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董婆的搜尋結果,共06

  • 恬娃曝全裸力挺郭董主因 竟是因為媽祖旨意!

    恬娃曝全裸力挺郭董主因 竟是因為媽祖旨意!

    67歲的資深藝人恬娃日前曾發下豪語要拍全裸寫真集力挺郭台銘選總統,讓郭台銘嚇到直回「先不要」,如今她自曝挺郭主因,原因竟是因為是「媽祖」的旨意,讓原本惜肉如金的她大解放。 恬娃大解放前後放出兩彈性感豔照,洗版多日社群媒體,她表示為了力挺郭董她要拍攝全裸寫真,甚至郭董選上就要去裸奔。不過被郭董打槍「先不要」,如今她自曝平常惜肉如金的她,會這樣都是因為「都是馬祖婆(媽祖婆)、阿八父守護台灣2300萬百姓的旨意」。 更表示她會守護郭董,用行動力挺對方,先前郭台銘到新竹時,也被人捕捉到恬娃出現在郭董後方,她也曾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她將會用行動全力力挺。

  • 企業董娘楊素真超會喬事 大雅「公道婆」宣布退休

    企業董娘楊素真超會喬事 大雅「公道婆」宣布退休

    台中市大雅區調解委員會2日表揚推展調解有功人員表揚,主席楊素真也宣布交棒,年屆七旬的她還捐出5年的勞保退休金約100多萬元,推展大雅區中、小學的機器人教育。楊素貞在8年主席任內對地方事出錢出力,發揮「公道婆」精神,調處地方紛爭,同仁並拍攝短片,致贈紀念金牌感謝,現場離情依依。  大雅廚具董娘楊素真擔任3屆調解委員,8年主席任內,調解成功率達9成,被地方稱為「大雅公道婆」。年屆七旬的楊素真4月底任期屆滿後,將回歸公司及家庭,地方人士十分不捨,包括區公所、校長、派出所、農會等單位,昨紛紛獻花表達敬意及謝意,氣氛感人溫馨。  楊素真表示,她與丈夫年輕時送瓦斯起家,後來創立大雅廚具,在丈夫及子女支持下,擔任調解委員並連任2屆主席,如今年屆七旬,應將機會讓給別人,4月底任期屆滿不再出任調解委員,不過,仍將持續捐出勞保退休金,作為大雅學童機器人教育及比賽的經費及獎金。  大雅區調解委員廖顯彬表示,楊主席非常注重委員們健康,每周舉辦爬山健行活動,並每周帶著委員到社區大學進修法律知識,以利調解進行,更經常出錢出力,舉辦各種聯誼活動,使得大雅調解委員會一團和氣,達到「小而美」的目標,調解率在全市評比排名第二。

  • 偏食過重 暑期親子學堂找對策

     董氏基金會暑期推出全台10場次、免費的親子健康小學堂,針對孩子偏食、體重過重或過輕、吃飯不專心、不愛運動等問題,提出解決方案。  董氏基金會指出,暑假往往是孩子最容易「橫向發展」的時候,根據董氏基金會最新調查,有近3成學童腰圍超標,這些「小腹婆」與「大腹翁」不外乎是因為飲食、運動、生活習慣所造成。  董氏基金會從7月19日起,在台北、桃園、台中、彰化、嘉義、台南、高雄共舉辦10場次親子健康小學堂,依據父母常常遇到孩子飲食、運動、生活習慣等教養問題,透過遊戲方式,提出親子互動的解決方案。  此外,針對食安事件頻傳、食不安心的疑慮,親子健康小學堂也教導家長帶著孩子一起認識食品包裝標示,以及如何準備孩子的健康點心。  董氏基金會指出,擁有「樂活」、「樂食」、「樂動」良好生活習慣的孩子,身體健康、課業表現、體能活動的發展都有出色的表現,也能減少慢性病的威脅,有興趣參加活動的家長,可上董氏基金會網站了解活動時間地點等資訊。1030714

