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藏書的搜尋結果,共185

  • 陳逸松女兒 籲各界護亡父藏書

    陳逸松女兒 籲各界護亡父藏書

     真理大學台灣文學資料館換鎖致名譽館長張良澤被拒門外風波,衍生祕辛。在《陳逸松回憶錄:放膽兩岸波濤路》書中,陳逸松提及旅日台獨人士郭榮桔以陳「背叛台獨」為由,「沒收」他的藏書,郭榮桔過世後,張良澤受郭妻之託處理,最後保存在真理大學麻豆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陳逸松四女陳雪梨11日現身張良澤聲明會,呼籲各界好好保存父親藏書;張良澤則稱,書籍大多已編碼,未來將交由真理大學保管。  陳逸松出身宜蘭,為台灣一代才子、日據時期重要文人,曾任律師,以及在南京就任第一屆考試委員,並於1964年時競選台北市長,晚年則於大陸、美國定居。  陳女盼國家拿出辦法  《陳逸松回憶錄(戰後篇):放膽兩岸波濤路》提及陳愛書如癡,收藏將近數萬冊的珍貴藏書,有重要台灣史料、日本及德國文學巨著、社會科學名書等,並透露自己曾請人估算,當時的總價超過數千萬日圓。  陳逸松有意將藏書賣給住在東京的「台獨聯盟」支持者郭榮桔,並委託支持台獨的日本人宗像隆幸居中協調。孰料,陳藏書竟遭郭榮桔運送去日本,且一毛錢都沒付,郭榮桔揚言,陳背叛台獨,有權沒收這些書,讓陳氣憤說道,「我既非台獨分子,何來背叛?豈有此理!」  陳逸松在2000年於美國過世,其四女陳雪梨後發現這些書在郭榮桔死後,郭妻委託張良澤處理,後來輾轉保管在真理大學麻豆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  國圖爭取典藏南部分館  陳雪梨昨天現身張良澤聲明會,她指,父親的藏書反映共同的歷史記憶,這些年感謝張良澤悉心保存,強調自己不會討書,只盼中央、真理大學正視台灣文學,別讓珍貴史料四散各處。  張良澤則表示,目前這些書都已編碼,未來恐怕須由陳女向真理大學協商爭取保留。陳雪梨則稱,「只盼國家拿出一個辦法,讓父親的藏書能夠永續保存。」  國家圖書館昨也表示,這幾年來,持續與張良澤教授聯繫,爭取其捐贈或出售其藏品,在國圖南部分館暨全國聯合典藏中心典藏。

  • 每日入館逾萬人 屏東總圖歲修

    每日入館逾萬人 屏東總圖歲修

     去年8月底正式開館啟用的屏東縣立圖書館,整合自然綠意、書香,被譽為全台最美森林圖書館,但因人潮眾多,使得內部設施多處遭毀損且留下鞋印,使用不到半年便啟動首次歲修,將在2月4日起閉館12天,2月16日才會恢復營運。  屏東總圖重新開館後因嶄新空間加上藏書及各項閱讀便民服務增加,不僅到圖書館看書、借書與辦證人潮暴增,迄今累計進館人次突破40萬人,流通冊數逾36萬冊,辦證人數達5162人,且常吸引來自各縣市的圖書館、機關學校揪團參訪觀摩,人氣居高不下。  屏縣府圖書資訊科長張關評指出,開館後前2個月,每日入館人數都是1、2萬人,除了沙發被筆畫到痕跡、牆面油漆有鞋印,還因使用力道太大將窗簾拉下來。但是她強調,其實這些汙損都是因為人潮過多導致,大家水準都很高、也很愛惜公物,不過為了高標準對待公共空間才啟動歲修。  屏縣府文化處長吳明榮說,總圖已經成為民眾不可或缺的閱讀休憩場所,因應場館營運,每年應有計畫的維修與養護,但在歲修期間,民眾仍可透過通閱服務於各鄉鎮圖書館借閱總圖藏書,且提供24小時還書得來速及南側還書口,提供讀者完善的閱覽服務。

  • 東華大學舉辦楊牧追思音樂會

    東華大學舉辦楊牧追思音樂會

     今年3月辭世的詩人楊牧畢生致力創作,晚年回歸故鄉花蓮任教國立東華大學,他生前允諾將收藏6000多冊藏書移置校內的楊牧書房;因楊牧曾說過「耳朵」是創作時的指揮家,東華大學透過追思音樂會讓其經典詩詞伴隨音樂傳揚,文化部長李永得也親臨現場,頒贈總統褒揚令予楊牧家屬,感謝他對台灣文壇的貢獻。  楊牧1940年生於花蓮,本名王靖獻,少年活躍詩壇,曾以葉珊為筆名投稿許多詩刊,32歲改筆名為楊牧後,始終創作不輟,詩、散文、評論、翻譯皆卓然成家,獲頒多項重要文學獎,並於美國、台灣、香港等地大學任教,從事教育和研究工作。不過,他晚年因身體不佳,住進台北國泰醫院加護病房後,今年3月13日辭世,享壽80歲。  楊牧曾任東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創院院長、華文文學系榮譽教授,且東華大學曾受資助在校內圖書館特設楊牧書房及楊牧文學研究中心,而楊牧生前也允諾將收藏於西雅圖的6000多冊藏書移置楊牧書房,盼成為全球收藏有關自己資料最齊全的地方。  此外,前文化部長鄭麗君曾說過,楊牧投入全副生命思索與鍛鍊詩藝,一生都在朝向一首詩的完成,替台灣留下愛與哲學、浪漫與正義的永恆詩篇,必將世代傳誦,並向總統蔡英文呈請褒揚。

  • 陽明遭控藏書 校方:將書本發揮最大效益

    陽明遭控藏書 校方:將書本發揮最大效益

    高雄陽明國中校方遭控將教育部贈送給每位新生的閱讀書本扣住,並未照規定配發給每位學生,對此校方也做出回應,並沒有扣書一事,而是將書籍擺放在校園內設置的「漂書站」,讓每位同學都能分享到不同書籍,把教育部贈送的書本發揮最大的效益。 教育部自108學年度起,贈送每位國中新生1本課外書籍,作為學生入學時的最佳禮物,所贈的書籍均是邀集專家學者評選,從近5年曾獲國內外相關出版獎項的圖書中,分別評選適合國中新生閱讀的優質圖書,希望透過贈書,讓新生開始嘗試閱讀、愛上閱讀,並將閱讀習慣從學校延伸到日常生活中。 但陽明國中卻遭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踢爆,校方並未將「新生禮物」全數給學生,而是僅派每班的圖書股長前往閱推組領取10本新書,隨後交由各班導師自行處理,2年下來總計有約超過千本的新書不知去向,校方扣住新書的作為讓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匪夷所思。 對此陽明國中校方也做出澄清,為讓書籍達到最大效益,並結合校定彈性課程「閱讀理解課」,經學校閱讀推動教師建議,除了國一新生班級每班發放10本書籍作為班級圖書外,其餘書籍則是擺放在校園特別建置5處「漂書站」閱讀空間,擴大書籍運用效益,並且預計在下學期舉辦「陽明曬書節」活動,將開放學生取書,讓校內更多學生可共享書籍,以落實教育部推廣閱讀宗旨。

