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蓄水湖的搜尋結果,共38

  • 大旱毀了烏山頭夢之湖 林青霞昔拍戲景點變泥灘

    大旱毀了烏山頭夢之湖 林青霞昔拍戲景點變泥灘

    南部地區久未下雨,台南水情嚴峻,烏山頭水庫每日需供應台南市民生、工業用水約50萬噸,水庫集水區夢之湖原本湖光山色美景,近日因曾文水庫未放水至烏山頭水庫,夢之湖變小河道,湖邊淤泥裸露乾巴巴,遊客直接走下泥灘地拍照。

  • 曾文水庫未放水 夢之湖乾巴巴

    曾文水庫未放水 夢之湖乾巴巴

     南部地區久未下雨,台南水情嚴峻,烏山頭水庫每日需供應台南市民生、工業用水約50萬噸,水庫集水區夢之湖原本湖光山色美景,近日因曾文水庫未放水至烏山頭水庫,夢之湖變小河道,湖邊淤泥裸露乾巴巴,遊客直接走下泥灘地拍照。

  • 石門水庫祈雨 請來媽祖水上遶境

    石門水庫祈雨 請來媽祖水上遶境

     全台水情持續吃緊,桃園市渡船遊艇商業同業公會依照往例,15日舉辦石門水庫水上媽祖遶境活動,為了宣傳觀光,遊客登船隨行一律免費,公會理事長張德傑指出,今年擴大邀請大溪28座宮廟來參加,也出動18艘船隻,祈禱水情盡快解渴外,也藉此宣傳石門水庫遊湖觀光。

  • 50億元改善 金門供水10年無虞

    50億元改善 金門供水10年無虞

     改善金門地區供水穩度和品質,經濟部成立跨部會專案小組,自2013年至今挹注50餘億元,在地下水管理、節約用水、湖庫水質改善、供水設施更新改善和多元水源開發利用等5大指標均取得具體成果,預期可滿足未來10年用水需求。 \n 縣府工務處說明,相關專案計畫至今已完成大陸引水、地下水每日減抽0.3萬餘噸、整體漏水率從2018年的21.47%降至2019年的18.3%、增加蓄水設施與回收水再利用約每日0.45萬噸、海淡廠改善暨擴建後,每日產量由0.2萬噸提升至0.4萬噸、汙水接管4200戶(總接管率36.9%)與集水區水質改善及保育工作。 \n 縣府指出,目前洋山淨水場也已完成試車,預計今年底可將「東水西送」能量提升至0.9萬噸,減少自來水廠約8成的地下水抽取,再配合相關地下水管理措施,可讓地下水獲得休養生息機會。 \n 在中央綱要計畫之外,縣府近年也爭取前瞻計畫經費,用於開發人工湖自有水源、集水區和地下水保育、湖庫浚渫、湖庫間原水導水管、攔蓄水設施、排水改善及農塘浚深,期待藉由相關工作的推動,持續提升涵養地下水源與穩定民生供水的績效。

  • 嘉南地區春季雜作供灌與否 農曆年前定案

    嘉南地區春季雜作供灌與否 農曆年前定案

    去年台灣南部缺雨,56年以來首次豐水期沒有颱風過境,曾文、烏山頭水庫合計蓄水量不足,今年嘉南一期稻作停止供灌,部分農民關心春季雜作是否供灌,農田水利署嘉南管理處表示,最遲農曆年前會公布是否供灌。 \n農水署嘉南管理處表示,嘉南地區春季雜作面積達4萬多公頃,計畫用水為6000萬噸。但曾文、烏山頭水庫合計蓄水量目前只剩1.5億噸,蓄水率為26%,若要兼顧農業民生用水,得視春節前是否有雨水挹注。 \n此外,位於台南市官田區的葫蘆埤,新化區的虎頭埤秋冬之際水位滿滿,湖中小橋涼亭倒影,吸引遊客流連。 \n葫蘆埤主要水源來自烏山頭水庫,肩負下營區中營、麻豆區北勢寮供灌任務,由於今年一期稻作停灌,加上附近菱角田採收後田水回放葫蘆埤,因此葫蘆埤水位保持在高水位,水門設有自動監測回報系統,水位過高時可將埤塘的水排至曾文溪。 \n虎頭埤的水源主要來自中興大學新化林場集水區內小溪,水源不斷注入,虎頭埤也接近滿水位,新化區虎山小組灌區不至停灌。 \n農水署嘉南管理處表示,台南轄區共有25口埤塘,其中最大的就是古稱番子田埤的葫蘆埤,蓄滿有93萬噸水量;其次為後壁上茄苳埤,蓄水量最大60萬噸;第3大為歸仁區下湖埤,滿水位是46萬噸,總蓄水量達500萬噸,對蓄洪、調節用水友相當大的支援功能。

