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行政區劃分的搜尋結果,共10

  • 竹縣立委選區劃分 傳疑有政治算計

    竹縣立委選區劃分 傳疑有政治算計

    新竹縣第10屆立委選舉,竹北市行政區被一分為二,與縣選委會召開公聽會決議的選區劃分不同,地方盛傳可能對綠營候選人較有利。縣選委會指出,竹縣立委選區劃分,是行政院長和立法院長協調的結果,是否有政治算計?不知道! \n \n 中選會公告新竹縣下屆立委選區劃分,第一選區為竹北市尚義、崇義、大義、大眉、新港、白地、麻園、聯興、新庄、溪州、新國、新社等12個里,亦即以中華路以西的竹北西區,加新豐鄉、湖口鄉、新埔鎮、芎林鄉、關西鎮、尖石鄉,第二選區為竹北東區的19個里,加竹東鎮等6個鄉鎮市。 \n \n 縣選委會指出,縣選委會基於行政區域、地理歷史及交通動線完整的理由,擬定將竹北、新豐及湖口為第一選舉,竹東等10個鄉鎮生活圈一致,劃為第二選區,去年為此召開公聽會,地方各界都認適合,並做成決議送中央。 \n \n 但立委選區公布,竹北市被一分為二,地方盛傳選區如此劃分,對民進黨較有利,並繪聲繪影稱有人在幕後操控,但地方綠營入士都說,不可能! \n \n 「一個行政區劃為二個選區是全國首見!」縣選委會人員指出,立委選區劃分是行政院長和立法院長討論的結果,是否有政治算計,無從知曉,但地方耗費人力物力開公聽會,決議又不被採納,還不如不開公聽會。 \n \n 國民黨新竹縣黨部代理主委洪文彬說,一選區20歲以上人口有20萬5千餘人,二選區為21萬1千餘人,若以人口數考量,選區如此畫分應該是合理。不過,黨部做過分析,1選區藍軍的得票數,比二選區少2.5%,相對民進黨比較有勝選的機會。

  • 行政區重畫 林右昌:暫時不打算調整

    行政區重畫 林右昌:暫時不打算調整

    行政院會今(17)天討論通過行政區畫法草案,賦予縣市首長行政區調整的法源依據,基隆市長林右昌表示,行政區的調整需要凝聚地方共識後才能進行,現階段他並沒有調整行政區的想法。 \n \n基隆市與嘉義市、新竹市同為省轄市,其中基隆擁有37萬人口、7個行政區,相比之下,嘉義市27萬人口、僅有2個行政區,新竹市44萬人口、僅有3個行政區。 \n \n對此,林右昌指出,行政院版本的行政區畫法,提供了一個法源依據和程序,對於地方的發展影響深遠,但行政區是否調整,需要地方及議會各界進一步討論凝聚共識,他暫時沒有調整行政區這樣的考慮。

  • 政院通過「行政區劃法」草案  內政部:6都皆有迫切需求

    政院通過「行政區劃法」草案 內政部:6都皆有迫切需求

    行政院會上午通過「行政區劃法」草案,將送立法院審議,未來上至內政部、地方百里侯,下至地方鄉鎮市區公所都有權提案發動調整行政區。內政部次長花敬群說,未來立法通過後「直轄市、特別是過去合併升格的直轄市」,鄉鎮市區的規模落差太大,都有行政區重組的迫切需求。 \n \n為解決直轄市的「區」規模差距過大,城鄉落差等問題,行政院會上午通過「行政區劃法」草案,未來將透過「由上而下」及「由下而上」兩種方式進行行政區劃,未來提案不論是由上還是由下發動,都要經過縣市政府、地方議會、鄉鎮市區公所及代表會等層級同意,並經審議、核定後才能發布施行。 \n \n花敬群說,現在很多鄉鎮市區人口規模真的很少,在行政資源上非常有限,在地方自治上量能不足,中央一定要協助地方政府來做地方行政區域的調整,也就是要重新組織到一定的規模,組織動能及預算人力資源才有足夠的量能,去執行競爭力的提升,或生活品質的改善。 \n \n花敬群說,目前行政區劃沒有法制的基礎,來執行這些事情,是因為過去大家用非常政治的態度來看行政區劃法的立法,以致於於本法調節地方自治的機能遭到忽略,所以內政部用「非常平常心」來看待這件事情,當成地方自治必備的基本法規來看,但竟然拖了這麼久,「政府做都不做好、立法機關也不願意真實面對它」,但這次行政院態度堅定,跟過去最大不同就是態度不一樣,政院不會用政治的角度來思考,而是用需求的角度來思考,法通過後直轄市、特別是過去合併升格的直轄市,鄉鎮市區的規模落差太大,有重組的迫切需求, \n \n花敬群今天說明時,一度表示,現階段對於行政區劃「沒有一定的構想」,花敬群解釋,為什麼說不願有一定的想法或目標,是因為牽涉非常複雜的過程,需要自然的形成跟更多的溝通。討論太多又回到過去政治的看待。

