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藏文的搜尋結果,共15

  • 流落海外 敦煌古藏文回歸祖國

    流落海外 敦煌古藏文回歸祖國

     中國西北民族大學海外民族文獻研究所從2006年起整理出版流失在海外的敦煌古藏文文獻,已完成英藏9冊、法藏22冊(每冊336頁左右),發現藏於英國國家圖書館和法國國家圖書館的敦煌藏文文獻,是流失海外最大宗、最重要的民族古文字文獻,具有極其重要的史料價值。 \n 目前完成的敦煌古藏文文獻影印本,也是英藏、法藏敦煌古藏文文獻首次完整出版。有利於研究西元8至11世紀吐蕃的歷史文化及民族文化交流史。 \n 莫高窟珍貴古文獻 \n 20世紀初,敦煌藏經洞發現的數萬件珍貴古文獻流落海外。這批流失的珍貴文物,包括1萬件左右的藏文文獻,以及相當數量的回鶻文、粟特文、龜茲文、于闐文、梵文、希伯來文等寫本。這些文獻最近由西北民族大學、上海古籍出版社、英國大英圖書館、法國國家圖書館合作編纂出版,流失海外的敦煌藏經洞藏文文獻首次以出版形式回歸故里。 \n 「敦煌莫高窟藏經洞出土的大量文獻中,古藏文文獻數量僅次於漢文文獻,是第二大類古文獻。」海外民族文獻研究所副所長才讓表示,與大陸國內相比,珍藏在英、法、美、日、俄等國家的敦煌古藏文文獻內容十分豐富,除了佛教文獻外,還有法律、社會契約、歷史、醫學、倫理、民間故事、語言等方面的文獻。此外,還有譯自梵文、漢文的文史類著作,例如印度著名史詩《羅摩衍那》,漢語古代著作如《戰國策》片段的譯文,也有儒家著作的翻譯。 \n 才讓表示,該所整理出版英藏9冊、法藏22冊的敦煌古藏文文獻,歷時13年,而這項工作還未結束,最終計畫整理出版英藏15冊、法藏30多冊。此後,還將出版其他國家所藏古藏文文獻。 \n 最終出版計畫差1/3 \n 「有些文獻只剩殘存斷片,內容解讀有一定困難。我們在仔細閱讀和理解的基礎上,比對傳世的佛教文獻,然後對文獻擬名。」才讓說,由於按照英法對文獻編號的順序出版,每冊涉及內容繁雜,並非單一文獻。下一步,將對文獻分類輯錄,便於研究。

  • 敦煌藏文文獻 流失英法最多

    中國西北民族大學海外民族文獻研究所從2006年起整理出版流失在海外的敦煌古藏文文獻,已完成英藏9冊、法藏22冊(每冊336頁左右),發現藏於英國國家圖書館和法國國家圖書館的敦煌藏文文獻,是流失海外最大宗、最重要的民族古文字文獻,具有極其重要的史料價值。 \n \n目前完成的敦煌古藏文文獻影印本,也是英藏、法藏敦煌古藏文文獻的首次完整出版。將有利於研究西元8至11世紀吐蕃的歷史文化及當時的民族文化交流史。 \n \n20世紀初,敦煌藏經洞發現的數萬件珍貴古代文獻文物流落海外。在這批流失的珍貴文物中,包括1萬件左右的藏文文獻,以及相當數量的回鶻文、粟特文、龜茲文、于闐文、梵文、希伯來文等寫本。這些文獻最近由西北民族大學、上海古籍出版社、英國大英圖書館、法國國家圖書館合作編纂出版,流失海外的敦煌藏經洞藏文文獻首次以出版形式回歸故里。 \n \n「敦煌莫高窟藏經洞出土的大量文獻中,古藏文文獻數量僅次於漢文文獻,是第二大類古文獻。」海外民族文獻研究所副所長才讓表示,與大陸國內相比,珍藏在英、法、美、日、俄等國家的敦煌古藏文文獻內容十分豐富,除了佛教文獻外,還有法律、社會契約、歷史、醫學、倫理、民間故事、語言等方面的文獻。此外,還有譯自梵文、漢文的文史類著作,例如印度著名史詩《羅摩衍那》,漢語古代著作如《戰國策》片段的譯文,也有儒家著作的翻譯。

