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萬華角頭的搜尋結果,共21

  • 萬華2角頭搶地盤 遭組織犯罪槍砲起訴

    萬華2角頭搶地盤 遭組織犯罪槍砲起訴

     萬華區角頭陳明傑、謝宗憲因搶地盤,將另名華西街角頭施正聲打傷,並引起施在事後開槍報復,台北地檢署偵查後,5日依違反組織犯罪條例及槍砲罪,將陳明傑、謝宗憲及1名陳姓小弟提起公訴。

  • 萬華搶地盤大混戰 水果店男員工下體衰中槍

    萬華搶地盤大混戰 水果店男員工下體衰中槍

    56歲萬華華西街幫角頭施正聲,疑不滿遭綽號「東三」的陳姓角頭強搶地盤,被陳男手下毆傷,今年9月持槍對著烤肉的「東三實業」人員對空鳴槍1發,再連開4槍,其中1槍誤擊旁邊水果店林姓大陸籍員工下體。台北地檢署今依殺人未遂罪嫌起訴施男。 \n \n警方調查,施男因與有意染指華西街阿公店生意的陳姓大哥衝突,施遭陳手下強押到梧州街12巷據點「東三實業」地下室圍毆重傷,休養月餘才復原,起意報復。 \n \n9月23日晚間施借用友人機車進入梧州街12巷,先對著烤肉的「東三實業」人員對空鳴槍1發,再連開4槍,其中1槍誤擊旁邊水果店林姓大陸籍員工下體。 \n \n施開槍後欲騎車逃逸,但鑰匙被拔走,改搭計程車離去,並將槍枝藏放桂林路檳榔攤。警方24日下午在桂林路、梧州街口逮捕施到案,起獲2把手槍,施坦承犯案,警訊後送辦。

  • 萬華角頭起底 陳明傑國中就霸凌同學被告

    萬華角頭起底 陳明傑國中就霸凌同學被告

    涉及持搶押人毆傷華西街大哥施正聲,遭萬華分局警方提報為治平對象的陳明傑,在國中時期就因欺侮毆打同學被告,曾遭大安分局傳辦。陳明傑轉往艋舺地區發展,又因強賣光碟片,遭萬華分局偵查隊依組織條例送辦,這次他為了爭搶地盤,還把親哥哥也拉下水,兄弟倆一起被移送法辦。 \n \n37歲的陳明傑,是北市知名角頭大安庄老大「黑印度」陳崇賢的侄子,自小就受家族影響,個性非常好鬥逞能。1996年,陳明傑就讀大安區某知名國中時,因暴力毆打凌虐同校同學,遭同學家長告到轄區大安分局刑事組,刑警通知陳明傑父親將他帶到刑事組問訊,最後,在中間人調解下,雙方家長達成和解,對方家長同意撤告後,陳明傑才免去被訴。 \n \n陳明傑靠著親叔叔的名號,在北市開始混起兄弟,被吸收投入華西街幫旗下,華西街幫另從桃園招募綽號「東三」的謝宗憲,兩人一起合夥闖蕩艋舺。陳明傑起先是在廣州街販賣色情光碟,但陳明傑卻使用暴力企圖獨佔當地色情光碟市場,加價強迫小攤商向他進貨,而且還威逼小攤商固定進貨量,不從者,就暴力相向,糾眾將小攤商毆打凌虐,萬華分局偵查隊獲報後,將陳明傑依組織犯罪拘提移送法辦。 \n \n事後,陳明傑不僅未加收歛,反而更形囂張,憑著年輕力盛,和手下帶有小弟,對華西街幫內老輩大哥不禮貌,持槍將施正聲強押到梧州街地下室東三實業事務所圍毆成重傷,還威脅施正聲賠出三千萬元,才引發這起黑道喋血事件。

  • 宛如電影《艋舺》 華西街械鬥槍擊主謀陳明傑、謝宗憲落網

    宛如電影《艋舺》 華西街械鬥槍擊主謀陳明傑、謝宗憲落網

    北市萬華區梧州街中秋節前夕發生槍擊案,警方逮捕槍手施正聲後查出,全案是因華西街幫目前掌權的「東三實業」帶頭大哥謝宗憲及陳明傑,為爭權奪利所引發的紛爭,陳明傑等人除涉嫌持槍挾持毆傷施正聲,還藉口與隔鄰角頭「頭北厝」發生群體械鬥滋事,萬華分局及台北市刑大偵5隊歷經一週追捕,8日深夜逮捕陳、謝兩嫌及3名手下,偵詢後依法送辦。 \n \n上個月23日晚間21點多,北市萬華區華西街幫大哥施正聲,單人持雙槍到位在梧州街12巷內的「東三實業」事務所開5槍示威,流彈傷及一名林姓大陸籍員工,萬華分局及台北市刑大幹員次日下午在桂林路逮捕施嫌,起出兩把改造手槍。 \n \n警方經深入追查發現事發原因,半年前,目前同屬華西街幫旗下的東三實業帶頭大哥「東三」謝宗憲、「阿祖」陳明傑,因爭奪梧州街阿公店生意,持槍將施正聲押到東三實業事務所內圍毆成重傷,施正聲為了報仇,才持雙槍前往開槍報復。 \n \n警方並查出,槍擊案發生後,謝、陳兩人對外放話施正聲前來開槍,是隔鄰「頭北厝」在背後教唆所為,於是糾集2、30名小弟,衝到西園路212巷,與正在烤肉的頭北厝幫眾發生群體械鬥,雙方因而連續3天爆發3波衝突,嚴重影響社會治安。 \n \n萬華分局警方得悉後,會同台北市刑偵5隊組成專案小組,對陳明傑、謝宗憲等人展開蒐報,將陳明傑提報為治平對象,陳明傑案發後即四處逃亡,還一度由台中搭機潛往澎湖藏匿,8日晚間,專案人員查知陳明傑潛回新北市新莊手下小弟住處躲藏時,前往攻堅逮獲,另一組人馬則在萬華地區逮捕謝宗憲及3名手下,警方詢後除依法送辦外,並擴大清查其它共犯拘提到案中。

