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蔣介石的搜尋結果,共1,115

  • 蔣經國權力路上的政治特質

    蔣經國權力路上的政治特質

    2020年2月,蔣經國私人日記於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正式對外界公開,這是繼2006年蔣介石日記開放後,另一件引起全球華人社會與學術界矚目的盛事。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在中華民國總統任內離世後,三十多年來,其歷史地位與評價仁智互見,也引發不少討論;在台灣,懷念他的百姓,感念寶島在其領導下,安然度過內政、外交與經濟上的重重難關,至今屹立不搖,特別是他在七○年代行政院長任內推動「十大建設」,帶領台灣邁向經濟起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又在政治上啟動本土化工程,大量提拔本省籍菁英,並於晚年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開啟兩岸交流之窗;對他懷有敵意者,視其為早年台灣「白色恐怖」主使者與執行者,主導情治工作,以國家安全之名,行破壞民主與人權之實,並要他為重大政治案件負起責任。海峽另一端的中國大陸,在過去一段時間民間輿論也曾出現一股「蔣經國熱」,小蔣在台灣的治理經驗是否可能成為未來中國大陸的一面鏡子,頗引起討論與關注。

  • 蔣宋美齡看過他一眼!蔣萬安親揭身世之謎 主持人大喊「我不信」

    蔣宋美齡看過他一眼!蔣萬安親揭身世之謎 主持人大喊「我不信」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20日上Podcast,被問到是否曾與蔣宋美齡見面?蔣表示小時候在同學家巧遇蔣宋美齡,大人們紛紛拉著他到蔣宋美齡面前,要他向眼前這位「老太太」打招呼,讓他相當不解。小學、國中不時聽到老師、同學對他明示、暗示與蔣家的關係,國中他才從圖書館找到答案,直到高中父親章孝嚴才鄭重告訴他真相。對此,主持人凱莉笑喊:「為什麼全世界都知道就你不知道!不信!」

  • 綠委逼拆軍營蔣介石銅像 蔡正元轟:把國軍當軍奴

    綠委逼拆軍營蔣介石銅像 蔡正元轟:把國軍當軍奴

    民進黨立委以去威權為由,要求國軍拆除軍營中的蔣介石銅像,否則就要刪砍國軍的旅費。國民黨前副祕書長蔡正元在臉書酸諷:民進黨是「把國軍當軍奴」。

  • 白先勇史筆 揭白崇禧與老蔣恩怨情仇

    白先勇史筆 揭白崇禧與老蔣恩怨情仇

     文學大師白先勇與歷史學者廖彥博以「從台北人到悲歡離合40年」為題,昨日受邀到台北市私立薇閣中學演講,白先勇說,1994年計畫為父親白崇禧將軍立傳,《悲歡離合四十年》是為三部曲中的最後一部,以「人子」身分,介紹父親的種種事蹟,以及與蔣介石間君臣同心的困難,不僅是一部民國軍事史,也可以說是一部家史與信史的融合,以感性筆法寫出父親的真人實事。

  • 【史話】專欄:龍城飛》反攻大陸的興起與擱淺──也談張憲義事件(三)

    【史話】專欄:龍城飛》反攻大陸的興起與擱淺──也談張憲義事件(三)

    安排陳儀深教授對張憲義博士訪問的前《聯合報》駐美特派員王景弘,其著作《採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頁265~273),以及涂成吉博士的著作《克萊恩與臺灣:反共理想與理性之衝突和妥協》(頁214~257),其中皆談到1960年代台灣方面和美國政府交涉反攻大陸及有關中國(中共)核子武器的議題。筆者綜合摘錄其中重點如下:

  • 不滿獨派主張拆蔣介石銅像 統派立院外抗議與警爆推擠

    不滿獨派主張拆蔣介石銅像 統派立院外抗議與警爆推擠

    獨派團體今在立法院舉行「拆解蔣介石幽魅銅像,落實台灣轉型正義」記者會,呼籲執政黨盡速拆除蔣中正銅像,引發統派團體不滿,今早聚集在立法院大門外抗議,有抗議群眾跑到分隔島上,警方以未申請集會遊行為由,強行將人帶離現場,一度爆發群眾與警方推擠衝突,所幸統派團體隨即宣布活動結束解散,衝突才沒進一步擴大。

  • 提蔣介石父子大風吹走講稿 受難家屬:說不定228冤魂掃過

    提蔣介石父子大風吹走講稿 受難家屬:說不定228冤魂掃過

    今(28)日是二二八事件74周年,今年中樞紀念活動在高雄市舉辦,二二八家屬代表王文宏致詞提到蔣介石父子時,突然一陣風襲來,將講稿吹落,他見狀則隨口說出,「說不定是二二八的冤魂掃過,把我的講稿掃過」。 \n \n王文宏代表受難家屬致詞,提到「蔣介石父子的王朝」時,一陣風將他的講稿吹走,他連忙蹲下身撿起講稿,向在場人士致歉後說,「這陣風說不定是二二八的冤魂掃過,把我的講稿掃過」。坐在台下的蔡英文則頻點頭示意。 \n \n對此,網友表示,「這陣風是天地英靈叫你們別胡扯亂編」,且現在民進黨追殺國民黨,其實與二二八差不多,只是手段不同,「換位思考,國民黨員是不是也應一起來抗暴」。 \n \n不過,中樞紀念會移到高雄舉辦,也引發外界諸多聯想。對此,總統蔡英文今出席活動時,並未多做回應。高雄市長陳其邁25日受訪時則表示,過去也曾在高雄舉辦,228發生的地點,高雄市個受傷嚴重的城市,能到高雄舉辦紀念典禮,對於撫平歷史傷口非常有幫助,強調沒必要做過多聯想。 \n \n此外,蔡英文在紀念會現場也頒發「回復名譽」證書給3名受難家屬,並到228和平公園親自獻花致意。她指出,史博館門口牆上的補丁,就是當年228留下的印記,不能忘記。

