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藝妓的搜尋結果,共29

  • 台南精品咖啡!M COFFEE推頂級紅標藝妓咖啡 1杯980元

    台南精品咖啡!M COFFEE推頂級紅標藝妓咖啡 1杯980元

    台灣人愛喝咖啡,1年喝掉逾28.5億杯,台南精品咖啡業者!M COFFEE,近期購入巴拿馬翡翠莊園一年一度「頂級競標藝伎咖啡豆」,推出1杯980元咖啡,饕客趨之若鶩,挑戰台南咖啡愛好者荷包「深度」,由於豆子數量稀少,4家門市僅限量30杯,有錢也未必搶得到,熱愛咖啡的饕客錯過只能扼腕。

  • 「韓流」吹到好萊塢?《綠箭俠》亞裔男星回台創品牌

    「韓流」吹到好萊塢?《綠箭俠》亞裔男星回台創品牌

    曾在《藝妓回憶錄》、《綠箭俠》中有精彩演出的,美國好萊塢亞裔明星Karl Yune(卡爾尹)近日宣佈,他將在2019農曆春節向亞洲和台灣發表他創立的美國健康品牌,並希望提升全民健康意識。

  • 正妹游泳秀出「霸氣美背」 小朋友卻都被嚇跑

    正妹游泳秀出「霸氣美背」 小朋友卻都被嚇跑

    刺青在老一輩人眼裡充斥著負面形象,雖然在時代演變下,刺青漸漸被認定是一種藝術,但在部分人眼裡還是有著刻板印象。日前有一名正妹在臉書分享身穿泳裝的美背照,想不到卻嚇跑了泳池的小朋友,讓她非常難過。 \n \n一名正妹網友23日在臉書《爆廢公社》分享美照,但卻說「我只是想游泳而已,為何小朋友都嚇跑了,我又沒怎樣(哭臉)」,原來正妹的背部有滿滿的藝妓刺青圖,導致小朋友不敢靠近。網友們紛紛給正妹鼓勵「會刺青不代表是壞孩子」、「背部太霸氣了,超美的」,有人說會被那樣看,都是因為小朋友從小就被灌輸「有刺青就是壞人的刻板印象」。 \n \n根據《ETNEWS新聞雲》記者採訪,正妹網友表示自己23日去一間室內泳池游泳,換上泳裝後,有不少家長和小朋友盯著她看,只因為她背上滿滿的刺青。她對於這種情形已經很習慣,但偶爾還是會鬱悶,因為她自己也是兩個孩子的媽,不懂刺青到底哪裡不對了,竟要被用「異樣的眼光」看待。 \n \n \n小編推薦: \n \n

  • 揭密日本藝妓 假髮竟是用中國人頭髮做成

    揭密日本藝妓 假髮竟是用中國人頭髮做成

    據BBC報導,在好奇的西方人眼中,白臉紅唇、能歌且舞的藝妓當屬日本最神秘的文化傳統之一。在京都,藝妓從15歲開始接受培訓,在藝妓之家做學徒,稱「舞妓」。在有馬,職業結構沒有這麼明確,培訓開始於18歲,最初持續6到12個月,不過,繼續學習深造還要好多年,尤其是學習和練習傳統樂器。 \n藝妓會陪客人吃晚餐、聊天,也許還會玩些遊戲(通常與喝酒有關),更重要的,藝妓也會表演日本傳統音樂和舞蹈。藝妓作陪相當昂貴,即使是在這樣的小鎮,每人也可能要支付高達130英鎊(約5637元台幣)。 \n藝妓的個人生活也有明文限制,例如不准結婚,否則職業生涯就將告終。只要能做,她們就可以一直做下去,藝妓沒有退休年齡規定。有時候,西方人會把藝妓誤認為高等妓女,其實不是這樣。 \n那客人有沒有行為不妥的時候?藝妓Ichina回答說:「有時候日本男人不脫鞋,這很不禮貌。」那麼,少有的西方客人呢?Ichina不滿地說,「他們會摸我們的假髮,假髮是用中國人的頭髮做成的,因為日本人的頭髮太柔軟。」