  • 大陸自駕遊 一路奇妙體驗

    大陸自駕遊 一路奇妙體驗

     2020這一年已經過去,新冠肺炎病毒仍在全球持續蔓延沒有消停的跡象,疫情擾亂了全世界人們的生活節奏與習慣,我在成都的生活則從疫情爆發初始就口罩不離身,大家也都已經習慣不戴口罩出門就像「裸奔」的日子,出門遊玩的興致因為疫情的影響而大大降低,那天成都終於出現了難得的藍天白雲,望著湛藍的天空我思索著:難道如果疫情一直持續,我就要一直自我隔離在家裡不出去旅行了嗎? \n 於是乎我和我先生便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自駕遊旅行。 \n 自駕遊這個詞彙是我在大陸才開始留意到的,或許是因為大陸幅員廣闊,各省的氣候與地形差異很大,出門旅行需要攜帶的行李很多,加上沿途常常有美不勝收的風景,自駕遊可隨時隨地駐足停留非常方便機動,因此成為許多人的首選。 \n 隧道多到懷疑人生 \n 這次是第一次長途自駕遊,我們在幾個心儀的目的地中選了一個離成都最近的先試點,那就是雲南省南方的西雙版納,單程約1400公里,車程大概18個小時。看到行車時間我們瞬間傻了,因為只有我先生一個人可以開車。考慮過搭飛機前往,但搭飛機就會限制了行李的內容,且下飛機後還要在當地租車,開別人的車多了些風險也不是很自在,所以我們還是決定開著自己的小白車出發了! \n 去程我們決定中途停兩站城市,第一站是昭通,我們下午從成都出發,一路上看到一些親切的地名,像是:板橋、中和等等,感覺很奇妙! \n 經過四川地界到達雲南已經是晚上了,外面烏鴉鴉的,加上下著小雨刮著風,一路上不是隧道就是超大橋梁,隧道多到讓人懷疑人生,其中有條隧道全長居然超過九公里,隧道出來沒幾秒緊接著下一個隧道。 \n 進入隧道後我突然看到隧道出口是一片非常光亮的白牆,當時我們都很疲倦了,我心裡正納悶:前面的車一直往前開不就撞牆了嗎?當時我的腦袋因為太疲累而正處於低速運轉狀態,還沒來得及提醒我先生,就在我們的車快撞到白牆的時候,我才驚覺原來那都是霧氣。在很長的隧道裡居然突然起霧了,白牆是車燈反射在霧氣上給人的錯覺。 \n 出了隧道緊接著又是大橋,橋邊有「注意橫風」的警示語,由於是夜間駕駛,我的腦子裡開始想像「橫風」對我們小白車的影響,因為如果沒有影響就不會有警告標語了,不過這也很好地說明標語們已經達到它們的警惕作用啦! \n 八小時的風雨車程 \n 經過漫長的暗黑道路,出了隧道沒多久居然看到不遠處的天空很亮,感覺很虛幻,因為周圍盡是漆黑一片,湊近看才發現是一大片高樓住宅的鑲邊LED燈光映照著夜空,線條組合而成的燈光就像建築師的手稿般勾勒出樓房的外觀,夢幻地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樓,而這也就意味著城市快到了! \n 到了昭通住宿的旅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雖然外面下著雨天氣也很冷,但開了八小時的車,我們早已腰酸背痛想走走路,也好好體驗一下當地的夜宵生活。 \n 問了小攤上的小哥跟我們說夜市很近的,走路大概離旅館約十五分鐘,聽到十五分鐘的步行路程我便立馬決定打道回府,因為當地人說的十五分鐘實際大概會超過半小時,這也是我在大陸生活多年的體會,對於時間、距離、空間之類的量詞,兩岸人民的認知差異是很大的! \n 於是我們在雲南的第一餐,就是在旅館房間裡的泡麵加上當地的油煎豆腐,雖然很陽春但卻十分滿足,因為八小時的風雨車程讓我們覺得,自己歷劫到達雲南實在非常幸運。 \n 在雲南,我先生都用四川話和當地人溝通毫無障礙,因為四川話和雲南話的發音其實有很多相似點,且很多四川人在雲南打工,因此在雲南說四川話可能會讓人感覺親切些,比較不會被當作「外地人」看待。就像隔天早餐時,我先生用四川話和餐廳阿姨溝通交流,誇讚阿姨的廚藝很好,阿姨因此也對我們特別熱情周到,所謂的「與人為善」應該就是旅行時的通關密碼吧! \n 沿著「渝昆高速」一路向南,沿途山坡上看到成片聚集且大型的太陽能發電板,沿途的路燈也有很多是太陽能路燈。由於昆明每年的日照時長約2400小時,因此據說在昆明太陽能熱水器的普及率,目前已經達到百分之三十以上了,當地政府對於太陽能產業的扶植與發展不遺餘力,對於經常晴天朗朗且日照充足的雲南來說,大力發展太陽能的確是非常明智的能源選項。 \n 整條高速公路沿途都是大型無比的養花棚和太陽能發電板,高速兩側的綠化讓人心曠神怡。頂著一路的藍天白雲朝撫仙湖前進,撫仙湖是中國最大的蓄水湖泊,面積1053平方公里,我看到的第一眼感覺是,「這就是海啊!」這樣形容如果不夠具體的話,可以換種說法:我們台灣的日月潭滿水位時大約是10平方公里,所以大概就是100個日月潭那樣的大小。 \n 環湖一周大約100公里,為了趕回旅館俯瞰撫仙湖夕陽西下的景色,所以沒時間開車環湖,僅僅在湖邊停留兩個多小時。旺季過後的遊人稀疏,撫仙湖格外寧靜優雅,隨手一張照片都是定格的美好,可以讓我們安安靜靜享受這午後閒情逸致,感覺真的很幸福呀! \n 我們的旅館坐落於一個超大型的度假旅館小區裡,也就是不論別墅區或高樓區,每一間都是住宿旅館,當推開旅店的房門那一刻我們都驚呆了!因為房間配套超乎想像的好! \n 旅行的意義和魅力 \n 房間空間寬敞舒適,還有一個超大的觀湖陽台,這樣的住宿標準在台灣至少得4000元台幣起跳,我們在民宿平台上預訂的,只需要人民幣89元,平時假日的價格大概是人民幣300元左右。因為我們刻意避開十一黃金周的出行人潮,在十一之後才出遊,所以可以很幸運地撿到大大的便宜!把旅館照片分享給台灣的家人們時,大家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n 選擇湖景房的好處,就是可以不急不躁地喝著咖啡欣賞滿天夕陽。晚上特意把陽台燈關了,窗簾也拉上,因為上次我們在四川雅安的上里古鎮,夜晚睡覺時只開著陽台燈,隔天清晨陽台驚見十幾隻大蟬躺在陽台上,那番景況真是慘不忍睹,只能在心中為牠們默念南無阿彌陀佛!那畫面記憶猶新,也著實讓我們上了一課,湖邊的生態環境實在是太優了,一旦有光線就會引來蚊子和各種昆蟲朋友們,昆蟲們看到光線往往只會向前猛衝,因此可能直接撞到陽台落地玻璃門因此而無謂犧牲了。旅行總能讓我們在不經意間體驗或學習到一些寶貴經驗,我想,這就是旅行的意義和魅力所在吧! \n 清晨的撫仙湖空氣格外清新,讓人忍不住想深呼吸,彷彿貪婪地想把撫仙湖的空氣也帶回家!撫仙湖的湖水晶瑩剔透,湖畔有濕地公園、沙灘、功能齊全的複合式度假酒店,湖面可以進行潛水、游泳、帆船等水上活動,由於這次出遊十分即興,事前沒做太多準備功課,不知道撫仙湖是個可以停留幾天的安逸景點,但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還會再來。(《大陸自駕遊初體驗》之一,待續)

