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蔡衍明+聲明的搜尋結果,共07

  • 三立又扭曲旺董談話 與卡神何異?

    三立又扭曲旺董談話 與卡神何異?

    三立新聞日前斷章取義,故意扭曲旺董談話,旺董已嚴正警告,未料今(3)日晚間由廖筱君主持的三立《新台灣加油》政論節目,再度以「豪宅門砂石門...韓國瑜作繭自縛?旺董丟包?」為題,變本加厲,曲解旺董原意,作法與卡神網路黑韓異曲同工,與卡神有甚麼不同? 新北市議員唐慧琳曾於12月1日,痛批三立電視台的立場偏頗不公正,黑韓不遺餘力。民進黨主張黨政軍退出媒體,但國民黨主動全面退出後,民進黨卻接手進入,非常惡質,三立電視台已和民進黨合而為一,成為民進黨的派系。 另外,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日前在自己經營的社群頻道上,評論現今的政治環境,提到對台灣政治失望,希望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當選後,不要讓大家失望。 沒想到這段話卻遭《三立新聞》去頭去尾下標,扭曲成為蔡衍明對韓國瑜失望。對此,蔡衍明發聲明表示,「針對《三立》的斷章取義,不排除提出法律告訴。」 卡神被起訴後,民進黨信誓旦旦說要記取教訓,但三立一再地扭曲旺董原意,此種作法,與卡神網路霸凌抹黑作法有何不同?三立一犯再犯,難道要與卡神一樣,接受法律制裁嗎?

  • 蔡衍明談「對台灣政治失望」 遭《三立新聞》刻意扭曲!

    蔡衍明談「對台灣政治失望」 遭《三立新聞》刻意扭曲!

    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先前在自己經營的社群頻道上,評論現今的政治環境,提到對台灣政治失望,希望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當選後,不要讓大家失望。但這段話卻遭到《三立新聞》去頭去尾下標,扭曲成為蔡衍明對韓國瑜失望。對此,蔡衍明發聲明表示,「針對《三立》的斷章取義,不排除提出法律告訴」。 蔡衍明的網路談話被《三立》斷章取義,還他原來的談話是這麼說的:「其實我對台灣政治真的失望。這麼多黨,尤其現在你說民眾黨也好,親民黨也罷,新黨也好,大家都是說要做這次的選舉、這個立法委員都是想要做一些關鍵少數的政黨。關鍵少數的立委,什麼叫做關鍵少數的立委?就是大家認為這一次即使選完了,2020年不管誰當選以後,還是會藍綠惡鬥,是不是這樣?」。 蔡洐明說,現在離2020剩下多少的時間,這樣算下來只剩下50天的時間,你(韓國瑜)只剩下50天應該要說你要是選上了你要做什麼?你到底有什麼重要的政策想要改進?不是只有說我現在準備要補貼多少,這樣說補貼多少,好像是買票一樣,(韓國瑜)應該說你有什麼新的想法來改變整個台灣。「到目前我看起來,坦白說,我內心是失望的。」 蔡衍明指的是對台灣政治失望,希望韓國瑜以後不要讓庶民們失望,卻被《三立》下標扭曲,說是對韓國瑜失望。對於《三立》的「斷章取義」,將「不排除提告,以正視聽」。 蔡衍明同時也說,韓國瑜跟蔡英文兩個人說起來,蔡英文有這個台獨黨綱兩岸就不可能好,這麼簡單的事情。台灣人難道會去計較你有沒有台獨黨綱。妳(蔡英文)把它(台獨黨綱)拿掉就好了,這樣兩岸就好了,兩岸就太平了。