  • 日本「藝妓」創作畫展

    日本「藝妓」創作畫展

     想一睹神祕的日本「藝妓」文化創作的民眾有福了。享譽國際的日本畫藝術家臼井治,在策展單位一九九二創意公司的邀請下,5月18日至30日每天上午9時至晚上10時在台北市徐州路46號市長官邸藝文沙龍展出,20幅臼井治藝術家的創作畫,為跨國藝術交流再掀熱潮。 \n 配合此次的創作畫展,開幕當天日本音樂家告井延隆帶來木吉他演奏,現場還有正宗的日本茶道體驗活動,為這次活動的舉辦揭開序幕。 \n 一九九二創意公司行銷企畫李姵蓁指出,「藝妓」在當代日本廣受尊重,是一項社會地位極高的職業,更是該國極為重要的文化之一。一個家庭有人擔任藝妓會被視為一種榮譽,延續至今,「藝妓」在日本已形成一種具代表性的傳統文化。該公司顧問臺北教育大學江政達博士指出,畢業於愛知縣立藝術大學美術研修研究所的藝術家臼井治,擅長描繪日本藝妓的樣貌,畫作完整呈現日本藝妓畫栩栩如生的風貌,更又帶有一層濃濃的神祕感。1992年參加多項聯展,個人畫作先後在日本各大百貨名店展出,在國際間擁有非常高的知名度。 \n 陽春水彩藝術會榮譽會長王仁德認為,透過文化交流可以促進國與國之間的瞭解,藉由臼井治畫中的藝妓,能讓更多觀賞的民眾深入認識日本文化的獨特風格。

  • 反護漁?林郁方諷謝長廷藝妓外交

    反護漁?林郁方諷謝長廷藝妓外交

     台灣漁船在沖之鳥礁海域遭日本公務船扣押,準駐日代表謝長廷卻公開反對我方政府出動軍艦護漁,並稱此舉行形同宣戰。對此,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昨批評,護漁是一定要做的事,否則如何維護國家主權,她並指若民進黨立委「把護魚當作兒戲」,不禁讓人質疑新政府上台後如何護土、護漁? \n 立委江啟臣昨天在立法院國是論壇中表示,馬政府強力護漁的決心不變,但在520後,蔡英文的態度卻是不明,日本扣押台灣漁船,卻不敢對其他國家漁船動手,專挑軟柿子吃,在國際場合宣稱台日關係友好,但不曾為台灣大聲疾呼,台灣不該再被日本彬彬有禮的表面所欺騙,國人應該團結一心。 \n 國民黨中央昨天上午也大動作舉行記者會痛批謝長廷。前立委林郁方反問,派軍艦到公海護漁是一種戰爭行為,難道美國派軍艦到南海就是對中共宣戰?謝長廷到底是「中華民國駐日代表」,還是「日本駐台代表」? \n 林郁方嘲諷,謝長廷對遭扣押的漁船船長與家屬未表示同情,也未譴責日方,反而對日本說了一堆肉麻話,根本是妾婦之道,更是「藝妓外交」。 \n 他要請問準總統蔡英文,謝長廷真的適任駐日代表?「我知道妳為什麼把他送到日本,因為他太吵了,我們也受不了他,什麼樣的人就派到什麼樣的國家去!」 \n 林郁方還說,謝長廷不了解「軍事外交」用意,中華民國遇到像日本這樣蠻橫不講理的海盜行為,要忍氣吞聲?結果就是民進黨執政8年對日本忍氣吞聲,所以跟日方談了8次漁業協議都不成;馬英九總統上台後出動海巡署保釣,日方很快就跟台灣簽署台日漁業協議,可見日本人是欺善怕惡、軟土深掘。 \n 與會的國際關係學會會長楊永明也抨擊,謝長廷「失言、失格、失禮」,政府在公海上保護漁民,卻被謝說成向其他國家宣戰,這是無知所導致的嚴重失言;謝的發言也失去代表政府與日方交涉的基本立場與格局,更漠視了台灣漁民權益。

