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街貓的搜尋結果,共186

  • 貓耳朵寫周記-人生百忌,樂活優先!

     喵~休個小假的貓耳朵昨天剛從貓奶奶家滾回來,天天吃鮮魚鍋,肚子又圓了幾吋,而且耳朵好癢,是不是太多人守著貓欄呼喚我啊?咪啊,貓耳朵這麼受歡迎,早知道就出來選總統,貓的政見第一條就是祭出華麗版《動保法》,規定不管家貓街貓每餐都要吃飽飽,瘦身的貓都要被逮捕! \n 「大選結束了,閉嘴~」啪!捲麻花不知從哪裡竄出來巴了我一掌,把貓給打醒。喵嗚嗚,對啦,本周的話題應該是過新年啊過新年。新年要看什麼書?當然是農民曆啊!比如貓奶奶就常捧著小小一本農民曆,端起老花眼鏡看個不停。 \n 不過,農民曆雖然千古流傳,但對很多人來說並不實用。貓覺得對現代人來說,集合彭啟明、洪震宇、李咸陽三方專家合寫而成,結合了氣象解說、當令食材、旅遊景點和命理卦象的新書《樂活國民曆》(遠流),才是好用又好看的農民曆哩。 \n 沒想到捲麻花突然亮出一本新書《人生百忌:劉墉教你趨吉避凶》(時報)問貓:「那妳知道除了農民曆以外,劉墉也會教人趨吉避凶嗎?」 \n 喵,真讓貓如雷轟頂,沒想到暢銷作家劉墉改行去當命理老師了!貓瞪大眼睛翻開書來看,咪的,其實他寫的還是職場教戰手則,一篇篇案例教人如何學會職場做人,才能避開地雷,順遂過日子。 \n 出版社取書名真有創意,搭上過年算命風潮,硬把劉墉變成算命仙,害貓差點找他來看風水……。等等,下次再聊,捲麻花已經拖著我去行天宮找人看流年了,大家新年快樂呦,喵~。

  • 把妹不抓鼠 英首相府貓受懲戒

     英國唐寧街首相府「首席捕鼠官」、公務貓賴利(見圖,摘自英國每日郵報網站),捕鼠績效不彰,行為懶散,致使首相卡麥隆在府內餐宴必須以手中刀叉對抗四處橫行的老鼠,將受紀律懲戒。 \n 四歲的虎斑貓賴利,今年初才被首相府從倫敦一所流浪貓狗收容中心相中並領養。唐寧街期待這隻「天生具有強烈捕獵本能」的小公貓,可以擔任對抗首相府內長期以來鼠患猖獗的重責大任。 \n 孰料,賴利進入安適的首相府後,對老鼠興趣缺缺,過去幾個月只捉到一隻老鼠,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或忙著交女朋友。英國廣播公司等電視台在首相府外做報導時,都曾出現過老鼠在鏡頭前跑來跑去的畫面。 \n 唐寧街鼠患,終於惹毛了首相卡麥隆。上周,卡麥隆邀請閣員到府內晚餐,用餐期間,卡麥隆被迫以手中的銀叉子,擲向如入無人之境的老鼠。不幸的是,自認還挺有運動細胞的卡麥隆未能擊中目標。在場的工作暨退休大臣鄧肯史密斯忍不住問道:「當你需要牠時,賴利到哪裡去了?」 \n 首相府助理對「公務貓」賴利怠乎職守日漸關切。不僅對老鼠不感興趣,賴利平日還經常佔據助理甚至官員的座位。首相府助理透露,賴利的表現,與先前大家的期待落差太大,唐寧街慎重考量施以紀律懲戒。

  • 貓耳朵寫周記-景氣不好,打折貼紙黏答答!

     古代攔街喊冤這種事,沒想到竟然會發生在貓耳朵身上。喵呵呵~別懷疑,儘管貓不是包青天,但專欄寫了4年多,好歹也累積了幾分正義天使的好名聲啊(舔貓爪)。 \n 事情是這樣滴。貓特喜歡最近的天氣,有點微涼,偶爾發熱,總之,逛街散步吃魚抓蝨子,日子過得好不安適。這天,貓逛完統一阪急的周年慶,沿著地下通道走進書店,一眼瞄到幾年前出版的《台灣魚達人的海鮮第一堂課》(如果)。咕嚕,這本書裡有好多好吃的魚喔~。正在擦口水,突然,左邊書區裡呼地冒出一隻嫩貓來,瘦哩巴嘰貓毛還沒長好哩。嫩貓仆街一般仆倒在貓腳邊,咪嗚噢地一陣亂叫,貓只得摸摸他的頭,要他別激動,有話好說嘛。 \n 原來嫩貓也是愛書一族,他在書店裡發現很多書正在打折。原本嫩貓興高采烈,一口氣買了好多本,但每本書上都貼著75折、69折等折扣貼紙,嫩貓看了不順眼,就用他幼咪咪的貓爪撕一撕摳一摳,沒想到好好的一本書,像被人黏上了鼻屎,黏呼呼地一團膠渣,就黏在作者名字上。嫩貓說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何止嫩貓,貓聽了也好想哭,咪啊,那位作者可是貓的偶像哩。 \n 於是,正義天使撚了撚貓鬚,學電影《功夫》裡包租婆的飛毛腿,呼~飛奔到服務台,嚴詞要求服務員換一本沒貼貼紙的書給嫩貓。服務員起初不樂意,貓惡狠狠瞪了他一眼,撂話說:「我是貓耳朵……」話還沒說完,那制服第一個扣子沒扣好的肖年仔,已經雙手遞上一本完好的書來啦。 \n 這件事,讓貓想了好多天,還是不明白。是景氣不好,出版社省錢省到捨不得用方便撕黏的貼紙背膠嗎?讀者們是否和嫩貓一樣,不知道書店有換書服務?還有,更重要的是,貓耳朵的名聲,真的,已經,這麼大了嗎?喵~好虛榮啊。

