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薪酬條款的搜尋結果,共05

  • 川普批薪酬條款攏係假 稱有權在自家度假村辦G7

    美國總統川普或許在共和黨內同志敦促下,收回明年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在自家度假村接待全球領袖的決定,但他還沒停止替自己有權做這個決定辯解。 \n 「紐約時報」報導,川普選擇在邁阿密的川普國家多羅高爾夫度假村(Trump National Doral Miami)舉辦G7峰會後,外界援引憲法中禁止總統在位時替自身事業非法牟利的條款批評他,他今天稱這個「薪酬條款是假的」。 川普在白宮向記者表示:「選擇在多羅度假村舉行峰會一事很單純。如果裁定准許,我原本是可以不計成本舉辦,甚至可以免費,問題是能不能獲准,因為這有點像是給國家的饋贈。」 \n 川普說,民主黨人對於在川普度假村舉辦國際峰會的可能性反應「太過激烈」,但實際上川普是因為共和黨自家人的批評而在最後罕見地收回成命。但他持續提起度假村,說度假村有「很大的會議廳」、是「最棒的地點」,又說「這將是史上最棒的G7峰會」。 \n 川普之後話鋒一轉,提到可讓外界停止指控他從總統職位獲利的說法,說他根本沒有支薪。 \n 他說:「他們說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可能是另一個唯一這麼做的總統。看看你們喜愛的其他總統是否曾捐出薪水。」 \n 事實上,胡佛(Herbert Hoover)與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都曾在任職總統時捐出薪資。 \n 川普聲稱,他當選總統時,他將「所有事業轉移到信託」,他指的是家族事業與川普集團(Trump Organization),且將事業轉交兒子艾瑞克.川普(Eric Trump)和小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Jr.)接手經營。 \n 事實上,川普跟他的房地產帝國關係依然密切,不願接受出售資產並將收益交給保密信託的呼聲,認為他沒有法律義務這麼做。 \n 川普說:「我買下多羅後,度假村創下紀錄。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我宣布我將參選,不是嗎?然後我說,我們將建造圍牆、我們必須設置邊界,我們必須要有邊界。突然,有些人開始不喜歡多羅。」 \n 川普稱「薪酬條款是假的」,說華盛頓在擔任總統時持續經營事業,有兩張桌子,一張是事業專用、另一張是當總統時辦公用。他也攻擊歐巴馬與Netflix簽下多年合約與新書合約,而這兩項合約都是在他卸任後宣布。 \n 川普說:「歐巴馬簽下出書合約,這算是經營事業嗎?我不確定他在當總統時是否沒有討論到這點。他跟Netflix簽下合約。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討論的?」 \n 然而,歐巴馬與國內出版商和電影製作公司簽下的合約,與收受外國政府的金錢沒有直接關聯。

  • 川普企業收外國政府財物遭控違憲

    川普企業收外國政府財物遭控違憲

    一群包括前白宮倫理律師在內的公益組織將向法院提出訴訟,指控美國總統川普允許自家公司收受外國政府款項,此一行為已涉嫌違反美國憲法的薪酬條款。 \n據路透社報導,一個名為「華盛頓公民責任與倫理」(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nEthics in Washington)的公益組織將向法院提起訴訟,該組識負責此案的律師古普塔(Deepak Gupta)說,他們希望法院下令禁止川普的企業收受外國政府的財物。 \n該組織的聲明說,川普企業與中國、印度、印尼與菲律賓都有生意往來,「當川普總統與這些國家進行貿易談判時,美國人民無法得知他腦袋裡是否同時考慮到川普企業的利益。」 \n當媒體就此詢問川普企業的發言人時,發言人把此事推給負責川普的倫理事務的律師事務所Morgan Lewis & Bockius,該律師事務所不願就此發表評論。 \n古普塔說,這次的訴訟是民權組織一系列針對川普進行法律行動的一部份,訴訟將在曼哈頓聯邦法院進行,律師團包括前小布希政府時期的白宮倫理律師潘特(Richard Painter)。 \n目前仍擔任川普企業副總裁、川普的兒子艾立克.川普(Eric Trump) 告訴媒體說,他們企業已就此做了許多比法律要求的更多的改變,以避免引起法律上與政治上的爭議。其中包括將把川普飯店從外國政府所獲得的利潤,全數捐給美國國庫。 \n美國憲法《薪酬條款》規定,聯邦政府官員未經國會同意,不得收受外國政府任何禮物、薪酬、官職或榮譽頭銜。法界人士指出,根據這一法律,包括總統在內的美國政府官員不得從與外國政府有經濟往來的公司運營中獲利。 \n

