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蘭亭序的搜尋結果,共14

  • 4千人愛河揮毫 接力同書蘭亭序

    4千人愛河揮毫 接力同書蘭亭序

    愛河畔千人同書。本月7日,高雄市文化局與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合辦,台灣書法家協會等一同協辦「愛河書寫蘭亭序」活動,號召全台324位書法名家與近4千位書法愛好者集結愛河畔一同揮毫同書《蘭亭序》,並以空拍機拍下現場綿延300公尺的壯麗揮毫場景,給高雄帶來中國傳統文化氣息。 \n \n活動「四月七日邀約,愛河書寫《蘭亭序》」在高雄市副市長葉匡時、文化局局長王文翠、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何國慶等人主持開幕,由貴賓開筆揮毫接著324位書法家在愛河畔長桌上,50x50公分畫仙板上寫下一字,並舉板對空拍機留下壯麗的愛河揮毫一景。 \n \n因《蘭亭序》原作共有28行,主辦單位特為參加民眾準備每組28張色宣,安排每人書寫一行,現場近4千人分9梯次沿愛河畔揮毫,當天共同完成100組「蘭亭序」作品,。 \n \n當晚,台灣文聯台灣書法家協會特別在愛河附近餐廳舉辦「蘭亭宴」,宴會菜單也都以蘭亭嘉句命名,以慶祝此次愛河蘭亭筆會活動圓滿完成。 \n \n

  • 愛河書寫蘭亭序 4000人齊揮毫

    愛河書寫蘭亭序 4000人齊揮毫

     1666年前3月3日大書法家王羲之等41人在蘭亭雅集,寫下被稱為「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序》,7日愛河畔聚集了近4000位書法愛好者一同揮毫,包括了書法家張炳煌等人,仿效古人農曆3月3日修禊祈福,寫下「愛河集序」。 \n 「愛河書寫《蘭亭序》」活動,書法家張炳煌、前故宮副院長何傳馨、高雄巿副市長葉匡時、高巿府文化局代理局長王文翠、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何國慶與文學家張大春分別寫下「流、觴、曲、水、列、坐」6個字。 \n 7日現場共有近4000人一同揮毫,還邀請了全台324位「少長群賢」書法名家與書法愛好者,共同完成1件《蘭亭序》作品,每人在50x50公分畫仙板上各寫1字,透過空拍機拍下綿延300公尺的「愛河集序」,場面相當壯觀。 \n 葉匡時致詞時說,這場揮毫是全球華人書法史上很重要的一天,由高雄發聲,向世界傳達對書聖王羲之的重視,這天就是高雄的「蘭亭修禊日」。由於同台的都是書法名家,葉匡時揮毫前還很不好意思,先跟大家致歉說「字很醜」。 \n 主辦的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何國慶表示,昨天就是農曆的3月3日,現在的我們很幸運,因為書法可以簡單地以1支毛筆和1張紙學習和傳承1666年前的精神與文化資產,並創新書寫屬於這個時代的「愛河集序」。

  • 〈蘭亭序〉的春天

     〈蘭亭序〉的春天 \n 春天,是寫〈蘭亭序〉最好的季節 \n 一筆一畫都有春天的氣息 \n 一千七百多年來,不斷重複的春天 \n 不斷重複的書寫,數不清的人 \n 一再重複的練習筆法、結構 \n 以及,春天寫字的心情 \n 微醉,如初戀的忐忑和興奮 \n 筆尖極其細微的顫動,遊絲纏繞著 \n 比不經意的眼神還飄忽 \n 不敢交會而刻意掩藏 \n 如難以察覺的風,在台北 \n 暮春三月,還有一絲冷意 \n 在我八樓的畫室陽台,吹過盆栽上的初葉 \n 落到廣興紙寮新做的仿宋羅紋 \n 楮皮纖維緊緻密實,泛著蠶繭微光 \n 據說當年王羲之也是在這樣的紙上寫字 \n 帶著輕微醉意 \n 愉悅記錄那場精心安排的聚會 \n 最風流的人物與最美好的日子 \n 流觴繞著曲水,盛著美酒 \n 懸浮在時間之中,穿越無數的朝代 \n 流進我的書桌,從年輕到現在 \n 從翩翩少年到蒼蒼白髮 \n 在詩與夢之間,始終流淌著墨香 \n 看似風般流動的瀟灑筆法 \n 其實點畫重如落石 \n 像獵鷹斂翅俯衝,疾速而下 \n 筆鋒緊緊釘入紙面 \n 隨即翻飛騰起,在空中迴旋、轉身 \n 再衝刺、釘入、騰飛、迴旋 \n 筆法如劍,劍在烈火中反復焠煉 \n 剛強柔韌,似冬天初生的狼毫 \n 鋒尖可以切開風聲與雨勢 \n 把濃厚的墨色深深寫進潔白的紙裡 \n 愉悅的心情,二千年後依然清晰如昨 \n 太舒服的歲月,令人感傷 \n 太美好的生命,讓人留戀 \n 王羲之說,古人對生命的感慨都是如此 \n 後人看到我的這篇文章,應該也是這樣 \n 在台北的三月,我的感覺正是如此 \n 春天的空氣中有花開的聲音,以及 \n 逐漸遠去的花味,以及 \n 越來越濃的墨味

