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老的搜尋結果,共354

  • 藍委:警大蔣公銅像是文化資產 非威權標記

    藍委:警大蔣公銅像是文化資產 非威權標記

    促轉會與行政單位協調去除威權象徵,最新進度將原來的「中正堂」改名「大禮堂」,至於警大和警專校內的大型蔣介石銅像仍還在原地。對此,國民黨立委葉毓蘭強調,這是與校史共存的文化資產,不是威權標記。

  • 退休警抗議蔡英文車隊遭「碰瓷辦案」 藍委嘆一事:何等荒謬

    退休警抗議蔡英文車隊遭「碰瓷辦案」 藍委嘆一事:何等荒謬

    反年金改革的退休巡佐黃錫富,前年因向總統蔡英文車隊陳情抗議,與員警發生推擠遭法辦。不過,彰化地院以警方碰瓷辦案,判決無罪,對此,國民黨立委葉毓蘭感嘆,相比警察的待遇,海巡署署長職位退休領的是警職的退休俸,可能至多就六萬八,可能反不如幫署長開車的士官長,退休警的待遇不合理,這是何等荒謬。

  • 諸葛四郎舞台劇 紙風車台中開演

    諸葛四郎舞台劇 紙風車台中開演

     已故漫畫家葉宏甲創作的漫畫《諸葛四郎》風靡一時,連蔡英文總統、馬英九前總統都是漫迷。2017年,紙風車劇團將《諸葛四郎》改編為兒童舞台劇,累積破萬人觀看,讓葉宏甲之子葉佳龍見識到「老漫畫新文創」的可能,啟動了製作3D動畫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隨著電影將於今年夏天播映,紙風車本周也將赴台中再演舞台劇《諸葛四郎》。

  • 《諸葛四郎》翻拍動畫電影 關鍵舞台劇將重演

    《諸葛四郎》翻拍動畫電影 關鍵舞台劇將重演

    已故漫畫家葉宏甲創作的漫畫《諸葛四郎》風靡一時,連馬英九前總統、蔡英文總統都是漫迷。2017年,紙風車劇團將《諸葛四郎》改編為兒童舞台劇,累積破萬人觀看,讓葉宏甲之子葉佳龍見識到「老漫畫新文創」的可能,啟動製作3D動畫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隨電影將於今年夏天播映,紙風車本周也將赴台中再演舞台劇《諸葛四郎》。

  • 《欣葉·生活·廚房》提供一站式內用、外送、零售飲食三合一

    《欣葉·生活·廚房》提供一站式內用、外送、零售飲食三合一

    疫情讓許多民眾及業者不得不調整生活步伐,導致許多業者只能打破積習已久的行銷模式,調整經營型態來適應這個「異情」時代,其中老品牌──欣葉也重新整裝在市民大道成立新品牌「欣葉 · 生活 · 廚房」,針對三餐老是在家的個人、小家庭等,集合了欣葉旗下美食品牌──「欣葉台菜」、「咖哩匠」、「金爸爸」以及「唐點小聚」等四種品牌經典菜色,「打包」民眾對食的所有需求,以全餐期經營的型態,成立一間快捷休閒型態餐廳,提供餐食、冷凍包、新鮮蔬果食材、便當、關東煮、伴手禮等品項,以親民的價格,提供消費者一站式多面向「飲食」三合一!

  • 專家喊美元再殺35% 謝金河洩真相:爆友人犯大忌下場

    專家喊美元再殺35% 謝金河洩真相:爆友人犯大忌下場

    美元指數過去1年來不斷下探,從102.992跌到89.209,台幣一度升到27.89元,創下23年盤中新高。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指出,美國知名學者曾預告美元再跌35%,他認為「不可能」,並表示金融市場瞬息萬變,沒有標準答案,更切忌鐵口直斷,還舉一位好友例子,因為太固執己見,後來操作外匯賠慘了。

