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家儒的搜尋結果,共04

  • 業餘高球春季賽首輪 廖崇漢、楊浚頡70桿領先

    業餘高球春季賽首輪 廖崇漢、楊浚頡70桿領先

    108年全國業餘高爾夫春季錦標賽昨日在關西老爺球場開打,全國球場培訓選手廖崇漢靠後9洞33桿的優異演出,以70桿在男A組技壓群雄,也和19歲以上的公開男子組楊浚頡並列所有參賽選手之冠。其他各組領先者分別是:男B組陳亮宇71桿、女A組葉家儒75桿、女B組廖信淳78桿、女公開組楊斐茜76桿。 \n廖崇漢今年未參加月賽,去年12月冬季錦標賽獲第10名,取得參加今年春季賽最後一張門票。因比賽減少,他在前9洞施展不開,後9洞調整策略,抓了3隻小鳥,沒有柏忌,彌補了前9洞的缺失。 \n「我在後9洞把落球區放寬變大,感覺自己的失誤比較少,信心也跟著上來,推球更順手,也扭轉了前九洞的劣勢。」廖崇漢去年11月曾獲大陸海南業餘公開賽冠軍,今年初也參加台青盃比賽,之後就處於半休息狀態,所以前9洞都一直在找比賽感覺。「通常我的比賽狀況呈波浪狀,起伏不定,比較不容易掌握,也許這是我要克服的問題。」 \n男子B組以71桿領先群雄的陳亮宇,也是同組15位選手中唯一低於標準桿的選手。他認為自己的比賽策略正確,先求穩再求遠,不會一味的追求距離,因為打法保守,以平常心應對,反而締造佳績。 \n陳亮宇曾獲得2次季賽冠軍,7歲時因骨科名醫父親陳秋銘赴美進修,而受美式高爾夫的薰陶。他的母親表示,陳亮宇在美國接受高爾夫訓練之餘,也參加20多場兒童高爾夫比賽,基礎不錯,再加上對高爾夫情有獨鍾,應該是表現優異的主要原因。 \n賽事總監詹明宏表示,關西老爺球場果嶺的坡度、造型都很有挑戰性,再加上最近草皮受到細菌感染,不是很平順,所以推桿的難度更高。尤其第9洞左有水溏,右有4株椰子樹,稍不留意就會失手。「今天上午第9洞就有2球卡在椰子樹上,最後只能罰桿。」總計第1輪有98人出賽,在第9洞僅有5人博蒂、40人平標準桿、53人柏忌或雙柏忌。

  • 自動鋼琴會取代現場音樂會? 鋼琴家不同意

    頂級自動鋼琴問世,鋼琴家沒飯吃?百年老廠史坦威推出自動演奏鋼琴SPIRIO,內建至今超過2000首從古典到爵士的鋼琴家錄音版本,只要透過數位平板就可以現場演奏,不過樂界普遍認為不至於取代有鋼琴家親自演出的古典音樂會。 \n \n2015年,老牌鋼琴史坦威推出研發超過25年的自動演奏鋼琴SPIRIO,這架鋼琴系統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它不但可以像機器人一樣演奏出正確音符,還能表現出音樂家在演奏時細微的強弱、輕重變化與鋼琴踏板的運用。該鋼琴還要搭配平板電腦與專屬APP使用,就可以重現鋼琴大師使用史坦威鋼琴演奏的樂音。 \n \n會不會從此取代音樂家,讓音樂家從舞台上消失,進而失業?鋼琴家葉綠娜說,百年前歐洲就有紙捲的自動鋼琴,拉赫曼尼諾夫、馬勒都曾經留下紙捲錄音,可是紙捲只能記錄有限的資訊,自己彈奏,但音樂會並沒有因此消失,「音樂會還是有許多音樂家與現場樂迷共同營造,共同經歷不可取代的瞬間,這點不會改變。」 \n \n鋼琴家葉孟儒說,從觀眾角度來思考,樂迷想要感受的是聽一場跟他的靈魂有共鳴的音樂會,聽到音樂家本身跟音樂所營造出來的氣質對聽眾的啟發,「對演奏家來說,開一場音樂會最重要的是成就感,即使台上演奏失敗也是活生生的,完美也是活生生的。」 \n \n鋼琴家陳冠宇也不認為可以取代音樂會,「但對於一般人的生活來說,有了這架鋼琴,可以在生活中聽見大師的音樂,學琴者可以跟著大師的速度一起跟著排練演出,也是很特別的體驗。」