  • 美總統就職系列(2)川普來了:罵歸罵 人民幣還是要賺

    美總統就職系列(2)川普來了:罵歸罵 人民幣還是要賺

    川普曾以「我們的敵人」來稱呼中國,並指責中國是美國貿易上的威脅、偷走美國的工作機會,不過,至少從過去8年來的動作來看,川普的企業從未停止跟中國做生意的腳步。 \n《華盛頓郵報》曾報導,雖然商業談判還沒有具體成果,川普飯店集團預測明年將會在大陸新開張20至30家豪華酒店,這表示川普的手下得跟他所不信任的中共進行相當複雜而冗長的談判。 \n12月中,川普在推特上表示,在總統任上「不會有新的買賣」,現在尚不知這話所指的是不是川普飯店集團,該集團與政權交接小組都不願對此事發表評論。 \n報導說,如果川普企業在中國持續推動其擴張計畫,即便這些計畫是在他卸任後才付諸實施,都意味著川普總統必須跟這個美國最重要的外交對手進行商業談判,因此不論川普對中國的政策是好是壞,就算一切都攤在檯面上,還是難以避免利益衝突的問題。 \n「外商在中國做生意非常難」,新世界華美房地產開發公司副總經理劉學美表示,「如果要搞政治,就不要在中國做生意。」她說,中國官場麻煩太多了,如果跟中國關係不好,你的項目不可能獲批,中國政府很難打交道,蓋一棟大樓要克服很多官場上的障礙。 \n現在川普要跟中國做生意就更困難了,起因是川普接了蔡英文總統的恭賀電話,不只稱呼她為「台灣總統」,還公開質疑美國的一中政策,動搖了30多年來中美外交關係的基礎。 \n根據媒體報導,川普曾在大選前一個月派了一組人到台灣,他們訪台期間還會見桃園縣長鄭文燦商談有關桃園航空城開發案的議題。不過川普企業表示,在蔡英文與川普通過電話後,該公司目前不打算在台灣推動新的計畫,也沒有授權任何團體就開發計畫與台灣方面洽商。看來川普企業的興趣已大幅轉向,大陸可觀的市場潛力顯然把台灣比了下去。 \n川普對中國的興趣趣始自於2005年,當時他正在多個企業中推動「川普(Trump)」品牌,包括房地產與酒店。建立品牌極不容易,十多年下來雖小有成果,卻完全比不上他在競選總統期間所獲得的知名度。 \n2008年香港《南華早報》曾報導,川普酒店曾與中國恆大地產、香港東方地產集團共同在廣州投資一處地標性的辦公樓群,美國公共電視(NPR)則報導說,一個月後該項目因恆大地產退出而告終。 \n2012年川普飯店集團在上海成立了亞洲首個代表處,設有10名工作人員。該集團營運長佩卓斯(Jim Petrus)表示,將於2030年之前在中國新成立30家酒店,不久後負責全球酒店開發與併購的資深副總溫裴利(Todd G. Wynne-Parry)亦在新聞記者會上說,川普集團認為大中華地區是具有高度潛力的市場,因此列為優先發展地區。而大中華地區一向意指大陸、港澳與台灣。 \n美國大選前的10月,大陸媒體曾報導,川普酒店集團的執行長丹吉格(Eric Danziger)在香港的亞太旅館業大會上重提在大陸20~30個城市開辦酒店,當然會包括北京、上海等主要大城市,不過他沒有說明具體時間。