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薪給的搜尋結果,共08

  • 就怕媒體不報!川普自曝捐10萬薪給國家

    就怕媒體不報!川普自曝捐10萬薪給國家

    為善就怕別人不知道,美國總統川普18日在推特上傳一張10萬美元支票照片,宣布捐出部分薪水給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n \n推文中他說:「媒體不喜歡報導(我捐出薪水的事),反正我也不需要他們這麼做,我今年分別將總統40萬元年薪捐給不同機構,而這一次是捐給國土安全部。」他還補充,「如果我不這麼做,那些假新聞媒體可能又會大肆報導。」 \n \n推文附上的支票數字是10萬美元(約新台幣307萬元),支票開出的日期是3月12日,地址是位在紐約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廈,受款人則是國土安全部,右下方還押上川普的親筆簽名。 \n \n福斯新聞(Fox News)報導,川普此舉是兌現他2016年競選期間拋出的承諾,當時他承諾不會接受40萬美元(約新台幣1,231萬元)總統年薪。 \n \n白宮1月才宣布川普捐贈10萬美元薪水給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國家酒精濫用與酒癮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n Alcohol Abuse and Alcoholism),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川普的哥哥小佛雷德(Fred Trump Jr.)一生都在對抗酒精成癮,他於1981年過世,享年43歲。 \n \n除此之外,其他受贈單位還包括教育部、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運輸部、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等單位。 \n \n \n \n \n

  • 28K男每月繳交9成薪給妻保管 10年後才發現「一無所有」

    28K男每月繳交9成薪給妻保管 10年後才發現「一無所有」

    原來夫妻之間財產也要算得一清二楚!大陸瀋陽有一名張姓男子月領60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8000元)薪資,和妻子結婚10年,每個月自己只能拿5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300 元)零用錢,其餘9成薪都交給她保管;不久前張男問妻子有多少存款,她竟說只有45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萬元),讓他氣得決定離婚。 \n \n綜合陸媒報導,今年44歲的張男與妻小在瀋陽生活,他也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每個月薪水約28K,而和妻子結婚十年間,他每個月的薪水有9成都交給對方保管,一開始他本來不同意,但妻子認為「你花錢如流水,薪水放我這才能存錢」,只給他5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300 元)的零用錢,儘管他不滿意但只能忍讓。 \n \n張男工作穩定也少有應酬,所以每個月只有一丁點零用錢剛好過得去,直到2016年年底他隨口問妻子家中有多少存款,妻子竟回答「戶頭有45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萬元)」;他得知一個家庭的存款只剩下一丁點,簡直快氣炸,不斷詢問妻子將他的薪水用在哪些事物上,她不以為意地說,「小孩學習花費高,家裡生活消費高,怎能有存款?」 \n \n聽完妻子一席話,張男氣得直言,「我和妳兩個人的薪水一年總共有10萬元人民幣左右(約新台幣46萬元),近5年的薪水總收入應該有50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30萬元),婚後家裡只買了一輛5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3萬元)的車,剩下的錢都花哪?」 \n \n因為夫妻間財產分配問題,張男在2017年5月決定提出離婚,更告上法庭控訴妻子的惡行;在今年1月時法院審理此案,發現女方每次取款都是萬元以上的大筆金額,儘管她解釋這些錢都用在小孩的學習費,但有一些是「不合理花費」,張男完全不知情,連妻子自己都講不清楚,最終法院也判決兩人離婚。 \n \n而有律師對此表示,有許多離婚夫妻都是因為經濟問題,彼此對花費意見不同,或是某方有欺瞞的狀況,甚至使用對方存款不告知等問題;律師則建議,夫妻間不該只由一方掌控財產,在家中若有需要大筆支出時,「應該徵求另一方意見」,要有妥善的溝通,才不會發生像張男這樣的狀況。 \n \n