  • 歸去來兮

     有慶一見新墳,立即雙膝跪倒,一邊不顧硬泥地上碎石枯枝膝行前進,一邊如喪考妣痛哭失聲:「謹爹呀──我老娘命苦呀──你老神仙要為我作主呀!」一根粗樹枝咻地劃破了他的褲管,腿上滲出鮮血。  慎行父女哪裡見過這個陣仗,雙雙大驚失色,忙著勸慰拉扯,霎時亂成一團。家寶看見有慶悽慘,又當著爺爺奶奶墓前,一時感觸,也陪哭起來。剩下還有些理智的慎行趕緊說:「我們就來問我爸爸、媽媽的意思吧。」他搶前幾步走到父母墳前,褲袋裡摸出兩枚銅板來做道具,扭過身來對有慶說:「字是正面,花是反面,一正一反是勝卦。我各問兩位老人家三次,都同意了就由你。」  慎行在墳前跪下,雙手合十夾著硬幣高舉過頭,祝禱一番後撒手,如是多次後,站起來神色古怪地說:「有慶,我爺同意,可是我娘不搭理你這個事。」  「是不答應還是不搭理?」家寶問,「奶奶是一連三個『笑杯』嗎?」慎行點頭證實女兒的推測,一邊補充道:「爺爺是一連三個『勝杯』。真是神了,我各問了兩次都一樣?!」旁邊的有慶雖聽不懂什麼「杯」,可是既不是都同意,那就辦不成事,想起董婆的遺願難了,又啼哭起來:「我是莫得一掐用喲──老娘你苦命啊!」他跪下正對墓碑咚咚咚連磕響頭:「謹爹你們都是做神仙的呀,可憐可憐我老娘吧,她不想做孤魂野鬼,死了也要留在謹爹身邊伺候──喔喔──可憐我的老娘呀──我不是她親生的兒哦,我是沒爺沒娘,路上揀回來的呀──她待我恩重如山哦。我一點事為她辦不成,不如跟了她去哦──」他的額頭上磕破了皮,淚水、泥灰、血絲,一臉狼狽相。  家寶數年前來古城探親時初見董婆和她的家人,覺得這家人虛情假意,印象很差,離開時甚至感到留下爺爺在「壞人」手裡,還一路哭回台灣。這下旁聽有慶的泣訴卻驚訝地發現在她記憶中貪婪庸俗的董婆竟然撫孤成人視同己出是個慈母,那個猥瑣結巴的「喝老子一挑」林有慶竟然知恩圖報有信有諾是個孝子;她有點感動,就代為求情道:「爸你再問奶奶一次好嗎?」  沒想到慎行竟然動怒道:「這種事怎麼能一問再問!」他把兩個銅板往跪在地上的有慶跟前一擲,道:「你不服氣你自己盡管去問!」拉著女兒就下墳山越田隴,直奔村裡。兩父女走到村頭又有年長的宗親出來留貴客喝了茶,盤桓了一個鐘頭到父女都上車了也沒見有慶追上來。家寶替有慶擔心沒搭上他們的車等下怎麼從偏僻的李村回城?慎行就教女兒別操心,說是「有誠意,爬也爬得回去!」  「啊?這樣就完啦?」家愛有點失望,「這是什麼秘密?說了半天你也不知道董婆的骨灰有沒有撒在爺爺、奶奶墳上,還嚇人說什麼『燒二奶』!」  「明天,」家寶說完保守數年的秘密,心裡輕鬆,可是眼皮沉重。她的語氣逐漸含糊:「明天就知道了──」話音未落,她已經微微打起鼾來了。(3)