  • 貓耳朵寫周記-啟動自由之丘,永樂好坐~

     貓耳朵最近又胖了,就算買了Jolin姊姊和塑身女皇等疊起來等身高的瘦身書,也一本都沒瘦到我,只好望衣櫥興嘆。這天貓逛到公館夜市買新衣,走著走著經過台電大樓,竟發現那間小小店面、沒有老闆只有投幣箱的「BOOK.ANEW」二手書店關門了。 \n 這家書店小得只能擠進3隻小貓,眼睛不夠尖的人恐怕很難發現。店裡最大特色就是沒有老闆站崗收錢,請書友依標價投幣買書,完全考驗人性。誠實書店為什麼關門大吉呢?貓正傻在門前搔頭苦思,就被路過的布克貓當頭拍了一掌。聽他一說,才知原來不是書友不誠實,是房東要漲價,書店老闆無法負擔,只好先在8月底收攤,目前正在發動募集,希望轉型成社群支持型書店。 \n 關門的書店不止這家,師大路知青密度最高的布拉格書店,也在前陣子跟大家說掰掰了。但孩子們免哭,因為這個地下店面加上樓上的Cafe Philo知青磁場超強。果然沒多久,新書店「永樂座」就在原址開張,名聲也馬上傳開,照樣成了藝文活動的熱門舉辦地。貓這天和布克貓在書架旁蹲沒多久,數一數就有3個作家、2個導演、5個編輯晃過眼前呢。 \n 雖然媒體老喊出版寒冬,聽起來好像春天永遠不會來(難怪貓都要裹著棉被看書…喵~好冷),但人家開書店的沒在怕,開出版社的也沒有因此打消念頭。比如最近資深出版人席芬離開老東家,成立了「自由之丘」出版社,創社作推出與她合作多年的林黛羚的《老屋綠改造》,以及思想家盧梭的經典《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 \n 另一個曾經打造史丹利暢銷風潮、主編博客來「Okapi」網誌的熱血編輯趙啟麟,也新創出版社「啟動文化」,推出設計人張天捷的日本觀察《東京人,你為什麼有時間穿小孩?》,並重新出版米果的小說《慾望街右轉》。貓話還沒說完咧,布克貓已經跑到門口去磨趙啟麟的褲管了。原來趙老大正好前來跟永樂座老闆「寶兒」談事情,準備9月底在這裡辦新書對談。咪噢你看,世界小不小!貓真擔心再從這裡逛到永康街,沿途會被數不清的作家給絆倒呢,喵喂~。

  • 社會傳真機-茶室女燒炭 心愛貓咪也陪葬

    主人自殺,愛貓也跟著陪葬!離婚多年的洪姓茶室女,前晚被男友發現在梧州街租住處燒炭身亡,愛貓蜷伏在她的腳邊,陪著女主人一起死在床上。

  • 北市家貓 擬強制納入登記

    北市家貓 擬強制納入登記

     北市家貓將納入強制寵物登記!北市家貓數由九十五年五萬七千隻成長至九十九年已達八萬餘隻,但因現行法令未強制家貓須植入晶片,八萬家貓成為潛在街貓來源,不利寵物源頭管理。北市府擬修法強制家貓寵登,根本解決街貓問題。 \n 動保處表示,九十五年台北市已有近五萬七千隻家貓,至九十九年更已成長至約八萬隻,成長幅度高達四○‧三五%,顯見台北市民眾選擇貓咪當寵物比例越來越高。 \n 而近三年自主辦理家貓寵物登記比率,也由九十七年的九‧七四%,至一百年四月底,提升至十三‧二八%,民眾主動為貓咪辦理植入晶片、寵物登記意願有普遍化趨勢。 \n 動保處表示,現行「動物保護法」雖未強制家貓辦理寵物登記,但考量源頭管理效率,動保處已主動提案修改「台北市動物保護自治條例」,將家貓納入強制寵物登記範圍,並藉此解決北市部分棄養街貓增加問題。 \n 目前該條例草案尚於市府法規會審議中,近日就會正式送議會市審議。未來若通過,飼主如被查獲家貓未登記,將限期一個月改善。逾期不改善,可處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 \n 動保處呼籲民眾,愛貓就給家貓一個名份,主動為家貓辦理寵物登記,讓牠正式成為家中成員。此外設籍台北市民眾,家貓還可享絕育補助福利。