  • 影》萬華角頭紛爭槍擊 烤肉趴遭連開4槍 1男下體中彈

    影》萬華角頭紛爭槍擊 烤肉趴遭連開4槍 1男下體中彈

    (10:50更新 角頭紛爭釀槍擊)北市梧州街12巷,今晚驚傳槍響,華西街當地角頭「東三實業」23日晚間在梧州街12巷內角頭事務所前舉行烤肉會,突有一名年約50餘歲身材矮小的男子現身,不由分說即朝烤肉人群連開4槍,其中兩槍朝牆壁上的東三實業字樣射擊,另兩槍朝人射擊,其中一名大陸籍林姓員工被射中胯下,警方趕往現場扣獲槍手所開車輛,已掌握槍手身分,正全力追緝中。 \n \n據了解,發生槍擊案的現場,正是華西街當地角頭「東三實業」的地盤,槍手直接闖進角頭地盤開槍傷人,與近來當地發生的角頭內紛爭有關,警方正嚴密監控,全力壓制類似槍擊事件再度發生。 \n \n警方調查,今日晚間,東三實業10多名員工聚在梧州街12巷一號的事務所前,舉行中秋烤肉會,烤肉會進行至晚間21時23分時,突有一名年約50多歲的男子,騎機車抵達梧州街12巷口,將機車停妥後走進巷內,不發一語先朝寫有「東三實業」的牆壁連開二槍後,現場員工見狀撲上前去企圖制住槍手,槍手隨即朝人群再開二槍後,拔腿逃逸。 \n \n槍手所開後面二槍,擊中一名林姓大陸籍員工胯下部位,經緊急送往台大醫院急救,已無大礙。而槍手逃離現場,準備騎上機車逃逸,沒想機車鑰匙卻被人拔走,槍手於是徒步跑離現場。 \n \n轄區萬華分局據報趕往現場,台北市刑大也動員到場支援,警方根據現場所留機車,已掌握槍手身分,正全力緝捕中。 \n

  • 萬華角頭瓜子10年前遭狙殺 遺腹子如今始認祖歸宗

    萬華角頭瓜子10年前遭狙殺 遺腹子如今始認祖歸宗

    台北市萬華地區綽號「瓜子」的角頭大哥蔡岱廷,2009年前往永和市永利路敬天宮喬遷餐會,遭到槍手廖柏緯連開14槍慘死,當時蔡岱廷的廖姓女友已經懷孕5月,並於翌年2月間產下一子,廖女今年向新北地院提出認領子女告訴,新北地院判決蔡岱廷的遺腹子可以認祖歸宗。 \n \n 蔡岱廷2007年9月29日晚前往永和市永利路敬天宮喬遷餐會時狙殺,造成蔡岱廷身中10多槍,頭部與心臟連中三槍斃命,事後廖柏緯潛逃出境,迄今行蹤不明。 \n \n 蔡岱廷遭槍殺死亡時,廖姓女友已經懷孕5個月,兩人計畫在產子後結婚,但沒想到隔年2月產下的兒子卻變成遺腹子,廖女也在「瓜子」死亡10年後向新北地院提出忍領女子告訴。 \n \n 蔡岱廷的長子庭訊表示,由於父母早已離婚,他對本案DNA 血緣鑑定報告沒有意見,廖女之子確實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父親蔡岱廷的唯一繼承人。新北地院也根據DNA鑑定結果判決廖女之子可以改回「蔡」姓認祖歸宗。

  • 囂張 惡少尋仇 警局旁丟信號彈

    囂張 惡少尋仇 警局旁丟信號彈

     信號彈近來成為黑幫流行的武器。一群惡少為尋仇,從前天深夜到昨天凌晨,連續2次向對方丟擲信號彈示威,其中一次竟在萬華分局西園路派出所旁,警方漏夜追查,逮捕帶頭的23歲廖姓男子及聚眾滋事者共8人,他們供稱是喝酒與對方衝突報復,全案由警方偵辦中。 \n 警方調查,自稱竹聯幫弘仁會的廖嫌,前晚與一群朋友在永和KTV喝酒,期間和25歲陳男發生口角,陳稱自己混萬華崁頂角頭,雙方一言不和互嗆輸贏,後來相約到外面解決。 \n 前晚11時許,廖帶了10餘人卻找不到陳,剛好有人知道陳的西園路住家,廖一行人騎了10幾輛機車到萬華,未料,陳不在家,廖和22歲的吳姓友人在2樓踹門無人回應,就丟了1枚信號彈示威。 \n 當時在家的陳母受到輕微嗆傷,通知陳的舅舅「慶哥」趕來了解,疑似也是崁頂角頭的「慶哥」,知情大罵:「竟敢來踩地盤!」馬上帶了20多人準備應戰,但他到場時,廖、吳等人已經離開。 \n 西園所員警隨後到場處理,發現陳的舅舅怒不可遏,不斷揚言要找廖「給他好看!」經不斷勸說後,陳才勉強同意報案。 \n 昨天凌晨2時40分,陳的舅舅離開派出所,開車到對面50公尺遠的速食店買宵夜,不料一直在警局旁觀望的廖嫌同夥,趁陳停好車子進店時,10餘人突然衝出來,先在車旁丟了3枚信號彈,隨後又打爛陳的車窗,接著一鬨而散,行徑囂張猖狂。 \n 警方昨日上午先在三重逮捕廖嫌,隨後循線逮捕吳姓、李姓等7名共犯,廖辯稱並非他主使,只是去萬華幫朋友而已,信號彈則是在運動用品店買的。 \n 無獨有偶,前天凌晨,也有一群疑似竹聯幫分子從新北市至北市中山區集結,要向酒店經紀討債,警方獲報出動快打部隊,將眾人包圍,逮捕14人,並在劉姓男子車內搜出大批刀械與信號彈,訊後,依社維法裁處。