  • 台灣人在大陸》大陸自駕遊 一路奇妙體驗

    台灣人在大陸》大陸自駕遊 一路奇妙體驗

    2020這一年已經過去,新冠肺炎病毒仍在全球持續蔓延沒有消停的跡象,疫情擾亂了全世界人們的生活節奏與習慣,我在成都的生活則從疫情爆發初始就口罩不離身,大家也都已經習慣不戴口罩出門就像「裸奔」的日子,出門遊玩的興致因為疫情的影響而大大降低,那天成都終於出現了難得的藍天白雲,望著湛藍的天空我思索著:難道如果疫情一直持續,我就要一直自我隔離在家裡不出去旅行了嗎? \n於是乎我和我先生便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自駕遊旅行。 \n自駕遊這個詞彙是我在大陸才開始留意到的,或許是因為大陸幅員廣闊,各省的氣候與地形差異很大,出門旅行需要攜帶的行李很多,加上沿途常常有美不勝收的風景,自駕遊可隨時隨地駐足停留非常方便機動,因此成為許多人的首選。 \n \n▲隧道多到懷疑人生 \n這次是第一次長途自駕遊,我們在幾個心儀的目的地中選了一個離成都最近的先試點,那就是雲南省南方的西雙版納,單程約1400公里,車程大概18個小時。看到行車時間我們瞬間傻了,因為只有我先生一個人可以開車。考慮過搭飛機前往,但搭飛機就會限制了行李的內容,且下飛機後還要在當地租車,開別人的車多了些風險也不是很自在,所以我們還是決定開著自己的小白車出發了! \n去程我們決定中途停兩站城市,第一站是昭通,我們下午從成都出發,一路上看到一些親切的地名,像是:板橋、中和等等,感覺很奇妙! \n經過四川地界到達雲南已經是晚上了,外面烏鴉鴉的,加上下著小雨刮著風,一路上不是隧道就是超大橋梁,隧道多到讓人懷疑人生,其中有條隧道全長居然超過九公里,隧道出來沒幾秒緊接著下一個隧道。 \n進入隧道後我突然看到隧道出口是一片非常光亮的白牆,當時我們都很疲倦了,我心裡正納悶:前面的車一直往前開不就撞牆了嗎?當時我的腦袋因為太疲累而正處於低速運轉狀態,還沒來得及提醒我先生,就在我們的車快撞到白牆的時候,我才驚覺原來那都是霧氣。在很長的隧道裡居然突然起霧了,白牆是車燈反射在霧氣上給人的錯覺。 \n出了隧道緊接著又是大橋,橋邊有「注意橫風」的警示語,由於是夜間駕駛,我的腦子裡開始想像「橫風」對我們小白車的影響,因為如果沒有影響就不會有警告標語了,不過這也很好地說明標語們已經達到它們的警惕作用啦! \n \n●八小時的風雨車程 \n經過漫長的暗黑道路,出了隧道沒多久居然看到不遠處的天空很亮,感覺很虛幻,因為周圍盡是漆黑一片,湊近看才發現是一大片高樓住宅的鑲邊LED燈光映照著夜空,線條組合而成的燈光就像建築師的手稿般勾勒出樓房的外觀,夢幻地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樓,而這也就意味著城市快到了! \n到了昭通住宿的旅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雖然外面下著雨天氣也很冷,但開了八小時的車,我們早已腰酸背痛想走走路,也好好體驗一下當地的夜宵生活。 \n問了小攤上的小哥跟我們說夜市很近的,走路大概離旅館約十五分鐘,聽到十五分鐘的步行路程我便立馬決定打道回府,因為當地人說的十五分鐘實際大概會超過半小時,這也是我在大陸生活多年的體會,對於時間、距離、空間之類的量詞,兩岸人民的認知差異是很大的! \n於是我們在雲南的第一餐,就是在旅館房間裡的泡麵加上當地的油煎豆腐,雖然很陽春但卻十分滿足,因為八小時的風雨車程讓我們覺得,自己歷劫到達雲南實在非常幸運。 \n在雲南,我先生都用四川話和當地人溝通毫無障礙,因為四川話和雲南話的發音其實有很多相似點,且很多四川人在雲南打工,因此在雲南說四川話可能會讓人感覺親切些,比較不會被當作「外地人」看待。就像隔天早餐時,我先生用四川話和餐廳阿姨溝通交流,誇讚阿姨的廚藝很好,阿姨因此也對我們特別熱情周到,所謂的「與人為善」應該就是旅行時的通關密碼吧! \n \n●撫仙湖有海那麼大 \n沿著「渝昆高速」一路向南,沿途山坡上看到成片聚集且大型的太陽能發電板,沿途的路燈也有很多是太陽能路燈。由於昆明每年的日照時長約2400小時,因此據說在昆明太陽能熱水器的普及率,目前已經達到百分之三十以上了,當地政府對於太陽能產業的扶植與發展不遺餘力,對於經常晴天朗朗且日照充足的雲南來說,大力發展太陽能的確是非常明智的能源選項。 \n整條高速公路沿途都是大型無比的養花棚和太陽能發電板,高速兩側的綠化讓人心曠神怡。頂著一路的藍天白雲朝撫仙湖前進,撫仙湖是中國最大的蓄水湖泊,面積1053平方公里,我看到的第一眼感覺是,「這就是海啊!」這樣形容如果不夠具體的話,可以換種說法:我們台灣的日月潭滿水位時大約是10平方公里,所以大概就是100個日月潭那樣的大小。 \n環湖一周大約100公里,為了趕回旅館俯瞰撫仙湖夕陽西下的景色,所以沒時間開車環湖,僅僅在湖邊停留兩個多小時。旺季過後的遊人稀疏,撫仙湖格外寧靜優雅,隨手一張照片都是定格的美好,可以讓我們安安靜靜享受這午後閒情逸致,感覺真的很幸福呀! \n我們的旅館坐落於一個超大型的度假旅館小區裡,也就是不論別墅區或高樓區,每一間都是住宿旅館,當推開旅店的房門那一刻我們都驚呆了!因為房間配套超乎想像的好! \n \n●旅行的意義和魅力 \n房間空間寬敞舒適,還有一個超大的觀湖陽台,這樣的住宿標準在台灣至少得4000元台幣起跳,我們在民宿平台上預訂的,只需要人民幣89元,平時假日的價格大概是人民幣300元左右。因為我們刻意避開十一黃金周的出行人潮,在十一之後才出遊,所以可以很幸運地撿到大大的便宜!把旅館照片分享給台灣的家人們時,大家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n選擇湖景房的好處,就是可以不急不躁地喝著咖啡欣賞滿天夕陽。晚上特意把陽台燈關了,窗簾也拉上,因為上次我們在四川雅安的上里古鎮,夜晚睡覺時只開著陽台燈,隔天清晨陽台驚見十幾隻大蟬躺在陽台上,那番景況真是慘不忍睹,只能在心中為牠們默念南無阿彌陀佛!那畫面記憶猶新,也著實讓我們上了一課,湖邊的生態環境實在是太優了,一旦有光線就會引來蚊子和各種昆蟲朋友們,昆蟲們看到光線往往只會向前猛衝,因此可能直接撞到陽台落地玻璃門因此而無謂犧牲了。旅行總能讓我們在不經意間體驗或學習到一些寶貴經驗,我想,這就是旅行的意義和魅力所在吧! \n清晨的撫仙湖空氣格外清新,讓人忍不住想深呼吸,彷彿貪婪地想把撫仙湖的空氣也帶回家!撫仙湖的湖水晶瑩剔透,湖畔有濕地公園、沙灘、功能齊全的複合式度假酒店,湖面可以進行潛水、游泳、帆船等水上活動,由於這次出遊十分即興,事前沒做太多準備功課,不知道撫仙湖是個可以停留幾天的安逸景點,但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還會再來。(《大陸自駕遊初體驗》之一,待續)(Hippo/現居成都)