  • 陳玲玲》台北最迷人的地方 大稻埕

    陳玲玲》台北最迷人的地方 大稻埕

        【愛傳媒陳玲玲專欄】充滿歴史風味的老屋,一一被改造成復古文青的店家! \n \n    Aka,一家預約制老宅咖啡廳,隱身於大稻埕的百年老宅裡! \n \n    沿著狹長的廊道緩緩進入,別有洞天,眼前出現的是充滿復古風情的老宅大院。心中猜想當年,想必是個大戶人家。我們就像穿越時空,來到百年前迪化街大戶人家裡坐客般! \n \n    保留了屋子內外原有的樣貌格局,存下歷史的痕跡和風情,不難想像這棟老宅曾經的風光、過往的輝煌,有如電影般迷人、充滿故事。 \n \n    地磚,已經百年了,磚都是一塊塊拼上去的,充滿日式風情的包廂,很風雅,榻榻米還散發著陣陣清香。 \n \n    有著美麗窗花與地磚的廳堂,宅門外竟有約二十多坪大的庭院隱藏於此。 \n \n    庭院內香水梅、藍柏、田代氏石斑木、腎蕨多達20種植栽遍布,水池有印度莕菜、鳶尾。 \n \n    店名「Aka」的意思是「值得的東西」、「神之水」的意思,日本籍的Yoshi負責咖啡,配上店家招待的傳統中式甜點,享受職人咖啡,坐在老宅老庭院裡,靜靜的享受這樣的空間,實在是太幸福了! \n \n    和好友共度一個靜謐 美好的午後時光!除了老宅咖啡廳,大稻埕的美食多不勝數! \n \n    最常去的是慈聖宮,葉記肉粥、仔豬腳麵線、排骨湯,在樹下用餐,好像回到小時候吃辦桌一樣熱鬧,吃完再到及附近的呷二嘴吃米苔目冰,是我的dream tour! \n \n    還有連孤獨美食家也推薦永樂担仔麵、林合發油飯粿店、80年老店意麵王、妙口肉包四神湯、民樂旗魚米粉、賣麵炎仔、台北市最好吃的阿角紅燒肉、幻猻家咖啡、PALLAS CAFE的咖哩飯及布丁、傳承一甲子的滋養製菓的草莓大福、百年老店李亭香餅鋪、鹹花生咖啡館招牌經典肉桂捲、夏樹甜品杏仁豆腐雪花冰。 \n \n    只走一趟是吃不完的!大稻埕就是這麼迷人!迷人的老店、迷人的大稻埕! \n  \n \n \n作者為資深廣告人 \n \n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n \n●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n \n●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 諸葛四郎回來了 動畫躍上大螢幕

    諸葛四郎回來了 動畫躍上大螢幕

     風靡60年代的漫畫英雄《諸葛四郎》,歷經逾50年,今年將以3D動畫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面貌,讓這位深植於四、五年級生心中的本土英雄,再現世人前。電影製片、已故漫畫家葉宏甲之子葉佳龍表示,爸爸其實就是他的英雄,期盼這部電影讓小朋友看見英雄的真諦。 \n 漫畫裡的諸葛四郎與真平,總是憑藉矯健身手及聰明頭腦,度過一切難關。但英雄一定是勇敢又厲害嗎?葉佳龍說,每個人其實都不完美,但只要努力去做自己所能及的事情,一起合作,就是英雄的英雄。這部電影能誕生,同樣是因來自不同地方的各路英雄相助。片名道出故事不同層次的涵義,也是獻給爸爸的肯定。 \n 由葉宏甲創作的漫畫《諸葛四郎》,1958年在《漫畫大王周刊》連載,以諸葛四郎大戰魔鬼黨的故事,迅速走紅,隨後接連推出決戰黑蛇團、大鬪雙假面等系列故事,儘管出版環境已日趨封閉,但葉宏甲不氣餒,還自立出版社,就是要繼續說故事。直至1969年,他無法再於國立編譯館的審查規定下自由創作,才決意不再繼續畫諸葛四郎,1974年因中風退休。 \n 雖因中風左手不便,但葉宏甲於1990年過世前,仍不斷嘗試以還能活動的右手畫畫。葉佳龍曾表示,「我們小孩早就放棄了,以前都會勸他不要再畫,好好退休,但我現在才深刻了解,他是一個英雄,即使知道會失敗,不會成功,但還堅持的去做,這才是真正的英雄。」 \n 2017年紙風車劇團將《諸葛四郎》改編為舞台劇,至今已在全台巡演33場,累積近6萬人次觀賞,漫畫體現的俠義精神依然不變,擄獲老中青跨世代觀眾的心。在葉佳龍努力下,促成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誕生,將採紙風車劇團舞台劇文本,加入現代動畫元素,由林于竣編劇且和莊永新擔任雙導演,共同打造全新的諸葛四郎。