  • 西藏大學發佈首款全功能藏語輸入軟體

    西藏大學在拉薩發佈首款集語音、手寫、拼寫三位一體的藏文輸入軟體。該軟體為首款基於蜂巢輸入模型的全能藏語輸入軟體,填補了藏語資訊技術研究領域的又一項空白。 \n \n新華社報導,該軟體依智慧雲平台,集語音、手寫、拼寫三位一體,結合了藏語語音識別技術和藏語手寫識別技術成果,為用戶提供了便捷的操作及高準確率。 \n \n 在3日的發佈會上,西藏大學學生頓珠演示了藏語及手寫草體的藏文輸入,透過軟體的識別,精準快速地輸出了標準藏文,準確率高達97%。 \n \n 據介紹,西藏大學藏文資訊技術研究中心於1997年研製出了《資訊技術-資訊交換藏文編碼字符集基本集》國際標準,使藏文成為中國少數民族語言中第一個具有國際編碼標準的語言文字。之後,他們又研發了跨平台藏文輸入系統、藏文文字識別系統、藏文Office辦公套件等一批符合標準、技術含量高、實用性強的藏文處理技術產品及應用系統。

  • 陸首創藏文搜尋引擎 查不到達賴喇嘛

    中國大陸全球首個藏文搜索引擎23日上線。外媒報導,國外新聞網站測試發現,這個搜索引擎無法搜尋所有大陸政治敏感詞彙,輸入「達賴喇嘛」,也搜不到這位藏人精神領袖的官方網站。 \n 由大陸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藏文資訊技術研究中心製做的全球首個藏文搜索引擎「雲藏」(yongzin.com)日前正式上線。 \n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網報導,由於具有藏文搜尋功能的搜尋引擎谷歌(Google)受到大陸當局封鎖,大路搜尋引擎百度和搜狗都沒有藏語功能,因此除非在大陸的藏人會使用虛擬私人網路(VPN)翻過大陸網路長城,否則雲藏搜索引擎將是大陸700萬藏人的唯一選擇。 \n 報導指出,雲藏搜索引擎的分類與谷歌一樣:新聞、圖片、影片,甚至連標識,顏色,設計也與Google相仿。 \n 報導表示,國外網路媒體「石英」(Quartz)日前邀請幾名使用藏語的人士實測雲藏搜索引擎。 \n 1名英國倫敦西藏人權組織「西藏觀察」(Tibet Watch)匿名研究員表示,在「雲藏」用藏語搜索「自由西藏」,出現的頭條是大陸官媒「人民日報」2014年的一篇文章,而在Google做同樣搜索,顯示的結果是幾個藏人團體。 \n 此外,實測結果發現在「雲藏」上用藏語搜尋「達賴喇嘛」,則無法顯示達賴喇嘛的官方網站。同樣在Google上搜尋,前5條都是達賴喇嘛的官網。 \n 在圖片搜尋方面,用「雲藏」搜索藏文的「達賴喇嘛」,除了顯示藏傳佛教歷史文物與法器照片外,只顯示1張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1954年9月在北京會見14世達賴喇嘛與10世班禪喇嘛的圖片。但同樣的方式在Google檢索則出現大量達賴喇嘛的圖片。 \n 「雲藏」一詞源自藏文音譯,有兩層含義,其一為「上師」或「老師」,意為有求必應、有問必答;其二是將其分為單字,有「全面抓取、提取」之意。1050826 \n

  • 大陸上線首個藏文搜尋引擎「雲藏」

    全球首個藏文搜索引擎「雲藏」(yongzin.com)昨天在中國大陸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正式上線。 \n 中新社報導,「雲藏」一詞源自藏文音譯,有兩層含義,其一為「上師」或「老師」,意為有求必應、有問必答;其二是將其分為單字,有「全面抓取、提取」之意。 \n 報導表示,「雲藏」藏文搜索引擎系統結合搜索引擎、藏文百科,網站頁面涵蓋新聞、網頁、圖片、影音、百科、文庫等8個類目。「雲藏」雲端數據資料庫完成後,將成為全球最大的藏文電子圖書館。 \n 報導引述海南藏族自治州藏文資訊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拉吉卓瑪表示,「雲藏」研發團隊現有150餘名工作人員,由藏文數據庫建設組、語言智慧處理組和技術組3個小組組成,團隊中藏族比例達87%以上,平台建設始自2013年4月。 \n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雲藏」上線試運行期間已有超過34個國家和地區網民使用,點擊量破1000餘萬次。但「雲藏」上的新聞資訊和影音大多是來自中國政府部門的政策。1050823 \n

