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永鋕的搜尋結果,共05

  • 高樹國中男廁鑲上不鏽鋼「玫瑰」 紀念玫瑰少年葉永鋕

    高樹國中男廁鑲上不鏽鋼「玫瑰」 紀念玫瑰少年葉永鋕

    2000年4月20日,屏縣高樹國中學生葉永鋕利用上課時間,到廁所上廁所,下課後被發現臥倒血泊中,送醫不治,此案也催生台灣兩性平等教育,高樹國中日前進行學校廁所改建,特地在男廁門口鑲上不鏽鋼「玫瑰」,象徵對這件歷史勇於面對與警惕。 立委周春米20日在臉書寫道,葉永鋕因個性陰柔,時常被嘲笑太女性化,更因特別的性別氣質,遭受異樣眼光對待及性別霸凌,他為了不被欺負,只能利用下課前提早幾分鐘去上廁所,也是導致他意外身亡的主要因素。 葉永鋕離世後被稱為「玫瑰少年」,因此催化台灣的兩性平等教育。周春米說,上月曾經前往高樹國中會勘操場及先前爭取的廁所改善工程完工情形,看見男生廁所外,有著玫瑰圖樣,在女生廁則是大樹標誌,意味著不論男女都可以像玫瑰一樣美麗又溫柔,也能像大樹一樣強壯被依靠。 周春米強調,無論性別平等、性別認同、性別歧視等教育問題,都不可被忽視,自己會繼續努力,不讓性別成為阻力。 ★勇於求助,遠離網路霸凌,中時新聞網關心您 檢舉網路霸凌iWIN熱線:02-33931885;教育部反霸凌投訴專線: 0800-200-885

  • 小學起遭霸凌難甩陰霾 男星:比葉永鋕幸運活至今日

    歌手郭蘅祈力挺婚姻平權,常藉著音樂幫同志族群發聲,距離婚姻平權公投剩下倒數一天,他在臉書PO出求學過程中,遭同學霸凌而留下的陰影,更感嘆:「只是比葉永鋕幸運,活至今日」,立刻引起網友議論。 郭蘅祈表示小學三年級,全班男同學下課把他圍在角落,要他脫褲子證明是男的,沒想到回家告訴母親時,竟被反問:「一定你做錯了什麼,要不然大家為什麼要這樣對你「,上國中之後情況依舊不變,除了要應對各種輕蔑外號,還有男同學每天下課就是要『教訓』他,事情還鬧到老師請母親來學校,當時只記得每天要藏好自己,一進校門自然演成另一個人,但怎麼演都仍會有穿幫的時候,只要聽到「娘娘腔」的字眼跑出來,就會全身冒冷汗,知道那個「不好的我」又露餡。 直到三十幾歲,被小學同學找去開同學會,詢問所有人「記不記得把我逼到牆角要脫我褲子」?原以為會等到眾人懺悔眼神,未料沒人記得此事,才意識到緊抓傷痛不放過的就是自己,早該跟這段傷痛過去道別,開心做那個「不好的自己」,此外更表示:「我只是比葉永鋕幸運,活至今日」,因此決定要幫助更多躲在角落的無助生命,讓社會能更懂得尊重包容。

  • 童書《穿裙子的男孩》被下架!台大教授:白雪公主更變態

    台北市龍安國小傳出有家長不滿校方圖書館上架《穿裙子的男孩》(The Boy in the Dress)兒童書籍,認為有鼓勵孩童「變裝」嫌疑,要求校方下架,引發外界討論。對此,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在臉書上聲援《穿裙子的男孩》,並痛批童話《白雪公主》、《三隻小豬》更變態。 葉丙成昨(13日)深夜在臉書分享「穿裙子的男孩」遭龍安國小暫停借閱報導,寫道「建議也把白雪公主下架,因為裡面有鼓勵大家毒死自己嫉妒的人之嫌。建議也把三隻小豬下架,因為裡面有鼓勵大家殘忍烹煮自己敵人之嫌。建議也把小美人魚下架,因為裡面有鼓勵大家跨物種變態談戀愛之嫌。」 葉丙成更反串表示「混帳,這些歐洲的童話故事一個比一個變態,怎麼可以隨便給我們大安區這麼純真可愛的孩子們看!出版社有良心嗎?!」 貼文一出引起網友熱議,紛紛留言跟進「灰姑娘的姐姐為了穿玻璃鞋還把自己的腳踝割掉…小時候看到這段根本童年陰影」、「牛郎與織女是偷窺癡漢故事,也要下架,有鼓勵孩童偷窺之嫌」、「還要下架國王的新衣,因為裡面有鼓勵大家裸露身體不穿衣服之嫌」、「希臘神話應該要被列為禁書了,各種亂倫…」 也有網友示警,「聖母校出這種恐龍家長 替孩子感到可悲。如果年底愛家公投通過,我敢說未來這種例子只會多不會少。我們要再倒退到葉永鋕這類的孩子會被歧視到自殺的時代嗎?」

