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蓮花太子的搜尋結果,共04

  • 關公欽點!21歲正妹起乩化身「蓮花太子」

    關公欽點!21歲正妹起乩化身「蓮花太子」

    新北市一名年輕女孩與眾不同,21歲的張名儀曾與死神擦身而過,修行後被關聖帝君欽點為「蓮花太子」乩身,每逢周末到宮廟服務,替人指點迷津,這位外型亮麗的美女乩童,格外吸引信眾關注。 \n \n平日是美甲師的張名儀,有一頭烏黑亮麗長髮,及瓜子臉、大眼睛,看起來十分清秀,與時下打扮時髦的年輕女孩無異,但她17歲那年被3個「靈體」附身,突然瞳孔放大、衝向馬路,詭異舉止嚇得母親走遍宮廟求助,最終來到三重協聖宮驅走陰靈,也藉此與宮廟結緣。 \n \n蘋果日報報導,張名儀驅靈完,每逢周日便固定到宮廟修行,修行3個月後,關聖帝君某日「欽點」她做「蓮花太子」的乩身,迄今已做三年多師姐,起初排斥做乩童的她,學習過程中逐漸對宮廟事務感興趣,也珍惜幫助別人的機會,縱使友人笑她迷信,她也不以為意,自豪擁有這份與同儕截然不同的際遇,堅定地說「就是作好自己的角色!」

  • 獨家專訪》蓮花太子代言人!20歲甜美正妹當乩童

    年約20歲的小花(綽號)長相甜美,擁有一雙未經世事的水靈大眼與胖不了的姣好身材,按照常理,這種年輕正妹,周末應是和友人逛街血拼、到戶外揮灑青春,但她則是換上宮廟衣服,化身蓮花太子代言人,為信眾服務。 \n不同於一般「帶天命」的乩童,小花乩身之路是由「卡到陰」開始,18歲那年,她的身體出現科學無法解釋的異狀,頭會不受制地轉動、雙目瞪大,還會突然衝到馬路上,吐出不符身分的怪異語句。在醫學無力治療情形下,母親帶她到各地宮廟求助,才恢復正常。 \n不過,趕走了一個惡夢,另一個隨之而來。小花自此陷入了被附體、收驚復原的惡性循環,為了奪回靈魂自主權,她在宮主建議下,開始唸經、靜坐修練,踏入與神靈接觸的領域。目前選擇她的神祇為蓮花太子,起乩後,雙唇會不自覺微嘟、聲線變如孩童般尖細。 \n但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少女,如何接受手腳動作、面部表情極大,又要持法寶傷身的乩童角色?小花坦言,起初非常排斥,畢竟自己還年輕,但走上修練之路讓神靈附體後,身體就再沒被入侵,生活也算得上順遂,漸漸地接受在宮廟服務這件事,「一切都很不可思議」。 \n現在的小花,平日是美睫美甲學徒,周末則化身蓮花太子代言人,替信眾驅鬼化煞,「單純為宮廟服務,沒有收取費用」。至於周遭親友如何看待她這份「兼差」?她表示,平常不會特意提起,若知道也是認為「很酷」,對於各種詆毀乩童言論,她樂觀看待,「信者恆信,做好自己該做的就好了」。

  • 童心蓮心園遊會 將邀弱勢同樂

    童心蓮心園遊會 將邀弱勢同樂

     桃園市護國宮愛心基金會連續廿年關懷弱勢不間斷,今年「童心蓮心」公益園遊會將於十三日在多功能藝文廣場舉行,邀上千名弱勢院生同樂。當天購買餐點兌換券即可做公益,廟方扣除花費,將用來關懷近貧與獨居老人。 \n 位在桃園與八德市交界的護國宮主要供奉三太子,因哪吒三太子相傳是太乙真人以蓮花蓮藕創造的新肉體,所以活動名稱以「蓮花」作為公益和三太子的連結,「童心蓮心」公益園遊會今年已是第廿年。 \n 基金會指出,舉辦廿年來歷經景氣起飛與衰退,近年募款不易,社福寒冬的情況下,貧富差距愈來愈大,弱勢族群更需要照顧。市長蘇家明昨參加廟方的記者會,肯定廟方多年來持續付出。 \n 十三日上午九時園遊會開始,上千名受邀的弱勢院生將得到貴賓級待遇,可吃喝玩樂逛市集,也能在大舞台上表演。下午二時有第二屆的風火輪街舞比賽與陣頭文化踩街,一路從桃園火車站步行至藝文廣場,晚會則有金曲歌王翁立友等藝人輪番開唱。 \n 街舞比賽目前已有十多組參賽,十二日前都可上臉書搜尋「桃園護國宮」報名。廟方說,活動當天的餐點兌換券提撥卅%做公益,扣除成本花費,約有二五○萬可作為關懷近貧、獨居老人經費。