  • 白崇禧與蔣介石──《悲歡離合四十年》讀後感

    白崇禧與蔣介石──《悲歡離合四十年》讀後感

     本文作者戴安娜(Diana Lary)教授為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歷史系榮退教授,她是西方學界研究廣西、桂系的前驅,著有《中國政壇上的桂系》(Region and nation: the Kwangsi clique in Chinese politics, 1925-1937)、《流離歲月:戰火中的中國人民》(The Chinese people at war: human suffering and social transformation, 1937-1945)等多部著作。 \n 全書概觀 \n 通讀全書以後,我發現蔣介石與白崇禧的關係,像極了莎士比亞筆下的悲劇。蔣介石是一個有嚴重性格瑕疵的人,他與表現出色的白崇禧在漫長的競合過程中,幾乎是再三試圖將白整垮。蔣、白兩人在許多時候也能攜手合作,但是每到危難關鍵時刻,蔣氏的敵意便將此合作關係破壞無遺,這種敵意後來甚至演變到偏執、妄恐(obsession/paranoia)的程度。蔣之不能容白,即是俗話所說「一山不容二虎」,可以看作是「霸王」心態的一個顯例。這種「霸王」心態造就了許多暴君,他們對於身邊真有才幹者往往不能容忍。毛澤東是另外一個例證,蔣與毛相比倒還好些,因為毛殺害了不少被他視為政敵的人。 \n 蔣、白之間悲歡離合的關係,讓我回想起早年師從劉殿爵先生學習中國歷史時上的第一課,即楚漢之爭:高貴有教養的項羽對上粗鄙不文的劉邦。劉殿爵先生是一位傑出的學者,專治傳統經典,他在抗戰期間曾在廣西軍中服役,張發奎將軍是他的頂頭上司。劉先生十分敬仰白崇禧,這一點和我的博士指導教授陳志讓(Jerome Chen)先生一樣,陳老師在抗戰時在昆明讀書,他同樣也相當佩服白將軍。 \n 蔣對白的敵意甚深,極難化解,甚至在白氏辭世後仍未消除。他在前往祭悼白那天所寫日記,讀了令人反感。這樣的憎惡恨意,對於中國、對於國民黨來說,都是一大悲劇。國共內戰時,國軍原來本可輕易獲勝,但是蔣在一九四六年和一九四八年的兩次重大關鍵時刻,都不採用、乃至於推翻了精於戰略的白崇禧所提出的建議。一九四六年時,國軍在四平街會戰獲勝,卻沒有渡過松花江繼續掃蕩共軍,此一失策經常被歸咎於馬歇爾(George Marshall)的梗阻;在一九五○年代初期國民黨方面的著作,更是極力支持這個論點。杜聿明在軍事指揮上的失當也經常被拿出來檢討,但這似乎未盡公允,因為杜實際上無法全權指揮部隊。相較於前二種解釋,蔣介石是制定決策者,他因拒絕採用白崇禧提出的戰略建議而致使失敗,才是更具說服力的說法。一九四八年,內戰態勢已經逆轉,蔣介石仍拒不放棄他那已證明失敗的戰略,而且峻拒白崇禧提出的新戰略。 \n 對中國而言,蔣的執拗結果十分可怕:數百萬人死去,那些曾在抗戰時對日本英勇作戰的人們遭到迫害,家人離散分隔,文化遭到摧毀破壞。七十餘年過去了,至今我們仍然受到影響。 \n 蔣的憎恨 \n 蔣對白的憎惡,大多出自於他的嫉妒和怨恨。他的嫉妒其來有自。白崇禧是一位天才戰略家。當年他年僅三十五歲,便揮戈北上,克復北京。故都北京的克復是最確切的徵兆,表明舊時代的秩序已然冰消瓦解;在此之前為北伐軍攻克的上海與南京,其政治象徵意義反倒沒有那麼強烈。由於白崇禧領兵克復北京,受到新媒體的大肆報導,他已然成為當時備受歡迎的英雄人物。 \n 白崇禧可說是民國時期軍事將領中的佼佼者。他的軍事指揮能力,他的堂堂儀表和出色的風采,在在引起蔣氏的妒忌。蔣氏本人統兵作戰,少有勝績;而白則屢戰屢勝,有「小諸葛」之稱。蔣、白兩人那張攝於一九四六年二月十七日的照片,蔣自己坐著而白立於其身後,藉此來顯示其凌駕於白的權威。但是實際上這張照片卻傳達出意義完全相反的訊息:蔣看起來很尷尬,他的雙腿分開,墊高鞋底的皮鞋頗為顯眼。白崇禧則完全是一副紀律嚴明的將領形象。 \n 妒忌的源頭必定出自個人因素。民國時期是人際關係劇烈變動的時代。青年人對抗父母安排的媒妁婚姻,尋求因愛情而組合的婚姻與家庭。蔣介石一生有三段婚姻,第一段是奉母命成婚,第二段和陳潔如結合,已有些現代味道,到了第三段與宋美齡結婚,就相當現代、時尚了。可是他的三段婚姻,無一是因愛而結合。三段婚姻,蔣氏只生有一個兒子(蔣經國),早年與兒子的關係還處得很艱難。白崇禧的婚姻卻很幸福,他的結髮妻子馬佩璋活力充沛,而且十分能幹,兩人婚後感情篤厚。他們生下十個子女,三女七子;夫妻間的感情歷經民國史上多少風雨興衰而不曾稍減。白崇禧與馬佩璋對彼此的付出和奉獻,是現代人所渴求盼望的婚姻典範。 \n 敵視廣西 \n 對廣西人的仇恨,並非蔣介石所獨有,而是在現代中國歷史上經常出現,相近於種族/民族仇恨的地域敵視的一種體現。廣西在太平天國運動的前後,被送上遭敵視的風口浪尖。而蔣介石不但承繼了這種敵視,還將他對「桂逆」的滿腔怨毒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他對待桂系來台人員的各種小動作與惡劣待遇,表明他對廣西全省的仇恨。中共還要更加深一層,將對廣西的敵視與對桂系的仇恨兩相結合起來。他們將廣西省改制為壯族自治區,並且製造出壯族這樣一個少數民族。在此過程中,白崇禧昔日共同奮鬥多年的戰友黃紹竑遭到殺害。 \n 愛女先明 \n 第三冊〈台灣歲月〉最讓人動容的段落,莫過於描述白崇禧、馬佩璋夫婦照料罹患心理疾病的愛女先明的文字了。多少家庭都不善於適應家中成員的心理疾病,白家卻是一個例外。白崇禧對白先明的愛和關懷是慷慨而豐厚的,而這份愛也是雙向的──先明陪伴老父的晚年。我希望這個故事可以用不同的體裁,或許是雜誌文章的形式,再寫一篇,作為許多家庭面對成員罹患心理疾病時的榜樣。(譯按:白先勇已有一篇追念三姐先明的文字〈第六隻手指──紀念三姐先明以及我們的童年〉,收於同名散文集《第六隻手指》之中。) \n 古今英雄 \n 諸葛亮和岳飛是白崇禧心目中的英雄人物。這兩位中國文化上的英雄在世時都經歷過悲慘的命運,但是在國人心目中卻廣受崇敬,而且歷久不衰。我相信《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這本書,將會還給白崇禧應有的歷史地位,並且使他與古今英雄人物並列。

