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血緣關係的搜尋結果,共21

  • 原來是親戚!張洪量曝血緣關係 和張上淳是堂兄弟

    原來是親戚!張洪量曝血緣關係 和張上淳是堂兄弟

    歌手張洪量以一首對唱情歌「廣島之戀」叱吒歌壇,而牙科醫師出身的他,原來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小組召集人張上淳其實是遠房親戚,張洪量就透露,他和張上淳是堂兄弟。

  • 為何古代近親結婚殘疾兒比較少?

    為何古代近親結婚殘疾兒比較少?

    現代社會為了避免夫妻生下殘疾兒,法律明文規定三代之內不准結婚,但古代這種狀況卻很常見,但特別的是,當時生下有殘疾的小孩卻比現代少;原來在當時的表兄妹,可能隔了好幾代,血緣關係疏遠,意外成功減少生殘疾兒的風險。 \n古裝電視劇或電影中經常能看到表兄妹結婚,甚至有俗話說「表哥表妹,天生一對」,在歷史上也有不少近親結婚的實例,像是漢武帝和陳阿嬌、陸游和唐婉、王獻之和郗道茂;但有別於現代近親結婚生子容易生出有問題的孩子,當時卻鮮少傳出表兄妹生出殘疾兒。 \n古時候醫療不如現代發達,女人懷孕時胎兒有問題往往在孕期就可能流產,或是有殘缺的小孩也很難活到成年,因此有病的基因就不太會遺傳到下一代;再來就是近親並非字面上的「近」,親戚間因時間或居住地等關係可能疏遠,隔了好幾代後,血緣關係也較疏遠,但就古代宗法認定的關係,仍得算是三代以內的旁系血親。 \n不過,在遺傳學上有血緣關係結婚生小孩,都還是有生下殘缺兒童的機率;但古代的表哥與表妹其實並非現代人想像的那麼親近,兩人之間的血緣說不定繞了好幾圈,結婚生子就一點也不奇怪。

  • 閨密17年形影不離 訂婚照扯出驚人關係

    閨密17年形影不離 訂婚照扯出驚人關係

    人因個性、喜好相似,就容易成為好朋友,甚至交情好到,長相、打扮都會很像。美國有兩名好閨密,從小就玩在一起,17年來幾乎形影不離,而兩人不論長像、膚色等都很相似,直到近日其中一人訂婚,家人在察看訂婚照時,意外驚覺她們其實是姊妹。 \n綜合外媒報導,31歲艾許莉(Ashley Thomas)及29歲托雅(Toya Wimberly)讀小學時就認識,由於兩人一拍即合,很快就成為好朋友。艾許莉於2005年,得知父親邁克(Mike)並非她的生父,但兩人感情並未因此變糟,且仍保持父女關係,沒想到母親沒多久就過世,她始終不知道她的親生父親是誰。 \n直到托雅近日訂婚,並上傳訂婚照片至臉書,艾許莉母親的好友肯尼斯(Kenneth)看到照片後,發現托雅的父親當年曾與艾許莉母親交往過,推測他可能就是艾許莉的生父,於是兩人便做了基因鑑定,發現他們親子關係成立,而她其實就是托雅的親姊姊,這讓姊妹倆非常感動。 \n托雅表示「一周後,父親傳鑑定結果給我,告訴我艾許莉是我的姊姊,我開心的當場哭出來」,而艾許莉也提到「我一生都在他身邊,我從來沒有想過,他可能是我父親」。姊妹倆由於感情好,甚至還在同年懷孕生子,兩人丈夫更是好兄弟,艾許莉目前是美髮院的老闆,而托雅則是校車公司的老闆。