  • 竹市龍山圖書館 2021年4月啟用

    竹市龍山圖書館 2021年4月啟用

     新竹市龍山綜合大樓長期閒置,市府特別活化2至4樓,規畫成以綜合性藏書為主的圖書館「龍山分館」,打造600坪閱讀山丘、共讀梯田、藏書森林,還有超吸睛的懸空書架,讓民眾宛如在林間優遊和閱讀,預計明年4月完工啟用。  文化局指出,國家圖書館日前公布「108年台灣閱讀風貌及全民閱讀力年度報告」,新竹市榮獲整體閱讀力表現績優城市,平均每人借閱冊數4.3冊,蟬連非六都縣市民眾借閱冊數之冠,顯示新竹市是個愛閱讀的城市。  目前竹市已有香山、鹽水、金山、南寮等社區型圖書館,皆已陸續向教育部爭取經費改善閱讀環境,去年新建的動物園分館也成立,另外總圖書館、關東市場客家圖書館也都正籌備中。  而將在明年4月完工啟用的「龍山分館」,過去原是市場、商場及辦公室的綜合大樓,2至4樓閒置已久,設計師此次以木架層板作為藏書森林,線條簡潔、通透而流暢,天花板皆以綠色妝點,希望打造出城市中的森林意象。  文化局表示,龍山分館藏書以綜合性為主,提供不同年齡層民眾共享,2樓規畫兒童閱覽區,區內營造山丘和梯田的山坡地勢,提供活潑的親子閱讀空間,書櫃間也有宛如林間的小空地與新書展示區。3樓提供民眾視聽閱覽、自修及討論的空間,4樓則為開架的藏書森林。  為提升閱讀環境,市府投入8億元興建的總圖書館,也預計於2022年底落成,要將閱讀與書香深耕新竹市每個角落。

  • 借書竟沒罰責 12萬冊要不回

    借書竟沒罰責 12萬冊要不回

     新北市境內104所公立圖書館,757萬冊藏書量堪稱全台最多,卻因無訂定罰金制度,不少借書人抱持著「沒還也沒差」的投機心態,光是逾期1到5年藏書達12萬冊,平均每天上百本、每年達上千本藏書失聯,有的借書人早已下落不明;新北市立圖書館表示,暫不訂定強制罰金,盼鼓勵民眾多閱讀、多借書。  文化局每年編列4600萬購新書,除了104處公立圖書館外,還有智慧圖書館、行動書車、漂書站等多元書車,隨著少「紙」化來臨,民眾樂捐二手書踴躍,去年獲捐1萬7276冊、今年截至8月再獲捐1萬4045冊,全市現有藏書共757萬冊,數量、種類都是全台最豐富。  根據文化局統計,目前逾期1到5年的書冊高達12萬冊,還有更多逾期5年以上,難以統計的龐大黑數;其中以語言類書籍逾期占最大宗。  新北市立圖書館館長王錦華表示,相較台北市訂定強制罰則,若讀者逾期未還需按天數支付罰金,新北市為鼓勵讀書風氣,暫無跟進計畫,但以電子郵件、手機簡訊、人工電話等方式軟性催還,多次逾期者將被列為「黑名單」,取消借閱功能。  近年也搭配特殊節慶舉辦「逾期書回娘家」等活動,成效不錯,甚至找回被借出長達25年的藏書,也找回一些讀者再進圖書館閱讀。

  • 國圖館藏印證兩岸文化淵源

    國圖館藏印證兩岸文化淵源

     7月15日在《中國時報》看到有關上海東亞所長章念馳對「兩岸維持相對統一,共創新概念」的報導,對他的「疾呼兩岸停止互相對抗和汙名化」的理念,頗有同感,想來這也是台灣和大陸應該走的路。  典藏永樂大典  我自己只去過大陸三次,在大陸沒有親戚,但看看周邊朋友,十個人裡,就有六、七人,不是先生是台商,就是子女在大陸工作。再看看台灣SBL籃壇,精華球員都跑去大陸打CBA職籃了;又眾多藝人們,哪個不想開拓大陸市場?換句話說,現已有兩、三百萬台灣人已融入在大陸,兩岸如何對抗或打仗?章念馳所長認為兩岸須維持「整個」中國概念,也反對大陸以武力硬要統一台灣,而是應暫時停止互相對抗和汙名化,多友善交流,時間自然會解決統獨問題。他不講大家常提的「一中」,而是講分治不分裂的「整個」中國,是有道理的,因為兩岸文化的淵源是不可分的。  這可由7月7日在法國巴黎拍賣的明代珍貴古籍《永樂大典》類書談起。該次拍賣,僅其中2冊(共4卷)的明嘉靖年間手抄本,就賣了640萬歐元,加上佣金為812.8萬歐元(約新台幣2.7億),相當驚人。台灣的國家圖書館,事後趕緊說明,該館也典藏了8冊《永樂大典》,其中編號「13991」的,更是全球研究古典戲曲研究者口耳傳頌不絕的「祕碼珍笈」,舉世聞名。國圖當然也只是要呈現其善本館藏之價值連城,並無可厚非。而《永樂大典》在台灣,另外也只有故宮藏62冊,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典藏2冊而已。  但仔細想想,故宮包括《永樂大典》的所有國寶,不正是政府遷台時,從北京故宮帶來台北的嗎?中央研究院和台北的國家圖書館,也不正是從大陸播遷來台灣的嗎?  創設於南京  特別要提到的是國家圖書館,原名「國立中央圖書館」,1933年4月21日創設於南京,至今國圖還是以4月21日為館慶日,前年才慶祝過85周年館慶,也是把大陸時期當館史的。「國立中央圖書館」成立後,因歷經對日抗戰、國共戰爭,不斷遷移,曾經在武昌、長沙、岳陽、宜昌、重慶等地停留過;若停留時間較長,便設立閱覽室,提供民眾閱讀,克盡圖書館責任。最後,大陸淪陷,中央圖書館隨故宮博物院、中央博物院、中央研究院史語所等單位,一起將貴重圖書、文物分批運抵台灣。  1954年,國立中央圖書館才在台北市南海路復館,其從大陸帶來的12萬冊珍、善本古籍,是奠定在台復館館藏基礎的圖書。尤其是抗戰期間,烽火連天,江南許多藏書家紛紛將其收藏的珍貴古書拋售,中央圖書館首任館長蔣復璁先生,聯合許多文人志士,組織「文獻保存同志會」,深入淪陷地區,冒著生命危險,祕密收購流入市面的藏書家善本古書,以免被日軍截獲。這段歷史,是圖書館史和藏書界可歌可泣的故事。  古籍淵源在大陸  中央圖書館遷台後,以12萬冊珍善本書聞名世界,其中部分古籍就是在抗戰中蒐購而來的。前面提到國圖展示的8冊《永樂大典》,當年是藏書家葉恭綽祕藏的孤本,因抗戰爆發、時局混亂而不知下落,因此學界曾認為已經佚失,未料國圖於抗戰期間輾轉購得此8冊《永樂大典》,並完整保存至今,且經文化部指定為國寶級古籍,吉光片羽,彌足珍貴。  但想想國圖能有此國寶級古籍,不就是淵源於大陸的嗎?國圖在1996年,自原來的國立中央圖書館,易名為國家圖書館,許多現在的年輕人已不知其來自大陸,更遑論許多珍貴古籍是淵源在大陸的。就說國圖現在有8冊價值數億元的《永樂大典》好了,《永樂大典》不就是中國明朝流傳下來的類書嗎?  兩岸文化不可分  從圖書文獻來探究兩岸文化不可分來說,台灣現在年輕人,由於受到反中、台獨思想的影響,對台灣圖書文化根源的認識,已大為薄弱。早期台大圖書館研究所學生,還經常以大陸的藏書樓為碩士論文寫作對象,如《范氏天一閣研究》、《清初藏書家錢曾研究》、《錢謙易藏書研究》、《鐵琴銅劍樓藏書研究》等,都出版成書了。可惜當今學生已只重視資訊技術,不重視圖書館及圖書文獻史,對中華文化的淵源的認識,就更有斷層了。  筆者僅以退休國圖館員的身分,告訴大家,筆者服務過的機關,是來自大陸的國立中央圖書館;一如我們的祖先是來自大陸一樣。目前台灣和大陸雖然在體制上有分歧的治理,但文化淵源是不可分的;同文同化之下,兩岸皆不能拋棄中華文化,並希望如章念馳所長講的暫時維持分治不分裂的「整個」中國狀態,以後再期許兩岸真正和平的統一。