  • 千古一帖蘭亭序 千古一謎辨不清

    千古一帖蘭亭序 千古一謎辨不清

     向來有「天下第一行書」美稱的《蘭亭序》,為東晉書法家王羲之的得意之作,而讓其名聲顯赫的則是唐太宗李世民,將它推崇為「千古一帖」;卻也因為李世民的熱愛,讓《蘭亭序》成了「千古一謎」,真偽之辨綿延千年。 \n 唐太宗的遺詔裡要求將《蘭亭序》枕在腦下,因而世人多認為其埋在昭陵,五代時耀州刺史溫韜盜昭陵,但出土寶物中卻沒有《蘭亭序》;史學界有人認為,真跡可能被不通文墨的溫韜給撕毀,也有人認為真跡應成了武則天的陪葬品。 \n 除了真跡藏身處成謎,真偽之辨更是熱鬧。據清末碑學名家李文田考證,南朝劉孝標所註的《世說新語》中首次提到《蘭亭序》,當時叫《臨河序》,且全文只有153字,與流傳於世的324字版本大有出入,認為並非王羲之所作。近代學者郭沫若1965年則曾在《文物》雜誌,指此帖應是王羲之的七世孫智永偽作,與另一學者高二適打起筆戰,連毛澤東都曾參與真偽辯論。 \n 現存世的《蘭亭序》為世稱的「唐人摹本」,唐太宗得到此帖後,曾命馮承素、虞世南,褚遂良等臨摹副本,其中馮承素摹寫的「馮本」因其卷首鈐有「神龍」二字,後世又稱為神龍本,被公認為墨色最活的摹本;又,唐太宗得真跡後又曾命歐陽詢臨摹,刻石於學士院,拓賜近臣,此石刻被稱為「定武本」,被視為最能體現蘭亭風骨。目前「神龍本」藏於北京故宮,而「定武本」藏於台北故宮。

  • 蘭亭序引發共鳴 陸軟實力南向

    蘭亭序引發共鳴 陸軟實力南向

     放棄「外企金領」的光環,搖身成為走入唐朝長安城的神探女道士裴玄靜。大陸作家唐隱的《大唐懸疑錄》系列作品,不僅在大陸被視為《瑯琊榜》後的年度超級IP,在台灣也榮登金石堂、博客來等通路的暢銷榜。「不是只有歐美、日本有懸疑推理小說」,唐隱的系列作品也已「南向」售出越南、泰國,以及日、韓版權。 \n 2009年,當時身在IT產業的唐隱開始在網上寫《神探狄仁傑》系列小說,累積點閱量破億。「從小我就喜歡看懸疑偵探小說,阿嘉莎、柯南.道爾、東野圭吾都是看了無數遍的。」但過去華人寫推理小說成功的案例不多,能夠受到海外市場肯定的更寥寥無幾。唐隱卻說:「其實中國歷史有很多謎團或故事可發揮。」 \n 古風推理 吸睛又挑戰 \n 《大唐懸疑錄》系列的泰國版日前已推出,越南版即日也將問世,唐隱從出版方和網友的反應指出:「其實東南亞都受到中國文化的薰陶,對中國的東西接受度很高。」唐隱雖未刻意以此搶中華文化的話語權,但她確實意識到:「對歐美讀者來說,不管妳寫古代、現代,都是有隔閡的。」而亞洲不啻是華文作品的好市場,以《蘭亭序密碼》而言,唐隱就想過:「日本人的平假名與王羲之的書法有淵源,應該也會有親切感。」 \n 引領「古風推理」風潮,唐隱的《大唐懸疑錄》系列繼《神探狄仁傑》後,《蘭亭序密碼》與《璇璣圖密碼》仍持續爆紅;她表示自己並非從小熱衷於歷史,開始寫小說後才把唐代歷史仔細研讀,「就此愛上唐朝」。既然要寫,她遂以大家最耳熟能詳的元素,如《蘭亭序》用來作為謎題,吸睛的同時,也是大挑戰。 \n 寫小說 想像力最重要 \n 「坊間的學術研究也看了,但我畢竟是寫小說嘛,史實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想像力。」在寫《蘭亭序密碼》時,她把謎底指向唐太宗李世民,相傳這位皇帝因為太鍾愛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將真跡作為殉葬品,但唐隱則從帝王的統治目的來暗示「另有隱情」。 \n 此外,小說營造出亦真亦假的氛圍很重要,因此細節的考據,從人事制度、風俗、服裝、稱謂等,她都盡可能翔實,如此一方面也讓受中國文化影響的亞洲各國,對其作品有一定的熟悉感與親切感。 \n 《大唐懸疑錄》的第三部《長恨歌密碼》和第四部《推背圖密碼》也將陸續在兩岸出版。接下來,唐隱表示自己將把焦點放在志怪小說鼻祖段成式身上,除了寫志怪、奇幻題材更能天馬行空,另一方面,東南亞、日本的鬼怪文化,仍有不少是中國志怪的延伸,從題材上就與海外市場接軌。