  • 吳孟平、葉孟儒二重奏 雙十夜國家音樂廳登場

    吳孟平、葉孟儒二重奏 雙十夜國家音樂廳登場

    曾先後任職東海大學、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國立台北藝術大學,並同時擔任台灣絃樂團常任首席的小提琴家吳孟平,將在十月十日雙十國慶的晚間,與現任中國文化大學音樂學系專任副教授,並兼任教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音樂系的鋼琴家葉孟儒,一同舉辦《Duo Concert二重奏之夜》音樂會,2位音樂家將以3首奏鳴曲的形式為國家慶生,也為粉絲帶來耳目一新的詮釋。 \n吳孟平6歲開始與小提琴相伴,一路從中學音樂班保送大學音樂系,之後前往德國國立Detmold高等音樂學院留學,直至甄試進入德國柏林Hanns Eisler國立高等音樂學院,考取最高演奏文憑Konzertexamen畢業,吳孟平曾於求學期間,接受金永旭(Young Uck Kim著名的Beaux Arts Trio美藝三重奏成員)、維特哈絲(Antje Weithaas)、宗緒嫻、胡乃元、游文良、曹元聲等國內外多位名家指導。吳孟平說,對他而言,只要記得自己永遠都喜歡音樂,至於出名與否、能被多少人認識,這些似乎都不太重要。他說:「重要的是,我喜歡音樂。」 \n而鋼琴家葉孟儒7歲開始學習鋼琴,1992-1999年間於莫斯科學習,這段時間他深刻感受到俄國斯巴達式的音樂教育訓練,而這也是他習琴的重要轉捩點。這7年間,葉孟儒經常以獨奏家的身分受邀在俄國主要城市演出協奏曲與獨奏會,之後他更以最高分的榮譽畢業於莫斯科國立柴科夫斯基音樂學院研究班。而他的教授即是當今俄國最著名的鋼琴教授瑙莫夫──瑙莫夫即是承襲自俄羅斯涅高茲(H. Neuhaus) 鋼琴學派的重要代表人物。 \n吳孟平與葉孟儒兩位音樂家,2013年首度合奏音樂會即獲得熱烈迴響,這次兩人將在10月10日再度攜手演出,特別挑選了3首奏鳴曲,分別是理查.史特勞斯的降E大調小提琴奏鳴曲、羅馬尼亞作曲家安奈斯庫的A小調第3號小提琴奏鳴曲《羅馬尼亞民俗風格》,最後則由普羅高菲夫的第1號小提琴奏鳴曲作為結束。 \n兩位音樂家認為,雖然這3首曲目對台灣聽眾來說較為陌生,但他們不刻意從眾討喜,真誠地將自己心目中的好音樂介紹給大家,希望樂迷在雙十夜晚到台北國家音樂廳,共享聆聽。 \n

  • 台灣之光張景婷 慕尼黑愛樂最年輕團員

    德國慕尼黑愛樂出現首位台灣籍團員。廿四歲的張景婷,去年剛獲慕尼黑音樂學院最高演奏家文憑,二月廿六日順利考入慕尼黑愛樂,成為團內最年輕成員,愛樂與柏林愛樂、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同屬德國A級樂團,能從眾多競爭者脫穎而出,在於張景婷夠「酷」。 \n德國樂團團員多屬終身職遺缺有限,慕尼黑愛樂第一小提琴聲部,近日有四位團員退休,第一階段徵選無人被錄取,上月底再次徵選結果也只錄用張景婷和一位德國小提琴家,顯見樂團寧缺勿濫的嚴格要求。 \n近年來亞洲優秀樂手競出,尤以美國樂團亞裔比例節節攀升,紐約愛樂就占近廿名,相形之下,歐洲樂團相對保守,高二赴歐求學的張景婷指出,「如果一位德國人與我程度相差不大 ,他們當然更愛用本國人。」 \n當時與張景婷同台競爭的有十五位候選人,她笑稱自己很幸運,「樂團這次剛好希望選出獨奏家型的團員,我在慕尼黑音樂學院的老師,就是習於訓練獨奏家,增加我的優勢。」另外,她選擇應試的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也符合樂團口味,「這首曲子先冷後熱,與我喜歡酷的個性相似。」 \n慕尼黑愛樂一九八三年成立,曾在馬勒指揮下首演他的第四、第八號交響曲,一九七九年羅馬尼亞指揮傑利畢達克接任音樂總監,將樂團聲望推上高峰。培養新生代音樂家,樂團內設有音樂學園。 \n張景婷參與團員徵選之前為學園的學生,學園入門不易,張景婷那屆小提琴組卅人報名只選兩名,學園除了每月提供八百歐元的獎學金,學生可參與正式音樂會的演出,同時與學團成員上課。 \n張景婷說除了慕尼黑之外,她也報考過柏林愛樂、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學園,各樂團偏愛不同口味,「柏林喜愛華麗奔放的琴音,巴伐利亞非常討厭過度的肢體和表情,慕尼黑不喜歡太明亮的音色。」 \n去年九月才進學園,半年內考上正式團員,張景婷說與樂團的合作讓她受惠良多,「樂團音樂總監提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很重視與團員的眼神接觸,你低頭看譜不看他,會被他狼狼地『盯』。」 \n台裔音樂家前進歐美知名樂團與日俱增,陳慕融為芝加哥交響樂團首席、陳則言為聖地牙哥交響樂團中提琴首席、高慧生為匹茲堡交響樂團助理首席,中提琴家陳則宏在費城管絃樂團,紐約愛樂包括小提琴家盧冠呈和黃美菁、大提琴家葉儒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