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世強的搜尋結果,共14

  • 印度羽賽 戴資穎直落二過頭關

    台灣羽球一姐戴資穎今天在印度羽球公開賽女單首輪,以22比20、21比15直落二擊敗香港女將葉姵延,順利晉級16強。 \n 世羽聯(BWF)超級系列賽等級(World Superseries)總獎金30萬美元(約新台幣966萬元)的印度羽球公開賽(YONEX SUNRISE India Open)當地時間29日起,在印度的新德里進行6天的賽事。 \n 戴資穎今天在女單賽事,以22比20、21比15擊敗香港女將葉姵延(Yip Pui Yin),晉級16強。 \n 下一場比賽,戴資穎將出戰日本女將山口茜(Akane Yamaguchi)。 \n 陳宏麟與王齊麟的組合在男雙以兩個21比11,直落二擊敗對手,也闖進16強。 \n 白馭珀與許雅晴的組合在女雙以13比21、21比10、13比21不敵對手,首輪出局。1050330 \n

  • 黃家強爆黃貫中害Beyond拆夥

    黃家強爆黃貫中害Beyond拆夥

     香港樂團「Beyond」招牌曲〈海闊天空〉因「香港占中事件」又翻紅,貝斯手黃家強日前在微博以「真相」為題Po文,爆料黃貫中23年前對他說「不想再養葉世榮」,黃貫中不滿酬勞分配不公,是拆夥的導火線,黃家強還發毒誓「內容千真萬確,如有謊言絕子絕孫」。 \n 先前傳言Beyond解散是因黃家強曾批評朱茵的三點式泳裝,與朱的老公黃貫中種下心結。黃家強說,從沒有「音樂上的分歧」,是黃貫中不滿收入分配不公才單飛,他也直言Beyond不可能再合組。 \n 黃家強還說6年前舉辦「黃家駒紀念活動」時,黃貫中批他利用黃家駒做個人秀,抱怨自己戲分少。之後想辦Beyond紀念活動,黃貫中故意不給黃家駒的照片,讓活動無法進行。

