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蒼蠅拍的搜尋結果,共14

  • 為了讓兒子減肥!媽媽無奈拿蒼蠅拍「追打」 影片讓網友笑翻

    為了讓兒子減肥!媽媽無奈拿蒼蠅拍「追打」 影片讓網友笑翻

    暑假期間,許多學生放假在家難免會過於放鬆,體重也會直線上升。大陸就有一名男童在暑假期間發胖,但又不願意運動,結果媽媽為了逼他減肥,便拿著蒼蠅拍在後追打他,藉機運動減肥。 \n該影片地點在大陸安徽,一名媽媽拿著蒼蠅拍追著兒子跑,作勢要打他,兒子則害怕地一直往前跑,不時回頭偷瞄媽媽,一旁還有鄰居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過男童的媽媽受訪時表示,孩子在暑假前是微胖,放暑假後體重就一直上升,本來想讓孩子慢跑減肥,但兒子總是不願意,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而影片是孩子的爸爸拍攝的,也有責怪她管教孩子太過嚴厲。 \n影片曝光後,不少網友都紛紛笑說,「小孩子哭的很慘,但是我怎麼覺得很好笑阿」、「好有愛的母子」、「結果媽媽也順便减肥了」、「就怕孩子沒減下來,媽媽先瘦了。」

  • 童年被媽媽用哪些「私藏武器」修理過?這六類最常見

    童年被媽媽用哪些「私藏武器」修理過?這六類最常見

    老一輩的人常說「愛之深、責之切」,用來形容父母對孩子嚴厲的關愛,有不少人在童年時期都曾有過被狠狠修理的經驗,近日就有網友討論起「媽媽私人珍藏的秘密武器」,引起廣大網友熱烈討論,各種私藏武器曝光! \n \n一名網友在《批踢踢實業坊》以「童年被媽媽用哪些武器修理過?」為題發文,表示現在的父母較少以挨打方式教育孩子,但回想起當年被媽媽修理經過,「我媽是比較沒創意的,隨手拿起衣架,很痛,腿上會有血漬,一痕痕」,為此詢問各位網友童年曾被什麼樣的工具修理,「不知道大家的媽媽,有沒有私人珍藏的秘密武器?」 \n \n貼文曝光後,引起廣大網友熱烈討論,綜合網友意見,大多數人皆異口同聲地說「衣架」,另外還有許多網友回答「抓耙子(不求人)」、「塑膠水管」、「熱熔膠條」、「蒼蠅拍」、「愛的小手」,這六類工具彷彿成為媽媽最拿手且輕易取得的物品。 \n \n「覺得最痛的是水管,會痛腫還火辣辣」、「衣架超可怕!!我媽會把橘色水管剪出鬚鬚尾鞭下去,身上超多紅色條紋」、「蒼蠅拍,流血結痂是網狀的…」、「蒼蠅拍,打了肉會浮出手把的形狀」。 \n \n此外,還出現了一些另類武器,像是「扁擔(我媽創意無限)」、「被平底鍋打過」、「放窗簾的鐵桿」、「雞毛撢子,而且還是用沒毛的那邊」、「怎麼沒人推算盤,除了拿來打還可以跪」,讓網友們看完紛紛大嘆「天啊,大家童年都好悲慘」、「看完這串推文,我覺得我們能活下來真是奇蹟」。

  • 電視節目吐槽施政 陸民送書記蒼蠅拍

    廣西南寧27日晚間現場播出的電視問政節目中,部分現場觀眾不但激動批評公務員上班玩牌、炒股票等行為,一名觀眾更向在場的中共縣委書記送上蒼蠅拍,要他們嚴懲腐敗導正風紀。 \n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由南寧電視台現場直播的「向人民承諾—電視問政」節目,27日晚間首先將南寧市轄下橫縣、賓陽、武鳴、隆安4縣部分公務員在上班時間炒股票、玩彩券、研究風水、打電玩、看電影、喝酒等行為首度曝光。 \n 報導形容,看到這些畫面,上節目的4名縣委書記及副書記直言「臉紅」、「慚愧」,並表示將大力整頓改進。 \n 此外,隆安縣發放給民眾的「扶貧羊」相繼病死,甚至傳染給其他羊群;武鳴縣的2個廉租房社區,卻有經濟情況良好的開車族入住;橫縣民眾辦理興建房屋手續,卻須向當地村委繳交人民幣2000元的「修路捐助費」,不繳就不蓋章等行為,也被節目一一曝光。 \n 報導說,與會的這些縣委書記看到上述報導,都面露愧色,並表示將著手查辦。 \n 節目最後,一名觀眾更當場上前,向到場的3名縣委書記和1名副書記送上4個蒼蠅拍,要他們嚴懲腐敗導正風紀。這4人隨後都說,拿了蒼蠅拍之後要回去「積極打蒼蠅、懲腐敗、正風紀」,營造「政治生態的綠水青山」。1050328 \n

