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葛傳宇的搜尋結果,共03

  • 莫再小圈圈找廉政署長

     最近檢察界很不平靜,特偵組眼看要被廢了,人事也暗潮洶湧。報載法務部長要換一位屬意或配合度高的檢察官接掌廉政署長。從一連串的檢察首長人事異動來看,新任法務部長正展現強烈的企圖心,貫徹檢察一體的法治原則。但是若把檢察一體用在調查局長與廉政署長的人事案就非常值得商榷了。調查局長已由檢察官擔任,木已成舟,基層頗有訾議。接下來謠傳廉政署長也要找自己人。 \n 廉政署是國家的廉政專責機關,請注意是「廉政」而不只是肅貪。馬政府凡事抱持先求有再求好的原則,其任內致命的錯誤就是設置廉政署的位階過低。2011年7月20日廉政署成立,置於法務部之下,成為行政的三級機關。從一開始當時部長就決定由檢察官借調擔任署長、副署長以及署內許多重要高階職務,形成沒有法律依據的慣例。5年來換了3位署長,都是借調自資深檢察官,於是檢察界視署長為理所當然的領域。 \n 其實法務部《廉政署組織條例》第7條規定:「得」借調實任「司法官」擔任署長、副署長職務。此處的司法官,包括檢察官與法官,而「得」在法律上是任意規定而不是強制規定。換言之,署長人選來源應該是無限寬廣的,如今實務運作變成法務部長手中人事運作的一個棋子,試問如何確保其獨立性?署長既沒有任期保障又是部長挑選任命,若直屬長官之部長或院長涉貪,署內都心存顧忌,人民如何期待廉政署辦大案? \n 廉政署的法定三大任務是肅貪、反貪與防貪,不可偏廢。專挑檢察官擔任署長,對他個人和國家社會都是沉重的負擔。一位辦案高手可能是署內肅貪組長的理想人選之一,但是有其專業上的局限。廉政署推動公務員的防貪以及社會大眾的反貪倡議同樣重要,否則辦案之後船過水無痕,實屬可惜。 \n 外界很少知曉廉政署成立以來不止辦過林益世、葉世文等大案,其偵辦貪瀆案件之判刑確定率高達97%,遠高於全國平均67%。可惜對外倡議與行銷欠佳,未能進行即時公眾行銷。又如台灣的廉政建設頗受國際透明組織主席Jose Ugaz的肯定,但是廉政署在國際舞台的知名度卻很低。香港彈丸之地的廉政公署之內設有社區關係處,數百人專責從事廉政行銷與公共關係,甚至編預算拍攝偶像劇和電影。因此署長的人選應該跳脫檢察官思維,邁向獨立機關首長的格局與高度。 \n 經常聽到基層政風人員抱怨,他們疲於奔命卻不受重視,感嘆「希望廉政署是我們政風人員真正的娘家」。署長不一定要由政風人員出任,但是完全由資深檢察官小圈圈任用也很奇怪。小英新政,用廣闊的心胸與國際化的格局挑選任命廉政署長是留下歷史好名聲的契機。更理想的目標應該是把提升廉政署位階列入司法改革之一。(作者為台灣透明組織副執行長)

