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行動寬頻管理規則的搜尋結果,共06

  • 2013年科技業10大事件簿-4G搶標大戰 業者傷、國庫爽

     4G競標最終以天價1186.5億元落幕,業者形容,這是一場政府做莊、6家業者下賭注的一場賭局,競標過程、4G標金不斷墊高,甚至最後破表決標,最大贏家,就是國庫一次進帳1,186.5億元。  對於六家4G業者來說,天價標金之外,未來還有一筆200~400億元不等的網路設備要投資,注定是一場回收期漫長的賭注。  根據「行動寬頻業務管理規則」規定,得標業者可以選擇30天內一次繳清標金,或是先繳頭期款也就是得標頻段底價,再於120天內就標金餘額、利息出具銀行履約保證書即可。  不過,以390.75億元標下最多4G頻譜的中華電信率先表態一次繳清後,台灣大、遠傳、亞太電信、鴻海旗下國碁、及台灣之星也都陸續跟進。  業者直言,以標金利息高達5~6%,與當下銀行利息高甚多情況下,選擇一次繳清、還可以省下不少利息成本,當然選擇一次痛個夠;只能說,或許這是當初設計標金繳交規定時、早已預設好的遊戲規則。  而在6家4G業者準備展開4G新局之際,唯一一家3G業者沒有競標4G頻譜的威寶電信,趕在4G開台之前嫁入台灣之星,成為4G市場第一樁併購案。  對於威寶來說,雖然台灣之星只花20億元娶親、難免傷感,不過,能夠藉此銜接4G市場,就像威寶董事長許勝雄所言,威寶員工及股東依然可以在4G舞台一展身手,就是他選擇讓威寶嫁入台灣之星最重要的考量。

  • 4G喊價 破500億

    4G喊價 破500億

     4G暫時得標總額昨(12)日達到512.6億元,正式刷新市場預估的500億元,相較總底價359億元亦整整高出43%。  2001年3G頻譜拍賣時,五個區塊合計總標金489億元,4G競標至昨日,已超越3G決標時的總標金。  由於「行動寬頻業務管理規則」首次規範4G得標商必須在年底一次繳清得標頻譜底價、超過底價部份,可採一次繳清或分10年攤提,因此,確定4G決標後、國庫年底至少入袋359億元。  昨日競標過程最戲劇化的是,原本無人出價的700MHz的A1、900MHz的B1全部動起來,12個區塊頻譜首次出現全部有人出價情形,市場人士觀察認為,這表示4G競局已趨向白熱化,距離決標期不遠,有機會在中秋節前後拍板。  市場分析指出,4G仍在出價階段,4G總標金將繼續往上飆高,是否如外資所言、將高出底價1倍以上並衝破780億元?仍有待觀察。  C5頻段昨日再度往上飆高至134億元,700MHz的A1頻段首次出價至47.4億元,與A2、A3價格相同,三個區塊頻寬都各10MHz,頻寬達15MHz的A4目前出價至71.1億元,顯示已有業者決定從1800MHz的C5頻段棄守、轉戰C5其它區塊。  各頻段中,又以B1標金16.5億元最低,主要因為該頻段可能受到電子收費系統(eTag)干擾。  NCC統計指出,已進行8天累計80回合行動寬頻業務釋照競價作業,由6家競價者出價,暫時得標價總計512.6億元,各頻段暫時得標價700MHz頻段213.3億元、900MHz頻段59.8億元、1800MHz頻段239.5億元,競價作業將於今天繼續進行。