  • 為何起薪給不到3萬? 賴:可能有高加班費或分紅制度

    行政院長賴清德昨霸氣喊出「國際上市櫃公司,起薪應高於3萬元」,引發外界熱議;賴今再次強調,此建議是為了助企業留才、攬才,解決五缺中的缺才和缺工。但被問到是否直接調高基本薪資至3萬?賴回「徒法不足以自行」,政院現在就是努力解決五缺問題,企業有成績後,便會反映在勞工薪資上,他相信「國際上市櫃公司絕對有(起薪3萬)的能力」。 \n \n 國內企業長期存在「缺地、缺水、缺電、缺才、缺人」的五缺問題,而賴清德昨日的起薪3萬說,也被企業界認為「談何容易」。賴清德今出席台灣醫學會110屆總會暨2017年台灣聯合醫學會學術演講會,會前受訪表示,政院在檢討五缺問題時,經調查發現,很多上市櫃公司,特別是國際公司,起薪竟不到3萬。 \n \n 賴清德說,這些國際上市櫃公司,絕對有能力起薪3萬元的能力,雖然很多公司可能是在給予薪資和所得分配上,有著不同的做法,比如說起薪低,但加班費多、或有分紅制度,只是在第一步的起薪部分,若能給予相對高的薪水,對年輕人是個很大的鼓勵,也能讓社會對台灣產業發展更有信心。 \n \n 媒體詢問,是否直接將基本薪資調至3萬元?賴回道,「徒法不足以自行」,政院現在就是努力解決五缺問題,讓企業更有能力去努力、發展實力,待有成績後,便會反映在勞工薪資上。他也坦言,過去起薪是22K,現在起薪雖漲至28K,但相信國人仍有更高的期待。 \n \n 媒體追問,政府替企業解決五缺問題,企業是否就會幫忙加薪?賴駁「不是這樣的對價關係」,他認為行政院有責任去解決、企業長期反應的五缺問題,但也是在檢討五缺的各種問題時,看到企業留才、攬才、延攬勞工時,薪資是個很關鍵的因素,故才會提出起薪3萬元的呼籲,也相信如此,有助於解決五缺中的缺才和缺工問題。

  • 吳當傑:土銀也將爭取薪給鬆綁

     台灣金控組織條例修正草案上周獲政院支持過關,外界矚目土銀的動向。土銀代理董事長、財政部政次吳當傑指出,土銀雖沒有相關組織條例,但他將伺機向人事行政局等相關單位建請鬆綁土銀等其他國營銀行薪給制度,以提升吸納優質人力的誘因。 \n 吳當傑指出,他先前邀請各部會,親自主持二次關於台灣金控組織條例修正草案的跨部會協調會議,深知人力薪給福利制度鬆綁對於國營銀行發展的重要性。 \n 對於土銀是否比照台灣金控訂定組織條例,以從中取得鬆綁相關制度的法源空間?吳當傑表示,由於土銀並不像台銀,肩負包括政府採購等重要任務,此外台銀能透過土地資產作價來增資,土銀方面也沒有這麼大筆的土地作為執行的空間,因此台灣金透過組織條例來爭取鬆綁人事制度及營運彈性的模式,不見得能複製在土銀。 \n 儘管如此,吳當傑表示,他在財政部原本就職掌公股管理業務,現又兼任土銀代理董事長,因此,他會本於職責,向人事行政局等相關單位,爭取土銀、輸銀等國營銀行的薪給及福利制度,來提高員工整體薪資福利待遇,以免薪資水準成為對外爭取優質人力資源的障礙。

  • 國票金控董事長:大學生起薪給40K

    國票金控董事長:大學生起薪給40K

    國票金控董事長魏啟林3日參加「胸懷大志-2014師大企業教育高峰論壇」時表示,國票金控給大學畢業職場新鮮人的起薪是4萬元,不會給22K。這些人進來以後,未來會成為公司的核心幹部,因此公司會好好善待他們。但前提是,年輕人要有能力可以進到國票金控來。

