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蛙鞋的搜尋結果,共05

  • 王陽明不讓蔡詩芸挨轟 反駁網友:蛙鞋不會傷水母

    王陽明不讓蔡詩芸挨轟 反駁網友:蛙鞋不會傷水母

     王陽明和蔡詩芸日前到帛琉玩,她在臉書分享照片,被網友批評不該在水母湖穿蛙鞋,2人25日出席「laura mercier」粉底液記者會,他說事先請教了當地導遊,「蛙鞋比人的骨頭軟,不會傷害水母,防曬油才會傷害生態,所以我們都沒搽防曬油」,籲網友資訊充足再評論。 \n 夫妻倆熱愛大自然,和另一對情侶相約去帛琉7天,他昨說:「大家應該共同保護生態,檢討不當排放廢水汙染環境,不是把力氣拿來批評藝人。」此行遇飯店停水,他們2天沒洗澡,和朋友4人共用一桶水,讓他學會節省,收獲很大。 \n 兩人是「最強閃光」夫妻,婚後仍像熱戀情侶,西洋情人節當晚,她原想在帛琉市區吃飯,他卻堅持回飯店,原來他準備了驚喜,在房間地上放滿蠟燭和鮮花,共享燭光晚餐。才新婚兩個月,他們已被家長催生,他聽從外公建議少吃牛肉養生,昨說:「順其自然,如果有就生下來。」幸福閃光也受廠商青睞,已有牙刷、粉底液2個合體代言的廣告,吸金800萬元。

  • 蔡詩芸套蛙鞋挨轟傷害水母 王陽明納悶喊冤

    蔡詩芸套蛙鞋挨轟傷害水母 王陽明納悶喊冤

    王陽明、蔡詩芸夫婦去年底在澳洲結婚,小倆口前幾天曬出在帛琉度假的放閃美照,兩人在海中潛水遨遊,美麗身影讓許多粉絲稱羨,沒想到卻遭民眾爆料指蔡詩芸在水母湖中穿蛙鞋是不良示範,嚴重可能傷害當地生態,王陽明得知後替老婆喊冤,指兩人透過合法登記下水,且陪同的海警也穿著蛙鞋,納悶整趟行程下來,為何沒有相關人士當場指正非法? \n據《蘋果日報》報導,民眾爆料指蔡詩芸在水母湖潛水時,穿著蛙鞋很有可能造成生物傷亡,怒批兩人沒常識,對此,王陽明透過經紀人回覆表示,夫妻倆潛水前有先在帛琉政府機關登記、申請證件,且過程中有海警與大批工作人員陪同,大家都穿著蛙鞋,卻沒人指出這犯法,使他相當疑惑。

  • 穿蛙鞋住海裡 著釘鞋住沙地

    穿蛙鞋住海裡 著釘鞋住沙地

     全球近萬種螃蟹,要知道它們住哪吃啥,看手腳就知道。例如大家常吃的處女蟳、三點跟花蟹,後腳兩片穿蛙鞋,牠們通常住在海中,穿蛙鞋游得快;又如大閘蟹每隻腳都尖尖,那鐵定是住在沙地或湖泊,穿釘鞋方便移動;如果腳上都是毛,這種穿著防滑鞋的螃蟹通常住在珊瑚礁附近。 \n 螃蟹愛吃什麼,看手就知道。例如沙公紅蟳這類擁有齒狀大螯的通常愛吃魚,大螯捕魚超方便;大閘蟹這種毛手毛腳的傢伙通常吃素,靠纖毛過濾浮游生物與藻類;更特別是如拳蟹這種宛如隨身攜帶開罐器的就特愛吃貝,再硬的貝殼遇上這種超級開罐器也只能投降。

  • 消防隊救生賽 竹市泳奪乙組冠軍

    消防隊救生賽 竹市泳奪乙組冠軍

     新竹市消防局嚴格篩選廿二位菁英(見圖,羅浚濱翻攝),日前參加消防署在台南市舉辦的「第二屆全國消防人員水上救生技能大賽」,個個在十多項救生競賽中奪牌,廿二面獎牌加總團體成績後,勇奪全國乙組冠軍。 \n 消防局長曹重賓表示,兩年前第一屆的救生技能大賽並未分組,新竹市拿到第五名,第二屆將人才濟濟的六都獨立為甲組,全台十七縣市為乙組,拚速度也講技巧,競爭相當激烈。 \n 這項水上救生技能大賽分卅五歲以上及卅四歲以下兩個組別,消防局在各分隊選出具有救生員執照的廿二位菁英,在南寮游泳池做一個月集訓後,由副局長李世恭率隊參賽。 \n 李世恭說,競賽有障礙游泳接力、帶假人穿蛙鞋,自由式、拋繩救生等項目,再分五十、百米及二百米等賽程,廿二位隊員個個都拿至少二、三名的佳績,最突出的百米帶假人穿蛙鞋,保持第一屆的優勢。 \n 曹重賓在榮獲全國乙組冠軍後,期勉隊員們仍要加緊備戰,也呼籲民眾勿在戲水時過度嬉戲,避免發生意外。