  • 紀俊臣》行政區重劃 格局要拉大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宣示將「啟動行政區重劃」。筆者認為這是賴清德出掌行政院3個月以來,最具正面意義的政策宣示。 \n 由於內政部將於2018年5月1日前公告「全國國土計畫」,緊接著直轄市、縣(市)亦須在民國109年5月1日前,公告各該直轄市、縣(市)國土計畫,此時行政院推動行政區重劃,正可與國土計畫的公告銜接,可說是恰如其時的政治工程積極作為。 \n 但賴院長在記者會上表示,政府是基於縣(市)缺人缺錢的現實,決定明年啟動行政區重劃和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這種說法卻有商榷之處。 \n 縣(市)缺人缺錢與行政區重劃其實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當今不僅縣(市)缺人缺錢,就是直轄市亦復如此。賴清德曾主政的台南市難道無缺人缺錢的事嗎?台南市是六都中經濟狀況最差的,而其行政效能也不是全國最好的。 \n 當前政府啟動行政區重劃,絕不可能將六都重劃,也不可能將縣(市)併入直轄市。除非制定「行政區劃法」,明定全國行政區劃併同國土計畫皆由立法院以絕對優勢強制通過,否則只是奢談。當今至多只能進行鄉、鎮、市、區的重劃而已。 \n 賴清德當了解台南市現有37個行政區的懸殊窘況,民國102年該市委託中正大學規畫整併11個行政區方案,台南市現應著手整併。其困難度固然不小,但台南市最近將752里合併為649里的措施就很值得嘉許。因此,進一步推動37個行政區整併為11個行政區,應可適時延伸行政經驗。 \n 事實上,在民國98年核定各該直轄市成立公文中,即明示行政區須依市區部分以20萬至30萬人為一區的合併原則進行合併;至於鄉村區塊則以5000至5萬人為一區。合併為新行政區後的直轄市,將可大量節省人事行政支出,所謂地方缺人缺錢的壓力即可相對減輕。縣(市)部分,亦宜有此種高瞻遠矚的積極作為思維。一旦鄉(鎮、市、區)的第一階段行政區重劃後,配合各該地方國土計畫完成,再俟機進行縣鄉(市)重劃,乃至各級行政區塊的合併改制,都是急不得而須審慎的艱鉅政治工程。 \n 此外,賴清德也宣示將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在此政治環境下,不論如何劃分皆會有反對聲浪,但最大的阻力是來自財政部。只要財政部,主計單位不再堅持,縣(市)公務員職等即可在最短時間內,與直轄市公務員職等相同,而與行政區重劃脫鉤。 \n 關於《財劃法》的修正,宜由中央統籌分配稅款的「餅做大」開始;亦即不僅營業稅除行政成本外,全數撥充,而且將所得稅由1成增加為2成,以充撥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始可積極展現充實地方財源的大格局。 \n 至於縣(市)與直轄市如何公平劃分?比較可行的方法,就是盡量充實「財源多」的地方;至於財源本就不足的縣(市),就以另闢「補助」財源的途徑解決,始可在地方和諧下,盡早完成修正案的立法。 \n(作者為銘傳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 支持行政區重劃 陳其邁強調:應推「大南方」

