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美瑤的搜尋結果,共17

  • 郭書瑤憂亂傳緋聞斷桃花

    郭書瑤憂亂傳緋聞斷桃花

     陳美鳳、郭書瑤、葉璦菱、巫啟賢等20日出席「2020愛傳承關懷演唱會」,影后楊貴媚驚喜站台,場面熱鬧溫馨。郭書瑤近日被拍到與眼鏡男手牽手,似有戀情,她昨撇清:「他不是我男友,我們也沒有手牽手等身體接觸,就是認識10年的高中朋友一起跑步、吃宵夜,會發展早就發展了。」笑稱怎麼大家比她還心急,也擔心報導斬斷她的桃花。 \n 協會理事長方芳芳誇郭書瑤人美心善,活動已辦13年,往年北中南都有,但受疫情影響濃縮成1場,並線上直播,「捐款也有很大落差,這些弱勢族群更艱難,希望大家多幫忙」。她從年初至今未離台,下月回上海,是否擔心疫情?她回:「把自己衛生做好,不會太擔心。」 \n 陳美鳳與羅霈穎過去在秀場同為動感系歌手,她坦言因節目安排,和羅通常不同台,沒太多交集。她分享近況,「這年紀最棒的禮物就是互相陪伴,讓自己生活過得簡單但開心,以前我們都是忙著作秀的錢嫂,但賺10元花10元,後來媽媽說不可以這樣,所以慢慢自己規畫,賺錢存一半買房子。」 \n 陳美鳳雖覺得有伴最好,但也慶幸助理能陪她,加上自己平常不應酬、愛運動,又喜歡曬太陽,未來若真沒伴,打算揪幾個至交住近些,好友藍心湄本想取名「姑婆村」,她建議改成「鳳凰村」較好聽。

  • 陳美鳳找伴不急愛 揪好友藍心湄、寶媽住附近組鳳凰村

    陳美鳳找伴不急愛 揪好友藍心湄、寶媽住附近組鳳凰村

    台灣優質生命協會邀請陳美鳳、郭書瑤、葉璦菱、李明依、巫啟賢等多位藝人20日舉辦2020愛傳承關懷演唱會,影后楊貴媚驚喜站台,場面熱鬧又溫馨。郭書瑤近日剛被媒體直擊與眼鏡男手牽手,新戀情似乎有譜,她受訪表示:「他真的不是我男友,我們也沒有手牽手等身體接觸,就是認識10年的高中朋友一起跑步、吃宵夜,會發展早就發展了。」她笑稱怎麼大家比自己還心急,並直喊見光斷桃花。 \n協會理事長方芳芳讚郭書瑤人美心善,該活動已辦13年,往年北中南都會有,但受疫情影響濃縮成一場,並線上直播,「捐款也有很大落差,這些弱勢族群更艱難,希望大家多幫忙」。她1月5日至今未離開過台灣,下月回上海,被問是否擔心疫情,她回應:「把自己衛生做好應該還好,不會太擔心。」 \n \n \n而陳美鳳與羅霈穎過去在秀場時代都是動感系歌手,她坦言因為節目安排,通常兩人不同台,沒有太大交集。見到羅霈穎驟逝,是否有些感觸?她表示:「已經都64了,這年紀最棒的禮物就是互相陪伴,讓自己生活過得簡單但是開心,以前我們都是忙著作秀的錢嫂,但賺10元花10元,後來媽媽說不可以這樣,慢慢自己規畫,賺錢存一半買房子,在能力範圍內,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有房貸是原動力,有個房子也比較安心。」 \n陳美鳳雖然覺得有伴最好,但也很慶幸助理可以陪她,加上她平常生活不應酬,又愛運動、曬太陽,未來若真的沒伴,打算揪幾個好友像藍心湄、寶媽住近些,藍心湄本來想取名「姑婆村」,她連忙建議取名「鳳凰村」較好聽。她上月初生日剛與藍心湄、寶媽、盧廣仲等好友一起游花東,未來會不會找盧廣仲一起曬太陽?她笑說:「言承旭也很好啊!」話中盡顯好交情。至於近日主演《三春記》演技亮眼,被問到還想挑戰什麼角色,她笑說:「年輕演員都演媽媽了,我要演什麼呢?沒適合的劇本就努力過生活。」 \n