  • 呂不韋與嬴氏皇族 無血緣關係

    呂不韋與嬴氏皇族 無血緣關係

     對於嬴政的迷離身世,最有發言權的應該是他的母親太后趙姬。但是,在政治利益面前,趙姬不能說出真相。 \n 以古人的知識來看,發現懷孕有兩種途徑,一是經期停止,二是早孕反應。但是,早孕反應因人而異,所以,古人發現懷孕更多是依靠發現經期停止。而發現經期停止需費時一個月左右,以此而計,趙姬歸異人後,只需要八個多月就必須產下嬴政。趙姬是至「大期」而生嬴政,所以,呂不韋與嬴氏皇族只有性關係而無血緣關係。 \n 呂政趙政 真偽何從 \n 那麼,為什麼還會有十二個月生子的事呢? \n 假如某人是二月十日來的月經,到三月十日未來月經,她就會懷疑自己是懷孕了。由於她記住了上次來月經是二月十日,上推半個月,便把一月二十五號認定為懷孕日。但是,實際上這個時候她並沒有懷孕,而是月經推遲了。 \n 如果月經實際上推遲了兩個月,這位女子實際的懷孕日應是三月二十五日。但是,這種情況她自己完全不知道。既然是三月二十五日懷孕,那麼,四月十日該來的月經當然就不會再有了。然而,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一月二十五日懷孕,所以,到了十月生子之時,和她記住的懷孕日就錯估了兩個月。這樣,一個正常分娩的嬰兒就被說成是十二個月出生的嬰兒。這就是十二個月生子的來源。 \n 既然如此,為什麼史書還會有十四個月生子的紀錄呢? \n 史書記載,漢昭帝劉弗陵是其母鉤弋夫人懷孕十四個月而生的,與傳說中帝堯十四個月所生相吻合,所以,漢武帝稱鉤弋夫人之門為「堯母門」。但是,史書記錄的超過十個月生子者大都是君王,比如帝堯、漢昭帝。這種記載,大都含有神化君王之意,不可做為證明古人有十四個月生子的依據。 \n 趙姬與呂不韋懷孕生子之說有《史記‧呂不韋列傳》記載與漢代文獻記載,趙姬與異人懷孕生子之說有沒有文獻依據呢?有! \n 第一,《史記‧秦始皇本紀》有記載。 \n 第二,漢代文獻中,也有秦始皇叫趙政的記載。 \n 西漢淮南王劉安的《淮南子‧人間訓》記載:「秦王趙政兼吞天下而亡。」劉安是劉邦的孫子,他對西漢政權取代秦嬴的合法性肯定是完全承認的,即使如此,劉安並沒有說秦始皇是「呂政」,仍然稱秦始皇是「趙政」。劉安和司馬遷是同時代人,他看到的史料顯然承認嬴政是異人之子,所以才稱秦始皇為「趙政」。《淮南子‧泰族訓》又說:「趙政晝決獄而夜理書,御史冠蓋接於郡縣,覆稽趍留,戍五嶺以備越,築修城以守胡,然奸邪萌生,盜賊群居。事愈煩而亂愈生。」 \n 漢人王符《潛夫論》卷九〈志氏姓〉篇講述秦國興亡史時說:「其後,列於諸侯,五世而稱王,六世而始皇生於邯鄲,故曰趙政。」可見,漢人並不全信「呂政」之說,西漢的劉安、東漢的王符都稱始皇為「趙政」,這是漢人主張秦始皇是異人之子的佐證。 \n 第三,《史記‧呂不韋列傳》的史料來源至今並不清楚。《史記‧呂不韋列傳》的史源至今不明,而先秦另一重要史學典籍《戰國策》則完全沒有記載趙姬有身孕嫁人之事。 \n 第四,趙姬懷孕說邏輯道理不通。從邏輯上講,《史記‧呂不韋列傳》的文獻記載也有明顯疏漏。 \n 明人王世貞《讀書後》認為:自古至今以術取富貴、秉權勢者,無如呂不韋之穢且卑,然亦無有如不韋之巧者也。凡不韋之所籌策,皆鑿空至難期,而其應若響。彼固自天幸,亦其術有以攝之。至於御倡而知其孕,必取三月進之子楚,又大期而始生政,於理為難信,毋亦不韋故為之說而洩之秦皇,使知其為真父而長保富貴邪?抑亦其客之感恩者故為是以詈秦皇?而六國之亡人侈張其事,欲使天下之人,謂秦先六國而亡也。不然,不韋不敢言,太后復不敢言,而大期之子,人烏從而知其非嬴出也。 \n 嬴政不是異人的兒子純屬個人隱私,司馬遷所據史料能記載此事,肯定有人知道了這件隱私。那麼,是誰向外界透露了這一隱私呢? \n 牽扯到這一隱私案的只有呂不韋、趙姬、異人、嬴政四個人,異人是最重要的當事人,但是,他是最不可能知道這一段隱私的人,因此,他也最不可能向外界洩露這一隱私。 \n 趙姬不敢說出真相 \n 嬴政很難知道這個隱私,即使他知道了也絕對不敢洩露,否則,他就沒有嬴氏王族的血統,王位也就保不住。對於嬴政的迷離身世,最有發言權的應該是他的母親太后趙姬。但是,在政治利益面前,趙姬不能說出真相。趙姬儘管不懂得政治,完全是在無意中被捲進了政治漩渦,但是,在秦王嬴政到底是誰的兒子這一重大問題上,她的頭腦仍然是清醒的。至少在這一點上她知道自己話語權的分量。趙姬是最有資格說出真相的人,但是,迫於強大的政治壓力,她也是最不敢說出真相的人。由於趙姬的緘默,這段歷史至今真相不明。 \n 有人推測,除非趙姬是為了害呂不韋,否則,她絕對不敢洩露這一隱私。而事實證明,當呂不韋蒙難時,趙姬仍然緘默不言。只有呂不韋,他是這一隱私的製造者,也是公開這一隱私的受益人,因此,只有他有可能向外洩露。但是,正因為他是這一隱私的受益者,他的洩露也最不可信。所以,《史記‧呂不韋列傳》這段史源的可靠性也就打了折扣。 \n 但是,也有另一種可能,即趙姬在由呂不韋愛妾轉手為異人夫人時,自己都不知道已經懷孕了。 \n 所以,破解這一千古之謎,不能單靠文獻依據,更要依靠現代醫學知識。 \n 除此之外,我們還應當考慮到一個因素,即後人對秦亡六國和六國亡秦非常關注,因此,對秦始皇是「呂政」還是「趙政」的爭論恰恰是這種關注的一種具體表現。稱「呂政」,實際上是說秦亡六國之前,秦國自己就已經滅亡了;稱「趙政」,則承認是秦滅六國而非六國滅秦。 \n 元人陳櫟《歷代通略‧卷一》說:「人見秦滅於二世子嬰耳,豈知嬴氏之秦已滅於呂政之繼也哉。」明人梁潛《泊庵集‧卷六》說:「秦之亡以呂政。」這兩條記載反映了六國亡秦的觀點在後世也有相當的市場,嬴政的身世在當時或者後世已經成為一種政治鬥爭的工具。 \n 如果嬴政與呂不韋有血緣關係,首先即說明了嬴政不是秦朝王室嬴氏血統,他的政敵就找到了一個最好的造反理由。其次,呂不韋可以憑藉和嬴政的親情獲得嬴政的支持,便於和長信侯嫪毐對抗。最後,此說頗能解六國人之恨。六國之人呂不韋讓其子奪走秦國江山,證明秦先於六國而亡,這使被秦滅亡的六國人在心理上感到滿足。 \n 由於秦始皇的身世撲朔迷離,難於釋疑,所以,學術界出現了第三種聲音:不是依賴將來的DNA檢測,就是認為秦始皇的生父是誰無關緊要,因為無論他是誰之子,都不妨礙對秦始皇的評價。這只能是學界的一種無奈之舉。秦始皇的生母趙姬也不是一個可等閒視之的人物,在秦國的歷史上,她也留下了昭昭「事蹟」。那麼,歷史上的趙姬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對秦國統一天下又有何影響?(待續)

