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蕭士塔的搜尋結果,共13

  • 作曲家的私密孤獨  丹奈爾四重奏感同身受

    作曲家的私密孤獨 丹奈爾四重奏感同身受

    被《留聲機雜誌》讚譽是「當今弦樂四重奏的典範」,他們的蕭士塔高維契弦樂四重奏演出更被巴黎「蕭士塔高維契協會」認定是當代演奏蕭氏最權威的四重奏團之一。今年丹奈爾四重奏將重返台灣,帶來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的弦樂四重奏樂作。 成員之一的馬克表示,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這三位作曲家共有48首弦樂四重奏作品,「沒有任何一首好應付,他們各自有著痛苦的人生,而他們將這不同的痛苦以極私密的方式寫進弦樂四重奏之中。我們要做的,就是極盡所能地解讀它、詮釋它,同時感受它。」 馬克說,每一場音樂會,「我們四個人都必須在這三位各自擁有不同痛苦的靈魂之間隨時轉換,結束之後往往心力交瘁。這絕對不是棉花糖一般的音樂會,很希望聽眾們能來與我們一同挑戰。」 丹奈爾四重奏在1991年創團,受鮑羅定四重奏指導,演出蕭士塔高維契全本15首弦樂四重奏,響譽歐洲樂壇,鮑羅定四重奏大提琴家柏林斯基(Valentin Berlinsky)更是他們的精神導師,傳授他們演奏俄羅斯音樂的秘訣,讓他們成為當今的蕭士塔高維契弦樂四重奏權威。 成軍以來,該團以大膽、濃厚的詮釋風格,演奏海頓、貝多芬、舒伯特、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的弦樂四重奏作品聞名;丹奈爾四重奏同時也大力推廣當代室內樂作品,包括黎姆(Wolfgang Rihm)、古拜杜琳娜(Sofia Gubaidulina)、魏德曼(Jörg Widmann)等人的新作。 馬可表示很享受與音樂家一起創造音樂的樂趣,「當初我們向鮑羅定四重奏上第一堂課之後,他們立刻催促我們組團,我很高興我聽了他們的話,做了正確的決定。」馬可說,成為獨奏家實在太孤獨了,「我喜歡與音樂家相互腦力激盪的感覺,即使精疲力盡,但這樣會讓我的音樂更為完美。」 丹奈爾四重奏將於9月14日至19日舉行音樂會,14日、15日、17日-19在台北國家演奏廳,16日在屏東演藝廳音樂廳。