  • 因不滿收入分配解散?黃家強曝Beyond復出無期

    香港樂團Beyond貝斯手黃家駒的弟弟黃家強昨(9)日晚間發布「最後一條微博」,他表示不會再回來這個是非之地,並發布一篇名為「真相」的長篇文章,文中他自爆當年與前經紀人陳健添的合約糾紛,並非「對音樂的意見有分歧」,而是黃貫中不滿分配不公平,更放話「不想再養葉世榮」。 \n黃家強文中表示,之前為了尊重哥哥,對近十年來的傳聞都不願回應,認為現在是時候給外界與歌迷一個真實的交代,並敘述Beyond當年被前經紀人利用賺錢的始末,對於粉絲期望Beyond有朝一日能復出,他則無奈說「這個問題已經是不能解決的問題了。」 \n據《新浪娛樂》報導,前經紀人陳健添得知後也在微博回應,說:「再次認識我曾認識的黃家強,文中的理據有多處令我支持不住,先讓我搞清楚是自己的智商有問題,還是.......」,並預告自己也將會發文解釋立場,看來這場Beyond解散之謎大戰還將持續一陣子。 \n黃家強所發「真相」全文: \n以下內容我對天發誓,以我和家人性命擔保,全部千真萬確,如有謊言我絕子絕孫。同樣以自身和家人性命擔保的人才有資格對我否定,否則全屬胡言。 \n去年為了紀念家駒我保持沉默,對於近十年的流言蜚語和無理指控,少發聲希望小事化無,好讓人可以有自我反思的機會,但是清者自清的態度對於一些只求利益不擇手段的人來說便正好是他們乘虛而入的好機會,今次經過一番審慎的考慮,與其要反駁陳健添先生和黃貫中先生的指控,倒不如在此亦向所有歌迷朋友交代一個真實的答案。 \n對於陳健添先生的指控和惡意的誹謗,我會保留我的法律行動。 \n1)Q: 陳先生說當年(1983-1992) Beyond(四位成員個別)和Kinns Music (陳健添先生的公司)簽下的死後五十年的歌曲版權持有權的合約,完全是本人偽造,令陳先生現在身敗名裂,走頭無路,沒有工作。他說他沒有欺騙Beyond。 \nA: Beyond在日本經理人公司Amuse的高層和律師的協助下了解版權合約的正確和符合國際標準的條例,告知我們簽下了這不平等的合約(死後五十年持有權)是可以於訴訟中撤回,家駒當時還在生,他非常氣憤,他私下和我談過為什麼Leslie賺錢比我們多,他知道這不平等的合約之後,恍然大悟,家駒對我說:“我一直對他抱著感激,在演唱會多謝他,原來一直被騙而懵然不知,我不會原諒他,我要告到底。”在Amuse的協助下聘請律師計劃訴訟前,家駒便發生意外,案件亦停了一年多才正式告上法庭,當時Beyond三位成員亦非常堅決要取回公道,把不平等合約撤回,在對薄公堂其間,我們不小心在報章上說了誹謗性的語言,被陳先生反告我們誹謗,要我們馬上賠償港幣三十萬元,不用賠償的條件是永久把這案件終止,不可以再申請訴訟,當時我們三人和公司的研究下,唯有終止這案件,我真的非常之不甘心,這是我可以原諒他但不可以再成為朋友的原因,這是後話。 \n2)Q: 這不平等合約何去何從? \nA: 在過去十年間陳先生分別兩度將所有版權賣給環球音樂版權部,因為陳先生要通知我家人版權持有者的權利已轉售,所以陳先生現在已經不再擁有我們的歌曲版權了。 \n3)Q: 陳先生說我一直詆毀他,他說他沒有出賣Beyond? \nA: 三子年代誰沒罵他?他的大名“吸屎魚”是黃貫中改的,他在家駒離開數年後,一直寫給我爸爸的版稅支票突然寫給家駒,而令支票不能對現,根據法律途徑我家人是可以控告他的,但我家人沒有,這是真相不是詆毀。他因為當時擁有版權,便可以不斷把我們的歌曲Demo(樣板或小様)販賣,把這些未經專業製作,內容參差不齊的Demo出版和把歌曲賣予其他歌手獻唱,就這樣為了自身利益而出賣Beyond,當然家駒的Demo在他和歌迷心目中最值錢了,所以一賣再賣,一版再版。當我聽到和看到家駒很粗糙沒修飾的Demo公諸如世時,我的心很痛但又不能阻止他,那種恨我們罵得算保守了。 \nBeyond解散後,大家各自各努力,我亦忘記了對他的恨,我在錄製純音樂專輯時找劉志遠(遠仔)幫手編管弦樂部分,他委託遠仔給我一封道歉信,我看完後,感覺更像委任書,要我授權他在中國成立Beyond網站,要我原諒是有目的的,我可以接受他的道歉,但我沒有回复他,我只和黃貫中說過這封信,亦表明了我的立場,做回朋友幫他在中國成立Beyond網站是不可能的,我不會答應的,這是個人原則問題,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緣盡於此就是了。記者問我他出Beyond書有什麼看法,我都看化了,能阻止嗎?我亦送上祝福,能夠賺到錢就好,在家駒的光環下,大家都應該滿足了,還有什麼不甘心。 \n4)Q: 陳先生從電郵通知我助手他要出書,版稅給誰?寄去哪裡?