  • 千古一帝傳奇世代──呂不韋與嬴氏皇族 無血緣關係(三)

    千古一帝傳奇世代──呂不韋與嬴氏皇族 無血緣關係(三)

    以古人的知識來看,發現懷孕有兩種途徑,一是經期停止,二是早孕反應。但是,早孕反應因人而異,所以,古人發現懷孕更多是依靠發現經期停止。而發現經期停止需費時一個月左右,以此而計,趙姬歸異人後,只需要八個多月就必須產下嬴政。趙姬是至「大期」而生嬴政,所以,呂不韋與嬴氏皇族只有性關係而無血緣關係。 \n \n呂政趙政 真偽何從 \n  \n那麼,為什麼還會有十二個月生子的事呢? \n假如某人是二月十日來的月經,到三月十日未來月經,她就會懷疑自己是懷孕了。由於她記住了上次來月經是二月十日,上推半個月,便把一月二十五號認定為懷孕日。但是,實際上這個時候她並沒有懷孕,而是月經推遲了。 \n如果月經實際上推遲了兩個月,這位女子實際的懷孕日應是三月二十五日。但是,這種情況她自己完全不知道。既然是三月二十五日懷孕,那麼,四月十日該來的月經當然就不會再有了。然而,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一月二十五日懷孕,所以,到了十月生子之時,和她記住的懷孕日就錯估了兩個月。這樣,一個正常分娩的嬰兒就被說成是十二個月出生的嬰兒。這就是十二個月生子的來源。 \n既然如此,為什麼史書還會有十四個月生子的紀錄呢? \n史書記載,漢昭帝劉弗陵是其母鉤弋夫人懷孕十四個月而生的,與傳說中帝堯十四個月所生相吻合,所以,漢武帝稱鉤弋夫人之門為「堯母門」。但是,史書記錄的超過十個月生子者大都是君王,比如帝堯、漢昭帝。這種記載,大都含有神化君王之意,不可做為證明古人有十四個月生子的依據。 \n趙姬與呂不韋懷孕生子之說有《史記‧呂不韋列傳》記載與漢代文獻記載,趙姬與異人懷孕生子之說有沒有文獻依據呢?有! \n第一,《史記‧秦始皇本紀》有記載。 \n第二,漢代文獻中,也有秦始皇叫趙政的記載。 \n西漢淮南王劉安的《淮南子‧人間訓》記載:「秦王趙政兼吞天下而亡。」劉安是劉邦的孫子,他對西漢政權取代秦嬴的合法性肯定是完全承認的,即使如此,劉安並沒有說秦始皇是「呂政」,仍然稱秦始皇是「趙政」。劉安和司馬遷是同時代人,他看到的史料顯然承認嬴政是異人之子,所以才稱秦始皇為「趙政」。《淮南子‧泰族訓》又說:「趙政晝決獄而夜理書,御史冠蓋接於郡縣,覆稽趍留,戍五嶺以備越,築修城以守胡,然奸邪萌生,盜賊群居。事愈煩而亂愈生。」 \n漢人王符《潛夫論》卷九〈志氏姓〉篇講述秦國興亡史時說:「其後,列於諸侯,五世而稱王,六世而始皇生於邯鄲,故曰趙政。」可見,漢人並不全信「呂政」之說,西漢的劉安、東漢的王符都稱始皇為「趙政」,這是漢人主張秦始皇是異人之子的佐證。 \n第三,《史記‧呂不韋列傳》的史料來源至今並不清楚。《史記‧呂不韋列傳》的史源至今不明,而先秦另一重要史學典籍《戰國策》則完全沒有記載趙姬有身孕嫁人之事。 \n第四,趙姬懷孕說邏輯道理不通。從邏輯上講,《史記‧呂不韋列傳》的文獻記載也有明顯疏漏。 \n明人王世貞《讀書後》認為:自古至今以術取富貴、秉權勢者,無如呂不韋之穢且卑,然亦無有如不韋之巧者也。凡不韋之所籌策,皆鑿空至難期,而其應若響。彼固自天幸,亦其術有以攝之。至於御倡而知其孕,必取三月進之子楚,又大期而始生政,於理為難信,毋亦不韋故為之說而洩之秦皇,使知其為真父而長保富貴邪?抑亦其客之感恩者故為是以詈秦皇?而六國之亡人侈張其事,欲使天下之人,謂秦先六國而亡也。不然,不韋不敢言,太后復不敢言,而大期之子,人烏從而知其非嬴出也。 \n嬴政不是異人的兒子純屬個人隱私,司馬遷所據史料能記載此事,肯定有人知道了這件隱私。那麼,是誰向外界透露了這一隱私呢? \n牽扯到這一隱私案的只有呂不韋、趙姬、異人、嬴政四個人,異人是最重要的當事人,但是,他是最不可能知道這一段隱私的人,因此,他也最不可能向外界洩露這一隱私。 \n \n趙姬不敢說出真相 \n \n嬴政很難知道這個隱私,即使他知道了也絕對不敢洩露,否則,他就沒有嬴氏王族的血統,王位也就保不住。對於嬴政的迷離身世,最有發言權的應該是他的母親太后趙姬。但是,在政治利益面前,趙姬不能說出真相。趙姬儘管不懂得政治,完全是在無意中被捲進了政治漩渦,但是,在秦王嬴政到底是誰的兒子這一重大問題上,她的頭腦仍然是清醒的。至少在這一點上她知道自己話語權的分量。趙姬是最有資格說出真相的人,但是,迫於強大的政治壓力,她也是最不敢說出真相的人。由於趙姬的緘默,這段歷史至今真相不明。 \n有人推測,除非趙姬是為了害呂不韋,否則,她絕對不敢洩露這一隱私。而事實證明,當呂不韋蒙難時,趙姬仍然緘默不言。只有呂不韋,他是這一隱私的製造者,也是公開這一隱私的受益人,因此,只有他有可能向外洩露。但是,正因為他是這一隱私的受益者,他的洩露也最不可信。所以,《史記‧呂不韋列傳》這段史源的可靠性也就打了折扣。 \n但是,也有另一種可能,即趙姬在由呂不韋愛妾轉手為異人夫人時,自己都不知道已經懷孕了。 \n所以,破解這一千古之謎,不能單靠文獻依據,更要依靠現代醫學知識。 \n除此之外,我們還應當考慮到一個因素,即後人對秦亡六國和六國亡秦非常關注,因此,對秦始皇是「呂政」還是「趙政」的爭論恰恰是這種關注的一種具體表現。稱「呂政」,實際上是說秦亡六國之前,秦國自己就已經滅亡了;稱「趙政」,則承認是秦滅六國而非六國滅秦。 \n元人陳櫟《歷代通略‧卷一》說:「人見秦滅於二世子嬰耳,豈知嬴氏之秦已滅於呂政之繼也哉。」明人梁潛《泊庵集‧卷六》說:「秦之亡以呂政。」這兩條記載反映了六國亡秦的觀點在後世也有相當的市場,嬴政的身世在當時或者後世已經成為一種政治鬥爭的工具。 \n如果嬴政與呂不韋有血緣關係,首先即說明了嬴政不是秦朝王室嬴氏血統,他的政敵就找到了一個最好的造反理由。其次,呂不韋可以憑藉和嬴政的親情獲得嬴政的支持,便於和長信侯嫪毐對抗。最後,此說頗能解六國人之恨。六國之人呂不韋讓其子奪走秦國江山,證明秦先於六國而亡,這使被秦滅亡的六國人在心理上感到滿足。 \n由於秦始皇的身世撲朔迷離,難於釋疑,所以,學術界出現了第三種聲音:不是依賴將來的DNA檢測,就是認為秦始皇的生父是誰無關緊要,因為無論他是誰之子,都不妨礙對秦始皇的評價。這只能是學界的一種無奈之舉。秦始皇的生母趙姬也不是一個可等閒視之的人物,在秦國的歷史上,她也留下了昭昭「事蹟」。那麼,歷史上的趙姬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對秦國統一天下又有何影響?(待續) \n