  • 國家交響樂團巡演到柏林 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迷倒觀眾

    國家交響樂團巡演到柏林 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迷倒觀眾

    以比利時布魯賽爾、波蘭華沙與奧地利林茲三場演出為厚實基底,國家交響樂團(NSO)歐洲時間26日晚間在德國柏林音樂廳演出,音樂總監呂紹嘉拿掉德佛札克《新世界交響曲》,而以 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征服挑剔的柏林樂迷。曲終最後一顆音符奏畢,同時間觀眾席內爆出「Bravo!」的喝采聲不斷,也讓國家交響樂團歐巡第四場演出留下圓滿句號。 音樂會上,呂紹嘉揮動手上的指揮棒,隨著音樂帶領他的樂團與作曲家的音樂一起奔馳,前排座位的觀眾都可以清楚感受到呂紹嘉在木製指揮台上跺腳的震動與心情的激動,連頭髮都不自覺與音符一起飛揚。上半場小提琴家陳銳與NSO的普羅科菲夫《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依舊讓樂迷讚嘆; 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的演出,銅管和定音鼓都發揮到極致,但柏林音樂廳卻能夠交融,觀眾耳朵完全不會感到壓迫。 《美國唱片指南》樂評家羅伯特則表示,樂團的曲目安排得很好,「很少有歐洲樂團會這樣做。曲目巧妙地從作曲家金希文的《第三號交響曲》開始,最後安可則是蕭泰然編曲的〈望春風〉管弦樂版本,從台灣開始,也從台灣結束。」 「今晚的演出或許是NSO這次最緊張的一場,因為台下的觀眾各個有來頭。」呂紹嘉表示,昨晚台下坐的不只是一般樂迷,包括前柏林愛樂中提琴首席,NSO樂季駐團作曲家狄恩(Brett Dean)、作曲家佑斯特(Christian Jost)、法國號演奏家多爾(Stefan Dohr)、小提琴家哈格納(Viviane Hagner)等人都是當晚座上賓。 最特別的是曾經付出多年時光雕琢NSO音色的桂冠指揮,前德勒斯登愛樂音樂總監赫比希(Günter Herbig)也坐在台下,內心激動萬分。赫比希表示:「樂團遠從台灣到柏林演出,我很激動。今晚有兩個第一次:這是我第一次坐在這個由我與建築師共同規劃改建的音樂廳內聽音樂會;也是第一次我以觀眾的身分欣賞NSO演出。」赫比希開心表示,「音樂會呂紹嘉與樂團的演出,已經不是精彩可以形容。」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行銷總監麥瑟(Peter Meisel)會後激動地說:「這個樂團太棒了!這樣的曲目設計在歐洲並不多見,但這樣的安排很厲害。」 台灣駐德代表處大使謝志偉表示,歐洲非常重視文化,透過國家交響樂團這樣的文化外交,可以讓台灣與歐洲人能有平等對話的機會,希望未來能有更多這樣的演出與合作,為台灣打開更多可能性。 樂團今天將赴維也納演出,最後一站則在法國里昂。

  • 林佳靜獨奏會 挑戰蕭士塔高維契

    林佳靜獨奏會 挑戰蕭士塔高維契

     首位史坦威唱片公司發片的華人鋼琴家林佳靜,在國際樂壇奮鬥多年,將在國家音樂廳舉行台灣首場個人獨奏會,帶來她最鍾愛的俄國作曲家作品,「希望樂迷在聆聽的同時,閉上眼睛,可以有自己的故事。」  林佳靜出生台灣,受前文建會主委陳郁秀啟蒙,10歲赴奧地利念書,維也納音樂院畢業。而後到美國琵琶第音樂院拿到藝術家文憑,也擁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德國文學學士學位。一路受邀參加各國音樂節演出,為目前在海外最為活躍的台灣女鋼琴家之一。  這次返台獨奏會,林佳靜精選以俄國作曲家為主軸的樂曲,上半場將演奏6首蕭士塔高維契的《前奏曲與賦格》,並穿插6首巴赫的《前奏曲與賦格》。林佳靜說,蕭氏作品是寫給自己聽的,非常私密,「我常常在排練之後,忘記哪一首是新如蕭氏,哪一首是古老的巴赫,但好的藝術正是如此,沒有新舊之分。」  下半場林佳靜則以史特拉汶斯基的《火鳥組曲》當作壓軸,也安排史特拉汶斯基的好友,也是作曲家的盧里耶作品《鳳凰園夜曲》呼應。林佳靜說,盧里耶這首作品是她在紐約表演藝術圖書館找到的譜子,嶄新、浪漫而懷舊,「我認為演奏家的責任,有義務去尋找好但卻少人演奏的作品,讓這些作品重新問世。」  在海外多年,林佳靜早已習慣獨立,10歲到維也納時,「同學以為我是啞巴。」從維也納拿到學位,林佳靜赴美琵琶第音樂院主修鋼琴,還念了經濟學和藝術史,非常快樂。在一場進入決賽的義大利國際鋼琴大賽後,林佳靜才堅定彈琴的信念,從美搬到日內瓦,開始一個真正音樂家的生活。  林佳靜住在日內瓦郊區小屋,只有鋼琴和一張床。春夏交替之際,小屋出現很多蜘蛛,「第3件家具就是吸塵器,可以很快消滅蜘蛛。」永不復止的孤獨,彷彿苦行僧般的內心探索,「現在回頭看,這是我最艱難的一段歲月。」  林佳靜的獨奏會正巧是母親節前夕,林佳靜說這是給母親最好的母親節禮物。林佳靜鋼琴獨奏會5月10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