  • 董其昌蘭亭二序合璧 不朽書法藝術

    董其昌蘭亭二序合璧 不朽書法藝術

     《蘭亭序》,又名《蘭亭宴集序》、《蘭亭集序》、《臨河序》、《禊序》、《禊貼》。為三大行書書法帖之一,又是中華十大傳世名帖之一。東晉穆帝永和九年的三月三日,王羲之與謝安、孫綽等四十一人,在山陰(今浙江紹興)蘭亭「修禊」,會上各人做詩,王羲之為他們的詩寫的序文手稿。序中記述著蘭亭周圍的山水之美和聚會的歡樂之情,抒發作者內心那好景不長,生死無常的感慨。 \n 古人迷信風俗,相傳因為古時有戶人家的三個女孩突然在一年的三月,一連三天分別暴斃而亡,這在當時被認為是非常不吉利之事。為了驅除邪氣,大家都同在這天一起去河邊沐浴祭祀,魏晉以後,「修褉」固定在三月三日舉行。「修褉」也從潔身祭神,洗除不祥的原意,慢慢漸轉變為玩賞景物,飲酒作詩,臨流聚會的「戶外野餐大會」。 \n ●書家推《蘭亭》:天下第一行書 \n 據歷史記載,當時所參加聚會的雅士皆坐在溪水兩側,司令者斟酒一杯,放入溪水中任憑漂流,看溪水把酒杯流到哪個人面前,那個人就拿起來喝完並作詩一首。當眾人沉醉於酒香詩美的回味之時,有人提議不如將當日所做的三十七首詩,彙編成集,又推王羲之為此詩集做一篇序文,便是《蘭亭集》及《蘭亭序》的由來。 \n 由於王羲之當時酒意正濃,提著鼠鬚筆在蠶紙上暢意揮毫,寫下當天的修禊情況、天氣概況、以及他對宇宙人生的感懷,一氣呵成。這就是名噪天下的《蘭亭序》了,也因為是草稿,因此在作品中有許多塗改、增刪的地方。聽說等酒醒了,王羲之看到作品上有塗改便重寫了好幾份,但都比不上原來的的作品,後來才作罷。法帖相傳之本,共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章法、結構、筆法都很完美,是他三十三歲時的得意之作。後人評道「右軍字體,古法一變。其雄秀之氣,出於天然,故古今以為師法」。因此,歷代書家都推《蘭亭》為「天下第一行書」。 \n ●唐宋書法摹寫 與真跡絲毫不差 \n 到了唐代,唐太宗及所有大臣皆對《蘭亭序》愛不釋手,可是當時照相印刷術尚未發明,於是唐太宗為了保護書畫藝術品原跡,便擬出採用臨摹的方法製作副本和複本。所謂「摹」,就是對原作真跡摹寫,力求絲毫不差。書法摹寫稱之為「響拓」。這一風氣在唐宋時最盛。在唐朝,就有官方設置的許多專門摹拓書法名跡的「禦府」,下有專門摹拓書法的人員,不少人都是箇中高手。如今,東晉王羲之等人的書法真跡已經蕩然無存,這些唐朝的摹本就顯得尤其珍貴。 \n 唐代因摹刻技術很高,筆意俱存,宛如手寫,也可窺見王羲之行書的面貌。後來唐太宗臨死之際,眼見《蘭亭序》不禁刪然淚下,太子在旁一見大驚。趕忙問道:父王為何傷心?唐太宗回答說: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只是放心不下《蘭亭序》,如果在我往生後能將《蘭亭序》讓我帶去,那我就暝目了。太子於是叫來工匠用乳白軟玉雕了一個書匣,將《蘭亭序》置於其中,並放於唐太宗床邊,直到過世後,《蘭亭序》也隨著唐太宗埋葬於昭陵之中。 \n ●董其昌筆法淡雅 深受康熙追捧 \n 董其昌作為晚明書壇領軍人物,在書法史上可與王羲之、顏真卿、蘇軾比肩,將顏真卿筆意的厚重樸實、柳公權字體的瘦勁挺拔、楊凝式筆法的險勁、蘇軾的俊逸融合為一,並對當時及後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蘭亭序》、《蘭亭後序》為董其昌響拓之作,水墨綾本,書于明萬曆庚申年十月。款署「其昌」,卷首鈐有「戲鴻堂」朱文印,卷尾鈐「董其昌印」、「太史氏」兩方白文印。作品前部分為董其昌臨王羲之《蘭亭序》,後段寫的是孫綽的《蘭亭後序》,董其昌的目的十分明確,既是蘭亭二序合璧,又致力於其作品的不朽。 \n 此作為董其昌其一生中從未間斷過的臨習摹仿,董其昌在書法藝術上集眾家之大成,集合了晉、唐、宋、元各家書風。董其昌刻苦研習書法,其書「圓勁蒼秀,兼有顏骨趙姿,而顧盼雄逸,加精彩焉」。正是對二王書風、尤其是《蘭亭序》終其一生不變的熱情,才使得其深得二王書法神韻。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n

