。問題在於:台北市的街友何以膨脹如此?何以街友們集中於西區? \n 其實,台北市街友最多的處所並非萬華龍山寺周遭,而是台北車站(尤其地下停車場一帶)。祇因萬華「盛名」在外,所以一談到街友就聯想到萬華。弔詭的是,台北車站和龍山寺前的艋舺公園都是依現代性規畫的公共空間──滿是水泥地的艋舺公園,取代貌似東京淺草寺市集,是市政一大敗筆──卻反遭被排除的街友入侵,握權柄的有力人士豈能不錯愕? \n 若再探討街友日多與年輕化,近來由經濟勞動角度剖析者已不乏其人,反之,台北市的空間規畫與都更強化了貧富差距與人心疏離,似乎大家都心裡有數卻少公開言談。也就是說,從日治後期以迄戰後一、二十年,已然一體的台北城,如今再因大安、信義為主的「新城內」(俗稱「天龍國」)森嚴矗立,和西區的大稻埕、萬華再現昔日的分立局面,處於最下階的萬華遂成街友集散地,以及破落的人心散置處。 \n 日治年間,日本人盛傳「正經的日本人,不會到萬華去」,而今多數「天龍國」優位人士也不會想造訪萬華。萬華人與其奢求主政者的「西區軸線翻轉」得以有成,自救才是最實質的改造利器。日治年間施乾、清水照子夫婦經營的「愛愛寮」今仍在,所以,今日萬華的社區、寺廟教會(尤其是龍山寺)都不該對街友問題置身事外。為此,有識者得持續關注應議員亟欲推動的《遊民法》,慎防以法之名行驅趕之實,否則「天龍國傳奇」一再上演,情節絕不好看!

  • 社會傳真機-專欺萬華風塵女 錢莊狂吸血

    借三萬元,一個月利息錢要一萬八千元!以男子李家豪為首的地下錢莊,鎖定北市萬華一帶流鶯和阿公店女子,涉嫌以高達四十八分的月利率,狂吸她們的皮肉錢;萬華警分局昨日逮捕李和三名同夥到案,依組織犯罪、重利等罪嫌送辦。

  • 為花博整市容警下驅逐令 勸離艋舺遊民

     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十一月登場,北市府已展開整頓市容觀瞻的「嚴打」行動,市府攤販遊民工作處理小組指示警方對萬華地區的遊民下達「驅逐令」,全力驅離龍山寺周邊及艋舺公園的遊民。由於驅逐行動於法無據,欠缺強制力,又未規畫妥適的安置收容場所,引發遊民不滿。 \n 遊民與警方大玩捉迷藏,走了又來,還反嗆警方:「我們的本錢就是時間多,誰怕誰!」 \n 花卉博覽會預估將吸引數百萬名海外人士來台,勢必掀起一股觀光潮,為避免外籍人士參旅期間,對台北市留下負面觀感,貽笑國際,市府從年初就針對流動攤販展開第一波嚴打行動;七月初,嚴打行動掃向萬華地區,衝著站壁流鶯和阿公店的拉客女子而來,雷厲執行下,流鶯和拉客女子都暫避風頭,昔日春色無邊的場景已不復見。 \n 日前,市府攤販遊民工作處理小組指示警方展開遊民驅逐行動,對象鎖定萬華龍山寺周邊及艋舺公園聚集的遊民,要求警方務必讓遊民離開,不得讓遊民驚擾到遠從海外來的嬌客。 \n 然而,由於驅逐令根本於法無據,警方只能勸離遊民,卻無從強迫他們離去,且片面要求驅離遊民,卻未規畫遊民安置或收容場所,只求「眼不見為淨」,治標不治本,導致遊民去又來,和警方大玩捉迷藏。 \n 據了解,當地警方為達成驅離任務,連日來費煞苦心,日以繼夜投入大批警力,還特地情商慈善人士,暫停在艋舺公園發放遊民便當的善行;同時報請環保人員清運走遊民的家當,一些遊民擺放在公園的輪椅、睡覺用的紙板、碗盆、棉被、衣物等用品,都被環保依廢棄物清運掉,不少遊民在流浪後回到「家」時,看到自己的生活用品不翼而飛,還真是一陣難過。 \n 有關單位甚至在河堤邊另覓一處小廟充當遊民的安身之地,但習慣了自由的遊民並不領情。 \n 部分遊民堅持死守「家園」,面對員警半推半就的驅離行動,還反嗆:「我就是時間多,你前腳離開,我後腳就回來」,令員警氣結,又莫可奈何。

  • 警局剪刀手 淪落廢寮成街友

    警局剪刀手 淪落廢寮成街友

     在北市萬華警分局理髮近半世紀的老師傅張萬德,手下剪過的官警頭髮,不計其數,連北市警察局長謝秀能當年也是座上客。如今理髮部被收回,生活頓失依靠,淪落夜宿廢棄娼館的遊民,令昔日光顧他生意的官警,不勝唏噓和同情。 \n 七十七歲的張萬德,故鄉南投,從學徒出身,五○年代在延平北路開家庭理髮店,很多警察都是他的老顧客,當年萬華分局一名劉姓組長突發奇想,將分局停車場旁的空房間改建成理髮廳,邀請他長駐分局替官警剪頭洗髮,從此,張萬德成為萬華分局的「專用」理髮師。  不過,好景不常,老警察說,十多年前,張萬德迷上交際舞,經常油頭粉面、穿著時髦往西門町的舞廳裡鑽,剪髮一輩子賺的錢,全花在舞小姐身上,最後妻離子散;四年前車禍意外,傷了腦袋,儘管記憶退化,但手藝沒忘,靠著老客人光顧,勉強度日。 \n 沒想到,一年多前,張萬德勾搭上流鶯,流鶯經常衣衫不整在理髮部遊蕩,屢勸不聽下,分局決定收回理髮部。張和萬華分局近半世紀的緣份,畫上句點。 \n 理髮廳沒了,家人也不願理他,半年前他被羅姓女遊民收容,一同棲身在暗巷的廢棄娼館,兩人相互扶持,靠撿破爛維生,張萬德從當年風光的警局專用理髮師,變成流落萬華街頭的遊民。這樣的下場,恐怕是他所始料未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