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藐視法律的搜尋結果,共09

  • 這個政府超沒憲法常識

    這個政府超沒憲法常識

     今年春節假期之前,對岸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大陸官方於1月23日凌晨突然宣布武漢封城,導致諸多台胞困在武漢,迄今近50天仍無法返國。遺憾的是,在第1架包機載送247名台商及眷屬返國之後,國內輿論丕變,就在紛紛擾擾中,原本規畫中的後續包機都遭到無限期延宕,血友病少年也直到2月24日才另轉由成都搭機返台。迄今據統計,仍有約1200名台商滯留在武漢無法返台,民進黨政府不但消極協商,甚至下令民航局及境管單位對相關台商進行「註記」,禁止這些國民自行返國,只准許搭乘政府允許的包機回國。

  • 《國際政治》打臉梅伊,英國國會通過藐視國會案

    由於梅伊政府拒絕公布其針對脫歐議題的完整法律建議書,英國國會表決通過藐視國會議案。 \n 最大在野黨工黨在國會提出動議案,主張梅伊政府未公布法律建議書是藐視國會,應立即予以公布。國會以311票支持、293票反對的結果,通過動議案。(編輯整理:莊雅珍) \n \n

  • 德促社媒移除仇恨言論 最高罰16億

    德國政府今天通過,未在1週內將用戶張貼的仇恨言論及假新聞移除的網路巨擘,將被處以最高5000萬歐元(約新台幣16億4450萬元)罰款。 \n 法新社報導,德國政府發表聲明說,推特(Twitter)與臉書(Facebook)等社群媒體集團主管若不遵守規定,也可能被課以最高500萬歐元個人罰金。 \n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內閣表示:「仇恨犯罪若不加以有效防止並起訴,就會對自由、開放且民主社會的和平團結構成高度危險。」 \n 自2015年以來,約有100萬人抵達德國尋求庇護,網上的仇外言論因此激增。 \n 許多貼文的煽動性質引發憂慮,德國政府已屢次警告這些網路巨擘,要他們採取行動,以比較妥當地管制網站的內容。 \n 但在確定這些社群網站業者未盡力消除那些牴觸德國法律的內容後,梅克爾政府決定採取這項強硬行動。 \n 若任何公然藐視德國法律的貼文遭其他用戶舉報,這些公司就必須在24小時內移除該則貼文。(譯者:中央社廖禹揚)1060405 \n

  • 大陸該導正婚姻觀

    \n \n一位明星妻子和自己的經紀人被捉姦在床,這位明星憤然提出離婚。這本來是一個事實非常清楚案件,但卻沒有想到通姦者理直氣壯,公開通過互聯網路表達對彼此的依戀。這種赤裸裸的挑釁行為,如果是在台灣,是可以追究當事人刑事責任。 \n \n可是如今在大陸,人們的思想觀念似乎已經不如從前,不僅有人同情通姦者,而且還有人不斷地造謠滋事,給這位明星製造難看。從這個案例可以看出,中國社會道德觀念已經墮落到何等地步。 \n \n《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明確規定,夫妻有相互忠實的義務。既然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行為人彼此即使產生愛情,也應該有所收斂,萬萬不能被捉姦在床之後,還表現得如此理直氣壯。這不僅公然挑戰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而且也是一種公然藐視法律的表現。既然不願意履行法定的義務,那麼,就應當主動解除婚姻關係。這種腳踩兩隻船的做法,不僅破壞了婚姻關係,而且在社會上形成極端不良的示範效應。 \n \n改革開放以來,還沒有看到如此無恥的通姦者,居然敢於公開在互聯網路上表達自己赤裸裸的通姦行為。 \n \n筆者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應當考慮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或者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明確規定如果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他人發生性關係,可以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這樣做一方面可以用法律的手段懲治那些破壞婚姻者,另一方面也可以告誡青年男女,如果不履行婚姻義務,有可能會被釘在社會恥辱柱上。 \n \n這起案件的社會危害性不在於發生婚外戀,而在於通姦行為暴露之後,當事人居然敢於通過互聯網路毫無愧意承認自己姦情。這不僅是對婚姻關係當事人發起挑戰,同時也是損害法律的尊嚴。為了維護法律所保護的婚姻關係,應當將他們繩之以法。 \n \n筆者不想對中國娛樂行業說三道四,當然更不想把所有娛樂行業公眾人物都看作是偽君子。或許在有些人看來,中國娛樂行業此類現象非常普遍,因此,用不著大驚小怪。不過在筆者看來,改變一個行業的風氣或許很難,但是,通過法律的手段,嚴厲懲治那些作奸犯科者,或許能改變一個行業的道德底線。 \n \n新聞媒體應當有正確的價值觀,不能追星逐臭,把一個非常嚴肅的法律案件當作花邊新聞反復炒作。畢竟這是一個損害公民權利的案件,是一個破壞婚姻關係的法律問題。只有將違法行為人繩之以法,才能匡扶正義,也才能維護合法的婚姻關係。(作者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 \n \n