  • 柳公權書〈蘭亭序〉 終在台付梓

    柳公權書〈蘭亭序〉 終在台付梓

     王羲之的〈蘭亭序〉原蹟雖已失傳,不過無數的臨摹本與石刻拓本,成為歷代書法家學習行書的最佳範本。台北故宮所藏〈定武蘭亭〉拓本近日正在日本展出,而書法大家柳公權所書〈蘭亭序〉,則是由藏家從日本取得,這件兩岸故宮都未收藏的孤本,近日在台付梓。 \n 晉穆帝永和9年,王羲之和友人在浙江會稽山陰的蘭亭舉行修褉雅集,曲水流觴,王羲之並為此寫下著名的詩序,原蹟雖已失傳,但仍傳下臨摹、石刻等8個版本,俗稱「蘭亭八柱」,包括褚遂良、歐陽詢、虞世南等名人均曾摹刻,其中〈定武蘭亭〉拓本即是其一,由於刻石在定武(今河北真定縣)發現,因此以定武為名。 \n 一般認為這是依據唐代重要書家歐陽詢摹本刻碑,是蘭亭諸刻中最好的一本刻帖,但台灣藏家齊濤卻說:「還有更好的一本在國外。」 \n 為戰亂時期所流出 \n 齊濤指出,一般而言從石碑上拓下來的帖,因為年久石殘、石面不平,字跡最差。定武本因為是由唐太宗敕命將歐陽詢的墨跡摹刻上石,奉於宮中,因此雖歷改朝換代而有墨拓未損本,頗有古人筆意。「蘭亭八柱」中其他較著名的,如張金界奴本,據考為虞世南臨本,是雙鉤填墨而成;蘭亭八柱第二,帖後有米芾的7言詩,雖推說是褚遂良摹王羲之版,字體卻沒有褚遂良風格,真偽不明,批判者大有人在。 \n 而柳公權所寫〈蘭亭序〉,齊濤購得於日本的古書店,從木板封面看來還有某博物館編號,可證明是戰亂的非常時期流出,封底則標明是明治7年官許摹刻。因日本在明治初期還沿襲著江戶遺風,注重漢學,因此搜集中國古帖不遺餘力。 \n 入門者多以柳書為範 \n 柳公權的書法素為當代所尊,在書法界有歐、柳、顏、趙四大家之說,柳公權的字規整有力,因此入門者也多以柳書為範本。齊濤表示在此之前並不知世上有柳公權的〈蘭亭序〉,他發現台北和北京故宮都未見藏,因此指出:「說它是孤本也不為過。」柳公權的版本,一改其他書家作風,不摹、不仿,完全以自己的柳書來表達王羲之蘭亭雅聚的精神,今在台付梓,可補書法界之遺。

  • 9旬翁臨摹88年 蘭亭序仿真度高

    9旬翁臨摹88年 蘭亭序仿真度高

     大湖鄉高齡九十三歲的程南軒,特別喜愛寫書法,臨摹王羲之的字維妙維肖,曾有陸客遠渡重洋專程找上門要買墨寶,讓他相當得意。程南軒說,「潤筆費隨緣」,開心寫字最重要。 \n 程南軒是黃埔軍校十六期,民國卅八年隨軍來台後,因為愛上大湖的空氣及好人情,一住六十多年。他說,家族是清代水師提督後代,幼時家境不錯,五歲時父母請兩位老師教他寫書法,從此筆不離手,抗日戰爭時期也不忘利用空檔練字。 \n 大湖鄉公所機要祕書湯淑珠說,程南軒的字聞名全鄉,只要提到書法,大家都會去找他幫忙。他為人熱心,遇到同好更是樂於分享。開設的骨董藝品店掛滿了作品,彷彿成了書畫藝廊。 \n 程南軒說,養生秘訣就是寫字、讀書,每天定時練字四小時,從學字起就臨摹王羲之字帖,不論蘭亭集序、大唐三藏聖教序等,都日日臨摹,曾有陸客專程找到他家要買字。 \n 程南軒說,因為每幅作品都是心血結晶,從不會為作品標上標價,遇上同好甚至免費送字都可以,有的客人硬塞潤筆費,也有人開價十萬買一本「聖教序」,讓他很有成就感。 \n 他提到,學寫書法練字又練心,可惜現在書法逐漸式微,期盼各級學校不要讓好的傳統藝術消失。

