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蔡芳美的搜尋結果,共01

  • 憶起痛苦往事 蔡芳美阿嬤眼眶泛淚

    霧社事件殘存後代蔡芳美阿嬤,戰爭時不幸遭日警誘騙至部隊當慰安婦,85歲的她,近年健康每況愈下,甚至出現失智情形,仍盼不到日本道歉賠償,透過女兒、媳婦以太魯閣族語轉達,阿嬤獲知日本願意對強徵韓國慰安婦道歉並賠償的消息,點頭無語,眼泛淚光。 \n \n1931出生在南投荷歌社(今春陽)的蔡芳美,出生那年父親就因參加霧社事件抗日遇害,幼時母親體弱多病,蔡芳美和兄弟姊妹要輪流照顧,日子過得清苦,8歲進入小學,遭到日本教師嚴厲對待,要她到宿舍幫忙照顧小孩,卻不給她飯吃,經常餓肚子的她仍努力向學,日語成績始終維持班上最高分。 \n \n蔡阿嬤13歲時,母親因妹妹不幸夭折,悲傷過度去世,臨終前交代她到花蓮投靠阿姨,並嫁給一名戰後改姓吳姓的一個太魯閣族青年,但不久丈夫就被日本軍徵招到南洋作戰,生死未卜。 \n \n有天,蔡芳美被日本警察叫去派出所,要她和附近部落婦女到秀林鄉佳民地區的大山部隊幫忙打掃、洗衣,3個月後的某一晚,日警突然告訴她們工作時間延長到晚上10點,還誘騙她到1個山洞中工作,慘遭日本軍官強暴。 \n \n無力抵抗的她只能日復一日的忍受日軍侮辱,後來日本戰敗投降,蔡芳美幸運盼得丈夫從南洋返鄉,生死兩茫茫的夫妻戰後重逢,旋即補辦婚禮,只是阿嬤心中的傷疤始終揮之不去,抱著對另一半歉疚,直到23年前丈夫病危,才鼓起勇氣吐露實情,並意外獲得丈夫體諒。 \n \n「不知道是不是過去的創傷還困擾著媽媽?」阿嬤二女兒表示,獨居的媽媽前幾年小中風後,去年開始有時候會指著角落,害怕得直說「有人!有人!」她只好將工作放下,將媽媽帶回家中照顧,雖然隱約知道母親的事情,但總是不敢過問。 \n \n得知日本願意對韓國慰安婦道歉、賠償,蔡芳美阿嬤說,日本願意道歉的話當然最好,但她或許沒機會看到了。一旁的高姓媳婦嘆,婆婆長年靠信仰基督教慰藉心靈,這麼多年來一直盼不到日本的的道歉,加上健康越來越差,應該也已經看開了。 \n \n受訪時一直靜靜聽著,眼眶濕紅泛淚鮮少表示意見的阿嬤,顯然對日本在她身上烙下的深深刺痛尚未消失,一聽到記者要拍照,她嚇得躲到床上以棉被覆面,直說想睡覺,讓人看了相當不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