  • 抗議不拆蔣介石銅像 台灣國今衝中正紀念堂丟雞蛋被捕

    抗議不拆蔣介石銅像 台灣國今衝中正紀念堂丟雞蛋被捕

    台灣國辦公室為了抗議文化部不主張拆除中正紀念堂及蔣介石銅像,今到中正紀念堂像蔣介石銅像丟雞蛋,隨後被帶到派出所;台灣國辦公室主任陳峻涵表示,文化部長李永得根本是把台灣人民的包容當作是軟弱,也完全不能體會政治受難者及其後代的傷痛,台灣國辦公室被迫以丟雞蛋這種「不溫和」的方式,表達銅像不拆,正義不彰。 \n陳峻涵說,促轉條例於2017年12月27日生效,迄今已逾三年,而促轉條例第二條第二款規定,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然而,台灣號稱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現代國家,當局卻放任殺人魔王、世紀屠夫蔣介石的銅像安座在中正廟內供人瞻仰、膜拜,令人氣結。除了已經公然違法外,更是國際間的大笑話。 \n他說,在蔣介石高壓統治的時代,台灣人歷經中國國民黨獨裁政權的迫害、從二二八事件的屠殺﹑清鄉、戒嚴乃至於數十年的白色恐怖,好不容易本土政黨全面執政,人民期盼政府能夠全面公佈屠殺真相,清算過往的不公不義,去除所有威權象徵,讓過去與現在受到迫害的台灣人得到最基本的尊嚴卻不可得。 \n陳峻涵表示,文化部長李永得前天與媒體茶敘時表示,現在抗議者立場稍趨向溫和,因此不主張拆除中正廟及蔣介石銅像 \n他說,2015年起,台灣國團隊已六度進入中正廟要求移除蔣銅像,加上更早期的相關活動更是數不勝數,李部長所稱的抗議者恐是暗指本辦,然而所謂的行動趨向溫和,除了是對當局仍懷抱一絲希望外,也因為防疫期間不願徒生困擾,而李部長這番話倒逼著他們不得不有所作為,即使必須付出代價也只能擇善固執了。 \n他表示,落實轉型正義本就是蔡總統的重要政見,移除中正廟銅像更是轉型正義的指標,文化部長完全沒資格代表受難者。執政黨若能果斷去除蔣介石的威權圖騰,相信必然可以為本土政黨注入一劑強心針,更將在歷史上留下美名。

  • 美國務卿稱台灣「自由中國」學者嘆:任人擺佈的草包政權

    美國務卿稱台灣「自由中國」學者嘆:任人擺佈的草包政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日宣布,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Kelly Craft)將於13至15日訪問台灣,並稱台灣是「自由中國(free China)」。對此,東華大學民族系教授施正鋒認為,美方這種「一國兩府」的說法,其實就是前總統蔣介石「漢賊不兩立」的概念,難道美國要幫蔡英文政府「反攻大陸」? \n \n 施正鋒9日在臉書以「任人擺佈、不知所措的草包政權」為題,撰文分析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稱,台灣是「自由中國(free China)」說法。他表示,在國際上,台灣近年來在國際社會被允許的名稱是「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自我安慰為「華人的」台北,也就是所謂的「奧運模式」,台灣儼然被虛無化了。更糟糕的是,不懂中文的人,聽起來是「中國的台北」。 \n \n 施正鋒並指出,川普政府臨去秋波之際,稱呼台灣是「自由中國」(Free China),還以為回到冷戰時代,對岸是「共產黨統治的中國」(Communist China),這邊是「國民黨統治的中國」(Nationalist China),前者是「淪陷地區」,後者是「自由地區」。當時美蘇勢不兩立,站在美國的立場來看,前者是「他們的中國」,後者才是「我們的中國」。當然,比較委婉的說法則是「大陸中國」、以及「島嶼中國」的對照,聽起來稍微比較中性。 \n \n 施正鋒說,對於贊成「一個中國」的人來說,台灣只是相較於「內地」的「邊陲」;對於主張「一台一中」的人而言,「中國與台灣互不相屬」。至於重提「自由中國」,聽起來有「兩個中國」、甚至於「一個中國兩個政府」的弦外之音。 \n \n 施正鋒並認為,「兩個中國」是「分裂國家」的思維,也就是所謂的「德國模式」、終究要統一。至於「一國兩府」則是「三國演義」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就是老蔣的「漢賊不兩立」。最後,施正鋒質疑,「難道,號角響起,美國要幫蔡英文政府『反攻大陸』?」。

  • 王之道/小英搞專制 更勝蔣介石

    王之道/小英搞專制 更勝蔣介石

    三十年一覺民主夢,原來我們沒有前進,歷史卻一再重演。蔡英文政府打壓異己、審查思想,又介入司法與媒體,箝制言論自由,一步步走回威權獨裁的老路,和蔣介石時代那麼地相像。 \n繼關掉異議媒體中天新聞台後,蔡政府封殺言論自由的行動絲毫沒有鬆懈,馬上就對出版界砍下鍘刀。先是禁了大陸童書《等爸爸回家》,接著文化部宣布,今年二月一日起,台灣出版由陸方授權、簡體字轉繁體字的書,都必須先向文化部申請許可通過,才可向國家圖書館書號中心申請書號,否則無法免稅。 \n消息一出,出版界一片譁然,認為此舉不但近似於威權時代的出版管制,甚至比過去更嚴苛。 \n回顧一九九九年《出版法》廢除時,我國「禁書」時代就此終結,當時的新聞局發過公文,指大陸出版品不用再送審,二十年來出版社也幾乎未再送審。 \n現在蔡政府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授權在一九九三年訂定的《大陸出版品許可辦法》,規定大陸地區出版品如有宣揚共產主義或從事統戰者,不予許可,陸委會還聲稱要求送審是「依法行政、有法必依」。 \n事實上,在新聞局一九九九年發出大陸出版品不必送審的公文後,《大陸出版品許可辦法》本就應該配合放寬修正,現在蔡政府卻拿著不合時宜的舊法規,對大陸出版品下手。即便是當年的威權政府,也只有事後查禁,不做出版的事前審查,蔡政府可謂「更勝於藍」。 \n再者,該辦法不予許可的兩項標準, 有很大的問題。一是宣揚共產主義,但依大法官解釋,人民主張共產主義或台獨, 都屬於言論自由。二是從事統戰,這部分沒有明確定義,全由行政機關片面裁決,若預估大陸經濟會在二○三五年超越美國,算不算統戰?探討兩岸和解之道呢?這讓行政權擁有切斷兩岸文化交流的權力,將來恐怕任何對大陸有點正評的書都不能出版。 \n老一輩應該還記得,當年雜誌上有關大陸的內容都會被塗黑,免得老百姓的思想被「汙染」;如今在蔡政府眼中,人民的智商和判斷力顯然低到需要政府代為篩選,問題是政府憑什麼這麼做?文化部長李永得曾是首位打破威權政府禁令赴大陸採訪的記者,現在卻殺氣騰騰地化身出版自由的劊子手,何其諷刺。當起思想警察的蔡政府,從訂定《反滲透法》、關掉中天新聞台、研擬「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對反萊豬醫師蘇偉碩查水表,到現在審查大陸出版品,都是藉由黨政、國會、司法及網路操控,無死角地壓縮言論自由。 \n日前,《亞洲週刊》刊出總統蔡英文身著龍袍的封面,指蔡政府已變成「民選獨裁」。民眾若不警覺,看不到自由正被蔡政府鯨吞蠶食,「綠色戒嚴」將不是危言聳聽。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字典裡沒有難這個字─憶我父親任顯群(中)