  • 葉永鋕之死 正視台灣性別教育

    葉永鋕之死 正視台灣性別教育

     「玫瑰少年」葉永鋕生於1985年,15歲過世。他生前就讀屏東縣高樹國中三年二班,2000年4月20日早上,他在下課前5分鐘提早離開教室去上廁所,之後被發現倒臥血泊中,送醫後不治。  葉永鋕是溫柔的男孩,但在傳統觀念的二分法下,被歸類成「像女生、不像男生的男孩」。就讀國中時,因言行舉止溫柔遭同學欺負、霸凌,導致他下課時間不敢上廁所,只能利用上課時間去,從教室走到廁所的那條路,累積他短短一生的恐懼。且根據調查,當時葉永鋕被迫以4種方式如廁:提早幾分鐘下課、找要好男同學陪同、上課鐘響後使用女廁、使用教職員廁所等。  2006年,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出版《擁抱玫瑰少年》以記錄葉永鋕事件,並藉此探討其性別教育意涵。教育部則於2007年拍攝紀錄片《玫瑰少年》,2009年發行,送至全國高中作為教材。

  • 那條校園性別平等坎坷路

    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日),高樹國中的學生葉永鋕在音樂課下課前五分鐘,提前上廁所,結果倒臥血泊中,後送醫不治。這則事件當時只在屏東的地方媒體披露,新聞描繪葉永鋕從小喜歡玩炒菜遊戲,不喜機器人;聲音尖細,參加學校合唱團(成為唯一的男生);因舉止較女性化,怕遭同學脫褲取笑(看有沒有小雞雞),不敢在下課時間上廁所。幾個敏感的成年「娘娘腔」男生在這則悲劇事件中,彷彿看到自己的過去,於是在網路上串連討論,認為其死因必有玄機。 是陳俊志導演打電話給我告知此事,因當時校方與其上層調查處理不當,希望我能在教育部兩性平等委員會提案調查。從新聞中,我看到娘娘腔、玩洋娃娃、脫褲驗明正身、不敢上廁所等熟悉的字眼,而一個國中男生無故倒臥廁所中,竟然致死,我心中也隱隱作痛。 於是,我們四位兩性平等委員會的委員驅車到屏東兩次,訪談了葉永鋕的男性與女性同學、學校行政主管、曾經教過他的老師,以及永鋕的家人,甚至以他的病歷請教醫師。我印象深刻的幾件事情是,有該校的主任怪罪葉永鋕自己沒有性別平等的觀念,因為他都只跟女同學在一起,很少與男同學來往。這種「性別平等」的新解,真讓我大開眼界,也更容易想像校園中無數個「娘娘腔」們,會面臨怎樣恐怖的校園處境。 永鋕的媽媽說,他的陰柔特質導致他遭受陽剛男同學的欺負,被迫要幫忙抄寫作業。永鋕在週記上寫道,自己的作業都已經寫不完了,還要幫同學寫作業,心裡很痛苦。只是寫完,又把這一頁週記撕下來,怕老師知道這件事,而遭同學報復。葉媽媽是在整理永鋕的遺物時,才發現這個事實。還有老師說,有次她偷偷染髮,結果只有細心的永鋕發現;她上課頭暈,是永鋕馬上衝到合作社買飲料給她喝…,他當時的志向是要擔任廚師。 葉永鋕的事件帶出了在校園中因性別氣質不符社會期待而遭同儕歧視與欺負的現實。當時「兩性」平等教育法正在研擬,大學還在開設「兩性關係」課程,很多中小學老師以為性別教育就是在處理女性遭受性騷擾/性侵害的問題。是因葉永鋕的死,讓研擬中的「兩性平等教育法」改成「性別平等教育法」,法中也才有這樣明確條文:「任何人不因其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等不同,而受到差別之待遇」。性別從此不只是男女兩性,而是多元跨性別。 在葉永鋕告別式上,同學唱了他最喜歡的一首歌〈聽海〉。雖然十年過去了,我仍不敢聆聽〈聽海〉。每次在課堂上用他的事件講授性別特質,腦中浮現永鋕同學、家人、老師的話語,滾燙的淚水仍然無法阻擋…。(作者為台灣大學城鄉所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