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蒙古人的搜尋結果,共251

  • 行走兩蒙之間的歷史隨想

    行走兩蒙之間的歷史隨想

     筆者有兩次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的參訪經驗,亦有多次自行前往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的自助旅行體驗。嚴格來說,飛機下了烏蘭巴托的機場,入境蒙古國的感受和一般中亞國家相同,蒙古國人普遍體型壯碩、行事剽悍、表情剛毅,服飾上保持傳統穿著。

  • 台灣人看大陸》行走兩蒙之間的歷史隨想

    台灣人看大陸》行走兩蒙之間的歷史隨想

    筆者有兩次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的參訪經驗,亦有多次自行前往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的自助旅行體驗。嚴格來說,飛機下了烏蘭巴托的機場,入境蒙古國的感受和一般中亞國家相同,蒙古國人普遍體型壯碩、行事剽悍、表情剛毅,服飾上保持傳統穿著。

  • 世上最難入侵的2大國 1國無人打贏1國沒人敢打

    世上最難入侵的2大國 1國無人打贏1國沒人敢打

    世界上自古以來一直都存在戰爭,但由於世界歷經兩次大戰後,反戰意識升高,各國都以和平發展為主要己任。不過,假如世界上再度發生戰爭,著名軍事網站直言,美國和蒙古是世界上兩個最難入侵的國家,一個是打不贏,一個則是沒人敢打。

  •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三)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三)

     博州蒙醫院的達爾加甫主任,和通遼蒙醫院的賀副院長是大學同學,一在東,一在西,畢業後三十年沒見,此次見到,分外高興。達主任帶我們遊賽里木湖,高冷的湖水清澈見底,湖畔草原百花齊放,有草藥近千種。我們坐在湖邊野餐,就著藍天白雲吃西瓜配饢,空氣沁人心脾,景色心曠神怡。

  •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三)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三)

    博州蒙醫院的達爾加甫主任,和通遼蒙醫院的賀副院長是大學同學,一在東,一在西,畢業後三十年沒見,此次見到,分外高興。達主任帶我們遊賽里木湖,高冷的湖水清澈見底,湖畔草原百花齊放,有草藥近千種。我們坐在湖邊野餐,就著藍天白雲吃西瓜配饢,空氣沁人心脾,景色心曠神怡。

  •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相較於中原的華夏,在中國東北最早出現的民族為肅慎(舜時即有記載,又稱靺鞨,曾建渤海國)與東胡。漢初,匈奴滅東胡,餘眾分為烏桓與鮮卑。烏桓三國時被滅,剩下鮮卑獨秀漠南,漠北則漸為東胡另一支柔然所據。唐末,鮮卑後裔契丹興,建遼。五代時肅慎後裔女真建大金,滅遼。明末女真又號滿州,建清朝,統一全國。於是東胡、肅慎最後在滿族名下,合而為一。

  •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二)

    相較於中原的華夏,在中國東北最早出現的民族為肅慎(舜時即有記載,又稱靺鞨,曾建渤海國)與東胡。漢初,匈奴滅東胡,餘眾分為烏桓與鮮卑。烏桓三國時被滅,剩下鮮卑獨秀漠南,漠北則漸為東胡另一支柔然所據。唐末,鮮卑後裔契丹興,建遼。五代時肅慎後裔女真建大金,滅遼。明末女真又號滿州,建清朝,統一全國。於是東胡、肅慎最後在滿族名下,合而為一。

  •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一)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一)

     2020年9月初,在媒體上看見我所熟悉的內蒙古通遼蒙族人民,強烈抗議該地學校強化漢語教學(蒙語教學並未中止),又看見《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位在紐約所謂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主任說︰「我們的生活方式已經被摧毀……剩下的只有蒙語了……這就是為什麼蒙族人站出來抗議的原因。」我立刻直覺這其中絕不單純,必有某國情治單位攪和其中,這自稱「南蒙古」的組織,必是某情治機構金援成立,以掀起「獨立意識」為職志的組織。真正的蒙古人從不自稱「南蒙古」,這不是蒙族的視點,只有外人才會稱「南蒙古」、「北蒙古」,並以南北合一、蒙古獨立誆騙蒙族。

  •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一)

    兩岸一家人》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一)

    2020年9月初,在媒體上看見我所熟悉的內蒙古通遼蒙族人民,強烈抗議該地學校強化漢語教學(蒙語教學並未中止),又看見《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位在紐約所謂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主任說︰「我們的生活方式已經被摧毀……剩下的只有蒙語了……這就是為什麼蒙族人站出來抗議的原因。」我立刻直覺這其中絕不單純,必有某國情治單位攪和其中,這自稱「南蒙古」的組織,必是某情治機構金援成立,以掀起「獨立意識」為職志的組織。真正的蒙古人從不自稱「南蒙古」,這不是蒙族的視點,只有外人才會稱「南蒙古」、「北蒙古」,並以南北合一、蒙古獨立誆騙蒙族。

