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家舟的搜尋結果,共27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地緣政治與仇亞暴力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地緣政治與仇亞暴力

    去年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期間仇亞犯罪事件大幅增加,戴口罩的亞裔動輒成為語言和肢體霸凌的對象。今年以來,原以為在疫情趨緩及川普總統下台之後,仇亞暴力現象會緩和。誰知在紐約第1季的仇亞犯罪已相當去年一整年的數字。  3月16日發生在亞特蘭大的連環槍擊案,8名死者中有6位是亞裔女性。27日,全美約60個城市舉行反對仇視亞裔大遊行,孰料,遊行結束後,紐約街頭、地鐵就發生了多起針對亞裔的攻擊事件。其中一個在Kosciuszko街地鐵站,一名疑似亞裔乘客遭非裔男性暴毆、勒頸至昏厥的影片在網路瘋傳,並引致紐約市仇恨犯罪小組(Hate Crime Task Force)29日在推特上公開緝兇。  去年由於白宮處理疫情失控,川普總統將病毒與中國掛勾,在各種場合反覆強調「中國病毒」、「功夫病毒」、「中國瘟疫」。連知名籃球球星林書豪都作證,NBA和球場上就有人喊他「中國病毒」。而威脅也波及到其他亞裔。例如,效力於紐約洋基隊的王牌投手田中將大,就在去年帶一家4口返回日本,因為疫情下的歧視蔓延讓他「很害怕在美國住」。  川普總統版本的「中國威脅論」,主要強調中國人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而拜登總統則從戰略對手的角度,渲染「中國威脅論」。上任不足百日,他的團隊在亞、歐各國汲汲奔走,拉攏盟友製造輿論,以新疆「種族滅絕」來制裁中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崛起的中國成了美國各種社會矛盾的出氣口,以致爆發歷史上最嚴重的歧視和仇恨亞裔風潮。  綜觀歷史,亞裔移民在北美就是歧視與反歧視的歷史:19世紀《排華法案》禁止華裔購房地產及與白人通婚。二戰期間,日裔美國人成了眾矢之的。到1950年代韓戰爆發,打著反共大旗的麥卡錫主義盛行,遭殃的又輪到華人。全美各地出現「獵巫」現象,不少精英被關押、毆打、判刑,受到「間諜」牽連的人無以計數,使得華裔和亞裔噤若寒蟬。  1980年代,日本經濟如日中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社會掀起排日風潮。1982年,27歲的華裔陳果仁在酒吧中被誤認為是日本人,遭兩個美國人活活打成重傷致死,婚禮也成了葬禮。事件造成全美亞裔罕見的大團結,進行了反歧視抗爭。然而10年後,1992年洛杉磯暴動中,又有暴民無差別襲擊亞裔,許多韓裔商家店鋪遭遇縱火、搶劫、破壞。  全球化年代之後,中國大陸快速崛起,成了美國在地緣政治上的新對手。共和黨利用飯碗,民主黨利用人權,反覆點火「中國威脅論」。加上新冠疫情摧毀了大量實體經濟的就業職位,在美國內部各種矛盾充斥,包括種族衝突、貧富惡化的當下,亞裔又成了無辜的「替罪羔羊」。  在美國走紅的華裔脫口秀演員黃西,以個人表演經驗為例,十多年前60%美國人對中國有好感,但因政客與媒體一直在妖魔化中國,最近反而有70%美國人敵視中國。只要中國被妖魔化,所有在美國的華人,甚至亞裔都不會有好日子過。他相信:「只有當美國能夠真正平等對待其他國家的時候,美國的白人才能夠平等對待本國人的少數族裔。」  黃西認為,當今美國國內以及整個世界的種族歧視的根源,就是殖民主義。殖民者用槍炮和屠殺把「文明」帶到世界各地,把其他人種當奴隸,或當作下等人放在籠子裡或用照片展示。這種幾個世紀積澱下來的優越主義心態,被政客煽動的後果不堪設想。遺憾的是,民粹是最廉價的催票工具。在可預見中美戰略衝突難解的未來十年,仇亞心態恐怕仍將在大西洋彼岸的上空鬼影幢幢。  拜登總統在3月19日與亞特蘭大亞裔社區領袖會面後,呼籲國會盡快通過《新冠仇恨犯罪法案》,希望加強司法部對新冠病毒相關仇恨犯罪的監管、支持各州和地方執法機構統計和報告仇恨犯罪個案,並幫助亞裔社區獲取相關資訊。縱使只是治標不治本,但從政治正確的角度來說,也是不得不然的動作。希望至少能發揮杯水車薪的成效,還給亞裔美國人免於恐懼的自由。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大學排名 弦外之音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大學排名 弦外之音

    3月4日,香港大小報章都報導國際高等教育資訊機構Quacquarelli Symonds(QS)發布最新的2021年世界各大學學科排名。排名涵蓋文、理、工、商、醫五大範疇,共51個專業領域。在台灣學測放榜、考生準備各科系的甄試及備審資料之際,這項帶有全球視野的排名在網上公布,對大家不無參考價值。 QS就全球85個國家地區的1,440所大學所屬13,883個學科課程進行分析,香港共有九所大學171個學科榜上有名,其中港大及香港中大就分別佔了41個、40個學科。如果僅計算打入全球50大排名學科數目,則港大、中大分別有28及19科系。若僅看全球前十名的學科,則只有四個佼佼者:港大牙科(第三)、港大教育學(第七)、理大酒店與休閒管理(第九)和香港演藝學院的表演藝術(第十)。 雖然香港各大學整體排名略遜於前兩年,不過在歷經前年反逃犯條例修訂的社會紛擾和去年至今的新冠疫情衝擊之下,能夠維持全球排名相對不墜,實屬難得。QS高級副總裁Ben Sowter指出,最新的學科排名證明香港擁有「世界級的高等教育體系」。並且由於疫情過後網上教學仍可能成為「新常態」,他強調只有能在網上和實體環境中提供一流教學的大學,才能於未來世界取得成功。Ben Sowter讚揚港府去年增撥1.65億港元供大學發展網上教學是明智做法,因為那是確保保持全球競爭力和吸引力的必要投資。 在QS使用的四項比較指標(學術聲譽、僱主聲譽、論文引述次數及影響力指數)中,香港各大學在「僱主聲譽」下降幅度最為顯著。反映在不少學生參與頻頻失控的社會事件之下,企業僱主對聘請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增多了顧慮。相對來說,回顧20年來QS大學排名,中國內地的大學排名不斷上升已成趨勢。 在最新排名中,中國大陸有88所大學,合共731個學科擠進榜上;當中有126個躋身全球前50名,均屬過去20年以來最佳。成績最亮眼的是北京的清華大學,有三個領域排入全球十強:土木與結構工程(第七)、環境科學(第八)、建築學(第八)。 除了傳統學術評比之外,Ben Sowter特別舉例新冠病毒及氣候危機的研究,中國大陸的研究數量緊隨美國,分別有全球11%及15%的研究發表,居於全球第二。因此,他形容中國高等教育界已做好「帶領全球應對高度複雜、高度緊迫挑戰的準備」,而中國政府及學界數十年來「精心制定的戰略能力」,也反映在新的QS排名之中。 其實不容諱言,QS還是英語本位的機構。固然英語是全球通用語言,但如果也考慮中文的研究成果,中國大陸在新冠病毒、氣候危機的研究成果,恐怕不是區居第二,而更要遠超美國。 英語本位的國際排名,在醫學領域特別凸顯。在全球前50名排名裡,美、英、加、澳四國就囊括37所大學。其他四分之一才分別來自德國、荷蘭、法國、瑞典、丹麥、日本、韓國、新加坡、香港、台灣等十個國家地區的13所大學。而作為人口大國的中國大陸,雖然也有眾多中文醫學期刊及研究,但排名最佳的北京大學也僅列於56名。 即使有英語本位的小瑕疵,但在國際化與全球化的趨勢下,QS世界大學排名仍給所有大學、企業及學生不錯的參考點。雖然美國川普總統四年的保護主義陰影猶存,疫情帶來的邊境管制仍未完結,但短短四年保護主義就被美國選民唾棄,足見長遠來看,打破壁壘才能追求卓越。 眼前在各種多邊關係互動緊密的浪潮下,包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中歐投資協定》、一帶一路倡議等等,都在為人類互通有無、化解差異,帶來國際合作的新想像空間。也為在大學任教的筆者,增添不少中亞國家的優秀學生,帶來教學互動的多元性。 全球大學排名上上落落,固然不免幾家歡樂幾家愁。然而,拉高視野才能建立大局觀,真正讀出排名趨勢的弦外之音,才是年輕人思索未來、擘劃行動的主要羅盤方針。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反萊豬抗爭太老套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反萊豬抗爭太老套

