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董芝萍的搜尋結果,共01

  • 戰亂中尋找丈夫-董芝萍老奶奶的生命故事

    戰亂中尋找丈夫-董芝萍老奶奶的生命故事

    我本名董玉蘊,那是爸媽給的名字,生逢中日戰爭、國共內戰的動盪年代,人生最為青春的年華,都在戰火、逃難與尋親中度過,「董芝萍」是我20歲那年,自己取的名字,感嘆人生就有如水中的浮萍,細細的根永遠著不了地,只能隨波逐流… \n我的故事要從老家河南洛陽偃師縣董村說起,女師班畢業後沒幾年,中日戰爭的遍地烽火,故鄉河南在17歲那年就淪陷了,正巧看到一則政府的廣告,要在西安招收各地流亡學生,到大後方設立公費師資培育學校,當時覺得跟著政府可以躲避戰火,畢業後又可以當老師,當年對我們女孩子家而言,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沒想到這個決定也改變了我的一生。 \n【黃包車是最奢侈的結婚禮車】 \n從老家洛陽到西安短短不到70里路,但當時因為主要道路、鐵路都已被日本炸毀,我們十幾個同學走走停停,冒著生命危險幾天後到了西安才發現,學校早已招生完畢,撤到大後方了。交通中斷回不了家,只能在西安大光明醫院留了下來,幫忙打掃環境、掛號,醫院供吃、供住,但沒有薪水,那時能有個地方睡覺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人在困苦患難中,更需要精神的慰藉,我在這時候認識了耶穌基督以及當軍人的先生,他們讓我在生命最脆弱的時候,仍能看到希望,勇敢地活下去。 \n民國34年(1945年)1月我和認識了半年多的先生結婚,當天西安下著大雪,積雪深及腳踝,先生雇了一臺黃包車前來迎娶,這在當時已經算是最奢侈的禮車,沒想到積雪實在太厚,車伕拉到半路再也拉不動了,新娘也只好下車和新郎走到營區的禮堂,因為家人都不在身邊,先生的同事臨時客串主婚人、司儀、介紹人,也算是完成了終身大事。 \n第二年(1946年),大女兒出生,因為抗戰勝利,先生也辦理退伍,心想終於可以回鄉下過過太平日子了。沒想到此時國共內戰又起,他被徵召打仗,我只好抱著女兒先回娘家。一年半後,先生從前線捎來一封信,我當時想都沒想,一個20出頭的女孩子家,抱著女兒就衝到前線找爸爸,不料路上交通全都斷了,只好再回到娘家等消息。鄰居都勸我,年紀還輕、孩子還小,丈夫到前線打戰仗,說不定早沒了,趕快找個好人家嫁了,這些話聽在我的心裡真的是好痛!好痛!我們感情很好,我深信先生一定會平安回家,但此時共產黨的軍隊已經逼近娘家,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盡快得到他的訊息,一家可以團聚。 \n【我的體溫就是孩子活命的保溫箱】 \n不知道先生是生是死,每天都在惡夢中驚醒,就這樣又苦苦等了兩年,先生想盡辦法托人捎信給我,才得知他人在鄭州要我前往會合。夫妻倆兩多年後重逢,自然喜極而泣,訴說著對彼此的掛念與相思。這時,在我心中也默默許下一個心願,不管以後多危險,絕對不要再分離了,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就這樣我隨著他一路打仗到了南京。1949年,我懷了兒子,實在不方便再跟著部隊前進,先生把我送到了江蘇的婆家待產,當時江蘇已經淪陷,找不到助產士,更別說是醫院,婆婆拿著一把破剪刀就把臍帶剪了,用熱水洗一洗當作是消毒了。兒子早產,出生時連哭鬧都不會,當時哪有什麼保溫箱可以照顧早產兒?我只好把自己的體溫當作保溫箱,日以繼夜地抱了整整一個月,不敢輕易讓他離身,終於救回一條小生命。 \n兒子出生後,中國大陸整個淪陷了,輾轉得知先生跟著國軍撤到臺灣,當時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留在江蘇,但因為先生是國軍,肯定會被共產黨鬥死;二是逃到香港再轉往臺灣跟先生會合,但是路上如果偷渡被抓到,也是死路一條。最後,我選擇相信上帝,跟著十幾個人花了30元港幣,請人帶我們偷渡到香港,一路上晝伏夜出,翻山越嶺,專走偏僻的小徑,路上還遇上了強盜,所有盤纏都被洗劫一空。到了邊境,再搭小舢舨偷渡到香港,小小的舢舨最怕一個浪打來人就要葬身海底,那時天氣非常冷,我懷裡揣著孩子,海浪打濕了唯一的棉襖,刺骨的海風像是一根根的針,深深的扎到我身子骨裡去。 \n【家人團聚是上天最大的恩賜】 \n好不容易到了香港,但我一心掛念的還是在臺灣的先生,與他取得聯繫後,順利申請到入臺許可,搭上前往臺灣的船隻,準備到基隆港與先生團聚。三天三夜的航程,船上沒有一刻是平穩的,我一路從香港吐到基隆,連膽汁都吐了出來,更別說是吃東西了。大人還能忍,可苦了還在襁褓中的孩子,肚子餓到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不斷地用頭頂著我,但身為媽媽的我,連拍拍他、安撫他的力氣都沒有了。 \n到了臺灣,與先生相聚,我的人生總算是安定了下來,在一家紡織工廠當女工直到退休,負責維護、清洗機器零件,洗到雙手都起水泡長繭,卻一點都不以為苦,因為只要全家人能在一起,不用再擔心害怕、流離失所,就是上帝最大的恩賜。「愛的真諦」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這幾句話支持我走過人生的幽谷,也讓我更珍惜現在的一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