如果此一計畫屬實,川普若未處理好中美關係,擴展計畫的命運恐將有天壤之別。萬科地產集團副總廖駿表示,國營地產公司在市場上佔有大量份額,私營地產商也要看政府的臉色行事,如果中美關係惡化,川普就不可能在中國做生意。中國企業家都很重視聲譽,一旦中美打起貿易戰爭,沒有人敢去住川普的酒店。 \n在中國經營豪華酒店很困難嗎?豪華酒店業從中國開始打擊貪腐後,生意就一落千丈,有些酒店甚至主動把星級摘掉,以免政府官員不敢上門消費。 \n香港一位酒店顧問諮詢業者表示,“Trump”這個名稱在大陸還未推展其事業規模,僅僅是眾多名稱品牌之一。萬科地產的廖駿指出,他在地產界從未聽聞川普企業名號,直到兩年前去拉斯維加斯才認識川普酒店。從國際品牌的角度來看,一般人還是比較信賴像萬豪、喜來登這些酒店品牌,大陸民眾知道川普酒店的人很少。 \n但是川普現在中國已家喻戶曉,川普雖表示在其任內「不會有新的交易案」,而且要將他的企業交給他的兒子去處理。不過前幾任美國總統的政治顧問們都認為,總統跟國內外各種生意對手往來會有利益衝突之嫌,而且也違反美國憲法的薪酬條款。 \n川普酒店在中國的投資進展並不順利,2013年它與中國國家電網公司簽了諒解備忘錄,準備合作投資在北京鬧區一處包含豪華酒店、公寓、商業辦公大樓的綜合開發案。據法新社報導,川普的大中國事務辦公室前主任魯比.邱(Robbu Qiu)指出,這個長達15年的合作案潛在價值約1億到1.5億美元。不過因為國家電網公司遭到反貪腐調查,該案已經暫停。國家電網公司尚未對此發表評論,在北京國貿的建築工作人員則表示,大約6個月前大部份工程已停止施工。 \n川普在推特上對中國絲毫不假辭色,聲稱中國是「敵人」,破壞了美國人的生活方式,要用強硬手段對付,「不能為了幾紙小小的合約就去討好中共」。雖然狠話連篇,但川普企業與中國國營企業合作的案子還是照樣進行,在國家電網合作案之外,紐約川普大樓裡最大的房客就是中國國營的工商銀行,他們包下了整個第20層樓。據彭博社報導,中國工商銀行的租約每年為川普企業貢獻150萬美元(台幣4,900萬元),合約將於2018年到期,屆時川普總統手下的企業將決定如何跟這位大房客續約。 \n美國會民主黨議員已就川普企業在中國擴展的利益衝突問題磨刀霍霍,馬里蘭州民主黨眾議員柯明斯(Rep. Elijah E. Cummings)公開表示,川普要保留電視節目「誰是接班人」的製作人名義,這個問題不大,不過與外國有生意往來就另當別論了。他說,「我擔心像巴林、中國、土耳其、阿根廷、新加坡等國的政府官員可能會把整層的川普酒店包下來,或是在川普大樓付出超高額租金,外國銀行則提供低利貸款,開發項目審批給予方便等等,這些都可以用來拉攏跟新一屆政府的關係。」 \n不過事情還是有樂觀的一面,有些企業界領袖私下表示,如果對在中國擴展事業很有興趣,川普應該會避免與中國發生兩敗俱傷的貿易大戰。 \n