  • 林佳靜獨奏會詮釋蕭士塔柯維奇

     台灣音樂家林佳靜5月10日將舉行鋼琴獨奏會,她有多年沒在台灣舉辦獨奏,這次將演奏蕭士塔柯維奇的音樂。  有多年沒在台灣舉辦鋼琴獨奏會的林佳靜,從1990年代起幾乎每年都回台灣表演,但都是與其他音樂家、管弦樂團合作,這次接到金革唱片的邀約舉辦獨奏會,她表示非常興奮,也是她首次在國家音樂廳舉辦獨奏會,有如首次亮相一般。  這次獨奏會林佳靜將演出蕭士塔柯維奇的音樂,她表示,蕭士塔柯維奇的一生以及所創作的音樂一直吸引她,她花了很長的時間準備蕭士塔柯維奇24首前奏曲與賦格的錄音,也是執行過最困難的錄音計畫,「但我對這段過程無怨無悔,因為他的音樂充滿了力量。」  經歷二十世紀最艱辛的年代,蕭士塔柯維奇的音樂時常遭到蘇維埃政權譴責,而他的個人生計也受到威脅,儘管環境如此動盪,蕭士塔柯維奇仍然在這樣的艱困中創作24首前奏曲與賦格,為所有蘇維埃政權底下的藝術家發聲。  林佳靜也將在獨奏會上半場創意融合巴哈、蕭士塔柯維奇兩位作曲家的前奏曲與賦格,她說,「蕭士塔柯維奇的作品是因著巴哈的平均律而誕生,最後也成就蕭士塔柯維奇個人極為複雜的音樂語彙及特質」,即便兩位作曲家年代相隔200年,當新舊曲目間隔演奏出來,竟無法察覺年代的阻隔。  音樂會下半場則是要呈現蕭邦、德布西、李斯特等音樂家,對於夜晚想像所帶來的靈感,最後將以史特拉汶斯基的火鳥為音樂會壯麗的結尾。  「賦格與火鳥─林佳靜鋼琴獨奏會」5月10日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1030402

  • 美豔巴蒂雅許薇莉 琴挑蕭士塔高維契

    美豔巴蒂雅許薇莉 琴挑蕭士塔高維契

     來自喬治亞共和國的小提琴家莉莎‧巴蒂雅許薇莉,近年以冷豔外型及熱力四射的琴藝,在樂壇相當活躍。這次她將與紐約愛樂來台合作演出蕭士塔高維契《第1號小提琴協奏曲》,展現超技實力。  巴蒂雅許薇莉16歲就參加西貝流士大賽,是當年最年輕參賽者,雖然最後拿到第2名,但卻搶盡第1名的丰采,獲得國際樂壇讚譽。之後她又陸續獲得Beethoven Ring大獎、MIDEM古典獎、Choc de Lannee大獎,以及石荷州音樂節頒發的伯恩斯坦大獎。  巴蒂雅許薇莉於2005年首次與紐約愛樂合作,與指揮馬捷爾共同演出蕭頌《詩曲》,去年則與吉伯特指揮演出普羅高菲夫《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穩健台風及精湛琴藝,深獲樂迷喜愛。  去年巴蒂雅許薇莉曾與柏林交響樂團合作,參與該團年度戶外音樂會,吸引3萬8000名觀眾觀賞。  巴蒂雅許薇莉這次除了隨紐約愛樂進行亞洲巡演,擔任小提琴獨奏外,之後也將參與鹿特丹愛樂管弦樂團歐洲巡演,並與費城管弦樂團、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倫敦愛樂管弦樂團及愛樂管弦樂團同台演出。

