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蚵貝壁畫的搜尋結果,共13

  • 樂齡長者 蚵貝創作外傘頂洲壁畫

    樂齡長者 蚵貝創作外傘頂洲壁畫

     雲林縣口湖鄉蚵貝藝術家陳玄茂用蚵貝藝術為家鄉記錄歷史,邀請社區樂齡長者共同打造1幅外傘頂洲壁畫,呈現早年漁民在外傘頂洲刈文蛤、養牡蠣情景,同時藉由壁畫訴說韋恩颱風造成20餘名漁民失蹤的悲劇,提醒大家重視海上安全。 \n 蚵貝藝術家陳玄茂與口湖鄉社區產業生態發展協會為美化蚵寮社區,選定1面斑駁的民宅牆壁,以外傘頂洲為主題進行蚵貝壁畫創作,協會特別安排樂齡長者參與,幫忙剪粘蚵貝,經過1個月的努力,29日正式完工。 \n 陳玄茂表示,牡蠣與文蛤是口湖鄉的主要養殖漁業,以往牡蠣殼與文蛤殼都是隨意棄置,經他想辦法回收再利用,利用剪粘方式付予蚵貝新生命,打造外傘頂洲蚵貝壁畫,呈現外傘頂洲的漁業、生態與人文歷史。 \n 長者們在製作壁畫過程中,也訴說外傘頂洲的種種故事。1名80餘歲的長者表示,1986年韋恩颱風來襲,近百漁民受困海上,最後造成20餘名漁民失蹤,大部分都是蚵寮村民。這段慘痛歷史,提醒村民務必要重視海上安全。 \n 社區產業生態發展協會理事長陳玉釵說,外傘頂洲雖然不斷往南移動,但沙洲上的高腳漁寮還掛有口湖鄉的門牌。蚵貝壁畫結合藝術創作與在地歷史,成為學校最佳的課外教學點,能讓學生們深入了解外傘頂洲這片「會移動的國土」。

  • 台西國中 蚵貝壁畫復活

    台西國中 蚵貝壁畫復活

     台西國中之前拆除老舊校舍,牆上的大型蚵貝壁畫遭拆除,引發藝文界爭議,如今利用校舍整建計畫,由在地藝術家合力重現蚵貝壁畫,13日舉行啟用典禮,成為地方新景點,連同溫水游泳池與新校舍,可謂3喜臨門。 \n 台西國中的「希望之海」蚵貝壁畫,位於舊教室大樓外牆,長10公尺、寬8公尺,由學校師生、地方民眾及藝術家蔡英傑、許秀雲共同於2007年完成,是地方的特色地標,但因舊教室被認定為危險建物,前年7月無預警拆除,引發各界爭議。 \n 雲林縣政府與台西國中尊重地方聲音,決定在新建校舍中興建1幅蚵貝壁畫,為融入在地元素,邀請台西藝術協會藝術家吳榮豐負責設計,並由學校師生、地方藝文人士、社區居民共同參與,利用近1年,完成「台西風情畫」蚵貝壁畫。 \n 吳榮豐表示,新蚵貝壁畫長14點71公尺、寬2點8公尺,以台西特色景點與在地元素為主題,包括海螺地標、漁網、招潮蟹、文蛤、夕照、海岸植物,比較特別的是畫中有2個太陽,分別在天空與海面,強調台西夕照之美。 \n 昨天「台西風情畫」蚵貝壁畫啟用,由縣長蘇治芬、台西國中校長陳昭龍、縣議員賴淑媛、前代理縣長李進勇等人,共同焚香禱。

  • 台西國中三喜臨門 蚵貝壁畫重現

    台西國中三喜臨門 蚵貝壁畫重現

    台西國中之前因拆除老舊校舍,校舍牆上的大型蚵貝壁畫也一併拆除,引發地方藝文界爭議,如今利用校舍整建計畫,由在地藝術家重現蚵貝壁畫,用在地人的角度留下歷史藝術創作,13日舉行啟用典禮,連同溫水游泳池與新校舍,為地方帶來新視野與新硬體。