  • 金門遇50年僅見旱災 縣府爭取中央1.2億救急

    金門遇50年僅見旱災 縣府爭取中央1.2億救急

    金門出現50年來最嚴重的旱災,全島湖庫水位下降,農塘也乾涸見底,水情空前吃緊。縣府團隊赴台爭取水資源開發與農塘浚深經費1.2億元,行政院長蘇貞昌裁示相關部門協助度過難關。 \n楊鎮浯縣長在10日縣政會議中,指示各相關單位包括建設處、工務處積極配合辦理,協同各鄉鎮公所做好面對與解決問題的各項工作。 \n縣府說明,金門往年降雨量在1000毫米左右,但近3年降雨量均低於平均值,分別是2017年649.2毫米、2018年878.3毫米、2019年905.3毫米,2020年截至11月止僅451.5毫米,創歷史新低,大部分湖庫及農塘已乾涸見底。行政院核定金門應維持自有給水率為75%,但目前僅達54%,尚不足21%,且近年大陸抽砂猖獗,一旦輸水海管受損,大陸供水無法送達,民生用水恐出現問題。 \n縣府為擴大蓄水能量,研擬幾套改善方案,其中在枯水期浚深農塘82處,約可增加蓄水量20萬噸,已於今年11月提報計畫向農委會申請補助新台幣7300萬元,預計於2年內年執行。 \n在增加攔蓄水部份,也規畫2020-2025年辦理10案工程,執行經費合計約11.14億元,預期可增加蓄水容量約217萬噸。其中規畫2021年執行7案,目前核定2案,尚有5案預算4993萬元,將在不影響排水安全前提下,爭取中央核定增設攔蓄水設施,以提高蓄水功能。 \n另國家公園區域內的湖庫,包括古崗湖7.2公頃、雙鯉湖5.8公頃、陵水湖20.9公頃,縣府也建議金管處配合枯水期一併浚挖,以廣蓄水源降低旱災影響。 \n \n

  • 南竿水庫蓄水量 將跌破4成

    南竿水庫蓄水量 將跌破4成

     今年颱風數偏少,台灣水情緊張,連江縣水情同樣緊張,13日南竿水庫有效蓄水量40.17%,若持續未降雨,很快將跌破40%,連江縣自來水廠預估儲水可用至明年2月,呼籲民眾節約用水。 \n 據連江縣自來水廠統計,至昨日止南竿地區有效儲水量30萬4278噸,蓄水量百分比40.17%;北竿地區有效儲水量8萬574噸,蓄水量百分比57.01%;東引地區有效儲水量4萬7698噸,蓄水量百分比56.08%;西莒地區有效儲水量2萬5707噸,蓄水量百分比85.49%。 \n 自來水廠表示,馬祖用水68%來自海水淡化廠、32%來自湖庫儲水,今年7月、8月馬祖降雨量65.5毫米,9月降雨198毫米,但用水速度相當快,耗水最大的南竿地區每日供水約2800噸,縣府已提高海淡廠產能。 \n 目前海淡廠持續正常運作,海水淡化廠分布於南竿3座、北竿1座、東引1座、西莒1座,地區暫不會出現限水問題,依目前有效蓄水量及海淡廠產量來看,約可用至明年2月。 \n 此外,日前由於新冠肺炎國際疫情嚴峻,馬祖等離島成為熱門旅遊地點,用水量持續攀升,目前雖然供水正常,但如果蓄水量沒有提升,恐怕影響用水。