  • 夫妻結婚30年 母亡竟揭悲劇真相

    夫妻結婚30年 母亡竟揭悲劇真相

    俗話說:「人生如戲」,有時候看似誇張的情節很可能就真的會在身邊上演。馬來西亞一對夫妻結婚30年且育有5子,然而丈夫的母親過世之後,竟意外發現了2人竟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讓他們被迫選擇分開。 \n一名網友在推特上發文,表示自己學生時期老師的丈夫是一名律師,時常向他們分享夫妻離異的故事,而其中一件讓他印象特別深刻。這對夫妻在結婚時就曾發現彼此的丈夫名字相同,但當時2人的父親都已過世,所以他們並沒有特別在意,就這樣過著幸福溫馨的生活30年之久,2人的5名孩子中也有3人生下了自己的小孩。直到丈夫的母親過世,他替媽媽整理遺物時在床底下發現了一張陳年的結婚照,興奮地拿給妻子和他的岳母看,沒想到岳母在看清照片後卻蹲下身、默默地哭了起來,這時夫妻2人才終於得知他們是同父異母親兄妹的事實。 \n事實上,2人的父親生前是一名貨車司機,時常開著車在各地遊走,但他也沒有向2名妻子透露自己在別的地方還另組家庭的事情,才會造成這樣的悲劇發生,這名網友對此深感同情,認為他們是「不知者無罪」,但2人最終還是決定分開,結束這段婚姻。