  • 風靡60年代漫畫英諸葛四郎現身 動畫電影暑期上映

    風靡60年代漫畫英諸葛四郎現身 動畫電影暑期上映

    風靡60年代的漫畫英雄《諸葛四郎》,歷經逾50年,今年將以3D動畫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面貌,讓這位深植於四、五年級生心中的本土英雄,再現世人前。電影製片、已故漫畫家葉宏甲之子葉佳龍表示,爸爸其實就是他的英雄,期盼這部電影讓小朋友看見英雄的真諦。 \n漫畫裡的諸葛四郎與真平,總是憑藉矯健身手及聰明頭腦,度過一切難關,但英雄一定是勇敢又厲害嗎?葉佳龍表示,每個人其實都不完美,但只要努力去做自己所能及的事情,一起合作,就是英雄的英雄。這部電影能誕生,同樣是因來自不同地方的各路英雄相助。片名道出故事不同層次的涵義,也是獻給爸爸的肯定。 \n由葉宏甲創作的漫畫《諸葛四郎》,1958年於《漫畫大王周刊》連載,以諸葛四郎大戰魔鬼黨的故事,迅速走紅,隨後接連推出決戰黑蛇團、大鬪雙假面等系列故事,儘管出版環境已日趨封閉,但葉宏甲不氣餒,還自立出版社,就是要繼續說故事。直至1969年,他無法再於國立編譯館的審查規定下自由創作,才決意不再繼續畫諸葛四郎,1974年因中風正式退休。 \n雖因中風而左手不便,但葉宏甲其實於1990年過世前,仍不斷嘗試以還能活動的右手畫畫。葉佳龍曾表示,「我們小孩早就放棄了,以前都會勸他不要再畫,好好退休,但我現在才深刻了解,他是一個英雄,即使知道會失敗,不會成功,但還堅持的去做,這才是真正的英雄。」 \n2017年紙風車劇團將《諸葛四郎》改編為舞台劇,至今已於全台巡演33場,累積近6萬人次觀賞,漫畫體現的俠義精神依然不變,擄獲老中青跨世代觀眾的心。在葉佳龍努力下,促成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誕生,將採紙風車劇團舞台劇文本,加入現代動畫元素,由林于竣編劇且和莊永新擔任雙導演,共同打造全新的諸葛四郎。

  • 經典漫畫IP《諸葛四郎》攻大銀幕 前導預告展現台灣動畫新高度

    經典漫畫IP《諸葛四郎》攻大銀幕 前導預告展現台灣動畫新高度

    台灣漫畫家葉宏甲代表作《諸葛四郎》以全新3D動畫面貌再現世人眼前,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耗時3年、斥資5000萬元製作,10日曝光首波前導預告,畫面充滿東方奇幻冒險元素,流暢精彩的武俠打鬥場面,展現台灣動畫技術新高度,故事中英雄團隊不畏挑戰的勇敢堅持,更是超越世代值得學習的精神。 \n \n誕生於1958年的《諸葛四郎》是台灣漫畫家葉宏甲筆下經典作品,頭綁雙髮髻、身穿紅袍的諸葛四郎曾伴隨無數台灣小孩長大,是他們心中正義的化身、崇拜不已的英雄人物,2017年紙風車劇團將《諸葛四郎》改編為舞台劇,幾年下來已於全台灣巡演33場,累積近6萬人次觀賞,可見即使經過一甲子的歲月,這部漫畫所要體現的俠義精神依然不變,擄獲老中青跨世代觀眾的心。 \n \n這部台灣國寶級原創漫畫IP,如今更在葉宏甲兒子葉佳龍努力不懈之下,脫胎換骨將以3D動畫形式躍上大銀幕,電影《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採用紙風車劇團的舞台劇文本,加入現代動畫奇幻特效的元素和故事轉折,由林于竣編劇並且和莊永新擔任雙導演,邀集技術總監黃中軍、動畫導演劉育樹、聲音指導杜篤之和吳書瑤、配音導演王景平、配樂統籌柯智豪,堅強團隊攜手打造史詩級的動畫鉅作。 \n \n製片葉佳龍本著完成一部百分之百台灣製作的親子動畫的使命感,希望《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用嶄新方式介紹給年輕世代們,同時要讓大家驚嘆台灣動畫的長足進步,本片使用台灣少見的動態捕捉技術,讓人物角色演出自然流暢又逼真,所有參與演員都經過密集排練後,才進入攝影棚內進行動態捕捉,並且運用3D數位技術建立角色模型和場景,讓場景有層次景深度,配合獨特的燈光技術,讓視覺有懷舊和現代的豐富元素。 \n \n《諸葛四郎-英雄的英雄》預計2021年暑期搶攻各大戲院,保證是親子闔家觀影首選。劇情描述傳說中龍鳳雙劍合璧,能有無比神力,魔鬼黨將桂國公主戴上鐵面具,威脅桂王交出鳳劍,諸葛四郎受桂王託付,用鳳劍誘出魔鬼黨,失落的龍劍也意外出現,諸葛四郎腹背受敵,困境中英雄勇敢集結,和組織龐大的魔鬼黨展開一場鬥智鬥力的搶奪寶劍大戰。