  • 員榮醫院5G眼鏡 彰化視訊蒙古看診

    員榮醫院5G眼鏡 彰化視訊蒙古看診

     5G時代來臨,帶動各項產業創新應用服務,全國第1家將5G智慧眼鏡引進醫療的彰化員榮醫療體系,讓居家護理師配戴智慧眼睛,醫生就能在院內視訊遠距看診,這項服務也拓展到2800公里外的蒙古,員榮醫院院長張克士表示,受疫情影響,每年到蒙古的義診受阻,改由視訊看診,讓醫療無遠弗屆。

  • 朱建銘:蒙古的圓夢之旅

    朱建銘:蒙古的圓夢之旅

    那天,我在網路上看到一段二○一八年英國廣播公司(BBC)製作的影片,報導一位英國人Timothy參與蒙古游牧民族的春季遷徙過程。那個時節的氣溫經常在攝氏零下三十度以下,游牧民族在如此嚴酷的環境下,攜家帶眷包括他們飼養的牲口及全部家當舉家移動,BBC全程記錄。看完這段影片,讓我感動又心動,希望有機會也能體驗這樣的過程,因此立刻用這位英國人的名字做為關鍵字上網搜尋,找到他的網站後Email給他,希望他能夠指引我如何前往。然而連續發了幾封Email都沒得到回應。隨後,我在網路上用相關的關鍵字搜尋,找到一位攝影家的工作室,他是基於興趣想邀集同好前往,不過整體後勤支援的作業還不夠成熟,二○一九年只邀約五個人,他要我等明年再看看。但是我不死心,繼續在網路上搜尋,就在幾乎要放棄的同時,居然搜尋到一個網站,這是一家位在蒙古西部的小旅行社,因地利之便可以安排與蒙古的游牧民族家庭一同春季遷徙,也可安排和馴鷹獵人一同前往山上打獵、參加當地的金鷹節慶。皇天不負苦心人,真的讓我如願成行。

  • 禍不單行! 蒙古發現20名疑似鼠疫個案 

    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造成慘重損失。蒙古衛生部14日舉行記者會,人獸共通疾病研究中心主任朝格巴德拉赫表示,截至當日,全國發現20件疑似鼠疫個案,其中5人為確診個案,包括科布省增加3例,戈壁阿爾泰、扎布汗省各1例,另有3人死亡。

  • 在餐桌上環遊世界 新住民分享異國飲食結交朋友

    在餐桌上環遊世界 新住民分享異國飲食結交朋友

    高雄市新住民人口將近6萬餘人,不少嫁入台灣超過10年的新住民,仍與社會格格不入,社會局為了協助這些新住民,透過餐桌料理文化讓台灣民眾擁抱新朋友,學習互相尊重與看見彼此不同的文化特色。

  • 爽花美國人200萬!川普兒極樂遊蒙古 獵殺瀕危巨大羊

    爽花美國人200萬!川普兒極樂遊蒙古 獵殺瀕危巨大羊

    華府監督組織日前取得美國特勤局資料,指出去年8月川普大兒子小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Jr.)暢遊蒙古所需的維安費用,超過7.5萬美元(約新台幣222萬元),這些費用全由美國納稅人埋單,而此行的目的竟是獵捕瀕臨絕種、世界上體型最大的盤羊。 \n \n綜合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華府公民道德責任組織(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 in Washington,CREW)8日公布向美國特勤局取得的資料,指出去年8月,小唐納.川普和兒子遠赴蒙古旅遊8日,行程所出動的特勤局維安費用高達7萬6,859.36美元。 \n \n小唐納.川普此行除了遊歷蒙古,行程中最大亮點就是罕見獲得當地許可,獵殺已經瀕臨滅絕(near-threatened)、擁有兩隻大角、號稱體型全球最大的「盤羊」(Argali)。小唐納.川普當時還在個人Instagram帳號上分享多張蒙古曠野照,頌讚蒙古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原始之地」。 \n \n除了打獵,小唐納.川普還被爆私下會晤蒙古總統巴特圖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 \n \n報導指出,美國特勤局今年3月告訴CREW,小唐納.川普此行約只花費特勤局1.7萬美元,不過後來又上修金額為7.6萬美元,整整多出6萬美元。根據明細,這筆費用被用來支付露營服務費、小唐納.川普的維安費、特勤局人員入住香格里拉酒店(Shangri-La Hotel)的住宿費,以及包括手機、汽車等其他額外支出。 \n \n小唐納.川普的發言人強調,這是小唐納的私人行程,早在川普2016年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前就下訂此次旅遊行程,除了支付給特勤局的7.6萬美元,行程其他花費都是他個人支出。 \n \n報導指出,美國及蒙古兩方的官員都陪同出席小唐納.川普的「打獵趴」,其中也動用到使館的武官。 \n \nCNN報導,作為總統兒子,小唐納.川普有權利要求美國特勤局提供保護,但並非強制,不過維安費用必須由納稅人支付。《每日郵報》報導,2017年9月,小唐納.川普曾希望取消特勤局的保護,但是後來他的兒子生命受到威脅,因此直至今日,特勤局仍持續負責他的維安。 \n \n \n \n \n \n