  • 康康執導演筒 鄧志鴻勉「別變蒼蠅拍」

    康康執導演筒 鄧志鴻勉「別變蒼蠅拍」

     63歲的「政治模仿秀始祖」鄧志鴻首次拍電影,在《十萬夥急》演康康的父親,他多年前在《綜藝大哥大》表演腹語認識康康,「康康從此將『有人根本是神經病,放下模仿的錢不賺去學腹語,變得很窮』掛在嘴邊,但他很有心,懂得敬老尊賢。」 \n 康康喜歡挖苦鄧志鴻,但打從心底擔心他沒工作,介紹他到餐廳表演「One man show」,還幫他談酬勞。「他打電話給我,問我在養老嗎?我說在等死,他勸我不要消極,要我拍電影賺錢。」他說圈內知己不多,電話簿不超過10組藝人朋友電話,「康康和從從是其中兩個,對圈內老屁股、老傢伙很尊敬、很客氣,常在送暖。」 \n 康康首拍電影,圈內不看好,笑他是第二個澎恰恰,鄧志鴻勉勵他:「現在太多年輕人拍片,年輕有錢自以為是『少年PI(拍)』,沒想法最後變『蒼蠅拍』,你要證明給大家看。」

  • 蒼蠅拍專欄-制定體育政策 陷入專業迷思

     在90年代前,無法與相撲、職棒相提並論的日本足球,若非於1993年發展職業足球聯賽(J聯盟),絕難在2002、10年踢進世界盃16強;而以強大經濟實體為後盾的美國,要是沒有NBA和MLB,要在籃球、棒球領導世界主流,也非易事。一國體育要強盛,職業運動得扮演領頭羊,政府更責無旁貸。 \n 長久以來,謬誤的台灣體育政策方向,虛耗過多的時間和金錢,空轉了數十年,且做法本末倒置。政府錯把精神投注在基層運動普及上,以國內最普及的籃球為例,至今仍難在世界籃壇占有一席之地,播種工作只要民間來做,政府的任務應是協助職業運動成立和發展,運動普及必然水到渠成。 \n 就像打造汽車工業要靠政府興建高速公路,才能創造市場商機,高度競爭和專業化的工作,仰賴政府負責,惟台灣發展體育,政府還停留在生產「汽車零件」階段,結果是沒有市場通路。高速公路好比職業運動,蓋好後再完全轉交民間經營才行。 \n 如果沒有世界盃足球賽,就不會有全球2億7000萬的足球運動人口,吸引每屆比賽360億人次收視,這就是職業運動的價值。日本J聯盟也因有日本政府支持,職業抬頭領導業餘運動蓬勃興盛,成為亞洲的足球勁旅。 \n 相對於台灣,棒球是台灣唯一的團體職業運動,政府必須挹注所有資源在這個火車頭上,為職棒發展舖設一條安全又舒適的通行軌道,讓台灣職棒成為照亮亞洲和世界的燈塔。台灣欲與世界主流運動接軌,足、籃、排、棒的職業化,一定要做,甚至一定得做好。 \n 台灣體育發展還陷於另一個「專業」迷思。像日本著名的管理經濟學家大前研一,其實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的核子工程博士;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前行政院長孫運璿是學電機出身,前經濟部長李國鼎卻是一位物理學家。 \n 制定台灣體育政策不一定非得靠專業體育人,只要用心、邏輯力和執行力強,即使非體育人一樣能上手,藉由不同的領域視野,或能更易突破原有的制式格局,收到意料不到的效果。 \n (作者林德嘉博士曾任美國奧運運動科學委員、體委會副主委、國訓中心主任、2004年雅典奧運中華隊總領隊、師大教授、足協祕書長)

