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行政覆議的搜尋結果,共09

  • 茅于軾北京天則研究所被查封 禁接受採訪

    茅于軾北京天則研究所被查封 禁接受採訪

    由中國大陸知名自由派經濟學者茅于軾所創辦的民間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已遭北京官方取締,理由是「未經登記擅自非企業單位進行活動」,其旗下的北京中評網資訊技術服務公司執照亦被吊銷。目前天則研究所與旗下公司員工已遣散,茅于軾本人則不允許就研究所被取締接受外界採訪。

  • 吳威志》還好,有行政法院

    吳威志》還好,有行政法院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名譽維護、財產保全」等事由,認為黨產會的處分將會造成婦聯會難以估算的損失,且預定的公益、福利事務皆將無法進行,有其難於回復的損害,裁定在撤銷本訴確定前,停止執行凍結婦聯會的資產。 \n 加上日前行政法院才裁定釋憲公布前,停止訴訟程序。在在顯示行政法院遵循法治國「依法行政」的精神,一定程度落實「無罪推定」及「罪刑法定」原則,避免了行政權無限擴張、任意推定!惟黨產會卻說一定提出抗告,且「婦聯會若在裁決出爐前,任意動用財產,將依條例開罰」。殊不知依據《行政訴訟法》北高行有權裁定;縱使黨產會提出抗告,也無停止執行裁定之效力。 \n 黨產會依據不當且違憲之虞的《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兩年來針對特定對象的現有財產,採用了極權國家的「推定」法制,將「舉證責任」嫁禍於人,而且條文使用「不當取得」就想取代「違法取得」,簡直以強盜方式搶奪財產,無視憲法對人民財產權的保障。 \n 更甚者,《黨產條例》不僅規定禁止處分的財產要「登記機關限制登記」,也要「金融機構凍結帳戶」;更惡劣地,要被處分者於有爭議或不服決議者申請復查;等於「決定權」完全操控在這個行政黑機關的手上。這個由民進黨主導的法案損及人權,甚至手段超越了中國大陸的法制。 \n 以中國大陸《行政強制法》「凍結財產」為例,該法特別強調「依法行政」,應適當依照法定的許可權、範圍、條件和程序,而且不得利用行政強制權為單位或者個人謀取利益。 \n 大陸《行政強制法》第8條對於行政救濟權如申辯權、申請行政覆議、提起行政訴訟及損害賠償等亦有積極規定,第17條更規定「應由具備資格的行政執法人員實施,其他人員不得為之」;對照黨產會不僅是黑機關,還用非檢調人員執行簡直無法比擬! \n 中國大陸為了避免過往的威權行政,涉及侵害人民權益,亦在《行政強制法》第16條規定「違法行為情節顯著輕微或者沒有明顯社會危害的,可以不採取行政強制措施」。此條情節與台北市市長柯P選前談到民進黨處理轉型正義時,評論不要再追究已屬公益社團的救國團,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n 至於「凍結存款、匯款」也有嚴格規範,《行政強制法》第31條規定「自凍結存款、匯款之日起30日內,行政機關應當作出處理決定或者作出解除凍結決定;雖可延長,但是延長期限不得超過30日。」 \n 足見凍結財產必須符合「行政比例原則」、「違法明確性原則」及「法定不變期間」;反觀,黨產會凍結中投公司資產已2年、婦聯會已10個月、救國團也近4個月,都已超過對岸法定期間,可見黨產會威逼恐嚇的手段幾近殘酷!還好,行政法院仍然秉持正義獨立審判!(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 江內閣提覆議 總統未回應

     繼去年會計法後,針對地政士法修法,江內閣2度向立院提出覆議,總統馬英九今天出席活動時,面露微笑並未回應。 \n 馬總統上午出席「2014年天下經濟論壇」開幕式,會前面對媒體詢問有關江內閣2度向立院提出覆議,是否覺得頻率太高或行政團隊不嚴謹,並未發表談話。1030121 \n

  • 短評-政院切莫創惡例

     行政院本周四院會做出破天荒的決定,要把立法院兩年多前三讀通過的《個人資料保護法》分段施行;部分行政院同意的條文十月一日先行上路,而政院認為窒礙難行的條文,都暫緩施行,直到立法院重新通過行政院滿意的條文為止。 \n 過去,為了避免造成行政、立法兩院的衝突,曾經有部分的案例,行政院捨棄了憲法規定的「覆議」機制,改以再提修正案的「偷吃步」,「以修法之名,行覆議之實」。但這次把「本法施行日期,由行政院定之」這幾個字,擴張解釋為行政院有權讓法律「分段施行」,陳揆恐怕是憲政史上第一人。依此,行政院對於立法院通過的預算、法案都將可以選擇性的遵守:這部法律一三五條有效,二四六條擺冰箱,這個預算、這個決議,我接受,另外那個可以當作沒發生。 \n 此舉不僅紊亂行政、立法兩院間的監督制衡關係,也同時顛覆行政院與總統之間的關係。經總統公布的法令,在總統另為其他公布的情況下,政院居然就可片面決定該法令不對人民發生效力。這也算寫下憲政史的新頁了。 \n 政院今天認為窒礙難行的條文,多是當初政院自己堅持的。政院決定「以今日之陳揆,否定昨日之吳揆」,想必是有一定的苦衷,並認為此舉或許可以減少對業界的損害。 \n 但我們也必須提醒法律人出身的總統和閣揆,便宜行事與目無法紀之間,往往也僅有一線之隔。值不值得為了此事,甘冒「違憲」的大不諱,創造新的憲政惡例?馬總統與陳揆恐怕要三思!