  • 半夜瘋轉播的年代 巨人少棒50周年

    半夜瘋轉播的年代 巨人少棒50周年

     前言:今年適逢第一代台南巨人少棒隊揚威美國威廉波特、勇奪世界少棒聯盟冠軍50周年,長大成為中職好手的「冠軍」巨人成員凃忠男、鄭百勝卻於1月辭世。《中國時報》特地訪問巨人耆老,緬懷那個半夜瘋少棒、奪冠遊街萬人空巷的年代,也追悼兩位已故的少棒巨人。 \n 1971年第一代台南巨人少棒隊捕手凃忠男、1973年第二代巨人隊全壘打王鄭百勝於1月中旬辭世,兩代巨人隊都曾勇奪美國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冠軍,兩人在當時也都立下汗馬功勞。今年適逢第一代巨人奪冠50周年,昔日隊友籌畫聚會敘舊,如今只能追憶這份並肩作戰的情誼。 \n 第一代巨人國手、前中華成棒隊總教練葉志仙回憶,當時王牌投手許金木的球速很快,凃忠男個子最矮小,全隊卻只有他能將許的球接得游刃有餘;且個性積極靈巧,能協助教練指揮作戰穩定軍心。 \n 一代巨人遊行 國家英雄禮遇 \n 談到奪冠後的榮耀,雖已相隔半世紀,葉志仙仍有些激動!他說,前一年嘉義七虎隊在冠軍戰飲恨,巨人奪冠更讓國人欣喜若狂!飛機在松山機場降落後,立刻坐車在市區遊行,繞行範圍很廣,沿途民眾夾道歡呼、燃放鞭炮祝賀。巨人是南部七縣市球員組成,後來又從嘉義一路遊行到屏東,享受國家英雄般的禮遇。 \n 葉志仙印象最深的是到日月潭涵碧樓覲見蔣中正總統,那是蔣最後一次接見奪冠球隊。事前官方演練再演練,叮嚀再叮嚀,弄得緊張兮兮!但見到總統伉儷卻覺得和譪可親,最特別的是介紹球員時,蔣會在名字後加上「同志」。葉志仙當時才12歲,80幾歲的老總統卻叫他「同志」,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n 二代巨人慶功 冰淇淋成插曲 \n 二代巨人球員、現政大體育室王清欉教授回憶,1973年奪冠回國同樣是乘車遊行,只覺得大家好像不上班、不上學,都到街上歡迎他們。接著全隊到總統府前高呼「蔣總統萬歲」等口號,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在中山堂接見球隊,夫人講話有鄉音聽不太懂。另一位球員連永紹說,那時鄭百勝是風雲人物,慶功宴時蔣夫人還問他:「冰淇淋好吃嗎?」當時冰淇淋很貴。 \n 連永紹回憶,二代巨人隊中鄭百勝身材中等,但揮擊技巧好,不僅全壘打多,也有推打能力,長大後轉為技巧型打者。至於1973年的巨人隊外界通稱「二代巨人」,其實1972年也有巨人隊,因未獲冠軍而被忽略,論輩份反而像二代巨人。

  • 騎士未開大燈 竟成9旬翁尋找失聯7年兒的光明燈

    騎士未開大燈 竟成9旬翁尋找失聯7年兒的光明燈

    台中市日前發生一件警方攔查騎車未開頭燈的民眾,查證身分後卻意外發現這名騎士已被父親通報失蹤已達四年,但在員警勸說下,這名男子接受警方建議,表示會和九旬老父報平安,完成老翁的心願。 \n上月底某日晚上20時第五分局北屯所警員巡經東山路一段50巷口發現一名59歲葉姓男子騎機車未開頭燈,便示意靠邊停車,關心其大燈是否忘記開或燒燬,告知記得修理避免危險並查詢葉男身分,意外發現葉男係在106年4月時即被通報失蹤,至今已四年多,故請其一起返回派出所製作撤尋筆錄。 \n員警詳細查看資料後,發現四年前是葉男91歲父親至台南的派出所報案,稱兒子於103年離家後失蹤,音訊全無,故前往報案。 \n葉男向警方稱因生活較困頓,所以沒有跟家裡聯絡已經好幾年了,陳員勸葉男就算生活困難,仍應該跟家裡人聯絡報個平安,像葉老父親現已高齡95歲,一直沒有葉男的消息想必十分擔心,否則也不會拖著年邁的步伐前往派出所報失蹤,在員警勸說下,葉男表示會回臺南一趟探望家人,讓家人安心。 \n員警協助撤尋後,先撥打報案紀錄上的電話通知葉男父親其兒子尋獲安全的消息,但已成空號,員警也秉持著同理心並請其居住地的員警協助前往葉男父親住家通知這消息,葉男父親及家屬對於能找到葉男真的十分感謝!兒子的安全是他最掛心的一件事。 \n五分局分局長林沐弘表示,春節將至,對於同仁在年前能幫葉老父找到兒子真是最棒的過節禮物,而警方110年加強重要節日安全維護工作,除了治安平穩、交通順暢外,民眾安心部分員警亦特別加強失蹤人口及迷失老人的協尋,希望能幫助更多家庭團圓,迎接新的一年新的氣象。