  • 耶路撒冷四重奏 關燈演出蕭士塔高維契

    耶路撒冷四重奏 關燈演出蕭士塔高維契

     耶路撒冷弦樂四重奏(見圖,鵬博提供),今年成軍廿年,目前正舉行世界巡迴演出,中旬來台舉行音樂會,演奏蕭士塔高維契第十五號弦樂四重奏。  耶路撒冷弦樂四重奏的成員包括小提琴家帕弗洛夫斯基(Alexander Pavlovsky)、布雷斯勒(Sergei Bresler)、中提琴家卡姆(Ori Kam)及大提琴家祖洛尼可夫(Kyril Zlotnikov),四人分別來自俄國、烏克蘭、美國、白俄羅斯。他們青少年時期就在各大比賽四處征戰,最後因大家都是猶太背景而齊聚以色列,都在耶路撒冷音樂學院就讀,一九九三年成立弦樂四重奏樂團,當時四個人都才十五、六歲。只不過,樂團以耶路撒冷為名,近年以巴衝突加劇,樂團在演出時常受到親巴勒斯坦團體的干擾。  樂團一九九七年獲奧地利舒伯特音樂大獎,隨即與唱片大廠EMI合作推出蕭士塔高維契作品,大受好評。之後與法國唱片大廠Harmonia Mundi簽約,推出海頓、莫札特、舒伯特、舒曼室內樂作品,冷冽明晰的音色與絕佳默契,贏得樂迷喜愛。  樂團對蕭士塔高維契有著獨到見解。帕弗洛夫斯基說:「蕭士塔高維契的十五首四重奏作器,可以說是作曲家的私密日記。比起他在管弦作品的大鳴大放及各種實驗性的音響,他在弦樂四重奏中的表現,更像是內心世界的自我探索」。  蕭士塔高維契生於一九○六年,是廿世紀最重要的俄國作曲家之一。第十五號弦樂四重奏共分六個樂章,全是慢板,全長約四十分鐘,挑戰樂團的詮釋功力,也考驗觀眾的耐性。祖洛尼可夫說,當時作曲家的病情急速惡化,自知離死亡不遠,以深切的哀愁表達對人世的看法,並向親友道別。因此樂團決定在演出的時候,關掉音樂廳裡所有燈光,只剩下樂譜上照明的小燈炮,讓觀眾更專注在音樂。  耶路撒冷四重奏音樂會,十二日在高雄衛武營二八一展演場;十四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

  • 流浪者三重奏扺台 演出經典樂章

     成軍廿五年享譽全球的室內樂團流浪者三重奏,今晚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音樂會,演出貝多芬、柴可夫斯基、蕭士塔高維契等經典三重奏作品。他們昨天一扺台就先到華西街夜市喝蛇湯,這幾天還要逛士林夜市,充分發揮「流浪者」精神。  流浪者三重奏由小提琴家法雅貝迪安(Jean-Marc Phillips-Varjabedian)、大提琴家拉菲爾皮多(Raphael Pidoux)、鋼琴家柯克(Vincent Coq)組成,三人都出身法國國立巴黎音樂院,而且在各自的領域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因理念相同而放棄獨奏之路,一九八七年開始合作。他們隔年就在慕尼黑ARD國際音樂大賽中嶄露頭角,一九九○年贏得美國Fischoff室內樂大賽首獎,足跡遍佈全世界。  「流浪者這個字不是指單純的流浪,而是年輕人漫無目的去旅行,連下一站在哪裡都不知道。」柯克表示,將團名取作流浪者(Wanderer),是受到舒伯特及德國浪漫派音樂的影響。「流浪只為印證自己人生的某些理念,儘管可能永遠都找不到答案,卻不放棄每一個學習與追尋的機會,這是我們三個人的共同理念。」  法雅貝迪安表示,能夠維持廿五年而不散,的確不容易,但也沒那麼難,「我們三個人永遠把音樂擺在第一位,個人是次要的,只要大家都覺得這樣對音樂最好,都會把其他的事情放下,再不行,就用投票的,二比一的情況馬上出現,解決事情很容易。」  三個人剛結束在日本東京「熱狂之日」,將持續進行成軍廿五周年的世界巡迴演出,台灣是其中的一站,台灣演出曲目除了柴可夫斯基與蕭士塔高維契的作品,還加進樂迷較耳熟能詳的貝多芬三重奏作品《大公》。