  • 書法的文學情調

     歷史上,最好的書法,通常都是最好的文學。寫字的原始功能是記事,但到了文人筆下,寫字卻成了抒情最佳的工具,書法和文學互相輝映,完成了書法藝術完美形式與內容的結合。 \n 影藝小學堂 \n 當我們面對一件書法作品的時候,通常有三個漸進的欣賞層次:粗略的視覺印象、一字字的辨認書寫內容,而後,再整體觀看。 \n 現代人習慣把書法看作視覺藝術,然而視覺效果實在只是書法的一部份,在視覺之前,還有更重要的東西。 \n 很多書法家也強調書法的創意書藝,似乎不談視覺、創意,就好像與時代脫節。其實,這種主張,恰恰把書法最重要的元素給忽略了。 \n 決定一件書法是否高明的根本原因,在於書法是不是表現了文字的意涵。 \n 寫字的原始功能是記事,但到了文人筆下,寫字卻成了抒情最佳的工具,書法和文學互相輝映,完成了書法藝術完美形式與內容的結合。 \n 書法離開了文字的意涵,就如同藝術只剩下技術。強調書法是視覺藝術,只是看外表而忽略了內在。 \n 歷史上,最好的書法,通常都是最好的文學。 \n 很多古人的書法,常常看到題款有寄興、遣興、寄懷這樣的字眼,這是因為他們藉由書寫抒發一時的情感,記錄當下發生的事情,因而也累積成為文化的一部份。 \n 風神瀟灑〈蘭亭序〉 \n 書法史的至尊之作〈蘭亭序〉,寫的是王羲之自己的文章,蘇東坡、黃山谷、米芾,這些書法大家最好的字,也都是寫他們自己的文學作品。 \n 〈蘭亭序〉是王羲之用鼠鬚筆寫在烏絲闌蠶繭紙的作品。東晉永和九年,諸多名士在會稽山陰的蘭亭「修禊」,並各自寫了詩,王羲之為此寫序。文章不長,才三百二十五字,在當時已經膾炙人口,後來更成為書法的聖經。 \n 「修禊」最風雅的是「曲水流觴」,與會的文人沿著特地開闢出來的水道席地而坐,薄而寬的酒杯放在流動的水面上,杯子流到面前停下,就隨興取飲。 \n 因而有傳說〈蘭亭序〉是王羲之酒後微醺之作。 \n 酒後寫字往往可得佳作,杜甫〈飲中八僊歌〉說「張旭三盃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酒後的確能讓人放開心神拘束,沒有忌諱的盡情任意揮灑,讓書寫的狀況更為靈動自由,而〈蘭亭序〉的境界尤高,手到之處皆是當時全神貫注的心思意念,正是身心暢然、了無牽掛,於是筆鋒落處,皆是直見性命的真情。 \n 《世說新語》所記載的,像支道林、向秀的明理善言,衛玠、潘岳的美貌風姿,阮籍、嵇康的特立獨行、笑傲王侯,謝安、桓溫的胸懷大略等等,整個時代所孕育出來的美感精神,都一點一滴地流洩在王羲之微醺的筆墨中。 \n 隨意寄興〈寒食帖〉 \n 這樣的狀況,也同樣出現在顏真卿身上,也可能曾經發生在蘇東坡身上。 \n 代表顏真卿書法最高成就的,不是氣勢磅礡的〈大唐中興頌〉、不是規矩嚴整的〈顏氏家廟碑〉,而是〈祭姪文稿〉,是一篇有許多刪改痕跡的草稿。 \n 安祿山造反時,顏杲卿任常山太守,城陷罹難,幼子季明亦遭殺害,顏真卿派長姪泉明前往認屍,僅得季明人首歸喪,顏真卿為文祭之,哀筆急就,多次刪改塗抹的〈祭姪文稿〉墨瀋斑斑,盡見顏真卿寫字時噴湧難忍的鬱屈頓挫、悽惶劇痛,字跡與稿中「天不悔禍,誰為荼毒」文字緊緊相應,千年後讀之、視之,猶令人感到家國巨變、親人慘逝的悲憤。 \n 有「天下第一蘇東坡」之稱的〈寒食帖〉,寫的也是蘇東坡自己的詩;比起蘇東坡的其他書作,〈寒食帖〉書寫時的隨意性恐怕比一般友朋往來的信函還要隨興,因為在蘇東坡給朋友的信件和詩作唱和的書法中,都少見字跡修改更動,而〈寒食帖〉寫在兩張連接起來的紙上,卻有漏字加添、錯字點去的情形,沒有落款具名,只在詩後以略小的字寫著「右黃州寒食二首」一行標識詩名。 \n 看來,〈寒食帖〉若非草稿,也只是蘇東坡自己整理詩稿時騰錄另紙而已。 \n 正是如此這般的隨意寄興之作,才完全沒有誇張,也沒有保留的,流露出了蘇東坡謫居黃州的諸多心情。 \n 蘇東坡謫居黃州的第一年八月,他的乳母王氏卒於臨皋亭,自己待罪於邊陲,連生活都成問題,即使得友人幫助得以躬耕自足,但心中苦楚自是不言可喻,〈寒食帖〉以一時的書寫凝固了當年蘇東坡的生命境界,詩是那樣的詩,字是那樣的字,心情是那樣的心情,書法又一次在無意中顯露了它的神妙威力。 \n 除了〈寒食帖〉,蘇東坡留下的親筆書法,還有最有名的〈赤壁賦〉,以及文藻華麗的〈洞庭春色賦〉、〈中山松醪賦〉,黃山谷最好的字,也是寫自己的詩〈松風閣〉,米芾最有名的字,包括〈蜀素帖〉、〈吳江舟中詩〉、〈苕溪詩卷〉,都是自己的詩。 \n 這些書法之所以迷人,除了絕妙的書寫技法,我認為,最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書法把文字的抒情,從抽象的文字描述,轉譯成具體的美感。這可以說是書法的最高成就,也是任何其他藝術形式所無法企及的功能。 \n 寄託情懷,反映氛圍 \n 書法──寫字的過程和結果,的的確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凝固了早已消失在歷史中的人物與事件,而讓我們有機會那麼真實的貼近書寫者的心跳與呼吸,那麼細緻的體會到書寫者的心情與思緒。 \n 同樣是王羲之秀逸的筆法,〈蘭亭序〉表現了晉人風神瀟灑的極致,「喪亂之極,先墓再離荼,追惟酷甚,號慕摧絕,痛貫心肝,痛當奈何……」的〈喪亂帖〉,卻說盡了魏晉時政治的動盪與人心的不安。 \n 而令人無比嚮往的盛唐氣象,那個產生了張旭、懷素的草書、李白的詩、斐將軍的舞劍、公孫大娘的劍舞的淋漓盡致的時代,有楊貴妃那樣豐艷的女子和〈霓裳羽衣曲〉那樣極盡華麗之能事曲風的時代,我都在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近乎潔癖的理性與智慧中,看到了唐太宗的氣度和魏徵的謹慎節制,沒有內在極度的理性,根本不可能創造出唐朝那樣看似完全放任的文化盛世。 \n 可見,書法不但可以寄託一個人的情懷,也反映了一個時代的文化氛圍與成就。 \n 在不需要寫字的電腦時代,書法因此更值得提倡和重視。 \n 畢竟書法的根本是文字,而文字是文化、文學的基本組成元素,因此書法是漢文化最基本也是最博大精深的藝術,書法讓文學的抽象抒情成為可視的美學,如果沒有文學的抒情,書法也就失去了最重要靈魂。