  • 蒼蠅拍專欄-挑對體育署長 扭轉台灣體育困境

     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我國為推展體育外交,於1973年10月成立體育司,惟因長年績效不彰,又在1997年把設立於1932年的體育委員會(簡稱體委會)升格納入行政院所屬機關;2013年元旦,體委會將併入教育部改設體育署,未來台灣體育環境會因而變好嗎?我不禁質疑,更對過去浪費的「黃金40年」只能搖首頻嘆。 \n 台灣曾在1954、58年奪過亞運足球冠軍,籃球也在第2屆世界盃獲得第5名,參加過第11到17屆的5屆奧運籃球賽(最佳11名),且楊傳廣在1960年羅馬奧運十項全能摘銀,紀政在1968年墨西哥奧運得銅,惟在體育司設立後追逐獎牌主義下,台灣主流運動旁落,全民運動風氣迅速下滑,冷門奪牌項目(如跆拳道、舉重等)當道,帶領台灣體育進入晦暗的40年。 \n 回顧那個最關鍵的時刻,當年任命體育司長時,體育界透過國代向教育部長蔣彥士推舉齊沛林,不料反而幫倒忙,被為官清高卻不熟悉國內體育生態的蔣部長怒而回拒。 \n 齊沛林曾是台灣省運三鐵全國紀錄保持人,擔任台大體育組長與台灣省田徑協會總幹事,還自行編寫田徑刊物「陸上競技」,十分熱心,但蔣部長從師大校友博士中挑選同為明尼蘇達大學博士的蔡敏忠,我無意貶損這位同事兼老友,惟值此決定台灣體育命運的時刻,實務與學理雙修的齊沛林應該更適合。 \n 一個國家的主流運動強盛,預期成績落差不會差太多,選手從高度競技轉入非主流運動,上手容易、耐力和爆發力也較優異,反觀台灣因主流運動積弱不振,每屆奧運都在預期性落差中產生失落感。 \n 田徑、游泳、體操、足球、籃球、排球等主流運動必須全面推廣,只要基礎扎得穩,運動人才就更多,政府的投資才看得見效益。 \n 首任體育署長挑對人很重要,若照樣延襲舊習,換誰做都差不多。改變需要時間更要大魄力,才能帶領台灣體育政策大轉向。(作者為前美國奧運運動科學委員、體委會副主委、國訓中心主任、雅典奧運中華隊總領隊與師大教授、吳育光/整理)

  • 蒼蠅拍專欄-舉重選手不為人知的內幕

     2004年雅典奧運跆拳道選手陳詩欣和朱木炎為台灣「踢」下歷來2面正式項目金牌,其實台灣若具備更多運科知識,早在2000年雪梨奧運就已「舉」起金牌。 \n 這是很沉痛的回憶!2000年我返國看到報導,「台灣舉重選手陳瑞蓮接受花蓮慈濟醫院尿檢呈陽性反應」,當下就覺得不對勁,因慈濟醫院不是國際藥檢認證中心。我拿起電話撥給國際舉重總會祕書長阿洋,我不認識他,完全憑自己的專業判斷。 \n 陳瑞蓮是連兩屆世錦賽舉重冠軍,是雪梨奧運奪金大熱門,這通電話得知「認證」的疑議,陳瑞蓮還有「救」。 \n 同年8月吳美儀也未通過馬來西亞飛行藥檢,舉國譁然!隨後我陪同中華奧會藥檢委員會主委韓毅雄赴匈牙利,阿洋很明確告訴我們,吳美儀不能參加奧運,但國際舉總可派專人去台灣為陳瑞蓮複檢,機票和藥檢費由舉總支付。唯一要求是需中華奧會正式發文,那時是2000年8月9日,距奧運報名截止8月21日只剩2周不到,奧運比賽在9月。 \n 我立刻向中華奧會報告,惟奧會堅持要我返國當面再說。我8月11日返台,2天後就得回加拿大,幾天後我從加拿大打電話關切,得到的回覆是「還沒有(其實沒發文)」。 \n 2000年9月6日我以中華奧會技術督導身分去雪梨,還在為搶救陳瑞蓮做最後努力,9月12日再致電阿洋:「台灣這5位舉重選手還有無機會?」半小時後中華奧會收到「2人都不得參賽」的電報,終於讓我死了心! \n 我感傷於不僅選手、教練缺乏用藥知識,主管機關也未善盡照顧之責。用藥是全世界公開的「高度機密」,關鍵在於用藥時機;是為受傷選手調整生理或協助選手突破低潮、提升自信;用藥後要做身體檢查,以不傷害身體為原則。像前蘇聯擁有健全的奧運醫療團隊照料選手,配製適時、適宜劑量,以致屢在奧運舉重場創佳績。 \n 過去國際賽中,較貧窮國家的教練會私下販售未經檢驗的違禁藥;曾有1位台灣選手看對手吃一點效果驚人,他為求更好盲目服用2倍劑量,結果在急診室中撿回一命。 \n 選手訓練很辛苦,要經得起長期身心病痛煎熬,尤其在高度競爭的奧運比賽,台灣選手更需專業運科研發團隊輔助,避免「無知」再帶來損失與傷害。 \n (林德嘉博士曾任體委會副主委、國訓中心主任、04年奧運中華隊總領隊、師大教授、美國奧運運科委員)