  • 歸去來兮

     眼看一生最珍貴的緣份就此完結,董婆聲嘶力竭的哭唱,圍觀的人以為她只是在盡一個未亡人的本份,不知道她送走五個丈夫,只有這次真正感到肝腸寸斷。她衝上去攔住要帶走她老頭子的車子,有慶和小紅出死力才抓住拼出了性命去的瘦小老太婆。  謹洲有幾張老相片,兒子家裡沒人有興趣看的老骨董到董婆這裡成了寶貝,她沒事就拿出來細看,把英姿颯爽的游擊隊長和神氣威武的青年縣長跟她聽來的故事對上號,更把自己鑲嵌到她錯過的人生裡去;她常常遐想翩翩覺得面前的人和他高貴的一生比電視連續劇還「有味」,而她,是那個低著頭站在鏡頭畫面之外的小妾;桃花井那不堪,甚至非人的過去在現實中被遺忘,在精神裡重生的董金花是大戶人家裡的規矩姨奶奶。跟謹洲的時候沒人問過她是否「無論環境順逆、疾病健康、貧窮富貴」都會相守,但她面對已經一文不名又老又病的丈夫,卻看穿皮囊將時光倒轉,信守著她從未聽聞過的誓約,彷彿面對她此生唯一的男人。她,卑微的董金花,竟蒙月老如此眷顧,配給了當年英俊威武善良多情的青年首長。桃花井的姑娘人人都藏著一條長而結實的老式褲腰帶,她的一條相隨半個世紀,白綾都已經泛黃,她膽小怕痛,再艱難的時刻也沒想拿出來用過,沒想到年過七十,她才曉得原來人不是受欺侮不過才會想死。董金花不懂什麼是殉情,她只知道時候到了,自己就要追隨此生唯一恩愛,乾乾淨淨的離開這污濁的人世。  台灣老頭的健康一年不如一年,董婆做為看護的工作量也越來越重,而且她自己年紀也大了,常感力不從心,要不是她對謹洲產生了類似「粉絲」的激情崇拜,光靠當年偷光人家老本害得老先生半身不遂的罪惡感恐怕還支持不了她一個老太婆幹這麼久的體力活。然而董婆出的力不是無償的,她要尋求一份最後的報酬。  二老當初的婚前協議除了女方要求的彩禮,謹洲也有兩個條件:一是謹洲死後,董婆一干人再和李氏家族無關;一是董婆死後,不得入葬李氏墳山。當時看來無關緊要甚至可笑的條件,隨著時間流逝與環境轉變,卻成了董婆不治的心病。董婆腦筋簡單,文化程度也不高,她說不出個道理,可是對身後歸宿的焦慮與渴求,卻燒得她願為之付出一切代價。她偷竊財物,有愧於老頭;謹洲還在的時候,並不敢開口要求,她只像贖罪一樣地照顧老人,等待發落。慎行幾次返鄉探親,看到董婆細心看護父親,由衷稱謝,董婆就相信慎行曉得了她的心情,日後會幫助她死有所歸。她後來還當遺言一樣地告訴有慶:「你要莫得辦法囉,就去求你慎行哥!」  老頭死的當天,謹洲家鄉兒子慎思是連火葬場也沒讓董婆跟去的。眼看一生最珍貴的緣份就此完結,董婆聲嘶力竭的哭唱,圍觀的人以為她只是在盡一個未亡人的本份,不知道她送走五個丈夫,只有這次真正感到肝腸寸斷。她衝上去攔住要帶走她老頭子的車子,有慶和小紅出死力才抓住拼出了性命去的瘦小老太婆。  王小紅完全不懂她婆婆發的什麼瘋?他們偌大一個爛攤子等著收拾,沒空操那份閒心;她教有慶留下陪著董婆,自己回家張羅去了。他們兩夫婦這幾天就要出遠門,計畫去省城避避風頭。他們這兩年霉透了;有慶從台灣老頭那裡「借」的錢都入股做了瘦肉精的生意,好景不是沒有過,頭三年效益還真不錯,可是那時讓股東選分紅或增加持股,他們想錢是跟老頭「借」的不忙還,貪念一起,就把賺的又投了回去,沒想到紅極一時的豬隻營養品轉眼成了禁藥,政府還抓人。弄得掛名經理的有慶每天要嚇好幾跳,這時想退股也甩不掉了。現在走到最後一步,就是把大門一關,欠的房租水電罰款都不還了,一走了之。  「林有慶說董婆在爺爺死後幾天就上吊了。可是他跟王小紅正好不在,所以到底什麼時候死的沒人知道。」家寶開始來來回回講起車輪子話。其實這前一半家寶所知有限,她聽的有關林有慶來訪都是慎行告訴她的二手傳播。說不出新鮮的,她乾脆跳掉那一段,揀她知道的講,「反正董婆死了還不是最恐怖的事。最恐怖的我覺得是『燒二奶』。『燒二奶』你聽說過吧,就是燒一個紙做的──」  「你不要嚇人了好不好?」家愛打斷她,「到底怎麼回事嘛? 