  • 藏書人生>遇見4位愛書、找書、讀書的說書人

    藏書人生>遇見4位愛書、找書、讀書的說書人

    藏書人提到書,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解與實踐。 開始藏書動機各不相同,對過往歷史表達懷念與崇敬, 或是對某特定主題、人物的探究與迷戀。 隨著時間,一再悠游於找書、藏書、讀書的路途, 因為愛書,走進書的歷史,也讓書走進自己的生活, 最後建立起個人與書之間,獨一無二的藏書哲學。 這幾年在台灣提到藏書,「澄定堂」絕對是備受關注的話題。 2018年捐贈國家圖書館的計畫曝光後,在藏書界引起廣泛討論。做為國際知名藏書家族,澄定堂低調且神秘。 19世紀中葉,第一代開始有計畫收藏西方學術歷史文獻。兩次世界大戰後,許多歐洲皇室、貴族紛紛拋棄收藏,快速豐富其藏書規模與種類,除了第二代主要收藏的科學書籍外,也廣泛購入許多啟蒙時代及其前後時期的相關著作。 「澄定堂」家族始終秉持將藏書帶回亞洲的想法,直到第四代Jason Dou在台灣國家圖書館寄存首版印刷的西洋古籍,家族長久的心願終於有了開端。 「家+藝術」負責人劉興華旅居德國逾10年,擁有西洋歷史、藝術史專業,除了藏書家身分,憑藉多年在歐洲古書拍賣會的專業知識與豐富經驗,也經常協助澄定堂評估國際各大拍賣會上各類古籍。 據悉,澄定堂迄今已收藏38種1450至1500年間的搖籃本、16世紀啟蒙時期的800多種古籍,共3400多冊,及手稿與抄本1200多種。 春風似友珍本古籍拍賣會策展人、「掃葉工房」主持人傅月庵,2017年在台灣首創珍本古籍拍賣平台,2019年拍賣會上,有最美麗搖籃本之稱的《尋愛綺夢》(Hypnerotomachia Poliphili),即出自澄定堂,在亞洲第一次現身,轟動華人藏書圈。 「在印刷能大量複製前,無論東西方,出版都是一門手工業。」傅月庵說,當時書籍是奢侈品,限量印製、手工裝幀,甚至可客製化。「能留到今天,自然都身價不凡,中國的宋版、元槧,按頁計價,歐洲『搖籃本』更是國際拍賣的明星。」 會想在台灣舉辦古籍拍賣會,傅月庵說,「人生幾十年,古籍數百年。古籍是文化遺產,有聚有散才能延續,我們就是這個時代暫時的保管人而已,澄定堂將部分藏書捐存國圖,也是如此。」 【延伸閱讀】

  • 康有為「萬木草堂」師生共建書藏

    康有為「萬木草堂」師生共建書藏

     梁啟超於此時期受業於康有為,也於萬木草堂就讀。萬木草堂的「書藏」成為康有為研究中西學及傳授維新思想,學生接受維新事務的重要場所,對後來維新派人士積極從事創辦學會學堂的圖書館具重要的準備作用。  19世紀60至90年代清廷為拯救垂危政局,發起以富強為目的的洋務運動。洋務運動顧名思義是以引進和學習西方先進科學技術,創辦發展軍用工業、民用工業企業,編練建設新式海軍海防、陸軍,並培訓新型人才為中心。1840及1860年的兩次鴉片戰爭戰敗的衝擊,讓清廷部份人士意識需修改外交政策,瞭解外洋情況,培養人才。故於1861年成立總理事務衙門,1862年開辦同文館。並於1866年派遣第一批出國考察人員,成員由斌椿父子率同文館學生共五人組成。斌椿遊歷歐洲諸國半年回國後寫成《乘槎筆記》但所述圖書館者很少;另1868年8月清廷派出的首批赴洋官員為三位負責中國外涉事務的大臣──志剛、孫家穀及美人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另曾隨斌椿出洋的同文館學生張德彝隨行(但提前返國)。此次出訪回國後寫成《初始泰西記》及《使西書略》等文字,張德彝則留下《再述奇》的記述。其中部分有關西方圖書館描述,尤其張德彝對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參觀描述「國人樂觀者,任其瀏覽,以廣見聞」,並翻譯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名稱為「義社」,顯已觀察到其平民性及公共性的特質,此對推介國外的公共圖書館思維,應屬先驅。  王韜考察西方圖書館  另王韜(1828-1897)於1867年赴英國兩年,此次遊歷撰寫成《漫遊隨錄》其中對參觀多所圖書館的介紹詳盡。程煥文認為:「(王韜)他對西方圖書館考察的深度和廣度都遠非走馬觀花的官派出洋使臣所能比擬。可以說,在晚清的出洋人員中,王韜對西洋圖書館考察最為詳盡,稱得上是中國真正考察西方圖書館的第一人。」王韜對中國興建近代新式圖書館的構想,遠較19世紀40年代的思想家先驅林則徐、陳逢衡、姚瑩、徐繼畬等人更為具體,這些思想家雖然在著作《四洲志》、《英吉利紀略》、《康輶紀行》、《瀛環志略》等書中均提及英美等國圖書館,但這些著作僅限一般介紹,尚未有明確思想。不如王韜於1883年撰文主張藏書樓向公眾開放,宣揚「藏書於私家故不如藏於公所」的思想,力主設立公共藏書樓。  中國第一位系統提出新式圖書館思想的是鄭觀應(1842-1922),他因從商長期與洋務接觸,對西方事務認識較多,故所提識見亦較不凡。他屬近代中國維新思想家之一,透過他先後著述的《救時揭要》、《易言》和《盛世危言》反映了他不同時期的維新思想。其中《盛世危言》 提出「大抵泰西各國教育人才之道計有三事:曰學校,曰新聞報館,曰書籍館。」此係鄭觀應採自李提摩太《七國新學備要論》的說法。鄭觀應還分別撰寫了〈學校〉、〈日報〉和〈藏書〉三章來闡明此三大措施的重要性。其中〈藏書〉一章對西方圖書館觀念在中國的傳播,產生重大影響。 程煥文歸納〈藏書〉一章的內容包括下列幾方面:批評中國傳統藏書「私而不公」的弊病,闡述圖書館在富國強國中的重要性,提出了向西方圖書館學習、普遍設立圖書館的倡議,尤其詳細描述西方圖書館的管理制度和管理方法,可作為中國設立新式圖書館的參考。鄭觀應《盛世危言》刊行後,鄧華熙等人曾進呈光緒皇帝,光緒皇帝加朱批後,發到總署印行兩千份分發各省有司,再經各省書坊輾轉翻刻,已售至十餘萬部之多,足見其影響之大。後續維新思想成員之思想多係繼承和發揚鄭觀應的維新思想。  至此,創設圖書館的觀念逐漸深入人心形成思潮。維新人士視圖書館為啟發民智、傳播西學的場所與工具;守舊人士亦認為藏書樓為宏揚儒學、研讀經史、典藏文獻、傳佈經史教化之所在,因此對興辦圖書館的主張,新舊兩方均較能擁護認同,成為當時社會發展的主流。  維新事務重要場所  清末維新運動的兩名主要成員康有為及梁啟超,對我國近代圖書館的發展,亦頗多啟發與建樹。1890年康有為在廣州開始講學,起初利用其曾祖康雲衢的雲衢書屋,後為講學及著述需求另成立「萬木草堂」,並在草堂中設立專門的「圖書館」──書藏,除典藏康氏叔祖舊籍及他本人購置的古籍、西書,同時將草堂學生的書籍「捐入書藏」,並開放學生使用,師生共建書藏。梁啟超於此時期受業於康有為,也於萬木草堂就讀。萬木草堂的「書藏」成為康有為研究中西學及傳授維新思想,學生接受維新事務的重要場所,對後來維新派人士積極從事創辦學會學堂的圖書館具重要的準備作用。  1894年後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中國因慘敗而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康有為於1895年5月2日利用入經應試機會,聯合各省應試舉人一千三百餘人聯名上書請願,堅決反對馬關條約,請求拒和、遷都、練兵,變法,提出他的全部變法維新主張,史稱《公車上書》。康有為藉此提出富民、養民及教民三個方向,其中「教民之法」他明確提出「設書藏」的建議。在同年稍後多次上書中,他近一步闡釋他的諸多見解,但可肯定他認為普遍設立圖書館為富強國家的手段之一。此外,他又在北京、上海組織強學會,辦報刊、辦書藏,以實際行動落實他的主張,並藉此進行維新變法的輿論宣傳。康氏認為開辦強學會最要者四事:(一)譯印圖書、(二)刊布報紙、(三)開大書藏、(四)開博物院。康有為對達成「開大書藏」的做法為:一是「今合四庫圖書購鈔一份,而先蒐其經世有用者」;二是「西人政教及各種學術圖書,皆旁搜購採,以廣考鏡而備研求」;三是「其各省書局之書,皆存局代售」。故康有為認為「開大書藏」所蒐集的書包括中國的「經世有用」之書和西方人「政教及各種學術圖書」,此種見解充分反映了維新運動人物的藏書觀。後續維新人物為「以求中國自強之學」,而採取建設圖書館館藏為手段時,其藏書觀念大約不脫此原則方向。(待續)