  • 俄人不損一兵一卒肆其鯨吞

    俄人不損一兵一卒肆其鯨吞

     同治帝載淳卒,光緒載湉立,而年甫四歲,入承大統,仍為皇太后聽政。凡海陸防務,及練兵購械諸端,仍一委李鴻章。鴻章亦傾心考求西法,日事仿傚,如派遣武弁往德國學習水陸軍械技藝,購買新式槍砲,各營學習洋操等。奏辦上海織布局,既開平煤礦;修築沿海要隘,如旅順、威海等處砲壘,創設天津學堂,既武備學堂,其於購買鐵甲兵船,建立北洋海軍,尤其竭全力以赴。 \n 自璦琿條約舉黑龍江以北大興安嶺以南之廣大區域割讓俄人之後,不三年,復依此約舉烏蘇里河以東九十萬三千方里之地,全部割隸於俄,計清室割讓者,東西廣及二十餘經度,南北長及於十餘緯度。 \n 鴉片戰爭後未見變革 \n 俄人不損一兵一卒,欺滿人之懦弱,肆其鯨吞;再以中俄天津條約之援最惠國條款,悉得享受英法天津條約中所獲之多項權利,更無論矣。但是俄人之野心與兇狠,猶不止此。自道、咸以來,一向屬於中國之蔥嶺以西中亞細亞各回部,若浩罕、布魯特、哈薩克、布哈爾諸邦,俄人既先後以兵力吞噬,置諸行省。同治中,新疆回亂起,俄人又乘機入據伊犁。光緒初,回亂平息,俄人不欲還我侵地,交涉再四,至光緒7年(1881年),訂還付伊犁條約,除許俄人在蒙古、新疆商務利益外,復償俄盧布九百萬。並割地予俄。而其所返還者,僅伊犁及其南部地,而霍而果斯西三萬二千方里之地,則俄人已攫奪以去,隸於七河省矣。 \n 清代中葉以後之外患如此。自鴉片戰爭後,朝野上下,一切如故,最初並未因外患而有所變革。其有所變革者,當自咸豐10年(1860年),英法聯軍入北京,帝避退熱河後始。有滿人工部侍郎文祥偕恭親王弈訢等通籌洋務全局,奏擬善後章程六條:一、京師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二、分設南北口岸大臣;三、新立稅關,派員專理:四、各省辦理外國事件,將軍督撫互相知照;五、廣東、上海各擇通外國語言文字者二人來京,仿俄羅司館教習例,選八旗子弟,年十三四以下者學習;六、各海口內外商情,並外國新聞紙,按月咨報各國事務衙門等。清廷允許。遂即設置並派大臣擔任。同治元年(1862年),京師復設同文館。蘇督李鴻章亦在上海設立廣方言館,並召集士子學習泰西語文及學術,而雇西人教習。時曾國藩總制兩江,因廷臣有採買外洋船砲之議,謂不如購其機器,自行製造,經費較省,新舊懸殊;3年(1864年),遂遣粵人容閎出洋採辦機器。是年,洪楊之亂亦平,國藩益致思於洋務,以力求自強為己任,競競於綢繆未雨之計。4年(1865年),國藩首設江南製造總局於上海。5年(1866年),清廷又以閩浙總督左宗棠之請,在閩建船政局,試造輪船,容閎所購機器百數十種,於是年至滬,即併入製造總局。南京天津亦先後設立機器局。以國藩、鴻章議,遣幼童出洋留學赴美。11年(1872年),設招商局,購置輪船。國藩卒,遂多由鴻章負責籌辦此後洋務,而至13年(1874年),日本興師犯臺灣番社,海防之議起,清廷議興海軍,籌設沿海防務。 \n 殲我海軍於馬江 \n 不久,同治帝載淳卒,光緒載湉立,而年甫四歲,入承大統,仍為皇太后聽政。凡海陸防務,及練兵購械諸端,仍一委李鴻章。鴻章亦傾心考求西法,日事仿傚,如派遣武弁往德國學習水陸軍械技藝,購買新式槍砲,各營學習洋操等。奏辦上海織布局,既開平煤礦;修築沿海要隘,如旅順、威海等處砲壘,創設天津學堂,既武備學堂,其於購買鐵甲兵船,建立北洋海軍,尤其竭全力以赴。其餘疆臣,如沈葆楨、丁寶楨、左宗棠、劉坤一、張之洞等,亦多喜談洋務,言富強。 \n 然而外患相繼不絕,朝野仍然無術相抗。光緒5年(1879年),日本入侵琉球,夷為沖繩縣,俘虜其王及世子而去;我五百餘年之藩屬,終於坐視為倭人所滅而不能救。其時左宗棠收復新疆,清廷以俄人久據伊犁不歸,命侍郎崇厚赴俄國交涉,但是訂喪權辱國條約以歸,朝野大譁。翌年(1880年)再命出使大臣曾紀澤赴俄力爭,求返伊犁。明年(1881年),訂還付伊犁條約,除許俄人在蒙古、新疆商務利益外,復償俄盧布九百萬,並割地如前述。左宗棠雖然以西征全勝之兵威,清廷則不敢命移師前往以奪回失地。 \n 9年(1883年),法國侵我越南,清廷命李鴻章與法交涉,初議分界保護。10年(1884年)清之滇桂軍援越南者,但為法人所敗,鴻章與法人再訂和議,委屈求全,認越南全歸法保護。但法人復借故廢約,分途進犯臺灣、福建。陷臺北、基隆,燬福州船廠,殲我海軍於馬江。11年(1885年),復由越南攻我廣西鎮南關,提督馮子材率軍力戰。戰敗法軍並乘勝光復諒山,然而清廷仍依鴻章以定和議;雖關外大捷而越南之自秦世已隸中國者,終於拱手讓諸法人,一任宰割。英國亦乘機取我緬甸,作為印度之屬地。(待續)