  • 4小時馬拉松演奏 列夫席茲極限挑戰

    4小時馬拉松演奏 列夫席茲極限挑戰

     「如果說貝多芬是一條河,巴哈就是一整片大海!」俄國鋼琴家列夫席茲(Konstantin Lifschitz)(見圖,季志翔攝)以巴哈音樂享譽國際,這次來台將舉行三場獨奏會,曲目涵蓋古典、浪漫及現代樂派,尤其廿五日要演奏蕭士塔高維契《廿四首前奏曲與賦格》,挑戰長達四小時馬拉松式的演出。  列夫席茲一九七六年生於烏克蘭,五歲就送到格涅辛音樂學校就讀,向柴琳克曼(Tatiana Zelikman)學習鋼琴。一九九四年他在畢業音樂會上彈奏巴哈《郭德堡變奏曲》,現場演出被錄成唱片發行,入圍葛萊美獎,《紐約時報》以「繼顧爾德之後最具影響力的鋼琴詮釋」給予高度評價。  這次來台他也將演奏《郭德堡變奏曲》。「與其說是我選擇了《郭德堡變奏曲》,不如說是《郭德堡變奏曲》選擇了我。這套曲子跟我的關係親密到像我的寵物,在我心情不好時能帶給我莫大的安慰。」  這次演出也包括了被視為體能與鋼琴技術極限挑戰的蕭士塔高維契《廿四首前奏曲與賦格》,這是作曲家向巴哈致敬的作品。廿四首一口氣演出,需要四小時,是現代音樂的重要曲目之一。  列夫席茲曾接受杜蕾克(Rosalyn Tureck)、布蘭德爾(Alfred Brendel)、傅聰等大師的指導。他提到與傅聰的師生情誼,顯得又愛又恨。因為他曾被要求完美的傅聰逼到一度想放棄鋼琴事業,但也因為聽從傅聰的建議去學指揮,從中獲得更多音樂知識,進而重拾對鋼琴的興趣,對他影響極大。  列夫席茲第一場在台演奏會今天舉行,演出莫札特第十八號奏鳴曲、巴哈《郭德堡變奏曲》;廿二日演出舒曼C大調幻想曲、李斯特b小調奏鳴曲;廿五日則演出蕭士塔高維契《廿四首前奏曲與賦格》,三場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

  • 列夫席茲來台 挑戰四小時蕭士塔高維契

     俄國中生代鋼琴家列夫席茲(Konstantin Lifschitz),十八歲在畢業演奏會上彈奏巴哈《郭德堡變奏曲》,被唱片大廠相中,將他的現場演奏直接發行錄音,竟入圍了葛萊美獎,開始走紅。今年三月下旬他將二度來台演奏,三場在台音樂會將涵蓋古典、浪漫及現代曲目,其中第三場演出的蕭士塔高維契《廿四首前奏曲與賦格》更是首度在台灣整套演出,是長達四小時的馬拉松式演奏。  列夫席茲一九七六年生於烏克蘭,自幼不靠樂譜就能在鋼琴上即興彈出旋律,五歲時被送到格涅辛音樂學校就讀,向柴琳克曼(Tatiana Zelikman)學習鋼琴。十三歲時在莫斯科聯盟之家十月廳首度登台,之後前往英國與義大利深造,接受布蘭德爾(Alfred Brendel)、傅聰、富萊雪(Leon Fleisher)、杜蕾克(Rosalyn Tureck)等大師的指導。  列夫席茲的崛起不靠大賽得名,而是直接以演出贏得肯定。一九九四年,列夫席茲在格涅辛音樂學校的畢業音樂會上彈奏《郭德堡變奏曲》,日本Denon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將現場演奏灌錄成唱片,於一九九六年發行,入圍當年的葛萊美獎。  列夫席茲緊接著發行的第二張唱片收錄了巴哈《法國組曲》、舒曼《蝴蝶》、梅特涅與史克里亞賓作品,獲得德國回聲古典錄音大獎(Echo music award)最佳年度青年音樂家。  列夫席茲的音色渾厚飽滿,不搞花稍,巴哈冷靜而充滿活力。浪漫派曲目擅長堆疊感情,在豐富的和聲變化及嚴謹的對位行進之間自由吟唱,現代曲目上則試圖加入濃厚的感情。  可惜列夫席茲在事業剛起步的階段,罹患了不知名的皮膚病變,原本憂鬱帥氣的臉龐出現斑點,不過他勇於面對,持續在世界各地演出。三月廿一日他將在台演出莫札特第十八號奏鳴曲、巴哈《郭德堡變奏曲》,廿二日演出舒曼C大調幻想曲、李斯特b小調奏鳴曲,廿五日演出蕭士塔高維契《廿四首前奏曲與賦格》。三場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列夫席茲來台鋼琴馬拉松