    字典裡沒有難這個字─憶我父親任顯群(中)

     然而,父親的長官吳國楨與行政院長陳誠及蔣經國(時任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不合,堅持於1953年4月辭職並於5月下旬赴美;父親也受到政治鬥爭波及而離職。──由於不願順從當局誣告吳國楨,他決定永遠告別官場。 \n 1996年11月,袁方先生在《傳記文學》六十九卷第五期發表〈任顯群的故事〉,說陶希聖曾於1954年3月要求任顯群提供吳國楨的「不法證據」,但是受到任顯群斥責。陶乃發動相關人員查核省府購置物品的虛實,據說連省府買茶葉的發票也持往店家核對有無訛報…。 \n 袁方先生長期在金融界服務,著有《台灣金融事業史》,與我父親也是舊識。他在同一篇文章中說,他曾詢問我父親為何吳國楨要辭職,父親幽默的答道:「吳先生精通外科、老人科、內科,就是不通小兒科。」父親說完還進一步解釋:「吳先生和美國的關係很好,夫婦倆與老先生、夫人的關係也不錯,就是和蔣經國的關係沒搞好。」袁先生因而加上一句按語: \n ──那段時期的政壇人士,因不通「小兒科」而落馬的大有人在。── \n 袁先生還提到吳國楨赴美前,曾去陽明山向蔣介石辭行,回程要下山時,座車輪子的螺絲被鬆脫了,幸而車子起動不久,未釀成墜崖之禍。──經歷了那樣的險境,換誰都會下定決心一走了之的! \n 袁方先生發表這篇文章時,父親已去世三十多年,他的結論是: \n ──任顯群在台灣從政,先後僅四年多,計任交通處長一年,財政廳長三年四個月,均政績斐然。他勇於負責,待人坦誠,深受台省朝野人士擁護。── \n 父親1953年4月辭去財政廳長後,與友人合創群友法律會計事務所;同年10月與我母親結婚,轟動一時。然而1955年4月11就被羅織「知匪不報」罪名,被捕入獄。 \n 我稍解世事後,多次聽母親說父親被捕的事,每次都心有餘悸。她說,情治人員在家裡翻箱倒櫃三天,連天花板都拆下來搜查;而且當局不告知他被關在何處,外面也謠言紛紛,有說被關在台中或台南,有說被送去綠島,有說已被處死…。提心吊膽四個月,才獲知他被羈押在西寧南路保安司令部保安處;一年後判決定讞,心情才稍微篤定下來。 \n 父親被捕之前兩天,蔣介石日記於1955年4月9日如此記載: \n ──十時入府令鄭毛追究任顯群包庇匪諜案。── \n 鄭指當時國安局長鄭介民,毛指情報局長毛人鳳。可見逮捕父親之事,是經蔣介石親自定奪的。 \n 而所謂的「包庇匪諜案」,是1950年發生的事,為什麼五年之後才要「追究」?是誰有意的羅織那些舊資料給蔣介石? \n 「包庇匪諜」案的「匪諜」,是指父親的族叔任方旭,大陸淪陷時未及逃出;任職於中國人民銀行杭州銀行。1950年8月終於逃到香港,輾轉與我祖母徐寶初取得聯繫,希望能夠來台灣。當時外人來台需有保人,祖母乃令我父親保任方旭入境。父親一向事母至孝並樂於助人,何況是自己族叔?於是按照行政作業規定向保安司令部提出申請,並經該部副司令彭孟緝審核批准;入境後也幫他找到工作安頓下來。 \n 1953年12月,父親與母親結婚兩個月後,任方旭突在台南被捕,長年羈押獄中不予起訴。1955年4月3日,父親偕母親參加張正芬婚禮,被記者拍照上報,一周後父親即遭逮捕;直到1956年4月11日,兩人才同時由保安司令部軍法處宣判。 \n 1997年我才有機會看到那份判決書:任方旭判刑十年,罪名是在大陸任職的人民銀行「均屬叛亂組織之一種」,來台後「既未據聲明脫離亦不向政府治安機關自首…。」任顯群判刑七年,罪名是「曾接受高等教育,歷任政府要職,竟不知『大義滅親』之義,明知匪諜而不告密檢舉…。」 \n 關於父親的刑期,聽說當局原先要判他死刑,後來又聽說要判十年,最後七年定讞,服刑兩年半獲得假釋出獄。我想,蔣介石處理過無數生殺大事,會選擇最輕的判決,大概是念及父親曾對國家有過貢獻,而且了解他從未做出對不起國家的事吧? \n * \n 父親一向把做人該有的原則放在最前面,也因此做了些讓當道不滿的事。例如陳儀1950年6月18日在新店軍人監獄被槍決,遺體停在殯儀館,至親好友怕得罪當道都不敢去弔祭。父親則認為政治歸政治,情義歸情義,得知消息就第一個去弔祭老長官;是唯一去弔祭的政府首長。 \n 陳儀去世後,其日藉太太生活無著,只得返回日本娘家依親。後來如有親友赴日,父親都悄悄託人給她送點生活費。父親曾對母親說,陳儀太太從不用公家車,每天自己拎菜籃上菜場買菜,夫婦倆的生活一直很儉樸。──他當然知道去弔祭陳儀的消息傳到蔣介石等人的耳裡會影響官運,但他並不在意。 \n 又如吳國楨1953年11月在美國發表批判國府言論後,昔日屬下都受到種種調查,要他們提供對他不利的證據;父親也曾被保安司令部保安處的人約談兩次。母親回憶說,父親每次都是晚上八點多去,十二點多才回來,查問吳國楨在省主席任內有無貪污,買金子,虛報帳目等等。之後父親開始被跟蹤,家門口突來一個香菸攤,記錄父親行蹤;不但住家及事務所受監控,連往來的公司也被查帳。最荒謬的是,我同父異母的大姊任景文赴美留學,出境當天行李被海關逐一打開檢查,連新做的旗袍領子也被一件件拆開!──當局大概懷疑父親託我大姊帶什麼密謀的信函給吳國楨,而信函可能藏在旗袍領子裡。 \n * \n 父親心胸豁達,聰敏好學,從不虛度光陰。別人坐牢大多怨天尤人,意氣消沉,他坐牢兩年九個月,不但以他和母親的故事編了一齣劇本「小秋」,還編了一本八百多頁的《中文字典》於出獄後出版。他的專長是法律與財經管理,誰也沒想到他會編字典,並以自己獨特的見解另闢蹊徑,把自古以來的部首做了大調整。他的「弁言」不足一千字,簡潔扼要,無一句提及身繫牢獄編書的背景。 我上初中時,父親送我那本字典,我還不太了解那些部首的變化,但他說的一句話至今深藏在我心中: \n ──「要記住呀,天下無難事,用我的部首查詢,這字典裡沒有『難』這個字喲!」── \n 我也記得小時候問過父親:「爸爸,你有沒有坐過飛機?」他說有,不好玩;是為了載金子給「上面」清點。 \n 我也問過他:「爸爸,你有沒有信什麼教?」 \n 他回說:「我信仰過三民主義,但現在我信睡覺!」 \n 我初中時想去教會,父親勸我要知道分辨,因為「很多時候,組織都是利用年輕人的熱血,最後受傷的是自己!」我想這句話說出了父親自己的心聲。 \n * \n 父親1958年元月假釋出獄後,因為被警告刑期未滿前不可與母親在熱鬧的公共場合露面,「也不能在台北市區做生意」,後來只好遠走金山鄉開墾農場,住在沒水沒電,屋頂蓋著茅草的矮屋裡。 \n 母親說,他們初到金山鄉墾荒時,因為沒經驗,鬧了不少糗事。譬如一開始種了一大片高麗菜,眼見著逐漸長大,內心充滿將要收成的喜悅,哪知高麗菜的葉子一直長高,就是不會包起來,一季的心血全白費了。後來他們才知道,陽明山、金山的高麗菜,如果晚了十天播種,結果可是天壤之別! \n 1961年秋天,名作家柏楊曾到金山農場採訪,10月初於《自立晚報》的「冷暖人間」系列,發表〈兩個天地間的任顯群和顧正秋〉,其中一段話是這麼說的: \n ──關於任顯群,知道的人太多了,他當過台灣省政府財政廳長,在滿街都是駱駝牌美國煙,公賣局賠錢過日子,私宰如熾,財經紊亂得一塌糊塗的時候,他以絕頂的才能使全國面目一新。當去年所有的公務員拿不到年終獎金,大家再度的想起了他。對於全國的老百姓而言,使現在這些只會做官的人如此窩囊下去,而使一個能幹,而且有成績的人才在荒山上埋沒,這不僅僅是一齣「冷暖人間」的諷刺劇,也是一幕時代的悲劇。── \n 柏楊先生來金山農場時,我才兩歲,什麼也不記得。母親1997年出版回憶錄《休戀逝水》(時報出版)時,我在書裡讀到那篇文章,想到去世多年的父親,想到很多長輩看到我,談話間說起父親都會說:「他是位做事的人,不是做官的人」。──如今引述柏楊先生這段文字,是一個紀念,也是與長輩們的話做個對照。(待續)