  • 陸擬開挖乾陵 蘭亭序見天日有望

     一千兩百多年來,武則天與唐高宗合葬的乾陵,經歷無數盜墓賊的開挖,從五代時期耀州刺史溫韜動員數萬人挖掘,到民國初年國軍將領孫連仲親率一團兵力炮炸,位於陝西境內的乾陵依然不動如山保存完整。最近,大陸國家文物局等部門再次研究大規模探勘乾陵的可行性,讓傳聞千年的蘭亭序重見天日。 \n 被稱為「萬年壽域」的乾陵,連挖掘十幾座唐朝帝陵的溫韜、唐末農民起義領袖黃巢動員四十萬人都挖不開,即使乾陵所在的梁山幾乎被掏空一半,中國第一位女皇帝武則天和丈夫李治的遺體、陵墓內深藏的文物寶器等,至今仍不為所動。專家認為,這些珍寶一旦現世,將是繼秦始皇陵後,中國在世界文明史上的第九大奇蹟。 \n 據《中國新聞週刊》報導,大陸文物專家郭沫若曾對第一代領導人周恩來說過,「打開乾陵,說不定武則天的《垂拱集》百卷、《金輪集》十卷,甚至武后畫像、上官婉兒等人的手蹟都能見到。」他形容開挖乾陵,一定是件石破天驚的大事。 \n 乾陵能夠再次問世,緣於一九六○年幾位附近農民放炮炸石頭,無意間炸開了盜墓賊一千多年也沒找到的墓道口。在掌握四十多年打開乾陵地宮的鑰匙後,陝西文物局和乾陵博物館等部門,近日又掀起大規模探勘陵墓文物遺蹟的倡議,儘管乾陵博物館館長樊英峰先前表達五十年內不開挖立場,但也主張可在保護文物基礎上,合理利用為傳承中華文明服務。 \n 乾陵受到矚目,也與頂尖國寶、晉代王羲之的《蘭亭序》有關。相傳唐太宗李世民曾在遺詔中,要將《蘭亭序》葬在一起,但溫韜把昭陵盜過後卻未見,因此,坊間盛傳此一名帖就藏在乾陵內。