  • 反對軍艦護漁遭批 謝長廷出國去散心

    反對軍艦護漁遭批 謝長廷出國去散心

    內定駐日代表謝長廷日前表示反對軍艦護漁,遭藍營批評,前立委林郁方甚至諷「藝妓外交」。謝今天沒有進辦公室,也沒有與幕僚聯繫,晚間在臉書貼文表示,眼不見耳不聞為浄,離開一下,出國散散心,靜靜等待幾天也好。 \n \n謝長廷沒有說明他去哪一國,不過這篇貼文附上有許多鳥居的照片,看起來他是去了日本。 \n \n謝長廷臉書貼文如下: \n \n個性就是命運,這次說「不贊成軍艦在第一線護漁」的事也是一樣,個性看不下去忍不住會講話,越講越被扭曲,「日本皇民、喪權辱國、藝妓」各種辱罵都來,雖然有點挫折和感傷,但冷靜檢討自己,目前講話身分尷尬,現在還是馬英九執政,要怎麼做是他決定,也是當年大家共業的選擇,該說的說了就好,自己也不需要再一來一往爭論,眼不見耳不聞為浄,離開一下,出國散散心,靜靜等待幾天也好!

  • 當日本藝妓成為印尼總統夫人 黛薇夫人傳奇一生

    當日本藝妓成為印尼總統夫人 黛薇夫人傳奇一生

    她曾是風華絕代的日本藝妓,意外成為「印尼總統夫人」,後來因參加國事活動,又與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結下友誼,她就是印尼「國父」蘇卡諾的遺孀「黛薇夫人」,原名根本七保子。總統過世後,黛薇夫人回到日本,變身娛樂明星,相當活耀。不過由於其特立獨行的作風,一直引來不少批評。 \n七保子的人生,宛如一段傳奇。1940年出生的她,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父親是地位低下的木匠。年輕時,七保子在東京帝國飯店俱樂部當藝伎,供弟弟念書,她在19歲那年盼來人生的「大貴人」蘇卡諾。當時蘇卡諾訪問日本,在東京帝國飯店酒吧邂逅她,兩人一見鍾情。 \n相差37歲的兩人短暫熱戀,出訪回國後,蘇卡諾便急忙電召七保子去雅加達。1959年9月,七保子踏上印尼國土,直接進駐總統府。在回憶錄中,她對初入總統府那天有這麼一段描述:「從那晚開始,蘇卡諾和我開始同居了。總統府一個沒有電燈、黯無人聲的角落,成了我們長期約會的地點。那晚,他對我說:我希望你能給我愉快,給我力量。」 \n1962年,59歲的蘇卡諾和22歲的七保子在總統府內,舉行秘密結婚典禮,七保子被賜名拉托娜·莎利·黛薇·蘇加諾。在梵語中,這寓意「如寶石一樣的神聖女神」。就這樣,黛薇成了蘇卡諾的第4位妻子。婚後,蘇卡諾在雅加達郊區為她建造了富麗堂皇的宮殿,並以黛薇亡弟「八曾男」之名為該宮命名。 \n此後,蘇卡諾流連「八曾男宮」,專寵黛薇。據說,蘇卡諾常在夜間獨自開著吉普車和黛薇去雅加達港口觀賞夜景。警衛人員則小心翼翼開著總統座駕暗中尾隨,唯恐壞了這對忘年夫妻的興致。假日裡,蘇卡諾常和黛薇一起雙雙騎自行車去郊外踏青,沐浴在燦爛陽光之下,其樂融融。黛薇也投其所好,兩人卿卿我我,或娓娓談情,或山盟海誓。 \n就在這段時間裡,蘇卡諾先後用印尼共和國總統的信箋給她寫了兩道手諭。一道是結婚前的1961年3月20日寫的:「我假如死在根本七保子前頭,在她死後,望將她埋葬在我的墓地旁邊。」另一道是婚後不久寫的:「我有一個衷心熱愛的妻子,她名叫拉托娜·莎利·黛薇。黛薇死後,將她葬在我的墓穴裡,我希望永遠同黛薇在一起。」 \n成為總統夫人後,黛薇常常陪同蘇卡諾去參加國事活動,並出任印尼-日本友好協會會長,參與日本對印尼的政府援助和印尼對日本的石油輸出,廣泛結交多國政商名流。不過,兩人浪漫時光並不長久,外界對於黛薇夫人接近蘇卡諾的動機以及作為也有質疑。 \n2008年12月,日本的解密外交檔案披露,60年代,黛薇曾是時任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和蘇卡諾總統之間的秘密信使,協助雙方就二戰後滯留印尼的原日軍士兵等問題,進行若干「桌面下的交易」。 \n1965年,印尼爆發軍事政變,蘇卡諾一直被軟禁在「八曾男宮」。當時黛薇夫人以有身孕為由,流亡法國。據稱,政變前,蘇卡諾已預料到前景不妙,將大量財產轉移到了瑞士銀行。這成了黛薇夫人日後躋身法國上流社會的重要資本。在歐洲期間,黛薇夫人曾多次和法國社交界人士傳出戀情,還多次宣佈訂婚。 \n1970年,蘇卡諾病情突然惡化,可他仍一直呼喚著黛薇的名字,希望能見見自己素未謀面的女兒。4天後,終於盼來了黛薇。翌日黎明,他便溘然長逝。蘇卡諾去世後,黛薇和蘇卡諾的第二位夫人一道懇求時任總統蘇哈托,將蘇卡諾葬在他位於巴都圖利斯家中的花園內,但蘇哈托一口拒絕了她們的請求。 \n1991年,黛薇夫人移居紐約,再一次吸引了媒體的目光。1992年,黛薇夫人因為用玻璃瓶砸向菲律賓第4任總統塞爾希奧孫女明妮的臉部,造成她的臉上被縫了37針,被判了60天監禁。在監獄裡接受美國《紐約時報》採訪時,黛薇夫人再次語出驚人,說監獄生活就像「住學生宿舍一樣快樂」。 \n黛薇夫人最終還是選擇重返日本定居,受人爭議的是,她在53歲高齡時,出版露點寫真集,在印尼遭到嚴禁。激起印尼民眾紛紛斥責黛薇夫人的行徑,稱這行為有辱「蘇卡諾」這個高貴的姓氏。 \n此外,黛薇夫人也活躍在日本各家電視台的綜藝節目,她還出版書籍批評日本政界、文化界人士。然而,黛薇夫人也不是和娛樂圈裡的人都交惡,她就曾和日本AV電影女王飯島愛私交甚好。當年,飯島愛被發現死在自己的公寓內,第二天,黛薇夫人便在博客上撰文悼念。 \n有次電視直播,台下一名女觀眾對黛薇夫人的過往頗有微詞,這位「第一夫人」立即起座、下臺,啪啪啪狂賞了這位女觀眾3個耳光。 因為和北韓金氏政權的關係,「黛薇夫人」不僅是平壤的座上客,更公開支持北韓發射導彈,引來不少批評。 \n76歲的「黛薇夫人」一生,如同一部電影。她從「藝妓」到「國母」,不但在印尼的歷史上留下濃濃一筆。即便很多年過後,仍有人會談論有關「黛薇夫人」和「根本七保子」的傳奇故事。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遊客騷擾藝妓 京都居民叫苦連天