  • 我見我思-萬華角頭

     人有一狂便少年。70年代末、80年代初之交,國高中時期,價值觀總要跟師長父母唱反調,行徑標新立異,故意和普通的「死老百姓」凸顯區隔。 \n 那時候,跟老鳥學長學姐在台北西區「走跳」。剛開始,常搞不懂他們講的地名究竟啥碗糕,「阿寺(龍山寺)口」、「(祖師)廟口」、「北門口」、「西門口」,這幾個知道,至於什麼「二水門」、「後菜園」、「媽(祖)宮口」、「環球」、「會社尾」、「頭北厝」、「堀江町」、「料館」、「萬國古巴」、「芳明館」,則完全鴨仔聽雷,霧煞煞。 \n 稍微熟稔些,才曉得,他們口中吐出來的地名,都屬角頭稱號。萬華古作艋舺,大家都知道。但艋舺莊內的角頭,善良的現代「死老百姓」恐怕都不清楚。 \n 「二水門」指長沙街底,因緊臨淡水河二號水門的緣故。「後菜園」指成都路中興橋以南至長沙街一帶。「媽宮口」指貴陽街與西園路交叉口附近媽祖廟「新興宮」(現移至成都路改稱天后宮)。「環球」位於「二水門」、「祖師廟口」之間,以前有家龍蛇雜居的撞球間,名叫「環球」。「會社尾」盤踞環河南路、大理街路口區域。「料館」在和平西路、桂林路之間近淡水河處。「芳明館」則指今華西街北段,出自日治時代戲院劇座,前風化區公營娼館寶斗里所在。西園路、廣州街、梧州街、大理街圈圍、阿公店林立的「頭北厝」,清代多福建興化縣頭北人移民故稱。萬華後火車站的「堀江町」,包括汕頭街,莒光路,西園路二段部分,名稱緣於西藏路原為大排水溝「赤池」。大理街環河南路一帶角頭會社尾,由於當地日治時期闢建製糖會社而存續。「料館」因萬華大姓黃家經營木材料場得名,宅院之一今為啟天宮,俗稱料館媽祖廟。 \n 萬華角頭涵蓋整個西門町,利頭可觀。昆明街以西至康定路的河溝頭,因北門圳排經過,早期與圳排北邊的大稻埕貴德街共享同樣的角頭名稱,二次大戰前後北市果菜批發中央市場長期設置附近,獲利可觀。因境內古祠晉德宮別名助順將軍廟的緣故,所以又叫做將軍廟口。昆明街以東至中華路角頭萬國口,源自於萬國戲院(日據時期榮座劇場,現改建為綜合商場大樓,絕色影城位於八樓)。「萬國古巴」則得名於漢中街跟漢口街十字路口曾開設一家「古巴」撞球間,屬於西門町大角頭「萬國口」的組合之一。 \n 角頭,民俗學原本指涉以祭祀活動作為凝聚力量的地域單位及地緣組合,今天卻專門用來泛稱地盤型黑社會團夥。 \n 曾經聽聞萬華雜貨店歐巴桑談及,以前的角頭含恩帶義,並且非常「顧莊」,絕不容許外地人進來角頭內偷搶拐騙,治安反而比較好。「現在攏是結什麼幫組什麼派,歹去了了嘞。」

  • 阿公店女侍賭輸百萬 黑幫逼賣淫

     萬華祖師廟幫角頭游武傑,涉嫌搞賭並經營地下錢莊,專門招攬當地阿公店上班的大陸或外籍女子聚賭,再重利借錢吸她們的血,一名柬埔寨籍女子還不出上百萬元欠款,被游嫌逼迫到私娼館賣淫還債。北市刑大偵五隊昨天逮獲游嫌等五人,依恐嚇取財等罪嫌送辦。 \n 卅九歲的游武傑,是萬華祖師廟一帶的中生代角頭大哥,綽號「阿財」;同時落網的蔡金龍(五十八歲),還是遭槍擊身亡的黑道大哥「瓜子」的親大哥。 \n 警方調查,去年初,游嫌一夥開始在萬華搞起流動性筒仔麻將賭場,同時也做起月息卅分的高利貸地下錢莊,看準不少在阿公店上班的大陸和東南亞籍女子好賭,招攬她們聚賭,趁輸錢時高利放款,不少被害人因此愈陷愈深。 \n 一名柬埔寨女子,在游嫌的場子裡輸上百萬元,為還賭債,被迫向游嫌的錢莊借錢,但拚命上班賺錢趕不上利上滾利,最後被游嫌等人逼迫到基隆「鐵支路」私娼館賣淫還債,連月事來都要接客,每天由小弟在火車站監控收取賣淫所得。 \n 被害女子不堪皮肉之苦,趁機逃離淫窟,但害怕游嫌索命逼債,哭著向北市刑大偵五隊求救,昨天警方一舉將游嫌等五人緝獲到案,搜出改造槍械及借據、本票、帳冊等證物,查出至少廿餘名阿公店女子受害。