為什麼不收版稅會演變成我抵制他,說他消費死人?陳先生用意何在? \nA: 首先這些照片和文字是屬於陳先生的,我不知為何我會有版稅收,我無權亦不想過問,但我有權拒收這版稅,一些不盡不實的內容,我是不會接受版稅來確認它的真實性,儘管這本書的出版我沒法認同,但我亦沒有阻止他,他又何必強求他人去收版稅而支持他的一舉一動。我說過,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不支持也不抵制,緣盡於此!消費死人是他問心有愧,那些年誰沒被人扣帽子,我有申寃嗎?因為我問心無愧。 \n5)Q: 我爭唱歌?我令家駒非常生氣?不甘心只唱《完全地愛吧》? \nA: 大家覺得合情理嗎?《樂與怒》專輯,只有《完全地愛吧》是我自己寫曲和詞,其它歌有些是合寫曲和我寫詞,大部份都是家駒的作品,我有什麼資格可以爭唱多些歌,更何況我又不是主音。日本唱片公司Fun House喜歡《完全地愛吧》用它來做主打歌,希望我不要唱,讓家駒來唱,我當時很不開心,因為整張專輯唯一的一首的機會也沒有了,過往Beyond專輯裡各隊員都會有一至兩首自己創作的歌自己唱,家駒也明白我的心情,我和家駒說可不可以叫公司選另一首做主打,主打歌通常是主音唱,最終日本版是我和家駒合唱,廣東和國語我自己唱,這是家駒為我爭取後的決定。這些沒必要告訴外人的樂隊內部事情只有我們四人知,1993年陳先生和我們已經決裂,現在誰告訴他又把整個事件歪曲,我不想多講了。 \n6)Q: 陳先生說我冤枉林楚麒小姐 \nA: 當年家駒和林小姐之所以分手,家駒告訴我是被她欺騙了,非常討厭這個女人,很決絕地與她分手,騙了什麼是家駒的私穩我不想說。當時和家駒拍拖已有大半年的女朋友是簡小姐,所以林小姐要做未忘(亡)人這是不可能成立的,分手前的種種承​​諾,哪有人分手後還會守信的,荒謬吧!如果不是林小姐利用家駒的未忘人身份來宣傳,我是不會說她的,只希望她不要再提家駒了,我不想家駒的歌迷被她欺騙,這是非常正常的事。 \n7)Q: 陳先生出書寫Beyond的歷史 \nA: 對於他的作品的真實性是毫無意義的,和我們相處短短幾年(1985-1991)的一個人能夠有多了解和認識我們,在工作上只是經理人身份的他,而工作上亦只有助理和我們有較多接觸,私生活的互動亦非常之少,何來歷史故事。他對本人的仇視態度在他文字里和在公共平台上已經是構成嚴重的危言聳聽和傷害本人名譽的地步了,對於他不斷地滋擾本人,我將會作出應有的法律行動。 \n對於黃貫中先生,在個多月前的事先張揚取消關注本人的微博,和我畫清界線,讓歌迷不斷對我攻擊抹黑和引起歌迷互罵,與其不再是朋友,本人亦不想再維護他過往的言論了。 \n1)Q: Beyond解散的真正原因 \nA: 1999年Beyond和滾石唱片合約完結前,黃貫中親口對我說不想再養世榮了,我好驚訝,何出此言,他說他付出得太多,平均分我們的收入對他不公平,所以他要個人發展,首先;我不認為我和世榮沒有付出,這是他的說法,雖然我對這個解散或分開的理由不認同,但沒有選擇之下只好接受,這些傷透心的話我埋藏了十五年,從沒公開這真正的解散原因,只說音樂上有分歧來維護他,亦沒有對世榮說過,如今世榮亦與佛結緣,看透人生,懂得寬恕了吧!對不起,世榮,希望你也寬恕我,一直沒告訴你。 \n2)Q: 故事這首歌,我說他沒資格寫?我不讓他寫歌懷念家駒?打電話給電台說事? \nA: 2005年Beyond告別演唱會,(我要強調是我的構思,如果我自私我不分享,黃貫中根本不會有這首作品)我想好了一個主題是Beyond的故事,一心想由三人合作,發揮團隊精神,最重要是Beyond的故事,我們都是Beyond,意義重大。我只是早了點先告訴黃貫中,怎料到他會搶在大家之前說歌已完成,他說歌做好了聽歌吧,我說那麼快?我和世榮還未參與,那詞呢?讓我們參與詞吧,詞也完成了,那一刻,我呆了,怎麼可以那麼不尊重人,我們都是Beyond成員,為什麼不能參與,他說我們打鼓彈bass就是參與,他已經當我們是伴奏樂手了,我們都有想說的話,我們都有我們的意見,更何況重點是我不告訴他,他不會有這首歌的靈感,大家都是創作人,怎會是他寫得快,我在等大家有時間才一起做。但他不甘心,還想蠻橫無理要發行,說歌好就可以,我從來不質疑他的作品,這是意義問題,我只可以說如果一個人去寫代表Beyond的故事,我們三人中只有世榮有資格,我84年入樂隊,少了一年,他85年少了兩年。他要無理取鬧不尊重人,我也只可以這様回敬他,之後世榮亦說他不按本子辦事和我一起否決了這首故事,而令Beyond的故事這主題曲胎死腹中,但他繼續懷恨在心,整個告別演唱會對我不瞅不睬,完全採取不合作態度,我只好無奈面對。