    遊客騷擾藝妓 京都居民叫苦連天

    作為歷史名城的日本京都,其文化風情,常常吸引許多遊客慕名而來。不過,有些外來遊客的素質卻良莠不齊,有的甚至還會騷擾在街上行走的藝妓,又在未經准許的情況下走進茶屋,讓民眾可謂是叫苦連天,京都祇園的人士更是高呼:當地並非觀光區! \n鑑於參觀祇園的遊客,頻頻發生發生滋擾行為,當地先前定下一系列規則,希望遊客能夠遵守,包括不要觸摸藝妓、不要坐在在欄杆上、或身體倚在欄杆旁,以及不要使用自拍神器等等。祇園町南側地區協議會會長,現年75歲的高安美三子表示,遊客違反規定的情況已愈來愈嚴重,讓當地居民生活環境受到影響,更表示,祇園其實並非遊客區,希望遊客不要到訪。 \n

  • 卓文萱向藝妓學藝舞扇 被誇有天份

    卓文萱向藝妓學藝舞扇 被誇有天份

    卓文萱主持東森《玩樂誌》四處出外景,日前她到日本四國體驗搭少爺列車,車上的日本人熱情展現人情味,恰巧有位日本婦人當天60大壽,卓文萱當場獻唱生日快樂歌,展現出台日友好。 \n \n搭檔Alen為了讓卓文萱體驗多種日本風情,特別找了當地的知名藝妓指導舞蹈跟身段,只見卓文萱扇子一上手,穿著浴衣的她隨意揮舞了兩下,頗具架勢,藝妓也大大讚美卓文萱超有天分,一般人可要花上1年以上的時間才有辦法轉扇子。