  • 直到最後,她都在創作的路途上

     她已經非常虛弱了,但她想要寫的,還有好多好多。 \n 「書名就叫《有型的豬小姐》。」她翻找出手機螢幕上打扮時髦的布偶角色Miss Piggy解釋書名由來。她說,有個藝術家朋友某天忽然北上,她以為對方是為了畫廊博覽會而來,朋友卻笑說:「沒,我怎麼會去。豬去逛市場,不是個好主意。」 \n 豬不上市場,藝術家不進畫廊博覽會,李維菁問自己:那麼作家究竟立足何處? \n 因為熱愛文學,在報業平台有很好發展的時刻,決然辭去工作,開始一篇一篇地寫。沒有冠冕堂皇的文壇背景,她寫自己相信的、創造屬於她這一代女性的文字,站出去就要有自己的樣子,她總是說:「要很有型,要有自己的風格」。 \n 八年前,她筆下的許涼涼駐進無數讀者的心;之後,女孩們對她寫的「帶我出門,用老派的方式約我」朗朗上口,她被忽然襲來的陌生掌聲與眼淚打動,更珍惜創作。捨棄工作後,沒有穩定收入,多數時候就在自己的小空間與內在的創作欲搏鬥。二○一五年,推出長篇小說《生活是甜蜜》,透過徐錦文訴說她對藝術懷抱的憧憬:「藝術是人類試圖與上天溝通的嘗試,是曠野中、暗夜街道上,無處可去孤魂野鬼共同的歸依。是自由的國度,被溫柔海洋包覆的地球,裡頭住著平等的子民。」實然,並非如她所想,她心碎於那裡終究是富人與無賴的領地。「只有創造者有機會永垂不朽。」創作者不該對物質鞠躬哈腰,不該上市場,癡心創作的她,要把自己活成有型的豬小姐。 \n 今年六月,知道時間可能不多,她決心要出一本文集。九月初,她在與病痛搏鬥的過程中交出一疊這些年通過自我省視,自認合格美麗的作品,一篇篇挑選改寫,她發現自己有氣力的時間漸少,只能悄聲求著上天:讓我寫。就這樣跟自己的時間拔河──跟我們說今年一定要出版! \n 接著我們抓緊時間翻尋所有文章,一篇篇挑選分類,透過電郵簡訊讓她確認,「這篇要收」,「那篇我也喜歡」,從一開始的熱烈討論,到斷續簡短的回應,她的信息越來越短,對作品如何成形的意志卻越來越強。十一月初,與她相約確認要多寫篇序文。交稿日前夕,她答應我們「明天沒問題」,貼了一個可愛熊貓貼圖,但明天等來的是空白……十一月十三日凌晨,她未讀未回,從此告別。 \n 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出版經驗,作者參與了內文編選、書名、書封至宣傳規劃,留下文字與想法,卻沒能等到這書印刷成冊的那一刻。作為她的編輯出版者,我們在哀傷之餘,只能堅持為她完成,讓她的讀者知道:直到最後她都是在創作的路途上。 \n 感謝維菁女士的家人與好友們,成書最後這一段路,靠著他們的愛,我們一起完成。「是中場感言,是創作宣言,也是愛的回顧。」書中維菁寫下這段文字。在本書六十二篇文章裡,讀者們將會看到這個珍愛創作的女孩,透過書寫給了自己能凝望的天空。在那裡,她不被世間的痛啃蝕;在那裡,她將迷人地淺笑,擺動著衣裙,拉著愛她的讀者們溫柔訴說;在那裡,她永遠會是「有型的豬小姐」。

  • 張大春痛斥:政客找民間尖兵開刀

    張大春痛斥:政客找民間尖兵開刀

     針對23日立委鄭麗君質疑台灣的新經典文化出版社有中資投入,新經典負責人暨總編輯葉美瑤的先生、作家張大春針對這事件痛批:「台灣政策落後,觀念落伍,內耗落落長,民間尖兵跑在前面闖江湖,政客卻找他們開刀。」 \n 張大春昨天出席金石堂年度頒獎典禮時,作了上述發言。張大春今年出版小說《大唐李白》,獲得金石堂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在頒獎典禮之前,張大春便在臉書發言:「台灣出版業在鎖國恐共意識型態所形成的新白色恐怖籠罩之下,還要往哪裡去?」 \n 張大春在頒獎典禮中,斥責立委據維基百科資料就指台灣新經典是大陸新經典出版社的分公司,「根本不做功課。」 \n 他駁斥中資傳聞,表示新經典合法,但他同時也指出「這個法令是落伍的」,台灣應該對大陸、對全世界開放,「為什麼怕人民幣?我就很愛賺人民幣。」他還反問香港富商李嘉誠投資台灣最大出版集團城邦集團,「這是港資還是中資?」 \n 他說,台灣總怕自己小、怕對岸大,「我不怕,台灣的軟實力在這裡,還有我呢。」葉美瑤昨天沒現身典禮。 \n 遠流出版董事長王榮文針對這個事件則直言:「連我都想爭取大陸投資我的出版社,我也想去投資大陸出版社。」 \n 大雁文文化出版公司董事長蘇拾平也表示,不需害怕開放中資進台灣出版業,「資金絕對不等於編輯力,就算他們挖角編輯,也帶不走品牌。」