  • 情侶初見雙方家長 男友慘變表弟

    情侶初見雙方家長 男友慘變表弟

    有時候老天爺總是喜歡開殘酷的玩笑。一名女子和男友交往了5個月後,決定和雙方的家長見面吃飯,沒想到當彼此的父母在相互自我介紹時,卻突然發現兩家人竟是很久沒有聯繫的親戚,這也代表這對情侶有著表親的血緣關係,這個事實讓女子大受打擊,但卻不得不選擇和男友分手。 \n這名女子在「Reddit」上發文,表示自己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了男友,兩人在聊天後覺得彼此很合適,所以決定約出來見面,之後便自然地成為了情侶。因為彼此都離家外出生活,於是在交往了5個月之後,他們決定將彼此的父母約出來一起見面吃飯。 \n然而,在吃飯當天,女子的父親正準備站起身來向男子的母親自我介紹時,臉色突然大變,因為男友的母親正是他許久沒有聯絡的表姐,而原本以為的兩家人其實根本就是擁有血緣關係的一家人,女子看出了氛圍的不對勁,隨後父親便向兩人解釋,因為兩家分別住在美國的東西部,已經有30多年沒有見面了,但卻從未想過彼此的孩子最後會在同一個城市裡相遇,並且愛上了對方。 \n這個事實讓女子和男友感到相當震驚,雖然兩人彼此相愛,但他們為了彼此的家人,還是決定分手,結束這段感情,女子最後也只能難過地向朋友訴苦,並悄悄地將社交平台上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給刪掉,以免觸景傷情。

  • 問對問題-大數據、AI、機器人,有什麼血緣關係?

    問對問題-大數據、AI、機器人,有什麼血緣關係?

     大數據、AI(人工智慧)、機器人、演算法、機器學習、深度學習、物聯網、感測器(Sensor)……,這些名詞,我們似乎每天都會看到或聽到,當人們還搞不清楚這些是什麼的時候,媒體即不斷地報導我們的工作很快會被取代,人們開始愈來愈焦慮! \n 首先,為什麼機器人會很厲害?因為它裝上了人的大腦,也就是AI。AI也有優劣,就跟人一樣,IQ有高低之別。機器人厲不厲害,就看它的AI好不好。所以,如果沒有AI,機器人就只是「機器」,不是「人」。其次,AI如何變得厲害?那就要餵它「吃」大數據,沒有大數據,AI就不會變強大。大數據就像AI的食物,跟人類一樣,吃進去的食物愈新鮮、愈營養,AI就會愈健康。 \n 再者,AI又如何吸收那麼多的食物?就是用人類學習的方法,也就是所謂的機器學習及深度學習。還有,AI又怎麼能將學習的內容轉換成智慧呢?這就要靠演算法了。演算法決定AI如何學習,以及學習能力的強弱,也決定了機器人的智商。 \n 不過,演算法的好壞,直接影響AI的思考及判斷,也就決定AI在該領域是否傑出。2016年,全球首宗自駕車撞上大貨車的意外,乃因Tesla的自動駕駛系統,無法辨識強烈日照下的反光大貨車,導致未即時做出煞車判斷,才釀成大禍。這就是因為演算法從未學習過這類大數據,導致AI無法在當下做出正確判斷。總之,健康的食物(大數據)加上聰明的大腦(演算法),AI就有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如果判斷錯誤,後果則不堪設想。 \n 現代企業又是如何收集大數據?除了傳統的ERP之外,新的趨勢就是靠網路、物聯網以及裝設在人們四周圍的各種感測器了,這些就是機器人的手腳。至於物聯網,就是把生活中的設備連上電腦。這並不是新概念,傳統零售業的POS與電腦相連,就是物聯網的例子。只是網路發達,你想到的東西都可以連上電腦,如運動鞋墊連上網路,會提供你的運動頻率、里程數、健康狀況;工廠設備也可以連上網,隨時提供生產的數據、良率及設備運轉狀況;家庭用品如體重計、電燈、空氣清淨機也可以連上網,讓你可以隨時掌握家人的健康、監控家庭的環境,以及開關各類家電等等。 \n 然而,AI機器人會因為大數據、機器學習、演算法等,變得愈來愈聰明;再透過深度學習演算法,變得跟人類一樣能自我學習。但到了那一天,人類的工作到底會不會被替代呢?慶幸的是,根據目前的發展,AI機器人有一項技能還學不會─問對問題。所以在未來,學習如何「問對問題」,比「給對答案」重要,這也將是你最重要的價值!

  • 男友帶妹妹摩鐵泡湯讓她超崩潰 網友:關係不尋常!

    最近網路上有一名女網友分享心情,抱怨男友對妹妹好到太誇張,溫馨接送、大方花錢讓她出國玩,日前還一起到摩鐵泡湯,讓她超崩潰。男友與妹妹的互動引起熱烈討論,不少人質疑兩人是否有血緣關係,還有網友打趣地說「妳可以扮演好煙霧彈嗎?」 \n \n昨(3)日有一名女網友匿名在臉書粉絲專頁《靠北男友》發文,抱怨自己因為玩網路遊戲認識的男友。她一開始和大家說男友有多好,又成熟還很有趣,但卻接著說到男友好像是「妹控」,對妹妹非常非常好,「讓我很不是滋味」;女網友說男友不僅接妹妹上下班,在她面前經常做出親暱舉動,還借了妹妹超過10萬元讓她上課、出國玩和買機車,重點是都沒有要妹妹償還。 \n \n女網友難過地說出她各種不快,因為與妹妹相比,男友既不會接送她上下班,妹妹對她講話沒禮貌,他也只說「她還小,要我體諒她」;不過讓她徹底崩潰的是,最近天氣變冷後了,男友帶妹妹去汽車旅館泡澡,她氣得直呼「家裡明明就有浴缸」,他事後只跟她說「分開泡,又沒有關係」。男友與妹妹種種行徑讓她無奈地問,「我是不是該分手?」 \n \n女網友講出男友寵妹妹寵到上摩鐵的事情,馬上引起網友熱烈討論,紛紛回覆「妹妹才是正宮,你(妳)是煙霧彈」、「去汽車旅館真的蠻怪的」、「難道你(妳)男友是妹控,那就可以合理了,放生吧」,有網友甚至說「我以前交了個男友最後他劈腿,小三就是他妹」;也有人質疑男友與妹妹的關係不尋常,「妳要先弄清楚他跟這妹妹的血緣」,而原PO並未註明男友的妹妹到底有無血緣關係,所以有網友開玩笑問「是乾妹還是親妹?」 \n \n \n