  • 葉璦菱禁唱OZI歌怕走味

    葉璦菱禁唱OZI歌怕走味

     中視除夕特別節目《牛轉乾坤旺新春》邀當年紅極一時的「歐香女郎」葉璦菱,飆唱〈來一段黏巴達〉、〈葡萄美酒〉、〈愛我在今宵〉、〈我心已打烊〉、〈就這樣約定〉等歌,歌單全由她親自挑選,「都是我的成名曲,幾首老歌則是很久沒唱,很想唱」。被問怎麼不選兒子ØZI的歌,葉璦菱透露,不論是上節目或活動,她都不曾唱過,「他都跟我說,妳不要唱我的歌,說是怕味道跑掉,但他不知道我的功力」。 \n 見到老友白冰冰、陽帆,話題離不開小孩,陽帆一開口就稱讚ØZI:「在音樂界,ØZI最厲害的是編曲。」葉璦菱則說:「不是我教的,是小孩自己有興趣。」一聊之下,原來ØZI和陽帆女兒是好友,兩人曾在歐洲學校當過1年同學,白冰冰紅娘上身,拱問兩個星二代會不會談戀愛,但葉璦菱卻覺得很難。兒子出道時,完全不希望靠媽媽,陽帆一聽深有同感,「我女兒也不要說她是陽帆女兒,以前我們都覺得有爸媽幫忙是好事,現在小孩都不要你幫忙」。 \n 跳倫巴當運動 \n 葉璦菱鮮少上綜藝節目,這次在製作單位力邀下,展現誠意帶來經典組曲,連白冰冰都為之陶醉。陽帆則對葉璦菱的45度轉角側臉極有印象,眾人皆讚她是歐香女郎,但葉璦菱卻笑回:「現在不是歐香女郎,是ØZI媽媽。」今年除夕她接了台中演出,可能沒辦法回家吃年夜飯,所以來錄中視除夕特別節目,剛好家人可以看電視聽她唱歌。 \n 葉璦菱一襲俐落褲裝,保養得宜還謙稱不夠好,「保養品不可少,偶爾做醫美,也會跳倫巴當運動,雖然跳舞非強項,但每周一次課程,強迫自己運動」。她平時喜歡遊山玩水,尤其推薦國內民宿。《牛轉乾坤旺新春》中視除夕晚間8點播出。

  • 白冰冰拱ØZI、陽帆女兒配對 葉璦菱吐可能性

    白冰冰拱ØZI、陽帆女兒配對 葉璦菱吐可能性

    中視除夕特別節目《牛轉乾坤旺新春》邀當年紅極一時的歐香女郎葉璦菱,一連飆唱〈來一段黏巴達〉、〈葡萄美酒〉、〈愛我在今宵〉、〈我心已打烊〉、〈就這樣約定〉等歌,歌單全由她親自挑選,「都是自己的成名曲,幾首老歌則是很久沒唱,很想唱」。被問怎麼不選兒子ØZI的歌,葉璦菱透露,不論是上節目或活動,她都不曾唱過,「他都跟我說,妳不要唱我的歌,說是怕味道跑掉,但他不知道我的功力」。 \n見到老友白冰冰、陽帆,話題離不開小孩,陽帆一開口就稱讚ØZI:「在音樂界,ØZI最厲害的是編曲。」葉璦菱則說:「不是我教的,是小孩自己有興趣。」一聊之下,原來ØZI和陽帆女兒是好友,兩人曾在歐洲學校當過1年同學,白冰冰紅娘上身,拱問兩個星二代會不會談戀愛,但葉璦菱卻覺得「很難」。兒子出道時,完全不希望靠媽媽,陽帆一聽也深有同感,「我女兒也不要說她是陽帆女兒,以前我們這時代,都覺得有爸媽幫忙是好事,現在小孩都不要你幫忙」。 \n \n \n葉璦菱鮮少上綜藝節目,這次在製作單位力邀下,她難得接下通告,還展現誠意帶來經典組曲,連白冰冰一聽都為之陶醉,「她唱歌的時候有種性感跟自信,是第一代的鐵肺歌后」。陽帆則對葉璦菱的45度轉角側臉極有印象,眾人皆讚她是歐香女郎,而葉璦菱卻笑稱,「現在不是歐香女郎,是ØZI媽媽」。今年除夕,葉璦菱接了台中演出,年夜飯可能沒辦法回家吃,所以來錄中視除夕特別節目,剛好家人可以看電視聽她唱歌。 \n葉璦菱一襲俐落褲裝,保養得宜,她謙稱還不夠好,「保養品還是不可少,偶爾做做醫美,也會跳倫巴當作運動,雖然跳舞不是我的強項,但每個禮拜一次這樣的課程,強迫自己運動」。她平時的生活就是和朋友四處遊山玩水,雖然疫情無法出國,但葉璦菱力推國內民宿,「我喜歡換不同民宿,跟朋友開心聚會,唱歌聊天」。不光身材沒變,葉璦菱的歌喉更是寶刀未老,只要鎖定中視除夕晚間8點《牛轉乾坤旺新春》,就能重溫歐香女郎的經典再現。 \n