     出生烏克蘭的鋼琴家列夫席茲去年首度來台,連續4個晚上帶給台北觀眾鍵盤上的耐力震撼,一口氣演奏巴赫《平均律》、《郭德堡變奏曲》、《賦格的藝術》等重量級作品。今年3月25日,列夫席茲再度來台開奏,安排的曲目蕭士塔高維契《24首前奏曲與賦格》罕見又龐大。  1952年首演的《24首前奏曲與賦格》是蕭士塔高維契向巴赫致敬之作。列夫席茲於2006年世界巡迴時開始演出這首曲目。相對被譽為「音樂之父」的巴赫,蕭士塔高維契被視為傳統古典音樂的最終傳承者,兩者隔世的對應,更具意義。  蕭士塔高維契在舞台上的曝光度,集中在交響曲的領域,在鋼琴世界較少被提及,然而隨著慣有鋼琴曲目不斷被彈奏,當下音樂家,總是希望在古典大海中,挑選出具有新意的曲目,因此不僅列夫席茲將此曲列入音樂會菜單,旅美鋼琴家林佳靜也曾在唱片廠牌Hanssler進行錄製。  由於這套作品龐大,列夫席茲在國外演出時, 總是以兩場音樂會彈完全集,在台灣,他決定給自己新的挑戰,以一場音樂會,兩個中場休息的馬拉松形式完成。音樂會將從在下午兩點開始,預計至傍晚6點才會結束。

  • NEWS-拉赫曼尼諾夫大賽得主薛巴柯夫 首度訪台

     曾於1983年獲拉赫曼尼諾夫鋼琴大賽首獎的鋼琴家薛巴柯夫(Konstantin Scherbakov)任教於蘇黎士藝術高等學院,是去年華沙蕭邦鋼琴大賽首獎得主阿芙蒂耶娃的恩師,11月3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薛巴柯夫將首度來台演出,帶來巴赫和貝多芬的作品。  依據薛巴柯夫在音樂會上安排的曲目,足以判斷他是一位十分有獨創性和自我風格的鋼琴家,他將演出由李斯特改編的貝多芬第5號交響曲《命運》的鋼琴版,之前他已完成貝多芬9首交響曲的彈奏。  薛巴可夫1963年出生於前蘇聯西伯利亞的巴瑙爾(Barnaul),11歲首次踏上舞台,不久後他遷居莫斯科,在莫斯科音樂學院跟隨傳奇鋼琴家那莫夫(Lev Naumov)學習。他在奪得蒙特利爾、波札諾、羅馬、蘇黎士等地的鋼琴大賽首獎之後開啟職業生涯。  自1992年起,薛巴柯夫與家人遷居瑞士,他所演奏的蕭士塔高維契《24首前奏曲與賦格》曾獲2001年坎城唱片展唱片大獎。