    支持行政區重劃 陳其邁強調:應推「大南方」

    行政院將研議行政區重劃,並提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希望讓台灣達到均衡目標,立委陳其邁對此表示支持,也強調,新的行政區劃分,必須要能夠翻轉南北區域失衡現況,他舉日前提出的「大南方」主張,認為應該將首都機能分散,藉此提高縣市政府稅源,落實地方財政自主。 \n \n陳其邁表示,現在青壯人口持續往都會區流動,老年人口卻集中於鄉村,導致中、南部縣市在人才與資源的競爭被邊緣化,長期造成區域不均衡發展。 \n \n他認為,首都機能應予以分散,打破重北輕南舊思維,透過區域重劃、區域共同治理,釐清中央地方的財政夥伴關係,以此基礎修正財政收支劃分制度。 \n \n陳其邁進一步建議,首都機能分散,中央各部會應思考所屬權管,按照區域特性遷移到各地方,例如海洋委員會設在高雄外,經濟部、農委會、勞動部等也應該南遷,以達成區域平衡發展目標。 \n \n他說,高雄將深化南高屏區域合作聯盟,思考南台灣區域重大基礎設施,例如加速擴大發展小港機場、高雄港為「智慧雙港」,並配合空間結構整體布局,讓高雄成為台灣經濟首都、新南向基地。 \n \n另外,針對財政收支劃分,陳其邁認為應考慮提高營業稅、所得稅留在地方的比例,如此一來,地方自然會更努力拚經濟,讓地方財源更充足,構成正向循環,落實行政院長賴清德所期許「均衡台灣」目標。

  • 戶數落差大、業務不均 中市府著手劃分鄰里行政區

    戶數落差大、業務不均 中市府著手劃分鄰里行政區

    台中市人口持續增加,每年約增加2萬人,合併5年以來已增加11萬人,將可增加1席市議員席位,市府民政局長蔡世寅今日回覆市議員邱素貞質詢時表示,新增的1席議員落於何處將由中選會評定後決定,而該局已著手規劃調整里鄰劃分,將合併20戶以下的鄰,並分割200戶以上的鄰與4000戶以上的里,盼讓各里鄰的業務更加平均。 \n \n 市議員邱素貞今日在議會中指出,至今年6月底止,台中市除和平區外,共有8個區15個里超過4,000戶;共有1,074個鄰未達20戶;另外,有369個鄰超過200戶,各鄰人數不平均,確實導致有些鄰長不能負荷,建議應該予以合併或分割;市議員蘇慶雲則提醒,石岡、東勢與和平等偏鄉,每個里鄰的範圍都很大,希望民政局劃分里鄰時,應重視區域間的均衡。 \n \n 民政局長蔡世寅表示,台中市做為宜居城市,每年都會新增2萬多市民,合併以來已經增加11萬人,目前確定會增加1席議員,但是至於落於哪一區則由中選會評估之後才能確定。 \n \n 蔡世寅說,目前已在著手規劃里鄰劃分,原則上1個里約有4千戶,而每鄰戶數如果低於20戶需要合併,高於200戶則需要分鄰,目前統計有8區15里有有超過4,000戶的狀況,因此該局已請區公所著手規劃,預計年底各公所即會向民政局提送分里的資料,待市長核定之後將再送議會審議,並於下次里長選舉前一年完成劃分,以順利完成里長選舉。

  • 時論─預防蠑螈選區 行政區應一併調

     上周末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率先打破了二○一三年台灣沒有選舉的設定,接下來我們只能說「今年沒有大型選舉」,期待今年仍是「機遇年」。這場農曆年前的選舉,歷經派系操兵檢驗、一人對一黨、藝人站台、火大遊行,熱鬧有餘、話題十足。縱然只是一席立法委員,對台中市五個行政區、兩個里內的公民來說,確也是關乎切身,而選區的劃分更是引發關注。 \n 台中市第二選區從中部海線沿伸向山線,包含沙鹿區、龍井區、大肚區、烏日區、霧峰區,又跨越草溪吃進大里區東湖、西湖兩個里。另外二十五個里則與太平區同屬第七選區,大里區成為台中市唯一立委選區被一分為二的行政區。 \n 自第七屆立委選舉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以來,大里選出的立委似乎都命運多舛。先是當選人被側錄「到叩」賄選,被判當選無效,補選過程中亦有「代父出征」的戲碼上演。落選者於補選捲土重來順利當選,連任第八屆本已是囊中物,卻涉嫌酒駕肇事逃逸,辭職退選,到現在區內另一席立委亦是當選無效。 \n 立法委員一任四年,大里地區卻在六年內經歷了四次立委選舉,平均一年半要面臨一次立委改選,公所、政黨幾乎年年在為選舉備戰。為了趕在農曆年前將此事塵埃落定,公所急如星火趕辦各項選舉業務,撥出時間、人力特別服務這兩個里的公民。 \n 早在第七屆立委選舉前、補選時就有里民發起多次抗議,不滿遭切割出去。這兩個里的公民,在第七選區補選時,只能「看別人吃麵,自己喊燒」;這次第二選區補選,對區內絕大多數民眾來說卻「事不關己」,出了里界便毫無選舉熱度,好似「次等公民」,剝奪了里民與區的社會聯繫,不利社區總體營造。 \n 歷史上著名的選區劃分案例│「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為政治學與選舉研究中不敗的教材。當時美國麻州州長Elbridge Gerry,為確保所屬政黨贏得較多席次,蓄意將麻州選區重劃,讓敵對陣營票源集中在少數選區,保障其政黨候選人不成比例地當選。當時重劃的選區中,有一選區於地圖上看起來狀似一種長得像蜥蝪的兩棲動物─「蠑螈」(Saismander)。政壇便將Elbridge Gerry的姓和Saismander的字尾組合而成「Gerrymandering」這個新字。政治學中用以指涉為照顧黨派利益,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方式。 \n 從前兩次立委選舉這兩個里的候選人得票分析,縱然都是特定候選人勝出,也算不上「橫掃」,約以六比四拿下。尚不必扣以圖利特定人、政黨的帽子,但若是為支撐一席立委的公民數量考量,便應將選區與行政區一併調整。現行五都(甚至第六都)或多或少都存在類似的問題,長遠的「北北基」,以及含括台中、彰化、南投的「大中都」更不可忽視。 \n 第八屆立委任期還有三餘年,衷心期盼這次台中補選,是本屆立法委員最後一次,也是唯一次補選。(作者為歷次立委選舉監察員,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研究生)