  • 陸最高院:強拆屋須裁執分離

    陸最高院:強拆屋須裁執分離

     大陸最高人民法院9日頒布《關於辦理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補償決定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要求未來各地方政府若要強拆房屋,必須執行「裁執分離」,即不能由同一機關同時行使裁決權與執行權。對此,台灣專家指出,大陸頒布此一《規定》比較像是在做表面工夫。 \n 大陸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負責人表示,這個《規定》的實施,將從制度上理順房屋徵收與補償工作的程序,且能防止強制執行過程中發生違法和侵犯被徵收人合法權益的情形。 \n 上述負責人表示,《規定》明確「裁執分離」為主導的強制執行方式,是要體現權力的監督與制約原則,進而防止權力濫用侵害相對人合法權益。 \n 司法監督徵收合法性 \n 在強制執行上,「裁執分離」主要體現為兩種情形:一是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規定,被徵收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覆議或不提起行政訴訟,在補償決定規定期限內又不搬遷的,將由該地人民政府依法向法院提出強制執行的申請。這一規定意義在於:徵收補償決定的合法性、正當性需受到司法機關監督。 \n 二是行政機關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的,將由行政審判庭進行審查並作出裁定,若需要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將由人民法院執行機構組織實施。這是為了從現實可行性出發所做的規定,且該《規定》認為,若人民法院認為自身有足夠能力實施時,也可依《規定》由人民法院執行。 \n 地方拆遷將更謹慎 \n 此外,申請機關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時,除強制執行申請書和附具的資料外,司法解釋要求申請機關要額外提交其他材料,包括:徵收補償決定及相關證據和所依據的規範性文件,徵收補償決定送達憑證、催告情況和房屋被徵收人直接利害關係人意見,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等。 \n 台灣研究大陸拆遷衝突的專家則表示,大陸頒布此規定其實是「做好看的」,事實上,地方政府僅需一通電話就可以「疏通」法院,所謂的維護民眾合法權益,其實只是多一道手續做表面工夫而已。 \n 不過,該名不願具名的專家強調,事實上近年來大陸強制拆遷導致的衝突,與過去地方政府的蠻橫相比,目前已經相對好很多了。一方面是因為大陸媒體十分關注釘子戶議題,地方政府一不小心就會「踢到鐵板」,所以各地方政府官員也十分忌憚。 \n 二方面是地方政府為避免爭端,近期給被拆遷戶的補償條件越來越好。中央到地方政府確實越來越審慎面對這個問題。

  • 方便當隨便 挑戰立法權恐違憲

     通過近兩年的《個人資料保護法》遲遲沒上路,行政院不僅不檢討自己的怠惰,還破天荒的想讓法律分段上路,進一步侵害立法權。此舉一旦成真,未來勢必影響兩院運作。 \n 根據《憲法增修條文》規定,行政院認為立法院通過法律「窒礙難行」時,應於十天內提出覆議案。立法院早在九十九年四月就完成《個資法》立法,行政院當時沒提覆議,就代表接受立院的決定,沒有道理在法律一天都沒有實施下,就再次提案修法。 \n 過去《全民健保法》、《公益彩券發行條例》兩個法案中,的確曾出現行政部門刻意以提出修正案迴避覆議的惡例,但類似《個資法》在兩年之後才提案修法,卻絕無僅有。 \n 該法部分條文是當初行政院版的原條文,為了避免造成「陳揆推翻吳揆」的印象,行政院不僅沒有檢討其中的行政疏失與怠惰,居然異想天開,要讓部分條文「暫緩實施」。 \n 根據《中央法規標準法》的規定,「法規應規定施行日期,或授權以命令規定施行日期」。決定法律何時開始影響人民的權力義務關係,原本就是立法權核心的一部分;授權行政院決定施行日期,是為了給行政部門方便,避免行政效率不彰、準備工作延宕,導致法律無法落實。 \n 孰料,行政部門居然「把方便當隨便」,自認可以拆解立法院的授權,讓法律分段施行。此舉不但有違憲之虞,更形同是對立法權的公然挑戰。