  • 我見我思-角頭地理

     日前行經北市西門町武昌街康定路口,看見道旁街角停滿雙B黑轎車,後窗有的貼著「河溝頭企業」、「萬國企業」、「會社尾企業」,有的貼著「牛埔企業」、「四崁仔企業」、「豬屠口企業」……。 \n 心知肚明,這當然絕非商業人士聚會的場合,而定是黑幫角頭同赴紅白喜喪各別拚勁較量的場面。「企業」云云,不過畫蛇添足、欲蓋彌彰罷了。昆明街以西的武昌街康定路口,正屬萬華角頭之一河溝頭的勢力範圍,因境內康定路十三號古祠晉德宮別名助順將軍廟的緣故,所以又叫做將軍廟口。七年前逝世的「黑道最後仲裁者」蚊哥,即發跡於此。 \n 角頭,民俗學原本指涉以祭祀活動作為凝聚力量的地域單位及地緣組合,今天卻專門用來泛稱地盤型黑社會團夥,但偶爾可見角頭內另設有神明會陣頭,彼此關係密切,勉強稍微保留了早期的宗教色彩。 \n 其實各個角頭渾號多從舊地名或之前的地理特徵而來。例如北市中山北路二段兩側牛埔仔角頭頂厝庄(國賓飯店後方)、下厝庄(雙連捷運站周遭),大稻埕迪化街二段角頭四崁仔,都可追溯至清領時期。大龍峒昌吉街蘭州街口周邊角頭豬屠口名稱來自家畜屠宰場。萬華角頭方面,河溝頭因北門圳排經過而得名,北市果菜批發市場長期設置附近獲利可觀;昆明街以東至漢中街角頭萬國口源自於萬國戲院(日據時期榮座劇場,現改建為綜合商場大樓);大理街環河南路一帶角頭會社尾,由於當地日據時期闢建製糖會社而存名至今。 \n 與官方的行政區域、街道路名大異其趣,角頭地理呈現豐富的聚落歷史風貌,並且蘊藏神祕的在地人文脈絡,可以說是生猛活脫的社會學、人類學的田野調查寶庫。 \n 數年前,讀完威廉‧懷特描繪波士頓北區某幫派結構的名著《街角社會》,認真猜想,台灣的學院裡面,總該有幾位新銳老師,像懷特一樣,蹲點某個角頭兩三年,完成類似的寫實論文,可以跟他們邀稿。幾番探詢的結果,卻大失所望。 \n 角頭屬於黑社會,但不等同偷搶拐騙的犯罪組織。人性必要之惡的酒色財氣,具體成形為賭場和特種行業,白道願享不願做,只得憑靠黑道經營張羅,滿足大眾需求。其間倘若發生圍事鬥毆,就如史詩電影《教父》裡頭馬龍白蘭度說的,「生意就是生意」,無關私人恩怨,更談不上會傷及良民。 \n 角頭可怕嗎?萬華給人的印象之一是流氓特多,高中時某些同學百般不情願前來,反倒樂意走逛西門町。我心中暗笑,「免驚,整個西門町也是萬華角頭的管區呀。」

  • 四面佛寺開光龐大商機恐掀艋舺風雲

    四面佛寺開光龐大商機恐掀艋舺風雲

     萬華加蚋大哥楊慶順五年前遭人狙殺,妻子吳麗珠向四面佛許願破案,如今凶手紛遭判刑,吳女為還願從泰國請回四面佛,廿六日在萬華富民路開光建寺。新落成的萬華四面佛寺,是否會因龐大利益引發幫派衝突?警方及黑道都高度關注。 \n 針對萬華首座的四面佛寺,警方的情資得知廿六日會有不少地方角頭到場,將加派警力對活動全程蒐證;警方表示,由於台北有幾家供奉四面佛的寺廟,都因利益起衝突,未來會在寺旁增設巡邏箱,防範爭端發生。 \n 吳麗珠面對記者詢問,表示寺廟斥資五百多萬,一年多來她多次前往曼谷挑選佛像、還請師父看風水擇地,一切只為還願;強調以後廟裡不會有兄弟色彩,賣花所得也打算捐做公益,「我想要單純,希望外界不要過度解讀。」 \n 綽號「五粒珠」的吳麗珠,早年曾替綽號「加蚋慶」的丈夫打理賭場,海派又長袖擅舞,在道上也頗有名氣;丈夫後來愛上情婦洪玉玲,雙方感情生變,吳一度避居國外。 \n 吳麗珠談起建寺的心路歷程,表示槍擊案發生時,外界有流言指向她「買凶殺夫」,當時她極度鬱悶,曾到中壢四面佛參拜,祈願「盡早破案抓到凶手」,果然不到一個月,警方就抓到開槍的嫌犯。 \n 案情峰迴路轉,原來指使行凶的,竟然就是楊慶順的外甥;她感慨說,夫妻兩人後來雖然因第三者爭吵,但畢竟相互扶持卅幾年,「現在想到的,還是以前對我的好。」 \n 去年十月主嫌二審遭判十六年,她認為官司已告一落段,於是想要還願,在「請示」丈夫同意後,經過泰國師父按風水擇地,決定在富民路替四面佛蓋寺,讓祂保祐市場周遭,為大家祈福,吳再三強調,「這只是很單純的心願而已」。 \n 一名熟知當地生態的角頭則說,四面佛確實商機無限,「一盤供花能賣幾百,自然有人眼紅」,但因地盤是在加蚋,又是大姊出面,即使有人垂涎「應該沒人敢出手」,他認為萬華四面佛,應不會那麼複雜。