  • 社論-中央與地方關係亟需重新界定

     喧鬧的五都大選甫告落幕,大台中市長當選人胡志強就率先發聲向中央喊話,強調五都首長面臨這麼多選民的壓力和託付,應該讓五都市長參與中央決策,以協助解決基層的需求和反應。 \n 胡志強的這番談話,其實意謂著從今年12月25日五都市長就職後,台灣即將進入全新的五都政治格局。除了牽涉到中央與地方關係的重新定位,也包括中央必須調整決策的思維與模式;而五都之中除了台北市與新北市的轄區沒有改變之外,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都要進行一番繁複的縣市轄區整併過程。此外,五都新局成形後,剩下的17個地方縣市在資源分配與發展上會不會愈趨邊緣化與弱勢化,無疑都是值得關注的焦點。 \n 首先馬上要浮上檯面的,自然是中央與地方關係如何重新界定的問題。誠如胡志強所說,向來中央一直講和地方是夥伴、兄弟關係,但實際上中央集權又集錢,地方不只在財政上難以自足,在關係到地方的重大公共決策上也少有參與的機會。在現狀下,北、高兩市長雖可列席行政院院會,但形式意義大於實質功能。因而在五都成立後,除了是否要擴大邀請五都市長都得列席院會,更重要的是應該針對與地方事務有直接關係的公共政策,建立讓地方能夠參與討論、共同決策的嶄新機制,也才能真正落實中央與地方的夥伴關係。 \n 除了與聞決策之外,包括五都在內的地方政府,更在意的尤在於如何透過財政收支劃分法的修法,讓地方可以獲得更多的自主財源,和更合理的統籌款之分配補助。而為了兌現選舉政見,力求表現,透過公債法的修法,提高地方政府的舉債額度,自然也是五都市長所要全力爭取的。面對地方政府的爭權與爭錢,今後行政院自然不可能相應不理,或關起門來自做決策。其中涉及要修法的部分,立法院也有必要提升議事效能,以符五都新局之所需。 \n 其次,五都新局在年底到位後,除了台北市基本上沒有顯著改變之外,其他四都馬上要面臨的就是原有的鄉鎮市都要改為官派的行政區,但是更進一步要面對的,則是行政區域要不要重新劃分調整的問題。以台北市的經驗來看,當初升格為直轄市時有16個區,後來根據人口分布予以調整為12個行政區。相較之下,其他四都,如果只是把原有的鄉鎮市一律改為行政區,則區的設置將多達29個至39個,而各區之間人口差異懸殊,在改為官派已較無選舉勢力範圍的顧慮下,未來的四都理應進行較大規模的地方行政區劃,以利地方的長遠發展。 \n 同時,新五都運作後,為求表現理應戮力建設,所需經費除了經由修法向中央多所爭取之外,五都市長也應本於地方自治原則,致力增加自主財源,而不是只會一味地向中央要錢。這一點在地方鄉鎮市改為官派的行政區之後,不再有選舉因素的掣肘,五都市長理應大刀闊斧的推動改革,也才不負選民選票的付託。至於透過修法增加舉債額度,以目前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財政狀況早已債台高築來看,我們認為五都市長一定要注意財政收支的控管,以免債留子孫,甚或面臨破產的窘境。 \n 另外一個同樣不容忽視的課題,則是在五都成局後,剩下的17個縣市極有可能被進一步的邊緣化與弱勢化,尤其在五都升格取得更多的資源後,相形之下地方縣市政府的財政困境可能更形惡化,以致無力推動地方的建設。最後則可能出現兩極化的發展,即一切的資源、人才、機會都匯集於五都,剩下的縣市則會益形凋敝、落後。要解決這樣的困境,執政當局的確要有一番全盤的考量,譬如基於地緣和區域整體發展的考量,讓台北市、新北市和基隆市合併為大台北都,應該是一個值得推動的選項。另外,新竹市縣與嘉義市縣,今後也應朝分久必合的方向來規劃,而屏東是否要併入大高雄都,目前已有這樣的呼聲,理應進行可行性的分析與評估。 \n 綜而觀之,五都選舉的確不只是台灣眾多選舉中的又一次選舉而已,而是將會改變地方的行政生態,也會改變中央與五都的互動關係,進而又會全面影響中央與五都與17個地方縣市之間的互動關係。我們期待這樣的改變能夠帶來良性循環的生機,而不是形成五都諸侯割據、各自為政的局面,更不是惡化為中央與地方分庭抗禮撕裂的亂局。