  • 俄人不損一兵一卒肆其鯨吞──海外撐革命(五)

    俄人不損一兵一卒肆其鯨吞──海外撐革命(五)

    自璦琿條約舉黑龍江以北大興安嶺以南之廣大區域割讓俄人之後,不三年,復依此約舉烏蘇里河以東九十萬三千方里之地,全部割隸於俄,計清室割讓者,東西廣及二十餘經度,南北長及於十餘緯度。 \n \n鴉片戰爭後未見變革 \n \n俄人不損一兵一卒,欺滿人之懦弱,肆其鯨吞;再以中俄天津條約之援最惠國條款,悉得享受英法天津條約中所獲之多項權利,更無論矣。但是俄人之野心與兇狠,猶不止此。自道、咸以來,一向屬於中國之蔥嶺以西中亞細亞各回部,若浩罕、布魯特、哈薩克、布哈爾諸邦,俄人既先後以兵力吞噬,置諸行省。同治中,新疆回亂起,俄人又乘機入據伊犁。光緒初,回亂平息,俄人不欲還我侵地,交涉再四,至光緒7年(1881年),訂還付伊犁條約,除許俄人在蒙古、新疆商務利益外,復償俄盧布九百萬。並割地予俄。而其所返還者,僅伊犁及其南部地,而霍而果斯西三萬二千方里之地,則俄人已攫奪以去,隸於七河省矣。 \n清代中葉以後之外患如此。自鴉片戰爭後,朝野上下,一切如故,最初並未因外患而有所變革。其有所變革者,當自咸豐10年(1860年),英法聯軍入北京,帝避退熱河後始。有滿人工部侍郎文祥偕恭親王弈訢等通籌洋務全局,奏擬善後章程六條:一、京師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二、分設南北口岸大臣;三、新立稅關,派員專理:四、各省辦理外國事件,將軍督撫互相知照;五、廣東、上海各擇通外國語言文字者二人來京,仿俄羅司館教習例,選八旗子弟,年十三四以下者學習;六、各海口內外商情,並外國新聞紙,按月咨報各國事務衙門等。清廷允許。遂即設置並派大臣擔任。同治元年(1862年),京師復設同文館。蘇督李鴻章亦在上海設立廣方言館,並召集士子學習泰西語文及學術,而雇西人教習。時曾國藩總制兩江,因廷臣有採買外洋船砲之議,謂不如購其機器,自行製造,經費較省,新舊懸殊;3年(1864年),遂遣粵人容閎出洋採辦機器。是年,洪楊之亂亦平,國藩益致思於洋務,以力求自強為己任,競競於綢繆未雨之計。4年(1865年),國藩首設江南製造總局於上海。5年(1866年),清廷又以閩浙總督左宗棠之請,在閩建船政局,試造輪船,容閎所購機器百數十種,於是年至滬,即併入製造總局。南京天津亦先後設立機器局。以國藩、鴻章議,遣幼童出洋留學赴美。11年(1872年),設招商局,購置輪船。國藩卒,遂多由鴻章負責籌辦此後洋務,而至13年(1874年),日本興師犯臺灣番社,海防之議起,清廷議興海軍,籌設沿海防務。 \n \n殲我海軍於馬江 \n \n不久,同治帝載淳卒,光緒載湉立,而年甫四歲,入承大統,仍為皇太后聽政。凡海陸防務,及練兵購械諸端,仍一委李鴻章。鴻章亦傾心考求西法,日事仿傚,如派遣武弁往德國學習水陸軍械技藝,購買新式槍砲,各營學習洋操等。奏辦上海織布局,既開平煤礦;修築沿海要隘,如旅順、威海等處砲壘,創設天津學堂,既武備學堂,其於購買鐵甲兵船,建立北洋海軍,尤其竭全力以赴。其餘疆臣,如沈葆楨、丁寶楨、左宗棠、劉坤一、張之洞等,亦多喜談洋務,言富強。 \n然而外患相繼不絕,朝野仍然無術相抗。光緒5年(1879年),日本入侵琉球,夷為沖繩縣,俘虜其王及世子而去;我五百餘年之藩屬,終於坐視為倭人所滅而不能救。其時左宗棠收復新疆,清廷以俄人久據伊犁不歸,命侍郎崇厚赴俄國交涉,但是訂喪權辱國條約以歸,朝野大譁。翌年(1880年)再命出使大臣曾紀澤赴俄力爭,求返伊犁。明年(1881年),訂還付伊犁條約,除許俄人在蒙古、新疆商務利益外,復償俄盧布九百萬,並割地如前述。左宗棠雖然以西征全勝之兵威,清廷則不敢命移師前往以奪回失地。 \n9年(1883年),法國侵我越南,清廷命李鴻章與法交涉,初議分界保護。10年(1884年)清之滇桂軍援越南者,但為法人所敗,鴻章與法人再訂和議,委屈求全,認越南全歸法保護。但法人復借故廢約,分途進犯臺灣、福建。陷臺北、基隆,燬福州船廠,殲我海軍於馬江。11年(1885年),復由越南攻我廣西鎮南關,提督馮子材率軍力戰。戰敗法軍並乘勝光復諒山,然而清廷仍依鴻章以定和議;雖關外大捷而越南之自秦世已隸中國者,終於拱手讓諸法人,一任宰割。英國亦乘機取我緬甸,作為印度之屬地。(待續) \n