  • 馬祖每日用水量創10年新高  南竿有效儲水量低於50%

    馬祖每日用水量創10年新高 南竿有效儲水量低於50%

    疫後時代國旅大爆發,馬祖7月每日遊客平均約2000餘人,南竿每日用水一度飆破3000公噸,創下10年來新高,南竿蓄水量僅剩47.64%。對此,連江縣自來水廠長陳美金指出,水庫儲水免強可用至12月底,仍呼籲民眾要節約用水。 \n \n國內新冠肺炎疫情趨緩、國外疫情持續嚴峻,民眾轉往國旅,馬祖等離島成為熱門旅遊地點。連江縣交通旅遊局長林長青表示,7月台灣、馬祖往返班機已增至34航次、為最大運能,另外搭配海運交通,4鄉5島遊客每日平均約2000餘人。 \n \n林長青說,受到疫情影響,2月至4月遊客人數寥寥無幾,從5月開始遊客人數逐漸攀升,加上縣府推廣藍眼淚、方塊海等景點有成,目前遊客已達到高峰。 \n \n由於遊客人數攀升連帶增加用水量,據連江縣自來水廠統計,南竿有效儲水量36萬822噸、蓄水量47.64%;北竿區有效儲水量10萬1991噸、蓄水量72.28%;東引有效儲水量7萬3284噸、蓄水量86.17%;西莒有效儲水量2萬2312噸、蓄水量74.20%。 \n \n陳美金表示,馬祖用水68%來自海水淡化廠、32%來自湖庫儲水,由於遊客數增加,南竿7月曾有幾天每日用水量突破3000公噸,創下10年來新高,日平均約2800公噸,依據目前儲水量約可使用至12月底,但很擔心颱風季節未帶來雨量,持續呼籲民眾要節約用水。 \n \n陳美金也提及,海水淡化廠分布於南竿3座、北竿1座、東引1座、西莒1座,由於東莒沒有海水淡化廠、用水量較為吃緊,縣府未來規畫將南竿3座海水淡化廠合併,目前仍在規畫階段,民眾短時間內用水無須過度擔心,「珍惜用水才是上策。」

  • 長江災情持續 第3號洪水形成

    長江災情持續 第3號洪水形成

     大陸長江洪災已持續超過3周,長江委水文局26日表示,「長江第3號洪水」已形成,三峽大壩預計在27日晚間迎來更大的流量;不過先前的澇災仍未退去,料將有更嚴重災情。災情慘重的湖北恩施地區26日出現局部大暴雨,造成嚴重澇災;另外重慶市武隆區則發生大面積走山,砂石衝入滄河中,形成堰塞湖,湖面滿溢後恐引發潰堤危機。 \n 據大陸央視報導,根據《全國主要江河洪水編號規定》,當前洪水已達編號標準,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在26日公告指「長江2020第3號洪水」在長江上游形成,預計27日晚間三峽大壩入庫流量將達每秒6萬立方公尺。令人憂心的是,目前長江幹流石首以下江段仍在高水位運行,最長超警時間已超過22天。 \n 洪峰過境 超出警戒水位 \n 湖北恩施地區自25日開始,就連續多日出現局部大暴雨(24小時內降雨達100~249.9毫米),截至26日晚間,更測得日降雨量257.1毫米的歷史極值,造成城區內嚴重澇災,其中最為嚴重的建始縣已啟動防汛I級應急響應。 \n 另一起恐將釀成嚴重後果的洪災,則可能發生在重慶市武隆區。當地於25日晚間發生暴雨造成大面積山坡地走山,大量砂石衝入當地的滄河河道,阻斷河流形成堰塞湖。據計算,該堰塞湖的水量達42萬立方公尺,且出現漏水現象,隨時存在潰堤危險。 \n 據重慶當地媒體報導,當地政府已將堰塞湖周圍的162戶共520位居民緊急撤離。但由於此次走山崩塌的土石多達130萬立方公尺,現場地質仍然相當不穩定;所幸當地災情指揮部27日傍晚公告,稱該堰塞湖蓄水穩定微降,將待兩岸走山部分地質稍穩後展開整治,並強調目前形勢仍然安全。 \n 長江第3號洪峰在27日晚間過境重慶,各監測站都測得超出警戒水位1公尺至近4公尺不等的水位,多處臨江道路被淹,也有多處預先撤離商家及居民。 \n 安徽分洪 紓緩巢湖壓力 \n 位於安徽巢湖同樣面臨高水位的壓力,當地政府宣布將蔣口河堤防打破,透過分洪來紓緩巢湖水位壓力,並在25日上午對周圍居民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在24小時內撤離完畢;也因此在25日晚間至26日凌晨,緊鄰蔣口河堤的肥西縣嚴店鄉,出現人群在半夜搬運洗衣機以及冰箱等貴重電器的奇景。 \n 安徽巢湖周圍著名的三千年古鎮「柘皋鎮」同樣難逃澇災,據陸媒空拍影像顯示,柘皋鎮的街道已完全被淹沒;共青團號召超過千名青年志願者投入救援。塑膠遊艇在鎮中穿梭搶救的景象,猶如義大利「水都」威尼斯街景。 \n 已逾3797萬人受災 \n 據大陸應急管理部日前統計,此次洪澇災害以來已有超過3797萬人受災;陸媒《鳳凰網》旗下的「在人間」專欄撰文紀錄「留守在洪水中的災民」。文章指出,位於江西的油墩街鎮在大洪後,撤離9000多名居民,但有300人留下來守護家當;居民們合力添購了一台自帶動力的塑膠船,作為運送物資的交通工具。 \n 在油墩街鎮從事養殖業的余廣生受訪表示,他已在洪水中生活17天,每天都過著「防洪、防病、防小偷」的日子,並稱按照過往經驗,這樣的洪水沒有人為干預,恐怕要到中秋時才可能退去。 \n 為保全家當不被竊賊盜取,余廣生將其養魚設備固定在住處旁的一棵樟樹上,並且在住處到樟樹中間搭出一條「空橋」,以便每天巡邏。雖損失慘重,但他也只是淡淡的說:「可能要多賺幾年才打平」,豁達的態度也讓人看到災情下樂觀的人性。

  • 陽澄湖蟹 明年還吃得到嗎?

    陽澄湖蟹 明年還吃得到嗎?