    自從去年黑箱開放萊豬進口政策通過之後,今年初開始或已有相關豬肉製品進入台灣,而一些民眾也開始以「清真飲食」消極抵制豬肉相關產品。雖然短期內豬肉市場上的供需影響暫時難以定論,不過本周大陸國台辦在記者會中的發言,可能是對台灣豬肉生產與加工產業的最新打擊。  大陸國台辦在記者會中表示,「為保護消費者的健康,大陸是一向禁止在動物的養殖過程中,使用萊克多巴胺,也嚴禁進口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肉類產品。……大陸嚴禁台灣生產或轉運的肉類產品輸入,為防止有關肉類產品從台灣流入大陸市場,近期有關部門已經加大查驗力度。」  農委會資料顯示,去年台灣出口活豬、豬肉及其製品合共4163公噸。其中出口到大陸、香港、澳門三地共3705公噸,占總數近9成。這些統計還不算龐大台商、台幹、台青個別帶進大陸的水餃、肉鬆、肉乾等產品。一旦大陸方面嚴格執行禁止台豬肉製品進入政策,可能會相關產業造成漣漪般的影響。  雖然民調顯示高達7成的反對聲浪存在,然而在野黨對反萊豬議題,似乎還在傳統的秋鬥遊行、街頭開講、公車廣告、臉書專頁等舊模式打轉,引起的波瀾有限。毫無疑問,這個攸關食安與健康的重大議題,是人人都有責任守護的公益項目,值得識者以創新的眾籌(crowdfunding)方式發揚光大,徵集物資、刊登廣告、資助研究、萊劑檢驗、訊息揭露,以及推動各種公民權利手段反萊豬。  眾籌,或「群眾籌資」,顧名思義就是向群眾發起籌資的活動,實現「你有想法,我來贊助」,集結群眾的力量一起達成提案團隊的目標。目前國內外眾籌平台繁多,不管商業型或公益型眾籌都累積了不少成功與失敗的經驗。而學術界也開始有了針對眾籌的嚴謹研究,例如去年得到香港中文大學青年學者研究成就獎的金京泰(Kim Keongtae)教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多篇研究論文中,金教授發現群眾出資者大多是清醒明智的,絕非無頭蒼蠅。他認為「眾籌是相當理性的。要是劣質項目籌集資金較優質多,那就是市場運作得不理想,而在我的研究中,未見此情況出現。」 例如,在一篇最近發表的論文裡,金教授利用一個小型籌資平台App Backer的資料研究發現,出資大眾的致勝策略在於鑑別適當的專家,跟隨他們作選擇。例如針對只有概念、尚待開發的「概念型APP」,大眾主要會跟隨「產品專家」而投資。反之,針對已推出市場、需資金改善產品或擴展市場的「已問世APP」,大眾主要會跟隨「市場專家」而投資。  這項研究之所以能進行,得益於App Backer提供某人、某時投資了某項目、某金額等透明數據。因此只要按一按投資者的名字,其過往的投資紀錄一目了然,可供其他投資者參考,以做決定。因此,金教授及其合作研究者得以證明,眾籌出資者並非盲目把錢打水漂,而是隨專家的過往紀錄做精明抉擇。  商業眾籌之外,公益眾籌的各種項目也快速發展。例如去年大陸《網絡大病籌款平台行業洞察報告》就提到,從2016年開始,估計有超過500萬大病家庭通過水滴籌、輕鬆籌、愛心籌等眾多平台發布求助信息,獲得超過20億人次的愛心響應。僅以平台中最大的水滴籌為例,現有逾2.5億「獨立付費用戶」,也就是超過2.5億人透過該平台為大病籌款個案捐出過真金白銀!  雖然針對公益眾籌的學術研究還待開發,不過在搜尋引擎發達的年代,公眾人物的過往事蹟往往有跡可尋。針對反萊豬、護食安的公益眾籌,只要發起團隊能夠找到具有食安公信的專家參與眾籌,或許就能一呼百應,快速籌到超額款項,用於廣告、政策、檢驗、研究,及各種行使公民權利運動的開展。  光速的網上傳播遠勝過傳統過於耗能的遊行動員,對片刻不離網路世界的年輕族群也更有滲透力。有識之士若以公益眾籌的方式反萊豬,不知能否開創一場新型態的群眾運動?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萊豬黨的塔西佗陷阱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萊豬黨的塔西佗陷阱

     俗稱「瘦肉精」的乙類促效劑可令某些食用動物品種加速生長,令生產者可用較少的飼料養出更重的家畜。然而,瘦肉精不僅對動物有負面影響,進食後也有人會產生心悸、暈眩及心臟衰竭等後遺症。基於食安考慮,全球大約有160個國家一直禁用瘦肉精作為豬飼料添加劑。  其中兩種促效劑包括鹽酸克崙特羅(Clenbuterol)、沙丁胺醇(Salbutamol),因曾引發急性食物中毒事故,很快就被各國禁止。但同類的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因急性副作用不明顯,安全問題較少,在1999年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使用於家畜飼料。  2012年,聯合國的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以69票贊成、67票反對,通過萊克多巴胺在肉類的最高殘餘限量,其中豬牛肉為10ppb(十億分之十)。但即使如此,全球絕大多數國仍禁止使用為豬飼料添加劑。  前總統馬英九在任內跟隨Codex,把牛豬肉萊克多巴胺含量安全上限訂為10ppb的決定,開放30個月以內的美國牛肉進口。當年民進黨大聲疾呼反對,主張「瘦肉精只有零檢出,沒有10ppb」。民進黨也在多次群眾街頭行動,把「萊牛」與「毒牛」劃上等號,視開放萊牛進口為「欺騙」與「出賣」。  當時在野黨成功操作,讓馬政府迅速淪入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民意支持度大跌,以致其他良善政策也難以推行。正如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Publius Cornelius Tacitus)在所著之《歷史》(Histories)評論道:「一旦統治者變得不受歡迎,他的所有行為,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都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  據2017年的一項統計,台灣人平均每人每年會吃掉 36.5公斤的豬肉,遠高於牛肉的5.88公斤。當年開放305個月以下的萊牛進口尚且受到如此厭惡,而昔日反萊牛黨昨非今是成為萊豬黨,開放影響台灣人飲食習慣更深遠的萊豬進口,日後是否會重蹈當年的覆轍?  對此,萊豬黨上下似乎頗為心安。在立法院表決前夕的良心立委絕食,所引起的群眾回響,彷彿也不如去年底大選前夕各種萬人空巷的造勢熱烈。因此,雖然民調有7成民眾反對萊豬進口,但執政黨立委全力護航,幾乎全部從民意代表的角色,轉換成為橡皮圖章的黨意代表。未投下贊成開放的執政黨立委,大約僅有約5%。  但深思細省,萊豬黨恐怕不必太過心安。街頭群眾的冷落,未必代表人民意向的微弱。原因是集體行動的邏輯,除了領袖魅力、議題切身之外,人民是否站出來還考慮「成本與效益」。年初大選前在野黨動輒數萬支持者站出來,狂勝雙主菜便當動員的執政黨群眾,因為若能勝選,令蔑視中華民國歷史、憲法、與國家符號的執政黨下台,便能「全面」翻轉走偏的國家道路,更有力地與對岸和平良性競爭。因此,站出來的效益遠大於成本,參與造勢的熱情高漲。然而,上週立院表決一役之前,大家看到自焚、絕食亦無法改變執政黨心意,便知道站出來發聲的效益頗低,街頭行動只是能量消耗。  反過來說,就算含有毒劑疑慮的豬肉及內臟進口,人們最簡易、也最有效益的集體行動,就是微調飲食選擇,遠離進口豬肉,或完全拒絕豬肉相關製品,甚至更進一步轉向蔬果素食。這種心照不宣的集體行動,無聲無息地發生在市場、超市、夜市,或許終能令豬農、製品加工、飲食攤販等相關業者驚覺,比十萬人站出來高喊口號更可怕的集體行動,是人們心裡深層的厭惡與無聲的反抗。反映在個別消費行為所匯聚成的集體行動,竟讓眾多勞動人口遭遇龐大生計衝擊。這時候,源源不絕的壓力就會湧入萊豬黨,掉入塔西佗陷阱的萊豬黨就可能自食苦果。(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名錶、肥胖與貪腐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名錶、肥胖與貪腐