  • 蒙古最兇猛皇后 31歲搶7歲男童為夫

    蒙古最兇猛皇后 31歲搶7歲男童為夫

    成吉思汗開創第一個橫跨太平洋至地中海的全球性帝國,他的後世繼承其理念,透過貿易自由、減免稅賦、宗教共存、法治政府,改寫全球秩序,影響了近代世界的形成。人類學家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將成吉思汗歷史,分為3部《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的女兒們》及《征服者與眾神》撰寫,挖掘中國朝廷的外交報告、寫給梵蒂岡的信件、穆斯林史、亞美尼亞王室編年史、馬可‧波羅等商人的回憶錄,及道教與儒家寺廟的碑文,拼湊出蒙古皇后們的故事。 \n【精彩書摘】 \n綜觀歷史,乾草原部落頻頻受到來自中國和突厥的人口、軍事壓力,但數千年來,往西的道路始終如放氣閥般暢通無阻。斯拉夫人從未能關上閥門,未能擋住逼向歐洲的亞洲部落。然而,十五世紀時,伊凡三世(Ivan III)首度成功關上那道閥門,甚至反向施壓,把部分蒙古人趕回去,趕往他們的故土。一四七○年滿都海冊立達延汗時,蒙古實質上已被封死。北邊是西伯利亞北極圈,他們無法朝那方向移動,而中國的明帝國、中亞諸穆斯林王國、西邊的斯拉夫俄羅斯人,則緊緊封住蒙古高原每一面的出路。 \n滿都海的第一勝未費一兵一卒即拿下,那可能也是最具戰略價值的一勝:她成功避免某求婚未遂者成為她的敵人,合撒兒的後代暨她前夫滿都魯的麾下大將烏訥博羅特仍效忠於她。她拒絕他的求婚,但他肯定她堅持的合法性:全體蒙古人應團結於這男孩可汗身後。 \n烏訥博羅特繼續效忠滿都海,進而效忠成吉思汗那位後代,一旦那體弱多病的男孩有什麼不測,就輪到他來繼承大汗之位並娶滿都海為妻。達延汗幼時受虐,前來滿都海營帳時又因跌落溪中而受傷,考慮到他身體狀況不佳,英年早逝想必是大有可能。 \n滿都海已申明這男孩登上大汗之位合乎法統,但基於同樣的道理和對成吉思汗法令的恪守,一旦這男孩亡故,她非得接受烏訥博羅特繼位不可。只要這男孩不在世,那些當初支持他的論點,都將轉而支持烏訥博羅特。藉由繼續效忠滿都海和這男孩,烏訥博羅特為未來的合法繼位鋪下了坦途。 \n同樣的,萬一滿都海死於戰場或失去輔政能力,烏訥博羅特將接任攝政,輔佐這男孩處理國政。藉由繼續效忠滿都海和達延汗,烏訥博羅特將在權力核心站穩腳步,倘若皇后或大汗有什麼不測,他就可以接掌大權。他不需要糾集兵馬襲擊大汗營帳;屆時,他和他的戰士們已就定位。 \n滿都海的權力基礎在中蒙古乾草原,那裡水源充足,有利牲畜生存,且易於橫越。烏訥博羅特的效忠,讓她可以不用擔心緊鄰的東部地區,因為那是他的控制區。北方的西伯利亞部落,對乾草原人民的威脅向來不大。西方諸部落最不支持她,但最令她憂懼的敵人在南方,在戈壁的另一頭,即東南方的明朝和西南方的軍閥。 \n滿都海決定在搬師南下之前,先鞏固她的西翼,掃平國內敵人。鞏固統治、掌控整個蒙古高原後,她或許可考慮離開蒙古征服南方的敵人,但絕不可能在後方可能出現反抗或暴亂的情況下出征。 \n準備打第一場大戰時,滿都海派了一隊載有裝備和食物等必需品的牛車先行出發,並派了步兵護送。她和主力部隊稍後才會出發,而且會超越那批步兵和輜重車隊。