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虎尾蘭的搜尋結果,共04

  • 《人間好文》三月十日記事

     驚蟄一過,前後陽台的花與樹,又都說著同樣的話:看我看我,我在這裡我在這裡……。白的流蘇、柚子花,紫的馬纓丹,粉紅的韭菜蘭、酡紅的九重葛,深紅的長壽花……。即使花期未至的君子蘭、沙漠玫瑰左手香,以及沒有花語的鐵線蕨、虎尾蘭、圓幣草、萬年青、番薯葉、香椿、蘆薈、角菜……,也都以青綠粉綠淡綠墨綠的葉色喧嘩不已。哦,燦爛奪目了半個多月的金花石蒜已渡彼岸,此時燦爛的是謙卑垂綴於一些盆沿的黃葉……。這些繽紛的生命,是居於城市樓宇的我一直難捨的同居者。年復一年,我參與著它們的榮枯;驚蟄之後,我的必修課是為它們除草,補肥,拭塵,修枝,或者換盆,分植。

  • 《流轉家族》 憶日原聯姻糾葛

    《流轉家族》 憶日原聯姻糾葛

     由《中國時報》開卷主辦的「二○一一開卷好書獎」昨天頒獎,邀來主演《賽德克‧巴萊》的人氣牧師林慶台擔任嘉賓,典禮在他頒獎給《流轉家族》一書作者林香蘭(下山操子)時掀起高潮。他表示,二○一一年對他們兩人都特別有意義,他演出原住民霧社事件的電影,林香蘭則以這本家族故事,記錄日本人和原住民的掙扎。

  • 新書布告-會說話的虎尾蘭

     蔡松益著,商周出版,260元,自傳

  • 上千株虎尾蘭 一年內全死光

    上千株虎尾蘭 一年內全死光

     市府去年在中港交流道下種植上千株大型虎尾蘭,不到一年,這些虎尾蘭卻幾乎全死光,主管的景觀科說,是因衛生工程科施工,才導致枯死,已請求復原,至於其他不明原因枯死的虎尾蘭,則會用另筆經費再種。民眾則痛批市府施工草率,根本浪費公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