  • 央視春晚 周董、志玲評價高

     大陸中央電視台除夕夜播出的「春晚」,根據央視官方的調查,收視率高達九三.八八%,其中八一.九二%感到滿意。但根據「新浪微博小祕書」的調查,滿意的比例僅有六%。但不論央視官方或大陸民間所做的調查,周杰倫、林志玲表演的《蘭亭序》,都得到極高的評價。 \n 據《央視網》報導,央視市場研究股份有限公司(CTR)對春晚聯歡晚會的電視直播與網路直播同時進行了滿意度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截至二日廿三時四十五分,共成功訪問二○九八個家庭,其中一九六九個家庭收看了春節聯歡晚會,經數據加權後推算,央視春晚今年的收視率高達九三.八八%。 \n 在收看過晚會節目的家庭中,八一.九二的受訪者認為,今年央視春晚辦得好,其中四九.九%的受訪者認為「很好」,三二.○二%的受訪者認為「比較好」。 \n 但另一方面,大陸民間所做得調查,卻得出差異很大的結果。在除夕夜央視春晚五個小時節目進行中,新浪微博網友共發出八三二萬條與春晚相關的微博。在一萬多人參與的新浪網調查中,對兔年春晚表示「滿意」的只有六%,認為「一般」的有二五%,還有五九%的人表示「失望」,另有一○%的受訪者表示沒看。 \n 大陸作家鄭淵潔也在自己的微博中做調查,截至三日上午十時十五分,共有四千多人參與,給春晚打八十分以上的只有九%、六十分以上者二五%,三八%的參與調查者直接打了二十分的低評價。 \n 央視也對今年最受歡迎的節目做了調查。據指出,歌舞類第一名是周杰倫與林志玲合作的《蘭亭序》,小品類第一名是《午夜電話亭》,而在《騰訊網》所做的調查中,所有節目中的第一名是趙本山率領眾子弟表演的《同桌的你》,第二名才是《蘭亭序》。

  • 蘭亭序 地景人文相輝映

    蘭亭序 地景人文相輝映

     東晉永和九年(西元353年),王羲之等42名士聚會蘭亭,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王羲之酒後乘興揮就辭翰兼美的《蘭亭序》,被後世譽為「天下第一行書」。此後,蘭亭成為書法聖地,「文人雅聚,曲水流觴」傳為千古佳話。紹興歷史上還出現過虞世南、楊維楨、徐渭、趙之謙、馬一浮、徐生翁等著名書法家。 \n 因王羲之和蘭亭,紹興讓全世界書法愛好者所神往。紹興被譽為書法聖地,書聖故里,書法之鄉。紹興有一所書法研究所,每年都舉辦書法節。中國蘭亭書法節每年農曆三月初三舉行,至今已經舉辦26屆。歷屆蘭亭書法節都是中華書法界的盛會,彰顯著蘭亭的書法精神,傳承著蘭亭的歷史和文化,吸引著海內外的文人墨客紛至沓來。

  • 三少四壯集-智永

     經歷梁、陳、隋、唐,一直到唐太宗年代,高齡逾百的智永,像一則傳奇,成為何延之「蕭翼賺蘭亭」故事裡那個私藏著「蘭亭序」稀世珍寶,在唐太宗面前裝愚賣傻,矇騙過大唐天子的神祕高僧。「蘭亭序」的秘密關鍵是否真的在智永身上? \n 暮春三月去了紹興山陰,這個時節來,當然是為了王羲之的蘭亭序。 \n 有人認為「蘭亭集序」是後人偽托的作品,文章是假的,書法也是假的。 \n 這一派議論中最著名的是郭沫若。他從新出土的「王興之墓誌」、「謝鯤墓誌」比對東晉書法,證明當時還沒有「蘭亭序」的字體。他也從文學上比對,認為「蘭亭序」是依據東晉「臨河序」增添而成的後代偽作。 \n 有學者把偽托的箭頭指向隋唐之際的智永。智永禪師本姓王,是王羲之的七世孫,他勤練二王書法,推廣二王書法。 \n 王羲之寫過「千字文」,但流傳不廣。梁武帝命周興嗣整理,把原來習字的範本,編成四字一句的韻文,可以朗朗上口,方便學習傳誦。 \n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周興嗣編著的「千字文」,把宇宙、天地、日月、山川,一直到四時、寒暑、雲雨變化,一一整理出秩序。「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雲騰致雨,露結為霜」,「千字文」成功地結合了詩與哲學的內涵,是一千五百年來漢字文化圈所有兒童藉以啟蒙的基礎教科書。 \n 「資父事君,曰嚴與敬」、「上和下睦,夫唱婦隨」,「千字文」藉著童蒙初啟,建立了不可動搖的宇宙倫理的秩序信仰。 \n 經歷梁、陳、隋、唐,一直到唐太宗年代,高齡逾百的智永,像一則傳奇,成為何延之「蕭翼賺蘭亭」故事裡那個私藏著「蘭亭序」稀世珍寶,在唐太宗面前裝愚賣傻,矇騙過大唐天子的神祕高僧。 \n 「蘭亭序」的秘密關鍵是否真的在智永身上? \n 智永把當時童蒙教育廣泛流傳的「千字文」書寫成真、草兩種對照字體,謄寫了將近一千本,分送江南各寺廟,使王羲之書法影響力擴大到兒童基礎教育。經過這一次教科書的革命,後世認識的「王羲之」也自然而然是「智永體」的王羲之,與東晉王羲之的書帖文字頗有一段距離了。 \n 閱讀《萬歲通天帖》裡王羲之的「姨母帖」,用筆還頗有漢隸遺風。「蘭亭序」的線條書法行氣,卻使許多人不由得聯想起智永的「千字文」。 \n 現藏日本真草「千字文」墨跡本,現藏西安碑林的北宋「千字文」石刻本都很完整,拿來與「蘭亭序」比對,早已有人注意到相似之處。「千字文」與「蘭亭序」都工整華麗嫵媚,而王羲之「姨母帖」一類的手札卻顯然更率性灑脫自然。 \n 智永繼承二王美學,滲入自己的創作,有當時隋碑的謹慎收斂,使人想起同一時間的「董美人墓誌」和「蘇慈墓誌」,而「蘭亭序」的美學氣息也近似隋碑,而與東晉人的爛漫自在並不相同。 \n 智永有可能在「臨河序」的基礎上添油加醬偽造了「蘭亭序」嗎? \n 這個一生勤練王羲之技法的高僧,又是王家嫡系(王徽之)子孫,書法好,文學也好,何延之的「蘭亭」故事裡總讓人覺得這名高僧智謀廣遠,深藏不露。他會不會在圓寂之後留了一招,透過他的弟子辯才,騙過了蕭翼,騙過了唐太宗,或許,連辯才和尚也蒙在鼓裡,以為被「賺」走的是真本蘭亭。 \n 何延之的「蕭翼賺蘭亭」故事其實是可以重新解讀的小說,「賺」這個字有趣;「賺」到蘭亭的未必是蕭翼,也不是唐太宗,或許正是早已不在人世的智永老和尚。 \n 多次暮春時節到蘭亭,紹興城改變很大,水渠不見了,石橋也不見了,幽深的巷弄也不見了。蘭亭的茂林修竹,曲水流觴已很人工,康熙和乾隆書寫蘭亭的「御碑」打壞過,重新拼接修整,供遊客拍照。 \n 如果蘭亭是漢字歷史中忘不掉的故事,一千六、七百年間,穿鑿附會,真與假錯雜,交織成「故事」裡難分難解的部分。 \n 走在蘭亭的路上,微風吹來,還是可以「仰觀宇宙之大」,這一個春天,也如永和九年那個春天,一樣花開爛漫。