軍隊的組織清楚展現滿都海對出征的用心,在預先籌謀和實際執行方面,過去兩百年的乾草原諸戰,都無法與滿都海這次出征比擬。她揮別乾草原領袖慣用的組織方式,改用輜重車隊和步兵、騎兵;她的軍隊不同於一般游牧民族的軍隊,而比較像是定居國家的軍隊。 \n三天後,這位年輕皇后已整裝待發。史書一致記載她刻意固定頭髮,以便佩戴箭囊。當時已婚貴族婦女的髮式,不適於上戰場廝殺和其他需要用到手的活動。因此,她卸下平時的頭飾,改戴作戰用的頭盔。 \n拿下名叫罟罟冠(孛黑塔)的皇后頭飾,幾乎等同拿掉區隔男女的唯一服飾。罟罟冠是歷史上最華麗賣弄的頭飾之一,但自蒙古帝國創立起,它一直受到蒙古貴族婦女的珍愛。用柳枝結成的頭冠,表面覆蓋綠毛氈,呈狹長柱狀聳立三到四呎高,頭冠由圓底往上逐漸轉為方形。冠頂綴有多種裝飾性物件,例如孔雀羽毛或綠頭鴨羽毛,這些飾物固定在冠上,既能保持直立,又能在女人頭頂處飄動。地位愈高,罟罟冠愈精緻華麗;滿都海身為蒙古皇后,其罟罟冠應該是極盡精緻之能事。 \n她必須將頭髮紮成一個髮結,藏在兜帽裡,好讓罟罟冠保持平衡。許多外地人覺得罟罟冠很奇怪,但蒙古帝國極欣賞這種頭冠所展現的威儀,因此中世紀時遠至歐洲的婦女都起而效尤,戴起仿罟罟冠的安南冠(hennin)。安南冠是錐狀的大型頭飾,戴在頭上時,頭冠本身往腦後傾斜,與直直聳立在頭頂的蒙古罟罟冠不同。歐洲貴族婦女不易取得孔雀羽毛,因此普遍用類似薄紗的飾帶取代之,飾帶同樣繫於冠頂,隨風飄動。 \n誠如許多尚武文化所示,弓箭除了是重要的作戰武器,還是重要的政治、軍事象徵。對蒙古人來說,氈帳裡掛著弓箭象徵和平,將弓箭取下則表示即將開戰。就連達延汗這樣年幼的孩童都能輕易取下箭和箭囊,將它們佩戴在身上,象徵性的率領軍隊。史書強調此一象徵性動作是由滿都海執行,從而說明統兵出征者是她。《黃金史綱》描述道,「賢者滿都海皇后,一如過去的大汗,領兵出征。」 \n然而,她沒有讓那男孩留在後方。他是大汗,無論身體狀況能不能隨軍出征,他都得跟著去。據《黃金史綱》所述,她把年幼的可汗放進「箱子,開拔」。其他史料描寫那容器為綁在馬上的皮箱、木簍或木箱。 \n蒙古人拔營遷徙時,父母常將年幼的孩童放進頂部鏤空的特製箱子裡,然後把箱子綁在駱駝雙峰的一側。如此安置小孩,既安穩又便於運送,而且一點也不礙事。遷徙時,經常可看到他們在駱駝上一路顛簸,把頭探出箱子。 \n但七歲的達延汗應該已有一定程度的騎馬本事。小孩三、四歲時開始騎馬;五歲時,許多小孩,包括男孩和女孩,已能參加全程超過二十四公里的累人馬賽。特別是這男孩已登上蒙古世界的最高位,不自己騎馬似乎很奇怪。此外,史書提到他乘坐的箱子綁在馬上,而非駱駝上;馬一般不當馱獸使用,選擇用馬表示情況很不尋常。 \n年幼的可汗可能尚未擺脫早年留下的病痛,或許他沒辦法騎馬。他曾意外墜馬幾次,因此滿都海似乎不願讓他隨軍出征時有機會再次受傷。她代表他統兵出征,因此他的在場與否,攸關這次出征的正當性和成敗。幾代以來,大汗鮮少冒險御駕親征,但滿都海想讓眾人了解,他或許是個不良於行的小男孩,但始終是蒙古人的可汗,而且將與她一起上戰場。她的領導和他的勇敢,激勵了其他人追隨她的腳步。 \n滿都海的遠征引發數次中等規模的交戰,但真正的大規模對戰不多。在西蒙古,她沒有遇到太頑強的抵抗。