  • 藏書累積思想智慧文明

    藏書累積思想智慧文明

     編者按:成立達一百多年的商務印書館,由一私人的印刷作坊起家,卻在中國清末民初及近代的文化發展歷史上,締造許多令人驚異的成就與紀錄。它是中國近代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的民營出版機構,它的出版成就為中國近代文化的重要組成;而它對企業的經營方式,也是中國近代大型企業的楷模;它對中國近代圖書出版文化範式的建立,也是主導者。作者蔡佩玲所著之《商務印書館─中國圖書館發展的推手》,是唯一專注於探討商務印書館在圖書館事業的歷程、內涵、成果與影響的專書。  「藏書樓」其實是一個近代的名稱,最早使用該中文名稱為成立於1847年徐家匯天主堂藏書樓,係其英文名稱「Bibliotheca Zi-Ka-Wei」的中文譯名。推論該名稱約流行於戊戌變法前後。1896年(光緒22年)李端棻在《請推廣學校折》中就提出「設藏書樓」的建議。因此「藏書樓」之名,所代表的並非中國歷代的藏書處所,而是清末民初對新產生的近代圖書館的另一早期名稱。  探討中國圖書館、圖書館事業的萌芽、產生及形成,許多圖書館史的研究著作,均不免提及中國淵遠流長數千年的藏書歷史。  藏書樓與圖書館  探討清末到民國時期的藏書樓與中國近代圖書館萌芽論題,大致可分為兩派主張;一為「延續說」,他們認為「民國時期的藏書是在清代末期的藏書基礎上變革與發展起來的。」,或認為「19世紀中國圖書館的發展已落後於西方,後來逐漸接受了西方先進的圖書館思想和管理方法,因此產生重要的進步與飛躍。」,或認為「進入近代社會之後中國藏書樓的根本性質發生了變化,由封建的舊式書藏發展過渡為新型的近代圖書館。」總結上述說法,係認為「清末到民國的藏書,經歷了一個從中國古代藏書樓向中國新式藏書樓的轉變,再由新式藏書樓向中國近代圖書館轉變。」;另一為「新創說」,這個觀點以大陸學者吳晞為代表。他於《從藏書樓到圖書館》一書中,提出中國近代圖書館發展的起源與中國傳統藏書樓的發展或轉型完全無關的觀點。他提出「中國的圖書館是西方思想文化傳入中國的產物,中國圖書館的歷史是從接受西方的圖書館思想及管理方法之後才開始的。」這種觀點早於1996年提出,極具創見,但後續部份探討中國藏書專題的論著,仍未接受此一看法。  另一大陸學者程煥文之《晚清圖書館學術思想史》(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4年),則不只對吳晞的說法予以肯定,同時對「藏書樓」、「圖書館」等名稱的起源與定義,透過諸多文獻相互驗證,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見解,對於探討中國近代圖書館發展的起源頗具意義。  圖書館中文譯名多  程氏首先提出「藏書樓」一詞不可作為中國古代各種藏書處所的通稱。他審視中國古代或晚清以前的藏書處所的命名,因無定制:有的無名稱;或有名稱但非專有名詞,如漢朝的東觀、隋代的嘉則殿、唐朝的秘書省、宋代的三館六閣、清代的武英殿等,雖有名稱,但非專指藏書處所,而僅是這些機構的諸多功能之一;或是有專有名稱,有稱閣、樓、齋、館、堂、室、軒、園、廬、巢、居、經舍、山房、書庫、書屋、書齋、書樓等。相關早期文獻針對中國古代藏書,亦均以「藏書」一詞來概括中國古代的各類藏書機構及處所,並未使用「藏書樓」一詞。  因此「藏書樓」其實是一個近代的名稱,最早使用該中文名稱為成立於1847年徐家匯天主堂藏書樓,係其英文名稱「Bibliotheca Zi-Ka-Wei」的中文譯名。推論該名稱約流行於戊戌變法前後。1896年(光緒22年)李端棻在《請推廣學校折》中就提出「設藏書樓」的建議。因此「藏書樓」之名,所代表的並非中國歷代的藏書處所,而是清末民初對新產生的近代圖書館的另一早期名稱。  至於另一西文「library」一詞傳入中國的時間可溯至明代。屬外來名詞及近代的文化現象。「library」一詞源自西方語言的來源有二,一是「library」,另一是「bibliothek」。Library源自拉丁語,原意為樹皮,因樹皮曾作為書寫的材料,所以義大利語稱書店為「Libraria」,法語稱書店為「Librarie」,後由法語轉成英語就成為「Library」一詞。另「Bibliothek」源自希臘語「Biblos」即書籍,由書寫材料「紙莎草」(Papyrus)希臘語讀音而來,後對存書的場所,希臘語稱「Bibliotheca」,拉丁語稱「Bibliotheca」,其他德、法、義、西等語對圖書館之稱皆源於此。但晚清時期對西文「圖書館」一詞的中文翻譯多元,有書院、書樓、書庫、書閣、書藏、書籍館、大書堂、義書堂、公書林、典籍院、藏書處、藏書樓、藏書院、圖書樓、圖書院、圖書館等十幾個中文譯名。而其中以「藏書樓」與「圖書館」兩個名詞最通行。(待續)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藏書累積思想智慧文明(一)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藏書累積思想智慧文明(一)