  • 街貓被夾8次未通報 北市府挨轟

     四月廿七日上午,北市消防局泉州分隊通報動保處,有街貓被捕獸夾夾傷,並由動保處將街貓送至環南動物醫院診療,發現貓身上共被八個捕獸夾夾傷,疑似受虐。市議員戴錫欽表示,動保處竟怠忽職守,長達廿一天未通報動保警察,讓街貓不僅最終仍難逃一死,死因也無法查明。 \n 戴錫欽認為,動保處是唯一能將動保案移送警察機關的單位,依動物醫院紀錄顯示,自去年一月迄今,動物救援隊共接獲三四八件動保案件,其中達通報標準有卅八件,但動保處卻僅通報十一件,不僅未通報黑數占七一%,通報時間與案發時間更至少相隔四十天以上。 \n 動保處處長嚴一峯回應,受理虐貓案後,動保處立即與派出所、里長現場勘查,以判定受虐狀況。但拖至五月十八日才移送警察局偵辦,確實「久了一點」,有行政疏失。會要求動保員只要目視判定動物有人為虐傷,在廿四小時內,即要將正式文件與傳送單移送警察局偵辦,遏止虐待動物情事。

  • 高雄新餐廳-日光貓 逗貓玩貓啖美食

    高雄新餐廳-日光貓 逗貓玩貓啖美食

     推開店門,看到一隻貓慵懶的趴在窗邊曬太陽,才剛坐定位,又有一隻貓兒無聲無息的從腳邊掠過,「日光貓」是一家以貓咪為主題的寵物餐廳,這群穿梭於店裡的貓兒,是店裡最吸晴的資產。 \n 「哇,好可愛喔。」一對用餐的小情侶,看到貓咪,興奮的拿出數位相機猛拍。「這些貓都是我慢慢收養來的,開店是為了讓同好也有可以和愛貓一起吃飯的地方,目前店裡除了5隻貓外,還有一隻柴犬小汪。」店長小如說,這些貓都很乖,客人可以跟牠們玩,但請不要餵食、也不要做出牠們不開心的動作。 \n 日光貓雖然是寵物餐廳,但烹調料理不含糊,就以義大利麵來說,從煮麵到熬醬全都自己來,小如表示,為了讓義大利麵有彈牙的口感,麵條每天現燙,以青醬白酒蛤蜊義大利麵來說,先用白酒炒香蛤蜊後,加入以起司粉、鯷魚、九層塔打成的青醬,拌炒縮汁,滋味香鹹濃郁,非常好吃。 \n 若想來份下午茶,可試試鬆餅,牛奶、雞蛋、麵粉打成麵糊,倒入鬆餅機時,先不加蓋,以低溫烘烤至8、9分熟後再上蓋,以高溫烤酥表面,至於口味有甜有鹹,不論是甜的熱帶水果冰淇淋鬆餅、還是鹹的德式香腸鬆餅,味道都不賴。 \n INDEX \n ★日光貓/高雄市左營區光興街49號/07-5583938/11:00~22:00/周二店休/收一成服務費

  • 團購美食-奶凍捲爭寵 意外上演露奶秀

    團購美食-奶凍捲爭寵 意外上演露奶秀

     宅配美食的市場逐年增加,型態卻不停轉變,近年來滷味商品銳減,甜點熱潮持續發燒,新口味、新樣貌的甜點藉由網購竄紅,其中,「奶凍捲」就是最好的例子… \n 五、六年前,台灣還沒有聽過奶凍捲這個商品,但近年來卻受到網購興起而快速竄紅,幾乎各大團購網站都可以看到它的蹤跡。 \n 在我眼裡奶凍捲像是改良版的瑞士捲,中間多了一條凍狀的夾心,「安內甘好呷?」透過黑貓探險隊、Yahoo!奇摩、PChome商店街和露天拍賣協尋推薦,鎖定6家名店的熱賣品項,一口氣調來17條奶凍捲,準備好好認識這個剛崛起的甜點新星。 \n 陪著我試吃的好朋友,是平價烘焙的專業師傅-盧清南和劉政榮,由他們來共同分析奶凍捲的超級魅力。 \n 試吃名單 \n ■Yahoo! 奇摩超級商城推薦 \n ★康鼎丹比:原味奶凍捲、巧克力奶凍捲、芋頭奶凍捲 \n ★新橋蛋糕:芒果奶凍捲、巧克力奶凍捲 \n ★明新食品:伯爵紅茶奶凍捲、巧克力奶凍捲 \n ■露天拍賣推薦 \n ★蒂蒂手工烘焙坊:南瓜奶凍蛋糕捲、抹茶奶凍蛋糕捲、可可奶凍蛋糕捲 \n ■PChome商店街推薦 \n ★世唯烘焙坊:芋泥奶凍、巧克力奶凍 \n ■黑貓探險隊推薦 \n ★諾貝爾食品:日式草莓奶凍、日式芋頭奶凍、日式紅豆奶凍、日式巧克力奶凍、日式竹碳奶凍

  • 英相府「公務貓」抓到鼠

     英國倫敦唐寧街十號首相府老鼠為患,公務貓「賴利」(Larry,摘自英國每日郵報網站)今年二月間進駐,負責捕鼠,如今終於不負所託,抓到一隻。 \n 四歲大的虎斑貓「賴利」從流浪貓狗收容中心獲選入首相府之後,雖然很快獲得首相卡麥隆一家寵愛,可是牠顯然缺少殺手的本能,一周一周過去,沒有看到任何死老鼠、死小鳥的身影。 \n 不過情況在本月廿二日改觀。賴利嘴裡咬著一隻老鼠,從首相府花園穿過窗戶,爬進官邸,再把短暫抽搐的獵物放下,似乎很高興地宣告已經圓滿達成任務。