你跟老爸的秘密不會就是董婆上吊死了吧?」  送走謹洲遺體,董婆躺在床上氣若遊絲地對有慶說:「台灣老頭走了,我也不久囉。我剩的錢把你還帳怕還差一點,你住的房雖不值幾個錢,也是要搭進去的。你不要怕落到沒有地方住,記住我是你老娘,一把屎、一把尿養你大,做鬼都不會害你唦。只要記住我的話,你們就在這個房裡安生,別人不會來搶你的。」趁背著小紅,董婆又要有慶指天罰誓替她完成心願:「我養了你一世人,就要你替我做這一件事──」她死時會把謹洲的相片縫在衣袋裡一起燒化,然後無論用賴用強,她的骨灰要撒在謹洲夫婦墓旁。  「我的娘老子呀喂!不好嚇我個喏!你又莫得病,不會死的啦。骨灰政府不讓隨便拋的呀。」有慶語無倫次地哭訴,「講好的死了就兩邊莫得瓜葛的囉,李家知道了要扯皮的呀。我不曉得謹爹埋的地方呀!」有慶是個老實人,沒有門牌號碼教他一個城裡生城裡長的到哪去找一個藏在鄉下犄角旮旯的李氏墳山?  有慶那時候並不知道董婆已經存了死的心,看見老娘沉浸在喪偶的悲痛情緒中,除了陪同悲泣,也無法和她商量什麼事,連自己一家要離鄉逃債的計畫也都沒有深談。沒想到他和小紅出去躲了半年回來,母親已經燒成了灰,那還是鄰居報了公安處理的。鄰居討人情,繪聲繪影把看見的、沒看見的都詳細描述了,有慶聽說母親死狀種種,羞愧難當。找到慎行後未語先悲,又哭又跪,死乞白賴,說什麼也要求慎行幫忙他完成老娘的遺願。  「董婆上吊不是秘密,可是林有慶要把他媽媽的骨灰撒在爺爺奶奶墳上,不能讓李家親戚知道吧?如果我們老爸幫人家亂丟骨灰不犯法嗎?那也不能跟人家講啊!為什麼不是秘密?」家寶強辯道。  「好了,好了,」家愛告饒,「後來呢?老爸不會幫他這種忙吧?」  「老爸一跟我說林有慶要把他媽媽的骨灰撒在爺爺奶奶墳上,我就『喝一大挑』,馬上想到『燒二奶』,老爸居然說他也想到了,他說他要做這種事,奶奶會託夢來K他。」家寶言歸正傳繼續說故事:「可是那天林有慶死纏爛打,老爸被他纏得沒辦法,就說這個事只能去『博杯』問我們爺爺、奶奶;如果都得『勝杯』,就是爺爺、奶奶同意。」慎行無法推拖,只好諉之鬼神,說是要在父母墳前擲茭,都是勝卦就是謹洲和元配取得共識,可以推翻生前約定,接納董婆「入住」,否則免議。「第二天一大早,林有慶帶了一個包到賓館來堵老爸。老爸本來沒要帶他去,也不想告訴我,被我發現了『秘密』,只好跟我說了。林有慶就跟我們一起去了李村。」  兩父女本來就安排好車輛要回墳山檢查封墓的後續工程,這下無奈攜上有慶。幸好司機是親戚車行派來的生面孔,不認識有慶,少廢許多唇舌做解釋,否則事情在親族中傳開,一定引起麻煩。  「哇──」家愛把嘴都張大了,「你剛說什麼『燒二奶』,不會真的都得了勝杯吧?聽起來簡直是靈異事件!」  「這個喔?嗯,有點像靈異事件。嘖,很難說,有可能是老爸看林有慶可憐,誒,我後來也想過是不是老爸放水──」家寶沉吟起來。  「李家寶──」家愛氣得從床上坐起來,「你賣什麼關子!」  家寶沒賣關子,她一直也沒太弄懂後來到底算怎麼回事呢?  家族的墳山其實是大片耕地中壟起的一塊丘陵。車子只能開到村口土路盡頭,慎行支開主動來領路的熱情宗親,帶了女兒和有慶下車步行去到謹洲夫婦合葬的新墳考察封土後的水泥工程。墓地是謹洲自己生前就看好的,緊挨著謹洲因為出亡台灣未能盡孝送終的太老夫人,雖是雙人合穴,不是土葬墳並不大;墓碑自然是嶄新,聽說本地顏料掉色,描上的金漆紅漆都是特為從台灣帶過來的;除了正中間墓碑刻了顯考顯妣,兩旁各立一塊石碑一邊一行刻上了謹洲的遺墨:  仙謫瀛台越東海  夢斷蓬萊歸洞庭  這原是謹洲生前悼念亡妻的詩句,不過夫妻同命,盛年流落海島,都是有志難申,用做輓聯也一體適用;反正李氏這個詩禮之家到了新中國,也沒有後人寫字做詩了,還是晚一輩裡唯一讀過大學的慎行在老先生的字紙堆裡找了兩句堪用的充數。謹洲恐怕也沒想過從垂髫練起的書法八十年後在自己最後一站派上用場;三塊碑並立墳前一字排開,看起來很是莊嚴肅穆。(2)