    編者按: 成立達一百多年的商務印書館,由一私人的印刷作坊起家,卻在中國清末民初及近代的文化發展歷史上,締造許多令人驚異的成就與紀錄。 它是中國近代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的民營出版機構,它的出版成就為中國近代文化的重要組成;而它對企業的經營方式,也是中國近代大型企業的楷模;它對中國近代圖書出版文化範式的建立,也是主導者。 作者蔡佩玲所著之《商務印書館─中國圖書館發展的推手》,是唯一專注於探討商務印書館在圖書館事業的歷程、內涵、成果與影響的專書。 正文開始: 探討中國圖書館、圖書館事業的萌芽、產生及形成,許多圖書館史的研究著作,均不免提及中國淵遠流長數千年的藏書歷史。 藏書樓與圖書館 探討清末到民國時期的藏書樓與中國近代圖書館萌芽論題,大致可分為兩派主張;一為「延續說」,他們認為「民國時期的藏書是在清代末期的藏書基礎上變革與發展起來的。」,或認為「19世紀中國圖書館的發展已落後於西方,後來逐漸接受了西方先進的圖書館思想和管理方法,因此產生重要的進步與飛躍。」,或認為「進入近代社會之後中國藏書樓的根本性質發生了變化,由封建的舊式書藏發展過渡為新型的近代圖書館。」總結上述說法,係認為「清末到民國的藏書,經歷了一個從中國古代藏書樓向中國新式藏書樓的轉變,再由新式藏書樓向中國近代圖書館轉變。」;另一為「新創說」,這個觀點以大陸學者吳晞為代表。他於《從藏書樓到圖書館》一書中,提出中國近代圖書館發展的起源與中國傳統藏書樓的發展或轉型完全無關的觀點。他提出「中國的圖書館是西方思想文化傳入中國的產物,中國圖書館的歷史是從接受西方的圖書館思想及管理方法之後才開始的。」這種觀點早於1996年提出,極具創見,但後續部份探討中國藏書專題的論著,仍未接受此一看法。 另一大陸學者程煥文之《晚清圖書館學術思想史》(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4年),則不只對吳晞的說法予以肯定,同時對「藏書樓」、「圖書館」等名稱的起源與定義,透過諸多文獻相互驗證,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見解,對於探討中國近代圖書館發展的起源頗具意義。 圖書館中文譯名多 程氏首先提出「藏書樓」一詞不可作為中國古代各種藏書處所的通稱。他審視中國古代或晚清以前的藏書處所的命名,因無定制:有的無名稱;或有名稱但非專有名詞,如漢朝的東觀、隋代的嘉則殿、唐朝的秘書省、宋代的三館六閣、清代的武英殿等,雖有名稱,但非專指藏書處所,而僅是這些機構的諸多功能之一;或是有專有名稱,有稱閣、樓、齋、館、堂、室、軒、園、廬、巢、居、經舍、山房、書庫、書屋、書齋、書樓等。相關早期文獻針對中國古代藏書,亦均以「藏書」一詞來概括中國古代的各類藏書機構及處所,並未使用「藏書樓」一詞。 因此「藏書樓」其實是一個近代的名稱,最早使用該中文名稱為成立於1847年徐家匯天主堂藏書樓,係其英文名稱「Bibliotheca Zi-Ka-Wei」的中文譯名。推論該名稱約流行於戊戌變法前後。1896年(光緒22年)李端棻在《請推廣學校折》中就提出「設藏書樓」的建議。因此「藏書樓」之名,所代表的並非中國歷代的藏書處所,而是清末民初對新產生的近代圖書館的另一早期名稱。 至於另一西文「library」一詞傳入中國的時間可溯至明代。屬外來名詞及近代的文化現象。「library」一詞源自西方語言的來源有二,一是「library」,另一是「bibliothek」。Library源自拉丁語,原意為樹皮,因樹皮曾作為書寫的材料,所以義大利語稱書店為「Libraria」,法語稱書店為「Librarie」,後由法語轉成英語就成為「Library」一詞。另「Bibliothek」源自希臘語「Biblos」即書籍,由書寫材料「紙莎草」(Papyrus)希臘語讀音而來,後對存書的場所,希臘語稱「Bibliotheca」,拉丁語稱「Bibliotheca」,其他德、法、義、西等語對圖書館之稱皆源於此。但晚清時期對西文「圖書館」一詞的中文翻譯多元,有書院、書樓、書庫、書閣、書藏、書籍館、大書堂、義書堂、公書林、典籍院、藏書處、藏書樓、藏書院、圖書樓、圖書院、圖書館等十幾個中文譯名。而其中以「藏書樓」與「圖書館」兩個名詞最通行。(待續)

  • 樂天Kobo雙11開跑 600萬藏書全都75折

    樂天Kobo雙11開跑 600萬藏書全都75折

    雙11購物節樂天Kobo電子書祭出全站折扣,即日起至11月11日,連續四天推出全站75折購書優惠,並且在台灣樂天市場、PChome24h購物推出限定48小時的電子書閱讀器折扣,高階機款,支援Dropbox功能的Kobo Forma、六吋螢幕的入門款Kobo Clara HD皆降價最高1,000元,不限機種再送2,000元購書金。 樂天Kobo表示,台灣消費者對電子書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從近期活動檔期觀察,消費者參與度持續提升,促銷期間更拉升套書的購買力道,如經典的武俠小說《金庸全集》、奇幻暢銷小說系列《時光之輪》等,在過去都帶來不錯的銷售佳績。 此次,配合雙11購物檔期,樂天Kobo也特別推薦獨家套書:由日本老牌出版社講談社,所推出的百年創社磅礡歷史大作《中國‧歷史的長河》,目前只在Kobo銷售,全套12冊優惠價2,990元。而同樣是記載世界史,擁有更豐富歷史脈絡的《興亡的世界史》全套21本,搭配全站75折優惠,分單結帳更划算! 此外,優惠期間更有多本獨家優惠書籍、嚴選書展等,搭配全站折扣,還可讓優惠再加乘!例如:時報出版《大崩壞》、聯經出版《精確的力量》、一起來出版《黑錢》,以及「閱讀帶來自由,證明自己」系列書展,皆享79折起優惠。網羅文學、史地、商管財經書籍,甚至包括親子教養的繪本童書等,雙11購物節期間皆可適用全站75折優惠。 最後,如果想看熱門新書的讀者,樂天Kobo特別推薦近期討論度超高的《鯨吞億萬》,由華爾街日報記者長達四年深入追蹤,完整揭露一位來自大馬的年輕人,如何騙過金融界頂尖高手,掏空馬來西亞政府數十億美元的金融詐騙案。或者是持續穩坐熱門榜單,教你從一點小改變,就可以產生巨大成就的《原子習慣》,以及讓你重新思考金錢意義,點出財務成功的贏家思維的《金錢超思考》,都是網友推薦必買書單。