    4年前《紐約時報》有篇著名的報導〈他們掌權,豪奪百萬〉(They Held Power. They Stole Millions.),列名多位涉及貪腐及洗錢的外國政要,並詳述美國司法部努力追查其犯罪資產。其中頭三號人物,除了排名第二的前總統陳水扁之外,另兩位都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烏茲別克、烏克蘭)的權貴。  蘇聯解體後成立的15個獨立國家,雖然表面上多數都有民主選舉制度,但實質上法治不夠成熟的環境,給了權貴們貪腐的舒適空間。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歷年發布的「貪汙感知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調查中,這些加盟共和國的表現幾乎都不盡理想,排名都在百位以後。然而,這些貪腐指數的國際排名,大多僅限於「感知」。僅有少數如前述被《紐約時報》揭發的部分案例,有憑有據。  當然,苦無實證是法律的事,雪亮目光卻是長在人們眼中。至於雪亮眼睛如何「心證」貪腐呢?最近一篇發表在學術期刊《轉型經濟與制度改革》(Economics of Transition and Institutional Change)的研究指出,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官員肥胖與貪腐有統計上的顯著關係。當無法查找權貴官員的開支紀錄時,人們眼中的肥胖,就是「嚴重貪腐」的可量度指標。  這篇論文名為〈後蘇聯國家政客肥胖與貪腐〉(Obesity of politicians and corruption in post?Soviet countries),是由法國蒙彼利埃(Montpellier)商學院教授布拉瓦茨基(Pavlo Blavatskyy)進行的研究。他蒐集15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299名內閣成員照片,以機器學習的演算法估計他們的「身體質量指數」(BMI),並以監察貪汙的國際透明組織、世界銀行和公共誠信指數(Index of Public Integrity)等計算各國的貪汙程度,發現平均體重較高的內閣與所屬國家貪汙程度「有高度相關性」。  論文中發現,299名高官中只有10人(3%)體重「正常」,相反地,有96人(32%)被判斷為嚴重肥胖(BMI指數大於35)。其中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立陶宛和拉脫維亞)的貪汙程度最輕微,其官員亦是最瘦;烏克蘭和中亞國家官員的身形則最龐大。15國當中,烏茲別克內閣官員的平均BMI最高(35.5),貪汙認知指數為22(愈低代表愈不清廉)。相反,愛沙尼亞的官員的平均BMI最低(28.7),而貪汙認知指數為71,代表清廉程度相對較高。此外,研究還發現各國內閣官員與庶民百姓的平均體重成反比。  文中還援引兩年前的《比較經濟學期刊》(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中的一篇論文〈瑞士錶循環——中國官員換屆的貪汙行為〉(Swiss watch cycle - Evidence of corruption during leadership transition in China),是由上海復旦大學及北京長江商學院兩位教授所進行的研究。他們利用1993至2012年橫跨20年的實證數據,生動地描述中國大陸官場「換屆腐敗」的情況,包括在1996/97、2001/02及2006/07年的政府換屆,中國大陸及香港的瑞士錶銷量都有不尋常的可觀增長。這種風氣至2011/12年的換屆期,因為政治上的打貪反腐及社交網路的普及,便黯然失色。因為網民會舉報一些配戴與收入明顯不成比例的奢侈手錶、眼鏡的官員,例如有「錶哥」之稱、在不同場合佩戴不同名牌手錶的前陝西省安監局局長楊達才。  然而,在宏觀數據不可得、微觀的財產申報不完全的情形下,利用肥胖判斷貪腐,是退而求其次的方法。當然,個人醫療資訊涉及隱私而難求,因此利用最新的機器學習演算法進行估計,便成為了頗有效的替代變數。這種肥胖與貪腐的研究雖然只呈現相關性,而非因果關係。不過,人民眼睛是雪亮的,加上網際網路的「記憶功能」,人們自然會記得政客們掌權前後的容貌差異,而心中自然形成一把判斷之尺。畢竟,肥頭大耳、腦滿腸肥的形象,與尸位素餐、無所用心的官場醜態的連結,可能是千年歷史以來人們經驗逐漸累積所形成的傳統智慧。  台灣民選政治人物數十年,人們也慢慢累積經驗觀察,肥胖的政客似乎以執政的政黨為多。有些偏瘦的政客掌權後,體態逐漸「幸福肥」。相反地,有些過胖的政客在所屬政黨在野後,竟然身形體態也恢復的較為正常。號稱民主國家如有這種執政黨政客的BMI指數高於在野黨,以及肥胖增量與財產申報增量高度相關的現象,按照布拉瓦茨基教授的研究,可能也是貪腐指標惡化的一個警訊。申言之,選民們若是愈深諳此理,支持成立特偵組查高官貪腐的信念,就會更堅定。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川普民粹 黃昏或反撲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川普民粹 黃昏或反撲

    美國總統大選時隔多日結果仍在僵持。挑戰者拜登沒有如民調預期大勝,或許是僵局難解的原因之一。雖然拜登可能得到美國史上最多的普選票,然而現任總統川普在主流媒體的多方不認可之下,仍得到超過上屆選舉的近7000萬普選票。  當然,大選最終結果是由各州選舉人票的加總決定勝負,與普選票無關。然而,選前民調預測拜登領先7%甚至雙位數百分點的絕對優勢,顯然並非事實。日後各種法律爭訟一旦塵埃落定,人們必定重新掀起對「布萊德利效應」(Bradley effect)的討論。  布萊德利是非裔美國人,曾經長達20年擔任洛杉磯市長。他曾在挑戰加州州長選舉前的民調取得領先,然而最終卻功敗垂成。美國學界認為,這種現象主要是因為部分白人選民在接受民調時,基於政治正確立場,不願對自己的「政治不正確」誠實表態,怕被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同理,此次大選在美國多數主流媒體不認可現任川普總統的背景下,有多少支持川普的受訪選民在民調中隱瞞自己的偏好,頗為值得深究。  美國主流媒體偏好拜登的例子很多,例如「冷處理」川普政績,放大川普防疫不力的弱點。又如在眾多「我所認識的川普」書籍中,獨鍾報導批評川普的書,包括《烈火與怒火》(Fire and Fury)、《恐懼》(Fear)、《警告》(A Warning)、《永不滿足》(Too Much and Not Enough)、《憤怒》(Rage),其中充滿各種腥羶色的爆料,讓川普形象大傷。  然而,主流媒體對《你被錄取了:民粹總統不為人知的成功與失敗》(You’re Hired: Untold Successes and Failures of a Populist President)卻幾乎不聞不問。該書作者是曾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EA)主席的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穆利根(Casey Mulligan)。  穆利根教授遵循自己專業規劃,只在自己休長假的一年到白宮擔任CEA主席一職。然而他的近身觀察,卻大改他從媒體所接收到對川普總統的形象。主流媒體看到的川普既民粹、又是種族主義、廢話連篇、吊兒郎當的笨蛋和瘋子。然而他看到的卻是工作效率高、目標明確、當機立斷、有完成任務使命感的領導人。  《你被錄取了》多達200餘頁,穆利根在書中從專業的經濟事務及經濟管制領域提供了諸多例證,傳達出罕為人知的川普形象。例如以放鬆管制措施逼藥廠不得不降價,又如藉由提高移民門檻以減少移民人數,在在都顯示川普利用經濟學邏輯果斷決策的風格。  穆利根在書裡第四章談到美國麻醉藥濫用(Opioid Epidemic),問題之嚴重可以用「疫情」來形容,也直接或間接導致美國近年人均壽命不增反減。他認為川普總統處理手法乾淨俐落,直指問題起源來自聯邦政府補貼。原因是1990年代以來聯邦政府擴大醫療保險對類鴉片止痛藥的補貼,大幅降低了這些易上癮藥物的成本,加速相關藥物的流通,從而導致其濫用情形惡化。  類似的經濟規則也適用於政府對大學的學費補貼。穆利根教授驚艷川普總統的洞察力,認為美國大學學費增幅驚人的根源來自政府。原來學費補貼使學生支出小於其所能負擔的水平,而大學校方知道這種「消費者剩餘」,因此不如提高學費來奪取之。結果是政府補貼愈多,學校更傾向提高學費,令補貼的受益完全歸於校方所有。  川普並非美國華府民主、共和兩黨的傳統政治人物,他的行事風格與經濟決策不免挑戰傳統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但也讓期待體制改變、生活改善的底層人民產生一線希望。因此,他的普選票增加,反映了主流民調所無法發掘的沉默聲音。然而,畢竟川普的民粹式言論團結美國人心的能量有限。與中國大陸貿易戰的結果也不討好,反而讓貿易條件惡化,無助改善底層人們的生活處境。  對這位有功有過的川普總統,未來幾天可謂步步關鍵。在美國主流媒體暗示拜登獲勝的氣氛下,川普式民粹會反撲?還是走到了最後的黃昏?世人都在注目。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中間選民在哪裡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中間選民在哪裡

     9月29日美國總統大選第一次公開辯論,是令民主大國蒙羞的一幕。極端走偏鋒的指控,取代了和平理性的辯論。廟堂之上有如潑婦罵街的鬧劇,不少人不敢相信這場景發生在美國。  極端政治不僅在廟堂蔓延,公共政策黨派化的傾向鮮明,甚至連戴口罩與否都有黨派意涵。另一方面,狂熱政治也在街頭形成令人不安的隱患。匿名者Q(QAnon)、黑人生命平權(BLM)、反法西斯(ANTIFA)等立場鮮明團體的和平示威卻往往陷於混亂。衝突對立如此劍拔弩張,讓人納悶「中間選民」消失了嗎?「中間選民理論」失效了嗎?  「中間選民理論」是因美國學者唐斯1957年的著作《民主的經濟理論》而廣為人知。唐斯指出:在投票決策的模型中,如果個人偏好都是單峰的,則反映中間選民意願的政策會最終勝出,因為選擇該政策會使整個群體的福利最大化。中間選民理論進一步表明,任何一個政黨或政治人物,要想獲得極大量的選票,必須使自己的政見符合中間選民的意願。也就是說,如果要贏得選舉的勝利,任何政黨或政治人物必須保持中庸,反映大多數中間選民的偏好。  然而,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通過、美國川普總統當選,都顯示民粹浪潮的崛起。連曾在1989年提出「歷史的終結」觀點,預言自由民主與市場經濟,是人類意識形態演化最終勝利者的日裔美籍學者福山,近年都改口,認為川普現象反映出民主的問題,直言「美國在衰敗」。  去年11月西班牙大選結果更是個明顯的例子。2019年的第2次大選,4年來舉行的4次大選,卻沒有發揮民主制度折衝妥協、解決紛爭的效能。過去左右兩派主流政黨還能輪流維持勉強多數,但近年多次大選後卻一直未能產生向中間靠攏、取得多數議席組閣的政黨。  更糟的是,2017年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雖然以大比數過關,卻未獲得歐美大國的承認,反而加獨領袖出逃國外、其後重判入獄。富裕的加泰地區獨立公投令西班牙人更加分化,甚至產生獨派及反獨的民粹政黨,瓜分了原來主流政黨的選票。西班牙政局版圖變得更碎片化,同一年兩次大選也無法組成穩定多數政府。  大選非但沒有化解對立,舒緩加泰羅尼亞爭取獨立而出現的危機,反促成主打民族主義、反分裂的極右政黨興起,他們平地一聲雷囊括52席成為第三大黨,僅次左翼社會黨的120席及右翼人民黨的89席。而其勝選關鍵不在於團結人心的政綱遠見,而在旗幟鮮明反對加泰地區脫離西班牙獨立,要求嚴懲支持獨立的團體及個人。  一夕竄起擁有15%席位、鮮明反獨的第三大黨,雖然與歐美國家的政治正確相符,但這麼一股反獨勢力在國會,卻對馬德里政府維持與加泰地區的良好關係埋藏隱憂。民粹勢力在大選中崛起,不但讓「中間選民理論」的良好預期落空,更令人懷疑投票制度是否真確反映社會沉默多數的聲音,增進多數人民的福祉?  川普在首次大選辯論後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短短幾天後又迅速出院。極端政治的一端信服他是英雄,一端卻深信他搞陰謀。也許,中間選民早已被不均等的經濟發展摧毀殆盡。許多人忘了自己真切的長遠利益,反而被網軍滲透的社交軟體同溫層左右,形成感性的情緒好惡,對某一方陣營鋪天蓋地的資訊推播愈來愈深信不疑。傳統優質中立的媒體日益式微,精準的演算法搭配譁眾取寵的自媒體,成了「劣幣逐良幣」的新時代悲劇。難怪,負面選舉大行其道,嚴肅的總統大選辯論淪為互相謾罵瘋子與傻子的黑色鬧劇。  什麼原因造成了分配不均惡化,造成極端陣營同溫層擴大,造成民主選舉的根基流失?也許,陷入狂熱政治的兩極化對立只是表面的結果,而非深層的成因。如果要重拾對西方民主的信心,有識之士必須正本清源,徹底反省貧富差距惡化的根源、矯正演算法與自媒體的弊病,讓中間選民重新成為社會多數主流的穩定力量!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K型復甦的喜與悲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K型復甦的喜與悲

