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蔣匪的搜尋結果,共05

  • 周丹薇巧遇舊愛張佩華 大方同框

    周丹薇巧遇舊愛張佩華 大方同框

    60歲的美魔女周丹薇歷經罹癌、離婚、母親辭世等人生重大打擊,靠著信仰和姊妹淘的陪伴走出人生谷底,她10日與閨蜜蔣黎麗聚餐,未料在餐廳內意外巧遇30年前舊愛張佩華,她第一個反應是笑著對身旁好友說「妳看這麼巧,就碰到了」,張佩華雖顯尷尬,仍大方留下難得的同框畫面,3人與同行的閻瑪莉都是中視昔日小生小旦,老友久別重逢,格外開心。 \n \n周丹薇當年與張佩華因合拍已故媒體大亨楊登魁的電影擦出愛火,2人假戲真做,後來一起到中視拍電視劇,交往7年曾論及婚嫁,最終因性格不合而分開,自此沒再合作過,她比他早結婚,只是婚姻路不順,還一路照顧罹癌的前夫。如果說她是「最有情有義的前妻」,張佩華算是「最有情有義的前男友」,周丹薇的媽媽去年9月過世,張佩華曾出席告別式致意。 \n \n2人當年沒有不歡而散,近年在公開場合偶爾見到,還能說上幾句話,張佩華原本認為沒合照的必要,深怕老婆及岳父、岳母介意。64歲的張佩華是昔日瓊瑤小生,演過《婉君》、《雪珂》等電視劇,劇中充滿書卷味的儒雅氣息,深獲女性觀眾喜愛,年輕時他曾與周丹薇、劉雪華談過轟轟烈烈的戀愛,第一段與華航空姐的婚姻僅維持1年,現在的老婆也曾是華航空姐,2人育有1子1女,大兒子已念大學,女兒高三,2小孩身高180、172也都高人一等。 \n \n張佩華平時靠爬山保持身材,頭髮斑白了一些,但完全不顯老態,目前在台灣和山東仍經營藏獒生意,台灣大概近50隻,除了藏獒還有其他品種的狗,他說現在大陸市場蕭條很多,才會把一部分的藏獒移回台灣,要不是以前有賺一些,現在根本無法支撐每個月的支出,光飼料就要7、8萬,相當驚人;他去年拍湖南衛視的電視劇《不一樣的男子2》,現在平均一年接一部戲,生活自在愜意。 \n \n周丹薇是蔣黎麗前公公的乾女兒,周丹薇與蔣的前夫年輕時就認識,加上拍戲的情誼,2人交情匪淺,周丹薇和前夫離婚後沒有再談感情,蔣黎麗熱心說今年要幫好友介紹對象,周丹薇不想再踏入婚姻,蔣黎麗勸她不要婚姻但要有伴,一度想撮合周丹薇和學琉璃的日本老師安井顯太,她在一旁笑笑。 \n \n周丹薇去年11月舉行個人琉璃藝術聯展,22件的展品都找到收藏家,蔣黎麗不僅掏腰包幫好友捧場,還為好友兩肋插刀介紹2位企業家前往鑑賞、收藏,有一天其中一位大老闆突然出現在聯展上,周丹薇連忙呼叫蔣黎麗,蔣騎著youbike衝到會場,讓周丹薇十分感動,大老闆問蔣「你有車位嗎」?蔣比著一排的youbike車位,回說「我的車位很多」,把大夥笑翻。去年的聯展圓滿成功,周丹薇今年已獲邀到中南部辦聯展,年後將趕工創作琉璃,企盼讓更多人欣賞琉璃之美。

  • 揮別陳偉霆!阿Sa爆和離婚男交往1個月

    蔡卓妍(阿Sa)去年跟交往5年的男友陳偉霆分手,感情就呈現空窗,不過今港媒爆料,她已和一名結過婚的餐廳老闆交往1個月,且男方多次進出女方香閨,看來兩人關係匪淺。 \n阿Sa經過大半年的情傷,近日終於傳出好消息,據悉,這名男子是印尼餐廳老闆,兩人常一起看展覽,他還出現在Twins跨年演唱會,不過因為他不是圈內人,而且每次都有阿嬌在旁邊,所以都沒被發現,盛傳兩人認識多年,終於在上個月在一起,雖然才剛開始交往,不過男方至少有6晚在阿Sa香閨過夜,關係匪淺。 \n這名男子叫蔣翹帆(Hudson),曾離過婚,有個10歲的孩子。香港《蘋果日報》致電Hudson詢問,他透露WhatsApp否認戀情,並說他不知道阿Sa住那,他只是去找朋友,不清楚怎會有這樣的傳聞發生。