  • 寶島大劇場-好玩的電音三太子,應避免一窩蜂

    民間節令祭祀活動中,聚落、社群出錢出力,組織表演隊伍(陣頭)的傳統由來已久,也是民間技藝保存、薪傳、展演的平台。「陣頭」的表演內容彼此差異甚大、難易有別,相對於「年簫月品萬世絃」器樂演奏的難度,大鼓陣或穿戴大型傀儡,裝扮神將的表演較簡單。不過,節慶的特色在社祭參與,每個人都能從社、會活動找到自己的角色與位置,即使沒有參與音樂、戲劇或歌舞、雜技表演,亦可能扮演扛藝閣、撐繡旗、抬鼓架或跑腿打雜,極少當個純看熱鬧的旁觀者。 \n這種業餘性、自發性的參與精神,隨著台灣近四十年來的社會經濟、文化變遷一去不復返,民眾參與社祭活動的熱情不再,出現在節慶中的技藝水準也明顯降低。但另方面,文化資產觀念日漸普及,寺廟的歷史、建築與祭典受到行政機關與民俗、藝文界重視,在有力的地方頭人主導下,祭典規模愈來愈大,各地廟會節慶也常形成矛盾的現象:在地性、業餘性表演團體減少,難度較高的陣頭,如十三腔、南管消失;外來的職業藝人成為迎熱鬧的主力,簡單、花俏的陣頭大行其道…… \n現代節慶中,由人穿戴大型神將軀殼,行走在煙硝瀰漫、鑼鼓喧天的「出陣」隊伍中,是最簡便、最規格化的表演項目。最近幾年,三太子從眾神將中異軍突起,配合現代電子音樂,由七星步到方塊步,再變成韓國偶像團體的sorry sorry舞,加上山本頭、奶嘴、墨鏡、直排輪、機車,超炫超酷,完成「現代化」。 \n今年的七月,電音三太子更是轟動武林,登上「國際舞台」,在伊東豐雄設計的世運主場館田徑場上,戴墨鏡騎著機車,縱橫全場,讓居高臨下的觀眾驚艷不已。高雄世運能獲得國人好評,電音三太子功不可沒。世運之後,太子更加忙碌,全台的太子爺廟皆與有榮焉,各地陣頭業者也躍躍欲試。誰是電音三太子的「原創者」,已在「三太子界」引發爭議,有業者聲稱已申請註冊,「仿冒必究」;亦有人宣示自己是正宗太祖牌,還懸賞十萬元給能證明比他們歷史更悠久的電音三太子。 \n在輸人不輸陣兼飆創意的情形下,高雄市文化局也乘勝追擊,在駁二藝術特區推出全新開發的三太子系列紀念商品,現場並有一套三太子服,讓民眾做角色扮演。「玩電音三太子的孩子不會學壞」,幼幼版的電音三太子業已出現,台南新營太子宮還聲稱將舉辦全國性的電音三太子比賽,三太子成為台灣意象的年代彷彿已經來臨,不但是廟會不可或缺的基本節目,也常成為百貨公司週年慶、科技產品發表會、消防局防火宣傳的常客,至於出現在大小選舉造勢場合,為特定候選人助陣,更是時勢所趨。 \n電音三太子的崛起,有其民俗文化背景。封神榜的哪吒原本就是武功高強、叛逆性格強烈的神童,任何傳統禮俗難「啟齒」的疑難雜症,一般人容易聯想蓮花化身的三太子。就民俗「百業」言,動作靈活、逗趣,具現代感的電音三太子,比其他神祇更能結合傳統表演(大頭和尚)與現代創意,最具「研發」成為熱門表演「陣頭」潛力。 \n從電音三太子的表演形式與內容來看,太子臃腫的軀殼固然是創意的來源,其背後的推手更是民間創意產業難得的人才。他們所連結的平台,不見得只拘泥於神像造型與迎神賽會,還有極大的揮灑空間。若從民間表演傳統而言,節慶呈現多元風格的同時,也應展示其文化意涵與深厚的技巧。需要一、二十人器樂合奏的陣頭與一個人簡易、自由的表演,可以同時「出陣」,卻未必能等量齊觀。 \n電音三太子帶給台灣社會驚奇,反映現代節慶表演簡單、速成的趨勢,以及一窩蜂的社會文化體質。面對集體性、業餘性表演傳統跡近中斷的「民俗」新流行,如何激發、鼓舞民眾參與民間節慶與藝文活動的熱誠,讓具傳統特質、技藝難度較高的表演文化也能受到重視,仍是行政機關以及社區文化工作者的重要課題。 \n(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