     西北風起,大陸大閘蟹市場持續升溫。青背、白肚、金爪、黃毛,陽澄湖大閘蟹也到了大批量上市的時候。上海人偏愛陽澄湖大閘蟹,然而近年來,陽澄湖圍網養殖面積不斷縮減,隨著太湖和陽澄西湖的圍網陸續全部拆除,各界高度關注陽澄湖僅剩的圍網,是否會在今年蟹季後全拆?多數業者認為「不會拆」,可以繼續養。 \n 陽澄湖水域面積113平方公里,沿湖蘇州市所轄的昆山巴城、相城區、蘇州工業園區等,是陽澄湖大閘蟹的核心產區,僅剩的1.6萬畝圍網養殖湖面,相城區便占8000畝。湖中兩列南北向的沙埂將湖域分為東、中、西三湖,其中靠西湖的沙埂因形似美人腿而得名美人腿半島,主幹道澄林路沿著中湖岸線縱貫整個半島。 \n 10多年前規模達顛峰 \n 相城區清水村坐落在美人腿半島相對狹長的「腳踝」位置,村裡600多戶蟹農「承包」了區內超過四分之三的圍網養殖面積,51歲的朱崇智就是其中一戶。 \n 朱崇智在陽澄湖養了20多年的大閘蟹,20多年來,他家的圍網養殖面積從最初的30畝縮減到如今的10畝,在他的記憶裡,10多年前陽澄湖圍網養殖曾達到前所未有的規模,整個湖面視線所及之處全是密密麻麻的養殖設施。 \n 湖水藍藻氾濫飄腥味 \n 據統計,2001年陽澄湖水域圍網養殖面積一度高達14.2萬畝,相當於8成水域都被用於圍網養蟹。蟹農投餵的大量飼料殘餌對水質造成了極大影響,湖底淤泥沉積,湖面藍藻氾濫,湖水混濁不清還透著腥味。圍網拆除工作隨即啟動,力度不小。2002年,陽澄湖圍網養殖面積降至8.1萬畝,到2016年縮減至3.2萬畝,2017年再度被改寫為如今的1.6萬畝。 \n 如今這1.6萬畝經過重新選址、統一規畫,被安置在湖域最適合養殖區域。「你看我這塊地方,幾乎是陽澄湖最中心的位置了,水深兩公尺左右,光照也好。」駕著小船開往自家養殖基地,朱崇智不時指著木樁上停留的白鷺和空中飛過的鳥群,在他看來,這些「客人」的到來,是陽澄湖水域環境改善最好的佐證。 \n 如果剩餘的1.6萬畝真的全部拆了呢?「明年就沒了,不大可能。但如果一定要拆,也是沒辦法的事。」朱崇智似乎對於這個假設並沒有做太多的計畫,但說到這個話題時,他的眼神中明顯多了幾分傷感。「到時候再說吧。環保是個綜合的話題,圍網養殖只是其中一方面。」 \n 影響合作社貨源產量 \n 蘇州陽澄湖清水村蟹韻蟹業專業合作社已集結了村裡60多戶蟹農,圍網養殖面積達600多畝,每畝產量200斤左右。蟹農負責養,合作社創辦人顧敏負責賣。湖面圍網拆除直接影響合作社貨源的產量,但對於過了今年蟹季湖區剩餘的1.6萬畝圍網將全部拆除的傳言,顧敏認為不可能。「2017年繼續圍網養殖的這批蟹農都是簽了合同的,期限是5年,起碼在合同到期之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說明年吃不到陽澄湖大閘蟹,不大可能。」話雖這麼說,但對此顧敏也不得不準備未來其他的打算。 \n 小靈通 陽澄湖 \n 又名陽城湖,位於江蘇省南部,蘇州城東北5公里,跨吳縣和昆山縣。東依上海,西臨蘇州,京滬鐵路、滬甯高速公路312國道皆傍區而過,與上海虹橋機場相距僅半小時車程。面積113平方公里,蓄水量3.7億立方公尺,總水面18萬畝,獨特的水域環境、地理位置及水生環境,造就陽澄湖大閘蟹有別於其他湖區大閘蟹的特質。陽澄湖水產資源十分豐富,盛產70種淡水產品,白魚、鰱魚、清水蝦、大閘蟹最著名,其中素有「蟹中之王」美稱的陽澄湖清水大閘蟹更是馳名中外。(李鋅銅)

  • 山區缺水   雲縣府加碼補肋蓄水設施

    山區缺水 雲縣府加碼補肋蓄水設施

    今年春天雨少,雲林山區農業與民生用水都缺,其中古坑鄉草嶺地區最嚴重,以每周停5供2限水因應,為協助解決用水問題,農委會水保局今年提高蓄水設備建置補助,雲林縣府19日也宣布加碼補助到和中央同樣最高64%額度,預計可增加2000噸蓄水量。 \n \n 縣水利處上午在古坑鄉公所開說明會,古坑鄉長沈勝騰指出,山區許多地方沒有自來水,居民泰半自引山泉水,今年春天因為嚴重乾旱,導致無水可用,很多茶園枯死,就連民生用水也克難,該鄉統計,今年截至目前,提出蓄水設施補助申請件數,比去年多出10倍。 \n \n 雲林縣長張麗善表示,縣內草嶺、樟湖及林內等山區大受乾旱影響,水保局今年因而提高蓄水設施的補助比例,從原有的30、40%提升到最高64%,而雲林農田水利會也補助約30%費用,獎勵居民建置蓄水省水設施,降低旱災缺水的風險。 \n \n 張麗善說,為使更多居民受惠,縣政將透過「推廣省水管路灌溉計畫」,將水利會現有的30%補助提高到與水保局一樣的64%額度,預計可增加2000噸的蓄水量,2020年底前可向雲林水利會提出申請。