  • 社論/蔡英文與蔣介石

    社論/蔡英文與蔣介石

     時光不會倒流,歷史卻在重演。蔡英文政府打壓異己、審查思想、政治介入司法與媒體、箝制言論自由、拿中共當理由打擊異己,和蔣介石時代那麼相像。民進黨政府唱著「民主防禦機制」的高調,行踐踏民主扼殺言論自由之實,自詡全球民主模範生的台灣,一步步走回威權專斷的老路。30年一覺民主夢,原來我們沒有前進,只是輪迴,這何其悲哀。 \n 蔡政府創下全球民主國家首例,關掉異議媒體中天新聞後,封殺言論自由的行動絲毫沒有鬆懈,馬上就向出版界砍下鍘刀。先是禁了大陸童書《等爸爸回家》,接著文化部下重手,宣布2021年2月1日起台灣出版由陸方授權、簡轉繁體字的書,都須先向文化部申請許可通過,才可向國家圖書館書號中心申請書號,否則無法免稅。消息一出,出版界一片譁然,認為不但是重返威權時代的出版管制,甚至比過去更嚴苛,必然造成普遍的寒蟬效應。 \n 扮演出版自由的劊子手 \n 《出版法》在1999年廢除後,我國的創作與發行都自由開放,「禁書」時代就此終結。當時的新聞局發過公文,指大陸出版品不用再送審,20年來出版社也幾乎未再送審。現在蔡政府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授權在1993年訂定的《大陸出版品許可辦法》,指其中規定大陸地區出版品如有宣揚共產主義或從事統戰者,不予許可,陸委會還據此聲稱要求送審「依法行政,有法必依」。事實上,該辦法在1999年新聞局發出大陸出版品不必送審的公文後,本就應該配合作放寬修正,現在蔡政府卻拿著早已不合時宜的舊法規來對大陸出版品下手,完全是開言論自由之倒車。何況即使是當年的威權政府,也只有事後查禁,並不做出版的事前審查,蔡政府可謂更勝於藍。 \n 而且,該辦法不予許可的兩個標準都有很大問題。一是宣揚共產主義。依大法官解釋,法律禁止人民主張共產主義或台獨都屬違憲,因其屬於言論自由。二是從事統戰,這部分沒有明確定義,全由行政機關片面裁決,說大陸防疫封城做得很嚴密、預估大陸經濟會在2035年超越美國算不算?探討兩岸和解之道呢?這讓行政權擁有切斷兩岸文化交流的強大權力,嚴重侵犯出版、思想與言論自由,將來恐怕任何對大陸有點正評的圖書都不能出版。 \n 老一輩應該還記得,當年外來雜誌上有關大陸的內容都會被塗黑,免得老百姓的思想被「汙染」,如今在蔡政府眼中,人民的智商和判斷力顯然低到需要政府代勞,問題是政府憑什麼權力這麼做?文化部長李永得曾是首位打破威權政府禁令到大陸採訪的記者,現在卻殺氣騰騰地扮演出版自由的劊子手,何其諷刺。 \n 李永得辯稱將朝「精準規範、低度管理」原則修法,中國共產黨或解放軍所屬的出版品才需申請許可。此說完全脫離現實,在大陸出書都要透過出版社申請書號,書號掛的都是黨營出版社。生死令捏在文化部手裡,台灣出版社想出版大陸書籍,從此完全要仰政府鼻息,惴惴不安地自我設限,人民的言論自由與接收資訊的權利就此打了大折扣。 \n 防民進黨破壞民主自由 \n 這不只是單一事件,而是蔡政府當起思想警察壓縮言論自由的諸多行動之一,從訂定《反滲透法》、用《社會秩序維護法》移送台大教授和台南市議員、關掉中天52頻道、研擬「數位通訊傳播法」和「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對反萊豬醫師蘇偉碩查水表,到現在審查大陸出版品,都是藉由黨政、國會、司法及網路操控,全方位無死角地一步步壓縮言論自由,只有迎合當道的聲音可以表述,這實質上就是思想箝制,逐漸改造輿論環境,對民眾進行洗腦。 \n 《亞洲週刊》刊出蔡英文總統身著龍袍的封面,指民進黨政府已成民選獨裁,蔡政府和該刊大打筆仗。但不是每個人眼睛都是瞎的,看不到蔡政府正鯨吞蠶食台灣的民主自由。李永得說出版審查是為了民主防禦機制,但現在對台灣民主自由最大的禍害正是被權力扭曲的民進黨政府。人民若不警覺,實施「綠色戒嚴」將不是危言聳聽。