  • 大哥跑路 幫眾扮警搶賭場

     林姓婦人在萬華梧州街大樓,暗中經營職業賭場,日前傳出賭客遭詐賭,並找來頭北厝角頭出面處理。由於王姓老大已經因案落跑,後來就由手下的黃姓角頭率眾假冒警察衝場,搶走廿多萬賭資,揚言要求拿出五百萬元處理,警方已逮捕多名角頭,刻擴大偵辦。 \n 據了解,五十一歲的頭北厝第三代大哥的王春成,去年因暴力圍事阿公店,強迫轄區業者高價購買卡拉OK版權、酒水冰塊,遭檢警逮捕。獲保後,行事低調,還主動調降商品價格。 \n 不過,王因涉及兩起妨害自由和毒品案件,預計今年五月入監服刑一年十一個月,加上審理中的組織犯罪,王擔心「牢坐不完」,傳出在三月間,從小金門偷渡出境到大陸,士林地檢署已對他發布通緝。王潛逃後,幫中群龍無首,為求利益生存,各自以替人處理事情過活。

  • 退休私娼友情客串 險釀家變

     六十歲綽號「阿嬌」的陳姓私娼,自稱賣淫拉拔兒女長大,兒子現是國立大學副教授,女兒是內湖科學園區一家公司主管,今年四月她不甘寂寞到龍山寺接客被抓,兒女對此極不諒解,揚言脫離母子關係,阿嬌前天酒後到派出所,醉言醉語說要自殺,員警好說歹說,最後找來女兒將她帶回。 \n 「阿嬌姨」在萬華私娼小有名氣,老員警對她不陌生。阿嬌說,自己是南投人,小時候家境不錯,父親還當過鄉長,但後來家道中落,她被迫外出謀生。回首當年阿嬌哭說,她曾被騙到屏東一間旅舍賣淫,廿多年前轉到萬華站壁,為了有「靠山」,還跟一個角頭兄弟結婚,不過老公在民國七十六年遭人槍殺,她就靠賺皮肉錢拉拔小孩長大。 \n 阿嬌說到此處顯得自豪,她表示,小孩很會讀書,兒子現在是國立大學的副教授;女兒則是「內科」的高級主管,兩人對她非常孝順,一個月至少五萬多元的生活費。 \n 儘管已不用外出討生活,但因子女工作忙碌,她常感無聊,遂回萬華找姊妹淘話家常,每每出手闊綽,招待朋友到附近阿公店喝酒,每次動輒上萬元,引起兒女的不滿警告。 \n 今年四月,阿嬌到龍山寺找朋友,遇到當年熟客,對方出價五百,阿嬌說,她當時有點不甘寂寞,加上想證明自己的「行情」,所以就和他去開房間,不料被警方查獲。子女得知後,對她不諒解,兒子更是跟她吵了起來,揚言斷絕關係,不再給生活費,阿嬌姨心情大受影響,常常藉酒澆愁。 \n 廿三日晚間,阿嬌姨和朋友又在阿公店喝酒,一口氣叫了十一個小姐作陪,隨後卻醉醺醺的跑進萬華分局,大哭大鬧責怪警察抓她,害她家庭失和,又說如果子女不要她,她就「重出江湖」,一把鼻涕一把淚,揚言:「儘量抓我去關!」 \n 桂林所老員警立刻安撫她,還花兩小時聽她訴苦,勸導阿嬌兒女事業有成,應該好好享清福,最後聯絡她的女兒帶回。只是阿嬌陳述自己的身世,究竟是醉話連篇,還是確有其事,員警也只能笑笑地說,就讓她去說吧!

  • 頭北厝5角頭獲交保 檢提抗告

    頭北厝5角頭獲交保 檢提抗告

     萬華黑幫「頭北厝」涉嫌長期魚肉鄉民,恐嚇商家,台北地檢署日前起訴角頭「豆漿」王春成等廿五人,全案移審法院後,法官讓在押的王春成等五名大哥交保。檢方不服,認為五人獲交保,將「縱虎歸山」,威脅商家串證,向高院提起抗告;並指示警方繼續監控,防範五人交保在外,再度從事犯罪。 \n 據檢警調查,頭北厝角頭「豆漿」王春成、「瓜子」黃永城等人,自九十七年起,唆使幫眾涉嫌向商家收取高額版權費、恐嚇高價購買小菜及冰塊,並從事經營賭場、暴力砸店及傷害等犯罪行為。 \n 五月間,檢警針對頭北厝大規模搜索後,向法院聲押王春成及幫眾黃永城、許金榮、趙榮華、葉建林五人獲准。未料王春成等人的同居人,繼而組成「大嫂團」穩固地盤,要求商家串證。因此檢警在八月間,展開第二波搜索,並羈押多名「大嫂團」成員。九月初,台北地檢署依組織犯罪、恐嚇、強制等罪,起訴王春成、黃永城等廿五人。 \n 檢方並以王春成等五嫌,長期脅迫商家,案發後甚至要脅商家簽立同意書,作不實陳述,具有反覆實施犯罪、串證之虞,請求法官繼續羈押五嫌。 \n 不過法官認為,可藉由具保方式,限制五人不得再犯。並設下不得騷擾或以暴力方式脅迫被害人及證人、必須準期到庭、變更住居所時,須通報法院等三條件後,裁准各以十萬至五十萬不等金額交保,同時限制出境、出海。 \n 但檢方對此難以認同,強調王春成等人長期魚肉鄉民,恐嚇及暴力商家;五嫌在押期間,「大嫂團」就重操舊業,要求商家串證,若讓五嫌交保,擔心會繼續威脅商家出庭指證,影響本案日後審理,因而提起抗告。