  • 藏族喇嘛堅持用iPhone!原來是因為這功能

    大家都知道,對於Apple系列的產品,果粉可以說是遍布全世界,相信很多人都對iPhone愛不釋手,甚至是新產品一出,果粉們就是日夜排隊,也要搶到手!不過你知道嗎?現在就連住在西藏的藏族人,甚至是寺廟喇嘛們,也都堅持使用iPhone,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原因就在於iPhone其中的強大功能。 \n根據了解,目前在西藏,大約有2/3的藏族人使用iPhone,就算是過著清苦日子的喇嘛,也會省吃儉用的購買一台iPhone。除了看重手機的使用體驗之外,最大的原因其實在於「系統語言」的功能!因為iOS系統原生就支援藏文,並自帶藏文輸入法,所以對於西藏人來說,相對方便很多。 \n而且,在初始設定步驟中,iPhone就包括了藏文設定選項,所以,藏族的朋友們,使用起來就會超級方便!而相比之下,安卓系統6.0後才開始支援藏文,並且還要另外安裝藏文輸入法和相關程式,因此,對於藏人而言,iPhone真的方便很多啊! \n

  • 西藏藏文古籍修復基地 年底開張

    新華社報導,西藏圖書館表示,由該館承建的藏文古籍修復基地進展順利,預計年底投入使用,將大幅提升藏文古籍修復能力水準。該基地將就天文、藏醫、書法、佛經等領域組成專家委員會制定修復方案,盡力還原古籍文獻的原本面目。

  • 大陸成立首個高校藏文古籍研究所

    大陸成立首個高校藏文古籍研究所

    25日大陸第一所公立藏文古籍研究所在西藏大學成立,將填補大陸沒有公立專業藏文古籍研究機構的空白。 \n藏文古籍見證著藏民族在青藏高原上數千年來的歷史文明,是中華民族寶貴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由西藏大學收藏、搶救及整理的,形成於西元十三世紀前的“菩日文獻”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大陸出土的年代最久遠、藏量最多的藏文文獻,其中的《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已被列入第三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 \n據瞭解,西藏已完成區內大部分地區的古籍普查工作,建成了布達拉宮、羅布林卡、博物館、檔案館四家國家重點古籍收藏單位,已有158部藏文珍貴古籍入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 \n另外,美國哈佛大學佛教資源中心、哥倫比亞大學西藏文獻館等也均有藏文古籍研究機構。 \n

  • 第一個藏文智慧搜尋引擎 8月上線

    《中新社》報導,「雲藏」作為全球首個藏文智慧搜尋引擎,目前開發已處於藏文資訊錄入和分詞標注階段,預計將於2014年8月左右正式上線試運營。 \n據了解,「雲藏」一詞是藏文的音譯詞,有兩層含義,其一為「上師」或「老師」,意為有求必應、有問必答;其二是將其分為單字,有「全面抓取、提取」之意。 \n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藏語委辦主任、「雲藏」引擎開發負責人才洛介紹,「雲藏」藏文智慧搜尋引擎以青海湖藏漢文網站為平台進行開發,是青海省少數民族事業「十二五」規畫中藏文資訊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累計投資達1300萬元人民幣。