  • 社論-政府基於誠信應允許WiMAX業者轉型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最近公布即將開放4G執照競標,這本是電信技術進步下必須採取的作為,但不過6年前,NCC才開放無線寬頻接取業務執照,得標者3年多前陸續開始營運,如今他們採用的WiMAX技術已確定無法商業化,業者何去何從,對此問題如何處理,應是主管機關應予正視的課題。  電信技術不斷演進,因此其嬗遞演變乃是政府管制法規應納入考慮的恆變數。我們認為最好的因應作法,就是通訊傳播基本法以三個條文再三強調的技術中立原則:政府應避免因不同傳輸技術而為差別管理(第七條);通訊傳播稀有資源之分配及管理,應以公平、效率、便利、和諧及技術中立為原則(第十條);通訊傳播技術規範之訂定及相關審驗工作,應以促進互通應用為原則(第八條)。  尤其是對於原本即是帶有試驗性質而開放的無線寬頻接取業務(這就是其特許執照期間僅6年而非一般15年的原因),更應該如此,從而促進其與不同技術及服務自然匯流,而不是強令無線寬頻接取業者另起爐灶,通通打壞重來。  雖然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第四十六條特許執照有效期間為6年,屆滿時得申請換發,並以一次6年為限,表面上看起來是無線寬頻接取業務最多只能經營12年;但必須指出的是,這是其他電信業務管理規則所沒有的限制,因此其真意不是也不可能是刻意縮短其經營期間,而是規範政府最遲應在12年內使無線寬頻接取業務與其他類似服務匯流,或是彼此競爭,或是相互取代。  因此在去年3月我們即以「莫讓無線寬頻接取產業成為CT2的翻版」一文,向主管單位建議「無線寬頻接取業者使用之技術未受到任何限定(依據通訊傳播基本法及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的技術中立原則),其現在雖然採用市場主流主導技術WiMAX,但是在通信技術或設備廠商逐漸轉換LTE或4G為技術後,亦非不得轉換採用LTE或4G技術。  考慮無線寬頻接取業者業已投入相當人力物力於基礎建設,擁有頻段又可轉換供LTE或4G技術使用,NCC應修改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拿掉「接取」的帽子,使業者可以轉型為全面的行動通信業者,提供更完整的行動通信服務。」唯有這樣處理,才能避免無線寬頻接取產業重蹈數位式低功率無線電話(CT2)失敗的覆轍。  言猶在耳,當時主流主導技術WiMAX,很快即已證明無法商業化,連其主推業者英特爾(Intel)都放棄發展此一技術,無線寬頻接取產業處境更為險峻。然而政府既未解決無線寬頻接取產業發展的困境,又將開放行動寬頻業務(即4G)執照,對前者之業者不忠實,對後者之競標業者不誠信,明顯極為可議。  其實NCC 5月公布的行動寬頻業務管理規則,某種程度呼應我們所提拿掉「接取」帽子的主張,其第二條定義的行動寬頻業務(指經營者設置行動寬頻系統,以提供寬頻行動通信服務之業務),與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所指的無線寬頻接取業務並無實質不同,都在於提供使用者發送、傳輸或接收符號、信號、文字、影像、聲音或其他性質訊息之業務。  於此,我們再提醒NCC注意其於無線寬頻接取業務規則草案總說明第二段的宣示,儘早允許無線寬頻接取業務轉型為行動寬頻業務:「為創造合理營運條件,兼顧市場公平競爭,本規則對首次釋出之執照採取有效期較短,但保留經營者執照到期後申請換發機會之規範方式,至於換照後之經營門檻及條件則將調整至與市場中類似服務同一水平之競爭狀態。」  不容否認,政府若允許無線寬頻接取業務轉型為行動寬頻業務,雖然會影響開放行動寬頻業務標金的收入,但是因為無線寬頻接取業務轉型為行動寬頻業務,政府仍然可要求其業者比照行動寬頻業務的標金支付相同的特許費,如此一來,整體收入並不會減少,甚至還會增加,又同時兼顧政府的誠信。  眼下現實的發展是,無線寬頻接取業務可能連第一個6年特許期間都撐不過,因此我們支持行政院政務委員張善政日前的主張:合情、合理、合法解決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的問題。其具體作法應為政府儘早允許無線寬頻接取業務轉型為行動寬頻業務,而不是等12年之後再有作為。

  • NCC: 台灣4G執照確定12月釋出

     兩岸開放4G的競逐賽中,台灣似乎搶先一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22日召開行動寬頻業務釋照公開說明會,並針對行動寬頻管理規則草案進行說明,NCC表示,台灣的4G執照確定將在2013年12月釋出。  NCC說,目前行動寬頻業務釋照的相關作業流程已上網公開徵詢意見,未來將依照《電信法》第14條規定訂定管理規則,作為辦理業務申請、競價程序、籌設、營運監理的依據。  根據NCC規畫,4G行動寬頻釋照遊戲規則及時間表,將於2013年12月釋出700MHz、900MHz、1800MHz等3頻段。  針對台灣即將釋出的4G執照,台北市電腦公會估計,估計未來參與的官方單位及業者投入的金額將達1484億元(新台幣,下同)估計產業界相關廠商可以獲得約600億元的商機。  北市電腦公會說,行動通訊向4G演進發展已是全球趨勢,未來台灣將陸續公告相關的行動寬頻業務管理規則,一旦12月4G執照順利釋出,2013年將會是台灣值得關注的4G元年。