     上周五美國勞工統計局公布最新就業報告,8月分美國整體增加了137萬非農業就業人口,失業率也從7月的10.2%大幅降至8.4%。雖然美國疫情離完全受控制還很遙遠,但經濟回穩無疑有利現任的川普總統爭取連任。  然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卻於同日的造勢活動中大澆冷水,認為該就業報告模糊了K型經濟復甦現況。拜登猛烈抨擊川普總統管理新冠病毒危機失當,造成悲喜兩重天的K型經濟,在上的富者愈富有,在下的貧者愈貧窮。  所謂K型經濟復甦,就如將英文字母K橫切為上下兩截。上半截右臂往上延伸,代表科技、醫藥行業受惠於疫情而火熱。然而下半截右臂卻是往下延伸,代表因疫情而重創的航空、旅遊、零售經營環境,仍處於深淵之中。  股市亦然。美股強弱板塊兩極分化,以臉書、蘋果、亞馬遜、奈飛、谷歌、特斯拉為首的科技股飆漲,實體經濟的股價卻大幅落後。標普五百指數迭創新高,但近百支個股的股價仍不及疫情前的一半。如果不論加權股價而看簡單平均,市場指數會比3月股災前還跌兩成多。  除了投資能力之外,科技能力也是所得分配惡化的重要因素之一。許多白領工作者能以網路、視訊等方式在家工作,維持工作收入。然而,另外一些不能在家辦公的服務、旅遊業人員則大量失去工作機會。不具科技屬性的行業,被疫情無情地摧毀飯碗。正如韓國的一項統計顯示,收入最低的10%家庭,疫情後所得減少3成;反之,收入最高的10%家庭,所得反而逆勢擴張7%。  有趣的是,跨國之間的經濟復甦也呈現K型兩極化模式。例如,彭博資訊統計年初至本月初,新興市場人均GDP愈高的國家,股市及貨幣表現愈佳。野村證券的研究報告也發現,最近1年來,中國大陸、韓國、台灣、馬來西亞等4個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的經濟體,股市報酬率大概是增長1成左右。反之,印度、印尼、菲律賓、泰國等4國股市卻跌了1成。一方天堂,一方地獄,來回就是兩成的投資報酬之差!  從經濟到股市,從國內到國外,K型復甦其實就是經濟不平等的代名詞。美國華爾街日夜笙簫的同時,街頭卻不斷因各種因素而充滿暴戾與怒火。底層的生計困難惡化為生命困境的時候,壓力就在疫情期間不斷累積,醞釀社會分裂的溫床。政府的紓困救得了一時,但各國財政赤字不容許漫無止境地派錢。一旦紓困退場,失去的工作崗位能否回來,草根人們的處境會否更糟?  針對拜登批評川普當局管理疫情不善導致K型經濟的論點,川普的競選團隊反而指控萬一民主黨總統上台,則所有經濟復甦都將付諸一炬。很遺憾,底層庶民迫在眉睫的問題,只是政壇高層爭權奪利的口水戰。有朝一日,一旦街頭響起「你可聽到人民在歌唱,唱一首憤怒之歌。」一呼百應,怎樣的潘朵拉盒子會被人們合力打開?如果改變歷史的巨大變革因此而爆發,後世史書會不會將矛頭指向「無限寬鬆救市政策」的副作用?就像歷史上所有飲鴆止渴的變法一樣,成為各種批判針砭的眾矢之的?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紐時驚人的改革力量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紐時驚人的改革力量

     《紐約時報》是全球頂尖媒體人的標竿。在萬眾矚目、高手環伺,堪稱最競爭的職場環境,一個並非長春藤大學出身的女性,何以在短短7年之間,以驚人的三級跳成績,技壓群雄,登上美國《紐約時報》史上的最年輕執行長?  現年49歲的萊維恩(Meredith Kopit Levien)於2013年離開《富比世》(Forbes)加入《紐時》,短短7年便晉升至企業最高層。她的奮鬥三部曲頗為勵志:先是兩年內由廣告部主管升任「營收長」(Chief Revenue Officer),時隔兩年再升任財務長(CFO)。3年後的現在,她更將於9月接任湯普森(Mark Thompson)為執行長(CEO)。  現任的湯普森曾是英國廣播公司(BBC)執行長,近年來領導《紐時》的數位轉型。除了傳統紙質媒體的轉型壓力外,《紐時》還被川普總統視為眼中釘,屢屢在推特上羞辱,稱之「一份垂死的報紙」、「失靈」且「蹩腳的經營與管理」。儘管如此,湯普森力抗政治與市場的雙重挑戰,大刀闊斧進行各項改革,包括延攬萊維恩加盟,形容她是《紐時》「一股驚人的改革力量」。  萊維恩不負所託,特別是改革《紐時》甚為傳統的廣告部。當時是《紐時》開始推動收費訂閱模式的頭一兩年,萊維恩在上任後大力推動原生廣告(native advertising),並在1年半之內,換了廣告部約8成員工,主要原因是他們仍主力推銷印刷廣告,未能配合報紙轉型的大方向。  幾年後的今日回頭看,不再依賴廣告收入確實讓《紐時》躲過大劫。因為這些年來,臉書、谷歌吸納了大量傳統媒體的廣告收入,導致新冠病毒疫情流行前,許多地方性報章雜誌就已經奄奄一息。  2015年萊維恩升任「營收長」之後,大幅改革營收結構。她扭轉過往「廣告╱訂閱」收入七三比的營運模式,大力推動以網路訂閱收入為主導。如今《紐時》有約600萬訂戶,其中網路訂戶超過500萬,其餘近百萬則是每年願意付1000美元以上的紙質報忠實粉絲。而原來只占營收3成的訂閱收入,如今成長到六成!  2017年萊維恩升任財務長,開始聚焦新產品研發。《紐時》的網路訂戶當中,雖然有8成是為了看即時新聞或時事評論,但另外亦有超過百萬人是為了玩每天的網路填字遊戲,或是參與食譜烹飪群組。此外,《紐時》也開始自製「播客」(podcast)形式的早晨節目The Daily。在今年上半年疫情期間,該節目竟然上升至每天300萬聽眾!除了為公司帶來額外廣告收入,同時也加速了閱報訂戶轉型到網路的速度。  一直在廣告、營收、財務部門的萊維恩,下月升任執行長之後,無疑又將面對嶄新挑戰。傳統媒體不斷承受自媒體、YouTuber的競爭,因此她除了確保專業新聞的品質領先之外,更計畫將《紐時》變革為一家科技與數碼產品企業。其實這從員工結構也可以看出端倪。目前《紐時》除了新聞部員工最多,其次是網路工程部負責創新及發明新數碼產品,再來就是專職分析受眾行為與大數據的研究部門。  行動通訊的盛行,使人們更習慣以電子載體全天候吸收及發送各種訊息。這時,面對讀者、觀眾、消費者的所有企業,猶如處於一個混亂的跨業戰場。訂閱量的競爭,愈來愈轉變為「注意力」的競賽。美國政府近日對TikTok手機應用程式的關切,除了創辦人的國籍背景外,無疑也是因其魅力驚人,能夠占據使用者平均每天1小時以上的注意力。  「注意力」競賽對下一階段的媒體環境、商業模式會形成何種衝擊?能力不俗的萊維恩又將如何選擇戰略方向,令人再次驚艷呢?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全球高教亂流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全球高教亂流