  • 艋舺頭北厝大哥收押 大嫂團霸地盤

     台北地檢署偵辦萬華「頭北厝」幫派,涉嫌欺壓民眾案,收押角頭王春成及多名大哥,但事後王春成等大哥的同居人,卻趁勢崛起,組成「大嫂團」接收地盤,重操舊業,並強迫商家做偽證,不要指證王春成等人犯罪。檢警昨天再度兵分十路展開搜索,同步拘提王春成同居人黃梅花等六人到案。 \n 據調查,頭北厝是萬華當地小型幫派,混跡萬華西園路、梧州街、廣州街一帶,被檢舉強索轄區內特種行業規費、經營賭場並高價販售酒類、塑膠袋、投幣式伴唱機等。 \n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許祥珍,曾在今年五月十八日指揮刑事局偵二隊、萬華分局,兵分卅四路,大舉搜索「頭北厝」據點,及王春成等集團成員住家,拘提十六人到案,並聲押王春成及集團成員黃永城、趙榮華等人。 \n 但檢警發現,王春成、黃永城、趙榮華的同居人黃梅花、高月凰、何宜庭三人在王春成等人被收押後接收地盤,組成「頭北厝大嫂團」涉嫌唆使小弟陳俊達、陳銘仁、吳孝祥等人繼續在頭北厝勢力範圍內,強賣物品及權利,並從事經營賭場、暴力砸店及傷害等犯罪行為。 \n 檢警查出,「大嫂團」對萬華地區多家餐廳或「阿公店」的負責人或會計,脅迫他們以高價購買弘音卡拉OK伴唱帶,並對多家商店及小販強賣民生用品、小菜等物品。 \n 不僅如此,「大嫂團」還脅迫萬華地區商家簽立同意書,表示他們購買頭北厝商品都是基於「自由意願」,沒有被王春成等人威脅,她們逼迫商家必須要在王春成的案件中作偽證,讓王春成等人早日脫身。 \n 檢警監控兩個多月,決定再展開偵查行動,承辦檢察官許祥珍昨天下午指揮刑事局、台北市萬華警分局等單位,兵分十路搜索頭北厝總部等地,並將黃梅花、高月凰、何宜庭、陳俊達、陳銘仁、吳孝祥等六人拘提到案,全案擴大偵辦中。

  • 掃蕩艋舺 頭北厝5人聲押

    掃蕩艋舺 頭北厝5人聲押

     檢警調偵辦萬華黑幫「頭北厝」角頭王春成長期魚肉鄉民案,共逮捕王春成等十八名幫眾,檢察官偵訊後,認為王春成及帳房葉建林、得力手下陳俊達、趙榮華、黃永城等五人有串證,並且有繼續犯罪之虞,以預防性羈押為由,晚間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其餘的十三人,檢方訊後,以其涉案情節輕重,諭令各以一萬五千元至四萬元不等交保。 \n 王春成和幫眾到案都否認是頭北厝角頭幫派分子,僅說彼此是「在地」長大的好朋友及長輩,被問是否客串電影《艋舺》,全說不知道;只有一人笑而不答。 \n 刑事局偵二隊幹員透露,北檢檢察官許祥珍還特別要求他們看《艋舺》,了解本土角頭文化,昨天他們也拿海報和落網幫眾比一比,並沒有發現「影中人」現身,頗為失望。 \n 檢警此次掃蕩頭北厝角頭,格外受到矚目,尤其該劇以角頭兄弟情義相挺,最後演變成兄弟相殘為內容,真實社會中,五年前頭北厝發生頭北厝大哥張明金被手下黃永城開槍,當時張逃過一劫,黃對老大開槍後,立即躲到南部,警方逮捕他時,他身上只剩三百元。他因本案被判二年徒刑確定,昨天再被警方逮捕。 \n王己由/台北報導 \n 剝皮酒店、詐欺集團首腦謝旭圳,利用大陸機房叩客,再由台灣酒店小姐向酒客騙取大把鈔票,共許得九億四千萬元。檢方起訴全案移送台北地院審理,法官認為謝旭圳已坦承犯行,雖然犯罪嫌疑重大,但沒有羈押必要,裁定限制住居、出境和出海,並附條件每周向住所管區派出所報到一次後,准以新台幣四千萬元交保。 \n 謝旭圳獲法官裁定四千萬元交保,這是歷來首位不具財團負責人、政商人士背景,被諭知交保金額最高者。但迄昨日下班為止,謝還未籌出鉅額保金辦保,目前無保暫押。因本案犯罪金額超過一億元,北院今(廿)日,將會重新分案由重大金融犯罪專庭審理。

