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蟹工船的搜尋結果,共02

  • 我見我思-賈伯斯的得與失

     這期的美國《新聞周刊》以「王者退位」(Exit the King)當封面故事,大作賈伯斯。文中歸納出賈伯斯的創意管理「十誡」,「誡律」之嚴令人毛骨悚然。  賈伯斯自認只能記得一百個人的姓名,所以麥金塔電腦的原始團隊正好一百人;如果增聘一人,就必須資遣一人。這個團隊連續三年,每周工作九十小時,設計出各種「蘋果」;擠下微軟,成為全球第一的科技公司。  很多人眼中,賈伯斯是「神」;不過,從賈氏「十誡」看,他是魔鬼;因為神不可能如此冷血、如此蹂躪人。  嚴格來說,「麥金塔一百壯士」根本就是「天龍八部」裡的「星宿門」,人人提心吊膽、絞盡腦汁往上爬;在「星宿老怪」乖戾領導與同儕競爭壓力下,不得不爆肝保飯碗,處境與「蟹工船」並沒兩樣。  這艘高科技「蟹工船」在船長壓榨有方下,淨賺五成以上的暴利。蘋果的代工廠則只能依賴魔王船長施捨些湯水過活,再複製成千上萬的小「蟹工船」。  賈伯斯追求的價值是「成功」。以資本主義的定義,他當然算成功。不過,代價不小,每顆「蘋果」的背後,都賠上一堆人的健康。當然也包括賈伯斯自己。  《新聞周刊》讚美他,連引退都完美。或許這真的是完美的「引退」,因為現在急流勇退,「微軟」蓋茲、「臉書」祖古柏將永無機會再「打敗」賈伯斯。  他立志要「改變世界」,這點也成功了。以前,即使是「蟹工船」的奴工,耳朵、眼睛都還有休息的時候;現在,下了工,大家還在忙,眼睛永遠盯著小小的螢幕。賈伯斯很急,很忙,逼得世界跟著團團轉。  有趣的是,與賈伯斯創立蘋果的沃茲尼克,曾獲國家科技獎章與霍普獎,是個電腦天才,賈伯斯搞麥金塔時兩人鬧翻;一九九○年起,沃茲尼克歸隱山林,在加州教小學生電腦。他說:「我一生中有兩大願望,一是當工程師,一是當小學老師。現在我已實現所有願望。」  沃氏曾經批判電腦業「利益決定發展的節奏,瘋狂的升級使一般人無法真正享用電腦」;但,賈伯斯宣布引退,媒體訪問早已隱姓埋名的沃茲尼克,他卻「同情」地說:「太多人需要賈伯斯,他因此被逼得兩頭燒,任何人在他的處境都會受不了,現在,賈伯斯只是想要回自己應有的時間罷了。」  哪個成功?哪個失敗?誰聰明?誰傻瓜?

  • 改編左派文學《蟹工船》慘烈搞笑

    日本鬼才導演薩布執導、改編自日本左派作家小林多喜二小說的電影《蟹工船》,雖然在柏林影展輸給台灣出品的《一頁台北》,但爭議性話題仍引起不少討論。片中一段漁工在船上集體自殺以抗議資方不人道對待的一幕,既慘烈又搞笑,但全片是血淚斑斑,發人省思。 《蟹工船》一書近年備受矚目,半年內銷售達四十萬冊,目前累計銷售已突破百萬本。調查顯示從二○○七年九月起,日本共產黨員以每月一千人的速度暴增,該黨將原因歸於這本小說。二○○八年小說被改編為漫畫,由原惠一郎執筆,閱讀齡層往下探的影響難以估測。 該書描述廿世紀初一艘在鄂霍次克海域捕蟹、製造罐頭的船隻,船工在惡劣環境下忍無可忍,進而群起對抗的故事。部分漁工不幸漂流海上,被俄羅斯人收留接待,受到無產階級思想的渲染,這些日本人雖明白這就叫「赤化」,但比對自己受到資方慘無人道的剝削對待,這些鼓動他們抗爭的言論,聽來卻極順耳。 失散船工回到母船後發動抗爭,雖獲短暫勝利,資方卻引來軍隊上船鎮壓,工人不氣餒一再罷工,終於讓暴虐的管理者遭到革職。 作者小林多喜二生於一九○三年,出身貧困農家,商業學校畢業後曾在銀行工作,廿六歲時發表《蟹工船》,同年又以地主剝削農民為主題發表《在外地主》,遭到公司開除,社會主義言論備受當局關注。一九三○年移居東京專事寫作,隔年開始積極參與政黨活動,一九三三年被警察逮捕,刑求致死,得年卅歲,作品一直被列為禁書。 小林多喜二在完成《蟹工船》隔天就寫了一封信給友人,表達創作的理念。他說這個故事沒有主角,由勞工組成的集團才是真正的主角。故事中完全看不到單一人物的個性與心理狀態,是為藝術大眾化所做的努力,「沒有時髦青年的明朗風格及輕快節奏等元素,是為了讓大眾更能理解及接受,讓無產階級反對帝國主義的思想廣泛流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