  • 緊箍咒變幸運簽 競業造雙贏

    緊箍咒變幸運簽 競業造雙贏

     去年3月31日,被宏碁無預警宣布撤換的執行長蘭奇,今年4月1日,走馬上任聯想EMEA總裁。這不是愚人節玩笑!蘭奇投靠敵營,從教父變叛徒,宏碁回敬「競業禁止條款」,昭告天下要拿回12.84億元(新台幣,下同)天價離職金,逼蘭奇付出代價。 \n 提出「品牌微笑曲線」再造宏碁的創辦人施振榮,面對一手提拔、打破國籍藩籬、掌舵本土品牌企業的前執行長蘭奇,竟轉投競爭對手聯想陣營,再也微笑不出來。「企業講求王道並不是沒有競爭,但蘭奇偏離王道經營這條路線。」施振榮遺憾表示。 \n 蘭奇錯在不該簽下為期一年的競業禁止協議,拿走12.84億元天價離職金之後,立即投奔聯想。儘管蘭奇在「剛好」離職屆滿一年才就任聯想EMEA(歐洲、中東和非洲)總裁,但宏碁早就發現,蘭奇離職不到半年就已經被聯想聘為顧問。 \n 欲蓋彌彰的是,蘭奇的人馬─財務長杜哲民、與俄羅斯總經理Gleb Mishin,也跟隨蘭奇腳步投效聯想,不僅帶槍投靠,連子彈都已經上膛。 \n 不是報復手段創造勞資雙贏 \n 宏碁不惜國際訴訟,向義大利法院狀告蘭奇違反競業協議,究竟能不能痛擊要害討回公道?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創所所長劉尚志指出,競業禁止在合理的條款下,可以成立。 \n 競業協議,其實就是禁止跳槽的定型化契約。儘管憲法保障每個人有選擇工作的權利,但也不希望員工跳槽後洩漏企業的營業祕密。劉尚智強調,競業協議「不是報復手段,而是要創造勞資雙贏。」 \n 過去,告上法院的競業禁止訴訟,大多偏向信託業、金融保險業、電腦資訊業等,不過近年來情形開始轉變,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執行處法官李維心指出,包括補習班教師甚或是醫師等各行各業都有,也不問職位高低,顯然雇主希望保障營業利益的意識正逐漸抬頭。 \n 只是競業禁止不能無限上綱,要能成立,發揮約束制裁的力量,得要符合所謂的「合理條款」。 \n 無理要求競業條款hold不住 \n 競業條款雖然是企業在「買保險」,但不見得能全買單。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鴻海集團前事業群經理林建光,2010年跳槽到競爭對手光寶集團旗下公司貝爾羅斯,擔任業務拓展部副總裁。有百人律師團的鴻海,卻告輸這場官司。 \n 鴻海很不滿,因為林建光早就簽署了「誠信行為暨智慧財產權約定書」,保證離職一年內,不能在鴻海及相關企業所在國家或地區,從事與業務有關的競爭行為。只是法官攤開一數,競業限制多達四十五項,「連當房屋仲介、清潔員、司機,都可能踩到地雷,明顯想封殺所有的工作機會。」因此判決無效。 \n 競業條款對勞資任何一方,不見得形同虛設,也無法予取予求。只要能公平約束,就可以提供合理保障。 \n 就以投身華人青年創業平台的科技人李開復為例,2006年離開美國微軟,要到Google中國大陸市場,也面臨競業條款的限制。儘管李開復因競業禁止和保密條款1年內不能上班,但也獲得微軟代償,支付與正常上班相同的獎金、津貼、股票期權。勞資雙方認為公平約束,也皆大歡喜。 \n 競業禁止協議兩岸殊途同歸 \n 近幾年,隨著大陸市場開放,願意跳槽到大陸工作的比例越來越高,派任大陸不再被視為「苦差事」,反而搶破頭。只是,兩岸對員工離職後競業禁止的規範雖有差異,卻殊途同歸。 \n 競業條款在台灣沒有強制規範,但企業基於保護營業秘密,則可以依據民法、公司法,鼓勵簽署勞動契約。 \n 104獵才派遣事業群總經理兼集團法務長蘇宏文指出,大陸有「勞動合同法」,明訂「競業限制條款」,約束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而台灣在現行法令上,並無「競業禁止條款」明文規定,但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中,則有「勞工在原雇主之職位,足可獲悉雇主之營業秘密。」作相關規範。 \n 蘇宏文說,兩岸都在規範因職務關係有機會接觸或知悉公司營業秘密的人員,才需要納入不得競業的範圍,其餘一般員工則沒有必要簽訂離職後競業禁止約款。另外對競業限制的期限,兩岸則比照國際慣例,不得超過二年。 \n 至於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後,依照中國大陸勞動合同法規定,必須在競業限制期限內「按月」給予勞動者經濟補償,而合理的補償金,大約是薪資報酬的2成至5成。 \n 蘇宏文提醒,特別要注意的是,台商企業在大陸設立的子公司,與員工簽訂離職後競業禁止約款時,必須要遵守大陸勞動合同法的相關規範,切忌把台灣使用的約款內容,一成不變的由繁體字轉換為簡體字即交付員工簽署。 \n 蘭奇叛逃到敵營,宏碁痛定思痛,除了祭出「競業條款」討公道,也亡羊補牢,董事會通過「高階主管薪酬管理準則」,明訂論功行賞機制。 \n 記取教訓宏碁論功訂薪酬 \n 宏碁董事長王振堂透露,高階主管薪酬架構是聘請韜睿惠悅(Towers Watson)企管顧問公司,特別組成專案小組,參照國際做法,制定出一套準則。 \n 宏碁高階主管薪酬管理準則,規劃採長、短期激勵管理辦法,搭配「遞延給付」、「索回薪酬機制」,以避免高階經理人為了追求帳面業績,採取不當措施,導致企業承擔風險。新出爐的條款,擺明是針對蘭奇捅的簍子量身訂作,因此私下都稱為「蘭奇條款」。 \n 王振堂強調,第2季歐洲營收比去年同期大幅成長50%,已逐漸走出陰霾。宏碁將強化高階經理人的薪資、與企業長期績效、股東利益關聯性,拒絕再重蹈蘭奇覆轍!