  • 蒼蠅拍-2017世大運 選手培訓迫在眉睫

     當台灣擠下巴西,贏得2017年世大運主辦權時,我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糟了」,僅剩下5年時間,該如何讓台灣的競技實力、運動文化「漂亮」呈現在世人眼裡?叫我怎能不著急? \n 2004年台北舉辦世界盃5人制足球賽,為免觀眾席空蕩蕩,只好安排上體育課的學生來充當球迷,但比賽正進入高潮,學生剛好下課,立刻一哄而散,留下FIFA主席布萊特臉上的三條斜線。 \n 曾奪得1976年蒙特婁奧運仰式金牌的John Never,為追求目標,他前4年每天記錄進步的幅度,終於一點一滴累積衝抵目標。Never已具備一定實力,仍有計畫的訓練,要是基礎沒打好,該花幾年功夫呢? \n 「敢」舉辦國際大賽,必定是田徑、游泳、體操、足球、籃球、排球、網球、高爾夫等「主流運動」發達的國家,在既有風氣條件下,仗著主辦國選手保障優勢,以及地主觀眾的加油支持,常能成績大躍進,並刺激帶動該國運動風氣,產生雙贏效果。 \n 建設硬體只需1、2年,建設軟體譬如選手培育,奧運備戰需要8至12年規畫,世大運也需5、6年時間,台灣想要在2017年世大運,贏得世人掌聲,眼前時間緊迫已令我喘不過氣。 \n 屆時要讓民眾(觀眾)不請自來,須在2017年世大運前就要拿到成績,5年後的選手,現在多為國、高中生,最好能由教育部主導挑選菁英,跨縣市分項集中訓練(必須轉學),禮聘最好的教練,輔以運科追蹤調查,傾政府之力,才能讓未來的危機化為轉機。 \n 想想看,一旦台灣選手在2017年世大運各項比賽都遠遠落後,看台上小貓兩三隻,頒獎時一直升五星旗,又砸下這麼多錢辦比賽,人民對政府的觀感會有多差呢?所以,現在你還能不害怕嗎?(作者現任師大教授,曾任體委會副主委、國訓中心主任、足協祕書長與美國奧運運動科學委員)