  • 新穎圖書館無新書 屏東市里長伯一呼百應

    新穎圖書館無新書 屏東市里長伯一呼百應

    屏東市立復興圖書館由屏東縣政府斥資8千萬元整建,日前才剛風光啟用,卻有民眾反映,在新穎建築外觀下,不僅藏書不足且書籍老舊,無奈市公所財源拮据,一時無法籌措購置新書經費,於是發起募書活動,隨即獲得各里里長及社團熱烈響應。  過去復興圖書館因年久失修,館舍漏水嚴重,歷經重新整修後搭配周邊綠帶、樹木環繞,還有庭院設計,共提供250個座位,營造閱讀民眾溫馨且舒適的氛圍。  無奈新穎外觀受限藏書不足,讓民眾直呼可惜,屏東市長林恊松也坦言,圖書館使用率決定一座城市未來發展,唯有從閱讀出發,才能累積市政建設的軟實力,於是近期發起「捐新書、築一座希望城」。  在林恊松登高一呼,各里里長伯紛紛主動響應,更有社團一口氣就捐了100本新書,在沒有公帑挹注下,首波500本募書活動成功秒殺;屏東同濟會長陳惠燕說,幼兒照顧是社團長期專注且投入的領域,曾詢問館方需求後,主動捐出3年份兒童期刊。  在首波募書活動達陣後,仍有不少民眾熱心詢問,屏東縣議員方一祥指出,除了好的硬體環境之餘,藏書還待社會各界一同協助;林恊松則期許,未來圖書館不只是「藏書的地方」,還能成為「城市客廳」,吸引更多民眾在此聚集、親近書籍,才是募書真正目的。

  • 文字有靈,書本有神

    文字有靈,書本有神

     藏書乃人間風雅閒事。但文字有靈,書本有神,遂令人書聚散,得失之間,應報遲速,常出人意表,事涉玄奇,使藏書家不得不迷信。  根據考古學家、文字學家研究,文字起源與巫術、占卜有關。遠古時代只有集靈能者、巫師、學者於一身的巫祀集團才有能力、有資格操控文字、解釋文字,上與神靈溝通,下與人世聯繫。占卜結果嚴重者可以左右軍事行動,影響國家命運。祭祀、詛咒、除魅的殘痕仍留存在古文字裡。每一個漢字都住有神祕的靈魂。這樣的文化背景使文字與其載體「書籍」披上神聖又玄妙的外衣。  遠古傳下的記憶或禁忌,讓古代先民敬畏字紙,不敢隨意丟棄任一張印了字的紙張。可以火化或放水流,火化較簡易且乾淨環保,古人為此興建字紙專用焚化爐,建造風氣大約起於宋代,興盛於明清。一般稱為「敬字亭」。也有惜字塔、惜字樓、焚字庫、字庫、焚紙樓、文風塔、文峰塔、敬聖亭等不同名稱,在台灣多稱為「聖蹟亭」或「惜字亭」。說是亭,其實造型還是接近於塔。通常蓋在公共場所如街道旁、橋頭、書院、寺廟裡。大戶人家宅院廣闊者也可在自家蓋一座專用。  為何此亭命名為「聖蹟」?神話傳說倉頡創造文字,古人尊稱倉頡為「倉聖」,書寫或印刷於紙上的文字就視為「聖蹟」。  桃園市龍潭區聖蹟亭有一幅對聯:「自古能知化丙者,於今便是識丁人」。「化丙」,就是付諸火化,天干之「丙」對應的五行是「火」。只要前輩子懂得敬字化紙,這輩子就能當個識字人。古代文盲多,能識字算是難得的造化。雖然迷信,但可以體會敬字觀念在民間有多麼強烈。  古典小說《二刻拍案驚奇》卷一開卷詩:「世間字紙藏經同,見者須當付火中。或置長流清淨處,自然福祿永無窮」。威力更進一步,只要敬字就有享不完的福祿。後面舉宋代名臣王曾之父為例,他平日敬慎字紙,收拾千千萬萬張,功德無量,妻子懷孕後,夢見孔老夫子親來吩咐:「汝家愛惜字紙,陰功甚大。我已奏過上帝,遣弟子曾參來生汝家,使汝家富貴非常。」生下一子王曾(因為宗聖「曾」參投胎嘛),長大成人參加科考連中三元,鄉試、會試、殿試均列第一,其後升官拜相,在中國科舉史創下紀錄。不過,小說沒有提到的是,王曾是叔父撫養長大,王曾之父在他八歲時去世,根本沒有福氣看兒子連中三元。  五代筆記《北夢瑣言》有一則故事,充分表達文字的神妙如何令人顛倒夢想。唐代某位張尚書之子,聽說蠹魚如果游入道家典籍中,吃掉書頁上「神仙」二字,蟲身即現出五彩,人取食之可成仙飛昇。張公子嚮往不已,竟想到個妙點子,「書『神仙』字,碎翦實於瓶中,捉壁魚以投之,冀其蠹蝕,亦欲吞之」不知蠹魚究竟有沒有吃掉字,或公子有沒有吃到蠹魚,然而未登仙道,先入魔道,執著成仙的公子竟得了精神病。每次發作,「竟月不食,言語粗穢」,回神後一切如常,但食量加倍,這樣折騰幾年就過世,真的「成仙」了。  說到蠹魚,《秘術一千種》提供一法:「置鰻魚骨於衣箱書櫥中,則蠹蟲斷絕。」我是不大相信。若如法炮製就怕被螞蟻搬了家。宋初能臣、大學問家吳淑的筆記《秘閣閒談》提到隴州有一種「魚石子」置書籍中能辟蠹。乍看覺得離奇,但細想,許是此石含有甚麼特殊礦物質可以驅蟲?或許不是迷信,而是科學。  浙江寧波天一閣,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私家藏書樓。建於明代嘉靖年間,約公元1566年,距今已四百五十年。兵部右侍郎范欽得知好友大書法家豐坊的藏書樓失火,上萬卷珍本秘籍化作灰燼,怵目驚心,所以興建自家藏書樓時,從《河圖歌》口訣擷取「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句,將書樓命名為「天一閣」。木造建築怕火,當然要以水剋火。  雖然命名基於迷信,但是書樓建築設計卻很科學。范欽曾經當過工部員外郎,對於土木建築應該很內行。樓分兩層,格局為二樓一大間、一樓六個間,西側生活區與藏書樓利用防火牆隔開,保持一定距離,並使兩者的門錯開。藏書樓周邊擁有大量的安全出口。藏書樓前修築水池,蓄水備火災時需要。相傳,這一水池的水與月湖相通,從而水量源源不斷。  對於火災的迷信,最典型就是用情色秘戲春宮圖防火了。明代書畫家徐渭的《青藤山人路史》記載:「有士人藏書甚多,每櫃必置春畫一冊。人問之,曰:『聚書多惹火,此物可厭火災也。』」  清代甘熙的掌故筆記《白下瑣言》第六卷亦記載與藏書家父親甘福一段對話:  有人云:四明范氏天一閣,藏書架間多庋秘戲春冊以避火也,予謂春冊乃誨淫之具,雖是名筆,豈可收藏?況與古人書籍同列,更滋褻瀆。避火之說,本自何書?范氏貽謀不若是其謬,當是傳聞之誤。縱或信然,亦不足法。  家大人聞之曰:「爾之言是也。惟聞天一閣北方多隙地,壘石為坎卦,取生水之義,此實有至理,異日予家『津逮樓』,宜北向,即於壁間以磚作坎卦六象」,其謹識之。  甘熙覺得春宮圖避火太扯了,甘福同意。但是甘福的防火構想基於八卦卦象,坎為水,也是迷信。  所謂春宮圖避火之說,只因傳說火神本是位雲英未嫁的千金小姐,未經人事,如果拿香豔露骨的男女秘戲給祂看,祂會害羞,轉身逃走,房舍就不會失火了。  《閱讀地圖:人類為書癡狂的歷史》作者阿爾維托‧曼古埃爾(Alberto Manguel)先生曾經於2013年初訪問台北,我有幸在台下聆聽。會後問答時間,我舉中國古代藏書家在書中置春宮圖避火為例,請教曼古埃爾先生西洋有無類似迷信?曼古埃爾先生說就他所知並沒有這類迷信避火災法,但是有許多圖書館、藏書室會置放聖者肖像以求平安。一世紀羅馬時代有位藏書家於藏書室中特別設了一個小間,裡面放了些不重要的書,用意是供奉給火神,希望火神萬一降臨時把這些書帶走就好別殃及其他。曼古埃爾的藏書室也放了圖騰等擺飾,但願能起到防火作用!  所有迷信中,只有「書神」之說,我堅信不移。藏書家們都相信書有書神。吳淑的《秘閣閒談》說:「司書鬼曰『長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鼠不敢齧,蠹魚不生。」歷代小說筆記常引用這段,書神傳說一直延續到現代。魯迅在20歲時,1901年的除夕就寫了一篇《祭書神文》並行禮祭祀。開篇寫著:「上章困敦之歲,賈子祭詩之夕,會稽戛劍生等謹以寒泉冷華,祀書神長恩,而綴之以俚詞曰……」。  對於書神千萬不能不理不爽不敬。清代沈起鳳的筆記小說《諧鐸》卷十一有一則<書神作祟>,說金陵一書香門第傳至某子,因為死讀書無法發大財,遂棄文從商,視書如無物。某夜獨睡店鋪裡,聽到床頭旁傳出歎息聲,須斥喝一下才停。爾後每夜都出聲,某子也懶得理它。  又過幾天,入夜後,竟從床後徐徐走出一個頭戴方巾、腳著紅鞋的人,皺著一張苦瓜臉,自稱:「我是書神。自流寓到你家,承蒙你祖你父殷勤照顧,不料傳到你這代竟然與我絕交。你我是沒甚麼恩仇。但是如今有錢奴束縛,讓我不得爽快。若不早日解脫錢的拘束,則銅臭逼人,斯文淪喪,災禍降臨,莫悔莫悔!」說完消逝不見。  這是神是鬼?某子急忙起身,秉燭四照,見有破書數卷,用錢串捆縛棄置床頭,看來丟在那裡有十多年了。一定是這些破書作祟,氣得取火燒了,一時灰飛焰起,越燒越旺,延燒廬舍,店鋪及貨物全部燒光光,後窮愁潦倒而死。  書神惹不起啊。書神的話要聽。沈起鳳評論這故事:「讀書不能致富,是沒錯。但試問不讀書的人,每個都能發大財嗎?」值得成天肖想發財者深思。  我個人也有一個獨家專有的小小迷信。我相信,逛書店時,幫書店「整理」書架,會得到好運。例如,把書脊上下顛倒的書翻正;把橫擺於眾書上的書插回架中;把架上同一作家分散的不同著作集合一起排排站;幫助遠遠分離的上下冊重逢、多冊者按照冊數排個同花順;協助誤放到小說區、食譜區、政論區的現代詩集歸回原位;把無公德心顧客遺下的飲料杯撿起來交給店員處理等等,作完這些「善事」之後常能有意外收獲,更容易淘到想要的書或者逸品珍本。蠻靈驗。書神特別眷顧敬書助書之人。故可吟得一聯:「能知敬冊者,便是得書人」。