  • 養流浪犬貓散盡家財 伍玲玲累垮

    養流浪犬貓散盡家財 伍玲玲累垮

     四川籍婦女伍玲玲,嫁給比她大卅幾歲的老榮民周文俊,只過了三年好日子,就因丈夫中風變成植物人,她在病榻旁照顧十年後丈夫過世,她轉而照顧八十隻流浪犬貓,把丈夫留給她的所有金錢花在買飼料、租屋養流浪犬貓散盡家財,現在把自己也累垮了。 \n 伍玲玲目前在竹東沿河街租房子一個月要七千元,買飼料一個月八千元,她還天天與貓狗睡在一起,日子過得跟乞丐一樣,一度忙到三餐不正常,病到胃出血差一點丟掉性命。 \n 最近因飼料漲價沒錢買,她到街上跟餐廳要客人吃剩的食物拿回餵狗,一些愛心人士勸她回大陸去,伍玲玲哭得哽咽說:「她捨不得這些犬貓啊!」讓人聽了鼻酸。 \n 一度有愛心人士答應借她一塊土地養狗,但剛搬到二重一處空地就有附近老百姓恐嚇要把她養的狗全部切氣管,嚇得她把四十幾條狗送到新竹市景觀大道附近山區,拜託一位陳小姐幫忙照顧。 \n 日前她上山看這些狗少了廿幾隻,陳小姐哭著告訴她這廿幾隻狗跑出圍欄,在景觀大道上被車撞死了,讓她哭得更傷心。 \n 伍玲玲的丈夫過世,靠每個月一萬一千元的退輔金過日子,這點錢根本不夠,她拜託善心人士行行好,捐助飼料幫她解決燃眉之急。 \n 伍玲玲在竹東沿河街所養的狗,每隻都照顧得非常漂亮,只是養的貓犬數量太多,一天要吃掉兩包飼料,這些犬貓還不時會吵到鄰居,她擔心己經沒地方去了,萬一自己有一天走了,這些犬貓怎麼辦?

  • 鼠輩猖獗 英首相府迎貓進駐

    鼠輩猖獗 英首相府迎貓進駐

     英國首相卡麥隆十五日正式歡迎四歲大的「公務貓」賴利(Larry)(見圖,美聯社)進駐唐寧街十號首相府,職司捕鼠工作。 \n 英國首相府鼠輩猖獗,最近兩度出現在電視新聞直播畫面中。專業捕鼠隊多次出入唐寧街,但成效不大,經仔細評估,首相府決引進一隻擅捉老鼠的貓,負責滅鼠大計。 \n 首相辦公室發言人表示,首相府從倫敦南部的流浪貓狗收容中心,挑選了四歲大的虎斑貓賴利。賴利將與首相卡麥隆一家共同居住在唐寧街十號。 \n 賴利之前,前首相柴契爾夫人收養的流浪貓韓佛瑞,別稱「內閣辦公室捉鼠主任」。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七年居住在唐寧街期間,牠歷經三任首相,看盡名流政客,內政部每年並特撥一百英鎊做為韓佛瑞的伙食費。 \n 九七年工黨執政,布萊爾一家住進唐寧街後六個月,因雪莉布萊爾不喜歡貓,韓佛瑞被迫退休,為一名公務員領養,二○○六年辭世。 \n 賴利是十四年來,英國首相府首度正式引進的貓。唐寧街發言人表示,賴利不只是卡麥隆家的新朋友,牠還要能捉老鼠才行。 \n 除了老鼠,唐寧街首相府和辦公室內還有跳蚤和蝨子為患,滅蟲專家多次出入,但迄今似仍未能殲滅蟲蟲大軍。

  • 一景小記-植物園裡的貓

     暗色逐漸籠罩的黃昏,走過植物園蓋滿九重葛枝葉的小廊徑,來到涼亭旁的木棧地板休憩區。一位婦女,拿著罐頭,正餵食著三隻,不,又來一隻了……,共四隻不同顏色的貓。 \n 我忘了婦女分別呼喚著牠們甚麼名字了,但能像猴硐貓村一樣,每隻貓都有名字的話,表示有人關心著牠們,這些貓都很幸福了。 \n 日日固定與牠們見面,不僅帶來糧食,與牠們磨蹭、喃喃對語一番,然後依據貓兒們的外部特徵或性情,為牠取個名字,大概就是愛街貓人的特色了。 \n 我是常來植物園散步的,最近幾年,的確見到的貓兒較多了,或許受到朱天心、隱匿等關懷街貓的作家,經常寫文章報導的影響,弱勢的流浪貓受到的關注也較多吧!植物園這幾隻街貓,毛皮顏色或身材都不錯,精神也很好,顯示牠們不愁食糧問題。 \n 最重要應該是環境吧!植物園裡,汽、機車的威脅較小,又不會因餵食罐頭、餅乾的殘渣,造成住宅的衛生問題而遭致某些不喜愛貓人士的驅趕或傷害,先天上,精神就愉快、安定許多了。植物園處處有樹可爬,有麻雀、松鼠可追,有花叢樹下可鑽進鑽出,運動量足夠了,加上空氣清新,對健康也應有益,這種環境,應該算是流浪貓的天堂了。 \n 我想,這兒的貓每天清早看到在園裡做體操、打太極拳的運動人士,會不會也想跟著抖擻、抖擻筋骨呢?