  • 婚事生變?哈利王子傳與女友有血緣關係

    33歲的哈利王子與美國女星梅根馬可爾(Meghan Markle)熱戀1年多,外界十分看好,最近更有消息傳出,他已向女方求婚,計畫在近期就正式迎娶,但傳聞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並不喜歡梅根馬可爾,因為她不熟悉英國王室禮儀,也曾經離過婚。此刻英國媒體又加碼爆料查出兩人其實是遠房親戚,有血緣關係。 \n據了解,媒體追溯兩人的族譜,英國哈利王子和在美國出生的梅根馬可爾,乍看之下毫無血緣關聯,赫然發現哈利的母系家庭,與梅根馬可爾的父系家庭有血緣關係,兩人共同祖先是一名擔任高級警官的英國人拉夫鮑爾斯。 \n加上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並不看好這段婚姻,認為她離過婚,哈利為此特地準備一連串課程,協助梅根趕緊學會所有貴族的禮儀,希望能討好女王歡心。

  • 林毅夫妻陳雲英:台灣青年人才 用腳投票融入大陸 兩岸血緣關係是自然認同

    林毅夫妻陳雲英:台灣青年人才 用腳投票融入大陸 兩岸血緣關係是自然認同

    中國大陸全國人大代表陳雲英12日接受兩岸三地聯合採訪時表示,大陸的發展讓台灣青年人才,用腳投票,融入大陸,兩岸血緣關係是自然認同,無法用政治割裂。 \n陳雲英生於台北市,是前世界銀行副行長林毅夫的妻子。林毅夫出生於台灣宜蘭,就讀國立台灣大學時轉入高雄鳳山陸軍軍官學校,第44期步科畢業,民國68年擔任金門馬山連連長時叛逃至中國大陸。 \n根據中評社報導,陳雲英表示,兩岸同胞有著割捨不斷的血緣關係,是自然的認同,如果想要用政治力量把血緣關係切斷,是會不成功的。 \n陳雲英也溫情喊話,對年輕人要寬容,引導他們,教育他們,讓他們有機會來大陸學習,體驗到現代化建設的中國,進而融入大家庭。畢竟,「台灣同胞還是我們的同胞,所以我們要心懷仁慈地歡迎他們來,他們即便有不合適的言語,我們也不要衝撞他們」。 \n對於台灣年輕人認同問題,陳雲英認為,最主要的途徑還是要加強交流、增進了解畢,竟兩岸分隔很多年。台灣的年輕人來到大陸,才能真實地感受到這裡的建築、風俗民情,否則僅僅通過台灣媒體看到的大陸,造成訊息閉塞,「不張開眼睛看,不打開耳朵聽」。 \n她也列出數據,現在有一百萬台商在大陸不同城市居住,有一萬多名台灣學生在大陸的大學念書,一千多名台灣人在大陸的大學教書,北京大學就有600位台灣博碩士、大學部學生。 \n陳雲英也強調,台獨的動作會引發13億人民很不好、很不舒服的感覺,甚至會出現傷痕感和恥辱感。因為,台灣是清朝末年對日本戰敗割讓出去的,這是中國人百年的恥辱,所有中國人都在想著哪一天這一恥辱得以洗雪。台灣不能和平統一的話,在面對日本人的時候,國恥依然存在。 \n陳雲英表示,現在13億中國人都很歡迎同胞再回歸祖國大家庭,大陸應該是有這樣的胸襟。 \n \n

  • 他們竟然有血緣關係!演藝圈「顏值爆表兄弟檔」

    演藝圈有血緣關係的人不少,但這一對絕對讓人驚艷,那就是新生代本土劇一哥謝承均和帥氣有型的偶像男星劉以豪私下真的是「表兄弟」,事實上,劉以豪的爸爸是謝承均媽媽的弟弟,因此每到初二回娘家的時候,飯桌上可以說是星光閃閃,而消息一出,也讓許多網友羨慕不已,直呼「這對兄弟檔顏值爆表了啦!!」 \n \n根據「ETtoday新聞雲」報導,謝承均和劉以豪兩人雖然工作圈不同,但是私下感情很好,經常會靠通電話來聯繫感情,劉以豪會向他請益拍戲技巧,十分上進,而他也透漏,每年初二時,就是會回到劉以豪家吃團圓飯。現年已經44歲的謝承均,也讓網友們紛紛大讚保養有成,完全看不出來和劉以豪差到14歲,而這也讓網友非常羨慕這一家人,直呼「飯桌上有天菜阿!!」

  • 李鴻鈞:蓮舫應善用與台灣的血緣關係

    立法院台日交流聯誼會副會長李鴻鈞今天表示,台裔日本參議員村田蓮舫應好好冷靜一下,民意調查顯示近7成日本人喜愛台灣,應善用與台灣的血緣關係。 \n 媒體報導,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代理黨魁蓮舫放棄中華民國國籍。 \n 李鴻鈞受訪表示,全日本人都知道蓮舫流著台灣的血,也知道蓮舫家族與台灣的關係,從她兩次高票當選參議員可看出,日本民眾不在乎她是否台灣出身。 \n 他說,日本有份針對日本人對台灣喜好的調查顯示,近7成日本人喜歡台灣,蓮舫應善用與台灣的血緣關係。 \n 李鴻鈞表示,蓮舫應好好冷靜,不然會兩邊不討好,畢竟到目前為止,台灣對蓮舫的態度都很友善,蓮舫應珍惜這樣的情感。1050914 \n

  • 德政府要求人妻提供性伴侶名單 原因竟是?