去年家駒二十週年,他竟然把這首故事說成是為紀念家駒而寫,而我不讓他發表,簡直到了極度扭曲了,第一;這不是紀念家駒的歌,第二;是世榮和我一起否決。請不要說家駒是不理會別人自己完成作品來陷他於不義了,如果各人重點是自己有靈感,Beyond很多作品都可以個別自己完成,但例如《再見理想》這些代表樂隊心聲就會一起寫。至於打電話給電台說事簡直是無稽之談,沒歌派上電台,可以和電台說什麼,請問誰接聽本人電話?更何況這是樂隊內部的事,我的立場是沒必要告訴任何人。 \n3)Q: 別了家駒十五載,黃貫中埋怨在演唱會只唱得兩首歌。 \nA: 2008年,我以家人身份去舉辦整個紀念家駒的活動,因為家駒我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去宣揚他的精神,希望他可以永垂不朽,流芳百世,我不奢望解散了的Beyond可以和我一起付出時間和精力。全部以慈善型式帶來給歌迷可以懷念家駒的好友演唱會、展覽館、Band Show、學校座談會、遺作專輯(専輯因關係到唱片公司利益除外)。為了家駒我願意忍讓地踏出第一步,聯絡黃貫中,為家駒去冰釋前嫌,我們三人一起為家駒獻唱海闊天空。紀念活動非常成功,歌迷感動,他與我重修舊好,一起巡演一生樂與怒,當一切畫上完美的句號。原來在今天,他的眼裡我是利用家駒來做個人show,他什麼也沒做,但竟然覺得自己戲份少,我不怕付出,但如果他肯為紀念家駒的活動一起付出,我就可以輕鬆得多和有意義得多了,不要告訴我他會做而我沒有問,我不是小孩子,有沒有感恩和誠意我絕對可以感受得到,由三人Beyond的六年裡到抗戰二十年這首歌,我就知道他對家駒的情義不再了,我說得到家駒的感應用這首歌(抗戰二十年)和沒有感應直接用,分別在哪裡?究竟想用抑或不想用?他為什麼要那麼耿耿於懷!家駒離去後十年用一首他的遣作都不可以嗎?Beyond的六年裡,我常有提出用家駒的遺作,一直都是他黃貫中不批准,諸多值口,請他不要忘記這支樂隊是黃家駒的,有誹議我都一樣會這樣講,因為家駒的耕耘得不到收穫,反而我們在家駒的光環下可以繼續追尋理想,他怎可以忘記得一乾二淨。 \n4)Q: 我不是兄弟?我為什麼不幫他罵記者? \nA: 他演唱會得七成入座率和記者揭罵戰,如果不是(他的記者朋友)求我幫手勸他,我真的不想多事,她告訴我如果他再不停止,全港媒體會抵制他,要他在香港消失,我聽後覺得事態嚴重,唯有硬著頭皮試試吧,我只可以叫大家冷靜之外,還可以做什麼,一起罵嗎?我亦告訴了他的經理人Ada,記者將會有所行動,希望她也勸告他,她告訴我他失控了,還謝謝我幫忙,我只想他不要闖禍,快快平息。我為什麼要自討沒趣,還被他的歌迷罵我不是兄弟,是一堆屎,我亦忍下去,為了他我只可以做到這様。 \n5)Q: 給家駒一張照片。 \nA: 我真誠地用短信問黃貫中要一張紀念家駒的照片,他不回复(這短信還在我手機裡)。如果不是他的歌迷咄咄逼人說我不找他,不溝通,我也不想說出來他不回复我的事實,而他竟然可以大話連篇,照片一早已給我,請問怎樣給我?每個人都用電話短信給我照片,他的在哪裡? \n6)Q: 一張記者的合照,我便是和記者一夥毒害黃貫中? \nA: 家駒的二十週年活動,只要是向家駒說上祝福,我基本上任何人我都會樂意和禮貌地接受,亦從來沒考究誰是黃貫中的敵人,自從他和記者鬧翻之後,是否要我一起承擔這後果,這對我公平嗎?何況我們已經分開發展,大家都應該為自己的言行負上責任,我只是不想參與他和記者之間的磨擦吧了。 \n7)Q: 我拳打助手導致重傷? \nA: 因為這個助手整整一年換回鄉證騙了我四次也換不到,突然要我自己親身去中旅社,因為明天要回內地,證已經過期,我嬲到像徵式打了他一下根本不痛不癢再推開他去窗囗辦手續。之後當我知道他和女友住了在我studio大半年,我真的忍無可忍地把他辭掉,把他辭退後才發現他偷了我bass拿去變賣,這些我當是行衰運告訴黃貫中一人知,我當他是朋友,無所不談,大家可以笑一笑,輕鬆下,竟然變了黑材料,真的令我意想不到。 \n8)Q: 黃家駒音樂學校,賠償金 \nA: 我曾經在訪問時對記者說;我心願是希望自己有錢可以為家駒建音樂學校,不是用賠償金來建,我亦沒有權利去動用這筆金錢,如果他和陳先生說那麼多,亦肯為家駒建音樂學校出點力,這夢想不遠了。我生活上的消費也被他轉發抹黑,當他可以生活無憂時,為什麼我的錢會是賠償金,不是只有他才有工作的,大家都努力賺錢養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無理指責。 \n抱住問心無愧,清者自清態度,善良並非弱者,忍讓並非有愧, \n各方理據請自我分析,謝謝! \n黃家強 \n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