  • 省吃一口飯 9旬嬤餵街貓50載

    省吃一口飯 9旬嬤餵街貓50載

     「只要我少吃一口飯,這些貓就不會挨餓了。」住在關山鎮的九十二歲阿嬤李桂香,五十年來就秉持簡單的信念,固定餵養流浪貓長達半世紀,如今雖然是垂垂老矣的老人,走路也要拄著柺杖,不過她還是堅持「不能讓貓挨餓。」 \n 「我一個月也花不了什麼錢,貓也只是吃我們一般吃的飯菜,負擔不大啦。」李桂香說,她每天餵貓吃兩餐,主要都是吃剩菜剩飯,只要飯加些菜湯,偶爾加魚罐頭或買些魚給貓加菜,流浪貓來的太多不夠吃時,就再加些貓飼料,它們就可以溫飽。 \n 她說,一家人搬到現址居住已經五十年了,當初就是因為看到流浪貓挨餓感覺很不捨,才會想說少吃一口飯,貓就能溫飽,她才會開始發願養貓,她認為積善之家慶有餘,現在家中兒孫都發展的不錯,也讓她感到欣慰。 \n 「貓最多時曾經一次來將近四十隻,一天吃掉一鍋飯。」李桂香笑著說,貓來的數量不固定,甚至不同派系還會打架,因此她就將餵貓的碗盆,放置在屋前、屋旁及屋後,盡量避免它們正面衝突,不過近來流浪貓有減少的趨勢,只有將近廿隻固定報到,因此負擔也較輕。 \n 李桂香說,有時出門還是會有貓對她叫,去市場還會跟前跟後,市場賣魚的攤販都知道她在養流浪貓,還會多給魚讓貓加菜。

  • 貓耳朵寫周記-還是台北辛亥貓街卡溫暖

     最近,猴硐這地方在「貓夫人」等一群愛貓志工的愛心行動下,變成了人氣爆紅的「貓城」。上周末風光明媚,貓耳朵便和布克貓相約去這聖地觀摩觀摩。喵的~到了那裡貓差點沒被踩扁,只見停車場滿滿是車,街上滿滿是人頭,還有成群結隊的正妹胸前掛著單眼相機,手拿貓夫人的新書《猴硐貓城物語》(貓頭鷹),另一手拎著貓食「喵喵喵」對我猛叫。貓趕緊收斂平時逞兇鬥狠的樣子,入境隨俗偽裝成和善的猴硐貓,對著正妹的鏡頭淺淺一笑,順便一口吃掉眼前美味的鮪魚…。 \n 待我回過神來,布克貓已不見蹤影。我急得在小坡上到處翻尋,才在暗巷角落裡發現他,活像受虐貓一樣。經過我緊張兮兮的追問,他才支吾說:他原是窮書生出身的貓,一時無法承受這麼尊寵的待遇,活生生被這麼多貓食和鏡頭給嚇傻了啦。 \n 為了安撫布克貓,貓耳朵趕緊帶著他搭火車回到台北辛亥路,心想,他還是乖乖吃朱家姊妹在這裡提供的平凡貓食,步調也悠閒多了。不過,貓等了半天,都沒聽到天心阿姨搖著飼料罐子「匡當匡當」的聲音,大概因為天色太早,人家還在咖啡館寫作吧。 \n 貓呼嚕呼嚕在地上滾了幾圈,實在無聊,便又拎著布克貓上永康街去,果然在咖啡館裡看到唐諾、朱天心賢伉儷。唐諾叔叔正躲在吸菸室裡一根接一根地抽,天心阿姨則擱下手上的書,對我們咪咪笑,還跟貓耳朵說她剛寫完一本街貓觀察日記,預計要跟朱天文、駱以軍、愛貓朋友leaf合出一套4本的貓套書喔。 \n 布克貓順手抓起桌上唐諾的新書《在咖啡館遇見14個作家》(聯經)來看,這種旁徵博引知識豐富又落落長的導讀文章,最適合他這種知青貓的口味啦。不過貓發現書中這14位作家,從海明威、契訶夫到艾可、葛林,全是西方男性大師,唯一的例外,就是台灣的朱天文。這就叫「內舉不避親」啊,唐諾你好樣的! \n 不用說,這天晚上貓耳朵當然等到了朱家的貓食,快快樂樂地跟朱家人共進晚餐。什麼?羨慕我嗎?阿咪陀佛~誰叫你不是生做一隻貓呀。