    聽起來雖然很誇張,但在2005年英國醫療期刊上刊登的一篇論文指出,大約有4%的孩子是被自認為是生父的「非親生父親」撫養大的。 \n德國司法部正計劃修改法律,要求為人母的女性提供性伴侶的名單,以用於特定父子血緣關係的案件。修正後的法律將適用於認為自己是生父、並承擔撫養子女責任的男性透過法院謀求經濟補償。 \n涉及此類案件的女性只有在「理由充足」的情況下,才被准許保持緘默。德國司法部長馬斯(Heiko Maas)說:「我們需要為那些尋求經濟補償的「假」父親們提供更多法律保護。」 \n這一新法律條文指出,母親一方有義務提交在受孕期間與誰「共寢」的男性名單。而如果處於這種情形下的男性認為自己撫養的孩子非親生的話,也可以透過法律求已賠償。

  • 超扯遺產戰!王子冒出2名新繼承人 其中之一竟無血緣關係

    西洋歌壇傳奇人物王子(Prince)上個月21日猝逝,陳屍在自宅兼工作室「派利斯公園」,得年57歲,日前法醫公布了巨星的死因為用藥過量,猝逝謎團終於水落石出,然王子過世後最大的難題—遺產分配,瓜分戰爭才正要開打,而彷彿嫌不夠亂似的,如今又有2名遺產繼承人選冒出,其中一人甚至跟王子連血緣關係都沒有,竟然也來爭產! \n據TMZ報導,王子的遺囑檢驗法庭接獲新事證,有2名新人加入龐大的繼承者行列,其中一名男子諾曼(Norman Yates Carthens)聲稱,王子收養了他,雖無法說明確切的發生時間,但他強調握有養父的遺囑,內容表示他能夠獲得700萬美金(約2.2億台幣),但未說明這份神祕的遺囑目前所在何處。 \n而另一名女性蕾吉娜(Regina Sorenson)也提出分一杯羹的要求,她表示自己跟王子是同父異母的手足,根據文件表示,蕾吉娜提出有一份給予她的信託基金,而她應該有資格獲得繼承資格,至少能接受驗DNA的初步競爭資格。 \n

  • 一個約定!沒血緣關係 她為他掃墓30年

    一個約定!沒血緣關係 她為他掃墓30年

    「伯伯,好久不見,這一年來過得好嗎?」外表亮麗的百貨櫃姐宋文貞,頂著烈日豔陽,揮汗替口中的伯伯打掃墓地,連續30年從未間斷,但其實兩人並無血緣關係,為何甘願付出?她淡淡地笑說,早就把對方當作家人。 \n \n宋文貞說,伯伯1949年跟隨國民政府一同來台,與自己父親背景相似,2人故鄉都是山東,且同樣姓宋,服務高雄聯勤時,幾乎一見如故;記得年幼時,他有空就會來家裡作客,連過年過節也幾乎聚一起,感覺就像家人般親切。 \n \n伯伯終身未娶,所以待她就像自己子女般愛護,所有好吃的水果、漂亮的衣服,小時候總有求必應,他服務過的單位附近,包括高雄壽山、愛河等,更是小時候時常造訪的景點。 \n \n伯伯晚年入住榮家,70歲時過世,宋文貞說,他在台完全沒親人,我們就像他的孩子一般,因此也接手辦理後事;當年她20多歲,手拿著伯伯的招魂幡,葬儀社的還開玩笑地問說,遺產拿到多少,她僅搖搖頭回應,一毛也沒有。 \n \n從那時候起,她每年清明前後,一定特地請休假到墓園陪陪伯伯,除了打掃環境,也陪他聊聊天、報告家裡近況,就這樣持續超過30年,她說,就像一個約定,一年一次,也不會花太多時間,所以一定要來。 \n \n 當友人問起要去掃誰得墓?宋文貞就要把這段故事再講一次,對方總會問,沒有血緣關係,為什麼是你掃?是不是有發願?她總笑笑地,或許是緣分吧,且早就把對方當家人,掃墓就變得理所當然。