  • 為什麼藝妓臉上的粉這麼厚?原因是…

    為什麼藝妓臉上的粉這麼厚?原因是…

    相信大家跟我一樣一定非常納悶,為什麼藝妓臉上的粉要這麼白、這麼厚?尤其是她們卸妝完年輕貌美的模樣,簡直讓人瞠目結舌,到底是為什麼,要把自己畫成那個樣子呢?今天就帶大家一探,日本藝妓的神秘世界。 \n年輕貌美的藝妓一臉粉黛,濃妝豔抹,迷倒無數風流人物,然而,當你走進她們的世界就會發現,真正的藝妓生活卻是別有一番滋味。位於京都的向島,是目前僅存的六大花柳界之一,現在共有156名藝妓在這裡居住和生活,年齡在十八歲到八十歲不等,按照傳統,藝妓必須屬於某個組合,然後通過修業也就是訓練,才能走向酒宴或者登台表演。 \n【臉塗得白是因為過去沒有電燈】 \n藝妓不僅要歌舞樂全能,還要學會接待客人,訓練說話的技巧,讓客人開心。而做藝妓的最大煩惱,就是喝酒太多會損傷身體,所以,要時刻服藥以保護自己的肝臟。仔細端詳藝妓妝容,你會發現:雖然藝妓的臉部都是白的,眼角卻被點上紅色,而手上則什麼妝都沒有,一位年齡大些的藝妓說,那點紅色沒有特別意義,只是讓女性更加嫵媚。 \n有舞蹈老師補充說,藝妓臉部之所以塗得非常白,是因為過去沒有電燈,都是蠟燭,只有塗成那樣,才能使人看上去更漂亮,至於藝妓的手沒有塗白,則是為了提供餐飲服務時,讓客人放心。藝妓有著非常規範的各種戒律,比如女人不能結婚,但是可以找個男人當「旦那(資助者)」,為了避免競爭,一個男人只能做一個女人的「旦那」,也正因為藝妓能歌善舞,又恪守規範,很多達官貴人都對她們愛慕有加。 \n隨著時代的變遷,由於藝妓訓練嚴格,生活辛苦,再加上是以取悅男性為主的服務業,所以這一行業,已經成為一種夕陽產業,人數越來越少。據說現在真正稱得上藝妓的,人數也就兩百多個。京都是最大的藝妓聚集地,目前共有五條「花街」(即藝妓雲集的地方),日本的「觀光京都網」還專門推出了一種與舞伎共餐的特殊服務,所謂舞伎,就是還沒有「畢業」的藝妓,因為比藝妓年輕,所以很受歡迎。 \n為了推動藝妓界的發展,京都還推出了藝妓養老金,目的就是使這種古老的職業,能有個穩妥的養老保障,從而吸引更多的年輕人。不過,這些並不能阻止藝妓業走向衰落,如今,那種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藝妓形象,已經漸漸看不到了。 \n

  • 真實的一休和尚 八十歲仍熱戀美女藝妓

    真實的一休和尚 八十歲仍熱戀美女藝妓

    提起「一休」這個名字,想必大部分的人絕對不會陌生,尤其是對於現在已經步入中年的一代人來說,當年的卡通片《一休和尚》,常常勾起我們對逝去童年的回憶。實際上,一休在歷史上真有其人。一休(1394-1481),幼名千菊丸,長大後名周建,出家後號「狂雲子」、「夢閨」等,戒名為「宗純」(也作宗順),是日本臨濟宗大德寺派禪僧。 \n卡通裡所說一休出家的安國寺,已經毀於應仁之亂(1467—1477)的戰火,一休寺算是全日本和一休最有深刻淵源的寺院,是其度過晚年、最後圓寂的地方。正如著名的金閣寺的大名是鹿苑寺一樣,「一休寺」的正式名稱其實叫「酬恩庵」,是一休仰慕宗祖遺風而建,取意「結庵以酬報師恩」。也許前者更加好記和名聲響亮,所以久而久之就連當地的路牌指示都寫成了「一休寺」。 \n一休性格奔放、精通詩畫,被視為日本五山文化的代表人物。實際上,一生行為奇異,敢於喝祖罵佛的一休,生活中其實還有兒女情長的一面。在他的漢詩集《狂雲集》中,與女性有關的「情詩」就佔據了相當大的一部分,「夜夜鴛鴦禪榻被」可謂是他男女生活的真實寫照。甚至在年過八十後,一休還愛上了一個叫森女的美麗盲人藝妓,演繹了一段熱烈的愛情故事,在辭世時寫下的「十年花下理芳盟,一段風流無限情。惜別枕頭兒女膝,夜深雲雨約三生」一詩中,「兒女」據說就是指他深愛的森女。 \n中國由於儒家文化對佛教思想的深刻影響,女色戒作為僧人持戒的重要一項始終是不可觸碰的禁區。相比之下,佛教在日本沒有受到儒家道德的太多約束,發展環境也較為寬鬆。 \n