  • 中資介入? 葉美瑤:新經典我獨資

     按照現行法令,台灣出版社不得有中資介入,但立委鄭麗君昨天表示,大陸新經典文化2010年透過人頭投資成立台灣新經典,文化部卻毫無所悉,也無視陸資透過類似模式在台出版界生根。文化部長龍應台表示,文化部將發函相關單位確認資金狀況再對外說明。 \n 鄭麗君表示,大陸新經典文化的官方網站上面寫著,早在2010年就以同名在台北重慶南路設台灣新經典文化,台灣新經典是大陸新經典子公司,陸資出版早已進入台灣。現行的審查機制有問題,商業契約有多樣性可逃避審查,現行的投審機制不足以把關。 \n 新經典葉美瑤說,她是新經典的唯一負責人,公司沒有任何中資,出版社不但從未出版過任何大陸新經典有關的書籍,甚至還大膽出版大陸異議份子韓寒的書,「如果有中資,可能讓我這麼做嗎?」 \n 經濟部登記中,台灣新經典由葉美瑤獨資。 \n 葉美瑤說,新經典的資本額只有新台幣200萬,由她獨資成立,1個月只出1本書,年營業額只有2000萬。從2010年成立以來,根本不曾出版過任何一本大陸新經典的書,她不能了解立委竟然連查證都沒有,就先把帽子扣上。 \n 台灣新經典登記全名是「新經典圖文傳播有限公司」,2010年成立。新經典至今共出版50本書,數量不大但成績亮眼,出版包括大陸作家韓寒、艾米,台灣作家朱天文、張大春、楊照等人著作,也曾引進日本漫畫《深夜食堂》造成風潮。 \n 大陸「新經典文化有限公司」成立於2002年,號稱全中國最大民營出版發行公司,在北京、上海、南京、香港均成立子公司,曾代理張愛玲《小團圓》、村上春樹《1Q84》等暢銷書在大陸發行。 \n 之所以兩家都叫新經典,葉美瑤說,新經典成立時確有和對岸新經典合作的想法,因此直接以新經典名稱來登記,之後發現現行法令限制,雙方根本不可能合作,名稱既然登記了就沿用到現在。 \n 事實上,除了新經典,業界還有其他出版公司也常被指背後有中資頭資,但都僅止傳言而無法證實。 \n 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大陸地區人民、法人及團體,甚至在第三地區投資的公司,不得在台投資。因此兩岸正試圖透過服貿協議,逐步開放各項投資,出版領域至今引起不少討論。 \n 葉美瑤說,聽到立委質詢內容,她有種「匪諜來了」的錯覺。她可理解立委在緊張什麼,知道他們擔心台灣市場被大陸吃掉,擔心文化被入侵,「台灣出版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但他們完全搞錯方向了。」

  • 台灣新經典文化澄清 獨資無陸資

    文化部長龍應台23日在立法院進行專案報告,針對立委鄭麗君指稱,台灣的新經典文化公司為大陸出版社的子公司,指示文化部調查該出版社的資金來源。對此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表示,公司乃是自己獨資200萬台幣成立。 \n取名新經典文化,與大陸民營書商「新經典文化」同名,葉美瑤指出成立之初確實有合作想法,但因法令未開放而作罷,如今台灣的新經典文化出版社與大陸書商並無關連,即使如今被質疑,她表示:「成立了就不改了!」葉美瑤強調,公司的資金及結構,經濟部都可查到資料,公司的盈餘也都留在公司裡。面對外界的質疑,她感慨出版經營不易全球皆然,台灣應該要想出路,而不是關起門來害怕。

  • 韓寒po流沙對話 影射陸大V遭遇

     「它只是時不時提醒我,你沒有別的選擇,否則你就被風吹走了。」日前韓寒在微博上發文,截取了他著作《1988》裡一段與流沙的對話,並以「和朋友們共勉,在這壞天氣裡」等文字抒發心聲,台灣出版韓寒多部作品的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隨即在臉書上解讀,韓寒這段有感而發,是衝著近日中共整肅「大V」而來。 \n 葉美瑤對應近來微博大V的遭遇,感慨:「終於知道為什麼半年來微博上發言冷淡;彷彿有些人已經早早收到情報,關上門窗、剩下人畜無傷的人們還出來溜轉。」雖然「風勢」不佳,但韓寒的發文仍引起4萬6000多名網友轉發,1萬多人評論。 \n 「這麼多年來,一直是我腳下的流沙裹著我四處漂泊……我就這麼渾渾噩噩地度過了我所有熱血的歲月,被裹到東,被裹到西,連我曾經所鄙視的種子都不如。」韓寒文中的植物想要擺脫、反抗依附而生的流沙,流沙威脅著將在空中脫水,在水塘裡淹死的命運,直到植物毅然往上掙扎,離開了流沙,往下一看:「原來我不是一棵植物,我是一隻動物……作為一個有腳的動物,我終於可以決定我的去向。」 \n 葉美瑤感嘆:「那是逼人就範或讓你崩壞撕裂的瘋狂世界。」她為韓寒這篇發文下標題「讓風把我吹走吧」,並讚嘆:「久違了,韓寒。」