  • 仿若「媽祖叫喚」 垃圾變黃金

    仿若「媽祖叫喚」 垃圾變黃金

     「細漢就知道有這些磚頭,從來不知道它們有一天會變成社區的寶貝!」福安宮副主委黃榮俊直言,磚頭看來沒啥特殊,若無專家鑑定背書,誰會多看他們一眼?新市鄉豐華社區遑論思及,社區營造的點起,從一塊磚頭開始。  樹谷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董雅坋是搶救大角磚的幕後推手之一。她說,尋找大角磚,一切皆屬因緣際會。由於基金會正好要執行社區營造計畫,湊巧,基金會考古中心技士劉鵠雄無意中發掘福安宮磚頭,彷若「媽祖叫喚」,冥冥中有注定。  加上她尋訪地方鄉親,發現豐華社區信仰中心福安宮,與民眾生活緊密連結,於是決定以老磚作為社造起點,也形塑為精神指標。  六月中旬,董雅坋發起「走尋媽祖婆的大腳磚」活動,目的就是希望透過這場尋磚之旅,凝聚鄉親情感,果然,一個月來,這批磚頭成了民眾生活討論的話題與重心。  「本來是垃圾,現在變成黃金」,劉鵠雄笑言,暫時放置在空地的大角磚,以前乏人問津,現在成天有民眾來看顧,就怕有宵小覬覦,磚頭在民眾的心中地位,由此可見一般。  董雅坋也解釋,活動取名大「腳」磚,乃是取自在媽祖婆腳下的磚頭之意,正確寫法仍是大角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