  • 西藏:百米藏文書法長卷創基尼斯世界紀錄

    西藏:百米藏文書法長卷創基尼斯世界紀錄

    藏文書法家年敘•多吉頓珠和格芒•江白用177種藏文字體書寫成的長達206米的藏文書法長卷,8日被列入大世界基尼斯最長、藏文字體最多的藏文書法作品。 \n這部藏文書法長卷由拉姆拉綽唐卡畫院院長年敘•多吉頓珠先生和藏文書法家格芒•江白先生歷時四年時間書寫完成。書法長卷全長206米,高80公分,內容除了象雄古文體、天珠體、吾欽體、簇仁體等177種不同字體的書法,還包括藏族歷代32位書法名家畫像,以及藏族筆論、文法、詩歌等。 \n年敘•多吉頓珠說,很多人誤以為藏文字體只有十幾種,但經他多年研究發現,藏文字體有1000多種,但保存下來的卻很少。為保護藏文字體,因此萌生了創作書法長卷的想法。 \n格芒•江白告訴記者,創制這一大型書法卷軸的目的是向世人介紹古老優美的藏文書法藝術,展示藏民族優秀文化的魅力。 \n藏文歷史悠久,約產生於西元7世紀。經過千百年來的演變,先後出現了烏金、徂仁、白徂和酋體等數百種字體,有關藏文書法的書經、筆論也有上百種之多。字體和書法是藏族人民非常重視的一件事,一般有書法功底的人能書寫十多種藏文字體。 \n

  • 陸藏研中心:有望推出完整中華大藏經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近期針對藏文《大藏經》漢譯工作開展調研、論證等前期工作,希望為前人一圓製作《中華大藏經》的夙願。第5屆北京藏學研討會上,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副總幹事鄭堆介紹,《中華大藏經》為中國佛教經典的總集,可分為漢文、藏文、蒙文、滿文等部分,其中,漢文和藏文大都從梵文直譯而來,也有少部分為漢譯藏或藏譯漢而成;而滿文佛經和蒙文佛經則是從漢文或藏文轉譯而成。 \n 藏文《大藏經》所輯錄的佛教典籍數量比漢文《大藏經》多出三分之一以上;而漢文《大藏經》收錄的一部分佛教譯經為藏文《大藏經》所缺。對佛教界而言,能夠促成《中華大藏經》藏文與漢文部分雙向補譯,共同構成完整版《中華大藏經》,意義重大。  鄭堆表示,中國古代曾有過輝煌的譯經成就:唐代玄奘法師等譯師、西藏桑耶寺等譯經場所,為成就《中華大藏經》發揮了重要作用。如今要實施漢藏文佛經相互補譯,需要一批熟知佛教文化、掌握不同語言的譯師和學者互相配合、共同完成,希望海內外藏學界積極支持。

  • 教徒:親睹《龍藏經》 獲七世福報

     《龍藏經》在藏傳佛教信徒中傳聞有神奇的力量,信徒相信親眼看見《龍藏經》之人能獲得七世福報,據傳前總統陳水扁曾於二○○八年卸任前,低調前往庫房一睹《龍藏經》真跡。而故宮助理研究員陳耀東與研究助理葉麗珍利用職務之便,違法燒錄《龍藏經》、《永樂大典》、《富春山居圖》與《宋畫全集》等影像檔,非法重製圖像牟利,讓外界對於《龍藏經》「神威」倍感好奇。 \n 《龍藏經》全名《清康熙朝內府泥金藏文寫本龍藏經》,是清代第一部藏文佛典,也是目前唯一存世的十七世紀中葉泥金寫本藏文佛典,距今已有三四二年,是現存年代最久、保存最好的宮廷藏文佛教經典。西元一六六九年,康熙支持祖母孝莊太皇太后修造《龍藏經》,從西藏請來一七一位僧人到宮中,蒐集了一千一百部佛教經典,日以繼夜抄經趕工抄寫,花了兩年完成了大清國第一部、收錄經典最完備、裝飾最華美的大型佛典。這部佛典動用了飛金(金箔)逾卅七萬兩銀、金粉一七八二兩,共計一○八函,約十萬頁。 \n 《龍藏經》一○八函象徵眾生一○八種煩惱。每一函均有兩層護經板保護,內有彩繡龍、吉祥物等經簾包覆,還有華麗的珠寶裝飾,每一處細節都可見到清宮在織品、木工、金工、染色等工藝技巧的極致展現。 \n 藏傳佛教信徒相信看見《龍藏經》之人能得七世福報,西藏法王參訪故宮時,曾請求出版《龍藏經》,讓眾多的信徒廣為研究。 \n 為了讓後世得以研究《龍藏經》這部重要佛典,《龍藏經》從數位化建檔到今年正式印刷出版,耗時十年,堪稱故宮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出版計畫。故宮先從德國引進先進的攝影器材,花了七年時間拍攝成為數位化圖檔,二○○八年一月,故宮與龍岡數位文化公司簽約,合作出版《龍藏經》,耗費三年、斥資逾二億,直到今年一月才完成這項龐大的出版計畫,並於二月十五日起上架,限量五百套,每套一一一本,售價新台幣一八八萬元。