  • 出版界質疑:只是閱讀形式變了吧

    出版界質疑:只是閱讀形式變了吧

     國人一年只看兩本書,會不會太少了?印刻出版社總編輯初安民表示,這個說法與數據他覺得應先釐清,「國人一年究竟是讀兩本書,還是買兩本書?」 \n 初安民表示,他相信很多人還是到圖書館借書讀書,只是,他認為,「台灣人並非不讀書,而是偏重具有實用功能的書,反而少讀文學書。」 \n 「文學書可以讓人比較深刻一點,難道台灣非得這麼膚淺嗎?」 \n 新經典出版社總編輯葉美瑤則表示,官方喊「書香社會」口號喊了幾十年,成效有限。現在政府若願意從稅制及價格的改革來推動閱讀,值得鼓勵。但台灣另一方面也要盡早從教育著手,列出中小學生的經典書單,不只鼓勵他們從小讀書,也知道如何挑好書。 \n 台灣人究竟喜歡讀什麼書呢?根據去年博客來網路書店年度排行榜,第一、二名分別為醫學博士楊定一的《真原醫》,及翻譯推理小說《別相信任何人》。前十名有兩本和健康養生有關,三本與塑身美容有關。文學類除了《別相信任何人》外,還有情色文學《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及侯文詠《我就是忍不住笑了》等三本上榜。 \n 金石堂書店年度排行榜也呈現了同樣的趨勢,第一、二名也分別為《別相信任何人》和《真原醫》。文學類多了日文輕小說《國王遊戲》及青少年冒險小說《混血營英雄》。 \n 根據博客來年度報告表示,去年的圖書消費市場,生活實用、理財及心靈類叢書依然佔大宗,輕小說市場則不斷成長。 \n 初安民表示,台灣的讀者偏重實用性,市面上教人如何賺錢、變得更美的書一直受到歡迎,文學書在夾縫中生存,的確很辛苦。「政府當然有責任帶頭鼓勵閱讀,不管用任何方式。但業者也沒悲觀的權利,還是得持續為讀者選好書、出好書。」 \n 「國人並非不愛看書,只是是跑去網路上看臉書(Facebook)了。」葉美瑤則打趣:「網路的確瓜分掉很多看書的時間,人們甚至在透過網路上看電影、電視,也可以用來讀書。」 \n 葉美瑤表示,其實台灣人急於了解新知,只是隨著網路的興起,有了更多的選擇,透過網路,讀者能讀到的文學作品也許更多元,不一定非得買一本來讀。反觀健康類、財經類等實用書籍,需要有出版社及專家來把關,讀者仍依賴紙本。 \n 葉美瑤表示,這並非人類一去不回頭的路,從此就不讀書了,只是閱讀的形式改變。

  • 韓寒號稱高1米73 方舟子打假緊咬1米64

     緊咬韓寒代筆的方舟子,近日對韓寒的質疑與關注轉為「身高造假」!5月6日有網友在微博質疑韓寒身高,隨後方舟子轉發微博並透過種種推算,認為韓寒聲稱的1米73身高,實為1米64,此議題旋即在微博造成熱門討論,甚至大肆討論起韓寒是否穿了增高鞋。 \n 葉美瑤目測有1米7以上 \n 根據實際與韓寒接觸過的台灣出版人葉美瑤表示,韓寒給人第一眼的感覺是「瘦小,像個大學生!」但以自己155公分的身高來比較,韓寒高了一個頭以上,身高看來確實在170公分以上。對於方舟子再掀話題,葉美瑤表示:「一般人都不會特別在意對方的身高吧,而這些似是而非的炒作點,確實可以炒很久,卻不知道有什麼意義!」 \n 方舟子則是在微博上表示:「身高本無意義,但韓寒對著鏡頭聲稱他的真實身高1.73米,討論他的身高就很有意義,看看此人有多假。」隨後更以球桿的長度147釐米,男子鼻尖到頭頂的長度約17釐米,照片中撞球女將潘曉婷公布的身高是160釐米來推算,稱韓寒穿運動鞋的高度是164釐米左右。 \n 方舟子的推算在微博上引來更多網友的各種圖解推算。網友「拉拉0414」在微博發出與韓寒合照,自稱連人帶鞋身高158公分,立刻又引起推算:「到韓寒眼睛處,眼睛到頭頂撐死了12釐米,即韓寒連人帶鞋不超過170釐米。」網友並從韓寒常穿的一雙靴子作文章,指此鞋為「天才增高鞋」,網友「eprom」更以人體骨骼圖佐證,強調韓寒聲稱1.73米的身高,實是增高鞋的功勞!對此「身高門」風波,韓寒支持者抱不平嗆方舟子:「禽獸!快放過韓少!」