  • 艋舺掃黑 逮頭北厝大哥與「小天」

     電影《艋舺》後續效應發燒!萬華頭北厝角頭「豆漿」王春成,去年底號召近兩百名小弟,到「管區」一家竹聯幫新開幕的阿公店餐廳叫囂、砸場,場面不輸劇中百人火拼陣仗。王遭警提報治平掃黑對象,昨天收網逮人,王否認犯行,全案由警方偵辦中。 \n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許祥珍,昨指揮刑事局偵二隊、萬華分局,兵分卅四路,大舉搜索「頭北厝」據點,及王春成等集團成員住家,拘提十六人到案。 \n 檢察官指出,「頭北厝」對於動員小弟協助《艋舺》拍片很得意,幫眾在日前參加縱貫線老大「憨面」李照雄公祭時,還與萬華「華西街幫」成員,一起扛著繡有「艋舺」字樣的大旗進場。 \n 警方側面得知,王在《艋舺》拍該橋段時,曾找小弟到場送水果幫忙打點,不過有無手下參與演出,則不敢確定;但昨天有一對雙胞胎兄弟吳孝祥、吳孝軒落網,吳孝軒綽號,恰巧與劇中主角阮經天的「小天 」一樣,讓警方覺得很巧合。 \n 警方說,四十七歲的王春成搞賭起家,平日開保時捷跑車,過去曾被警方掃黑逮捕,警方前往其住處和兩個情婦處所搜索時,王的妻子在家和友人拉K吸毒,王則到北縣賭場賭博,。王春成一回到情婦家,即遇上辦案人員大陣仗搜索,王春成神色不安,煙一根接一根抽,幾小時就抽完一包煙。 \n 專案小組緊接著在王春成保時捷休旅車駕駛座下的腳踏墊內,發現一大疊千元新鈔,估計金額將近五十萬。專案人員認為錢的來源可疑,已暫時扣留他的保時捷、現金,以進一步調查。 \n 檢警調查,「豆漿」王春成與「瓜子」黃永城、趙榮華等人,涉嫌強賣物品及KTV伴唱帶給阿公店,同時對多家商店及小販強賣廉價衛生紙、紙杯、小菜、水果及酒水等物品。並經營賭場,暴力砸店打人,長期魚肉鄉民。 \n 這些商品價差超過五、六倍,水果一盤一百、自己製的冰塊,一包賣八十元、垃圾袋一包九百元,頭北厝幫眾還每天「送貨」、收現金,檢警搜索梧州街倉庫,物品琳瑯滿目。 \n 警調發現,若店家不從,幫眾就持棍棒進入店家砸店,一家新開幕的阿公店,被威脅三天不得營業,但店家仗勢有竹聯幫當靠山不從,王遂號召小弟到店外鬧場,王到場時,小弟還列隊歡迎。 \n 除了恐嚇店家,幫眾還會把業者拖到王春成面前,當眾毆打,甚至有一次幫眾刻意脫去上衣,赤裸露出紋身,當警調傳喚多名被害商家作證時,還有人嚇得發抖。 \n 此外,王春成還在堂口樓下的艋舺公園東側迴廊,經營流動式的象棋麻將賭場,從中抽頭,並以監視器監控。

  • 角頭告別式 警防黑幫會師

     電影︽艋舺︾掀起國人對萬華角頭的好奇心,事實上,隨著時代變遷,萬華角頭已趨凋零,失去往日風光。「頭北庴」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綽號「頭北土」的張明金,三月間病逝,將於今(二)日上午舉行告別式,警方擔憂變成一場黑幫大聚合,將規畫監控蒐證行動。 \n 現今華西街夜市周邊約兩百公尺的範圍,是萬華早期傳統角頭的主要勢力地盤,電影︽艋舺︾就是以此取景。小小的彈丸之地,就有「頭北庴」、「芳明館」、「華西街」和「龍山寺口」四個角頭盤據。地盤上的商家,以「阿公店」、「清茶館」、「娼館」為多,成為各角頭的主要經濟來源。 \n 歷經四、五十年的演變,四大角頭元老級人物,不是病死或被殺,就是退隱江湖。如芳明館的「水泥桶」廖勝美年初癌症過世;龍山寺口的「阿肥」林復雄命喪槍口、「丁財」高春安涉案入獄。如今頭北庴的「頭北土」張明金也過世,僅剩改搞建築的「華西街」大哥「細漢他K」李榮輝一人。 \n 在當地角頭口中,張明金是一名悍將,少年時代曾在街頭遭遇十多名仇家持刀圍殺,張孤身奮戰,最後帶著全身大大小小百餘處刀傷脫困,從此奠下他在頭北庴的地位,早期靠賭和阿公店起家,約在廿年前,開始從事房地產生意,不再過問江湖事。 \n 但六年前,因一筆百萬元的調借支票糾紛,張明金與同角頭中生代大哥「瓜子」起衝突,在梧州街被當街開槍,張逃過一劫,行事更趨低調,直到今年三月十六日因病過世,享年七十一歲。