  • 趙藤雄:葉世文蔡仁惠強取

    趙藤雄:葉世文蔡仁惠強取

    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上周以3000萬交保後,今天上午10時許首度到戶籍地吳興街派出所簽到,他隨後對媒體發表10多分鐘談話,強調沒有行賄,是前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前北科大教授蔡仁惠強取強求。他人生最重要的信念是「誠信」,到死都會在台灣,不會逃亡。 \n \n趙藤雄指出,他昨天指示律師與經手合宜住宅等開發案的同仁核對資料,發現是葉、蔡強取強要,他又表示,合宜住宅投資報酬率僅2.4%,付銀行利息都不夠,怎能說他「欺凌弱勢」? \n \n他還說,報到完要去醫院看掛念已久的老母。至於收押期間各界對他的負面評價,他強調對所有報導、評論都虛心接受,有錯則改,因名譽、信用比生命更重要。 \n \n他說,遠雄過去45年所有的建案,只要有疑慮的部分,都願攤在陽光下與社會溝通。 \n \n與過去意氣風發相較,趙收押期間爆瘦7公斤,今天看起來面容憔悴不少,對媒體滔滔不絕,強調「只是把委屈跟大家說明。」

  • 貪!葉世文4開口 強索近6千萬起訴

    起訴書指出葉世文4度開口強索將近6000萬元,還有3000多萬元現金無法交代來源,依貪污等罪起訴,求處重刑並褫奪公權。 \n遠雄集團老董趙藤雄和副總魏春雄依行賄罪起訴,檢方痛批趙藤雄以公眾資金賺取暴利,言詞狡辯毫無悔意,因此從重量刑,另外白手套蔡仁惠因自首轉為汙點證人,全身而退。 \n

  • 葉世文索賄2750萬 遭求處重刑

    葉世文索賄2750萬 遭求處重刑

    台北地檢署偵辦前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涉貪案,查出葉世文共在八德合宜宅、林口A7案、新竹眷改案、淡海新市鎮案等4案向遠雄及興富發索賄2750萬,今天依貪汙、藉勢藉端勒索、財產來源不明等罪起訴葉世文,並以葉涉貪情節嚴重,具體求處重刑,其中藉勢藉端勒索罪最重可判處無期徒刑。 \n北檢今天共起訴5名被告,除葉世文外,還包括遠雄集團負責人趙藤雄、前副總魏春雄、白手套蔡仁惠及葉的女性密友陳麗玲。其中趙藤雄及魏春雄2人,檢方認為2人飾詞狡辯,顯無悔意,惡性重大,均請求從重量刑。 \n此外,葉世文透過陳麗玲2個帳戶藏匿的3317萬5678元,檢方認為財產來源不明,依法沒收。 \n檢方認定,葉世文在八德合宜宅案向遠雄索賄1600萬、在林口A7案向遠雄索賄400萬,共向遠雄索賄2000萬,另在淡海新市鎮案,向興富發負責人鄭欽天強索750萬的一品莊的頭期款及裝潢費。 \n另新竹眷改案,葉世文欲向遠雄索討2200萬元回扣,但因葉當時自營建署長退休,遠雄自行尋覓土地,不願支付賄款。 \n檢方指出,葉世文前為營建署署長,後擔任桃園縣副縣長之要職,從事公共事務,理應廉潔自持,竟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收受建商賄賂,更藉勢、藉端勒索建商,腐蝕國民對於公務員不可收買性及執行公務廉潔性之信賴,戕害合宜宅照顧弱勢之為民政策,依貪汙治罪條例第17條規定,併宣告褫奪公權,從重量刑。 \n桃園縣長吳志揚25日下午前往台北市參加《天下雜誌》舉辦的城市論壇,吳志揚演講後,針對合宜住宅弊案表示,尊重司法,其餘他不便再多說。