  • 社論-年金改革追求的是富而均 非均而貧

     年金改革方案即將正式出爐,然而,多數討論集中於退休公務員的待遇福利,如何與廣大的勞工盡可能拉平,讓八十萬公務員處於近乎集體情緒挫折狀態之中,反彈聲四起,讓執政黨立委紛紛醞釀提出不同的修法版本,情勢之複雜,已可預見改革難度之高,將讓改革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n 年金改革的討論中,有幾個觀點必須釐清,第一,國家財政拮据是不爭的事實,而且,這個現象不僅台灣獨有,全球各國政府都在精簡支出,財政的負荷不僅在於公務員的年金,包括勞工亦然,如果不解決,包袱勢必遞延到下一代,年金改革攸關世代正義,不只勞工有下一代,公務員也有下一代,這是我們這一代人必須正視的課題。 \n 第二,年金改革從勞保可能破產延伸到公部門退休待遇福利過高,隱隱有政府、民間相抗之勢,然而,官、民本來就是兩個系統,盡量拉平但不可能完全齊平,民間企業講究業績,考核銳利,績效高低反映在薪給落差極大,勞工有機會因為認真有戰功而暴得高薪,也有風險因為績效不彰而遭資遣或解雇;公務員則不然,再忠勤任事者,其薪給福利還是得照制度走,年度能加薪依年資順加,年度不能加薪則部門再有績效都不能獨加,人生在踏出職場的第一步時就做了抉擇,過程中有許多機會轉職,轉與不轉間自有個人對人生價值與志向的選擇。既為公務員,就要做好一輩子固有保障卻發不了大財的心理準備;賺錢,應該不是公務員的選項。 \n 第三,公務員退休十八%優惠存款,在爭議多年並經幾次調整後,凡民國八十四年以後進入公部門的公務員、以及之後的年資都不計入十八%的適用範圍,相對過去已經縮減許多,還是在這一波年金改革中成為箭靶子,何以致此?理由很簡單,當年訂出十八%優存利率時,銀行利率還有十二到十三%,如今銀行利率大幅下滑到只剩下一‧二或一‧三%,顯然不符合利率市場所謂的公平。對已退休享受過十八%的公務員而言,早退者已經享受過十幾、廿多年的優惠存款,就政府的照顧而言,不能再說有所虧待,晚退者特別是民國七十多年之後台灣經濟大幅躍升,公務員薪給水準已經跟上民間部門,至於現任公務員的薪給待遇甚至比一般民間企業也不差,又何須強留十八%,讓公務員的尊嚴長期遭此羞辱? \n 持平而論,台灣公務員都得經過國家考試晉用,水準相對於先進國家一點都不差,尤其戶政、民政等第一線與民眾接觸的基層公務員,都得練就親切隨和耐煩的本事,但換一個角度想,公務員為什麼和一般民間企業不同?公務員的雇主是政府,政府是人民授權的管理單位,質言之,公務員的老闆是每一位納稅公民,不論在任何單位,其工作就是服務人民,沒有服務人民的使命感,就不可能做一個好的公僕。從企業治理看政府管理,當政府稅收拮据之際,如何讓政府永續經營,就是每一位公務員共同的責任,那麼又何須對年金改革反彈至此? \n 原任勞委會綜合規畫處長的李來希,傳出將調離主管職,他為年金改革發聲主張只要將勞退新制的雇主提撥率由現行六%提高到八%,就可能提高勞工退休的所得替代率,何須調降公務員退休年金?他更呼籲公務員「提起你的筆,用你的鍵盤,把訊息傳遞出去,展現力量…。」李來希的調動被聯想為因嗆高層而遭打壓,勞委會主委潘世偉嚴正澄清,「李來希從處長調參事,薪水、(主管)加給都沒少,這叫打壓嗎?」李來希為公務員發聲,值得深思,然而,勞委會不是該以服務勞工、協調勞資以為勞工爭權益為先嗎?政府一體,年金方案才冒出一點頭,勞工主管部門不能自己先亂了套。 \n 從勞委會擴及政府中央到地方各部門的公務員們都要有正確的認知、堅強的心志,人生可以賺錢牟利為目的,但不是公務員,既入公門,能享受的頂多是足夠的保障,追求現世安妥,而其成就感的來源不單是個人的成功,而是服務最大多數人,讓人民有最多機會享受成功的果實;相信包括李來希在內的絕大多數公務員,都會以看到廣大勞工的笑容為樂。年金改革追求的是富而均,而非均而貧,相信全民也會向所有願意犧牲些微既有利益的公務員致上敬意和謝意。