  • 《大方》停刊 兩岸出版界譁然

     安妮寶貝熱熱鬧鬧主編的《大方》雜誌,在2期後即因「不得再出版」向讀者告別,在兩岸引起一陣譁然,停刊原因至今無任何官方說法,安妮寶貝也僅於《大方》官方微博發布一則敬告啟事。對此,韓寒在個人部落格發表〈格調不高怎麼辦〉一文再批文化審核制度,文章旋即「被和諧」(刪文),台灣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在臉書上直抒:「我很難愛中國這個出版時代。」 \n 《大方》停刊原因雖莫衷一是,但被提及最多的就是「以書代刊」,事實上包括目前每期能暢銷50萬冊,郭敬明的《最小說》創刊時也是以書號取代雜誌號,試刊3個月後才取得刊號。由於雜誌刊號的取得動輒數個月,且和出版集團的後台「能力」大有關係,資深出版人傅月庵直指:「這是一個逼人拉關係、走後門,按潛規則辦事的國家。」 \n 《大方》編委之一的葉美瑤說:「台灣出版人會覺得不可思議,當局面對這份初刊就號稱發行百萬的刊物,不談內容不談思想,祭出不得以書代刊的法令,北京出版人了然得連生氣都沒有!也因此我格外欣賞韓寒,他至少在這樣的體制下還能生氣。」 \n 對於《大方》的停刊,已4個月未在部落格發文的韓寒,消息隔日即發表〈格調不高怎麼辦〉一文,嘲諷「文化工作者在地位上真是一個特別下三濫特別窩囊廢的工種」,因為現在一本書不讓出版的唯一理由就是格調不高,自己從第一本書《三重門》到被停刊的《獨唱團》,至今才明白「格調其實就是割掉的意思……你要割掉的夠高,凡是保留腰以下部分的,從事文化行業明顯還是會顯得雄性氣息太濃厚。」

  • 安妮寶貝《大方》攜手兩岸深度閱讀

     與日益流行的微博、網路草根文學相悖,大陸偶像作家安妮寶貝回歸深度閱讀,最近推出文學雜誌《大方》,動輒8000字以上的文章篇幅,十分考驗讀者耐心。創刊號於3月推出,市場反應意外極佳,據北京開卷信息網的全國零售市場統計,《大方no.1》已站上暢銷榜第7名,以文學誌而言,其話題及熱銷程度,僅次於韓寒主編的《獨唱團》。 \n 中國文壇寫而優則編的例子為數不少,郭敬明的《島》系列、韓寒的《獨唱團》、張悅然《鯉·孤獨》系列、饒雪漫《最女生》等雜誌及書籍,均是由這群80後作家挑樑擔任主編。安妮寶貝則認為,目前市面上已太多以圖像、淺閱讀為訴求的刊物和書籍,於是她的《大方》力求可讀性高、文字量高,是具備書籍屬性的讀物,並邀集華人明星編委陣容,包括大陸編委止庵、香港編委馬家輝、台灣編委葉美瑤、歐美文學編委胡朗,成為《大方》備受期待的亮點之一。 \n 《大方》no.2預計有滾石30北京演唱會的相關內容,擔任台灣編委的葉美瑤居中向台灣的樂評人馬世芳邀稿,讓兩岸三地觀點都被看見,後續包括張大春等台灣作家,也都受邀在雜誌上開設專欄。這樣以文字閱讀為主的雜誌在台灣可會有市場?葉美瑤表示:「雜誌畢竟是和當地社會對話的,這份雜誌主要訴求的讀者在大陸。」因此雖然創刊號有村上春樹長篇訪談以及名導演賈樟柯的「侯導,孝賢」也吸引了台灣讀者不少關注,但近期內,台灣讀者仍只能透過網路購買簡體版《大方》。

  • 文化研究所-布局華文出版 跨地域交流

     兩岸三地的出版家都有一個夢想,就是集合各地的出版資源,實現跨地域的交流。3月新出的《大方》雜誌書,開局就首印100萬冊,可以說,是這個夢想的一個新實驗。這本書由安妮寶貝主編,編委包括大陸學者止庵、香港作家馬家輝、台灣出版人葉美瑤、外國文學專家胡朗等。第一本的內容分別這些編委物色推選,比如占了全書200多頁近半篇幅的對村上春樹長達三天兩夜的深度訪談,這有葉美瑤的身影;首發周作人的未刊稿《龍是什麼》,來自正在整理周作人著作的止庵;黃碧雲的《末日酒店》一定是馬家輝的銳眼。 \n 這本書最大賣點是村上的訪問,這是順理成章的。因為雜誌書的背後推手是新經典文化,早前就出版了《1Q84》。這家公司雖是民營,但心思大,動作快,立志搭建兩岸四地(大陸、台灣、港澳、新馬)的華文平台,去年已在台港成立公司。