  • 吳志揚:薦葉世文 獨缺吳伯雄

     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在合宜住宅案涉貪遭解職,桃園縣長吳志揚今天表示,當初推薦葉世文的人很多,反而父親吳伯雄沒有特別提這個人。 \n 葉世文涉嫌合宜住宅索賄案,引發政壇關注。吳志揚今天上午接受飛碟電台「飛碟早餐」節目專訪時,再度被問到葉世文當初轉任桃園副縣長,是否吳伯雄推薦的話題。 \n 吳志揚說,葉世文在10多名部長底下工作過,當初是看中葉世文公關能力強,並且在合宜住宅、公共建設上的長才。 \n 吳志揚說,當初推薦葉世文的人很多,反而吳伯雄沒有特別提到這個人,因為吳伯雄熟的領域是社會、宗教、公益活動,對工務、營建不熟,過去20年間也沒有與葉世文特別交往。 \n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跟父親講話,也不讓父親心煩,父親也不會給我困擾,從小就這樣」,吳志揚除澄清父親與葉世文無關外,也提到案發後可以感受到父親的焦慮,「但父親不會用line,只說好好加油,人生不可能不遇到大風大浪」。 \n 吳志揚說,整起事件對他而言是人生中很大的考驗,他也為此自責,但還是要認真面對,什麼事情都往好處想,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1030605 \n

  • 傳葉世文索款為選舉 吳志揚駁

     桃園縣長吳志揚今天表示,前副縣長葉世文給他的印象是專業與公關能力都很強,但外傳葉索款是為年底選舉,並非事實,因為葉對基層的熟悉度不如他,選舉幫不上忙。 \n 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在合宜住宅案索賄遭解職。吳志揚今天上午接受飛碟電台「飛碟早餐」節目專訪時,被主持人問葉世文到任後,難道沒有特別的「耳語」? \n 吳志揚表示,葉世文在工作上沒有特別異常,處理工作的速度也很快,平常與縣議員間的互動,也沒有聽到太多縣議員抱怨。 \n 吳志揚說,葉世文給他的感覺是「嗜好很多,騎腳踏車、攝影、認識人很多,可以說交遊複雜,也可以說交遊廣闊」,縣府在許多案件的專業上,非常仰賴葉世文。 \n 外界有人質疑葉世文可能是幫吳志揚年底選舉募款,吳志揚馬上駁斥前述傳言,「葉世文怎可能比我更熟桃園,怎可能負責選舉?葉沒有辦法幫到我」。 \n 此外,對於葉世文在桃園租豪宅,吳志揚表示,他不知道葉世文住在哪裡。 \n 吳志揚說,因為桃園縣沒有職務官舍,依照副縣長等級,依規定若有需求,最高每個月可有新台幣4萬元津貼;但必須經過公開招標,並由秘書處與得標者簽約,「葉世文職務不在,就要收回」。1030605 \n

  • 吳副總統:吳志揚明快止血

     前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涉貪,副總統吳敦義今天表示,桃園縣長吳志揚止血動作明快、果斷;看到最近新聞,替趙藤雄難過。 \n 葉世文涉嫌在桃園八德合宜住宅案中收受遠雄建設公司的賄款,與同案被告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及副總魏春雄等遭羈押禁見。 \n 吳副總統上午出席莫拉克災後重建經驗傳承綜合座談會開幕活動,會前受訪表示,整起事件對選舉一定會有影響。 \n 吳副總統說,桃園縣長吳志揚很快採取果決、明快的方式止血,包括先解約、重新招標,把相關人員做明快處理,止血動作很明快、果斷,已把衝擊降到最低,應該可以得到大家認同。 \n 媒體詢問過去是否曾投資遠雄的前身且與趙藤雄關係良好?吳副總統說,他民國67到69年,成立一個10幾個股東的公司,他記得第一期繳新台幣20萬元,也想買房,剛好有朋友在蓋房子,他就參與了,到69年合計交300萬元,分3年,等到70年房子落成,用股份取得房子再加上一點分期付款,70年他當選南投縣長,剛好在那個時段就全部退股。 \n 媒體追問對於老朋友行賄,吳副總統說,他也非常難過,這30幾年,他擔任南投縣長、高雄市長、立法委員,他看趙藤雄工作很辛苦,身體曾有病痛,後來經過幾次房地產危機又站起來,也替趙藤雄高興。 \n 吳副總統說,最近看到這些新聞,他非常難過,趙藤雄身體不夠好,面對複雜多變的環境,好不容易經營出相當大的企業,又遭受重大衝擊,替趙藤雄難過。 \n 是否與趙藤雄之間有募款或相關資金往來?吳副總統說,沒有。 \n 行政院長江宜樺在擔任內政部長時曾接獲葉世文的黑函,媒體詢問是否希望江宜樺早點告知?吳副總統說,江宜樺也許接到沒有署名的黑函,已交代相關單位查辦,這已是做妥適處理了。 \n 吳副總統說,有署名的檢舉,一般會交給廉政署或有關單位去查,匿名則查不勝查,有時會提醒相關主管或政風單位留意。 \n 吳副總統也說,如果葉世文的風評很不好,桃園縣怎麼可能網羅去當副縣長,也有人認為葉世文工作能力很強,有時不是事後諸葛孔明,很多事都是難以預測想像。1030604 \n