  • 廈門維穩 國泰婦產科醫院停罰

     廈門國泰婦產科醫院去年被廈門市衛生局吊銷營業執照。但幾個月後,又透過行政覆議「起死回生」。作為衛生局的執法監督人員鄭幼卿索性在媒體爆料稱,該醫院透過各種力量和關係,企圖力挽狂瀾。廈門市法制局的官員甚至還以「社會維穩」之名,停止懲處國泰婦產科醫院。 \n 《中國青年報》報導,去年10月,廈門市衛生局根據福建省信訪局、中央紀委轉來的國泰醫院內部員工舉報材料,組織現場檢查後交由廈門市衛生監督所立案查處。因舉報內容有涉及行賄相關人員等情況,此前並不負責監管國泰醫院的鄭幼卿,被指定為該案的主辦人員。 \n 剛接手國泰醫院案時,就有人告訴鄭幼卿,「肯定吊不了國泰的證」。 \n 但在她的堅持和鐵證如山的證據下,今年7月4日,廈門市衛生局對國泰醫院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並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吊銷計畫生育技術服務執業的資格。 \n 行政覆議案無視違法 \n 但國泰醫院無視吊證處罰,依舊公開營業。而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行政處罰,被一紙決定書停止執行。最終,國泰醫院通過行政覆議,成功地撤銷吊證處罰。 \n 今年7月20日,鄭幼卿和廈門市衛生局3個有關處室的工作人員來到廈門市法制局,法制局一名處長給了他們一份關於「停止執行具體行政行為通知書」的意見,並說:「根據市信訪局反映,考慮到社會維穩,及有200多名員工就業和國泰的經濟損失,決定停止執行具體行政行為」。 \n 鄭幼卿說:「一家機構這樣違法,且如此囂張,法律規定違法所得達到人民幣3000元就吊證,它違法所得是40幾萬元;使用無證人員兩名就可以吊證,它達到9名。這到頭來還吊不了證,你說我們以後怎麼執法?」 \n 監查員無耐訴諸媒體 \n 在廈門市政府法制局,為了行政覆議的決定,鄭幼卿甚至與法制局官員叫板(挑戰),毫不讓步。鄭幼卿告訴《中國青年報》:「在之後的辦案和行政覆議過程中,我有了從未有過的經歷,看到國泰醫院異乎尋常的大膽違法和無視監管,而某些領導顛倒是非、無視事實和法律,甚至強行保護違法醫院。」 \n 無奈之餘,鄭幼卿只好訴諸媒體,透過輿論力量,來維護執法者的公信力。

  • 被控偷稅 艾未未覆議遭刁難

     針對遭指控「偷稅」,大陸維權藝術家艾未未的上訴之路一波三折。艾未未原本打算以籌集所得的借款作為「擔保」,向北京市稅務局申請行政覆議,但北京稅務局臨時電話告知,該筆款項必須存入北京稅務局指定的一個帳戶。目前該筆款項已經存入指定帳戶,正等待對方確認。艾未未表示,他對當局重新審議此案並不抱太大希望。 \n 艾未未在「推特」發表聲明,截至十四日止,共收到大陸民眾近三萬筆借款,總金額八百六十九萬餘元人民幣。除了透過匯款,據指出,有居住北京的民眾,將鈔票折成紙飛機直接「射」入艾未未的工作室。 \n 艾未未的律師浦志強表示,艾未未十四日提出八百五十萬人民幣的銀行存款憑證當保證金,準備就逃漏稅指控提出行政覆議,但北京市稅務局臨時電話告知,必須直接存入指定的帳戶。浦志強說,北京市稅務局的要求不合法,此舉可能被解讀為認罪並支付罰款。 \n 艾未未是在本月一日接到北京市稅務局的處罰決定,限期十五天之內繳納總計一五二二萬元人民幣的補交稅款(八四五萬)及罰金(六七七萬),如逾期,將被處以每天廿餘萬元人民幣罰款,並追究公司法人的刑事責任。為爭取行政覆議,艾未未決定先提出補交稅款部分的八百四十五萬人民幣保證金。

  • 公共利益必須有程序保障

     今年春節前,江蘇常熟湖苑五區的居民們從《常熟日報》上的一則通告突然得知,自己房屋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將在15天內被收回,隨之而來的就是拆遷。當地稱,這次拆遷為的是把這裡建成常熟未來的「休閒商務區」,法律依據是「公共利益」。 \n 長期以來,相關法律的缺位,容易導致商業利益被硬解釋成「公共利益」,從而使「公共利益」的一些根本特徵被稀釋。那麼,在「公共利益」的實現過程中,至少應保障私人利益的博弈權,與公民對自己權利受損後的表達權、監督權,成為用以維護公平的必要救濟。 \n 一般公共利益的決定,應大致包含以下兩個程序,一是地方政府在組織有關部門論證後,應當將徵收目的、徵收範圍、實施時間等事項予以公告,通知到具體利益人,最好能採取論證會、聽證會或者其他方式徵求被徵收人、公眾和專家意見。借鑒世界其他國家之經驗,這些舉措很有必要。 \n 二是經徵求被徵收人、公眾和專家意見,無重大爭議的,由政府作出徵收決定;存在重大爭議的,由上一級政府裁決。若被徵收人或與徵收有利害關係者,對徵收決定不服的,可以申請行政覆議或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而在這兩個程序未被履行前,有關部門不應該強制進行。 \n 遺憾的是,我們常常看到在行政覆議沒有任何答覆、法院對立案不置可否時,強制徵收或拆遷已經開始。眼下常熟市的此次徵地和拆遷,不又是一典型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