  • 2010年度十大文化新聞-華文出版未來可期

     「中國崛起」的趨勢浮現在出版社的成立和出版品上頭。去年知名出版人成立新出版社,都以出版或是媒合兩岸三地出版為目標,加上大陸積極推動出版業轉企改制,釋出龐大商機,讓出版業者認為華文出版市場的未來可期。 \n 皇冠出版社發行人平雲接受媒體訪問時便說考慮投資青馬(天津),並說2010是大華文市場啟動,最關鍵的觀察年。他認為轉企改制讓未來五年大陸出版界有更劇烈的改變,「華文出版最大的舞台在大陸,台灣出版界一定要想辦法參與,否則會被邊緣化。」 \n 儘管兩岸都還不開放對方業者到本地辦出版社,但是如同新經典和本事文化都已透過第三地投資的方式,展開合作。 \n 這樣的出版趨勢,其實都看準了大陸國營出版社「轉企改制」,出版稍見開放的契機。據人民網報導,截至去年6月,中國已組建了29家出版集團公司、24家國有新華發行集團公司。大部分的出版集團已經完成了體制上的轉變。此外去年大陸大學出版社也都完成轉制改企,把原本公家包佔的出版市場推向民營競爭化。 \n 在去年初台北國際書展時,知名作家哈金曾感謝台灣給他華文出版的空間,讓他的作品得以回到母語世界,而幕後最大的推手即為時報出版主編葉美瑤。感謝聲未歇,葉美瑤便揮別時報而「自立門戶」,與中國最大民營出版社之一「新經典文化公司」密切合作,在台灣成立了「新經典文化」,致力於開創華文文學版圖,「投入華人作家的經營。創業作即是被名導張藝謀拍成電影的《山楂樹之戀》。 \n 葉美瑤指出,透過與中方的合作,不但可以分攤成本,而且可以很快打入大陸市場,這使得很久不做大部頭系列書籍的台灣業者有了重操舊業的機會。他認為,台灣書市充斥著大量的翻譯書,不僅讓華文作品無法突出、被重視,也讓編輯的角色轉而像是「買辦」。重新開發、發展華文作品成為他的使命,她希望編輯能回到過去的角色,照顧並且開發作者。 \n 翻譯書受到市場歡迎,使得出版社放棄本土作家和華文作品的趨勢,讓出版業者憂心。台北市出版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李錫東便說,「目前台灣出版品中有百分之二十是買進大陸出版品版權,加上三成到四成的外文翻譯書,台灣本土作家的出版空間在哪裡?」他進一步指出,大陸每年出版品有20萬種,台灣僅4萬種,其中大部分來自大陸和外國,台灣出版和創作機會被壓縮。 \n 這使得包含大塊文化在內的出版社,思考如何打開兩岸三地的出版市場,建立共同的平台。大塊便以出版「經典3.0」等名著為切點。而葉美瑤則希望完全鎖定在華文作品上,她不但引介中國作家到台灣來,更期許自己能成為兩岸交流的橋樑,把台灣精彩的作者介紹到對岸,她認為把眼光放遠到中國,可預期未來十年是華人的文化盛世。 \n 台出版人 紛投大陸 \n 和葉美瑤類似,麥田前總編輯陳蕙慧也在去年四月離職,出資加入香港青馬,並與麥成輝、前博客來網路書店圖書部經理喻小敏合資,在台北成立本事文化;同時香港青馬也與大陸最大民營出版公司「新經典文化」合資,在北京成立「青馬(天津)文化公司」,同時擔任兩家出版社的總經理及總編輯。 \n 透過兩岸三地出版社的成立與資金合作,陳蕙慧拉出了一個華文出版的平台。但除了兩岸三地的作家作品能同步出版以外,陳蕙慧將眼光放到星馬,希望台灣作家能夠走出去。八月,本事一口氣推出了張小嫻、陳玉慧、楊照和陶傑的作品,而後將皇冠出版的張愛玲引介到大陸,出版張愛玲新作《異鄉記》和全集。北京青馬也重新包裝三毛的作品,將於三毛逝世二十周年紀念時在大陸推出。除此之外,也大力引介並將港台作者並開發大陸新人或有潛力的作者。這些都是為了替華文作家打開市場和舞台。