    本周一,美國移民與海關總署(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公布關於2020年秋季班入學的國際學生簽證規定。此舉或許是呼應川普總統同日的全部大寫字母推文:「學校必須在秋季開放」(SCHOOLS MUST OPEN IN THE FALL!!!)。移民署要求國際學生必須修習常規的面對面課程,否則必須離境,未入境者也無法獲發簽證。如果學校僅提供線上課程,則建議轉入接受實體教學以保持合法身分的學校。  短短一、兩個月內,川普當局逐步收緊移民政策,繼減少工作簽證及停辦綠卡後,現在拿國際學生開刀。更精準地說,這像是一石三鳥之計:藉國際學生逼迫各大學恢復正常校園活動,塑造疫情沒有表面數字那般嚴重的氛圍。就算得罪部分國際學生及其家庭,但這些人沒有選票。相反地,可以鞏固支持他的多數傾向排外及反移民的選民。  川普隨後又發一則推文,明確表明他的主張理由:「腐敗的拜登和民主黨不願讓學校在秋季開學,是基於政治理由而非衛生理由!他們以為這能在11月時幫到他們。大錯特錯!民眾都知道。」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推文指責:「這個白宮的殘忍沒有極限。外國學生被迫做出選擇,要不冒著生命危險到校上課,要不等著簽證到期被遣返。」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惡化,單日新增確診人數屢創紀錄,超過6萬人,但同時就業數據改善,美股三大指數也在破歷史新高。在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反覆較勁的拉鋸中,川普不斷強調美國死亡率最低、檢測率最高,並且堅持辦造勢大會、認為經濟應該全面恢復開放。  現任總統希望經濟榮景以提高連任勝選機率,這種期待無可厚非。然而全球疫情未結束,從國際上比較來看,美國防疫成績不佳幾乎有目共睹。大學改為網課進行,乃是考量健康風險的不得不然之舉。美國移民署將這種疫情嚴峻之際的權衡措施,拿來與只進行函授、遠距、網路課程的非正規學校一視同仁,確實有馮京當馬涼之誤。因此,包括哈佛大學等多所知名學府已展開司法程序,希望以法律途徑禁制移民署的不合理規定。  大學與中小學不同,除了課堂學習之外,還有大量的課外活動,如競賽、社交、體育、戀愛等重要的人際互動,都可能是影響日後人生的重要關鍵。況且,對於國際學生來說,在當地生活與社區的交流,包括語言、文化、飲食、交通等,也都是年輕學生重要的學習來源。即使課程被迫改為線上,也不該因此剝奪留學生在當地居住與生活的權利,更不該把大學與非正規的函授學校混為一談。何況,因為時區的差異,亞洲的留學生如果被迫回國在家裡上美、加大學的網課,相當於晝夜顛倒,長遠下來對健康影響也不容忽視。  美國國際教育協會發布的2019年度報告顯示,當前在美國高等院校註冊的國際學生超過百萬人,每年為美國帶進數百億美元的教育服務貿易入超。其中過半數為來自中國與印度的留學生,而不少人在完成學業後進入高科技行業,又為美國注入可觀的人力資本。收緊的簽證新規,無疑是損人不利己之舉。如果大幅打擊國際學生的留學意願,對美國整體國力的壯大絕對不是好事。  新冠疫情對美國高教領先地位的衝擊亂流還未結束,美國移民署的簽證新規將令情勢雪上加霜。在新時代的國家競爭愈來愈知識與科技導向的時刻,這對中美兩國未來的競爭大勢,會不會是一步走錯的關鍵之棋?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戴口罩 毋寧死?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戴口罩 毋寧死?

    美國加州橘郡位處大洛杉磯,60多公里海岸線上有許多著名海灘,也是迪士尼樂園的所在地;境內有多所著名高等院校,人口300多萬排名全美第6,甚至比全美21個州的人口還多。土地面積大約是台北市的9倍,人均所得比全美平均還多出1萬美元,將近是台灣的3倍。  怎麼看,這都像是一個富而好禮的人間天堂。誰知,6月初的橘郡進入全球人們眼簾,竟是上百位居民在聽證會上輪番反對強制口罩令。  原來隨著美國各地紛紛解封之後,包括加州在內出現新冠病毒確診人數大增現象。5月底,橘郡的衛生局長葵克(Nichole Quick)醫師頒佈命令,強制居民外出戴口罩。不料遭到部分民眾反彈,甚至因而收到死亡威脅。於是,她在本月初辭去職位,強制口罩令也隨之放寬。  聽證會上的反對理由五花八門,包括一位女士指控該禁令是「跪在民眾的脖子上」的暴行,又如「壞人可以大膽犯罪,因為戴上口罩讓警方無法找到他們」、「人們需要真實的呼吸,氧氣是人體最基礎和最重要的需求,戴上口罩就為了呼吸我們排出的廢氣?」  又如:「叫孩子們戴口罩違背了醫療專家的建議,他們應該暴露在空氣中的細菌下,自由地在攀爬架上玩耍。孩子需要的是陽光、鍛鍊、社交、運動,否則20年後只會看到一群免疫力低下、反社會的成年人,只能透過Zoom和FaceTime社交,需要戴手套才能和別人握手。」  「這兩天我就被歧視了5次,不戴口罩沒法進這些商店,我真的被孤立了,即使我健康無虞。」  最離奇的是一位女士說:「請別耍中國共產主義的權術,這裡是美國,我們需要真實的呼吸!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機器人?如果不是人類,請跟伊隆‧馬斯克到火星去。我們要為自己的呼吸投票,讓我們呼吸!」  在強大的壓力下,葵克局長下台,口罩令放寬。而不意外的是隨後幾日,當地新冠病毒感染人數屢創新高。  為什麼在台灣強制公共場所戴口罩貌似簡單不過的事,在美國卻遭到如此猛烈的阻力?簡單地說,醫學上,新冠病毒在感染率及致死率上,都不如歷史上的瘟疫可怕。法律上,包括加州在內的許多州有《反蒙面法》的禁令思維。文化上,美國有強調「尊重個人選擇自由」的傳統。政治上,美國總統川普從不在公開場合戴上口罩。在政治兩極化嚴重的美國,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從川普身上找到了各自的行事依據。  與美國不同,在亞洲諸國戴口罩並沒有歷史上惡棍的負面標籤。相反地,明星藝人以口罩保護隱私,一般民眾以口罩免於空氣污染並非罕見,這些都使得政府的口罩令容易推行。當公共場所99%的人都戴上口罩,餘下1%的人自然感受到「我爽我任性」的大眾壓力,而不得不乖乖遵守政府禁令。因此,與其說亞洲各地的疾控指揮官比歐美同儕能力更卓越,毋寧說他們所處的文化環境使他們更容易成功。  最近頂尖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研究報告,提供了口罩與防疫的明確證據。當科學與醫學的證據逐漸出現,美國政府與許多企業的防疫規範也逐漸改變。例如美國聯合航空日前宣布,從6月18日開始,將強制所有搭乘聯合航空的乘客於飛行期間戴上口罩,如不遵守規定,將被列入聯合航空的「禁飛名單」。美國商家從幾個月前「戴口罩者禁止進入」慢慢轉變為「不戴口罩者禁止進入」,至少可喜的變化逐漸深入人心。  然而,以橘郡的例子來說,在所有人認識到自由以「不妨礙他人免於恐懼的自由」為界之前,美國疫情的發展,還要看民眾自覺的速度與病毒社區擴散的速度拔河。美國政治人物喜歡以「天佑美國」的口號祝福國家與國人,到底上帝會怎麼看美國人在病毒與口罩之間的較勁呢?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川普以身試藥的謬誤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川普以身試藥的謬誤

    美國總統川普5月18日在白宮透露從數天前開始服用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並搭配鋅以及抗生素「阿奇黴素」(azithromycin)一起服用。他說:「因為我覺得羥氯奎寧很棒,我聽過很多關於羥氯奎寧的佳話。」  然而,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曾在4月分發布聲明,指出「目前無法證明羥氯奎寧等抗瘧疾藥物用於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的效果與安全性」,也警告已知此類藥物會造成「嚴重心律問題」。美國衛生部轄下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發展管理局(BARDA)前主任布萊特(Rick Bright)也曾發表聲明指控,他早在1月警告白宮有關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性,其後又抵抗政治壓力、阻止瘧疾藥物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結果竟於4月遭白宮革職。  川普自我爆料後,多個公共衛生專家批評川普對公眾的不良示範,而幾家電視台新聞主播也警告「川普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這會要了你的命!」很顯然,美國強大的證明之一,就是專業及輿論的制衡(checks and balances)力量仍然鏗鏘有力。  《黑天鵝》的作者塔雷伯在《反脆弱》書中以高達三章的篇幅,說明造成人類健康系統脆弱的重要來源:醫源性損害(iatrogenics,醫損)。這個希臘字源的名詞指「由醫療者帶來的傷害超過效益的事例」。書中提到,早在西元前4世紀,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就認知到醫損,因此他所提出行醫者誓詞的第一條原則就是「首先,不要造成傷害」(primum non nocere)。  塔雷伯援引生物學家威爾遜的觀點:最阻礙兒童發展的就是「足球媽媽」。這些媽媽們安排一切,將孩童生命中的隨機性消除,壓抑了孩童的生物自衛本能,因而使他們失去了從嘗試錯誤中成長,鍛鍊反脆弱性的能力。  同理,過度醫療形同人類免疫體系的「足球媽媽」,否認人體自然的痊癒能力。他認為,只有上檔利益明顯高於下檔損失的情況下,例如拯救生命,才訴諸醫療技術。醫療人員們必須克制「干預主義」思維,也就是認為「需要對患者做點事情」的衝動。  醫損還不僅止於明顯的醫療過失,還應包括那些利得有限,但長期隱性損失可觀的藥物、手術及療程。書中他詳細討論了醫損的兩個原則:「經驗主義」、「非線性反應」。前者指提供臨床經驗證據的舉證責任,在提出主動非自然治療方案的醫療人員。後者意味對幾乎健康的人,應該由大自然當醫師;只有對處於危險中的人,才值得冒高出很多的風險。  新冠病毒雖然在全球大規模爆發,不過顯然對感染者的影響輕重不一,甚至出現大量的無症狀感染者。在沒有權威科學證據的情況下,為避免造成醫損,只有對於重症患者才有嘗試實驗用藥的必要。至於輕症患者,正如同過去衛生署公布「藥品仿單標示外使用(Off-Label Use)」五條件:正當理由、合理使用、告知病人、依據文獻、單方為主,醫界應避免使用國外臨床報告已出現嚴重後遺症的藥物。川普總統以身試藥,雖說勇氣可嘉,但卻很有可能造成「存活者偏差」的謬誤。  此外,何以此病毒存在龐大無症狀感染者,是否人類對體內免疫功能的瞭解還太粗淺?我國傳統中醫是否對提高免疫力有統計上顯著的效果?對某些病毒而言,中草藥的自然療法是否禁得起雙盲隨機臨床實驗?甚至比發展特效藥及疫苗更符合成本效益?  一場疫情,改變了社會的許多常規。無數寶貴生命的代價,應該提供人類深刻的反思。醫療技術最先進,且只占全球人口4%的美國,卻有高達1/3的感染者及28%的病亡者。從健康經濟學的公衛資源配置角度來看,是否我們對醫損的研究嚴重不足?對預防醫學及中醫潛力的重視也遠遠不夠?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陸生會回來嗎?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陸生會回來嗎?