  • 老舍的貓城記

    老舍的貓城記

     我有位北京朋友,血統是正紅旗滿族,一口京片子非常健談,當初才認識,便聽他唱作俱佳地聊完了祖宗八代的興衰哀榮。從幾世紀前祖上隨清太祖入關後,他們家族便落戶至今,因此總以「老北京」居,頗自豪。 \n 每回聽他開京腔談北京如何如何好,因此離不開,離開了就沒法創作,便會想起也深愛老北平的老舍(本名舒慶春,1899-1966)。「我好靜,故怕旅行。自然,到過的地方就不多了。」老舍愛京城愛得應該猶有過之,因為他寫北京時特別溫情軟語,全沒了尋常文章裡那些促狹的調侃與棉裡藏針的批判。 \n 從事文字工作的朋友真的特宅,藏書是汗牛充棟級,平素蒔花芸草治棼有道,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妻兒一個個早早全去當了美國人,他就養著一隻像貓的公狗妹子、一隻像狗的母貓虎妞和三隻其貌不揚的鳴禽,住四環邊上一座小院落過日子,活得也是有滋有味。他解釋說家裡供養了他所需一切,特舒服、特自在,所以沒事絕不出門進城,車堵車,人擠人,沒意思。可是不愛出門的他卻能知天下事,觀人料事奇準,很神,這是因為他歡迎相熟的朋友隨時上門擺龍門陣。 \n 他的「雅集」菸酒不忌,話題也葷素不忌,往來的無白丁者,到底知性識趣的人多,就算百無禁忌得歡暢,還是自有分寸不致太出格。朋友們都是不請自來,也來去自如,歡迎攜伴參加,但是偶遇上胸無點墨的掃興鬼,或是酒品差借酒裝瘋口無遮攔者,他也會挑明說話不投機,嚴著臉重申別再帶無趣者上門。 \n 最喜歡聽他臧否書中人物,不論古今中外,信手拈來,都是獨到見解。一回他說自古文人寫人物,說是虛擬,其實莫不有所本。特別是摻入了方言寫作,設定了雅俗共賞的讀者群眾時,取名從來沒胡謅瞎掰,再虛構也不至於虛應故事,一定含有寓意。 \n 他舉北洋軍閥時期為背景的《駱駝祥子》(1936)為例,問大夥三隻駱駝不過是一時出現的情節,何德何能就納為書名永垂不朽?這是因為西去東來、北上南下,任勞任怨的駱駝遠比馬好使,比騾子有能耐,老北京人對駱駝毫不陌生。記得我立馬應和,插嘴說難怪洋人拍的北平老照片,駱駝入鏡的比例這麼高。老舍用駱駝的意象跟常民拉近距離,同時也為綽號「駱駝」的人力車伕祥子,突顯堅韌沉默的性情,所以個性潑辣卻鍾情的女主角則叫虎妞。這也是他家貓兒命名的出處。 \n 身兼劇作家與小說家的老舍,已然是五四運動以降,至今後勢依然看好的大家之一。不至於像泰半五四新文學作家的作品,許多已經過氣,人氣不可同日語。老舍產出的經典中的經典,像小說《四世同堂》、《駱駝祥子》、劇本《茶館》,可謂認證了白話文運動的能量與能耐,應再毋庸議。他作為一代聞人雖則不堪凌辱,自戕殉難於文革,平反後中國官方還是恢復了「人民藝術家」的尊稱。 \n 與那些往往浪漫得一塌糊塗而喪失了現實感的五四文人相比,相較之下,老舍為凡夫俗子寫作,下筆顯得人性、寬大得多。對於愛情與麵包不能兼顧時,人為了掙麵包圖生存,不計毀譽「毀三觀」的作為,始終不忍苛責。《月牙兒》這篇小說中,藉著母女兩代為娼的悲涼宿命,否定新式愛情,囿於世態炎涼,最終只能以破裂告終。「肚子餓是最大的真理」,言明所謂自由在飢餓當前時一文不值,舊文化始終頑強磨人。這與《駱駝祥子》裡直言「愛與不愛,窮人得在金錢上決定,『情種』只生在大富之家」的認命觀點,不謀而合。 \n 老舍假託動物或尋常事物,來具體呈現人物性情,以直搗時局,直剖人性,直指人心,《駱駝祥子》只是其一。《兔》這小說是個萬把個字的中篇,寫的還是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的悲哀。主角「小陳」是個細皮嫩肉的民國「小鮮肉」,從票戲、學戲、演戲,一路迅速由戲班的跑龍套、拜師做生徒、迅速上位成旦角擔綱,一切似乎風生水起。豈知交友不慎,讓奸商玩弄股掌間,一步步被人左右,任人宰割。