  • 柯文哲諷小英 兩岸論述講得天花亂墜

    柯文哲諷小英 兩岸論述講得天花亂墜

    台北市長柯文哲18日出席世界佛教青年僧伽會第16屆年會暨供佛齋僧大會,提及兩岸論述,以開刀手術諷刺蔡英文總統:「講得天花亂墜,手術成功、病人死掉有什麼用!」強調要務實就好,自己中心思想就是台灣整體利益、人民最大福祉,面對記者數度追問「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則拒絕回答、轉身離去。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柯文哲說自己從來不敢說兩岸不重要,海峽兩岸的國際局勢仍在,但他認為只要看整個世界大局,其實台灣也不是那麼危險,他直言,親美友中本來就是國家戰略,台灣還是站在有比較接近價值觀的美國陣營這邊,但也不需要跟中國大陸大小聲,該準備的要準備。  柯文哲也提到昨參觀國防科技展,台灣國防戰略要考慮台灣整個產業發展,像無人機、資安網軍作戰,強調「務實就好」,他以外科醫師的中心思想就是病人要活下去、開刀要成功,諷刺小英的兩岸論述:「講得天花亂墜,手術成功、病人死掉有什麼用!」  柯文哲強調自己的中心思想就是台灣整體利益,當然要考量長期問題,再來是人民最大福祉,他認為統獨、一國兩制和九二共識都不是中心思想。  面對記者詢問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發出的聲明和對他的三問,柯文哲以「我沒有看」四兩撥千金迴避,針對記者屢屢追問「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也不願正面回應,戲謔道:「下次專訪再跟你說!」即轉身離去。

  • 蔡衍明告壹傳媒 加重誹謗案開庭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不滿壹傳媒集團刻意以完全不實的報導與圖文,對他進行人身攻擊、醜化與詆譭,遞狀控告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等十一人加重誹謗罪,台北地檢署昨日首度開庭調查,但壹傳媒十一名被告均請假未到庭,僅委任一名律師陳述答辯意旨,檢察官將擇期再開庭。  承辦檢察官昨傳喚十一名被告到庭,但包括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壹電視董事丁家裕、總經理王子云,蘋果日報發行人葉一堅、總經理曾孟卓、社長杜念中、總編輯馬維敏、副總編輯郭淑敏、徐文興、總主筆卜大中、記者徐毓莉等十一人皆請假,檢察官將擇期另行傳喚。蔡衍明昨委由律師傅祖聲出庭,庭訊約四十分鐘結束。傅祖聲庭訊後表示,基於偵查不公開,無法透露細節。  告訴狀指出,壹傳媒多次利用旗下壹電視及《蘋果日報》,一再對蔡衍明進行毫無憑據的人身攻擊,並多次醜化詆譭其人格,繼而誣指蔡衍明為「紅色資本家」、「中共代理人」,擬藉其慣用的三部曲:先醜化、再中傷、最後加以詆譭他個人的手段,打擊任何有違該集團利益的人。  蔡衍明提告同時也發表聲明指出,基於愛台灣理念回台投資,從未受任何人指使,也無意與任何人為敵,更無試圖運用集團資源作為攻擊他人的工具。但壹傳媒欲將他塑造為「賣台」之人,對他的名譽、形象及人格極盡貶損、汙衊之侵害,為排除名譽、形象及人格所受侵害,被迫採取法律途徑以維護本人之權益。  聲明也指出,期待透過司法途徑遏止任何媒體「扣紅帽、毀形象」之歪風,並提升媒體素質。並非僅是為請求私利受損之救濟,更是期待藉此得以尋求社會公益與正義。

  • 遏止「扣紅帽、毀形象」 蔡衍明狀告壹傳媒加重誹謗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昨天下午委由律師傅祖聲向台北地檢署遞狀控告「壹電視」董事長張嘉聲等十一人加重誹謗。針對壹電視發表的回應聲明,蔡衍明隨後也發表聲明強調,他期待能透過司法途徑遏止任何媒體「扣紅帽、毀形象」之歪風,並提升媒體之素質;並非僅是為請求私利受損之救濟,更是期待藉此得以尋求社會公益與正義。  蔡衍明是基於壹傳媒集團在報導「旺中併購中嘉案」過程時,刻意以完全不實的報導與圖文,連續對他進行人身攻擊、醜化與詆譭,因此向壹傳媒提出加重誹謗等罪之告訴。蔡衍明在聲明中指出,他是基於愛台灣之理念回台投資,從來未受任何人指使,亦無意與任何人為敵,更無試圖運用集團資源作為攻擊他人之工具。  對此,壹電視法務暨公共事務部總監張修哲回應,《蘋果日報》及壹電視的報導均基於公共利益與新聞專業,所有新聞內容皆可供社會檢驗與公評,絕無貶損任何人名譽及社會形象之虞。  張修哲表示,旺中併購中嘉案是歷來亞洲最大的媒體併購案,攸關台灣言論自由,社會各界普遍關切。如今,蔡衍明提起刑事告訴,不無轉移社會大眾對於「反媒體壟斷」議題的關注,並藉此將公共議題轉化為媒體集團間的對立。  張修哲說,蔡衍明動輒運用財力,對反旺中人士與媒體進行圍剿,無怪乎自從NCC審查旺中案以來,各電視新聞頻道多不報導旺中案及反媒體壟斷的新聞;如今又提出誹謗提告,是更加證實傳播學者憂心的寒蟬效應已經發生。  針對向「壹傳媒集團」高層主管提出誹謗告訴一事,蔡衍明聲明稿如下:  一、本人基於愛台灣之理念回台投資,從來未受任何人指使,亦無意與任何人為敵,更無試圖運用集團資源作為攻擊他人之工具。  二、本人提起上開誹謗告訴事,係針對「壹傳媒集團」相關各主管藉由評論「旺中併購中嘉案」之名,誣指本人回台投資係受中共指使,欲將本人塑造為「賣台」之人,對本人之名譽、形象及人格極盡貶損、污衊之侵害,為排除本人名譽、形象及人格所受之侵害,被迫採取法律途徑以維護本人之權益。  三、本人期待能透過司法途徑遏止任何媒體「扣紅帽、毀形象」之歪風,並提升媒體之素質;並非僅是為請求私利受損之救濟,更是期待藉此得以尋求社會公益與正義。