  • 每位老人都是一本生命珍貴的藏書 一粒麥子《生命故事書》計畫

    每位老人都是一本生命珍貴的藏書 一粒麥子《生命故事書》計畫

    一粒麥子基金會致力於花蓮長者照護工作,許多社工在與長輩互動當中,或多或少都能觸碰到老人們的生命軌跡,亦即「每個人都是一本書」。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於去年6月推動《生命故事書》計畫,由社工紀錄老人家的生命歷程。社工田佳瑜說,其實不只是社工,民眾其實也可以透過紀錄,更加了解父母。 一粒麥子深耕花蓮,提供居家服務、共餐、喘息照護、交通接送等服務。《生命故事書》由林木泉發想。他提過 ,抱持著記錄者的心情,為長輩們寫下生命點滴,過程中可以發現垂垂老矣的眼神,忽然又充滿了生機,彷彿回到過往歲月般。 田佳瑜說,有次訪談一位原住民阿婆,阿婆生於日治時代,父母年幼雙亡,丈夫也英年早逝,她帶著子女居住山區,咬牙撐過艱苦日子,後來不幸得了癌症,卻不藥而癒,幾年已高齡94歲,仍堅持每天到田中務農,緊握生命中她所辛勤忙碌的片土地。田深深被她的堅忍毅力所感動。 花蓮美崙服務中心李人杰表示,許多家屬在長輩的生命書出爐後,才發現關於父母的生命秘密,透過文字的紀錄,讓子女可以跨時空回到過去,體會那些父母年少不曾提及的經歷與生活點滴。 李人杰說,其實家中晚輩也可以幫長輩記錄生命故事,透過寫下經歷,更加了解親人的生命經驗,也無形間拉近心的距離,滿足陪伴、傾聽、了解與感同身受的長輩需求與情感傳遞。

  • 她重考12年拚牙醫!震撼藏書曝光

    她重考12年拚牙醫!震撼藏書曝光

    為了考取心目中的理想科系,一名女考生自曝已經重考12年,明年準備再戰最後一次,好奇PO網詢問網友「覺得這樣值得嗎?」貼文一出隨即掀起正反熱議,不過原PO並沒因此受到打擊,更進一步分享自己這12年來的藏書,數量之多震驚不少網友。 原PO日前在網路論壇《Dcard》PO文透露,為了考取醫牙相關學系,重考多年,「我為了醫牙重考12年,你們沒看錯!真的是12年!明年是我最後一次考學測,大家覺得這樣值得嗎?」 貼文一出,網友評價兩極,不少人鼓勵她「考上就值得」、「願意為了自己的夢想苦撐多年,我真的非常崇拜」、「這12年來課綱不知道換了幾次,不得不佩服你的毅力」、「重考一年的我都覺得旁人的眼光讓我壓力爆大,很難想像12年的壓力會多麼可怕…請繼續加油呀」。 不過也有網友認為原PO應該設立停損點,不該虛耗光陰「生命、青春都被妳考掉了」、「說老實話,重考這麼多次還沒上證明你沒有那個實力讀醫牙」、「12年…如果我知道幫我開刀的醫生他考12年才考上醫科,我一定馬上從手術台上跳下來」。 事後原PO再度分享自己12年來的藏書,「給大家欣賞我重考12年來到目前為止所累積的書籍」,並解釋照片中的藏書只是她十分之一的書籍,不少網友看了傻眼直呼「老實說,我已經不知道是該佩服還是該感嘆了,這樣的毅力真的太強了」、「快可以開二手書店了」、「這整理起來是不是跟書局總複習區差不多啊?搞不好種類還更豐富」。