    台灣自2011年開放大陸地區學生來台攻讀學士、碩士、博士學位,希望可以增進彼此的相互理解、強化兩岸和平往來。遺憾的是,就當第十年的陸生招生即將開始之際,大陸教育部以「當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及兩岸關係形勢」為由,在4月9日發布《暫停2020年陸生赴台就讀試點工作》。  從「陸生元年」開始,十年間兩岸間的良好互動,似乎事與願違。雖然個別經驗的美好不絕於書,但社會整體對陸生的氛圍仍不友善。陸生間很多人已經私下討論「陸生末年」這件事,大家隱約猜到會有這麼一天的來臨,就是沒料到連10年都沒有撐過。  十年間,其實兩岸經濟貿易往來頗有增長。然而伴隨全球化苦果而來的貧富差距惡化,也在台灣出現。連帶地,歐美國家選舉結果顯現的民粹、排外的政治大勢也籠罩台灣。地方主義的本土政黨以意識型態掛帥奪下政權,年輕陸生竟要無辜背負許多兩岸對峙的原罪。  德國電視劇《吾母,吾父》(Unsere Mutter, unsere Vater)反思,何以二戰時期納粹統治下的人們會仇視猶太人,但之前及之後的德國人都沒有這種仇恨?主要就是受到種族主義的後天教育,納粹政治宣傳無情地毒害了一代德國人。  台灣民間信仰中常見的關公、媽祖、五府千歲等神明都來自中國大陸,兩岸本無種族、文化、宗教信仰等天然差距。拋棄兵戎相見的過去,共創和解繁榮的未來符合彼此利益。但台灣本土民粹政黨為了一黨私利,不斷弱化憲法的統一立場,卻強化陸生陸客陸配的「他者」身分,製造種種針對性的刁難政策。殊不知真正的歧異是兩岸的憲政體制,但本土政黨執政後不敢真正碰觸政治深水區的議題,只以對岸在台的普通百姓為代罪羔羊,製造各種心靈與精神騷擾。以致於把憧憬台灣「自由民主基地」的陸生推向認同中共,使台灣竟變成他們的「愛國主義基地」。  作為曾經參與《陸生元年》寫作的一份子,對事與願違的變化感到遺憾。我們曾經大言不慚宣稱「陸生元年是改變歷史的關鍵一年」。10年將屆,歷史真的已經被改變了,還是又退回了原點?  當然,如社會學家高承恕所言,歷史長河迂迴流過。透過教育,透過兩岸青年學子直接的相互學習是邁向未來和平發展的根本之道。但這是一條漫長道路,需要長時間持續的累積與努力。香港作家張倩儀在《大留學潮》書中也看到,晚清以來近代中國的留學生前仆後繼,對個人命運的影響極快,但對社會整體的影響,則往往不待30年以上看不出端倪。  因此,陸生來台在十年後突然叫停,與其說是兩岸交流回到原點,毋寧說是需要等待更長的時間才能看出效應。  申言之,陸生及兩岸高教交流的小歷史,鑲嵌在兩岸關係的大歷史脈絡裡。而兩岸關係的大歷史,又鑲嵌在中美競合的宏觀歷史中。中斷陸生來台「試行」,貌似歷史長河在2020年轉了個彎。但其實在眼前陸美對峙與兩岸急凍的大歷史下,幾乎也是不出所料的一個必然。  至於陸生會回來嗎?還看歷史長河何去何從。如果中美合作,共同解決人類與微生物、與地球、與自然的諸種問題,那麼兩岸年輕世代重回深度互動自然還是樂觀。反之,如果中美衝突,歷史長河淤積在紛擾的沙灘上,形成難解險惡的波折,那麼與其把年輕人推向兇險的礁石感受無情的人性醜惡,不如暫時緩緩,讓隔離的智慧、距離的美感在新世代的心裡醞釀。  等到鬧得不像話的民粹世代伴隨煙硝四散退出時代舞台,接班的新生世代自然會從烽火後的喧囂站起,重新找到和解的模式與愛的力量。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西方輸了?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西方輸了?

     1775年3月23日,蘇格蘭裔的維吉尼亞州州長亨利以「不自由,毋寧死!」口號,激勵殖民地人們加入獨立戰爭,結果成功打敗大英帝國。但245年後的今天,這句口號可否幫助人們打贏對抗新冠病毒的戰爭呢?或者,適得其反?  美國時間周四晚上,在連續幾天新冠病毒感染人數日增萬宗以上之後,美國在總確診人數上超越中國大陸,躍居世界第一。當天上午,美國勞工部數據才發布,上周約328萬人申請失業救濟金,不但比前1周28萬暴增300萬人,更是1982年前次紀錄69.5萬人的5倍之多,瘋狂締造了歷史新高。  過去1周,聯邦及許多州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企業、學校為減緩新冠病毒傳播而關閉,然而,疫情仍然以指數的力量快速擴散!如果哈佛碩士、牛津經濟學博士丹比莎.莫約重新寫作《西方如何沒落》,她可能可從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中得到更多的數據與例證。  在金融海嘯後不久出版的《西方如何沒落》,莫約主要在書裡探討中美經濟消長的問題。二戰後美國經濟曾占全球30%以上,中國只占5%;然而最近資料顯示,中國所占比率已急增至19%,美國則縮小至24%。除中國本身自強不息外,莫約認為美國經濟地位下降是咎由自取。多年來錯誤的公共政策,以及錯誤的資本、勞工和資源配置,導致一方沉淪而另一方躍升。  莫約出生成長於非洲國家尚比亞,過去她也多次在TED演講中探討中國模式是否足以為新興國家模範?她認為對為數眾多每日生活費在1美元以下的人們來說,「公民權或食物」(franchise or food)的選擇幾乎是無庸置疑。西方模式著重私人資本主義、自由民主、政治權利優先,固然有其吸引人之處,但著重國家資本主義、淡化民主、強調經濟權利優先的中國模式,似乎更能幫助新興國家對抗飢荒的戰爭。  對抗瘟疫的戰爭,又是另一場中西發展模式的競賽。根據《紐約時報》引述《規則制定者,規則打破者:緊密和鬆散的文化如何連接世界》一書作者蓋爾范德的觀點,在那些有過饑荒、戰爭、自然災害及瘟疫爆發歷史的國家,已經學習到幾個世紀以來的慘痛教訓:嚴格的規則和秩序能挽救生命。反之,很少面臨這類威脅的文化(例如美國)擁有放任自由的奢侈。她認為病毒的軌跡不僅是公共衛生的問題,文化的影響也一樣大。為了更好防疫,西方鬆散的文化設定必須做出重大轉變。  雖然疫情仍未過去,不過目前看來,強調國家積極作為,以極端手段切斷交通,並高速整合醫療資源,對疑似個案快速篩檢、隔離的中國模式,短期似乎更能有效控制疫情。當然長遠來看,中西模式的競爭消長,無法僅從1周或幾個月的數據優劣來判斷,何況供應鏈與民間經濟體系的抗壓能力能否健康存續,也需要更長的時間檢驗。但無疑對經濟弱勢群體或染疫亟需醫療資源的人們而言,分秒必爭,而爭一時或者百倍重於爭千秋!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誰來消滅仇恨病毒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誰來消滅仇恨病毒