  • 萬種風情!你所不知道的藝妓文化

    萬種風情!你所不知道的藝妓文化

    藝妓這一項職業出現在18世紀,其本質並不是出賣肉體的娼妓,而是女人用嫻靜的談吐和優美的舞蹈與音樂來招待男客人。藝妓與舞妓是不一樣的,舞妓是日本藝妓在見習階段時的名稱。通俗地講,一般的舞妓(20歳以後)會成為藝妓。舞妓到藝妓,是級別的升高。而兩者外形差別簡單來說就是級別越高,外形越素雅。其中寓意著藝妓是靠才藝而非外形來吸引目光。所以一般我們印象中那些華麗美艷的打扮者,多是舞妓,而端莊素雅裝扮的才是真正的藝妓。 \n

  • 賣藝不賣身 一窺日本藝妓的私密生活

    賣藝不賣身 一窺日本藝妓的私密生活

    藝妓在日本文化中已經存在了400年。外國人常常誤以為她們是妓女,但事實上,她們只向有錢有勢的人出售才華而非身體,她們的世界是封閉的,遊客通常只能在路過她們身旁時,才有機會一窺芳容。不過,西班牙攝影師Lucas Vallecillos得到一個機會得以深入拍攝藝妓的生活,她們在現代社會中仍保持​​悠久古老的傳統。 \n年輕的舞妓要接受多年的訓練才能進入「置屋」。她們在這裡生活,Okasan(媽媽)將教她們如何成為一名藝妓。要成為一名合格的藝妓,舞妓必須學習音樂和舞蹈,以及學會如何與顧客愉快地交談,她們練習樂器,學著成為一個完美的女主人,身上總是散發出優雅和高貴的氣息。儘管看起來有些枯燥,但藝妓的訓練和生活並不容易,成為一名藝妓被認為是一項偉大的榮譽和成就。 \n進入「置屋」初期,等待學員的是夜以繼日的家務勞動,她們與其他學員和藝妓同住一屋,幫助藝妓著裝及做好準備工作,對於長者要有充分的尊重,這包括跪在地上歡迎她們回來,由於難以忍受遠離舒適的現代生活,許多人選擇中途退出訓練。 \n京都宮川町一名舞妓的生活是這樣的:繁忙的一天從早上的問候開始,幫助藝妓著裝,再互相幫忙穿好衣服,接著就是家務勞動、練習跳舞和彈奏樂器。她們還要學會如何「正坐」這在日語中實際上是跪的意思。因為不允許使用手機上的通訊App,無法與家人聯繫,有的人選擇離開,因為她們無法忍受遠離家人的生活。