  • 林博文專欄-蔣夫人生前的點點滴滴

    林博文專欄-蔣夫人生前的點點滴滴

     50年前(1963)的冬天,甘迺迪總統遇刺死了。尼克森連遭1960年總統選舉敗北和1962年加州州長選舉失利之後,選擇到紐約華爾街當律師,花了10萬美元在曼哈頓中央公園附近買了1間公寓,兩個女兒送到甘迺迪夫人賈桂琳讀過的私立中學查賓學校(Chapin School)念書。尼克森的公寓牆上掛了兩幅畫,一幅是艾森豪總統所畫的雪景,另一幅就是蔣夫人宋美齡所繪的中國山水畫,畫上有蔣夫人所送給尼克森伉儷的題詞。 \n 尼克森於1968年東山再起,11月大選擊敗民主黨對手韓福瑞而搬至白宮後,蔣夫人的山水畫即不知去向。尼克森的兩個女兒,大女兒翠西婭(Tricia)反共親台,二女兒茱麗(Julie)親北京,也許那幅畫被翠西婭所收藏。有一年,大陸央視記者到美國採訪尼克森家族,沒頭沒腦地問翠西婭當年訪問北京會見毛澤東的感想,翠西婭冷冷地答道:「我從來沒有去過中國大陸!」這位不做功課的記者誤把翠西婭當成茱麗。 \n 宋美齡送給尼克森夫婦的山水畫,下落成謎之際,美國《大西洋》雜誌卻非常珍視蔣夫人於1937年(民國26年)11月5日從南京致函該雜誌波士頓總社要求續訂3年的信件,這封信目前框好掛在《大西洋》華府總社的牆上。1857年創刊於波士頓的《大西洋月刊》,是1本涵蓋文藝、政治與歷史的綜合性刊物,愛默生、朗費羅等名家當年都是撰稿人,難怪宋美齡在信上告訴月刊主編說,她以前在麻州衛斯理(Wellesley)學院讀大一英文時,《大西洋月刊》即為指定閱讀刊物,而使她獲益匪淺,從此身邊即不能缺少這本雜誌。 \n 蔣夫人寫這封信的時候,抗戰已經爆發,日軍即將展開南京大屠殺。她說她曾請1個在美國的朋友代她向貴刊續訂3年,不知此事是否已辦成。如尚未辦妥,即請續訂3年,帳單直接寄給她。蔣夫人又說,自從她在衛斯理學院接觸到《大西洋月刊》後,即養成身邊一直要有這本雜誌的習慣,以便在公餘之暇隨手翻閱。《大西洋月刊》就像美國許多報紙雜誌一樣,在網路時代大受衝擊,這本上乘的老雜誌因銷路欠佳,6年前把「月刊」(Monthly)這字眼廢掉了,改出雙月刊,雜誌名稱變成《大西洋》。換了幾個老闆後,雜誌社也從波士頓搬至華府。宋美齡如在紐約郊外的風可利夫(Ferncliff)室內墓園獲悉她所熱愛的《大西洋月刊》已變成雙月刊,肯定會為「美國文化的衰落」而歎氣! \n 宋美齡一生飽受美國文化所薰陶,英文遠比一般美國知識分子和政客還要好,但她一直不會開車,學過但沒學好,亦未認真學,原來與她的個性(性格)有關。蔣夫人於40、50年代多次訪問美國,除了孔家子女和美國政府特勤人員陪她之外,孔家亦另外請了1個美國白人保鑣保護她,當她的貼身侍衛。這個侍衛已去世,他的老邁女兒(現住賓州)不久前告訴我,蔣夫人送她父親很多禮物,她一直珍藏著。她說,她爸爸告訴她,每次教蔣夫人開車,就傷腦筋。蔣夫人老是橫衝直撞,遇到紅燈,不停;路上有行人,照樣開過去,她說:「行人應該讓她的車!」美國保鑣兼開車教練對他的女兒說:「蔣夫人認為每一個人看到她的車來,都應閃開!」(Everyone should get out of her way!)其實,這也是宋美齡的個性之一! \n 1981年5月,宋美齡在北京的姊姊宋慶齡病重,廖承志和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教授林達光(他的哥哥林達文是孫科的女婿)等人商量,發1道電報給在紐約的宋美齡,讓她知道姊姊已到了病危階段,希望她能到北京和慶齡見最後一面。林達光在最近出版的回憶錄《走入中國暴風眼》(香港天地出版)中透露:「宋美齡幾天後的回電是:『把姊姊送到紐約治療。家人。』她甚至沒有在電報上簽名。」 \n 蔣夫人已走了10年,照顧她最久亦最負責的孔家大小姐孔令儀,亦已在2008年8月以93歲高齡辭世。在紐約的老一輩華人如建築家貝聿銘(1917年生)和他差不多同齡的繼母蔣士雲(張學良口中「我最喜歡的女人」),都已垂垂老矣,且都有失憶症,而貝聿銘則數度中風。 \n 在夕陽西照的紐約街頭,唯有老外交家顧維鈞的遺孀嚴幼韻女士,老當益「莊」,最近才在1家五星級飯店歡慶108歲生日!有時還要求曼哈頓高級中菜館「揚州樓」,做東坡肉給她吃!壯哉,顧夫人!