  • 蒼蠅拍專欄-提升運動文化 生活會更好

     又要到了總統大選時刻,無論是馬英九「黃金十年」,還是蔡英文「十年政綱」,我多渴望在總統候選人政見中,談到如何有效提升台灣運動文化。 \n 提升運動文化對台灣有那麼重要嗎?或許會讓人嗤之以鼻,其實它應是安定社會民心最廉價的工具,能帶給人民高品質休閒生活,增加就業率和轉移生活的痛苦指數。 \n 舉例說,荷蘭有1600萬人口,1/4在踢足球,天天有活動,上班族若累了,可向老闆請有薪假,使工作變得輕鬆有效率,惟荷蘭仍能創造高於台灣3倍的國民所得。 \n 美國男人似乎不太「造反」,球季中犯罪率降低。主因整年充斥職籃、職棒、冰球、美式足球和英式足球,了解賽事都來不及了,根本無暇關心多餘的事。 \n 台灣人太民粹,累得總統連雞毛蒜皮的事都要管。若執政者提倡主流運動(足、籃、排、網、田徑、游泳、體操、自由車、划船、高爾夫)和休閒文化,人民豈會找不到壓力釋放口? \n 長期以來體育政策的誤導,讓台灣走向「獎牌文化」、「獎金政策」掛帥的歧途,使主流運動人才轉向非主流項目,阻礙主流運動生存,扼殺運動文化發展。 \n 台灣男足在全球208個會員國排名170,說穿了,排名190後都是不曾派隊出賽的國家,所以排名應屬全球倒數20名。主流運動團體項目多難擠進奧運,唯靠少數人單打獨鬥,效果畢竟有限,且長期培育後繼人才何在?面對每次大型國際賽事後出現的蚊子館,主事者難道看不出真正問題所在? \n 台灣體育政策亟待修正,當務之急是全面發展主流運動職業化與世界早日接軌,應可取代金錢外交、消弭政治對立和減少社會資源浪費,更重要的是創造後代子孫長遠的生活文化福祉。 \n (作者林德嘉博士曾任體委會副主委、國訓中心主任、2004年奧運中華隊總領隊、師大教授、足協祕書長與美國奧運運動科學委員)

  • 蒼蠅拍專欄-如果花博的錢發展足球…

     千古謎團,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先生雞呢?探究台灣體育司成立40年,至今仍在檢視「下了幾顆蛋」,寧可把多數資源投注在國小(像樂樂棒球和足球等)階段,無疑在浪費資源又沒效果,因為一般學生升到國、高中就跟專業運動分道揚鑣,從事體育沒前途,體育事業無人嚮往,再怎麼扎根也難收成效。 \n 發展體育先要有「雞(職業運動)」才行,好的母體才能保證孵育好蛋,只有蛋(基層)若缺乏良好培育環境,未來也終難培植成一隻雄糾糾的鬥雞。 \n 不久前出席緬甸仰光的一場亞足聯會議,順道觀看亞洲主席盃足球決賽,在兩萬名滿場觀眾瘋狂喧囂聲中,緬甸經延長賽1比0力克塔吉克。我感動於緬甸國民生活所得不及台灣4分之1,該國政府卻以30年無償資助11支職業隊成立和興建4座職業足球場,激起全民足球狂熱,也換來這座金盃。 \n 即使本屆世足賽冠軍西班牙隊,也是靠政府傾力支持才有今日,反觀台灣體育政策本末倒置,足球推廣工作應由民間來做,政府卻著墨於此,重點應去催生職業足球,有了領頭羊,基層運動發展自然事半功倍。。 \n 一位台灣優秀的棒球選手,僅能外銷美、日,一位優秀足球員,卻能行遍世界五大洲,能見度高過百十倍。全球目前共有108個足球會員國,近100國有職業足球,76個國已打進世界盃,成功率相當高,唯有台灣落後的思維,還在想著先有蛋才有雞。 \n 台灣若成立8支職業足球隊,1年約需4、5億元台幣,創造上萬個就業機會,順應潮流打造足球休閒風氣;美國在二次大戰後藉由職業運動普及大幅降低犯罪率,運動明星還帶來廣大市場商機,台灣亟需投資這筆「健康財」,才可抑制社會和政治亂象的可觀成本,以及龐大的醫療健保費用。 \n 台灣斥資上百億舉辦曇花一現的花博會,不禁令我感到心疼,這筆錢若用於發展職業足球,也許10年、20年後,台灣就有機會挑戰世界盃舞台,輕易攻破艱困的外交瓶頸,不費吹灰之力就贏得更多的國民外交。(本文作者為前行政院體委會副主委、師大教授與中華足協祕書長,吳育光整理)