  • 《猴硐貓城物語》 學會尊重包容

    《猴硐貓城物語》 學會尊重包容

     台北縣瑞芳鎮的猴硐從原本是老人、流浪貓與垃圾聚集的小鎮社區,現在卻成了一到假日便人潮洶湧的著名「貓村」。猴硐在一群愛貓志工的熱情努力下改變了命運,也締造出一段段充滿人情味的在地故事。這場改變的靈魂人物,便是業餘愛貓攝影師貓夫人。 \n 貓夫人因今年獲得日本田代島攝影比賽金貓賞,一時聲名大噪。其實在此之前,她已在台灣各鄉鎮拍攝貓咪多年。她的攝影文集《猴硐貓城物語》便紀錄她與志工、居民一起打造猴硐「貓村」點滴過程,還介紹當地個性獨具的貓。 \n 外型亮麗、個性開朗的貓夫人本名簡佩珊,先生在台北經營獸醫院,五年前她為了架設獸醫院網站開始學攝影。「一開始拍我的孩子,但孩子大了不好擺佈,就拍家裡的貓、野外的貓,從此沉迷其中。」 \n 三年前她第一次踏進猴硐光復里社區,發現當地街貓的「百萬大軍」,欣喜不已,後來和幾位「貓友」投入貓咪照護、結紮、清理環境,甚至進行社區彩繪和愛貓標語製作。二○○九年十月,她在猴硐發起「貓掌日」活動,號召貓友當天到光復社區打掃,改善貓群生活環境。沒想到當天來了超過百人,大家捲起袖子搬運垃圾、拔除雜草,住民們也大力支持。 \n 「其實最吸引我的是猴硐的人,我是愛上這些阿公阿嬤,才付出更多在這些貓身上。」貓夫人表示,他們不像都市人對寵物百般寵愛,而是抱著尊重與包容,留給牠們生存空間。她也希望猴硐的例子能讓更多人有不一樣的思維─與其消極地排斥或驅趕流浪動物,不如尊重生命,追求和諧共存。 \n 如今,猴硐以近百隻貓群成為新觀光景點,每周末有志工駐村解說宣導,為這個老舊社區帶來活力。他們也獲得飼料公司、藥物公司等企業與公部門的贊助,像今年七月台鐵就推出限量猴硐貓咪主題月台票,兩小時內搶購一空。 \n 不過貓夫人也坦言,由於猴硐的環境條件特別,這裡的經驗很難複製。她強調不想改變居民的生活,如今遊客湧入,攤販與垃圾變多,她積極與居民、志工開會深談,希望找到保護住戶的最好方法。

  • 天津風情街 異國氛圍引人嚮往

     奧城商業廣場的國際風情街,集各式美食餐廳、百貨、健身中心於一身,是個充滿異國情調的「夜生活」新去處,吸引海內外遊客朝聖。 \n 河北天津耗資人民幣5億元在南開區打造的「奧城國際時尚風情街」,於上月19日正式開街,主打具有各國特色美食、商品的異國情調十足的商業街,將成為天津吸引海內外遊客的重要觀光景區之一。 \n 去趟天津 昶佯異國情調中 \n 奧城國際時尚風情街,分為八大主題區域,包括作為商業廣場中軸的奧城中央大街,以及國際時尚風情街、娛樂休閒街、精品購物街、特色美食街等。挪威餐廳、一頁西餐、紅酒雪茄吧、瑞士咖啡、瑪佐酒吧、賽百味、寶藤日式料理等逾20個具有濃郁異國情調的商家,充斥整條街道。街內還有10多個經營精品西式速食、外文書刊、原裝國外音像製品等木製和鐵藝歐式商亭,讓街區充滿異國氛圍。街道上擺滿各式街頭小品、雕塑、花壇,還有異域情調的街內燈光照明裝飾,令遊客賞心悅目,浮想聯翩,讓人仿佛置身歐洲小鎮。 \n 古文化街 秉持純正中國味 \n 整個天津,其實處處充滿驚喜,除了近日開放的奧城國際時尚風情街外,還有其他各具特色的商業街區。建議體力較好的遊客,可坐車到鼓樓然後一路走下來,是最好。從鼓樓走不遠就是古文化街,遊客絕不可錯過始建於元代的天后宮(即媽祖廟),被稱為除澳門、台灣天後宮之外的世界三大媽祖廟之一。古文化街是津門十景之一,一直堅持「中國味,天津味,文化味,古味」經營特色,街內有近百家具有傳統文化的店舖。 \n 從文化街出來過海河,就是義奧風情區(新義街),是義大利以外,世界上唯一的一處義大利大型建築群,也是大陸3星級旅遊區。全區1902年建成,是當時義大利在中國天津的租界區,也是大陸唯一的義大利租界。風情區於2005年修繕完畢,自海河岸邊綿延到勝利路。 \n 義奧風情區 義式風情處處 \n 新義街主要是很多義大利租界時期留下的小洋樓和名人故居。新義街著名建築包括梁啟超飲冰室、馮國璋故居、曹禺故居、華世奎故居、第一工人文化宮(原回力球館),以及義大利兵營等風貌建築。 \n 馬可波羅廣場是典型的義大利風格建築,呈現完整義大利風格景觀,保留100年前的地中海風情。眾多影視劇在此取景拍攝,新近而著名的有2009年上映,由范冰冰、章子怡主演的《非常完美》;以及由張鐵林、郭富城主演的《白銀帝國》。在此,你還可欣賞到義大利風情表演,參與各式義大利服飾、工藝品等展示會。 \n 狗不理包子 飄香海內外 \n 天津傳統風味美食豐富多樣,包括製作技藝精湛,受海內外喜愛的「津門三絕」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桂發祥麻花 )、耳朵眼炸糕。之後,貓不聞餃子於1997年被定為津門四絕之一。具有天津地方特色的美食還有張記果仁、曹記驢肉、陸記燙麵炸糕、白記水餃、大福來鍋巴菜、石頭門坎素包、王記麻花、豆香齋牛肉香圈、羅漢肚、熟梨糕等。此外,天津的小寶栗子格外有名,甚至販售世界各國。 \n 旅遊資訊 \n 可從台灣搭直航班機到天津,之後,可搭乘1、4、77、632、635、653、觀2等公車到天津古文化街。義奧風情區在北安橋和大沽橋的河北區一帶,大型指標為馬可波羅廣場,坐公車到北安橋站下車,就可到達,相當方便。