  • 台西蚵貝牆重生 永恆美麗

    台西蚵貝牆重生 永恆美麗

     海螺、漁人、文蛤、招潮蟹,風車、漁塭、漁網、夕陽,台西蚵貝牆(上圖,許素惠攝)重生了!在文史人及地方住民殷殷期盼下,全國校園最大的蚵貝牆藝術創作五日完成,雲林縣長蘇治芬命名為「永恆之海」,希望台西海域永遠美麗乾淨、不受汙染,繼續撫育、護持海口囝仔。 \n 地方歡天喜地迎接蚵貝牆誕生,雲林縣長蘇治芬、教育處長邱孝文等人和台西國中全校師生捲起袖子,將一顆顆貝殼以及牡蠣殼鑲嵌在牆上,共同完成蚵貝牆藝術創作。 \n 蘇治芬指出,之前「希望之海」蚵貝牆經建築結構師認定為危險建物,危及校園安全,縣府才會忍痛拆除;「永恆之海」是台西精神地標,會繼續陪伴台西囝仔學習與成長。 \n 「永恆之海」是在地藝術家吳榮峰設計,去年八月開始醞釀,透過師生與藝術家對話、融入課程教學及與社區的交流,終於定稿完成鉅作。 \n 牆畫融合漁村生活意象,呈現在地生命律動及生態永續信念,圖像中的曲線宛如海墘波動,呈現台西在地的人文情感及海口人的豪邁胸懷,蘊含向上、向善之意。位於校園正中央,長為十四點七公尺,高二點八公尺,是全國校園中最大蚵貝藝術壁畫。

  • 台西風情蚵貝牆 邀居民重建

     全國最大的參與式蚵貝壁畫/台西國中「希望之海」,因新校舍工程七月遭拆除,地方居民深感不捨,校方遂邀在地藝術家重新打造一面「台西風情」蚵貝牆,四日設計圖完成,將於近日邀居民與師生粘貼蚵貝,重現台西藝術新地標。 \n 台西國中的蚵貝壁畫「希望之海」,位於舊教室大樓外牆,長十公尺、寬八公尺,由學校師生、地方民眾及藝術家蔡英傑、許秀雲共同完成,以公共藝術凸顯當地生態環境特色,但因舊教室被認定為危險建物,今年七月無預警拆除,引發各界爭議。 \n 縣府與台西國中尊重地方聲音,決定在新建校舍中重建蚵貝牆,為融入在地元素,特別請台西藝術協會吳榮豐設計,名為「台西風情畫」。 \n 吳榮豐表示,此蚵貝牆長十四點七一公尺、寬二點八公尺,以台西特色景點與在地元素為主題,包括海螺地標、漁網、招潮蟹、文蛤、夕照、海岸植物,比較特別的是畫中有兩個太陽,分別在天空與海面,強調台西夕照之美。 \n 台西國中校長陳昭龍說,為了重現蚵貝壁畫,同時凝聚地方向心力,近日將邀社區民眾與師生共同粘貼,所選用的材料有貝殼、馬賽克壁磚、琉璃、頁岩、彩色石等,盡量採用在地素材,預計這個月內可完工。