  • 苦戰30天 金沙江堰塞湖危機解除

    苦戰30天 金沙江堰塞湖危機解除

     西藏昌都市江達縣、四川甘孜州白玉縣交界處發生山體滑坡,兩度爆發金沙江遭阻斷形成堰塞湖的重大危機;歷經長達30餘天,驚心動魄地苦戰後,11月13日下午終告「拆炸彈」成功──斷流超過200小時的金沙江上下游已然貫通,問題獲得解決。危機過去,但甘孜州轉移安置的1萬8849位民眾,目前尚未能重返家園。 \n 蜿蜒千里的金沙江,自西藏流向雲南,途經四川甘孜州白玉縣,10月10日晚間首度因滑坡形成堰塞湖,經自然洩流20天後,危險宣告解除。然而11月3日下午,江達縣波羅鄉白格村原本的滑坡處,再次發生滑坡、阻斷金沙江形成堰塞湖。這一回,已不可能採取自然洩流。 \n 憂潰決將釀巨大破壞 \n 回顧頭一戰,白玉縣、甘孜州先後成立應急搶險指揮部,10月11日長約5600公尺、高逾70公尺的堰塞湖,蓄水量已直逼1億立方公尺,被正式命名為「白格堰塞湖」。隔天隨即啟動大陸國家Ⅳ級救災應急回應,堅守4天4夜後,10月14日下午宣布救災應急結束。 \n 但不到一個月,更大的危機再次降臨。「山又垮了,這次垮得更凶!」新增滑坡體積約200萬立方公尺,完全淹沒先前自然形成的洩流通道。二度形成的堰塞湖比前一次高出60至100公尺,蓄水量達2億立方公尺,儼然成為一顆高懸的「炸彈」。應急系統再次運轉,4個村、150餘戶村民全部被疏散。 \n 若堰塞湖急速潰決,勢必將對下游造成無可挽救的巨大破壞。四川與雲南交界的金沙江下游,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及向家壩4座水力發電廠呈現梯級分布,乃是全球興建中最大的水力發電系統;當中的溪洛渡水力發電廠不僅為三峽工程後,又一世界級的巨型水力發電廠,也是大陸「西電東送」的骨幹工程。 \n 24小時挖掘洩洪槽 \n 判斷人工干預、「拆炸彈」勢在必行後,第二戰就此拉開序幕。包括炸藥、水炮、機器開挖等諸多方案,11月6日上午最終拍板定案,採行「機器挖掘出一條洩洪槽」。冒著當天則巴山上突降的暴雪,經過13個小時的艱難行駛,2台挖土機終於抵達則巴村,開始打通至金沙江邊7.5公里的「生命通道」。 \n 挖土機陸續抵達堰塞湖壩頂後,連同12台挖土機、4台裝載機,數十名操作司機展開「換班不換機、人休機不休」的24小時運轉作業,全力挖掘洩洪槽。12日淩晨4時為預計的洩流時刻,「彷彿等待生產一般,期待、焦慮、緊張都有。」隨著洩洪槽終於達到預計的水流量、過流成功,所有人員才如釋重負。13日下午,金沙江終告結束超過200小時的斷流。 \n 白格堰塞湖的第二戰裡,白玉、得榮、巴塘等縣多處房屋與農田被毀,牲畜遭沖走。截至13日為止,光是甘孜州就轉移安置1萬8849人;17日下午白玉縣金沙鄉八吉村的安置點,開始搭建兩個雨棚,畢竟幾場大雪下來,對目前尚未能重返家園的民眾而言,露天火堆已不足以禦寒。

  • 金沙江堰塞湖水量近4.7億方公尺

    西藏昌都市今天召開「11·3」山體滑坡堰塞湖搶險救災新聞發布會表示,截至11月11日9時,堰塞湖水位累計上漲57.44公尺,推算堰塞湖蓄水量約為4.69億立方公尺,已轉移群眾2.5萬人。目前,搶險救災各項工作正有序推進。 \n \n昌都市副市長澤仁俊美表示,災情發生後,昌都市及時組織縣鄉幹部、基層黨員、駐村工作隊,對涉險區域進行拉網式排查,最大範圍轉移安置涉險群眾。截至10日,受影響的3縣11鄉共轉移25282人,設立42個安置點,其中農牧民群眾3625戶、17244人,行政和企事業單位人員及流動人口8038人。

  • 雅魯藏布江走山形成堰塞湖 西藏撤離6000餘災民

    雅魯藏布江西藏林芝米林縣加拉村堰塞湖抗災救災前線指揮部日前表示,雅魯藏布江堰塞湖災情發生後,截至目前米林縣、墨脫縣共疏散撤離6000多名受災人員,所幸並無民眾傷亡報告。 \n \n據指出,17日5時許,加拉村下游7公里處無人區、雅魯藏布江左岸山體發生位移滑坡,造成江水斷流、水位上漲,形成堰塞湖。滑坡體寬150公尺,長300公尺,高120公尺,蓄積水量約0.054億立方公尺;堰塞湖每1小時蓄水800萬立方公尺左右,目前滯蓄水量已超過3億立方米,受災民眾超過6000人,另外受影響的超過10000人。 \n \n堰塞湖抗災救災前線指揮部表示,目前,各項抗災救災工作正循序地推進。民政部門救援物資儲備充足,已調撥救災物資棉被褥8000床、毛毯3300床、棉衣1950件、防潮墊2000條、折疊床1738張、棉帳篷485頂、太陽能手電筒4200支;災區電力、通信得到保障,交通秩序井然,駐藏部隊和武警官兵集結待命,軍用直升機飛赴災區現場。此次抗災救災還得到社會力量的大力支持。 \n \n此外,米林、墨脫兩縣由縣級領導帶隊,充分發揮駐村工作隊作用,全力疏散撤離沿江上下游受影響人員,確保隱患區域群眾、遊客、施工人員生命安全,並做好疏散人員食宿、電力、保暖、通信等保障工作,受災人員生活得到妥善安置。目前,西藏正加大監測預判、撤離安撫群眾、組織救災物資等各項工作力度,力爭將災情損失降到最低。