  • 李鴻源:推動防災型都更

    李鴻源:推動防災型都更

     合宜住宅政策再度引發質疑,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昨天表示,合宜住宅無法達到抑制房價上漲目的,建議推動防災型都更,一次解決多種住宅問題。 \n 行政院長江宜樺擔任內政部長時,推動合宜住宅政策,李鴻源接任內政部長後,曾表明對合宜住宅的疑慮,如今葉世文捲入合宜住宅弊案,李鴻源建議,可利用此機會,重新檢討住宅政策。 \n 李鴻源質疑合宜住宅抑制房價的效果,他說,板橋浮洲合宜住宅約4000戶、林口A7有3000多戶,和大台北建案相較,比例非常小;況且合宜住宅幾年後就可轉售,令人質疑抽中的人等同中樂透。 \n 他指出,國內的社會住宅需求量為19萬戶,但合宜住宅僅1成做為社會住宅,等於要興建190萬戶,才能滿足社會需求;而且雙北最需要社會住宅,如何找到土地、政府又有多少錢可投入,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n 李鴻源強調,不該再推合宜住宅,而應推防災型都更,也就是找出可能因地震而倒掉的房子,配合國防部或其他部會,釋出閒置的國有土地或軍營,透過原住戶權利交換方式,興建新房屋,供目前居住於房屋結構不強的民眾使用,部分可做為社會住宅。 \n 至於原住戶空出來的房屋,他說,若位於不適合再居住的地層上,就可改為公園,不但可活化閒置國有土地,興建過程中,還可創造就業機會。 \n 另外,葉世文涉嫌貪汙,內政部某官員指出,葉世文做事非常強,長官交代給他的事情,都能在很短時間內完成,是個能力很強的署長,沒想到發生這種事,讓大家都覺得很驚訝及遺憾。

  • 政商關係頻密 葉世文早被盯上

     遭解職的前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疑涉入合宜住宅案,內政部官員透露,在營建署長任內即因頻密的「政商」應酬被列管,但因無具體證據不了了之。 \n 台北地檢署指揮廉政署查出,遠雄建設公司得標的桃園縣「八德地區合宜住宅招商投資興建(用地標售)案」,疑向葉世文行賄等情事;葉世文已遭羈押禁見。 \n 內政部官員對中央社表示,葉世文在部內評價是表述能力強,每次開會都能清楚表達重點以及說明細節,對政策也頗為積極,但作風海派也是眾所皆知。 \n 這位官員透露,葉世文約在接任營建署長後的第2年,就被政風單位盯上,發現他有頻繁的政商應酬,不避諱與廠商往來,因此在內部早已經是需要特別注意的「列管」人物。 \n 不過,政風單位因為沒有直接證據,因此無法對葉世文有進一步動作。 \n 這位官員強調,公職人員不是不能與廠商往來,但如果過於頻繁,確實不妥,會列入注意名單上。1030601 \n