  • 葛傳宇》莫再小圈圈找廉政署長

    最近檢察界很不平靜,特偵組眼看要被廢了,人事也暗潮洶湧。報載法務部長要換一位屬意或配合度高的檢察官接掌廉政署長。從一連串的檢察首長人事異動來看,新任法務部長正展現強烈的企圖心,貫徹檢察一體的法治原則。但是若把檢察一體用在調查局長與廉政署長的人事案就非常值得商榷了。調查局長已由檢察官擔任,木已成舟,基層頗有訾議。接下來謠傳廉政署長也要找自己人。 \n廉政署是國家的廉政專責機關,請注意是「廉政」而不只是肅貪。馬政府凡事抱持先求有再求好的原則,其任內致命的錯誤就是設置廉政署的位階過低。2011年7月20日廉政署成立,置於法務部之下,成為行政的三級機關。從一開始當時部長就決定由檢察官借調擔任署長、副署長以及署內許多重要高階職務,形成沒有法律依據的慣例。5年來換了3位署長,都是借調自資深檢察官,於是檢察界視署長為理所當然的領域。 \n其實法務部《廉政署組織條例》第7條規定:「得」借調實任「司法官」擔任署長、副署長職務。此處的司法官,包括檢察官與法官,而「得」在法律上是任意規定而不是強制規定。換言之,署長人選來源應該是無限寬廣的,如今實務運作變成法務部長手中人事運作的一個棋子,試問如何確保其獨立性?署長既沒有任期保障又是部長挑選任命,若直屬長官之部長或院長涉貪,署內都心存顧忌,人民如何期待廉政署辦大案? \n廉政署的法定三大任務是肅貪、反貪與防貪,不可偏廢。專挑檢察官擔任署長,對他個人和國家社會都是沉重的負擔。一位辦案高手可能是署內肅貪組長的理想人選之一,但是有其專業上的局限。廉政署推動公務員的防貪以及社會大眾的反貪倡議同樣重要,否則辦案之後船過水無痕,實屬可惜。 \n外界很少知曉廉政署成立以來不止辦過林益世、葉世文等大案,其偵辦貪瀆案件之判刑確定率高達97%,遠高於全國平均67%。可惜對外倡議與行銷欠佳,未能進行即時公眾行銷。又如台灣的廉政建設頗受國際透明組織主席Jose Ugaz的肯定,但是廉政署在國際舞台的知名度卻很低。香港彈丸之地的廉政公署之內設有社區關係處,數百人專責從事廉政行銷與公共關係,甚至編預算拍攝偶像劇和電影。因此署長的人選應該跳脫檢察官思維,邁向獨立機關首長的格局與高度。 \n經常聽到基層政風人員抱怨,他們疲於奔命卻不受重視,感嘆「希望廉政署是我們政風人員真正的娘家」。署長不一定要由政風人員出任,但是完全由資深檢察官小圈圈任用也很奇怪。小英新政,用廣闊的心胸與國際化的格局挑選任命廉政署長是留下歷史好名聲的契機。更理想的目標應該是把提升廉政署位階列入司法改革之一。 \n(作者為台灣透明組織副執行長)

  • 台藝大教授領學生 赴雲南服務燒燙傷兒童

    台藝大教授領學生 赴雲南服務燒燙傷兒童

    台灣藝術大學教授葛傳宇帶領台藝大及陽明大學8名大學生,18至25日赴雲南昆明舉辦燒燙傷患兒冬令營;為引領當地傷患兒童走出創傷陰霾並進行復健,活動除設有音樂帶動唱、團體遊戲等動態活動,帶動肢體開發,還特別規畫藝術教案,介紹台灣的夜市小吃文化。 \n \n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所碩一生謝思盈,從大學起便參加紅豆社,長年投入兩岸志工服務,這次也與團隊一同前往昆明。 \n \n她指出,這次的營隊中,印象最深刻是與過去曾經服務過的偏鄉病童趙遠嘉,也參加了活動;會後,團隊歷經10個小時的車程,送趙遠嘉返家,也順便探視他的家人。 \n \n謝思盈說,12歲的趙遠嘉來自雲南偏鄉,一出生母親就離家出走,4歲又遭逢父親車禍離世,由高齡81歲奶奶撫養;去年3月趙遠嘉劈竹時,誤觸高壓電線,導致雙臂遭截肢,行動不便下已輟學;這次看到他身心靈狀態都保持良好,大家都感到很安慰。 \n \n台藝大教授葛傳宇在2012年5月成立國際紅豆社,原本設定的服務範圍是以新北市瑞芳的瑞濱小學為主,對偏鄉弱勢學童提供志工服務,社名「紅豆」就是取自「瑞濱(red bean)」的諧音。 \n \n後來葛傳宇在美國「援手慈善機構」(Hand Reach)擔任執行長的好友邀請他與國際醫療專家前進大陸,替燒燙傷兒童進行志工服務,這才展開他帶領學生「西進」大陸的志工旅程。 \n \n國際紅豆社近年來足跡遍及兩岸,已多次前往大陸農村,針對留守兒童、燒燙傷兒童及其家屬進行心靈重建輔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