  • 遊程大賞 刊登已拆台西蚵貝壁畫…

     雲林縣台西鄉蚵貝藝術代表作品「台西國中蚵貝壁畫牆」,上個月遭縣政府拆除,八日民眾發現,經濟部舉辦的「台灣OTOP遊程大賞」活動,縣府推薦「海線獨饗,蚵貝創作藝起來」,竟貼出已遭拆除的蚵貝壁畫牆照片,地方文史工作者氣得大罵「裝肖維!」 \n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為行銷台灣旅遊產業,推出「台灣OTOP遊程大賞」活動,請各縣市政府規劃並提出具在地特色的OTOP(一鄉一特色)遊程,發掘各地多元且豐富的在地特色及私房景點,共選出五十二條經典臺灣OTOP地方特色遊程。 \n 眼尖民眾發現,在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網站上,雲林縣政府推薦的「海線獨饗,蚵貝創作藝起來」,所附的照片竟是上個月被縣府拆除的「台西國中蚵貝壁畫牆」,當初原創者與文史工作者都強烈要求保留這幅壁畫,但最後仍以「安全堪虞」為由被強行拆除。 \n 台西藝術協會會長丁仁桐表示,台西國中的蚵貝壁畫,是全國最大的參與式蚵貝壁畫,長十公尺、寬八公尺,由學校師生、地方民眾及藝術家蔡英傑、許秀雲共同完成,名為「希望之海」,被拆除後大家非常難過,沒想到縣府又搞烏龍「根本是二度傷害!」

  • 《新藝見》第三世界能有風景嗎?

     雲林台西的《希望之海》壁畫,在月初被縣政府無預警拆除至今,似乎是以教育處長投書媒體的致歉暫時落幕。近一個月來,各方已針對政府的拆除過程、行政瑕疵、壁畫所在校舍的安全性與遷建、地方民眾的文化資產、集體記憶等課題多所討論,卻難有共識。 \n 拆除壁畫的官員及校方,以維護學童安全之名,彷彿找到了執法的正當性,甚至將回應論述窄化,形成某種「藝術文化資產」與「校舍建築安全」對決的基調。 \n 六年前參與壁畫製作的台西國中學生,現在大約也成年了。他們目睹壁畫從無到有,現在或更能感到此作的隱喻與在地的關連。給媒體的投書中,他們注意到蚵貝壁畫上的眼睛、也注意到壁畫上的白煙,這些都不是一般大眾所熟知的風景畫元素,卻又強烈吸引人們思考地景的存在,值得我們再探「風景」在台灣的起源與當代意涵。 \n 近代風景的構成 \n 自近代以來,台灣美術史上的風景畫,多從日本自西方的畫法引進。被喻為台灣西畫導師的石川欽一郎,是日本殖民時期最重要的風景畫推手,透過他的教學,人們認識到西方意義下的風景概念,不同於清領時期方誌中的版畫,以及廟宇彩繪或水墨畫中的山水,而是具有投射視線、建構自我的意味。 \n 石川對於剛踏入文明、尚未完全都市化的台灣,還保有某種如同羅馬等歐洲古城或小鎮的風味深感興味,他也將台灣的風景與日本名所來對比,並發現台灣風景多為剛硬的線條構成,與日本偏向陰柔、疏淡的輪廓不同。雖然這些論述影響甚大,也構成台灣民眾觀看自身風景的美學基礎,仍難脫殖民者的凝視,這種目光投射的是,自西方傳播至各地的觀看方法。 \n 當然,這樣的觀看方法是建立在西方透視法的原則下。自中世紀、文藝復興以來,透視法便是以單一視點構成的算式構成,其單眼觀看的基本假設,實與人類具有雙眼的現實脫離。所以大抵來說,十九世紀之前的西方風景畫,數百年來始終是與身體隔離的。 \n 藉由日本傳來的美術教育,讓我們習慣了西方意義下風景畫的觀看方式,這種方式假設風景畫有如一扇窗,畫框有如窗框,觀看畫面,等於遠眺窗外美好的風景。 \n 而風景作為一種認識方式的裝置,使我們藉由細膩的寫生描繪,認識人與自然的關係,也從中認識內在的自我意識。 \n 底層生命樣態作為創作形式 \n 從這個角度來看,《希望之海》就不是一件單純的公共藝術作品,它的特殊性,要從上述風景的概念談起。它既繼承了風景畫對於自我的認知傳統,卻又超越了此種認識框架的侷限;其間最大的差別,就在於身體的位置。 \n 這幅在台西國中校舍、共約三層樓高的壁畫,以工業煙囪下沿海人文環境風貌為主題。如果以一般風景畫的概念來創作,畫家將被要求忽略觀者的身體,也就是在畫外觀看與創作。然而在創作者號召在地民眾的參與下,為時一年的行動過程,使這件作品融入了大量群眾的身體經驗,而非僅止於某種自然主義的描繪。 \n 這種身體的勞動創作,來自當地民眾長期在高度污染環境下的生存經驗。雲林縣壯年人口外流嚴重,參與的台西國中師生,多為隔代教養下成長的青少年,賴以維生的近海養殖業,也在六輕的威脅之下受到嚴重侵蝕,因此壁畫所採用的,不是西方風景畫的油畫或水彩顏料,而是包括二十多種當地的貝、螺、蛤、蚵等在地材料,以及沿海隨處可見的如保力達B玻璃瓶碎片、生啤、木炭等素材,從上萬件材料的淘洗過程中,揉雜了底層民眾在邊緣處境下的生存方式。 \n 由此完成的創作形式,是將第三世界轉變為風景,由視覺觀看與審美愉悅,轉變為身體行動與觀念體驗;作品的生成,是浸潤在整個特定環境的人文地景涵構之中,自生活、行走、思考過程中結合了各種特異的生命樣態,共同塑造出一個新的地景概念,從而具有反轉西方風景畫形式在異地發展的潛能,也意味著台灣在二○○六年前後所興起、關注第三世界底層生命樣態的跨域創作趨向,已逐漸構成殊異的人文景觀。 \n 以這件在特定場域完成的作品來說,校舍建築的意義,應在於作品藉由場域生成風景論述的特殊性,而非可替換的畫作畫框、雕塑台座。倘若能看到此作的重要性,那麼校園安全將不再是唯一考量,無論併存或移置,或許也能透過創作者的巧思,再造另一場深具文化想像的藝術行動。 \n 身處第三世界的我們,是否能由這件作品反觀自我對藝術的界定,擺脫藝術與安全孰輕孰重的簡化邏輯,甚至以不同於西方的觀看方法,來思索構成風景的生存形式?在一個沒有美術館的縣,一個沒有美術老師的國中,我們需不需要這樣的風景?或者應該這麼問:第三世界能有風景嗎? \n 『新藝見』由中國時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策畫,每周日於〈旺來報〉刊出。