  • 中時社論》蔡英文與蔣介石

    中時社論》蔡英文與蔣介石

    時光不會倒流,歷史卻在重演。蔡英文政府打壓異己、審查思想、政治介入司法與媒體、箝制言論自由、拿中共當理由打擊異己,和蔣介石時代那麼相像。民進黨政府唱著「民主防禦機制」的高調,行踐踏民主扼殺言論自由之實,自詡全球民主模範生的台灣,一步步走回威權專斷的老路。30年一覺民主夢,原來我們沒有前進,只是輪迴,這何其悲哀。 \n 蔡政府創下全球民主國家首例,關掉異議媒體中天新聞後,封殺言論自由的行動絲毫沒有鬆懈,馬上就向出版界砍下鍘刀。先是禁了大陸童書《等爸爸回家》,接著文化部下重手,宣布2021年2月1日起台灣出版由陸方授權、簡轉繁體字的書,都須先向文化部申請許可通過,才可向國家圖書館書號中心申請書號,否則無法免稅。消息一出,出版界一片譁然,認為不但是重返威權時代的出版管制,甚至比過去更嚴苛,必然造成普遍的寒蟬效應。 \n \n \n \n 《出版法》在1999年廢除後,我國的創作與發行都自由開放,「禁書」時代就此終結。當時的新聞局發過公文,指大陸出版品不用再送審,20年來出版社也幾乎未再送審。現在蔡政府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授權在1993年訂定的《大陸出版品許可辦法》,指其中規定大陸地區出版品如有宣揚共產主義或從事統戰者,不予許可,陸委會還據此聲稱要求送審「依法行政,有法必依」。事實上,該辦法在1999年新聞局發出大陸出版品不必送審的公文後,本就應該配合作放寬修正,現在蔡政府卻拿著早已不合時宜的舊法規來對大陸出版品下手,完全是開言論自由之倒車。何況即使是當年的威權政府,也只有事後查禁,並不做出版的事前審查,蔡政府可謂更勝於藍。 \n 而且,該辦法不予許可的兩個標準都有很大問題。一是宣揚共產主義。依大法官解釋,法律禁止人民主張共產主義或台獨都屬違憲,因其屬於言論自由。二是從事統戰,這部分沒有明確定義,全由行政機關片面裁決,說大陸防疫封城做得很嚴密、預估大陸經濟會在2035年超越美國算不算?探討兩岸和解之道呢?這讓行政權擁有切斷兩岸文化交流的強大權力,嚴重侵犯出版、思想與言論自由,將來恐怕任何對大陸有點正評的圖書都不能出版。 \n 老一輩應該還記得,當年外來雜誌上有關大陸的內容都會被塗黑,免得老百姓的思想被「汙染」,如今在蔡政府眼中,人民的智商和判斷力顯然低到需要政府代勞,問題是政府憑什麼權力這麼做?文化部長李永得曾是首位打破威權政府禁令到大陸採訪的記者,現在卻殺氣騰騰地扮演出版自由的劊子手,何其諷刺。 \n 李永得辯稱將朝「精準規範、低度管理」原則修法,中國共產黨或解放軍所屬的出版品才需申請許可。此說完全脫離現實,在大陸出書都要透過出版社申請書號,書號掛的都是黨營出版社。生死令捏在文化部手裡,台灣出版社想出版大陸書籍,從此完全要仰政府鼻息,惴惴不安地自我設限,人民的言論自由與接收資訊的權利就此打了大折扣。 \n \n \n 這不只是單一事件,而是蔡政府當起思想警察壓縮言論自由的諸多行動之一,從訂定《反滲透法》、用《社會秩序維護法》移送台大教授和台南市議員、關掉中天52頻道、研擬「數位通訊傳播法」和「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對反萊豬醫師蘇偉碩查水表,到現在審查大陸出版品,都是藉由黨政、國會、司法及網路操控,全方位無死角地一步步壓縮言論自由,只有迎合當道的聲音可以表述,這實質上就是思想箝制,逐漸改造輿論環境,對民眾進行洗腦。 \n 《亞洲週刊》刊出蔡英文總統身著龍袍的封面,指民進黨政府已成民選獨裁,蔡政府和該刊大打筆仗。但不是每個人眼睛都是瞎的,看不到蔡政府正鯨吞蠶食台灣的民主自由。李永得說出版審查是為了民主防禦機制,但現在對台灣民主自由最大的禍害正是被權力扭曲的民進黨政府。人民若不警覺,實施「綠色戒嚴」將不是危言聳聽。

  • 劉樂妍元旦開第一槍 崩潰發聲「他殺光你們就沒那麼多事」

    劉樂妍元旦開第一槍 崩潰發聲「他殺光你們就沒那麼多事」

    女星劉樂妍近年將生活和事業重心移往大陸,時常發表對時事的看法而引起爭議,鮮明的政治立場也讓她常跟網友隔空交火,她新年第一天又在臉書開轟,「你們說蔣介石是殺人魔。我真的不同意,我真的覺得他太仁慈了。如果他當初把你們殺光,還有那麼多事嗎?」 \n劉樂妍今日在臉書發文抒發心情,透露以前爺爺、奶奶和爸爸過世時,她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頓時失去人生意義,然而她始終謹記爺爺的願望,「告訴我我們是湖北恩施宣恩人。那是他兒的家」,她痛心表示,這樣簡單美好的願望,到了2020年卻被摧毀。 \n劉樂妍坦承,酸民常會說他們家是「殺人魔蔣光頭帶來的國民黨餘孽」,但她認為蔣介石很仁慈,「大陸帶來的黃金,讓台灣在三四十年前就脫貧,亞洲四小龍」,話鋒一轉也提到,她的故鄉2020年才脫貧,並表示不認同大家說蔣介石是殺人魔,「如果他當初把你們殺光,還有那麼多事嗎?」 \n貼文一出,又再度掀起論戰,引起大批網友不滿,還有人狠嗆她,「妳看要不要乾脆X在大陸算了啦!把妳台灣的身份證健保卡銷毀不要再回來台灣了、賣國賊⋯⋯在古代妳這行為叫作漢奸⋯⋯通常作漢奸到晚年都不會有好下場的!繼續在大陸舔習近平吧!」 \n