  • 商機

    商機

     (文接B2版) \n 《山楂樹之戀》熱銷破萬 \n 7月剛成立的新經典文化出版社把《山楂樹之戀》當成創業第一炮,的確有些冒險,因為即使是大陸當紅作家韓寒之前曾經在台灣出過4本書,賣得都很普通,其他像安妮寶貝、木子美等就更不必說了。 \n 然而,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透過行銷把《山楂樹之戀》包裝成一本不是「中國」小說,而是適合所有華人閱讀的「一般」小說。為《山楂樹之戀》設計封面的聶永真也是五月天、周杰倫、蔡依林等人專集的封面設計師;名主持人陶晶瑩稱讚這本書:「在真愛已經是傳說的現代,山楂樹下的永恒誓約,無疑給了現代人一股勇氣。」這些都拉近了《山楂樹之戀》與台灣讀者之間的距離。 \n 葉美瑤還決定10月1日出版韓寒的《青春》,她表示,透過互聯網的聯繫,兩岸民眾關心的事漸漸有焦點,韓寒在博客上談釣魚台、談富士康、談世博,不但是大陸民眾關心的事,也是台灣民眾關心的事;還有像韓寒這類80後世代,他們也聽李宗盛、羅大佑的作品,也了解台灣人的想法。 \n 葉美瑤指出,李敖、侯孝賢、朱天文、朱天心、蔣勳、龍應台、柏楊(已故)等人都已經成為大陸出版界爭搶的對象,他們在大陸演講、出書,甚至作品被拍成電影,受到的禮遇更勝於台灣。 \n 當兩岸的文化隔閡逐漸消失,台灣的文創產品將加速進入大陸市場,對台灣來說,這將是一個巨大市場。

  • 書市機制 謀殺經典好書

     經典書籍只能在圖書館架上找,愛書人在市面卻難尋芳蹤?雲林縣推動「一縣一好書」活動,推薦的好書名單面臨沒有出版商願再版的斷版命運。事實上,不只是《汪洋中的一條船》、林雙不的《小喇叭手》,讀者面對許多經典好書,儘管心儀許久,卻是買也買不到。 \n 「這是台灣出版界很普遍的現象。社會價值觀在改變,新東西又太多,一般出版社對於經典的出版較為冷漠,因為看不到讀者在哪裡。」櫻桃園出版社負責人丘光表示,「就市場機制面來考量,沒能帶來立即利益者,就再看看。」 \n 新經典文化出版社總編輯葉美瑤表示,以前書籍在書店的陳列壽命長,印了可以慢慢賣。現在的書店文化、書市文化大不同,只要「賞味期」一過,不管是不是經典,根本都進不了書店,只能囤在倉庫,什麼書都沒有慢慢賣的本錢了。 \n 「 書店文化變了,很多人到書店找不到書, 每家書店都只賣同樣會暢銷的書。書店變得都一樣,所以只比折扣。現在要找書,反而得跑二手書店去。」 \n 不過,針對雲林縣政府這次的問題,葉美瑤指出,「公部門的立意很好,但缺乏與出版業連結。如果經由公家單位的支持,讓出版社能活化出五百至一千本的印刷量,出版社都會樂意配合出版或再版縣政府所選出來的好書。」 \n 「如果一開始讓出版社知道政府有這樣的活動,而有所配合,就能避免這樣的尷尬發生。」 \n 葉美瑤表示,市面上找不到《汪洋中的一條船》等台灣作家的經典書籍,「不是絕版,只是沒有再版」。她表示,出版界的用語,絕版是這本書的某個版本之後停止發行,這個特定版本因此絕版。而一本書不繼續發行印刷,稱為不再版或是斷版。 \n 不單是台灣作家的經典書,就連外國經典書籍也常常讓讀者大嘆台灣買不到。 \n 丘光表示,外國經典書沒能引進台灣,癥結多半不在於版權不易取得,「因為作者過世後七十年後,就會變成公共版權,只要找來譯者、包裝行銷都能發行。重點還是在市場機制,出版社會先評估銷量。」 \n 他說,自己的出版社第一本書是俄國作家契訶夫的《帶小狗的女士》,就是因為他當初想看,卻在台灣找不到。他說,他曾想找俄國作家普希金《永恆的戀人》也找不到,想找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許多名作也失望。葉美瑤說,像中國作家老舍的名作《茶館》找不到很可惜,而作家《少年大頭春的日記》也是斷版狀態。 \n 丘光表示,「經典書絕對值得去做,只要透過行銷包裝,就像推銷草莓、牛奶等農產品是一樣的道理。政府的美意如果透過完善的規畫會更有效果;如果選出的好書只能在圖書館借閱,也有失推廣的美意。」 \n 「如果台灣年輕人只熟悉新東西,不認識台灣經典,廿、卅年後,我們就會發現台灣文化上的斷層。」