  • 陳光誠:中國的問題在目無法紀

     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向《紐約時報》投書,指出中國當前目無法紀,應是中共十八大新領導人的挑戰。同時,《中新社》昨表示,負責公檢法部門的山東省委常委柏繼民昨被解職,料是為事件負責,這也是陳光誠事件後首次有官員被咎責下台。 \n 陳光誠自五月十九日抵達紐約,當天對媒體發表感發言後,就一直未再對外公開發言。經十天休息和適應,他開始對外活動,《紐約時報》卅日刊登其投書,卅一日在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發表演講。 \n 陳光誠以「中國如何藐視法律」為題,在《紐約時報》言論版表示,自他五月十九日抵美以來,人們問他將在這裡做什麼?他說,他來這裡是短期研讀法律,而不是尋求政治庇護。 \n 陳光誠說,希望中國政府和共產黨會對他及家人過去七年的違法懲罰,進行徹底調查。當他離開美國大使館後,美國官員為他一家人團聚協商時,他在北京醫院曾要求中國當局展開調查。他表示,北京中央政府和山東省當局有許多問題需要答覆,為何○五年在東師古村違法禁錮他和家人,切斷他們對外聯繫,及○六年不實指控他損壞財物和聚眾鬧事等。 \n 陳光誠說,中國政府必須面對的基本問題在目無法紀,中國不是沒有法律,而是缺乏法治,以致處理他案子的人可公然藐視法律多年。而在他出逃後,姪子陳克貴遭拘押,甚至遭嚴重虐待,現他可自由在美研讀法律,而姪子陳克貴卻面臨危險和不平待遇。此外,外交關係協會邀陳光誠卅一日演講,講題是「陳光誠的下一步是什麼?」陳光誠將就未來工作重點和規畫等,與媒體及與學者交流,由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主持。