  • 社論-「彈薪專案」經費 必須花在刀口上

     本報日前報導了將在九十九學年度推動實施的「彈性薪給」方案,而馬總統也在五日中央研究院院士會議開幕致辭時正式宣布。據了解,該案之相關公文已於月前寄送各大專院校,以便各校在校內研擬適當之配套辦法。我們認為,這是一個攸關台灣人才延攬與科技競爭力的重要方案,值得大家支持。 \n 長久以來,華人社會都在「不患寡、患不均」的傳統思惟之下,相當強調平頭平等式的待遇齊一。在這樣的薪給制度下,教學研究認真、成果豐碩的教授,其薪資就與不認真的教授沒有差別。經年累月下來,多多少少也鈍化了教學研究的衝刺誘因。這樣的制度弊病雖然因各校「講座教授」的設計而有所改善,但仍舊存有相當多的缺點,長年來一直未能改善。 \n 現制缺點之一,就是原有的薪給彈性只適用於資深的講座教授,卻完全不適用於資淺甚至新進人員。其結果,就是資深教授的教研誘因固然改善了,但在延攬新人方面台灣卻面臨相當的困境。目前,台灣不論學科領域、不論國際競爭情況、不論個人成績,其助理教授的每年起薪都不到一百萬台幣,完全沒有任何彈性。這樣的薪給待遇幾乎只是香港、新加坡及中國大陸重點大學的三分之一。由於亞太諸地待遇如此懸殊,台灣若干領域在過去幾年在新人延聘上處於極為不利的狀況。這樣的困境過去已為有識之士多次提出,但政府卻始終無法提出有效的解決之道。於是,台灣頂尖學府在新聘時也就漸感壓力。 \n 現制的缺點之二,就是政府雖然容許各大學對資深講座教授給予彈性薪給,但卻不給予額外經費預算。換言之,即使是公立大學,其對講座教授加薪所需之經費,必須要靠自行募款得來,與國外公立大學以公務預算提供薪給之情形有相當差距。由於一般台灣人民捐款對象偏重於廟宇或政治人物,各大學與慈善機構所能獲得的資助極為有限。因此,各大學以「自籌經費」為傑出教授加薪的期待,推動起來常因經費欠缺而成效不彰。 \n 這一次馬總統所宣示推動的彈性薪給方案,在相當程度上克服了前述兩點困難,殊為不易。下學年即將推動的彈薪方案一則動用了額外的公務預算,不再仰賴各校的自籌經費,二則各校自行設計彈薪做法,可以相當程度照顧資淺新進的人員,應當可以克服台灣目前所面對來自港、新等地的資淺人才延攬困境。 \n 此次的方案既然謂之「彈性」薪給,就表示不是所有教師一視同仁的加薪。普遍加薪當然是皆大歡喜,廣受歡迎,但以台灣目前的財政狀況,不但所需經費不貲,也得不到社會大眾的支持。將加薪的範圍著重在優秀的、國際競爭激烈的少數領域,一則節約國家預算,二則呼應國際人才爭搶的客觀需求,確實是因應當前環境需要的制度設計。 \n 雖然「彈薪」專案原本設計的背景是為了方便台灣的學府在各關鍵領域爭搶國際人才,但真正落實的單位則是大學或中央研究院等學研機構。各機構難免有各自的背景壓力與特殊考量,而不得不對現實有所妥協,但無論如何,我們要呼籲各學研單位努力排除機構內的阻力與雜音,儘量維繫彈薪案設計的原意,將經費花在人才延攬最需要的刀口上,如此才能不辜負納稅人在政府預算如此吃緊的環境下,對國內高等教育與研究環境的支持。 \n 最後,在各大學或研究機構為優秀研究人才研擬加薪辦法的同時,我們也希望各公立大學能推動更透明的教授兼職兼薪的揭露制度。既然公立大學預算來自國家,而國家也在預算壓力下勉力推動加薪,則相對而言,大學也該對教授的教研活動有所規範。以前,優秀教授的待遇不高,而若干大學也對其制度外活動睜隻眼閉隻眼。但是,在制度性薪給架構漸上軌道之後,社會當然會期望教授們在教學研究上的投入更為專注。彈薪案推動不易,大學在推動後所應付出的社會責任,當然也更為沉重。