  • 社會研究所-蔣匪與共匪

     「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打敗了日本狗強盜,消滅了蔣匪軍……。」這首具有精神指標意義的大陸歌曲《我是一個兵》,在我這一代沒經過戰亂的人聽來覺得格外逗趣;就像陸客登上綠島一定得到「滅共復國」那片山壁前去踩線一樣。 \n 台灣人既有的歷史印象是「反共抗俄」、「消滅共匪」,我們被教育著共產黨是竊國的共匪,從來沒侵奪台灣、只是因為共同利益而幫助了中國共產黨的蘇俄躺著也中槍,被台灣人恨著。《我是一個兵》的歌詞用另一個角度看待兩岸,恨著權貴蔣匪軍,恨著不是第一個侵略中華但侵華最久且讓共軍崛起的日軍。 \n 聽老一輩訴說著他們總以為對岸的人民過著吃樹皮的清苦生活,必須反攻大陸解救可憐的大陸同胞;後來才知道對岸人民也總以為台灣人民過著吃香蕉皮的悲慘生活,攻打台灣一切都是為了解放我們於水火。 \n 歷史是什麼?是勝利的一方,利用他站得住腳的那個角度,對一群「佛心來的」的萬民進行的宗教儀式?

  • 龍應台打書 樂見《1949》簡體版

    知名作家龍應台在北京舉辦的《目送》新書見面會,昨日下午兩點如期在三聯書店舉行,龍應台回應大陸讀者關心《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遭禁一事表示,這本書是「和平之書」,大陸決策者若看完、會說「趕快出吧!」 \n昨日下午兩點在北京三聯書店舉行的見面會,小小場地擠滿了一百多位「龍迷」,且大多數都是大陸年輕一代讀者,龍應台依照活動程序進行一小時演講,之後回答讀者的提問,而大家最關心的還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是否解禁問題。 \n對於大陸讀者詢問《大江大海》是否會在大陸出版,龍應台先是笑著半質疑地問說:「我要說的是,為什麼不能出?」之後解釋說,《大江大海》是記述一九四九年從大陸到台灣的兩百多萬人,以及原本在台灣生活的數百萬人的苦難,「當你看到你不喜歡的人,在那裡痛的時候,你心裡不會有恨」。 \n「我要說的是,為什麼不會?當然會。它是一本和平之書!」對於發行大陸簡體版頗為樂觀的龍應台指出,如果當年台灣的故事能出一本《大江大海》,大陸應該要有一百本、一千本《大江大海》。 \n有讀者提問台灣民主經驗值得讓大陸借鏡之處,龍應台坦言答說,自己不相信台灣的政治人物,陳水扁與馬英九都一樣,但做不好「又不能上去打兩個巴掌」,龍應台鼓勵在場的大陸年輕人,要用開闊心胸看待台灣民主,台灣的民主仍不夠成熟,但台灣的民主證明,在中華文化的土壤上可以有民主,「看在哪裡跌倒,在哪裡爬起來。」 \n或許是《大江大海》過熱、讓見面會氣氛帶著緊繃,為此龍應台還入境隨俗地問說,不能講共軍,要講解放軍,「那國軍該怎麼講?」底下有讀者答說「蔣匪軍」,龍應台話頭一接笑說:「好吧,那就蔣匪!」頓時引來哄堂大笑。 \n昨日下午的見面會,除龍應台的「自我告白」演講外,她也邀請大陸讀者上台,朗讀部分著作內容,而在談起一篇與台灣知名歌手蔡琴有關的文章時,龍應台還領著現場讀者,唱起蔡琴的成名歌〈恰似你的溫柔〉。過程溫馨和平、未受干擾。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