  • 孔傑榮專欄-中國的民意與網路審查

     日前,網路上對中國政府野蠻虐待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見圖,摘自網路)表達抗議的呼聲越來越高,但遭到政府的打壓。此事件引發了的一系列根本性問題,都圍繞一個核心,即中國的法律改革對人民的現實生活究竟有甚麼影響。 \n 中國正對《刑事訴訟法》進行全面修訂,不久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史無前例地向公眾公布了該修正案草案,目前正在審閱公眾提交上來的數萬份意見。即便是在一個威權國家,此次修法的過程堪稱複雜且引發許多爭論,包含了執法機關、司法機關、富有影響力的學者和重要刑事辯護律師之間的激烈遊說。 \n 然而,如果警察,以及依法應當監督警察、起訴犯罪的檢察官,都經常藐視法律而不受制裁,那法律本身的進步意義何在?當執法人員及其雇傭的暴徒自己公然蹂躪法律,我們該怎麼辦?對中國的法律改革者和人權擁護者來說,這一問題並不陌生。陳光誠的案子,就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例證。○五年起,山東省臨沂市當局針對陳掀起了一場全面性的鎮壓行動,目的就是讓他噤聲。 \n 彼時,陳光誠的名字已為外國人所知─作為一名未受過正規法律教育的「門外漢」,他通過自學,運用法律手段來抵制沂南縣政府對殘疾人士的歧視行為,種種努力令人注目。然而,這個貧苦的農民提起的訴訟和法律論據,逐漸惹惱了當地官員。臨沂當地數千名婦女,為躲避政府實施的強制墮胎和絕育,紛紛或躲或藏。當陳通過網路及外媒,揭露政府對她們中的一些人,以及她們的家屬進行異乎尋常的大規模監禁時,當局對他展開了攻擊。起先,仗著中央明知卻仍默許,警察及其嘍囉將陳全家置於長期而森嚴的軟禁之下。然而,陳與同他並肩作戰的妻子袁偉靜女士,繼續試圖揭露官方不法行徑;於是,○六年,這個無助的盲人,被以「聚眾擾亂交通秩序」及「破壞公共財產」兩項罪名定罪,判處監禁四年三個月。對如此輕微的罪名,這可謂重刑。去年九月九日,陳刑滿出獄,警察卻在沒有法律授權的情況下,再一次將他居住的簡樸農舍變成了「監獄」,切斷他與外界的一切通訊,攻擊他,並且暴力驅逐所有試圖進入這個偏遠村莊探望他的記者、外交官、律師和其他支持者。 \n 難道陳光誠的後半生注定要被非法噤聲?這個年近四十的男人,有著如甘地般的鋼鐵意志和個人魅力。然而,長達六年得不到適當醫護,益發嚴重的腸胃炎已將他折磨至羸弱不堪。他若死在監獄裡,會使抓他的人難堪,但如果死在「家」中,或許看上去就不那麼不可告人了。 \n 現行刑事立法及其修訂草案,均未能為法律救濟提供一線希望。由前蘇聯引入的檢察院,本應起到「監督合法性」之作用,卻由於缺少政治權力,無法履行其法定職責,確保警察遵紀守法。陳第一次被羈押時,統管中國所有政法部門的中央政法委「一把手」周永康時任公安部長,但聯合國專家、外國政府、媒體、人權組織及學者的譴責,從未能撼動他。對無恥的法外暴行,輿論的抗議看來是陳唯一的希望。 \n 儘管中國政府通常禁止內媒報導陳光誠,最近,內地兩家報紙接連簡短提及了陳所處境況。不過,要實現共產黨表面力捧、暗裡限制的「民意監督」,利用網路可能更有希望。自陳光誠出獄一周年的幾周來,微博上抗議陳不幸遭遇的言論驟增。國際盲人節時,一些殘疾的活動人士試圖前去探望陳,卻遭遇阻撓,由此引發了一些抗議。但不滿的聲音中加載著許多更為廣泛的訴求,反映了對政府目無法紀的憂慮。這種憂慮普遍存在,且或許不斷加深。活動人士想必還記得○三年的孫志剛事件。當時,大學畢業生孫志剛被警察以「收容遣送」的名義收押,卻死在收容所,一時間,沸騰的民怨通過網路傳遍全國,最終使得國務院廢除了這項惡名昭彰的制度。 \n 當然,中共中央宣傳部對前車之鑒同樣記憶猶新,目前正試圖消滅互聯網上一切有關陳光誠的言論。對網路上同情陳的人來說,這嚴重考驗著他們創造力和精力。不過,也不是沒有其他辦法。在廈門、上海和大連,人們以「散步」的方式,展開大規模和平抗議活動,阻止了有害環境的開發項目。不久前,三百七十多名上海市民,甘冒巨大政治風險,簽名支持聲援陳光誠。陳曾估計,臨沂市的殘疾人數約占當地人口一○%。可以想像,中國龐大的殘疾群體若被喚醒,或許會帶來另一股巨大推動力。國外聲援陳光誠的抗議活動也如火如荼─此前,被非法拘禁的知名藝術家艾未未在國外的一片抗議聲中獲釋,這一成功,似乎給此次抗議活動樹立了典範。 \n 周永康及其幕僚無疑已決心對抗到底。報導稱,陳光誠六歲的女兒終於被允許入學─但仍不免要受盡恥辱地接受警察的「護送」─這似乎是政府為了安撫民意的讓步。不幸的是,長期「失蹤」的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女兒,也享受過類似「待遇」,但那反而加劇了她本已不堪承受的精神壓力;並且,事實證明,這一舉動並不是當局釋放她那勇敢的父親的前兆。除非民意更加強烈地要求中國政府為漠視其自身法律負責,不然,陳光誠的情形未必會好過高智晟。 \n (孔傑榮 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關係協會亞洲研究兼任資深研究員。英文原文請見www.usasialaw.org。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韓羽譯)

