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葉聖陶的搜尋結果,共06

  • 兩岸作家看教材 因材施教更重要

    兩岸作家看教材 因材施教更重要

     「世界上沒有一本完全合適的教材」對兩岸知名作家而言,即使對閱讀、對文學有無盡的想法,但對教材卻保持著「安全距離」。  畢飛宇認為,與其在意教材,更應在意的是因材施教,過去他也總會在兒子的課本上看到無法容忍的課文,但他表示:「不會對語文課指手畫腳,畢竟干預太多,對孩子也是不利的。」在教師家庭出生,畢飛宇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尊重老師的權威。  曾在大陸造成語文課本熱風潮的《開明國語課本》,編者葉聖陶的孫子,作家葉兆言則建議讀這套書不必「奉為圭臬」。葉兆言的女兒葉子去年開始在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書,但從小不讓父親管她的語文學習,因為「想管也管不了,學校的語文,讓他那種方式寫作文,分數也給不高。」  現任北京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的格非,認為人和教材之間的關係,比較教材本身重要。格非的兒子目前讀高一,學校作文曾寫過一篇文章談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卻因為老師不知道博爾赫斯是誰,給了他很低的分數。格非對教材的一些看法,雖不直接對兒子說,卻會拐彎抹角讓兒子「接收」。  任教多年的張曼娟認為,語文課本的問題不在於課本,而在於現在連老師的語文程度都不高,她感慨:「如果我們的老師一旦少了補充教材就不會教了,那怎麼期待孩子的語文程度呢!」

  • 民國範兒熱潮 被批盲目崇拜

     大陸近年來興起一股重溫「民國範兒(氣質、風格)」熱潮,但部分卻是盲目崇拜。如一度賣到缺貨,由葉聖陶編撰、豐子愷繪圖的《開明國語課本》,就遭批評其實內容稍顯貧乏。豐子愷女兒曾坦言,該書並非教材中的經典,葉聖陶的孫子則說,祖父所編的《國文百八課》其實更勝一籌。  課文彷彿小學生作文  財新《新世紀》一篇署名同濟大學文化批評研究所副教授王曉漁的文章指出,大陸民眾這幾年對民國情有獨鍾,所「範」的民國主要是1912至1928年間的北京時期,至於1928年後的南京、重慶時期並無太多可稱許之處。但目前的「民國範兒」經常是對此不加區分,囫圇吞棗。隨此興起的民國老課本熱,就遇到這個問題。  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5年推出《商務國語教科書》《開明國語課本》《世界書局國語讀本》,出版後波瀾不驚,誰知5、6年後又掀起熱潮。民國老課本遠勝後來的課本,這沒有疑義。但1928年後的民國,白話文尚未成熟。1932年出版的《開明國語課本》因是葉聖陶編撰、豐子愷繪圖,受到坊間高度評價,被譽為「後無來者」的「大師之作」,有至少4家出版社重印。  文章說,葉聖陶編撰這套書的過程非常倉促。他曾回憶:「花了整整一年時間,編寫了一部《開明小學國語課本》,初小8冊,高小4冊,一共12冊,400來篇課文。這400來篇課文,形式和內容都很龐雜,大約有一半可以說是創作,另外一半是有所依據的再創作,總之沒有一篇是現成的,是抄來的。」  若非帶著崇拜眼光,翻開《開明國語課本》會發現有些課文彷彿小學生作文。比如《大掃除》最後寫道:「今天,我們坐在教室裡,看著太陽光照著十分乾淨的牆壁和地板,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  另一套書或稍勝一籌  豐子愷的女兒豐一吟曾表示:「從我記事起,父親就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提起過這套書。」她認為《開明國語課本》並非教材中的經典,提醒讀者不要太盲從。葉聖陶的孫子、作家葉兆言也認為,這套教材中「有一些東西是需要淘汰的」,他認為祖父和夏丏尊合編的《國文百八課》比《開明國語課本》稍勝一籌。  《國文百八課》是由夏丏尊和葉聖陶於1935年至1938年編寫,開明書店出版,2008年由三聯書店重印。文選部分兼收並蓄,同時選入文言和白話,並有少數譯文,白話收錄了胡適、魯迅、周作人、徐志摩、朱自清等作家的文章,與《開明國語課本》全由葉聖陶一人創作和再創作截然不同。