  • 蒼蠅拍專欄-申辦亞運?光足球就沒指望

     台北縣市搶搭廣州亞運熱亦欲聯合申辦亞運,消息傳來,驚憂取代欣喜,我擔心這張支票難以兌現,地方官會知難而退。 \n 要申辦亞運,單是足球一項就過不了關。以杜哈、廣州亞運為例,主球場8座,練習場16座;反觀台灣唯一符合標準的中山足球場自拆除改建花博館後,已無一座場館符合FIFA標準。 \n FIFA足球場規格需68x105公尺,新蓋的台北田徑場66x105公尺,高雄國家體育館67x105公尺,板橋田徑場內橢圍形長度只測到94公尺。若在角球區加1塊人造草墊,高雄體育場勉可使用,惟僅此一家,別無分號。而距主場館30到50分鐘車程內的16座封閉性練習場,又該到哪尋找呢? \n 國內一向漠視足球,所有田徑場設計從未考慮到足球使用需求。要在各式規格大小的橢圓形田徑場中拉出長方形的足球場,湊足長度,寬度就不夠;配合了寬度,長度又縮水。台灣3.6萬平方公里土地有上千所學校田徑場,竟畫不出1個標準足球場。 \n 尤其遺憾的是,台灣男足從1966年後就未參加過亞運,理由是「成績不好」。亞運、東亞運足球不用打資格賽,報名就可參加,台灣足球隊卻連參賽機會都沒有,何來成績之有?任憑說破嘴皮也沒用。 \n 學者專家組成的訓輔小組幾乎炮口一致:「台灣足球搞不好,只因足協太無能。」試問足協是民間團體,缺少政令支持,如何與民爭地?沒有政府奧援,扎根工作辛苦艱難可想而知。 \n 今年亞運足球賽共有男子35隊、女子12隊參加,台灣沒參加,台灣男足甚至已缺席近半個世紀;一項世界最多人口的運動,在台灣已變得像風中殘燭。 \n 台北縣市要聯合申辦亞運,我心中雖期望真能實現,卻又不免為信誓旦旦的地方官憂心不已!話一出口,深怕覆水難收。

  • 蒼蠅拍專欄-總統不了 台灣走不出足球沙漠

     最近常被人問起,「馬總統為什麼要說,足球不是東方人的運動?」這句話讓南非世界盃變得事不關己,台灣扎根樂樂足球的努力頓時化為泡影。我真希望這不過是一句玩笑話。 \n 1998年世界盃時,李登輝總統乍見朝野百官都在看世界盃轉播,不解地問:「我們為何不去參加世界盃呢?」 \n 2002年世界盃時,陳水扁總統喊出「台灣足球年」,只要把小孩送到巴西受訓,將來台灣就可以參加世界盃。 \n 2010年世界盃時,馬英九總統在一場媒體餐敘中談到「足球不是東方人的運動」。卻不清楚南韓2比0打敗04年歐洲冠軍希臘隊、日本1比0打敗雪梨奧運金牌喀麥隆和巴西僅以2比1險勝北韓,東方足球已經發光發亮。 \n 18世紀現代足球出現時,日本人還在用武士刀對抗槍炮,中國正忙於撫平太平天國動亂,歷史背景使然,導致東方足球發展落後歐洲。體壇強國美國什麼奧運金牌都拿過,就只差足球金牌,豈是美國人命中注定不適合踢足球? \n 阿根廷國寶馬拉度納身高163公分、09年世界足球先生梅西169公分高、07年法國和08年德國足球先生貝里利170公分、西班牙超級中場哈維也不過168公分,他們身材條件都不如東方人,若要他們去打籃球或排球,絕對難以出頭。 \n 根據國際足總和國際奧會統計,02、06年世界盃平均約有360億人次收看電視轉播,相較04、08年奧運平均30餘億人次超過10倍,一項足球就抵過千軍萬馬,蕞爾小國藉由足球提升世界能見度,更非金錢外交所能辦到。 \n 反觀中華足協1年只獲政府670萬元補助,連球員出國機票錢都不夠,台灣會走不出「足球沙漠」,主因領導人不認識、政府不重視,才會讓這個讓世人瘋狂的運動變得不適合。(本文作者/林德嘉博士為前體委會副主委、師大教授與中華足協祕書長)