  • 「政大書城」首度進軍百貨  夢時代店藏書5萬冊

    「政大書城」首度進軍百貨 夢時代店藏書5萬冊

    老字號26年「政大書城」首度進軍百貨,第一站選在高雄在夢時代百貨,25日盛大開幕,斥資千萬元,打造200坪大空間,藏書5萬冊,讓書成為空間的真正主角,樸素的裝潢及齊全的書種,讓百貨散發濃濃書券氣息。 政大書城自1993年於國立政治大學校內圖書部為出發地,而後走出校園,在台北師範大學附近開了第一家門市,名字仍然沿用「政大書城」,而後在花蓮和高雄率續開疆闢土,目前加上台南店,依舊維持著全台3至5家店的規模。 「政大書城」夢時代店誠意十足,不怕你看,店內一大特色就是店內所有書籍都沒有封膜,可自由閱讀尚未購入的書籍,喜歡了再買回家,友善的閱讀環境也是店內的亮點設計,獨立的親子閱讀專區,如家一般自在舒適,是一個非常適合全家一起駐足的地方。 4/25開幕當日前100名消費即贈紀念帆布袋,加入會員即享有一般叢書77折,還有39折優質選書。政大書城未來也會在夢時代店規劃一系列的作家講座及新書發表會、簽書會等活動,將閱讀融入生活中。5月18日下午2點在夢時代1F幸福廣場就有一場貓咪界黃阿瑪『怎麼可能忘了你』簽書會,書迷們不可錯過。

  • 藏書逾2萬冊 死囚陳文魁想捐書

    藏書逾2萬冊 死囚陳文魁想捐書

    昔日犯下2死3傷槍擊案和擄人勒贖的死囚陳文魁,在台南看守所服刑18年來,寄情閱讀,藏書累計逾2萬冊,數量驚人,他也大方開放借閱,意外帶動鐵窗閱讀風氣,如今他更打算捐書給其他監所,台南看守所對此也表達,樂觀其成。 陳文魁日前投書媒體,表達想捐書念頭,「欲現有自費書籍二萬一千七百多冊中,捐給其它監獄(二萬冊),看看有哪個監獄需要這二萬冊書籍(不含台南監獄、台南分監及看守所),有歷史小說、武俠小說、修仙類小說。運費由受刑人支付。」 2000年,槍殺前台南市崇善里長黃騰禕、釀2死3傷的陳文魁,曾名列槍擊要犯,入獄之初滿臉戾氣,死刑定讞後,自知來日無多,反而把握時間浸淫書籍,18年來閱書數萬冊。他之前受訪吐露,因購書量龐大,一度「以書為枕」,後來大方開放藏書供「同學」借閱,藏書井然有序陳列於2坪大小的舍房。 5年前,台南看守所將一間舍房改裝成小書庫,陳文魁也很樂意將藏書提供各受刑人借閱,推廣鐵窗內的閱讀風氣。陳文魁購買書籍以佛經、小說、修身養性、神佛類型居多。 「細漢不識讀書好,我已沒有明天,每天讀書,日子才不白過…」陳文魁說,能持續購書要感謝家人支持,家人給的錢,他全部用於買書,「在裡面生活單純,就用剩下的時間看書吧!」南所表示,陳文魁藏書以武俠類小說居多,這幾年來因不斷買書,「書庫」藏書數量持續累積。

  • 藏書閣變贓車藏車處?3頂安全帽露餡尋失車

    藏書閣變贓車藏車處?3頂安全帽露餡尋失車

    台中市警察局第二分局公園派出所警員顏彬栓於本月18日14時許於台中公園巡邏經過精武圖書館停車場時,發現一輛重機車車上竟懸掛了3頂安全帽,顏員判斷該車十分可疑,便上前查看,經警用小電腦查詢後發現該部機車果然為失竊車輛,且還是剛失竊不久的新車,顏員立即通知車主洪小姐到場領回,還是大學生的洪女趕來領 車時驚喜之情溢於言表,直呼:「人民保母太讚了!」  洪女表示該機車新購不久,且是自己辛苦打工慢慢存錢所購得,卻在上星期五在大里區大明路上遭竊,但因為是自己疏忽忘了拔機車 鑰匙而遭竊,所以對尋回愛車原已不抱持任何希望,沒想到事隔不到一個禮拜警方就迅速查獲,愛車能失而復得真的讓她開心極了。  洪女得知顏員是發現機車上放置了3頂安全帽覺得可疑才尋獲,對於警方認 真的工作態度感到佩服及肯定,而3頂安全帽有2頂是自己的,其中的黑色安全帽則是竊賊的。顏員表示,「竊賊以為充滿書香氣息的圖書館是放置贓車的好地方,但平時服勤時即會多一分細心追索,不放過任何一絲犯罪的蛛絲馬跡,則多一分破案契機」,看到民眾領回愛車 時喜悅的表情,也是警察工作上最大的成就。

  • 張錦昆推廣城市閱讀 員林市藏書量冠全縣

    張錦昆推廣城市閱讀 員林市藏書量冠全縣

    員林市圖書館現有藏書量為13萬8000多冊,居彰化縣各鄉鎮市立圖書館藏書之冠,市長張錦昆上任7年多來逐年增編購書預算,獲得今年國家圖書館「107年圖書館傑出人士貢獻獎─地方首長獎」殊榮。 國家圖書館日前舉辦「台灣閱讀節」活動,由教育部長葉俊榮頒發圖書館傑出人士獎給員林市長張錦昆,感謝張錦昆積極推廣閱讀,讓員林市圖成為全縣26鄉鎮市藏書最多的圖書館,館藏圖書僅次於彰化縣立圖書館;活動中圖書館同仁陪同北上領獎,還以員林百果山城為發想,變裝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故事角色,參加大遊行。 張錦昆自豪說,閱讀是件可以獨樂樂也能眾樂樂的事情,他上任後積極推動城市閱讀風氣,將購書經費從每年80萬元一路增加到到150萬元,藏書量也從7年前的9萬冊增為13萬8681冊。 圖書館長陳秀慧說,館藏中最受歡迎的還是小說、散文和漫畫,很多家長借來跟孩子一起看,暢銷排行榜上的小說,更是一上架馬上被借走;非文學類部分,則以理財和談養生健康的書籍最熱門。在市長大力支持下,她們將圖書館打造成為終身學習中心,除了閩南語和客家語言書籍,也購入越南、印尼及泰國等東南亞國家語言新書,落實新住民與本土語言閱讀活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