  • 陸文二代渴 望 走 出 自 己 一 片 天

     大陸文壇近年湧現一批80後的作家,和其他新銳作者不同的是,這批被冠上「文二代」稱號的作家群,一出道就擁有備受矚目的家庭背景,有著知名作家父母或長輩,這群文二代初試啼聲,一方面各界給予的關注與機會較大,但另一方面也飽受與父輩比較的壓力。儘管是所謂的克紹箕裘,這些家學淵源的文二代,正試圖走出自己的文學路。  大陸80年代左右出生,如今在文壇嶄露頭角的一批新生代作家,正逐漸形成一股「文二代」勢力,父母輩是中國知名文化人,而本身亦在文壇受到肯定,包括管笑笑、笛安、葉子、那多、蔣方舟、童天米、呂亦池等,在父母輩莫言、李銳、葉兆言、趙長天、尚愛蘭、蘇童、池莉等人的巨大身影下,力求青出於藍。  文 二 代受父母啟迪  管笑笑是中國當代重要小說家莫言的女兒,文學之路可說一路深受父親的期許,高三時選擇考讀理科,曾讓父女關係緊繃,也讓管笑笑在灰暗的日子裡開始創作,構思了一個女孩從高中大學期間的故事,融入了自己的情感與體驗,卻一直不敢告訴父親,因為父親是凡事要求嚴格的人,尤其是在文學上!  但莫言間接知道後,主動提出要替她審稿,也因為父親那時一句「還行!」讓管笑笑在大一時推出了《一隻反芻的狗》這部19萬字的小說,而後她翻譯的小說《加百列的禮物》也是第一個送給父親,期待著父親的評論。管笑笑眼中的父親「有點像冰箱裡的燈,你不知道它一直都在工作,等你打開門的時候,才知道它一直都亮著,我的父親就是這樣,默默疼愛我。」  目前仍在清華大學就讀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蔣方舟,踏進文學創作的第一步,源於作家母親尚愛蘭的「誘騙」,以為法律規定小學生在畢業前都必須寫一部書,否則會被警察叔叔捉起來,於是蔣方舟9歲就結集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打開天窗》,讓蔣方舟爆紅的是她的第二本書《正在發育》,其中一段「我以後找男朋友的標準,就是要富貴如比哥(比爾蓋茲),浪漫如李哥(李奧納多),瀟灑如馬哥(小馬哥),強壯如偉哥(這個我就不解釋了)」思想成熟而自此被稱為「早熟的蘋果」。對於她的文學教育,尚愛蘭只有一個原則:對她的閱讀採取放任自流。  雖 是 文 二 代自闖一片天  並不是所有的文二代都受到父母輩的影響或鼓勵,李銳、蔣韻之女笛安,從小反而認為同學的爸爸都去上班了,自己的爸爸不上班特別奇怪,作家對她而言是不務正業的代名稱,加上小時候多半和外公外婆住在醫院宿舍裡,笛安認為自己對生命的敏感、想說點什麼的衝動,多半是受到醫院的環境影響。「經常在凌晨時可以聽到有人往生時,家屬送進停屍間的哭聲,這對我來說有股莫名的觸動。」  葉兆言之女葉子,一家四代都出作家,葉兆言的祖父是前中國教育部副部長、著名教育學家葉聖陶,父親是文學刊物《雨花》的主編葉至誠,而如今葉子也繼承了衣缽,已出版過3本書。但葉兆言對女兒被稱為80後作家頗不以為然!由於父親葉至誠文革期間被打成右派並從此鬱鬱不得志,自己又莫名其妙走上寫作之路,葉兆言衷心期許女兒別再走上作家的老路,「無可奈何,我想管,可沒用,孩子不聽。」在寫作上,葉兆言自稱和女兒可說是「互相不屑」,但與女兒合作的《為女兒感動-從一串葡萄說起》卻仍是滿滿的父愛。  80後已成名的作家中,另有張悅然、馬小淘、鮑爾金娜也都被冠上文二代之名,張悅然的父親張華為大學教授;馬小淘的父親馬合省是黑龍江詩人、母親李琦是  (文轉B3版)