  • 獵沙氏變色蜥 懸賞1隻10元

     外來物種沙氏變色蜥八八風災後族群似乎有向外擴散、增生趨勢,嘉義縣水上鄉三界村民光是在自家屋內半天,就用蒼蠅拍打死三十多隻沙氏變色蜥。嘉義縣府農業處已申請五十萬元補助,暫定以每隻十元代價,鼓勵民眾投入圍捕獵殺行列,消息才曝光,就有村民提前展開獵蜥大作戰。 \n 沙氏變色蜥橫行水上鄉三界村、國姓村一帶,縣府委託學術單位統計,當地沙氏變色蜥常態出沒已達數萬隻,是全國數量最多地方。 \n 外來物種 橫行三界、國姓村 \n 去年縣府獲農委會補助,祭出抓一隻補助廿元獎勵辦法,原本預定從六月底執行到十月,沒想到不到一個月,獎金就已經不夠,最後還追加到一百五十萬,居民也樂得大賺數萬到十多萬元獵蜥獎勵金。 \n 三界村民徐坤龍說,雖然去年已抓了好幾萬隻,但庄內還是有不少蜥蜴,有樹叢、草地的地方就有沙氏變色蜥蹤跡,繁殖很快,感覺比去年還多,尤其每到下雨就跑進屋內,像日前梅雨一來,他光是用蒼蠅拍就打死三十多隻。 \n 繁殖力強 村民撲殺大賺外快 \n 去年捉蜥蜴賺外快成了當地不分男女老幼全民運動,縣府綠化保育科長鄭永華說,已再申請五十萬元補助,暫定抓一隻補助十元,預定六月十八日召開說明會,未來會視情況需要再申請更高額補助。另外,這一波撲殺還會配合數量評估比較分析,以確認撲殺成效究竟有多大。

  • 「蒼蠅拍」專欄-足協萬事具備 只欠東風

     前言:蒼蠅拍,不能打老虎,專門打蒼蠅。蒼蠅不打不快,牠會攜帶病菌,衍生傳染病,就像現在台灣體育教育生了一場病,一旦發現問題,就該適時狠狠地給牠一拍。 \n 足球的影響力,猶如共同的宗教信仰、無疆域的商業行為,可輕易打破政治藩籬與種族歧視,威力正像颶風般舖天蓋地席捲全世界。 \n 足球真有這麼神奇嗎?1970年世界盃足球賽時,曾有南美球迷告訴我:「如果這一屆比利再受傷,可能會發生第3次世界大戰。」或許是句玩笑話,也幸好比利沒受傷,巴西隊又奪冠,卻已反映出足球的神奇魔力。 \n 從1989年迄今,中華男、女足隊已兩度進入北韓比賽,在FIFA攤開參賽隊伍享有落地簽證的保護傘下,讓世界各國足球隊通行無阻,台灣足球隊已做到金錢外交辦不到的超級任務。 \n 2006年八大工業國G8高峰會議期間,適逢世界盃足球決賽,日本總理小泉純一郎突然喊「卡」,各國元首歡喜迎合,此時他們與凡夫俗子並無差異,遇到足球一樣會先把手上工作暫時拋開。 \n 2008年科威特因政治干預足球,遭到FIFA停權禁賽,惟科威特不願喪失FIFA執委改選的發聲權,去年在馬來西亞斥資邀請20餘國足協領袖公開反現任亞主聯足席哈曼(候選人之一),革命雖未成功,卻在亞洲形成另一勢力,核心價值不是政治、不是經濟,而是足球。 \n 台灣在1970年退出聯合國後,積極透過技競運動敲開外交瓶頸,教育部體育司順勢成立,惟40年來政策只重視易奪牌的非主流項目,以期在國際賽升國旗,留給國人5秒鐘短暫回憶,謬誤的「炒短線」體育外交政策延續至今,導致台灣主流運動被忽略,國與國間人民的實質外交仍原地踏步。 \n 為振興足球,日本足協一年編列經費14億美金,每年投注女子足球的預算即2億新台幣,中華足協呢?去年獲體委會補助款620萬元、今年提升到720萬元新台幣,但每年比賽經費就需3000萬元,不參賽恐遭FIFA停權,豈能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 \n 台灣足球會無法與世界接軌,荒蕪成足球沙漠,正誠如沙士比亞名言:「沒有什麼事情是好或壞,是你的想法改變了一切。」 \n 註:本文作者林德嘉博士為前體委會副主委,現任台師大教授與中華足協秘書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