  • 社會傳真機-赴印度學藏文 台灣女子上吊亡

    據「我的喜馬偕爾」(My Himachal)網站引述警方報導,在印度達蘭薩拉學習藏文的台灣卅五歲曾姓女子前天晚間被發現在房間內上吊身亡。家屬今天抵達當地協助處理。由於現場未發現遺書,上吊原因不明,家屬表示很驚訝。

  • 故宮之寶《龍藏經》 正式出版

     故宮博物院院藏《清康熙朝內府泥金藏文寫本龍藏經》(簡稱《龍藏經》),是清代第一部藏文佛典,更是目前唯一存世的十七世紀中葉泥金寫本藏文佛典。《龍藏經》珍貴華美,由於在學術以及藝術史上的重要性,出版之後有助於研究推廣。故宮耗時三年,耗資新台幣近兩億,終於完成了這項龐大的佛典出版計畫。 \n 《龍藏經》原藏於北京紫禁城慈寧宮。西元一六六九年,康熙獨排眾議,支持祖母孝莊皇太后修造《龍藏經》。他從西藏請來一七一位僧人到宮中,日以繼夜抄經趕工,花了兩年完成大清國第一部、收錄經典最完備、裝飾最華美的大型佛典。 \n 故宮和龍岡數位文化於二○○八年一月簽約,合作出版《龍藏經》。二月十五日起在故宮上架開賣,限量五百套,每套一一一冊,每套售價一八八萬元,已被預定一五○套。