  • 日藝妓看台男 太熱情但喝酒很沒勁

    日藝妓看台男 太熱情但喝酒很沒勁

    近年台灣遊客非常喜歡到日本京都、金澤等地自助旅行,還有部落客詳細列表教大家「從幾點到幾點,守在哪些路口,就有機會拍到藝妓」。台灣人對藝妓充滿好奇,不過,藝妓眼中的台灣人又是什麼樣呢?金澤西茶屋街頭牌藝妓掩著嘴笑說:「也太過熱情了吧!不過喝酒很沒勁。」 \n \n北投日勝生加賀屋溫泉飯店每年春季都會邀請藝妓來台舉行春藝饗宴,今年請到的,是已經連續三年來到加賀屋的金澤西茶屋街頭牌藝妓Yui「結」小姐,以及YUKO夕子小姐與SAYAKA沙やか小姐等三位,問起他們對台灣男人的感覺,Yui說,台灣男人跟日本男人很不一樣。Yui掩著嘴笑說:「也太過熱情了吧!不過喝酒很沒勁。」 \n藝妓工作主要是帶動宴會氣氛,在日本,男人們都是同事或好友一起前來,只要藝妓幫忙倒酒勸酒,就一口喝光,爽爽快快,氣氛可以很熱絡,讓她們非常有成就感,但就算喝得再醉,也沒有日本男人會動手碰她們。可是台灣就不一樣了。 \n \n台灣男人看藝妓,都喜歡把老婆小孩一起帶來看,讓人感覺台灣男人溫柔體貼又顧家,但也許是語言不通,文化不同,Yui說,台灣男人喝酒總是龜龜毛毛,常常一場宴席下來勸酒勸半天,卻常常連桌上那一小盅都沒喝完,但就算這麼清醒,就算老婆小孩都在旁邊,台灣男人卻很喜歡抱著她們拍合照。 \n \n在日本,酒客不可碰觸到藝妓身體是常識,Yui笑著說:「我已經被你們台灣男人抱過兩次了,也太熱情了!」但理解是文化不同,因此沒有不開心,還是很喜歡台灣。 \n \n近年金澤自助旅行非常熱門,Yui說,現在金澤街頭真的好多台灣遊客,比較有趣的是,有一次她正從住家出門要往茶屋方向走,還沒化妝,結果有個台灣遊客問她:「請問妳知道要到哪裡才能看到藝妓嗎?」Yui笑說:「我好想跟他說我就是啊!好想馬上變裝給他看。」 \n \n目前日本包含京都、新潟、酒田、金澤、伊豆熱海等城市都還能見到藝妓或舞子,其中多數藝妓都有固定出沒區域與配合店家,也多數都拒絕「一見客」(初次登門的客人),必須透過熟客介紹才有機會看到。但金澤不一樣的是,東茶屋街、西茶屋街與主計町茶屋街共有42位藝妓,會彼此跨區相互支援,金澤市政府也極力協助藝妓文化保存,金澤市觀光協會也推出「藝妓表演」活動,只需3千日圓就可以進到茶屋裡觀賞藝妓演出與解說,認識過往藝妓的辛酸與現代藝妓的生活情況,算是僅次於京都外,保存藝妓文化較完整的地區。 \n \n在日本,一場由藝妓陪同的晚宴通常一人台幣1、2萬元起跳,加賀屋今年從4月30日到5月6日連續七天推出「薰春.藝之饗宴」,包含藝妓演出、陪同互動,加上由70歲主廚柴崎徹設計的春季會席料理,售價每位8千元加一成,每場最多限額16人,目前僅剩少數零星座位,想感受這來自金澤古都文化,而且可配合台灣人熱情的藝妓友善心情,可別錯過。 \n \n另外,每年3月3日的日本女兒節台灣人很熟悉,但每年5月5日的日本男兒節,台灣人就比較陌生。加賀屋目前也正針對男兒節推出主題活動,即日起至5月5日止將於館內展示男兒節傳統風物,三樓割烹天翔餐廳則同步推出模擬武士頭盔、鯉魚旗造型的「男兒節限定會席膳」,每套2800元+10% ,另有摺紙 DIY課程、兒童浴衣體驗等,可讓小男孩留下當主角的美好童年回憶。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日勝生加賀屋 藝妓現場演出

    日勝生加賀屋 藝妓現場演出

     繼去年成功將日本的藝妓搬到北投的溫泉飯店,今年日勝生加賀屋再次邀請來自古都金澤的藝妓,於4月30日至5月6日配合「薰春.藝之饗宴」專案,主打榻榻米包廂中的純日本會席宴飲,並帶來原汁原味的藝妓現場演出,與賓客同歡。 \n 配合「薰春.藝之饗宴」除了可以現場欣賞藝妓演出、參與互動,並可獨享薰春會席料理,4月30日至5月6日活動期間每日只演出一場、限16位,每人8,000元;並提供企業團體包場,每場12萬元起;另有結合「藝之饗宴」與溫泉住宿的兩人同行專案19,900元起,讓本地顧客也能親身感受日本文化與結合酒食、器皿、舞樂的華麗盛宴。 \n 據了解,按日本藝妓所承襲的傳統,想要請到藝妓現身宴席,必須有熟客介紹,有錢還不一定見得到,這次日勝生加賀屋等於是突破此限制,邀請到日本金澤藝妓不只在顧客享用會席晚宴料理時表演,還會透過樂器與貴賓互動。