  • 指揮大師巴夏 劃下人生休止符

     俄國指揮大師巴夏(Rudolf Barshai)本月二日在瑞士去世,享年八十六歲。他是蕭士塔高維契第十四號交響曲的首演指揮,鮑羅定四重奏的創始團員,近年多次來台與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樂團首席李宜錦指出,巴夏作風嚴厲、罵人很直接,但過程中受益匪淺,「他讓我們看到一位不跟音樂妥協的指揮家。」  巴夏二○○四年、○六年、○八年三度來台指揮,○四年訪台時已高齡八十,但在舞台上仍舊神采奕奕,一路站到底,「從排練到正式演出,他從來沒有坐下來,這就是他的原則。」李宜錦說,他對每個音的要求一絲不苟,在他的調教下,短短一、二周,樂團的音色就變得好乾淨。  在世界樂壇,巴夏被視為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契的代言人,他和作曲家間有著師生情誼還有合作關係,掌握許多與作曲家相關的一手資料。  巴夏曾說,蕭士塔高維契譜寫第十四號交響曲時,所需編制就是參考他創立的莫斯科室內樂團。不少指揮家以為蕭士塔高維契的交響曲要演奏的大聲響亮,但巴夏曾說,這扭曲了作品本質,「他(蕭士塔高維契)在廣播中聽到自己作品被演出時,常說站在指揮台上的那個人是笨蛋。」  巴夏生於一九二四年九月廿八日,就讀莫斯科音樂學院時,學習小提琴、中提琴之餘,就跟隨俄國指揮教父穆辛學習指揮。一九七五年蕭士塔高維契去世後,巴夏因不滿當局對待藝術的態度,離開俄國,曾擔任以色列國家室內樂團藝術總監、英國波恩茅斯交響樂團首席指揮等。  巴夏也長年投注於改編樂曲,將許多室內樂作品改編成管絃樂團版本,包括曾在台灣演出的蕭士塔高維契第八號絃樂四重奏、柴可夫斯基第一號絃樂四重奏等。去世前,他剛完成巴赫《賦格的藝術》改編工作。

  • 自彈開講 呂紹嘉解密《革命》

    在國際樂壇享有最高成就的台灣指揮家,非呂紹嘉莫屬,這位將於明年八月上任的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作風的確讓樂迷耳目一新。搶在音樂會前一天,呂紹嘉今天下午要以生動的講座,引導樂迷走進蕭士塔高維契交響曲《革命》的世界。 大部分指揮家都是高高在上,鮮少與樂迷直接對話,呂紹嘉的「下凡」舉動,源於他在德國漢諾威歌劇院擔任音樂總監時的經驗,希望透過講座了解樂迷的期待,呂紹嘉認為「NSO之友」是樂團真正的朋友,他有義務認識他們,甚至叫得出名字。 相較於貝多芬、柴可夫斯基,蕭士塔高維契的交響作品顯得冷門,呂紹嘉認為,好東西不該因為「冷」就鎖進冷凍庫,指揮可以扮演「炒熱」的角色,就像第五號交響曲《革命》,乍聽起來渾沌,事實上內藏故事與密碼,他必需「說」給樂迷聽。 呂紹嘉笑說,音樂原本就抽象,但若有助於樂迷「入門」,偶爾具象無妨。《革命》交響曲被視為作曲家遭史達林政府批鬥後迎合當局的作品,雖然表面上屈服,骨子裡卻是「陽奉陰違」,「第四樂章終曲雖然是歡欣勝利的結尾,感覺上很矯情,像是被掐著脖子喊出來的。」 蕭士塔高維契在蘇維埃的集權統治下過了一生,呂紹嘉說,在《革命》中不斷出現的三個強音,常被解釋象徵「KGB」,若回歸音樂的進行,這三個音傳達出一種必需對抗的黑暗力量,「蕭士塔高維契的作品,充滿複雜情感,他的幽默如同反諷,他的快樂又帶著苦味。」十八日呂紹嘉與NSO的音樂會,除了《革命》,還將演出西班牙作曲家法雅的《三角帽》組曲等,今天下午二時在國家戲劇院四樓交誼廳的講座,憑音樂會票券免費入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