  • 薪酬委員會 僅1.8%企業落實

     去年11月,立法院新修正證交法強制規定,所有上市、上櫃及興櫃公司,必須在今年底前設置「薪資報酬委員會」。但會計師指出,迄昨天為止,在1,615家上市櫃及興櫃公司中,僅30家設置薪酬委員會,占總家數比例僅1.8%,多數公司似乎仍駐足觀望。 \n 中華公司治理常務理事陳清祥昨天表示,其他98.2%的公司,在未來8個月內要趕快設立,以符合證交法規定且免於受到行政處罰。 \n 立法院在去年通過增訂證交法第14條之6的俗稱「反肥貓條款」,強制規定所有上市、上櫃及興櫃公司,都要設置「薪酬委員會」,來制訂、監督、檢討公司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的績效與薪酬制度。 \n 今年3月18日,金管會公布「薪資報酬委員會設置及行使職權辦法」規定,實收資本額100億元以上的公司,今年9月30日前要完成薪酬委員會設置,且至少召開1次會議;實收資本額未達100億的公司,得在今年12月31日前設置完成。 \n 陳清祥說設薪酬委員會是強化公司治理,與設置獨立董事、設置審計委員會形成公司治理的鐵三角,協助公司董事會克盡善良管理人的任務。 \n 公司董事會須設置獨立董事,這是證交法在95年修正時所增訂的規定,96年金管會函令金融事業及實收資本額在500億以上公司,要設置獨立董事。目前這項門檻已下降到100億元以上公司,都要設置獨董。金管會沒有要求上市櫃及興櫃公司全部都應設置獨董及審計委員會,反而限期要求所有公司在今年底前必須設置薪酬委員會,陳清祥說,只能說是受到立法院「打肥貓」影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