  • 立委選區劃分 南縣市還要喬

    針對台南縣市合併改制後,立法委員將增加一個席次,昨天上午,台南縣、市選委會舉行公聽會,縣市對於如何劃分選區的立場不一,各自提出兩個選舉區劃分案展開討論,預計三月底前達成共識,屆時提報中央選舉委員會。 \n台南縣市合併改制後,依照去年十一月人口數,區域立法委員席次將由第七屆的五席,增加為第八屆的六席,選舉區變更案依照規定,需在五月底前呈報立法院。 \n台南縣、市選委會各自提出的選區劃分案中,依照地理位置與人口各有不同劃分見解,台南市傾向把緊鄰台南市的永康市單獨拉出來,與台南市部分行政區結合後,重新劃成一個新選區。 \n不過,台南縣則希望將永康市與南部科學園區所在地的安定、新市、善化等鄉鎮劃在一起,或與山區鄉鎮結合,另一個提議則是希望把台南市南區劃入仁德、歸仁、關廟、龍崎等鄉鎮。 \n台南縣副縣長顏純左說,立委選區劃分應掌握能否票票等值的原則,及選民被服務的習慣性。他表示,台南縣選委會提議將永康與南科園區劃在一起,對整體選區的變動性不大,且劃分後,每個選區的人口數差距最小,是最適合的提案。

  • 盼設潭雅神區 3鄉長參選市議員

    台中縣市合併在即,台中縣潭子、大雅和神岡三鄉,不論風土人情、區域發展,甚至議員選區,一直都是緊密在一起,三個鄉長擔心合併後,區域會被分割得四分五裂,卅日率先聯合公開參選明年市議員,保障潭雅神成立一個行政區─潭雅神區。 \n大雅鄉長吳顯森說,明年台中縣市合併後,面臨著區域劃分、業務整併,以及社團業務、名稱重疊等問題,而大雅、潭子和神岡三鄉,一直都是同一個縣議員選區,如果日後被分割,三地恐怕會四分五裂。 \n他補充說,中科園區有部分基地在大雅鄉,未來很可能全併到台中市西屯區,而潭子鄉頭家村,鄰近台中市北屯區,為了人口考量,也有可能被合併。 \n潭子鄉長簡文祥和神岡鄉長羅永珍也說,三鄉居民生活型態相近、工商農業互補,非常適合成立為合併後的新的行政區,而新的行政區畫分,是由市議員審查決定,因此潭雅神三地是否完整保留,單獨成一區,市議員扮演重要角色。 \n吳顯森、簡文祥和羅永珍三個鄉長昨天首次帶領所有主管,共同開會討論合併後的相關議題,三人並且不避諱的共同發表聲明,一起參選明年市議員,為的就是潭雅神區域的完整性,三地成立一個行政區,就叫潭雅神區,三人的表態參選,得到在場四十多名主管熱烈支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