  • 小野貓

     一隻小野貓,這樣可憐的生存著,卻仍不能久活。每當我走下樓及從外面回來,總不禁仍會向窗外屋棚與大門門樑上看看,總幻想著那小野貓仍只是一時失蹤,總還有一天會回來吧?那喵嗚的叫聲好像仍在耳畔響起。但我知道那已經永遠過去了。正如整個地球的命運已無從回轉。 \n 每天夜間從外面回來,總不免仍要抬頭看看大門的門樑上牠在不在?是否還會有一聲喵嗚的叫聲招呼我?已經快三年了,牠也不知從哪裡來的,那時起每天晚間就蹲在大門的門樑上。起先是看到我家樓下隔壁的餐廳老闆有時會丟一些東西上去給牠吃,但時有時沒,有時丟不準,牠就吃不到。我就也開始餵牠。我家裡本來自己養了一隻貓咪的,就把貓乾糧抓一把,在從二樓通一樓頂棚的窗口招呼牠,牠起先怯生生的,等我把吃的倒在頂棚上,人走開一點,牠才敢來吃。後來餵了幾天,牠就很信任我了,看到我走到窗口就會自己跑過來,再後來,也讓我可以摸摸牠,以手提住牠頸皮把牠提下來也不掙扎了。後來那餐廳老闆曾對我說:「牠總不讓我去摸牠的,不知牠怎麼那麼相信你呢?」但牠也只相信我,其他人都無法摸到牠的。 \n 牠長得並不漂亮,全身灰黃而帶有些貍紋,很瘦小,是母的,叫聲卻很大。我始終也不知道牠不出現時住在哪裡?大概是住在隔鄰前面加蓋起來的屋頂下面。我住三樓,牠經常在二樓隔壁的屋棚上。耳朵很靈,每次晚上差不多七八點鐘,我要出門去吃東西時,牠聽到我在樓上開門關門鎖門的聲音,就開始大聲的叫起來,告訴我牠在等著我餵牠。我後來也就準備好出門時帶上要餵牠吃的貓乾糧和一杯水,牠聽到我下樓的腳步聲了,就會從一樓頂棚通二樓的窗口跳進來,走上一層樓梯來迎接我,然後跟我下到窗口,我把貓乾糧和水杯放在窗外頂棚上,牠縱身一躍回到窗外,就大口的吃起來。有時餵牠一點貓罐頭或對貓來講較好吃的東西,牠一面吃一面就會「阿嗚阿嗚」的叫著,好像在說些感謝的話般的高興。到我從外面回來時,牠仍會在大門門樑上蹲著,然後從頂棚的窗子跳進屋來一直跟我上樓,等我進去再拿點食品給牠。有時我也就讓他在樓上我門裡吃了。有好幾次牠吃完後蹲在我屋子裡不肯走,似乎想找個家。我卻一直沒有收留牠,因為怕牠身上可能很髒的。後來有幾次我曾考慮想就把牠洗個澡留著吧,正要下決心時,牠卻已永遠不在了。 \n 可愛身影永遠消失 \n 公寓樓裡的其他人對牠卻都很不友善,我放的水杯總是被人扔掉,有人後來還揚言要毒死牠,而聽到這話後不久,牠也真的失蹤有兩個禮拜,我心裡一直擔心著,牠倒終於又出現了。而然後,情況就越來越不好了。牠的最後一段日子,正當陰曆年前後長時間下雨不斷的日子。下雨的日子,牠本來是不到門樑和頂棚上的,所以也有很多天沒看到牠。再看到牠時,牠已更瘦了,而牠夜中本來都是躲起來的,這時卻跑到樓下大門內人家的摩托車墊上去睡,所以公寓內的人家就更想要除掉牠了。那幾天又很冷,我想牠可能在屋頂裡太冷才下來吧?就拿只餅乾盒子,裡面鋪了些布,放在大門內底樓樓梯下角落裡給牠睡,我看到牠就真的去睡了兩夜,第一次蹲睡在裡面,第二次就蜷睡在裡面,睡得很安穩的樣子,顯然牠是很喜歡的。然而過了一天,盒子就又被別人扔掉了。我最後兩天見到牠時,進了大門要上樓時聽到牠的叫聲,到二樓窗口一看,卻找不到在哪裡,我就再下樓找,發現原來是站在樓下大門外,我開了大門牠就進來了。後來我想可能這時牠已病了,已無法跳到門樑上了,才會這樣。之後,幾天沒見到牠。到那天晚間在巷中又遇到那餐廳老闆,我說:「那小野貓又不見了呢」,他卻使我大吃一驚的說:「已經死啦!」是他三天前親眼看到的,牠趴在巷裡對面門口不能動,他還去餵了貓食和水,牠倒也吃了,吃完後又走了幾步,卻趴在前面一個門口不動了,隨後也就死了。然後被人用盒子裝了扔入垃圾車裡去了。那麼是在我最後見到牠後兩三天就死了。是不是被人下了毒呢?還是摔傷而死呢?或是還沒真死,只是無力的昏趴著就被人當死了呢?一個原來很活潑可愛的生命就這樣永遠消失了。前幾天還聲音響亮的叫著呢。 \n 喵嗚叫聲仍在耳畔 \n 我以前也養過好幾隻貓,我母親卻不喜歡貓,好幾隻都被她扔掉。小時候在臨沂街日式房子時,有一隻很可愛的貓,待在我家大概有五年,每次生了小貓都被她扔掉,那母貓叫得好可憐,我母親卻也不動心,最後那母貓也被她扔了,起先她還騙我說仍睡在廚房灶下的雜物堆後面。過了兩天才知道已被她扔掉了。後來又養了隻黑貓,也被她扔了。那黑貓被扔後過了十來天,卻自己又回來了。當時全家正圍著圓桌在吃晚飯,牠跑到門口就「啊嗚」的大叫了一聲才進來,好像說「終於找到家門了!」當時全家六個人,我父母、祖父母及我和我弟弟。大家都十分驚奇,並誇牠聰明。可是過了不到一個月,又被我母親拿去扔了。這次大概扔到較遠的地方,就沒能再回來。那黑貓及前一隻貓本來都是我祖母在餵的。我祖母其實是繼祖母,生我父親的是她姊姊,在我父親幼年時就去世了,我祖父就續娶了她。她纏過小腳,身體很瘦小,沒能生育,有一隻腳走起來還有些跛。所以除了餵貓也不能對家事作什麼幫忙,在台北的家事都是我母親在操持決定。所以我祖母也沒什麼發言權。後來大約又過了十幾天,我騎腳踏車經過永康街口,從臨沂街我家那巷子向一頭穿出去穿到連雲街,可以通到信義路,再對面就是永康街了,我在腳踏車上看到一只黑貓已被車子壓死在路上,肚子都壓破了,慘不忍睹。我回家後向祖母說起,她震驚的說:「一定就是伊呀,真罪過,真罪過!」隨著就阿彌陀佛的唸起來了。不過我仍假定牠可能不是我家本來那隻。那都還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後來還有幾隻,則都是我出國而拜託母親養著等我回來,卻也總是被我母親扔掉。為此我也往往與母親弄得很不開心,而我父親則總是幫著母親的。直到我父親去世後,有一個朋友送給我現在家裡這隻貓咪,沒人為我母親幫腔反對了,她倒也接受了,後來還往往在她看電視時很高興的抱在身上呢,這隻阿咪才一直養到現在。卻沒有一隻像這隻小野貓那麼使我悵然。牠全心依賴我,我也一直想長期照顧牠,以為永遠可以在門樑上看到牠招呼我,卻這麼快竟已悲慘死亡。 \n 人是最可怕的動物 \n 想想,人類總的來講,對各種動物實在是最不友善的。各種動物都只吃一兩種東西,只有人類是什麼都要吃,要佔領整個地球,不給其他動物留有餘地。人其實並不需要吃那麼多肉類,卻總是大量的屠殺。沒有聽過任何生物因為老虎而絕種,卻不知多少生物已因為人的不斷摧殘而絕種。人與其他動物的競爭也總是在很卑鄙而不公平的條件下進行。從來不正大光明的對決,而總是陰險的從遠方用暗箭及子彈來射擊,或用陷阱來陷害。列陣而飛的雁鵝飛得好好的,人只為了顯顯本事也總會從很遠處無謂的把牠射殺。紐約布魯克林動物園裡有一個黑糊糊的鐵籠,掛了個牌子,寫著「最可怕的動物」,走過去貼近鐵籠一看,裡面原來只有一面鏡子!設想真有巧思,人正是最可怕的動物啊!又有哪一種動物像人類一樣不但極力屠殺其他動物,對自己同類也不斷以各種方式與毒辣的手段來相互殘殺呢?現在整個地球的生態都已危機重重,人類終將被人類自己所毀滅吧?莊子的智慧始終只被大部分人當作閒話聽聽,佛家的悲憫心也始終無法在科學家與武器發明家心中引起終止其行為的力量。科學發展到今天,不就是對地球的不斷破壞與更多的屠殺嗎? \n 一隻小野貓,這樣可憐的生存著,卻仍不能久活。每當我走下樓及從外面回來,總不禁仍會向窗外屋棚與大門門樑上看看,總幻想著那小野貓仍只是一時失蹤,總還有一天會回來吧?那喵嗚的叫聲好像仍在耳畔響起。但我知道那已經永遠過去了。正如整個地球的命運已無從回轉。 \n (2010年3月10日小野貓死後十天的晚上)