  • 誠意面對公審 理性化解疑慮-蔡衍明對旺中案的呼籲和聲明

     今天,NCC將辦一場針對旺中寬頻併購中嘉系統台的公聽會。我非常理解,不論我出不出席,不少社會先進早已經磨刀霍霍,準備好要羞辱我,或是讓我難堪。我也做好一切心理準備,坦誠面對各界對我的指教。在這場公聽會召開前,我有些心裡的話,希望向大家表白。  我必須說,這是中華民國第一次由公權力機關出面,公開特准一批對特定審查案有特定立場的人,對一個民間公司的股東,進行公開的批鬥與思想審查,我衷心希望,我會是最後一個接受這種待遇的中華民國國民。  三年前的一個偶然機緣,我接手中時媒體集團的經營。當時想法很單純,就是一定要讓這個擁有優良傳統的媒體集團,能夠永續經營下去,不僅為台灣發聲,更要讓它成為一股唱旺台灣的正面力量;只不過萬萬沒有想到,才接手經營不久,各種捕風捉影的指控與傳言,全都莫名其妙的加諸到我身上。有「中資介入」指控者、也有說我立場「傾中」等等,我連辯駁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扣上紅帽子,然後就陷入一連串撻伐與抹黑的圍剿中。  緊接著,在審理中視與中天換照過程中,NCC額外附加了不少前所未有的條款。我當時認為這個裁決的針對性太強,並不符合依法行政一體適用的原則,在自覺未受到公平對待的情況下,在反應上有些魯莽,結果引發學界集體給我指教,我隨後也立即親自拜訪多位學界先進,向他們表白我的心跡。然而,NCC的三位委員依舊對我心存芥蒂,迄今都不願參與中嘉併購案的審查,情勢走到這個地步,我個人也一直感到非常遺憾。  這次NCC的公聽會,是因為我所參與投資的一樁有線電視系統併購案,公平會、經濟部、金管會、陸委會等單位都無異議,在NCC卻被審了十六個多月,這期間NCC所有要求必須提交的文件,應交代的事項,都一一遵照辦理了,公聽會、聽證會也都辦過了,外界所有加諸於本人及媒體集團的批判與指教,能表達的也都表達了;但NCC似乎依舊認為「尚有疑義」,點名本人必須再出席公聽會說明,否則還可能持續再拖下去。  原先我認為這樁併購案所涉及的法律與程序細節,非常專業而複雜,在實務上交由專業代表在公聽會做說明即可,我只是負責出資的股東之一,許多細節不可能全盤掌握,我能體諒NCC委員們為了本案,所承受特定人士的壓力,所以不論我出席與否,都會坦誠面對,除了虛心聽取各界對我的指教外,也願意就外界對我個人及集團的諸多誤解,做個完整的回應。  我知道,與會人士一定會要我再澄清所謂「媒體集中度」或「言論集中化」的爭議。前者是公平會審查的範圍,而公平會早在一年前就已達成決議,認定這個疑慮並不存在。至於「言論集中化」的指控,我只能說,這是一個事實上並不存在,卻一直是扣在我身上的罪狀之一,以今天民主化的程度,誰有本事靠併購一個系統台,就能將台灣變成「言論集中化」的社會?  更何況,看看今天政學媒集合起來圍剿我的威力,這種集中化的程度,不正好說明我們集團根本不會造成「言論集中化」的現象!  今年初本人接受美國華郵的專訪,也是我被公審的另一個焦點。我必須說,不論各界是否同意或喜歡,本人對公共議題的任何立場與觀點,都不該與這樁併購案牽連在一起,法律更沒有授權NCC可以為一樁系統台併購的准或駁,進一步去審查股東的言論或意識形態,甚至藉公聽會的名義,以集體民粹的手段進行「公審」,如果因為我的言論或是主張不符某些人士的規格,就必須接受公開的羞辱,那是在讓台灣的民主走回頭路!  我這次參與集資併購中嘉系統台,用意非常單純。這是個有固定收益的事業,更是一個被外資掌控,閒置多年的數位資產,早該由國人收購回來,加碼投資升級,為台灣嚴重落後的數位匯流進程,持續往前推進。過去政府在口號上叫得震天價響,行動上卻遲緩牛步。如今,我與一群同樣關心這個進程的人士集資,配合政策想要收復這個數位國土,只想為台灣未來數位匯流的發展盡一份心力,並無其它任何意圖,造成外界這麼多的誤解與批評,更為了對我個人的誤解,也傷害了這次旺中其他股東們的權益,誠實的說,我真的很難過。  我一生殷實從商,清清白白賺取每一分錢,也一直希望能回饋我所熱愛的台灣,這次參與這樁併購案的投資,正就是落實我「投資台灣」的行動之一。今這場公聽會,不論我在不在現場,都願意虛心聽取各界對我有誤解的人士的指教與批評,而我也衷心盼望,各界對我提出的任何指教,能夠本諸理性而非情緒。我熱愛台灣的心與大家都一樣,為一樁有線電視系統台的併購,將我打成「公敵」,真的是言重了!畢竟我一直都相信,台灣從不應該是一個敵我分明、勢不共存的社會。  最後期盼NCC能依法行政,速審本案。