她與真可汗、成吉思汗的後裔同行,即便是太師最死忠的支持者,都知道大汗的位階高於太師,而他們的終極效忠對象絕對非大汗莫屬。有些斡亦剌人從一開始就站在滿都海這邊,其他斡亦剌人最後也倒向她。 \n有次刀光劍影之際,滿都海的頭盔滑落。那是她第一次的軍事行動,可能還不習慣作戰。頭盔通常是為男人打造的,她的頭盔可能相對過大,所以才會鬆動。這個尺寸不合的頭盔,掛在她脖子上不久後就掉了下來。 \n在戰士眼中,除了失去馬匹,沒有比失去頭盔更危險的事了,對一個指揮官來說更是如此。沒了頭盔,她的頭顱頓失保護,立即成為斡亦剌人的目標,他們試圖以箭射她或用劍砍她。不過,倘若她或她的部屬下馬撿拾頭盔,情況只會更危險,下馬者可能遭敵人或自己部隊的亂蹄踩死。 \n有位斡亦剌戰士最先注意到她掉了頭盔,於是大喊「皇后沒戴頭盔」。經過他這麼一喊,似乎肯定會引來敵人的群起攻擊,像狼群撲向受傷的鹿一般;但那位斡亦剌戰士並未趁人之危,反倒叫人「遞上另一頂」。眼看似乎沒人有多餘的頭盔可給她,他於是在電光石火中脫下自己的頭盔遞給她。史書沒有記載這位很可能救了滿都海一命的斡亦剌戰士的姓名,只記下了他的民族出身。也許有一隊斡亦剌戰士與她並肩作戰,又或者那人是具有俠義精神的敵營戰士。不管他是否已加入滿都海陣營,還是在這場戰事中與她為敵,這件事說明了她在斡亦剌部備受尊敬的程度。 \n滿都海巧妙利用頭盔掉落的意外,把危機化為轉機。蒙古人視天為地的帽子,因此認為一個人的盔甲或帽子,與他的靈魂和上天的保護有密切關係。蒙古人有時會刻意丟掉帽子,就是想要藉此改變命運,爭取新命運。滿都海知道她的手下看到指揮官掉了頭盔,可能會嚇得逃離戰場,因此她加倍勇猛地往前衝,讓他們知道更換頭飾代表她將勝券在握。根據《黃金史綱》的描述,敵人像漫天灰塵般地湧向她,但她亦撲向他們,「把他們全撂倒,殺光。」她抓獲的俘虜不計其數,並且剷除了不忠於她和達延汗的敵軍領袖。 \n戰勝者常對戰敗者施加某些流於瑣碎、但具象徵意義的律法,以彰顯其勝利。《斡亦剌黃史》(Shira Tughuji)列出戰勝後滿都海所頒布的幾個這類懲罰性法令。她規定斡亦剌人頭盔的纓不得超過兩指長,而且他們不得稱自己土地上的氈帳為殿宇(ordon);此外,當大汗出現在面前時,他們必須跪坐以示尊敬。 \n這部史書還提到一道法令:斡亦剌人從此吃肉不得用刀,得用嘴撕咬之。這法令大概是憑空虛構而成的,但滿都海有可能確實沒收他們的刀以策安全,從而使他們吃肉時無刀可用,直到後來重新獲准擁有刀器,一切才恢復原狀。 \n滿都海結束了蒙古人的分裂局面,控制了具有戰略價值的札布汗地區。這是她將西蒙古納入掌控的先決條件。如果沒有拿下札布汗地區,她很可能會遭遇造反部落、外族軍閥的威脅,乃至有錢商人對其部眾的誘拐。先是有烏訥博羅特獻上東蒙古的控制權,而現在她又控制了西蒙古。 \n除了拿下戰略要地,西征斡亦剌的行動也大大有利於政治宣傳,證明滿都海確實得到第一皇后靈廟與長生天的支持。滿都海讓外界知道,她已徹底掌控她的國家。可汗或許是坐在箱子裡的小男孩,但她的實力和決心激發了信心。這一百多年來,蒙古首次出現一個統一且強大的中央政府。從近一百年前的一三九九年起,即額勒伯克汗與兔子那招來厄運的相遇之後,滿都海是第一個成功將東、西蒙古統一於孛兒只斤氏之下的人。 \n(本文摘自《成吉思汗的女兒們》/時報出版提供)