  • 社論-莫讓無線寬頻接取產業成為CT2的翻版

     經濟部過去曾頒布行動台灣應用推動計畫(即M台灣計畫),希望藉由與國際大廠密切合作,建立我國通訊技術完整的產業鏈,包括關鍵零組件、基地台設備、測試設備及用戶端設備,再搭配相關通訊業務特許執照的發放,將該技術及早運用於我國,以便在相關技術的開發與應用上取得先機,獲取更高的創新利潤。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為配合此項產業政策,規劃並釋出無線寬頻接取業務(WBA)執照,南、北兩區共六張。WBA業者在2010年第一季前後陸續開台,提供無線寬頻上網服務。依據行動寬頻產業促進會的統計,累計至2011年11月,用戶總數僅13.1萬戶,可以說是尚處於萬事起頭難的階段。  總結過去兩年推動的經驗,WBA在我國的發展明顯面臨諸多困境:分區各家業者規模受限,同區多家經營建設,多區頻段皆使用相同技術,重複投資;須建置達該區70%人口涵蓋率始得開台提供服務;基地台建設困難,主管機關未落實不對稱管制,新進業者無法與現有業者共站共構。雪上加霜的是,在特許執照發放之後,交通部才通知C頻段業者該段頻率嚴重干擾日本衛星,要求業者與日本代表協商。歷經不下13次與日方協商會議,均未見具體協商結果與解決方案(例如釋出週邊頻段作為補償),嚴重造成該頻段業者系統網路建設時程延遲、基地台天線設置方位角之局限,增加網路建設難度,並減損訊號涵蓋之範圍及品質。再加上近來政府不斷釋出即將發放LTE或4G執照訊息等不確定因素,影響國內、外設備廠商投入研發及生產核心網路設備、基地台及手機、筆電等終端設備的意願,WBA產業的處境可謂是烏雲罩頂。  相較於韓國WBA的成功經驗,我們不願在此以事後諸葛評論當初規劃WBA特許執照的利弊得失,而是希望政府正視WBA產業發展的困境並提出解決方案,以免該產業重蹈數位式低功率無線電話(CT2)失敗的覆轍,同時更期盼針對不同行動通訊業者,制定不同行動通訊業務管理規則,向前邁出第一步。  從最小處言,通傳會應對WBA基地台設置程序鬆綁,俾利其網路的普及與健全。其次,目前全國分區由六家小業者經營的局面必須改弦更張,儘速修改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不再南北分區,並簡化業者合併的程序,甚至應提供其併購整合的誘因,擴大其經營規模,強化其競爭體質。  最重要的是,政府在頻譜特許執照相關政策的規劃上,應注意其前後的一致性與搭配性。因為產業之發展固然取決於市場,但是特許業務市場的發展,往往受到政府後續釋出頻譜特許執照政策的強烈影響。具體而言,政府發放供LTE或4G使用的頻譜執照時,應優先考慮如何與現有的行動通訊產業結合,而不是盲目增加業者的家數。就技術角度而言,最適合LTE或4G的頻譜,應在於700MHz、900MHz,其次是WBA業者使用的2.6GHz(尚保留100MHz)。但是目前700MHz仍由國防部使用中,需要時間清理,並且需要編列龐大預算,以重新購置軍方通訊建置設備;而900MHz則為2G業者使用,並經主管機關同意延照至2017年。放眼望去,政府可利用、最具經濟效益且最適合LTE或4G技術的頻譜,就是WBA業者使用中的2.6GHz。  既然如此,WBA業者使用之技術又未受到任何限定(依據通訊傳播基本法及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的技術中立原則),其現在雖然採用市場主流主導技術WiMAX,但是在通信技術或設備廠商逐漸轉換LTE或4G為技術後,亦非不得轉換採用LTE或4G技術。因此考慮WBA業者業已投入相當人力物力於基礎建設,擁有頻段又可轉換供LTE或4G技術使用,通傳會應修改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管理規則,拿掉「接取」的帽子,使業者可以轉型為全面的行動通信業者,提供更完整的行動通信服務。如此政府也不需另外花費大筆預算更換軍方通訊設備,或急於收回2G頻段,影響消費使用者權益。  要言之,跨越分割的管理規則,將以往細分的行動通訊業務匯流,不僅是WBA產業的出路,也是其他行動通訊產業數位匯流的唯一選擇。