  • Google堅持立場 將撤離中國

    據「金融時報」報導,為堅持自由開放立場,全球最大搜索引擎谷歌公司,幾乎篤定要撤離中國市場,撤走機率高達九九.九%。 \n「金融時報」引述熟悉內情人士指出,目前谷歌正爭取時間,按步驟結束在中國市場業務,同時保護其大陸內地員工,以免遭到當局報復,目前來看谷歌退出中國市場的機率高達「九九.九%」。 \n上周三,谷歌副總裁黃安娜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表示,谷歌的立場不會改變,公司不會應中國當局要求過濾在大陸網站搜尋的結果,如果要審查搜尋結果,谷歌就按計畫撤出中國市場。今年一月十二日,谷歌即發表類似聲明稱,立場不守,不惜撤走。 \n面對谷歌的聲明,中國政府上周五反擊,警告谷歌不要藐視中國法律。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李毅中日前重申,「如果你(谷歌)非要做出這種違背違反中國法律法規的事,我再重覆一遍,你是不友好的,是不負責任的,後果你自己要負責。」 \n李毅中重申立場,亦不忘稱讚谷歌三年前建立Google.cn網站以來,在中國取得三成的市場份額,他說,只要谷歌遵守中國法律,中國政府歡迎谷歌進一步擴大市場份額。 \n這位部長還說,谷歌進退與否,取決於谷歌自己,「至於說退出、不退出,這完全是谷歌的自由。」

  • 熱門話題-依法論法 李慶安該認錯了

    因涉雙重國籍案遭判刑二年的前立委李慶安,日昨泣訴自己不論是市議員或國會議員的職務都是「有法律依據的」,因此所領的薪水不應被定為「不法所得」、自己絕對不是「貪圖錢財」的詐欺犯。 \n不過,她顯然錯解了「有法律依據」的意涵,以致「弄不清楚」自己為何被判詐欺有罪。不論是市議員或立法委員,經由法定選舉過程產生,其職務當然是合法的;問題是,「法律」不允許擁有「雙重國籍」的人擔任中華民國政府「合法的公職」,李卻一再刻意隱瞞、狡辯自己擁有美國籍的事實,這就是她「違法」之所在。既然她的「合法職務」是經由「違法」的身分與方式取得,怎可謂之「有法律依據」?既然她之「違法」,是因「欺瞞」真實國籍,那麼認定她有「詐欺」之實,有何不對? \n就事論事,依法論法,是民主社會真諦。李慶安或許是個好議員,但那並無法掩護她藐視法律、明知故犯的錯行。筆者深切希望李能知所進退,勿再用混淆視聽的方式意圖詭辯,否則恐怕連過去所累積的若干選民肯定都將蕩然無存。

  • 觀點擂台-大陸《物權法》的敗北

    《物權法》出台後,群眾興奮異常,歡呼雀躍,以為自己的房產可以得到保護。然而,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群眾清醒地意識到,《物權法》根本就無法抵擋住《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的進攻,壓根就是銀樣蠟槍頭__中看不中用,在很多地方已經變成了《無權法》。 \n日前,北大法學院5名學者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遞交了《關於對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進行審查的建議》,建議立法機關對《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進行審查,撤銷這一條例或由全國人大專門委員會向國務院提出書面審查意見,建議國務院對《條例》進行修改。 \n《物權法》第66條明確規定:私人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侵占、哄搶、破壞。某些地方政府和開發商藐視《物權法》,在沒有達成協定的情況下,公然拆除群眾的住房,這真是尼姑生孩子__豈有此理,與明火執仗的強搶有何區別呢,而《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就是始作俑者。 \n《物權法》第42條明確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規定的許可權和程序可以徵收集體所有的土地和單位、個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動產。徵收個人住宅的,還應當保障被徵收人的居住條件。可是,許多的地方政府和開發商根本就把《物權法》當成敝屣來對待,用《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把《物權法》打得落荒而逃。 \n什麼是公共利益?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是,有一點非常明確,地方政府和開發商徵收個人的房屋建成樓房出售從中牟利,那肯定不是公共利益。因此,徵收方給予被徵收方的應該是徵收補償,而不是所謂的「拆遷補償」。而許多的地方政府和開發商在被徵收人沒有同意的時候就拆除房屋,那就是侵占、哄搶、破壞被徵收人的私人合法財產,就應該受到法律的嚴懲。 \n會打撲克的人都知道,「大王是管小二」的,然而,法律卻管不了條例,這不是典型的「大王是管小二」嗎?現行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和《物權法》,以及2004年新修訂的《憲法》已經產生巨大的矛盾,要麼廢止《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要麼修改它。這是個大是大非的問題,絲毫也不能馬虎。否則,類似唐福珍自焚的惡性事件還會不斷地發生,必將影響社會的和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