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天祥的搜尋結果,共03

  • 屏檢提訊葉文祥 訊後請回

    屏東地檢署偵辦餿油案件,今日下午提訊強冠董事長葉文祥及另名證人,直至晚間7時分別還押及請回,檢方表示,是針對案件進行瞭解及鞏固證據,對於內容則不願多談,證人身分也不肯透露。

  • 騎樓烤肉惡煞降臨 擄走組頭擊斃人

    騎樓烤肉惡煞降臨 擄走組頭擊斃人

     中山區天祥路昨天凌晨發生槍擊命案!竹聯幫青堂分子蔡宗茂,不滿職棒簽賭組頭林正忠逼討九萬元賭債,率手下到林開的鎖店尋仇押人,林的友人詹勝傑見狀拿空氣長槍想反擊,反遭蔡的小弟呂志杰開槍擊斃。警獲報在汽車賓館救出遭擄凌虐的林正忠,並逮獲呂志杰等七人,但主嫌蔡宗茂、陳宏杰兩人在逃,追緝中。 \n 中秋節凌晨時分,林正忠與詹勝傑(廿八歲)及葉昱和等十多名男女友人,在林某天祥路的「天祥鎖店」騎樓烤肉,主嫌蔡宗茂和近十名手下分乘兩輛車到場,宛如惡煞降臨,揮舞刀棍衝向林正忠,控制全場後,立即將林押上車駛離。 \n 詹勝傑見狀,跑進鎖店拿出空氣長槍,才剛走出店門,就遭呂志杰開了一槍,擊中胸部,倒地不起,經友人送醫仍告不治。混亂中,林正忠的友人葉昱和被翻倒的電視機砸中右手掌,包紮後已無礙。 \n 警方指出,天祥鎖店是一處職棒簽賭站,嫌犯陳宏杰是簽賭站常客。上月間欠下一筆九萬元的賭債,遭到有四海幫背景的鎖店老闆林正忠派人押走,將他毒打一頓並強迫簽下廿萬元的本票。 \n 事後,陳宏杰向竹聯幫青堂的表哥蔡宗茂討救兵,蔡嫌出面反遭林正忠一方羞辱,嘲諷他不夠資格喬事情,前天晚間還在電話中互嗆輸贏,惹火了蔡嫌,昨天凌晨上門尋仇押人,林正忠被蔡嫌等人擄走後,警方查訪得知蔡嫌等青堂分子涉案,根據地緣關係,馬上鎖定文山區展開涉案人車的行蹤追查。 \n 警方隨後在木柵路五段路檢攔獲卅歲的同案共犯吳義洋,搜出子彈和彈匣,根據其供述及相關人的通聯,研判肉票在新北市深坑鄉大樹下汽車賓館內。 \n 員警趁賓館人員送餐機會,逮捕開槍凶嫌呂志杰(廿八歲),追出林被藏放在其他房間,攻堅救出雙眼被矇、雙手被銬的被害人,再逮捕五名共犯,並在附近公車站牌邊的大石頭,起出作案的改造手槍。 \n 呂供稱,他帶槍陪同蔡前往押人討回面子,死者詹勝傑持長槍衝出,擔心對方開槍擊中他們,就先發制人,卻一槍致命。

  • 華人電影永不敗的中國功夫

    華人電影永不敗的中國功夫

     這個月,觀眾在電影院時常看到侯孝賢、吳念真、紐承澤合拍的廣告,以「鶴」、「虎」拳的逗趣邀請觀眾參加金馬影展。因為,今年的金馬獎與影展主題,便是「向武術指導」致敬。這兩年,「葉問」風起,「武打片」再次吸引觀眾注意。藉著金馬獎主題,金馬影展執行長聞天祥談起了電影的「中國功夫」……。 \n 繼去年以「向攝影師致敬」,將電影技術人才推到舞台前接受掌聲後,今年金馬獎鎖定的是「武術指導」,金馬獎和影展包裝因而「功夫風」十足,在「鶴」、「虎」拳的廣告之間,勾起曾被武打片激起的熱血記憶。如李小龍的紮實武技、《陳真》的俐落拳腳、《七小福》中練武的辛酸,甚至到今日的《葉問》、《十月圍城》都曾帶給觀眾難忘的觀影經驗,而幕後功臣就是武術指導。 \n 金馬影展執行長聞天祥曾聽胡金銓提過,原本武打片、武俠片多由武行擔任,但當年為了不讓工作性質早已超出武師領班的韓英傑領一般武行薪水,而發明了「武術指導」這個職稱。此次影展將這些武術指導命名為「全身藝術家」。 \n 另闢武打片蹊徑 \n 這次影展的選片也呈現了武打片的歷史演變,如《俠女》到《警察故事》,從武俠片到當代都市的警匪喜劇片,為了「打得好看」,武術指導在電影中越來越重要。「我們請十位武術指導選出自己代表作,而這些電影未必是最好的,但在他們心中是有意義的。」聞天祥舉例,例如袁和平選的不是大賣的《臥虎藏龍》或《功夫》,而是《奇門遁甲》,因為這部電影在功夫片沒落時,從民俗信仰中找到了新題材發揮,甚至讓「袁家班」全員出動,全面發揮「武丑」的魅力,洪金寶的《鬼打鬼》也是另闢武打片蹊徑的作品,聞天祥說,觀眾可以從這些轉變中,看到他們的適應和創意。 \n 成龍更是以《警察故事》打開武打片新局,甚至因此打進了門檻奇高的紐約影展,打開了西方門戶。聞天祥指出,過往的功夫片背景都在明清,但成龍卻將它搬到現代的香港,藉著警察工作的出生入死來「釋放功夫時代的侷限,並為其鬆綁」。 \n 儘管電影題材多樣,聞天祥認為,這些武術指導都強調正統,不喜歡花拳繡腿,確實以動作傳達出武術想法。「武術指導甚至能透過動作影響導演的場面調度。」聞天祥說,因此,許多武術指導同時擔任導演非常理所當然,在他們的電影中,思想和意識形態會自然流露出來,「他們使用的不是語言,而是鏡頭加上人體,展現他們的世界觀和作者觀。」 \n 北派打出新局 \n 首位「升任」導演的武術指導,即為劉家良。劉家良自小跟著父親劉湛學武,由於劉湛是黃飛鴻的再傳弟子,他便習得一套華南武術傳統。因此,劉家良在1975年執導《神打》,不僅讓其他武術指導起而效尤,他所代表的「南派」,也讓他在電影界獨樹一格。「相較於北派是由京劇雜耍而來的表演性武功,南派皆是硬馬硬橋的實戰技巧。」對武打片有研究的聞天祥說,南派武打電影也特別強調了「師出有名」和「武德兼修」,這也成了劉家良電影的精神底蘊。 \n 然而,「北派」儘管「表演」多,但如同洪金寶、成龍等人藉著創新以面對武打片沒落一般,北派誇張的陣勢或設計,常使創意破格而出,打出正統武打片所不能的新局。 \n 聞天祥認為,不論南北派,功夫片在他眼中如同好萊塢歌舞劇、音樂劇一般,在美學上追求的都是「整合作用」,動作設計不僅要賞心悅目,還要成為角色性格與情節推演的關鍵。今年的影展,藉著整理出這些武打片單,讓觀眾也讓影展能耙梳武打電影史,「我們知道這類影片在影展不討喜,註定賠錢,但影展就是要以莊重的態度做這件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