  • NCC兩周內做准駁決議 蔡衍明願出席公聽會

     有關昨(18)日NCC委員會議針對旺中案(以下簡稱本案)擬決議將再召開公聽會,並邀請蔡衍明先生出席乙事,旺中寬頻聲明如下:  一、NCC是有線電視系統產業的主管機關,也是本案審理機關之一,對委員會議決議,我們敬表尊重,但也對本案引發某些特定人士對蔡衍明先生及旺旺中時媒體關係企業的人格攻擊與謾罵,表達沈痛的無奈與遺憾。  二、「行政程序法」明定政府審查人民申請案件,以2個月為限,必要時始可再延長2個月,但最多即4個月。本案之營運規劃、投資架構、系統規模及經營區域等,完全符合我國法令之各項規定,但旺中寬頻自99年12月27日提出申請至今,已歷時約1年又4個月,相較於當年外資入主中嘉,NCC僅審理3個月即核准投資案,大富併購凱擘案,經去除法律禁止的黨政軍持股改正其投資架構後,亦僅審理3個月又8日就核准投資。且該案在99年11月4日召開公聽會後,兩周內(11月17日)NCC委員會即通過該案。我們不禁要問:政府究竟是不是要支持與信任我們自己中華民國的國民,從外國人手中買回埋在台灣美麗土地下且擁有「最後一哩」的有線電視系統?  三、NCC已在去年9月6日、10月24日,針對本案分別召開聽證會及公聽會,前後已8次來函,內容反覆針對媒體集中度、媒體業壟斷及其他與本案無關之事項(包含近期蔡衍明先生遭華盛頓郵報斷章取義之報導),旺中寬頻均以最大誠意和最快速度說明回覆,甚至包含德國及美國計算媒體集中度的標準KEK及HHI,我們也以客觀數據,向NCC證明外界計算錯誤,且台灣根本沒有媒體壟斷及過度集中等問題。  四、我們強烈要求,本案倘無不法,NCC應承諾,在公聽會後比照大富案在兩周之內,就本案立即作出准或駁之決議,在此前提之下,蔡衍明先生願意體諒NCC所承受的壓力,親自出席公聽會(公審批鬥大會),也讓所有出席人士的發言,受到全體國民的檢驗與公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