  • 大陸學者:北京故宮馮摹本 是贗品

    北京故宮藏品即將來台展出之際,北京故宮所藏《蘭亭序》摹本的書法藝術藝價值竟不高,引起大陸學者爭論。近日,河北唐山書畫專家王開儒發布研究結果認為,現故宮所藏馮承素《蘭亭序》摹本,經考證發現明代前的收藏史並無記載,而浙江寧波天一閣所藏明朝豐坊摹刻神龍本《蘭亭序》石碑,上有六位帝王玉璽畫押佐證、十分罕見,對比字跡較馮承素摹本更勝一籌,藝術價值要比故宮所藏高。 \n王開儒從事文物研究多年,曾論證現存《清明上河圖》是全本、而非殘卷,受到中國文物研究界矚目。據香港《大公報》報導,王開儒最近在部落格「炎黃軒」撰文指出,經他逐字比對馮承素摹《蘭亭序》與寧波豐坊所刻《蘭亭序》兩帖後,發現被郭沫若、啟功、徐邦達等譽為「天下第一書」、現珍藏於北京故宮的馮摹《蘭亭序》有疑。 \n王開儒提出四個證據佐證明代豐坊摹刻應是真正「神龍本」指出,首先,豐坊石刻本上有唐中宗的「神龍」印、唐太宗的「貞觀」印、唐玄宗「開元」印、宋太宗「淳化」印、宋徽宗「大觀」印、宋高宗「紹興」印六枚黃印,而現流傳的故宮「神龍本」沒有這麼多皇帝收藏印。 \n其次,唐宋皇帝印章難以偽造,以帖中的南宋駙馬楊鎮收藏印為例,楊鎮絕不敢偽造本朝皇帝印章,且這些皇印均有歷史可考;第三,豐坊石刻本上的唐宋元明大書法家、收藏家褚遂良、米芾、郭天錫、趙孟頫、豐坊等的題跋印章,流傳有序、不似偽造。 \n最後,豐坊刻本對比保存王羲之字體最多的《聖教序》,字跡一致者更多且更有神韻,經王開儒對比統計,豐坊刻本裡非常接近《聖教序》的字四十五個,不僅遠勝現北京故宮所藏的「神龍本」,且比歷史上一度被認為是最佳摹本、現存於日本的「定武本」也高出九倍。 \n至於現存於北京故宮的馮摹《蘭亭序》真偽,王開儒認為,此馮摹本在明代以前的收藏史上並無記載,最有可能的是豐坊依據當時存在的不同摹本,再製造出一個新摹本,後稱為馮承素所摹而流傳下來,實際上是贗品。 \n《蘭亭序》是晉永和九年(西元三五三年)暮春,王羲之、謝安等四十一人雅集會稽(今紹興)之蘭亭,飲酒賦詩、暢敘幽情,王羲之乘興為此詩集作序,共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個字,次日王羲之對幾個字不滿意、又再重寫,惜後作均不如原作,遂在原作上塗改幾個字,留下傳誦千古的《蘭亭集序》,簡稱《蘭亭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