  • 傳奇藝術家 葉世強86歲辭世

    傳奇藝術家 葉世強86歲辭世

     藝術家葉世強六月十一日凌晨一點五分在新店家中過世,享年八十六歲。葉世強的生平頗富傳奇色彩,他向來行事低調、不太與人接觸,藝術風格獨樹一幟,橫跨水墨、油畫、書法,不僅創作詩歌,製作古琴的技藝更是深獲好評,堪稱現代文人才子。 \n 葉世強之子張世宏說,葉世強自然衰老,在家裡平和過世。藝術是葉世強一輩子的志業,直到生命最後階段還是執著於創作,完成了幾幅畫作,「他是為藝術而生,對自己很嚴格,對藝術也很絕對、不妥協。」 \n 葉世強一九二六年出生廣東省韶關,父親為他奠定良好的書畫基礎,他年輕時和同學放棄學業,想在生活中體驗真正的藝術。他寫信給父親說「我要上天捉月、捉星、捉太陽,我要去看山和水,天和地」,足見浪漫的性格。 \n 一九四八年他來到台灣,進入台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一九六九年他逐漸確立自己的風格,利用簡潔俐落的色彩和現代感的構圖傳達禪意。 \n 葉世強對藝術執著,生活卻相當瀟灑,他不慕名利,離群索居,曾在新店和花蓮獨居數十年,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他家裡沒有冰箱、電視、電話、熱水器,要拜訪他甚至得渡船過河,即使如此也不輕易賣出作品,以教書和製作古琴謀生,這樣的生活過得圓滿自得。 \n 葉世強曾說:「一個藝術家要禁得起很嚴格的考驗……我堅持我藝術的崗位很緊,一步都不放鬆,這點很不容易,因為金錢名利誘惑力很大。」 \n 葉世強的愛情故事很戲劇性,八十歲時與相差廿三歲、分手又復合的愛人林如意修成正果,傳為佳話,也讓飄泊一生的葉世強老來有了家人為伴與依靠。葉世強的公祭訂於七月廿二日早上十一點至十二點,在板橋第三殯儀館景福廳舉行。

  • 李鴻源:未來都更門檻 擬採「分級分類」

     文林苑都更案引發各界修法聲浪。內政部長李鴻源昨天表示,未來都更案同意門檻擬採「分級分類」制,如海砂屋、危樓、台北市華陰街巷弄過窄釀成大火悲劇等不同情況,都需調整都更門檻,加速推動老舊社區自力都更。 \n 台北市政府日前針對文林苑案提出廿條《都市更新條例》修法重點,並拜會台北市國民黨立委代為提出聯合修法版本。朝野立委昨日對此提出質疑,內政部、北市府溝通出了問題、修法步調有落差。 \n 對此,李鴻源昨日赴立院內政委員會答詢時說,內政部多次會議都會邀請台北市政府代表出席討論,雙方溝通沒有問題;內政部在檢討法規時也會將北市府建議納入參考。 \n 他強調,修法需要周全,內政部要作全盤、全國性的考量,因此進度才會比北市府晚;營建署長葉世文則說,內政部一定會在五月底前完成部版修法草案。 \n 對北市府希望將房屋強拆執行決定權交由法院決定,國民黨立委吳育昇質詢時批評這是「怠惰的行為」;李鴻源也表示不贊同,並強調會在修法時機拆除、執行等程序訂定完備。 \n 至於,立委修法版本提高都更事業計畫核定同意門檻為十分之九,李鴻源則說,內政部修法方向傾向將同意比例應視都更案樣貌,如海砂屋、危樓等不同情況,採「分級分類」的彈性門檻,但細節還需邀集相關單位共同討論。 \n 此外,由於日前華陰街街巷狹窄老舊,引發大火釀成悲劇,朝野立委李俊俋、吳育昇等人也要求內政部修法時要加強「老屋都更」。 \n 葉世文表示,全國卅年以上老建物有三○二萬戶,其中雙北市占八十萬戶,預估五年內超過一百萬戶,內政部將設定專門基金補助規畫費用,透過專業諮詢機構,鼓勵輔導社區自力更新。 \n 台聯黨立委黃文玲則質疑,公辦都更完成率過低。葉世文坦言,政府相關單位選了一百八十處示範地區逐步篩選,但因規模大、溝通複雜,確實還沒有案件執行完畢,但現有兩案成功招商實施,其中內政部辦理的板橋浮洲合宜住宅興建計畫目前已成功招商實施。

  • 扇飛墨舞 邀你認識漢字美

    由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與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辦的「第二屆台積電青年書法大賞」,今年在楷隸組與行草組之外還添增了篆刻組,邀集卅五歲以下的社會青年一同參與,即日起徵件,至十二月六日止。趁著秋高氣爽的午後,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舉辦了「扇飛墨舞二○○九季秋書法團聚活動」,昨天書法家葉世強、王三慶、陶晴山(見左圖,鄧博仁攝)與「第一屆台積電青年書法大賞」青年得主同堂即興揮毫。 \n今年八十三歲的葉世強,提筆卻是如疾風陣陣,運筆如飛的他嘴裡才喃喃念著:「我要寫秋天裡的春天。」轉眼間,出自李後主〈虞美人〉的「春花秋月何時了」即刻寫就,字中有畫又含詞,看得滿場驚呼喝采。 \n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曾繁城表示,「我覺得真應該好好創造一個好的機會與場合,讓對書法有興趣的青年朋友發揮,也讓大家更認識漢字之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