  • 我見我思-台灣社會進步了嗎?

     解嚴廿五年之後,威權體制已經遠颺,部分人心卻尚未翻轉。最近從南到北發生的若干風波,已用不同方式彰顯相同的事實:台灣社會擁有了民主、開放的身軀,卻還沒有真正注入多元、包容的靈魂。關於社會進步這門功課,我們要學的東西遠比廿五年前更加複雜與深刻。 \n 七月三日,位於雲林台西的「希望之海」蚵貝壁畫,遭到縣政府以「危樓」之名打穿四個大洞,儘管搶救人士疾呼保留這項深具意義的公共藝術,縣府仍在一周後動手拆除,蚵貝壁畫就此走入歷史。 \n 檢視此項風波,台西國中校舍的公共安全當然重要,但這項壁畫是由雲林蚵農、學生及藝術家、廟宇彩繪師、台北研究生共同完成的社群藝術,除了曾經入圍重要藝術獎,更已成為當地人文地標與重要記憶。當民間建築師提出改建校舍與保留壁畫的共存方案,縣府實應積極協調找出雙贏之道,而非在缺乏溝通對話下摧毀公共藝術。如今憾事發生,提醒各級政府更應重視公共藝術的保存問題。 \n 七月九日,位於台北師大路、長期提供獨立樂團展演空間的「地下社會」,在搖滾天團五月天成員瑪莎、怪獸等音樂人聲援下召開記者會,呼籲文化部正視Live House正名問題及制定專屬法規。 \n 「地下社會」在七月十五日、解嚴廿五周年當天正式歇業,形成相當諷刺的畫面。政府近年大力提倡文創產業,對於獨立音樂重要育成場所Live House卻始終沒有提出發展政策,使得這類展演空間隨時面臨消防法規、警察臨檢、鄰居抗議的威脅,因而接連發生女巫店、地下社會事件。然而,昔日非主流可能成為明日的主流,五月天、蘇打綠都是很好的例子;此次風波再度提醒我們,衡量一個社會的自由開放程度,不僅在於脫離戒嚴時期的長短,更在於其對待邊緣、非主流文化的方式。 \n 至於這幾天沸沸揚揚的台北市錦安里排拒「癌症重症兒童中途之家」風波,其「癌症會傳染」、「有礙國家形象」等說辭非常離譜,但這並非「天龍國」特例,而是在各地一再發生的通則。 \n 光是過去十年,桃園中壢北帝國社區抗議「台灣啟智技藝訓練中心」進駐、新莊台銀頂好社區抗議台北縣康復之友協會收治精神病患的「新莊工作坊」、高雄市三民區抗議「台灣關愛之家」成立愛滋病收容中心、台中市陽光花園社區拒絕「向陽之家」買下房舍收容受虐兒、台北木柵再興社區要求愛滋感染者關愛之家搬走……,到處都是「鄰避主義」當道的缺乏同理心案例。 \n 於是,我們終須面對這樣的問題:解嚴廿五年後,台灣社會真的更加多元進步了嗎?或者更精確地問:台灣社會已經接受了哪些邊緣、弱勢族群,卻仍將哪些邊緣、弱勢族群拒之於千里之外? \n 真正尊重多元與差異(而不是「發生在你家附近沒關係,在我家後院就不可以」),才是社會進步與否的重要指標,就此而言,台灣社會已走了一小段路,但未來的路還很漫長。

  • 國際志工幫忙  蚵貝壁畫重生

    國際志工幫忙 蚵貝壁畫重生

     台西國中蚵貝壁畫因新校舍工程日前遭拆除,地方文史工作者至今無法忘懷,台西藝術協會十二日發動國際志工與小朋友,在社區一面牆上重新粘製一幅蚵貝壁畫,雖然面積不大,卻是象徵一個新希望的開始。 \n 台西國中的蚵貝壁畫,是全國最大的參與式蚵貝壁畫,長十公尺、寬八公尺,由學校師生、地方民眾及藝術家蔡英傑、許秀雲共同完成,三日卻被挖了四個大洞,九日完全拆除,地方民眾罵聲連連,連最近來台西參加國際志工兒童營的外國志工也覺得不可思議。 \n 台西藝術協會為了讓大家記住這段歷史,昨天發動國際志工與兒童營的小朋友,在海口社區重新創作一面蚵貝牆,五十餘人利用在地蚵貝做為素材,頂著艷陽將一個個蚵貝粘在牆上,預計一星期後可完工。 \n 馬來西亞志工李順榮、美國志工丁毓庭說,此次國際志工兒童營主題是環保與文化,他得知由藝術家創作的蚵貝壁畫被粗暴的拆除,覺得「很離譜」,因為壁畫記錄著台西地區的文化,有在地人的情感,保護都來不及了,為何要破壞它? \n 台西藝術協會會長丁仁桐表示,這片新蚵貝壁畫雖然沒有台西國中蚵貝壁畫來得大,卻是集合在地與外縣市兒童、外國志工合力創作的,有著難以取代的紀念意義,也代表創作藝術可能被摧毀,但精神將會以另一種形式重生。