  • 大學同名「血緣關係」有助招生

    大學同名「血緣關係」有助招生

     台灣與大陸多所大學共享校名、校史,成為兩岸專有的特殊教育軌跡,隨著兩岸政治環境逐漸開放,這些高等學府校際交流也日益頻繁,除簽訂雙聯學制、輔導學生創業,還成立學術研究中心;談及「跨海招生」,各校負責兩岸事務的主管不約而同表示:「血緣關係」的確有益於跨海招生、宣傳! \n 論及兩岸同名大學,多數人第一時間映入腦海的多半是交通大學、清華大學、中山大學及暨南大學等校,但在私立學校部分,像是輔仁大學、東吳大學過去也都曾在大陸辦校,知名度橫跨兩岸,這些擁有「大陸背景」的大學,在兩岸招生、宣傳及校際交流,各擁不同邏輯。 \n 被問及兩岸大學擁有相同背景,是否有利於在大陸招生,新竹清華大學全球事務長陳信文直說「有幫助!很容易讓大陸社會產生情感連結」;以清華來說,北京清華是大陸「頂大」之一,名氣響亮,「大陸民眾、學生知道,台灣也有個清華。」 \n 輔大曾列北平4名校 \n 輔仁大學副教務長兼招生中心主任高義芳則認為,輔大曾在北京辦校,過去是「北平四大名校」之一,因此在大陸具知名度,「對於在大陸招生,有正面影響」,而輔大在海內外擁有眾多知名校友作為「活招牌」,對陸生來說,深具吸引力。 \n 新竹交大國際處國際及兩岸服務組主任安正華表示,新竹交大與大陸4所交大都屬綜合型國際性大學,雖然5所交大的關係是「既競爭、又合作」,基於兩校共享校史,卻又能在面向全球宣傳時,奮力一致。 \n 雙聯學制成合作趨勢 \n 在校務合作方面,簽訂雙聯學制已成為跨校合作趨勢,陳信文表示,兩岸清大合作行之有年,不只在每年暑假,安排研究生赴兩岸清大進入實驗室短期研習,兩校更在3年前簽屬碩士班雙聯學制,至今已有畢業生,而博士班與學士班的雙聯學制,也正在簽核中;另外,兩校從2010年展開「兩岸清華創業實驗室」,引領學子進行學習創新創業。 \n 安正華則說,新竹交大也與上海交大簽定博士生雙聯學制,2012年10月起,新竹交大電機學院、資訊學院博士生已開始「跨海上課」;去年7月,兩校也簽訂研究生論文共同指導制度,率先從電機學院開始運作。 \n 「很少有學校,能像我們這樣跟單一間學校,建立緊密關係」,東吳大學國際與兩岸學術交流事務處學術交流長姚思遠表示,東吳大學與蘇州大學同源,1990年代起,兩校便展開校際交流,1997年起至今定期舉辦「財經與商學研討會」,1998年展開全面正式交流,有趣的是,蘇州大學還設有東吳商學院。

  • 比利時國王私生女 要求確認血緣關係

    比利時國王(艾柏特二世)40多年前曾經有外遇,還有私生女,現在這名私生女,要求法院確認她跟國王的血緣關係。 \n這名私生女叫(柏爾),1968年出生,她要求法院傳喚(艾柏特二世)和國王兩個孩子下週出庭,透過檢驗DNA,確認(柏爾)跟國王血緣關係。 \n比利時王室對此沒有回應,但(艾柏特二世)承認他的婚姻發生過問題。 \n \n據比利時媒體報導,40多年前,(艾柏特)還是王子但已經結婚,他跟一名女子有外遇,外遇持續18年,這名女子生下女兒,就是現在已經45的(柏爾)。 \n這名小三過去一直把她跟(艾柏特二世)的關係保密,後來這段隱私曝光後,她聲稱,她的女兒(柏爾)遭到很多人歧視,因此(柏爾)現在要求法院證明,她跟(艾柏特)國王的血緣關係。

  • 汪用和:與汪超涌無血緣

     針對立院資格審查被卡關,NCC被提名人汪用和昨晚發出聲明,強調自己和汪超涌並無任何血緣關係,稱其「叔公」僅因先祖輩來自同一鄉鎮村落,兩人既無血緣關係,何來瓜田李下之嫌。 \n 汪用和表示,汪超涌以法人身分投資新中國際公司,雖由其父親擔任董事長一職,但在台登記營業項目,僅有「會議及展覽服務」此一項目,這與NCC監管業務毫無關聯,也沒有利益衝突。 \n 立委管碧玲質疑汪超涌創投公司,其中之一的投資項目為電信事業,經查了解該公司在大陸的電信投資僅為網際網路服務業,例如百度、搜狐網等),也非屬NCC業務範圍。 \n 汪用和強調,管碧玲指控根本是無限上綱,也是莫須有,與擔任NCC委員的適法性及專業性完全無關,對此惡質抹紅行為,她深感遺憾與痛心。

  • 鐵漢柔情-傷痛咬牙 只為弟弟流淚

     林義傑參加各項挑戰人類體能極限的運動,無論過程再苦,從來沒有掉過一滴眼淚。然而,這位外界眼中的鐵漢,卻會為了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而心疼哭泣,兄弟之間的深厚感情令人動容。 \n 我們在訪問過程中拋出「你曾經為了什麼事/什麼人而哭過」問題時,原本以為答案一定是某次艱難的極地超馬、萬里長征之旅,或是成長過程中難以忘懷的青春挫折,沒想到全部猜錯,林義傑不曾為了自己的傷痛而流淚。 \n 「我只為弟弟哭過。弟弟是爸媽認養的,跟我沒有血緣關係。他的成長過程非常辛苦,也一路吃苦到現在,我很努力幫他,常常對他受苦覺得心疼,所以會為弟弟流淚。」 \n 不過,林義傑很高興弟弟沒有走偏,如今已成為認真、執著的人。這次挑戰絲路萬里長征,弟弟也跟在身旁,讓他覺得相當欣慰。 \n 有趣的是,經過本報資深記者曾文祺提醒後,林義傑回想起了另一次流淚的經驗。 \n 那是在完成人類史上首度橫越撒哈拉沙漠壯舉時,林義傑忍不住與同伴熱情相擁、喜極而泣,也成為他參加無數大小賽事中最為真情流露的感人時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