  • 名家專欄-庫爾班大叔

    沙漠公路的盡頭是民豐縣。這一聽就是漢名的縣城,據說源於1945年設立縣制之時,彼時的統治者已是漢人,顯然是一個有著自給自主的小農思想的官吏,看似以民為重,實則索然無味,遠遠不如原來的名字「尼雅」富有詩意。在維吾爾語中,「尼雅」的意思是「遙遠」。 \n真正的「尼雅」的確很遙遠,但它並不因為人為的更名而不復存在,雖然它已是廢墟,卻更為著名,以致世上有許多人偏偏衝著這廢墟不辭辛苦地一去再去。其中以1901年闖入的英國人斯坦因的收穫最大,所搜羅的文物盡存大英博物館,他也因此一舉成名,雖然有人把他的名字等同於江洋大盜,但我不這樣看,既然你自己無力照看好自己的寶貝,與其被埋入萬丈黃沙之中湮沒無聞,不如讓有慧眼的人帶往一個廣闊的舞台上令其廣為人知。當然這樣的人應該是學者,而不是攜帶武器的軍人。 \n遺憾的是,遙遠的「尼雅」古城不在我們的旅行計畫之中,因為A的想法是要以日行千里的速度抵達和田,也就是說,這一天我們至少得趕八百公里的路,為此穆合塔爾幾次感歎,要按這樣的速度,沒幾天我們就可以趕到歐洲。快則快矣,屹立在民豐縣城中心的紀念碑卻令我們興致盎然。那是一座如今已屬罕見的文革建築:紅色的長方體,基座上浮現著數朵向日葵,頂部是數面紅旗簇擁著毛澤東的頭像,中間部分用漢文和一種陌生的文字刻著:「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主義,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另有一塊石頭上則明示此碑「始建於1968年。」 \n看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確確實實燃遍了大江南北,連如此遙遠的小城也難逃此劫。1968年,據我對同樣發生在西藏的那場暴力革命的瞭解,正是兩派武鬥的高峰期。那時候,藏漢人民實現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團結,由「親不親,階級分」進一步具體為「親不親,派性分」,民族問題變得無足輕重。那麼,是不是新疆也同樣如此呢?出生於1973年的穆合塔爾顯然不太清楚那一段歷史,他只是指著那陌生的文字說,那就是新維文。 \n何謂新維文?原來1960年以後,政府對歷史悠久的維吾爾文實行文字改革,認為老維文缺乏科學性,遂以32個拉丁字母替代了過去的36個阿拉伯字母,創製了一套拉丁化的新維文,廢棄了已經使用幾個世紀而且帶有伊斯蘭教背景的老維文,但由於並不為維族人民接受,1982年起只得重又恢復老維文。後來從網上查到,當時發明的除了新維文,還有新哈薩克文,有專家不得不承認,這都是「五十年來我們國家在語言文字政策上犯過很多錯誤」的例證。 \n孤陋寡聞的我是頭一次聽說這新維文,不由得十分驚訝。一個民族原有的文字如同這個民族的生命,憑什麼可以如此輕率地越俎代庖,取而代之?這是多麼可怕的一個舉措!若要讓一個民族消失,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不知道對藏文有沒有過這樣的打算。不過,雖然沒有發明新藏文,但是很多年來,藏地所有的中小學校都取消了藏文課程,以致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六七十年代生人,至今在母語方面還是文盲。 \n然而,文革遺留在新疆的故跡並不僅僅止於民豐的這座紀念碑。數小時後,我們在於田縣又迎面遭遇了。這是一座人像雕塑,兩個宛如潔白的玉石一般的巨人站在用紅色的瓷磚壘砌的基座上,親切地握著手。不,說親切不太恰當,那個明顯是維族人模樣的老漢伸出的是雙手,他近乎卑躬屈膝地緊緊攥住的是全中國不論漢族還是少數民族都再也熟悉不過的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右手。毛主席的右手巨大而溫暖,猶如毛主席穿著中山服的偉岸體態。 \n哎呀呀,這不是我從小就曉得的那個庫爾班大叔嗎?他可是當年全中國人民家喻戶曉的人物。從萬惡的舊社會得解放的庫爾班大叔日夜思念毛主席,多少年哭著喊著要騎著毛驢去見毛主席,還給毛主席寄過杏干和桃干。同志們給感動得不行,留下了他的毛驢,把他送上了遠去北京的火車。那是1958年6月的一天,是庫爾班大叔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他不但握住了毛主席的大手,還給毛主席戴上了維吾爾人民的小花帽。而他和毛主席握手的照片比今天的好萊塢大片還傳播得更廣,深深地印在了我們的心中。 \n這回穆合塔爾也不陌生了。畢竟多少年來,新疆最著名的愛國者就是庫爾班大叔,他不同於那些懷有二心的上層人士,他絕對是發自肺腑地熱愛毛主席。我深信這一點。庫爾班大叔就是新疆的翻身農奴。我們西藏當年也有許多這樣的庫爾班大叔,在「毛主席呀派人來,神兵下凡界羅風掃烏雲開,千年的大山被推倒,百萬農奴站起來」的歌聲中,爭先恐後地表示「我們跨上金鞍寶馬喲,哈達身上帶,到北京獻給毛主席,哎……,感謝他給我們帶了幸福來。」 \n看來於田這個地方確實與老毛有緣,不但出了一個庫爾班大叔,還有幸出現在老毛的詩歌中。這不,在這塑像的基座上就用兩種文字刻著老毛的一首名詩,維文是老維文,漢文是龍飛鳳舞的毛體書法: \n長夜難明赤縣天, \n百年魔怪舞蹁躚, \n人民五億不團圓。 \n一唱雄雞天下白, \n萬方樂奏有于闐, \n詩人興會更無前。 \n請注意詩中出現的「于闐」,據查所指不是此於田,而是西漢時西域36國中的大國之一,當然也包括今於田,而老毛的寓意,相信象徵的是整個新疆,甚至可以說象徵的是所有的少數民族地區。比如西藏。比如內蒙。一唱雄雞天下白──夠厲害,一直白了五十多年。 \n【唯色小檔案】 \n唯色,全名茨仁唯色(意為「永恆的光芒」)。藏人作家,出生於文化大革命中的拉薩,從小在西藏東部及四川成都長大。現暫居北京。曾任拉薩《西藏文學》雜誌編輯。在中國大陸出版過《西藏筆記》等書,在台灣出版過《殺劫》、《西藏記憶》、《名為西藏的詩》、《看不見的西藏》等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