    瑞士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幾年前已有判例,在社交網站裡對仇恨、毀謗、右翼、反猶太等言論按讚或分享的行為,都屬於刑事犯罪。不過,案件一直在最高法院上訴中。  上周,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終於做成判決,支持下級法院的看法,認為按讚或分享可能提高此類言論曝光度,有助相關內容在社交網路上「病毒式」傳播。如果最終相關訊息傳播到第三方,就可能構成犯罪要件。  作為在一個多族群、多語言的國家,瑞士對社交媒體鞏固同溫層的「從眾效應」一直持有戒心。多元社會中,開放、包容是民主與法治價值得以貫徹的基石,也是國家得以近悅遠來、有容乃大的發展關鍵。瑞士最高法院在權衡言論自由與遏制仇恨的法益之間,無疑做出有益社會前進的選擇。  以特定個人或群體的身分背景為依據,進行侮辱及心理傷害,特別是有政治意圖的針對性污衊,根本不是,也不見容於言論自由。放任這種仇恨病毒擴散只會讓社會愈加分化。跟肉眼不可見的新型冠狀病毒一樣,仇恨病毒雖然看不見,但同樣有可怕的殺傷力。新冠病毒的傳播還有物理距離的限制,網路時代的仇恨言論卻像超級病毒,其擴散超越地理疆界,無遠弗屆侵蝕人們心靈健康,甚至可能導致針對性的暴力行為。新冠病毒需要被遏制,仇恨病毒難道不也該被消滅嗎?  例如,前幾日滯留於湖北的血友病少年和母親搭機返台的新聞下,有部分政客、媒體名嘴、網紅大肆散播仇恨病毒,連「母子直送火化場」這種毫無人性的話都說得出來。有返台隔離中的正常人抱怨隔離中的伙食,竟有媒體人惡形惡言:「你要不要回去吃蝙蝠?」  無良政客及媒體網紅循民粹之道,以挑釁衝突攫取政治資本及網路流量。在社交網站上,不斷流竄各種辱罵及侵害人權的情緒性字眼,散播仇恨言論,增加社會群體中的不安與潛在衝突。這種言論有助於國家命運共同體意識的凝聚嗎?  作為一個移民社會,我們的先民很早就認知島嶼欠缺天然資源的局限,因此將對外貿易交流往來視為繁榮發展之道。就算自己不屬於跨境流動的人群,善良的台灣人也都知道,跨族群的和諧相處得之不易。不同時期、不同地方的移民先來後到,各方互信互諒的穩定增長需要呵護。反之,放任網路社群媒體的仇恨言論氾濫,只會促成猜忌與不信任的衝突愈演愈烈。  瑞士最高法院上周的判決,以及幾年前德國反仇恨法及網路監管法律的經驗,都說明多元社會的良性發展必須正視仇恨病毒蔓延的問題。在人們找尋特效藥及疫苗來對付新冠病毒的時刻,我們也要學習西方先進國家,以立法及司法來消滅仇恨病毒。我們的社會要健康茁壯,再也不能漠視仇恨病毒撕裂整體的嚴重禍害!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蠢在瘟疫蔓延時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蠢在瘟疫蔓延時

    被譽為「科學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牛頓,在劍橋大學就讀時便展現驚人秉賦。他在入學的第三年(1664年)大學還未畢業,就得到一筆足以讓他完成研究生學位的獎學金。  不過好事多磨,隔年他取得學士學位時,倫敦史上規模最大的瘟疫正在爆發。雖然之前在1603年、1625年、1636年都曾分別有過上萬人死亡的類似瘟疫,不過這次似乎嚴重得多。事後證明,這場延續18個月的瘟疫,造成高達十萬人死亡,相當於將近1/4的倫敦人口。當時,許多人包括英王查理二世都逃離倫敦,到外地避難。劍橋大學關閉,空有獎學金卻無學校可讀的牛頓只有被迫回家自我隔離。  毫無疑問,與疾病對抗的是每一個人的免疫系統,而不是疾病宿主的國籍、階級、身份與財富。無論是不是皇室貴族,有沒有上過大學,有沒有拿獎學金等等,都不是鼠疫桿菌考慮的事。一旦大學關閉,哪管教授或學生、本國或外國、公費或自費,所有人乖乖回家自我隔離。  沒想到,因瘟疫而離開倫敦,在老家過著隔絕生活的牛頓,卻在知識上大放異彩,他在這段時間先後發展出微積分、古典光學和萬有引力定律的知識體系。1666年9月,倫敦發生一場延燒4天4夜的大火,而奪走10萬條以上性命的大瘟疫也在同時慢慢絕跡。1667年4月,離開兩年後的牛頓才再回到倫敦繼續科學研究之路。  近1/4的倫敦人口死亡,大科學家牛頓與那場大瘟疫的故事,驚險地為人類見證了疫情當前無分你我的無奈。歷史無法假設,不過當年的大瘟疫如果帶走牛頓的寶貴生命,人類數學與物理學進展會不會因而延緩多少年呢?  在人類歷史上多次的瘟疫過後,由於微生物學、醫學等相關領域的進步,人們已經去除神靈迷信,冷靜、客觀、理性、科學地處理與控制各種傳染性疾病。不料,在21世紀的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官員們竟然相信某些人比另外一些人更容易成為病毒的帶原者。  根據日前公布的相關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監測措施工作指引,一樣是從大陸、香港、澳門地區入境的民眾,竟然有不同的隔離規定。這種監測管理措施並非出自公共衛生專業考量,而是基於國籍、身分所做的差別待遇。從公衛角度來看,陸生、陸配、台灣民眾或外籍人士自陸港澳入境,其受疾病感染的風險是相似的,理應以同一標準進行管理監測。(甚至,陸生一般不到30歲且都在來台前通過健康檢查,可能風險比其他年邁或有慢性病的本國公民更低!)但事實上,目前僅有陸生被要求進行集中隔離,類似情形的陸配則需居家隔離,同樣自陸港澳入境的無症狀本國或外籍人士卻只需自我健康觀察14天,不禁止外出。  疫情面前,人人平等。防疫是人類社會共同面對的問題,錯誤的防疫措施將有嚴重的副作用,或對社會整體的經濟及公衛安全造成損害。如果風險高,就要採取高監測標準。反之,就應該採取類似其他國家通用的作法,針對入境但無症狀人士(無分身分、國籍)要求過去14天旅行記錄的健康申報及連續14天自我醫療監察報告。  人非機器,每一個人都會生病,歧視與差別化對待病患,等於歧視自己或自己的親人。從大局來看,台澎金馬也非自成宇宙,可以在人類社會孤立存在。事實上,作為當下的一個小型開放的濟體,歧視他者等於侵蝕自己未來安定與安全的根基。  子曰:「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在廟堂高位者應該修文德以來遠人,而不是擴散恐慌和人性中的自私來攫取政治資本。治理之道脫離科學精神,只會治絲益棼,讓自己的處境更加不堪,人民的未來更加不安。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一股歡喜千股憂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一股歡喜千股憂

    台股去年收盤11997點,全年漲幅高達23%。漲幅雖然不如標準普爾500指數的29%、納斯達克指數的35%,但在亞洲卻打敗多個股市,僅次於深圳成分股價指數的44%漲幅。  乍看像是豐收的一年,不過以前股市上萬點的「涓滴效應」似乎沒有出現。過去只要指數上萬點,成交動輒2000億元以上,券商營業部放鞭炮,餐廳、酒店、KTV、計程車生意無不水漲船高。但去年的氛圍卻異常冷清,東區名店關門,誠品敦南店熄燈,伯朗咖啡大砍8家門市店。實體經濟門可羅雀,沒能反映金融市場的火熱數據。  是股民們買錯股票嗎?細看之下,原來台股幾乎4成的漲幅來自於台積電一檔股票。權值重磅股台積電受惠於5G半導體大潮,股價全年漲幅46.7%,市值增加2.73兆元,對外資大股東來說無疑是豐收的一年。然而對多數買錯股票、沒跟到飆股的散戶來說,大家並沒有開心上天堂。荷包購買力不增,當然也就沒有餘力拉抬經濟。  大者恆大不僅在台股,港股裡的匯豐、騰訊,美股裡的蘋果、微軟,都是舉足輕重的大型股。美國學者Hendrik Bessembinere研究1926~2018年的上市公司,發現有4/7的股票終生報酬率不如1個月的美債報酬。在長達93年期間,表現最佳的4%公司貢獻了所有美股的淨增長。  賺錢的股票高度集中,輸家遠比贏家多,使得許多投資人「賺了」指數,賠了荷包。被股票燙傷過的散戶逐步退出股市,乖乖回到庶民經濟的行列,也使股民的比例愈來愈低,外資等機構投資人拿走大塊大塊的乳酪。  金融市場亮麗,庶民經濟的表現卻不如人意。被區域經濟整合遺忘的台灣,迫使許多具有高消費能力的人才出走。而在兩岸關係急凍的影響下,庶民經濟也日益慘澹。不少觀光、餐飲、零售、旅遊等從業者陷入收支僅能打平、甚至吃老本的窘境。月光族的惡性循環,一旦遇上傷病意外,捉襟見肘的苦日子就來了。  也就是在如此天堂與地獄並存的經濟社會裡,當上位者自誇此刻是20年來經濟最好的狀態,卻有數十萬支持者熱情跟隨「莫忘世上苦人多」的韓市長挑戰大位。以前跟著民進黨打天下的勞農漁民,完全沒有享受到冰冷數據的溫暖。過去出現在民進黨選舉造勢場合「民主夜市」的他們,現在是「國瑜夜市」聲嘶吶喊的常客。  贏不了庶民人心的民進黨,今年選戰重拾虛無飄渺的顧主權議題,並主攻年輕人票源。然而顧主權的意識形態已騙不了中壯年,只對涉世未深、不明歷史與國際大勢的年輕人還有點號召力。  然而,年輕人當然不是石頭繃出來的,每一個年輕人都是娘生父母養的。就算他們現在不愁吃穿,容易被脫離現實的美麗口號吸引,但父母的經濟處境對年輕人的投票行為多少還是有點影響。試問,他們的父母到底是既得利益圈,還是「世上苦人多」圈子的?這個社會既得利益者多,還是庶民苦人多?答案不言可喻。從這裡猜測大選的最終結果,或許可以得到一些啟示。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94.87%的民調離譜率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94.87%的民調離譜率