  • 台西蚵貝壁畫被拆 創作者痛心

    台西蚵貝壁畫被拆 創作者痛心

     爭議多日的台西國中蚵貝壁畫拆留案,九日清晨在十餘名員警戒備下由挖土機迅速拆除,地方文史工作者聞訊前來,只見一堆斷瓦殘壁,壁畫創作者許秀雲從台南趕到現場憑弔,心痛表示「校舍可以建,創作不能重現」。 \n 台西國中三層樓教室外牆的蚵貝壁畫「希望之海」,因新建校舍工程,上星期遭無預警挖了四個大洞,引發學校師生與居民反彈,上千人在網路連署要求保留,地方文史工作者並至雲林縣府陳情,不過縣府基於安全考量,最後仍決定加以拆除。 \n 昨天清晨六點半左右,兩輛挖土機迅速將壁畫鑿空,隨即推倒整面牆,由於外傳地方文史工作者試圖阻撓施工,警方動員十餘名員在場戒備,不過事出突然,文史工作者得知消息趕到現場,壁畫早已化為塵土。 \n 住在台西國中對面、曾參與壁畫製作的台西國中畢業生林筠蓉,見狀馬上打電話通知壁畫創作者許秀雲,許秀雲從台南搭計程車趕到台西國中,見自己創作心血被破壞殆盡,欲哭無淚,站在現場久久不願離去。 \n 許秀雲說,蚵貝壁畫五年前由學校師生與民眾共同創作而成,已成為當地居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台西的指標景點之一,縣府的旅遊介紹均推薦遊客到此一遊,「如此粗暴的破壞,以後藝術創作者還願意到雲林創作嗎?」。

  • 無預警被拆除台西蚵貝壁畫創作者氣瘋

    無預警被拆除台西蚵貝壁畫創作者氣瘋

     因耐震力不足,台西國中蚵貝壁畫無預警被拆,曾參與製作的嘉義洪雅書房老闆余國信、創作者蔡英傑等人,昨赴縣長室理論;蔡英傑說他完全不知壁畫要拆,拒絕背黑鍋、擦屁股;余痛斥教育處長邱孝文沒誠信、不老實,縣府應撤換,他氣到欲哭無淚快中風。 \n 縣長蘇治芬未接見,事後表示兩年前她承諾過不拆,去年檢測報告顯示耐震力不足,為安全考量應該打掉,至於教育處長的行政處理,她可以接受。 \n 藝術家蔡英傑表示,縣府日前聲稱達成共識他同意拆除,事實上他不知情,他不可能同意,因為創作者還有居民,他怎麼敢同意?他拒絕背黑鍋與幫縣府擦屁股,這件事對教育是一大傷害。 \n 余國信手拿兩年前覓地的相片說,他不知道為何教育處長邱孝文要用騙的,當初壁畫找不到施作地點,是邱孝文主動建議做在台西國中牆壁,造就台西鄉有史以來不分黨派居民、老師、學生的共同創作。 \n 余國信說,台西國中改建當初也講好保留原壁畫,另創作一幅新的,網路上有圖為證,但居民並不是非要保留壁畫不可,縣府可以老實說明,卻從頭到尾用騙的,無預警敲掉壁畫四個洞引起反彈,又以流言台西搞分化,他氣到快中風。 \n 余國信表示,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敢有熱情集體創作,誰知道會不會無預警被縣府拆?他希望縣府了解這幅壁畫不是錢,是民眾的感情與記憶。