  • 社論-《艋舺》與城市行銷

    繼《海角七號》後,《艋舺》最近成了本土電影最新熱點。首映票房一千八百萬元,不但超過近期橫掃全球的好萊塢大片《阿凡達》的六九七萬元,也創下十年來國片首映最高紀錄,是當初《海角七號》的四十六萬元完全無法企及的。一般預估,跨過春節黃金檔,《艋舺》票房可望破億,但最終能不能打破《海角七號》所創造的五億三千萬元的國片票房傳奇,仍須觀察。 \n國片在沉寂多年後,二○○八年的海角奇蹟被期待為本土電影起飛的推手;《海角七號》帶動的觀光效益,讓各地方政府對影視產業更為積極、友善,期望用行政的力量與資源,協助影視產業,拍出城市風貌、俾於行銷城市。如高雄市府對影音製作提出有力的獎勵方案,還設立「拍片支援中心」,由專人負責搜尋場景協助拍攝,甚至於如果影片需要臨時演員,高雄市府還可代為召募;一齣在高雄取景的爆紅偶像劇《痞子英雄》叫好又叫座,不但捧紅了初登場的藝人趙又廷,也讓高雄成為繼《海角七號》的恆春之後,最熱門的粉絲按圖索驥旅遊亮點,甚至引發當初沒有同意支持拍攝此劇的台北市感到後悔。 \n不過,台北也沒有難過太久,近日熱賣的《艋舺》一片正是由台北市政府大力支援。除了補助金四百萬元之外,還在很多地方幫忙,讓片子可以順利開拍;其實,影片拍攝過程中,有時確實需要公權力介入,如《痞子英雄》劇中的捷運隧道追逐、海港爆破等場面,還非得靠高雄市府鼎力協助不可;而若沒有台北府的幫忙,《艋舺》大概也很難以封街二十二小時的大手筆,舉行首映典禮。 \n有了《海角七號》和《不能沒有你》為前例,就電影行銷而言,《艋舺》顯得有章法也有策略的多。從故事、選角開始,《艋舺》的市場考量就很清楚:找來當紅的電視偶像劇演員擔綱卡司,打了第一場勝仗;因著演員有話題性,《艋舺》從一開拍就吸引媒體關注;二○○九年,導演帶著主要演員到坎城宣布開拍,拍攝期間新聞不斷,趙又廷的爆紅,阮經天的爭議性,再加上與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合作,一千萬元的高規格行銷,電視、廣播宣傳不斷,電影廣告到處可見,甚至電影主角還到台北國際書展辦簽書會,宣傳做得可說是舖天蓋地。 \n《艋舺》故事的核心是能夠引起很多人共鳴的青春與寂寞,感情與友情,自我與認同等主題。但畢竟是包裹在一個血腥與黑暗的故事裡,對出錢出力想要行銷台北、甚至於行銷萬華(艋舺)的台北市政府來說,這樣的電影,比起《海角七號》來講,當然是多了幾分風險。因為《艋舺》裡的萬華顯得相當黑暗負面,就連做為萬華信仰和日常生活中心的廟宇,在電影裡始終都給人殺氣騰騰與危險重重的感覺;不熟悉這個地方的人恐怕還會以為廟宇只是黑道的地盤,因為廟公是角頭老大,更別提廟宇裡的殺戮戰場。然而,這間名震萬華、甚至是台灣國寶的廟宇,當然不會只有黑道活躍其中,如果電影可以稍微用一點點心思和篇幅讓人感受廟宇在庶民生活中的重要意義,甚至是用一、兩筆帶一點當地小攤販的在地人情味,或許就可以緩和全劇的殺氣騰騰,也讓行銷城市找到一點文化上的著力點,甚至於,可以不讓部分艋舺當地人那麼難過與失落。 \n當然,一部電影是一個創作;創作者透過創作表達他所見所感知的世界,有創作者的自主性與選擇性,只要在作品中能自成完整的邏輯,他不需要一定要用正面激勵的觀點去表現出一個四平八穩的世界。如果不必考慮城市行銷,《艋舺》有傑出優異的票房表現,不讓人意外,但是《艋舺》畢竟暗藏了台北市政府文化行銷的動機,電影如此方向、呈現,就比較值得思考。 \n這也是官方贊助影視文化的尷尬之處。在尊重創作者、以至於呈現文化多元風貌之下,文化主管當然不必對創作進行內容與意識形態的審查,但是作為官方機構,花費資金又給予種種行政便利,形同是一種背書,是否可以完全不在意創作所呈現的城市風貌,或許就見仁見智了。只能說,就電影創作與城市行銷的關係而言,《海角七號》與《艋舺》提供的是完全不同的典範;才剛剛開始透過影視等創作行銷城市的官方與民間機構,還在學習尺度的拿捏。看來,《艋舺》會是這個課題相當好的功課。

  • 浪子回頭做羹湯 烹調新希望

    浪子回頭做羹湯 烹調新希望

    過去混跡萬華地區的謝豐吉,曾靠著拳頭與針頭過生活,還因毒癮發作險些犯下弒父的大逆不孝行為,如今他透過宗教力量,不僅擺脫毒品的枷鎖,並在「新希望美食坊」洗手做羹湯,還以自己的經歷,幫助曾失敗跌倒的更生人重新站起來。 \n春節將至,餐飲業者紛紛推出各式年菜,搶食年菜市場大餅。不過,一群在新希望美食坊細心烹調年菜的廚師們,大多是曾因案入獄的更生人,有著相同荒唐的歲月與不堪回首的往事,浪子回頭路更布滿荊棘,但藉由宗教信仰,他們開拓新的人生。 \n謝豐吉昔為萬華角頭 沉淪毒海 \n四十一歲的謝豐吉,曾是萬華地區角頭,年少時染上吸食安非他命的惡習,他說,由於父親經商失敗、父母離異,青春期在沒有父母的關愛下成長,進而結交損友並沉淪毒海,還在特種行業圍事,過著拳頭與針頭的日子。 \n目前在新希望美食坊傳道並輔導、關懷更生人的謝豐吉,回憶過去說,毒癮發作時無惡不作,且吸毒會產生幻覺及被害妄想症,還因持刀砍殺父親而入獄,自己雖試過戒毒,但都因意志力薄弱而未果,還數度企圖尋短。 \n謝豐吉說,他屢次在療養院勒戒,但毒癮發作時情緒失控,連院方都不敢再收容,直到十八年前進入「晨曦會」,經十年戒治,才克服心魔與毒品的控制。 \n10年戒治 以美食坊輔導更生人 \n在教會的支持下,謝豐吉找回自己的人生,也在教會結識在國小擔任英文老師的妻子並育有一子一女。他說,兩人相戀過程,曾因自己的過去而無法得到女方家長認同,最後兩人靠著信仰,同心協力贏得家人的肯定。 \n謝豐吉說,他以自己的經歷,輔導在新希望美食坊的更生人重新返回社會,在競爭激烈的年菜市場中,他們自食其力,用心烹調每一道菜,堅持以最好的食材及最低的價格搶攻市場,只求社會的認同與三餐溫飽。 \n在謝豐吉及更生人們的努力下,新希望美食坊今年推出十一道「祝福年菜」,希望讓消費者在年節享受團圓圍爐的美食外,更能感受更生人在逆境求生的堅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