  • 兩岸看文二代

     所謂的家學淵源、克紹箕裘,一如人世所有百態,必然是有利有弊。兩岸文二代面臨的情況亦然。因此,大陸知名文學家葉兆言、台灣出版人喻小敏以前輩的立場,提出他們的觀察與建言。  本身也被冠上文二代稱號,知名作家葉兆言初闖文壇時,最常聽到的介紹詞是「前教育部副部長 葉聖陶的孫子、知名作家葉至誠的兒子。」如今,葉兆言的女兒葉子也同樣走上文學路,成為眾人眼中含著金湯匙出身的「文二代」,因此葉兆言談文二代,感觸良多。  文學孤立 獨特  葉兆言認為不同世代的生活背景不同,閱歷不同、思想不同,寫作的題材、風格,絕對都與上 一代不同,尤其文學不像繪畫有可能傳授技巧,也不像中醫有秘方可傳,文學是孤立而獨特的,必須自我感覺。因此身為兒子,他的作品從不主動拿給父親看,一方面是當時的家庭氣氛並不鼓勵他寫作,一方面是他也不願讓父親給意見。而今他自己身為父親,女 兒的作品偶爾還是會看一看、提出意見,但多數時候他的意見只限於「語言可以再乾淨些」這些技術問題,而非文學本身。  葉兆言從自己的經驗看如今80後年輕一輩的文二代,他說:「二代絕對不是優勢,它是雙刃!」作為文二代,成功的感受與體驗不如完全沒有背景的作者,從小看父輩寫了很 多很成功的作品,會讓二代對於成功的標準與起點與一般人不同,這樣的壓力對寫作而言是傷害大於幫助的!另外,文二代多半急於擺脫家庭的影響,因為一旦和同樣優秀的人站在一起比較,別人往往率先肯定的不會是文二代,總會先入為主認定其成績與祖蔭有關。  從作品看,文二代大多以情感懸疑為主,處於經驗寫作階段,生活經歷成為寫作最主要的來源。對此葉兆言認為文學是一大塊,就像運動比賽的專業也分籃球、足球,各有不同標準,文學中也有針對社會批評的時文、散文、小說,並 無法相提並論,因此不能說年輕一輩的青春文學或網路文學,相較於傳統父輩而言就不夠好,葉兆言相信作何類型的創作,都只有 一個標準:優秀與否。  不論早一輩的文二代如葉兆言之於父親葉至誠、王安憶之於母親茹志鵑,或至今日管笑笑之於莫言、笛安之於李銳,文學評論家陳曉明認為「這些文二代出手都很高,比起同齡人,他們的寫作也更有特別,且有意思的是,這些文二代的寫作風格與父輩大多相去甚遠,從這一點,看到了他們的叛逆性。」  新人類迥異 前代  笛安雙親都是大陸文壇重量級純文學作家,但她小時候並未特別想走創作這條路;是長大後赴法深造,人在異鄉倍感孤獨卻無對象可傾訴,於是她拿起筆,就此開啟寫作之路……  本事文化總編輯喻小敏表示,文二代受到父母影響無可厚非,因為家中藏書多、閱讀廣泛、來往都是同道中人,自然多少會有耳濡目染;然而寫作必然源自所處社會,兩代人面臨的時空環境有異:「這批年輕作家跟父母很不一樣,父母輩受衝擊最大就是文革,寫的都是人性陰暗面,或去挖掘鄉村人性之可貴;但這十幾年來中國經濟崛起,加上一胎化政策,所以父母對孩子照顧無微不至,新新人類面臨的衝擊跟之前很不同。」  父母一代對人性和社會的體驗,反而不是這一代關心重點。笛安在80後作家群中之所以特出,在於其他人大多描寫城市青春文學,例如友情、愛情、物質、慾望等;但《西決》刻畫的家族故事卻沒有傳統家族題材的沈重。  笛安的「龍城三部曲」《西決》、《東霓》及《南音》會誕生,其實跟當下的時代情境有密切關係。因大陸厲行一胎化,導致小孩自小缺乏兄弟姊妹陪伴,「所以這三本書主要刻畫堂姊弟妹之間的關係,而從主角們身上又延伸出上一代的家族故事。」蘇童為《西決》寫的序文中便盛讚笛安在處理家族故事時並未迷失於龐雜結構,反而下筆簡潔鋒利:「作者去繁就簡,快刀斬亂麻,西決,東霓,南音──她將鄭家三個下一代人物以『三點一線』方式排列,在三個年輕人的點式對衝和碰撞中,從容適度地帶入了上一代的故事。」  喻小敏也持類似看法:儘管笛安年輕,但在描寫人性和人際關係時,文字到位、一筆中的,是她厲害之處。「他們的寫作年齡還不長,如果繼續走下去,未來的作品一定可以超出現階段水準。」此外,喻小敏也觀察到大陸年輕作家的一個特點:文字運用生猛鮮活,「所以基本上會帶讀者跟著走,讀起來很暢快。」