  • 「希望之海」蚵貝壁畫 無預警拆了

    「希望之海」蚵貝壁畫 無預警拆了

    台西國中三層樓教室外牆的大型蚵貝壁畫,三日無預警遭拆除,地方民眾罵聲連連,四日壁畫創作者蔡英傑心痛表示相關單位曾承諾,校舍改建後新、舊牆會並存,沒想到卻突然且粗暴的拆除屬於大家的創作;雲林縣教育處則強調基於安全考量,才會決定拆牆。 \n 台西國中的蚵貝壁畫,是全國最大的參與式蚵貝壁畫,長十公尺、寬八公尺,由學校師生、地方民眾及藝術家蔡英傑、許秀雲共同完成,名為「希望之海」,以公共藝術凸顯當地生態環境特色,五年前落成時,青輔會主委鄭麗君、雲林縣長蘇治芬均到場與會。 \n 沒想到這面極具在地特色的壁畫,卻因台西國中校舍改建,前天遭包商以怪手挖了四個大洞,民眾看到美麗的壁畫被「毀容」,大罵「辛苦營造的地方景點就這麼毀了」,曾參與壁畫製作的台西國中畢業生林筠蓉,更是哭著試圖阻止怪手施工。 \n 壁畫創作者蔡英傑、許秀雲得知消息,昨天連忙趕到台西國中,看著自己的心血化為廢墟,心痛表示「這裡是戰亂現場嗎?為何要毀掉大家辛苦的創作,實在太不尊重在地人的情感了」、「縣府曾答應要新、舊牆並存,沒想到出爾反爾」。 \n 許秀雲說,這幅壁畫是五年前她參加青輔會舉辦的「青年國際參與行動方案」,親手寫計畫案向教育部爭取經費製作的,共使用上萬個蚵貝、歷經半年籌畫、三個月施工才完成,沒想到一夕之間就被破壞,「狠狠打了所有當初參與創作的人一巴掌」。 \n 教育處則解釋,當初原本希望新、舊牆能並存,但後來基於安全考量,不得不拆除屬於危樓的蚵貝壁畫,不過新校舍完工後,會請壁畫創作者蔡英傑在新牆還原壁畫,兼顧地方文創與學童安全。