賠上胞妹為代價但求上位,孰料所託非人,注定賠了夫人又折兵,被喜新厭舊的政客始亂終棄,最後淪落到唱野台依然乏人問津。 \n 被誑被騙被「捧殺」,小陳到最後都家破人亡了,還自欺欺人認為不是自己不行,堅持全怪旁人不知己,更不懂戲。對手足的無辜犧牲不帶一絲愧疚悔悟,抽大煙自我麻痺爆瘦死時,也才不過二十四、五歲。出於沒有識人之明更無自知之明,小陳是自掘墳墓的悲劇人物。第一次看陳凱歌的《霸王別姬》(1993),似曾相識之感,無疑來自讀過老舍這故事。 \n 老舍有篇短文〈兔兒爺〉,透過寫坊間民俗,描繪世局隳壞赤貧中,市井之民勉強祭中秋的違和即景。有論者援引,本於民間信仰兔兒爺負責掌管男子間的情愛,古人稱斷袖為兔,因而引申戲子小陳為酷兒。我倒認為無從下此定論,一來男主角性向的搖擺,顯然因時、因人、因利制宜,二來如果考據陳森《品花寶鑑》(1849)之說,那麼所謂「兔」當指戲園子裡的旦角。旦角出身,「三十年中便有四變」,幼時可愛、可憐,青少時可狎、可欺、可用。前清時戲子開始委身於男人求供養當「相公」,之後才被暗指為兔。 \n 聚焦小人物的悲哀描寫時代悲劇,固然是老舍的拿手好戲,然而個人覺得,〈貓城記〉(1932)這個短篇故事,假借荒謬的情境,放大書寫亡國感,特別有意思。寫作時老舍客席英國甫歸來,不再像過去用全知的第三人稱抑或旁觀者為觀點,採取第一人稱敘事,讓「我」不再置身事外。 \n 故事描寫傳主搭乘太空船到火星探險,不幸失事墜毀,於是流落於為半貓半人生物統治的「貓人國」。搭救事主的「大蠍」是個文武全才的野心家,因此隨著老舍永遠在文字中探討人的逐步墮落,大蠍也難逃利誘,靠著壟斷「迷葉」生產工廠,事業版圖極盡擴張,身兼大地主、政客、詩人、軍官於一身 。換言之,挾黨、政、軍與士、農、工、商權力與利益於股掌中。 \n 老舍寫貓人國首都貓城,十分奇幻。這裡的學校形同虛設,開學第一天就直接頒發畢業證書。博物館空空蕩蕩,因為珍貴的典藏品,早被賤賣予老外圖利。貓人國父權高漲,婦權不存在,滿城到處都是受虐婦女唱著哀歌悲鳴。貓人國首都「貓城」,文明已有超過兩萬多年的歷史。可惜近五世紀以來,貓人貪食迷葉成癮,導致自相殘殺,文明大退化開倒車,隨時分崩離析。 \n 目睹貓人被暴政統治,主角因此出手幫助牠們成功推翻暴政,最後順利搭上法國飛機返回地球。這部小說一付梓連載就大受歡迎,讀者一讀便知,老舍對無能的政府、失格的知識份子、敗德的人民何等失望;貓人國就是中國,貓人就是中國人,迷葉就是鴉片。果真應驗奇文共欣賞,從發表後,先後被譯為英、法、德、俄、日等國文字,甚至還有匈牙利文的譯本。 \n 老舍一九二四至一九三○年間客卿英倫教授華語,當時依然流行的小說,像法國科幻作家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 1828-1905)的三部曲,他必有所聞,也許因此小說情節會設定是搭法國飛機返回故國。不知這是否亦與他難忘的法國經驗有關;按他〈貓〉散文裡提及,曾在法國輪船上,因不諳法語誤點貓肉來吃,「貓肉並不難吃,雖不甚香美,可也沒什麼怪味道。是不是該把貓都送往法國輪船上去呢?」他對諷喻作家史威夫特(Jonathan Swift, 1667-1745)的《格列佛遊記》(Gulliver's Travells, 1729)應該有所悉,若然,智馬慧駰(Houyhnhnms)霸凌統治退化的犽猢(Yahoos)的相關情節,肯定印象猶深,遂也成了《貓城記》的參照? \n 在自序裡,老舍自嘲是因為吃飽撐了才寫奇文娛人,希望讀者笑看《貓城記》,甚且借與妹妹與侄兒對話,說出:「貓人是貓人,與我們不相干,管它悲觀不悲觀。……我樂得去睡大覺。夢中倘有所見,也許還能寫本《狗城記》。是為序。年月日,剛睡醒,不大記得。」如此調笑,竟也讓人想到,也許他的靈感與體悟,不過是南柯一夢? \n (本文摘自《貓非貓》一書,大塊文化出版)