  • 為何蒙古大軍征戰要帶母馬隨行?

    為何蒙古大軍征戰要帶母馬隨行?

    蒙古帝國由成吉思汗在1206年在斡難河邊建立,他和後代子嗣在往後的100多年間在歐亞大陸和北非各地四處征戰,將領土幅度擴張至橫跨歐亞兩洲,是歷史上鄰接版圖最遼闊的國家。據說當時蒙古大軍出征的時候都會帶一批母馬隨行,究竟母馬在蒙古騎兵當中有什麼樣的作用呢? \n蒙古人在武力興盛的時期曾經發動3次西征和各處大大小小的征戰,在1256年到1309年間最大疆域曾到達2400萬平方公里,東至太平洋,北達北冰洋,西達黑海沿岸甚至匈牙利,南至南海,可以說是舉世無雙的創舉。而蒙古騎兵在征戰四方的時候都會攜帶一個祕密武器,那就是「母馬」,因為馬群也有自己的社會結構,母馬是維持穩定的關鍵。據了解,馬群中有少量的種馬,相當於皇帝的存在,數量較多的母馬則類似種馬的後宮,也是種馬的侍衛,而占馬群大多數的戰馬,戰鬥力雖強,卻沒有領導力和生育力,在馬社會中居於最底層,在這樣金字塔型的社會結構中,母馬的位置對維持整個馬系社會來說非常重要。 \n再來就是因為打仗的時候,最重要也最容易短缺的就是士兵們的糧食,成吉思汗曾經說過:「蒙古戰士有兩種食物,一種是紅食,一種是白食」。紅食指的是肉,白食指的是奶,而常年生產馬奶的母馬恰好可以提供這兩種食物,對驍勇的蒙古戰士來說,是高品質又營養的食物來源。

  • 古代乾糧吃2口1天不餓 現代買得到

    古代乾糧吃2口1天不餓 現代買得到

    古代帝王或貴族爭權奪利,因此常常發起戰爭,士兵們總要吃飽才能打仗,但兵荒馬亂下要好好吃一頓飯非易事,所以產生各種特殊乾糧;據悉,當時大殺四方的蒙古軍,有一款超強「壓縮餅乾」,吃2口一天就不會感到肌餓,而且現代社會居然買得到! \n在當時生產力趕不上戰爭發起速度的年代,打仗時士兵的糧食往往是一大問題,尤其雙方交戰哪邊先沒糧食,幾乎就大勢已定;但歷史上蒙古人兇悍又強壯,還沒開打站出去就先贏一半,此外他們又特製一種乾糧「蒙古牛肉乾」,士兵吃2、3口就能撐一天,不會有飢餓感,被讚「古代版營養餅乾」。 \n據史料記載,13至14世紀蒙古人征戰歐亞大陸,士兵數量不超過40萬人,卻能消滅數十個國家,幾乎搶下四分之三的歐亞大陸;大多數人認為蒙古軍隊精銳,除了將軍領導能力佳,就是士兵戰鬥力超強,但其實他們的補給方式也大大替他們加分。 \n蒙古人為了打仗時減輕軍隊輜重,想到將牛肉風乾後變成乾糧,碰巧內蒙古地理環境氣候乾燥,製作牛肉乾很方便,所以一頭牛可以製成幾十斤牛肉乾,士兵出征時會把肉乾掛在馬匹上,牛肉乾不僅能迅速充肌,又能放很久,足夠應付出征的時間。 \n而現代社會其實也買得到各種肉乾,但普遍都不會知道,平日當零食的點心,在古代居然是如此厲害的戰爭乾糧。

  • 清代公主遠赴蒙古和親 為何少有子嗣?

    清代公主遠赴蒙古和親 為何少有子嗣?

    在古代出生在皇室雖然可以享受榮華富貴的生活,被眾人所仰望羨慕,但實際上也有許多身不由己的心酸,像是各朝代的公主們幾乎都有被派到他國和親的遭遇,感情方面的事情根本無法自己做主,而清朝就有不少遠赴蒙古和親的公主,雖然有了丈夫但她們卻少有子嗣,這是為什麼呢? \n事實上,到蒙古和親的公主們必須面臨遠赴邊疆,身旁幾乎沒有熟悉的人事物的悲慘生活,而且俗話說:「入境隨俗」,這些和親公主嫁過去後自然也得遵守蒙古族的文化和習慣,以蒙古王為尊,而且她們雖然不用像待在清朝時一樣,若皇帝過世後大部分的嬪妃都得陪葬,但這些和親公主的丈夫過世後,她們卻得嫁給下一任的蒙古可汗,成為原先是自己名義上「兒子」的女人。 \n此外,這些從滿清來和親的公主也被規定不能擁有子嗣,若是懷孕了必須將孩子打掉,儘管十分殘忍,但其實是為了政治上的考量,雖然蒙古與滿親通婚,但仍是獨立的兩個國家,萬一將來孩子認同自己來自滿清的血統,對於蒙古族的政權就會產生諸多威脅,自然而然也演變成了滿清公主不能擁有子嗣的習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