  • 蚵殼說故事 拼出三層樓壁畫

    蚵殼說故事 拼出三層樓壁畫

    台北來的研究生、舊金山的藝術家、台南習藝的廟宇彩繪師,以及一群少有藝術經驗的雲林蚵農與學生,合力在沒有美術教師的台西國中校舍上,催生一幅三層樓高、台灣最大的蚵貝壁畫,這幅充滿社區參與感的作品,不但入圍去年的台新藝術獎,同時變成台西的重要指標。 \n「壁畫落成時,參與創作的台西國中學生上台說,藉由這幅壁畫,他們更了解自己的家鄉。」一手串起這件社群公共藝術的許秀雲說。 \n在地人和小朋友 共創台西地標 \n許秀雲在台北長大,曾參加反湖山水庫等社會運動,也曾在公部門任職;二○○一年,她到美國舊金山自助旅行時,被街道上一幅幅訴說族群歷史、弱勢議題的壁畫所感動,後來她在雲林科技大學攻讀文化資產研究所,與同學一起申請青輔會「台灣青年國際參與行動」的經費,前往舊金山的民間藝術中心,向當地著名的壁畫藝術家蘇珊.塞凡提斯學習社區公共空間的壁畫製作。 \n回到台灣,許秀雲開始思考,如何在雲林這個工農混合的邊陲縣份,留下一幅兼具地方性與公共性的壁畫。於是,她找上原本在台南從事廟宇彩繪、後來轉型為蚵貝壁畫藝術家的蔡英傑,還有在台西養蚵的雲林縣淺海養殖協會理事長林進郎,他們決定結合台西當地的蚵農、新住民、國中生,共同創作一幅蚵貝壁畫。 \n「台西沒有明顯的地標,或突顯文化特色的建築,由在地人、小朋友一起創作這樣的壁畫,是件好事。」林進郎說。 \n世代價值觀傳承 學習守護家園 \n許秀雲透過教育部,申請了有限的經費補助,又選擇與台西國中合作,以面對馬路的三層樓高校舍牆面,作為創作壁畫的畫布。林進郎則與淺海養殖協會副理事長丁宗銘聯繫社區民眾、餐廳,請大家幫忙收集作畫用的蚵殼、蛤蜊及各種貝類。 \n問題是,如何讓一群缺乏創作經驗的民眾,共同完成龐大的藝術作品?或者說,一幅公共藝術如何進入社區,引發群眾一起討論參與? \n許秀雲強調,「這幅壁畫不只是美觀的裝飾品,而是讓一些不容易被看到的人出來講話。」他們與台西國中校長林燦基商討後,決定以該校二年二班的學生,作為創作的源頭。 \n「養殖業者的年紀普遍偏高,因此要讓下一代學著去守護家園。」林進郎說。「我們希望從教育作起,從小朋友開始去改變,在他們進入社會、被功利化之前。」養殖蛤蜊的丁宗銘如此認為。 \n然而,選擇二年二班學生,還有一個無奈的原因,由於教育資源不足,台西國中全校沒有專任美術老師,相關課程由家政老師陳愷徽兼代,而他正是那一班的級任導師。 \n海鳥竹筏大煙囪 帶出多項議題 \n於是,二年二班全班二十幾個同學分成四組,從述說「我心目中的台西」開始,假日去魚塭蚵寮認識家鄉、再由嘉義大學美術系學生義務授課,直到畫出初步構圖為止,最後由蔡英傑整合四組作品,完成一幅有男性堅毅側臉、蚵婦辛勞背影、海鳥與竹筏的草圖,背景則是五支冒著煙的巨大煙囪,象徵台西面臨的工業化衝擊。 \n曾參與反八輕及台塑煉鋼廠抗爭的林進郎、丁宗銘說,「就像建築平面圖有俯視、仰視等不同角度,這幅壁畫創造出更多介入議題的元素、更多討論的面向。」 \n多種貝消失無蹤 手工敲敲補補 \n另一方面,在收集素材的過程中,他們發現昔日海邊常見的西施舌、風螺、海瓜子等貝類,多年來因沿海汙染及人為造成的洋流改變,幾乎已消失無蹤,必須以外來或進口貨源替代。 \n好不容易,丁宗銘收集了一萬多個、二十幾種貝類空殼,一一沖刷清洗,再加上討海人常喝的保力達、台啤、蔘茸藥酒空瓶,他家幾乎變成資源回收場,「害我半年不想吃海鮮」,丁宗銘笑說。 \n二○○七年五月,壁畫動工了,先由蔡英傑爬上鷹架,在牆面描繪草稿,再由當地學生、社區民眾、大學生志工參與拼貼,把一個又一個貝殼分門別類貼上牆壁,而且常為了尋找一個大小、角度、種類都適合的素材,必須在空殼堆裡翻找半個多鐘頭。最後,再由蔡英傑逐一修整、上色。 \n「如果我自己帶著一個助手,大概一個月就完工;但因有許多業餘志工,我必須把貼歪的、沾糊上水泥的貝殼再修好,所以花了兩個月。」蔡英傑說。 \n然而透過動員參與,讓這個小鎮更有參與感,雖然也有路過居民嗆聲:「學生都沒有營養午餐吃了,還來搞這個」,但更多的是主動幫忙、貢獻素材的小朋友及阿嬤,還有一名貌似凶惡的壯漢騎車停下來,卻開口說:「這幅畫以後會變成一級古蹟」。 \n蚵殼不再是垃圾 埋下希望種籽 \n壁畫落成後,這幅夾帶環境意識的集體創作,成為當地的特殊景點,不但是雲林縣政府推荐觀光行程之一、青輔會「壯遊台灣」的旅遊點,也是旅遊業號召「五感體驗」的招牌,「許多人因此第一次聽過台西、第一次來台西。」林進郎說。 \n更重要的是,它在台西人心中埋下種籽,這個占全台蚵苗產量三分之二,古時與台北、台中、台南齊名的海口港鎮,多了一個集體認同的象徵。甚至連出外人也不例外,這幅壁畫去年入圍百萬獎金的台新藝術獎,北上參展時,一位在美術館裡打掃的歐巴桑,看著展場裡一串串綴起的蚵殼,不由驚嘆:「我小時住在嘉義海邊,看到蚵殼只覺得是垃圾,原來它也是美麗的藝術品」。 \n最近曾到彰化王功、芳苑,協助當地蚵農反對中科四期的林進郎,解釋這片壁畫為何命名為「希望之海」:「台西人的希望都來自這片滋養我們的海洋,但願這幅壁畫永遠提醒我們,環境的重要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