  • 張大春說老台北 美好天龍國

    張大春說老台北 美好天龍國

     近年熱衷寫史、寫字的張大春,去年寫一篇追憶老台北的文章,沒想到卻一篇接著一篇寫了下去,不只出了散文集,還錄製podcast,在廣播節目中召喚各方人馬的「非天龍國」美好記憶。 \n 買醉結緣 人事已非 \n 張大春說,在大家對台北有著傲慢、沒有同情心、不食人間煙火等負面印象之前,他的老台北,卻是一個不介意你來自何方,充滿好奇心、求知慾和想像力,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城市。 \n 張大春走近台北和平東路一段的養和堂蔘藥行,二樓在數十年前是一間名叫「攤」的台式居酒屋,要從建築物旁邊的樓梯進去,如今連樓梯都已經消失。曾經,許多作家、記者和藝術家,都在「攤」買醉,如今只剩空蕩蕩的屋子,騎樓站著排隊等跟攤販買蘿蔔絲餅的人龍,早已看不出當年頹廢的氣息。 \n 張大春回憶,「其實來『攤』就是去喝酒,沒能學到什麼。」 \n 但他在「攤」認識了藝術家朋友李安成、葉清芳,又再認識斜對面的龍瑞棉紙行店主老梁。這幾個老朋友,數年前竟在短時間內接二連三離世。張大春至今仍每年走訪龍瑞,幫店家寫春聯。寫完離開後,他站在和平東路羅斯福路交叉口,指著不遠處騎樓的一根柱子,「葉清芳就是倒在那邊。」 \n 張大春談起記憶中那個新事物、新機會到處發生的「老台北」,他的發語詞是「我們那個時候啊」,然後隨即停下、改口,「哎,一講『我們那個時候』,這個口頭語就不好。我已經很少講,很自覺地不要講這個。」 \n 細數往事 案外有案 \n 《我的老台北》寫的正是「我們那個時候」,包括1950年代的三輪車、1960年代童年居住的眷村老家、搬遷後的新家公寓、陪爸爸打網球的「愛國西路」紅土網球場。還包括1980年代詹宏志、羅大佑等多位青年合資的麥田咖啡館,以及他與高陽、高信疆和勞思光的賭癮,還有李師科搶案當時一樁警方刑求的案外案。 \n 書裡寫的台北,很多早就人事已非,但張大春不是帶著懷舊的眼光或心情寫下,「停下來把往事想過一遍,不光是重新溫習生命的記憶,而是理解過去跟自己現在的連結,因果或相關性,更知道自己為什麼是現在的樣子。人生走過去,是死一遍,要是忘記它,就是死第二遍了。」

  • 沛波2020年12月營收2.96億、全年營收逾31億

    台灣鋼鐵集團旗下專業鋼筋加工與配送通路大廠沛波鋼鐵(6248)8日公告,2020年12月自結營收為新台幣2.96億元,創同期新高,並較上月成長1.41%、較前年同期成長4.98%,累計2020年全年營收為31.15億元、年增3.41%,亦是歷史最佳年度表現。 \n沛波表示,受惠台商回流帶動廠房、廠辦需求大增,加上政府推動基礎建設、危老及都更政策等,激勵沛波2020年全年營收持續站穩在30億元以上,並創下歷史新高。 \n總經理葉俊良指出,對營建業來說,今年是前景持續看好的一年。在危老條例新增小基地獎勵、規模獎勵等,而都更條例也將修法提高中高樓層獎勵誘因,因此今年無論是危老或都更,都還會有一番榮景可期。此外受惠於國內房市與基礎建設等依然熱絡下,將支撐國內鋼筋需求維持高檔。在原料方面,2020年最後一個月中,土耳其廢鋼價格急漲,創有始以來單月最高漲價紀錄,在國際廢鋼價格持續上漲與客戶預期心理因素下,未來鋼筋價格易漲難跌,會擴大採購或回補庫存,所以沛波對今年業績展望持樂觀看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