  • 歷史研究所-兩岸的今天:02月16日

     台灣  1998年,由印尼巴厘島飛住台北市的中華航空676號班機在中正國際機場降落時墜毀,202人遇難。  大陸  1988年,教育家葉聖陶逝世。葉聖陶被稱為新文學史上最早出現的「教育小說家」,是現實主義寫作的先驅之一。

  • 台巴藝術展 新秀匯聚

     全台灣最大藝術入口網站-非池中藝術網,於日前(8日)假金車文藝中心舉辦第1屆「i.t.我題 巴西×台灣新秀交流」展,開幕現場匯聚台灣藝壇新銳於一堂,共同以繪畫及立體雕塑,展現年輕藝術世代的創作語彙。  此次參展的非池中新秀藝術家包括吳中平、李政勳、李牧倚、李玉鳳、李孟儀、徐夢涵、許家禎、陳科偉、陶綱、曾聖惠、黃柏勳、葉仁焜、鄒岳峰、廖文豪、羅亞嵐等15位新秀藝術家,平均年齡不超過30歲,共同提出年輕創作世代對於大環境的反芻,無論是對在地文化的探索、環境議題的再省思或社會價值觀的重述,青年藝術家皆以創作對這個世界做出些許的回應與對話。  其中,新秀李政勳榮獲2010 GEISAI Taiwan的佐藤可士和獎,曾聖惠更於2010年度台北美術獎眾多參賽者中脫穎而出,獲得「優選獎」的肯定。  參展的三位巴西藝術家分別為Carla Barth、Emerson Pingarilho、Talita Hoffmann。Carla以典雅內斂的方式,描繪屬於童年時光的記憶;Emerson作品充滿野性的視覺張力,呈現巴西當地信仰與文化的投射;Talita以輕鬆詼諧的動物圖像,透露她對環境議題的關切與無奈。從巴西年輕創作者作品中,同樣反映身處在一個無國界、符號化、虛擬真實交織的科技新興時代,屬於年輕人的共同語彙。展出時間為1月8日至2月7日,網站:artemperor.tw。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