  • 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水位降 四川結束防汛應急機制

    記者賴志昶/綜合報導 \n \n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14日下午宣布,根據金沙江白格堰塞湖險情變化,決定結束跟別 11日16時30分與13日18時30分啟動的四級、三級防汛應急響應機制。 \n \n據《中新網》報導,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出,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於14日上午10時的水位較最高峰下降超過30公尺,壩前水深約25公尺,蓄水量約2000萬立方公尺,出入湖流量穩定在每秒1700立方公尺;金沙江甘孜州白玉到得榮河段的水勢趨緩,流量小於歷年來洪水標準。 \n \n通報指出,按照《四川省防汛抗旱應急預案》規定,四川防汛抗旱指揮部決定結束日前前後啟動的四級、三級防汛應急響應機制,並要求相關部門繼續按照分工,協助地方做好災後重建工作。 \n \n另外,金沙江白格堰塞湖前方聯合指揮部指出,聯合指揮部在堰塞湖應急處置工作上,將就滑坡體和堰塞湖現場監測、轉移安置群眾生活、各類風險防範等三個方面推動。

  • 2千萬年後 蘇武牧羊的北海可能真的變成「海」了

    西漢時漢武帝派蘇武出使匈奴,卻被匈奴扣押19年,還被流放到冰天雪地的北海牧羊,這個北海,其實不是海,就是如今俄國西伯利亞地區的貝加爾湖。貝加爾湖的面積雖然不是世界上最大的,但是因為它是世界上最深的淡水湖,最深處達1637公尺,所以也是世界上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這個湖泊儘管目前還只是湖不是海,但2千萬年後,有可能真的變成海了! \n \n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1日報導指出,據俄羅斯科學院新西伯利亞分院出版的學術期刊《西伯利亞科學》稱,西伯利亞科學家預測,2000萬年後地球上最大的大陸——歐亞大陸將會沿貝加爾湖分裂為兩部分,而貝加爾湖的地方將會出現新的大洋。 \n \n該雜誌稱,俄羅斯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地質礦物研究所和新西伯利亞大學的科學家在還原貝加爾湖的歷史,並根據貝加爾裂谷帶海溝區構造過程與沈積物,以及匯總其他學者的研究成果。他們預測貝加爾湖未來可能的樣子時,做出了歐亞大陸沿貝加爾湖分裂的結論。研究成果發表在《岡瓦納研究》特刊上。(岡瓦納是5億年前存在的古大陸名稱,包括了今日的非洲、南美洲、紐澳、阿拉伯、印度、南極當時都連在一起,該研究雜誌以此命名或為彰顯其研究地球科學為主之特性) \n \n報導稱:「在地殼上,就在歐亞大陸的中間,有一個巨大的裂谷——貝加爾裂谷帶。它正在逐步變寬,如果不改變地球動力學狀況,2000萬年後最大的大陸將再次分裂為兩部分,而在貝加爾湖的地方將出現新的大洋。」 \n \n科學家還原的地圖顯示,出現貝加爾裂谷(分裂,地殼上的裂痕)前,中生代時期(約7000萬到1億年以前)在這個位置上有斷裂海溝構造型式。貝加爾是分裂的最古老和中心地區。數千萬年來貝加爾裂谷帶發展非常平靜,但約在500-700萬年前突然發生甚麼事件,構造運動的速度大幅提升。這裡開始形成山脈和海溝。 \n \n文章指出,貝加爾湖周邊的山脈高度持續升高,平均每年上升5-6公釐,這個隆起速度非常快。

  • 花蓮萬里溪堰塞湖 因尼伯特颱風消失

    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今年3月在花蓮縣萬里溪上游發現堰塞湖,尼伯特颱風來襲時發布緊急通報,之後經現勘證實,壩體已沖潰,水流恢復正常,堰塞湖潛在危機已消除。 \n 花蓮林區管理處長吳坤銘表示,此堰塞湖因台南地震造成山坡崩塌,土石滑落萬里溪,崩塌土石量約2700立方公尺,導致河床地形抬升,並改變萬里溪河道形成堰塞湖,初估堰塞蓄水量約2500立方公尺,約1座標準游泳池的水量。 \n 吳坤銘指出,經調查評估,堰塞湖距離下游林田山約4.8公里,河道寬度120公尺,不致因水體下移而造成災害。雖然堰塞湖蓄水體積量不大,但尼伯特颱風侵台期間,還是發布堰塞湖緊急通報,通知花蓮縣政府及萬榮鄉公所等相關單位,提醒管制及警戒工作等。 \n 由於萬里溪堰塞湖位處人車無法到達地點,林管處為掌握堰塞湖變化情形,於颱風過後立即以無人載具空拍,確認堰塞湖已消失,消除民眾的疑慮。1050719 \n

  • 花蓮萬里溪堰塞湖 因尼伯特颱風已消失

    花蓮萬里溪堰塞湖 因尼伯特颱風已消失

    今年3月7日林務局花蓮林管處在花蓮縣萬里溪上游發現堰塞湖,在強颱「尼伯特」颱風侵台期間因擔心降雨量過大危及下游民宅,林管處當時發布緊急通報,所幸降雨並不多,18日管理處人員現勘後證實,現場壩體已沖潰,無阻斷現象,水流恢復正常,堰塞湖潛在危機已經消除。 \n \n 林管處處長吳坤銘表示,該堰塞湖因台南地震造成山坡崩塌,土石滑落萬里溪,崩塌土石量約2700立方公尺,導致河床地形抬升,並改變萬里溪河道形成堰塞湖。 \n \n 吳坤銘表示,初估堰塞蓄水量約2500立方公尺,約1座標準游泳池的水量,經調查評估,距離下游保全對象「林田山」約4.8公里,而該處河道寬度120公尺,不致因水體下移而造成災害。 \n \n 雖然該堰塞湖蓄水體積量不大,此次強颱「尼伯特」颱風侵台期間,林管處還是發布了堰塞湖緊急通報,通知花蓮縣政府及萬榮鄉公所等相關單位,提醒目前颱風現況及加強河道管制及警戒工作等。 \n \n 花蓮林管處表示,由於萬里溪堰塞湖位處人車無法到達之地點,林管處為掌握該堰塞湖變化情形,於颱風過後立即進行了無人載具空拍任務,確認該堰塞湖已消失,以消除民眾心中的疑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