  • 社論-行政院應正視台灣人才流失的危機

    國內若干媒體最近報導了台、港、新、中幾地大學新進教師的薪資差異,相當令有識之士憂心。資料顯示,香港、新加坡以及中國大陸上軌道的好大學,他們給助理教授的起薪,大約是台灣國立大學的三至四倍。即使不看名校,中國大陸已有約十五%的大學其新聘薪給優於台灣,而台大與中研院等單位也逐漸感受到招募不到優秀教授的壓力。行政院科技顧問們也提出警告:長此以往,台灣的人才優勢將逐漸流失。坦白說,一旦台灣無法吸引人才,我們將一無所有。 \n過去十年,台灣的經濟情況相對於亞洲諸國不算好;以實質薪資來看,大學教授已經有十幾年不曾調薪。但台灣是個民粹極強的社會,許多民眾都要求齊頭平等。然而在知識經濟時代,研發創新幾乎是一切經濟成長的原動力。如果我們不能對研發人才給與較高薪酬,吸引他們加入,則台灣的經濟必將走下坡,每一個人的待遇都會再往下修。簡單地說。以民粹觀點極端地看不得別人加薪,其結果就是自己也會減薪。 \n其實,要提升台灣的科研競爭力,並不需對「所有」的大學教師加薪,只需要花點小預算、動點小手術,就能克竟其功。以下,我們就描述一下這局部手術要怎麼做。 \n第一,在大學法的規定下,各大學原本就可以設置講座教授,對他們提供彈性薪給。因此,表現優良、國際上爭相挖角的資深教授,原本就可以得到頗高的待遇,但新進資淺者的待遇卻是全無彈性。故我們想要改革的,是部分新進資淺教師的薪給調整,而不是全面性的薪水調整。 \n第二,全台灣一百七十幾所大學中,真正在與新、港等地爭搶人才的,也許不到廿所,故為爭搶人才而需要調整待遇的大學,為數並不多。換言之,並不是所有大學都需要調薪,而只有受到國際競爭壓力的才有此需要。 \n第三,即使在台大、成大等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學裡,也不是每個領域、每個教授都有調薪的客觀必要。有些學域是國際冷門、有些教授表現也不見得傑出。故真正要有薪給彈性的領域與範圍,只有一小部分。 \n總之,為吸引人才而設計的彈性薪給,並不需要統統有獎,但必須要做到資深/資淺區隔、學校品類區隔、校內教師區隔。這裡的問題看似複雜,但只要把握兩個原則即可:(一)學校之「內」的區分,依大學自治原則由各校自行決定。(二)學校之「間」的區分,依各校研究表現、國際競爭情況決定。把握住這兩個原則,則其他細節就不難處理了。由於並不是全面調薪,故需要增加的預算金額並不大。 \n報載大約半年前,中央研究院曾經向行政院提出了一套符合前述原則的解決辦法,也得到了教育部、國科會、人事行政局、主計處、與全台各知名大學的支持,甚至連所需預算、挪籌方式都設想好了。無奈所有的動議一旦遇上政治,不是停擺就是脫軌。中研院所提辦法的基本概念,是以提高研究計畫管理費比例的方式,將新增管理費撥給大學,並指定用於彈性教授薪給,由各大學的內部程序決定其校內分配。但最近教育部表示,他們希望從薪給制度上做根本的改變。 \n基本上,我們贊成教授薪水的彈性化,而且這個彈性一定要與大學的研究表現掛勾,如此才能正確反映國際人才競爭的實情。而即使行政院想在薪給制度上做根本改變,也一定要創造出彈性,反映跨校之間、資深與資淺之間、跨領域之間的需求差異。中研院所提做法,其實就是一種實質反映前述三種差異的建議,客觀上頗具可行性。當然,教育部可另起爐灶,訂出其他的彈性做法。但平心而論,如果要照顧到前述三種彈性,恐怕也逃不出與研究經費掛勾的設計。無論如何,假若教育部想不出更好的做法,就必須要考慮接受現有的提案,總不能以從長計議為由,半年下來一事無成吧!台灣人才競爭力流失的問題如此嚴重,行政院應督促所屬加把勁,趕緊提出矯治的辦法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