  • 嬉魚

     快艇急奔,風撲來,白浪倉皇推擠出一條水路。遊客以浴巾包裹頭和身體,繼續與風及陽光對峙。靜海寬廣,帛琉饅形小島悠閒挺站,天空明亮水藍,雲漫漫堆積地平線上! \n 十分鐘不到的路程,船又歇止。配備全上,我首先抓住浮板,如搶搭公車占好位置。導遊Henry的蛙鞋踩踏,海底景觀重現眼前──珊瑚礁長住海底,著實難分差異,前方一長條斷層壯觀延續,海的深度於焉顯現。游行經過,感覺壁上珊瑚礁似在身旁,伸手卻碰觸不著,一切如真似幻……。 \n Henry瘦長的身影如鰻魚,蛙鞋推送水流,含潮聲音穿過海水,預告前方將有大批魚蹤。手抓一團麵包,說時遲那時快,七彩小魚便將我整個人環環圍住。小魚速速啄食,與我手指有著玄妙接觸,成千上萬條魚竄動眼前如活跳彩葉,將手拿靠近臉和魚只隔層鏡片,土司被啄咬殆盡,魚兒倉促穿繞指間,此情此景讓人不忍離開,而麵包完了,魚群瞬間不見蹤影,讓人一時回不了神! \n 上船後無心理會環繞的白雲、藍天,不一會兒下水,類似情節便又發生。手上握滿土司,方才的小魚這回變大身形──一大群金鱗魚急速聚集,橘黃色尾巴叉開,滾滾堆成秋天的楓樹林,海水因之明亮繽紛了起來。魚群匯集的能量震撼耳目,正想著回去要如何向人描述,這時Henry的聲音傳來──鯊魚來了,低頭果見幾隻約莫一尺多長的黑鰭礁鯊出現,魚群繞以不同的洄游節奏。隔著數尺深海水,瞧望那威厲駭人的游行身姿,儘管說牠不吃人,見牠將Henry帶來的雞骨肉食一口吞進肚子,內心仍然不安恐懼,尤其當牠游上來,自我身邊倏地經過,恐慌無聲地叫嚷出來……。 \n 大魚小魚看得過癮,上船後覺得有些疲憊,脫下蛙鏡將海中熱鬧景象暫擺一邊,白雲竟陰沉了臉色!幾次上船下船,身體乾乾濕濕,身體來不及晾乾,快艇前奔拉出細長雨絲,一條條浴巾包覆著頭,無人理會雲朵急遽變化的情緒,前路有多遠已不重要,Henry穿上防水外套坐在船尾,燃起菸,迎風一口口吞吐著……。 \n 手腳被海水浸出皺摺,指上紋路模糊扭曲著。回飯店洗去一身髒汙,換上乾爽衣服腳踏實地,重拾習慣的生活感覺。乘車再赴碼頭,白天的潛水配備租借區已成夜間餐廳。無限暢飲的啤酒香漫起海的狂放,二十多年的干貝當場被剖開,音樂響起,一穿著丁字褲的戰士自後台走出,扭動起黝黑肥顫軀體──他不就是機場那位海關人員嗎?真相引來笑談,海關舞男兩手於胸前腰腹間戲謔擺動,啤酒佐著生鮮爽脆的干貝薄片,港灣外一片淒黑,今夜微醺,不知身在何處! \n 一早醒來,陽光已亮,穿上水母衣戴上遮陽帽,臉及手背為衣帽遮掩的部位出現明顯色差,陽光聯合海水向人進行黥面及紋身儀式,這一身深褐色印記,將伴隨我長長久久,想忘也不容易。 \n 快艇又再衝出,Henry今天穿著鮮紅色背心,結實手臂露出搶眼刺青,腳踝上繫著玳瑁刻寫的名字,一晚休憩後顯得更有精神。他以清朗嗓音簡介完一天行程便又緘默。平頭、刺青,我不禁臆想他或許曾經是個軍人,待過海防單位,因圖清靜或欲親近海洋,便選了這得以乘舟海泳的工作……,船隨浪高復跟著碰碰顛簸摔落,旅客相互交換興奮眼神,我的思緒於是被打亂。 \n 漫天白雲變換新的組合,快艇於身後拉出一長條水道,為船撞開的潮浪旋即聚集,前奔匯合後又被甩開,翻成了滾滾波濤。回頭見Henry屈身船尾打起瞌睡,這片眾人急於記憶的海景,他是否已經看煩看膩?船停後Henry潛至牛奶湖底提上來一桶泥漿,傳言中的美顏護膚效用讓大夥塗得煞是起勁,一陣嘈雜喧鬧後一個個全成泥人!被陽光熱吻過的肌膚能因此白回來嗎?千萬年前噴吐的火山灰沉落水底,因緣化成細沙黏附我全身,待跳下船,白沙又回歸湖裡……,宇宙間的能量運轉,讓人有著蒼茫之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