  • 《推背圖》洩天機?被爆預言中華民國總統最終任期

    《推背圖》洩天機?被爆預言中華民國總統最終任期

    2020即將進入尾聲,回顧今年總統大選,比對號稱第一奇書《推背圖》「第40象」的預言結果,讓人嘖嘖稱奇;第40象推算中華民國將有10任總統,目前第10任總統是總統蔡英文,但台灣是否只有到第10任總統為止?接下來有可能走向獨立還是被統一嗎?外界分析認為:尚未知曉。 \n \n《推背圖》號稱古今第一奇書,傳說是由唐朝兩位著名的天相學家李淳風和袁天罡編撰而成。李淳風用周易八卦進行推算,沒想到一算竟算到了唐朝以後中國2000多年的命運,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才停止,因此這本預言奇書得名《推背圖》。 \n \n資深媒體人、也是政論節目名嘴王瑞德在2019年在政論節目《驚爆新聞線》中,介紹《推背圖》第40象,讖詩內容為「一二三四/無土有主/小小天罡/垂拱而治」,王瑞德指出,「一二三四」加起來就是10,且按照外界編排推背圖的排序,第40象的編年剛好就是中華民國,就有人在推測這是否代表中華民國僅有10任總統,接下來台灣可能將被統一,或者走向獨立? \n \n不過,王瑞德指出,也有人這樣解讀第40象,「一二三四是」指國共內戰4年,「無土有主」意謂台灣憲法擁有中國大陸的領土,但實際上卻無主權,「小小天罡/垂拱而治」則是台灣雖然很小,但治理的很好。 \n \n王瑞德更表示,第40象的頌詞「一口東來氣太驕,腳下無履首無毛,若逢木子冰霜渙,生我者猴死我雕」也隱藏領導人的暗喻,「一口東來氣太驕」指得便是大陸前領導人毛澤東,「腳下無履首無毛」解讀為前總統蔣介石,因「腳下無履」有逃難之意,「首無毛」暗指光頭。 \n \n「若逢木子冰霜渙,生我者猴死我雕」兩句話隱藏台灣總統的順序,王瑞德指出,「若逢木子」中「木子」連起來暗喻前總統李登輝,「冰霜渙」則是冰霜融化後化為水,意指前總統陳水扁。「生我者猴死我雕」這句更暗喻台灣2020總統大選結果,猴在十二生肖中排行第九,剛好前總統馬英九名字中就有九,而蔡英文的生肖就是屬猴。 \n \n《推背圖》的內容含圖與文,共有60幅圖像,每幅圖像下面附有「讖語」和「頌曰」律詩一首,傳說因推背圖預言準確,使歷朝歷代的統治者感到驚恐,因此一直被列為歷代禁書。但後人常拿來比對時事,且認為書中對日本侵華、二戰投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等一系列大事都有明確預示。 \n

  • 政府慶祝人權日 我們在抗議人權!老黨外痛批:蔡政府的惡 超越蔣介石

    政府慶祝人權日 我們在抗議人權!老黨外痛批:蔡政府的惡 超越蔣介石

     昨天是國際人權日,當蔡英文總統、監察院長陳菊在監院高喊「台灣人權阿普貴(upgrade)」時,民進黨前主席張俊宏等10多位黨外人士,卻在數百公尺外的街頭,對政府提出沉痛批判。張俊宏等人認為,政府高舉民主人權,卻用二分法切割人民,以台獨法西斯消滅不同聲音,讓民主人權變成麻醉精神的口號,把3、40年來的民主歷程,全部還回去,開啟的不是新時代,而是「新的舊時代」。 \n 食安、工安、言論自由 都受侵害 \n 昨天正值美麗島事件發生41周年,兼任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的陳菊邀請蔡英文,共同為人權委員會標誌揭幕。蔡英文致詞時說,人權會8月正式運作後,為人權保障工作創下新里程碑。 \n 當蔡英文在監察院表示,往後不論推動何種政策改革,人權都是基本而優先的價值時,在總統府、立法院、行政院前,有多項反萊豬、反關中天、反獨裁等活動,控訴政府不重視食安、工安、言論與新聞自由,忽視人民的基本人權。 \n 在立院群賢樓前,與陳菊同因美麗島事件被逮捕、受審的張俊宏,卻與林正杰、施正鋒、黃光國、林深靖、楊祖珺等「黨外人士」,因不滿政府關掉中天新聞台等連串反民主作為,結合秋鬥、土地正義聯盟、反瘦肉精毒豬聯盟等團體,出面批判政府。 \n 「政府慶祝人權日,我們在抗議人權,這很諷刺」,林深靖說,人權是民進黨神主牌,結果老黨外卻出來控訴理想被踐踏,「蔡政府難道不感到羞愧?」他說,政府一天到晚講人權,卻老用藍綠統獨二分法把老百姓切成好幾塊,彼此對立、相互歧視,又不忘嗆大陸沒民主,這是什麼東西啊?敬告蔡政府,民主要靠善政,而非口號。 \n 綠色執政毀民主 張俊宏坦言慚愧 \n 高齡82歲的張俊宏念著親筆講稿說,美麗島事件距今41年,當時台灣人為民主抵抗極權,但當他變老頭子,台灣人還要頻頻走上過去走的每一條巷道,「我們這一代奮鬥出來的民主,卻是人治,不是法治,證明革命未成、使命未竟,我非常慚愧」,令他為台灣的民主與人權擔憂。 \n 早年協助《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起草人謝聰敏打憲法官司的律師黃維幸說,如果我們在慶祝人權宣言,但這些自由只是某部分人定義的自由、正義,那就不是我們想像的自由與正義。他說,如果台灣得到的自由、民主和平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而是變成一種口號,成了精神上的麻醉,那麼,大家必須反省我們要的到底是什麼。 \n 童書竟要事先審查 比戒嚴更過分 \n 施正鋒說,過去40年他為獨立建國努力,目的是為了捍衛自由,政府必須體認,有些事大家立場不一樣,若不願意傾聽,就算建國成功,也會像北愛爾蘭一樣分裂,「要這樣的國家幹嘛?」 \n 林正杰沉重地說,當年《出版法》只會查禁出版品,政府卻要「事先審查」童書,比戒嚴更過分;甚至還創全世界代議政治先例針對特定對象立法,鎖定國民黨設黨產條例沒收黨產,還把水利會收歸國有只為消滅藍營樁腳,「為了搞台獨犧牲民主,什麼事都敢幹!」他說,民進黨已變成法西斯,完全違背理想,比蔣介石更可惡,再不改過自新,老百姓要出來推翻。 \n