  • 揭密!日本唯一男藝妓的真實生活

    揭密!日本唯一男藝妓的真實生活

    日本東京「okiya」藝妓屋有全日本唯一一名扮演女性舞者的男性藝妓。這名叫永太郎的男子是一位藝妓的兒子。現在永太郎的表演頗受歡迎。 \n因受經濟環境和娛樂政策的影響,當今日本藝妓行業已日漸衰弱。現在整個日本只有約1000名藝妓,而一百年前這個數字為8萬。 \n永太郎從10歲起便被打扮成女性舞者,在其母親的聚會上表演。11歲時,他首次在日本國家戲劇院登臺演出。現在永太郎不僅是舞臺上的表演明星,也是電視節目的座上賓。 \n永太郎的母親3年前去世,之後他取代母親成為「okiya」藝妓屋的教練,現在永太郎和妹妹共同管理該藝妓屋的6名藝妓。 \n藝妓作為一種職業誕生於18世紀中期。現在永太郎繼承了其母的遺願--將藝妓文化發揚光大。遺願--將藝妓文化發揚光大。 \n

  • 古代藝妓真實照片 揭開神秘面紗

    古代藝妓真實照片 揭開神秘面紗

    藝妓出現於17世紀的東京和大阪,最初的藝妓全是男性,他們在妓院和娛樂場所表演舞蹈和樂器為生。18世紀中葉,藝妓職業漸漸被女性取代,沿襲至今。 \n藝妓是日本特有的一種表演藝術工作者,「藝妓」一詞源自漢語,工作性質相當於中國書寓的詞史、先生或長三堂子的女校書,日本藝妓社會地位較娼妓高,且已形成一種具代表性的傳統文化。藝妓並非性工作者,其工作內容除為客人服侍餐飲外,主要為在宴席上以舞蹈、演唱、演奏等方式助興。

  • 東京辦藝妓遊行

    東京辦藝妓遊行

    據中新網報導,當地時間2014年11月9日,日本東京,日本藝妓身著傳統服飾,在東京淺草區舉行藝妓遊行。

  • 亞洲餐旅授課 藝妓咖啡上陣

    咖啡特色課程是亞洲餐近年來重點發展的課程內容,也是推動社區學校跨校資源共享與專業成長帶領之重要媒介,甚至是他校要求校際交流參訪的重點。 \n \n 103學年亞洲餐旅運用教育部經近精進優質專案補助經費,繼去年辦理頗受好評的「夢幻咖啡師證照班」系列研習後,本學年再度重裝出擊,推出一系列咖啡實務教學課程,陸續邀請林東源、王裕文、程昱嘉、張碩峰、張健龍等大師陸續蒞校開講,繼上週榮獲2012台北咖啡拉花大賽冠軍的陳昱嘉主持的首部曲-咖啡拉花教師研習後,昨日再推出全國知名的尚品咖啡總經理張碩峰主持二部曲-藝妓咖啡的認識與分享,雖然是星期假日,仍然吸引來自台南、高雄及屏東地區各級學校甚至高雄餐旅大學的近四十教師報名參加。 \n \n 研習開始講師張碩峰就告訴學員,全世界有五千種以上不同品種的咖啡,當天課程主要介紹學員認識在1931年發現於非洲衣索比亞Geisha森林的一種野生品種-精品咖啡界的傳奇-藝妓咖啡,在2000年後歐洲精品咖啡協會大力推動下,精品咖啡已儼然成為咖啡愛好者一個的新的主流,而藝妓咖啡曾多次榮獲咖啡品質杯測冠軍,她的價位由2004年一磅21美金到2010年已經漲到170一磅,目前在市面上較正式的咖啡店喝ㄧ杯少說要5、6百元。其次,教學員完全以人工手沖方式沖泡出藝妓咖啡。 \n \n 最後,請每一位學員細細品嚐,然後說出個人口感與風味,幾乎每位學員大同小異都能感受到這一杯藝妓咖啡濃郁的柑橘果香,如羽毛般柔滑口感,尾韻甚至出現黑巧克力的甜味。,完全不同於傳統咖啡僅只有單純的咖啡苦味,具有明顯的特色與風味。學員都非常感謝亞洲餐旅能開設咖啡特色課程並與各校分享,不但讓自己增能,如此高價咖啡還能連喝好幾杯,感覺真的賺很大。紛紛提早預約報名特色咖啡學的三部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