  • 社論-NCC應以不對稱管制促進市場競爭

     通訊傳播為網路產業,需要長期大量投資,一旦業者完成網路建設並滲透市場之後,就具有強大抑制該產業競爭的網路效應,消費者很難再轉向新進業者,致使既有業者大者恆大,市場寡占。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作為事前介入管制通訊傳播產業部門競爭的主管機關,除了不斷釋出市場參進所需的資源(例如頻譜)以開放市場參進,更重要的是應該以不對稱管制協助新進業者快速進入市場競爭,否則新進業者在建設網路負擔以及既有業者網路效應的雙重夾擊下,難逃被迫退出市場的宿命。管制機關最忌諱只知強調形式的法律平等,而無意識地套用對既有業者的管制方式到新進業者。然而近來NCC草擬的二項法規正犯了此項大忌,眼看將造成業者與消費者雙輸的局面,不得不在此提出檢討。  首先,NCC為「強化行政效率並使基地臺管理程序更為明確」,擬整合2G、一九○○兆赫數位式低功率電話、3G及無線寬頻接取業務等管理規則有關基地臺之管理作業,制定行動通信網路業務基地臺設置使用管理辦法草案,「以對基地臺施予一致性之行政管理」。NCC計畫一律要求得標者或經營者非經取得架設許可審驗合格,不得設置使用基地臺,並於申請室外基地臺架設許可一個月前檢具基地臺架設清單、平面圖及立面圖,函送架設地點直轄市或縣(市)政府。NCC除了毫無不對稱管制之認知,對無線寬頻接取業務基地台的下列諸多技術特徵也完全不在意:低電磁波密度、頻率高、波長較短、天線短、耗電少、底面積及體積小,設置輕便容易,但是設置的總數量比2G及3G業務多出許多。NCC對無線寬頻接取業務新進業者採取與2G及3G業務一致行政管理的結果,就是使其無法與2G及3G業者競爭。  事實上,除了基地台,無線寬頻接取業務新進業者必須與眾多既有業者協商互連,依據目前一律必須先行協商互連、互連不成再由NCC介入裁決之制式作法,幾乎穩死無疑。故NCC應該大幅改革互連機制,包括縮短協商(三個月)及NCC介入裁決的期限(四個月),甚至於在電信法對主導業者不作為義務的不對稱管制之外,更應增加課與市場主導者積極作為義務之規定。  第二個錯失不對稱管制的例子是NCC於最近向行政院提出的有線廣播電視法修正草案,其中第7條規定:「本法修正施行後,申請經營有線廣播電視服務者,應以數位化技術,提供有線廣播電視服務,且其系統服務範圍應達經營地區總戶數三分之一以上,始得開始營業;系統經營者擴增經營地區者,亦同。」以「數位化服務範圍須達經營地區三分之一以上」,作為開始營業之前提條件,顯然是延續僅有一家獨占經營時代的舊管制思維(先建設網路才能正當化經營特許)。然而現在全國有線電視普及率甚高,無論新進業者或計畫擴增經營地區的既有業者,面臨已被佔據的市場必定猶疑不前。加上依據該條文規定必須以數位化技術提供有線廣播電視服務,所以需要投資的金額龐大,因此若不能儘速開始營業並從投資中獲得營收,將無足夠的誘因與能力,去打破現行有線電視分區獨占的局面。因此NCC應該回歸不對稱管制,允許新進或擴增經營地區的既有業者儘速開始營業。  以不對稱管制突破既有業者所具有抑制該產業競爭的網路效應,可以說是管制經濟學的ABC,其目的不只是協助新進業者,而是確保新進業者能為市場及消費者帶來新且可持續的競爭。我們呼籲NCC應由此一角度,檢討以往開放業務的成效,並在未來每開放一項新的業務時(例如行動電視執照),都必須先評估既有業者佔據的優勢以及新進業者面臨的困難,再設計有利於後者競爭的不對稱管制手段。唯有如此,才能避免新進業者注定被獵殺的悲劇一再上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