  • 回饋以德報怨 白團來台報恩

    回饋以德報怨 白團來台報恩

     在先總統蔣介石祕密召集下,曾有一群日本軍人偷渡來台,執行稱為《光計畫》的反攻大陸志業。諷刺的是,他們的人生卻見不得光,必須隱姓埋名,低調度過餘生,連親生孩子都不知父親去向。這就是傳說中的「白團」,在紀錄片《光計畫》中,他們彷彿台灣近代史的引言人,為驚心動魄的年代揭開序幕。 \n 為台軍事訓練 帶來遠大影響 \n 白團之所以來到台灣,與蔣介石「以德報怨」政策有關。電影監製李崗表示,當年日本戰敗,各國開始追究責任,蔣介石卻願意放下一切,無罪釋放日本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 \n 李崗說,將仇恨放下很難,對日本人來說,更是難以想像,「曾聽日本人說,日本人被打敗的不是那兩顆原子彈,而是蔣介石那場演講。」本被指示不得在戰後繼續從事軍事活動的白團,就此抱持感念心情,冒險來台,投入反攻大陸計畫。 \n 白團以富田直亮(中文名:白鴻亮)為首,為台灣現代化軍事訓練帶來深遠影響,舉凡刺槍術、後備動員制度及成功嶺大專學生集訓制度,皆是出自白團提議。但他們在台灣的行蹤,卻因美國反對台灣出兵受到高度監控,只能保持低調,即使白團成員相繼離世,「光計畫」機密資料也才在近年陸續曝光。 \n 紀錄片中,有白團成員子女回憶,父親總說自己出差,但外出寄來的土產卻又與當地名產毫無關聯;也有人想起,父親往往沉默,不曾想過,原來父親曾站在歷史浪潮。無聲的白團,離開台灣後,祕密行動化為一本本資料簿,存放在機密文件庫中,隨時間腐朽發爛,無人問曉,在鏡頭下方能重見光亮。 \n 導演盼消弭立場 回歸真相 \n 李崗說,白團是《光計畫》的拍攝開端,但隨資料蒐集,製作團隊不滿足於此,期待透過白團,看見台灣近代史真正的光源,「跟我們拍電影一樣,有光就有影,誰控制光,誰就掌控所有的資源。台灣曾有一段時間,是老蔣宰制了光,但影片中,我們想帶人看見,世界最大的光源又在哪。」 \n 因此,李崗和許明淳透過鏡頭一路探尋,從白團看見蔣介石,從蔣介石又看見美中關係,再從九二共識中,看見現今台灣,片中不乏訪問各方政治論調相異人士,希望藉此消弭立場,回歸歷史真相,進而促進思考。 \n 李崗表示,這是自己參與過最困難的電影,不到最後一刻,他也不知道光源後面會是甚麼模樣,「這部片,會讓藍綠紅白都不舒服。但我們要知道自己從戰爭學到什麼,進而反省與提升。不要哭、不要笑,要懂得思考。人之於土地都是過客,如真正愛台灣這塊土地,就要為明天的台灣打算。」

  • 關掉中天的「主要理由」李艷秋笑了:以前蔣介石 現在蔡英文

    關掉中天的「主要理由」李艷秋笑了:以前蔣介石 現在蔡英文

    中天新聞台換照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決議「不予換照」,引發摧毀台灣新聞自由爭議。對此,資深媒體人李艷秋笑了,NCC關中天主要理由是中天老闆蔡衍明介入新聞台製播。那她要請問NCC,請列出現在有哪個電視台老闆有誰不介入新聞政策?李艷秋更無奈表示,媒體以前是黨政軍,現在還是黨政軍;以前蔣介石,現在蔡英文。 \n \n李艷秋在臉書發文表示,看到NCC關掉中天新聞台的主要理由是:中天老闆蔡衍明介入新聞台製播。她笑了,笑中帶淚。李艷秋更列舉3點詢問NCC。首先請問,現在的電視台老闆,有誰不介入新聞政策?可不可以正面表列出來給大家瞻仰一下? \n \n李艷秋更問NCC,媒體老闆有沒有介入新聞內容,是不是成為換照的統一標準?三立、民視、年代、TVBS換照,都必須向大眾展示證據,老闆們有沒有要求新聞怎麼播?有沒有在總統大選時選邊站?有沒有挾媒體權勢介入政黨運作?甚至在政黨內成為可呼風喚雨的派系?都該比照中天,齊一審查標準。真的很想看蔡衍明之於中天、林崑海之於三立,介入的情況在NCC眼中有何差別?敬告委員們,你們都頂著學者的頭銜,千萬不要到時候跟政客一樣搞雙標喔! \n \n另一個關台的主因,李艷秋指出,「蔡衍明還派非中天的人,直接間接介入新聞台,新聞部主管都沒有提出異議,自律及內控機制都沒有對此作出檢討反省」。意思就是當蔡衍明和他指派的白手套染指新聞部時,主管們都沒有挺身而出表示反對,多麼沒有道德勇氣啊!你們為什麼低頭臣服於老闆淫威?應該不顧飯碗,給他當頭棒喝啊!沒做到這一點,所以懲罰你們,讓你們沒工作。 \n \n李艷秋感概,所以NCC是要求在新聞台工作的人,只要看到老闆介入,就要犯顏直諫,公開批判;NCC也鼓勵吹哨者,截圖舉發老闆,讓NCC有證據關台。可是請問NCC,你們給小編和小記靠嗎?當他們冒著被開除或關台的危險,也要伸張正義的時候,你們是幫他們介紹工作?還是保護他們不被開除? \n \n李艷秋最後無奈表示,媒體以前是黨政軍,現在還是黨政軍;以前政黨管,現在商人管;以前文工會,現在NCC;以前蔣介石,現在,蔡英文。 \n

  • 讓史料說話 白先勇邀廖彥博為父立傳

    讓史料說話 白先勇邀廖彥博為父立傳

    一直想為父親白崇禧立傳的作家白先勇,因緣際會結識青年史家廖彥博,兩人便投入書寫白崇禧傳記的大工程。廖彥博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談到,白先勇一度在信史與家史的書寫立場中擺盪,最後堅持必須有所本,多次往返兩岸與前往美國,調閱大批歷史紀錄,就是要讓「讓史料說話」。 \n \n40歲的廖彥博,自政大歷史所取得碩士文憑後,便前往美國維吉尼亞大學攻讀歷史系博士班,愛好中國近代史與民國史的他,已推出多本歷史相關著作。2012年回台,獲白先勇邀請,合寫《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 \n \n談起如何結識白先勇,廖表示,2012年一場講座,邀請白先勇與台大外文系榮譽教授齊邦媛對談,分享彼此對父親的回憶,他擔任講座記錄而結緣。 \n \n白先勇自1990年代開始,便計畫為白崇禧寫傳記,「白長官對文史興亡繼絕,有很強的使命感」,白看準廖具民國史專長,便邀請合寫白崇禧傳記。對於能與白先勇共同著作,廖直說:「我怎麼敢與一代大文豪比肩,非常高興他肯定我。」 \n \n廖提到,兩人合寫第一本著作是《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主要是白先勇在電視新聞看到二二八倖存者蕭錦文先生的訪問,提到乃因白崇禧制止濫殺命令而免於一死,於此讓白先勇決定書寫白崇禧在二二八事件的歷史,白、蕭兩人為此相約在台北中山堂咖啡廳見面,「當天兩位老先生是邊談邊掉眼淚。」 \n \n對於呈現白崇禧傳記,廖指出,白先勇堅持要讓史料說話,甚至每一句話都要有史料支持,因此《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套書,以小時為單位呈現白崇禧赴台經過,「雖然歷史很難客觀呈現,解讀難免有自己的立場,書推出後,輿論卻少有攻擊,就是因為我們用史料說話。」 \n \n至於最新著作《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呈現蔣白二人恩怨情仇。廖說,白先勇從美國加州大學退休後,曾與《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談到想為父立傳,余便與白簽約,支持書寫,其後隨著蔣介石日記開放,白認為時機成熟,決定「還原歷史真相」,為父立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