  • 「新經典」開張在即

     葉美瑤今年3月剛揮別時報出版公司「自立門戶」,如今以《山楂樹之戀》打頭陣,加上與中國最大民營出版社之一「新經典文化公司」的密切合作,她希望未來除了翻譯書外,更致力於開創華文文學版圖,「投入華人作家的經營,才是我們這個世代編輯的真正功課。」 \n 過去有豐富翻譯書操作經驗的葉美瑤,曾打造超級暢銷書《達文西密碼》、長年經營村上春樹作品。但她感慨過去台灣大量翻譯外文作品,編輯角色淪為「買辦」一般。相較之下,華文作品則需要編輯「用自己的嘴去說明、用自己的方式介紹給讀者。」她有感而發:「我希望回到更早期的、編輯的理想年代,與其讓我當一群暢銷書的編輯,我更願意當一群重要作家的背後照顧者。」 \n 不過,創業作《山楂樹之戀》就是部不折不扣的暢銷書,她解釋:「應該是暢銷書與好書並重,但是不出不好的暢銷書。」未來她也不以「嚴肅文學」為限,相較於台灣熟悉的莫言、蘇童、王安憶等文學大家,她更傾向從新人著手,或發掘在網路寫作的優秀作者,出版節奏也將緩下來,前3年先維持一年12到20本左右的出書量。 \n 除了引介中國作家,葉美瑤也期許她的出版社能成為兩岸交流的橋樑,把台灣精彩的作者介紹到對岸。她表示,近年來台灣因為重視翻譯小說,華文文學相對沈寂,感覺「沒有讀者盯著要你出書」。然而,她卻在對岸及香港的年輕編輯與記者身上,看到台灣過去「珍貴的價值」。「例如他們會把飯錢省下來收集三毛的、朱天文的書,這種熱情對作者是很大的鼓舞。」 \n 從思考「我能為台灣的出版做什麼?」到把眼光放遠到中國,葉美瑤樂觀預見:「未來10年將是華人的文化盛世!」

  • 書│話│題-大陸純愛小說對台呢喃

     在充滿禁忌的文革時代,一個出身貧困且「家庭成分不好」的高中女學生,在下鄉撰寫教材的駐村工作中,遇見了當地探勘隊裡一名有著「小資」情調的英俊男子。從愛情初萌到歷經掙扎阻撓,兩人終究在無可奈何的環境壓抑下,走向絕決的分離…。這部中國式的催淚純愛小說《山楂樹之戀》(新經典),先在網路上暴紅,2007年在中國出版後,更掀起暢銷旋風,並獲選《亞洲周刊》年度十大好書。今年張藝謀大導宣布將小說改編為電影,話題繼續延燒,不僅海外版權狂賣,全程保密的拍攝更讓中國媒體炒翻了天。 \n 6月底,電影剛剛殺青,電視劇接著趕拍。在這波如火如荼的熱潮中,《山楂樹之戀》終將於7月底在台上市,這也是資深文學編輯葉美瑤所成立的「新經典文化出版社」的創社之作。 \n 《山楂樹之戀》描寫超越時代禁錮的純愛,被譽為「史上最乾淨的愛情」。作者艾米為華裔美籍作家,曾出版《十年忽悠》、《三人行》、《至死不渝》、《同林鳥》等作,《山楂樹之戀》則讓她一炮而紅。這篇故事最早在中國「文學城」網站連載,結果網友瘋狂點閱、感動飆淚,還有人整理出男主角「老三」的深情語錄,例如「我不能等妳一年零一個月,我也不能等妳到25歲,但是我會等妳一輩子。」或「等妳愛上誰了,妳就知道世界上有那麼一個人,妳寧可死,也不會對他出爾反爾的。」連作家蘇童都說:「老三如此完美,堪稱中國情聖!」 \n 然而,單純癡情的初戀、瓊瑤式的浪漫對白,加上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的淒美結局,幾乎就是「純愛小說」的公式,為何《山楂樹之戀》能席捲廣大中國讀者? \n 除了文筆細膩流暢之外,書中以壓抑的70年代為背景,生動描寫當時極端保守、甚至扭曲的價值觀。在文革中,凡與「愛情」沾上邊的東西都是資產階級的腐朽沒落,一個女學生與陌生男子光是並肩走路便足以「敗壞名聲」。少女們對性事渾然不知,連無產階級的審美觀,都是男人必須黑壯,女人最好是「背靠牆能全身貼成一直線」的平胸扁臀。也因此,看似金童玉女的兩名主角,在故事裡卻成了禁忌重重的苦戀情侶,嚴酷的環境與女主角靜秋心中的「自我審查」,成了愛情最大的殺手。 \n 此外,小說的傳奇與動人,還來自它是一個真實故事。作者艾米表示,本書是根據女主角靜秋30年前的回憶錄所寫成。已經當了母親的靜秋本人,則在書的後記現身自述,感謝讀者為她與老三所流的熱淚。只不過,時代的落差讓人緬懷,但也有人批評過時。北京作家春樹便開砲:「這部小說什麼都有了,就是沒有『性』。為什麼沒有『性』的愛情就是『最乾淨的愛情』?這是暴露出來的隱藏其後的某些人的心態和嘴臉--對人性壓抑和扭曲。」 \n 而這樣一個中國鄉村舊時代的愛情故事,能獲得台灣讀者的共鳴嗎?總編輯葉美瑤認為,這部小說一方面很通俗、很純愛,另一方面又掌握了那個時代背景,「微妙的地方就在於,因為是那個年代,讓它變得很可信。」她相信,這個故事本身有能力撼動讀者,「把它當成一部國際小說來讀,就像我們讀得懂阿富汗的《追風箏的孩子》一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