    台灣的民調公信力,已經近乎到令人鼻酸的地步。最早期的造假,像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但拿掉老鼠屎之後,後面的人不明就裡還是願聽願信。不過這幾年有如「破窗效應」擴大,由於造假的受懲成本很低,潛在的收益卻可能不小,於是雨後春筍的造假接踵而來,有識之士嗤之以鼻,公信力令人憐憫,大概只剩讓偏聽偏信者茶餘飯後自嗨的價值。  以去年九合一選舉為例,在選前10日禁止發布民調的期限截止日,有9家媒體或機構對六都市長候選人做了43個封關預測。結果沒有一個預測與最後的真實得票在其所宣稱的正負3%以內。換言之,封關民調正確率跟太陽從西邊出來的比率一樣,零!  更慘的是,43個之中的37個民調支持率與實際結果誤差超過1成!離譜比率剛好接近鄉民們戲謔的用語:87(白痴)%!幾乎可改寫嘲諷記者的網路詞彙:「小時不讀書,長大做記者(民調)」。  然而公道地說,在壓力環境下工作的記者們,偶而在現場直播時吃螺絲、腦筋打結等,都不算惡意錯誤,並且,事後的道歉也常常能挽回部分的尊嚴。加上記者們大多有頂頭上司、直屬主管盡監督改進之責,要能長期87%出錯的可能性很低。  然而民調數字既無公正第三方稽核,又無專業協會或官方監督,加上頻繁出錯卻還變本加厲,長期毫無掩飾拿民調做選舉工具,種種自我踐踏的民調亂象,令在海外取得精算博士的筆者幾乎羞於說自己教統計。  有人用「資訊自由流通」來辯護,認為假民調也是一種「自由意識」。因此,發布假民調也是自由意識的表現。何況,就算是用誤導的問題、偏頗的樣本取得的資料,不滿足隨機性、等機率性、母群代表性等要求,但至少這不是「拿筆亂掰」惡劣行徑產生的詐欺數字,當然還是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吧?真是如此嗎?如果到超市買生鮮蔬果,在未校準、偷斤減兩的電子磅秤上得到的重量,有參考價值嗎?那也是個電子秤得到的數字啊,但我們會甘心用這來結帳付錢嗎?難道只有騙8800億的算詐欺,誑300萬「小錢」的就不算詐欺?  機構民調如此不堪,也難怪不少想要尋找真相的素人直播主直接走上街頭蒐集民意。從無數的直播鏡頭前,人們看到一票一票民眾發出的聲音,這些結果固然不符合母群代表性等民調規範,但累積過百集影片中成千上萬的庶民直接發聲,我們彷彿見到對民調機構的嘲諷蔑視。  「壓迫之所在,反抗之所在。」你用造假民調壓迫我,我以假回答反抗你!面對這次大選撲天蓋地的假民調氾濫,從候選人到選民開始出奇招、怪招,沉默質樸的消極反串、反抗、反壓迫開始大規模萌芽。長久下去,台灣民調機構的公信力只怕更會下沉地獄十八層!行業協會如不盡早訂定自律規範,提高民調發布程序的專業標準與建立公正第三方稽核,民調數字在台灣就像被人們「把嬰兒連同洗澡水一起倒掉」,結果愈來愈成為94.87%(就是白癡)的笑話了。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誰是中華民國機長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誰是中華民國機長

    改編自去年四川航空8633號班機事故的電影《中國機長》,在大陸10月國慶檔期的票房異軍突起,後來居上超越《我和我的祖國》及《攀登者》兩部愛國主義大片,連續多日蟬聯票房冠軍。  《中國機長》在票房上的成功,香港導演劉偉強居功至偉。至今30億元人民幣的票房,不但躋入大陸影史前十大,也讓劉導成為繼林超賢《紅海行動》及周星馳《美人魚》之後,第3位成功征服大陸十大票房的香港導演。  當然,電影好看的關鍵是完整真實的故事,讓飛行常客們有強烈代入感。事故發生後,機長、機組、乘客、航管單位沉著應對處理危機,機上百餘條生命得以平安獲救,對觀眾產生很深的同理心與臨場感。  去年5月14日早上6時25分,川航8633航班從重慶江北國際機場起飛前往拉薩。7時7分,飛機駕駛艙的擋風玻璃爆裂,副機長被氣流捲出機外,飛機艙釋壓,客艙內氧氣面罩落下。在萬米高空的狂風、極凍、缺氧、儀表失靈的危急情況下,機長挑戰人體極限穩住飛機平衡,駕駛飛機返航,場面驚心動魄。窗戶爆裂35分鐘後,受損嚴重的飛機不可思議地平安迫降成都,僅副機長及幾位機組人員受傷。  事後,央視CCTV-13新聞頻道「面對面」專欄〈生死迫降〉節目訪問相關人員,機長劉傳健表示,雖然沒有針對這種突發狀況的應急處理,不過他記得1990年英航5390號班機事故。當時玻璃爆裂,機長被吸出機外,副機長沉著駕駛飛機返航迫降。事件被拍成《空中浩劫》影片,讓劉機長印象深刻。  什麼因素讓劉機長在38年後再次締造「世界級迫降」的奇蹟?電影中的台詞及真實訪問中都提到,民航人員訓練的三大信念「敬畏生命、敬畏職責、敬畏規章」誠屬關鍵。而其中首要就是敬畏生命。劉機長說:「作為機長,我的身後是無數個家庭。我們是和人的生命打交道,所以一定要有敬畏生命的概念。」電影中也設計一個插曲表現這點:機長收養了一隻流浪狗,出門前他特意給小狗點眼藥水,告訴牠再滴幾次,眼睛就能全好了,同時還喃喃自語:「這麼可愛的狗怎麼說扔就扔了呢?」  看過《中國機長》及〈生死迫降〉的人,應該都對機長超強的冷靜沉著及危機處理的意志力感到驚嘆與佩服。其實,「有為者,亦若是。」在日常生活中,一般人也經常有機會扮演領導者的角色。例如,身為父母就像是家庭裡的機長一樣。面對各種逆風危難、環境險阻,也要敬畏生命,樂觀堅強,帶領全家克服難關,走向光明。小至家庭都是如此,大至企業或政府領導,在危急時刻當名成功的「機長」,絕對是門重要的學問。  目前總統大選中艱苦挑戰現任者的韓國瑜市長,雖然在多項民調中落後,但對於誰更了解人民心聲,民調卻顯示韓市長領先11%。面對黨內外各種牛鬼蛇神的爛泥巴攻擊,韓市長能否以強韌的意志力打贏這場中華民國的存續保衛戰,帶領承載自由地區2300萬人民的大型飛機展翅遨翔?相信敬畏生命、苦民所苦的韓市長,已經獲得造勢場中無數揮舞國旗的庶民們十足的肯定。至於能否進一步感染更多人的選票支持,兩個月後就會揭曉。

  •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全球第三的黑色喜訊

    君看一葉舟:葉家興》全球第三的黑色喜訊

    總部在瑞士的世界經濟論壇(WEF)10月9日發布《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新加坡擠下美國,躍居世界第1。令人意外的是,香港也擠下荷蘭、瑞士、日本、德國,躍居世界第3。台灣也比去年進步,擠下加拿大,成為全球第12。 世界經濟論壇從1979年開始發布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旨在對各經濟體長期經濟增長的驅動因素進行評估。去年開始,為了體現第4次工業革命對經濟體競爭力帶來的變化,WEF進一步引入全球競爭評比4.0指標,評比指標分為「友善環境」、「人力資本」、「市場」、「創新生態體系」等4大類的12個支柱及103個細項評比。 在12個支柱中,香港在「總體經濟穩定」、「醫療衛生」、「金融制度」及「產品市場」等4項排名全球第1。另有兩項全球第3、一項第7。只有非戰之罪在「市場規模」一項排第28,輸給台灣第19。在「創新能力」一項排第26,輸給台灣的第4。總括12個支柱排名,香港有10項完勝台灣。同樣地,在103個細項中的部分關鍵項目,如警察服務可靠程度、司法獨立性、透明廉潔程度、政府長期願景等指標,香港得分也都遠遠超越台灣。  就以WEF的報告而言,台灣政治人物自我感覺良好的「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是坐井觀天的口號、不自量力的目標嗎?還是比「征服宇宙」容易達成的「前瞻」計畫? 全球化時代,互聯網沒有圍牆,然而為了強化統治權威,台灣的保皇輿論卻對外界事務不斷報憂不報喜,對內則報喜不報憂,經常以「車禍、酒駕、家暴」為頭條新聞掩蓋執政者的政績缺失與徇私弊案,讓人民在「強島」、「天島」的糖衣鴉片裡自以為身在天堂仙境。 香港輿論有因全球競爭力排名上升而自我感覺良好嗎?事實上,不管傾向政府或反對派的媒體幾乎都不約而同指出,WEF今年的評估調查時間是在1至4月間,香港局勢尚未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動盪。如今爭議的暴力程度升級,百業景氣受到波及,信評機構調降香港債信評,如果調查是在6至9月間進行,香港排名可能不升反跌。 營商環境轉差可從幾個指標看出,包括中環商廈的空置率飆升至7.8%(14年新高)、最新一季樓價指數及商辦租金指數都下跌,黃金周訪港的內地旅客按年下跌56%,旅遊、酒店、餐飲、零售等行業開始出現無薪假及裁員潮;部分財富管理客戶流失到新加坡;投資銀行對金融機構股價前景看空,目標價大幅調低1至2成;經濟學家也開始預測未來兩季的GDP負成長等。 營商環境轉差,政治紛擾的不確定性大增,此刻的香港彷彿處於不見盡頭的隧道之中,國際商貿、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可避免受到衝擊。香港花了150年時間,從無足輕重的小漁村,發展為動見觀瞻的國際大都會,但只要15個星期的時間,就讓企業及旅客失去了在此經商與駐足的信心。  對WEF發布的喜訊,香港輿論一片警惕。如果深層次矛盾未解,這個全球第3的喜訊會更像是個警鐘、隱憂與諷刺。未來的香港是繼續星光燦爛?還是回到漁村的歷史滄桑?所有心繫東方之珠的人都密切關注著。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