  • 三少四壯集-街巷之貓

     這整條巷子每戶人家都有前院與花圃,加以鄰居有蓊鬱的老楊桃樹和柴房,隔鄰更有一大爿荒廢頹圮的院落,九重葛密得將屋頂壓得半垮──再沒有比破落的廢墟更為貓兒熱愛的場所了,因此貓兒群居於此,每日以這個廢墟和院子為基地,在長巷子裡高低奔走,叢林虎似的四處捕獵鼠雀,眼神炯亮銳利得不似街巷之貓。 \n 父母家的院子大概有七八隻貓固定出入。鄉下的圍牆普遍低矮,群貓出入身手矯健,忽上忽下如入無人之境。 \n 這是一群白底間灰色或橘色虎斑的貓,另有兩隻純黑。這院子是牠們的地盤,其他貓隻很少闖入。牠們有點防著我,每次我走進院子裡去張望,這些貓就懶洋洋起身,變換隊形,牆上的下來到牆角,蘭花後的鑽到石燈後,摩托車籃子裡的跳到花盆邊,樹下的咪嗚叫一聲,跳出來,往一旁的階梯小碎步跑去。另有幾隻在鄰居的樹蔭底下,不動。我再怎麼示好,牠們也不靠近,有時甚至互相交換眼神,露出厭煩的表情緩緩走開。 \n 媽媽總阻止我說:「欸妳別一副狗樣吵得人家不得安寧。人家貓不吃這一套。」 \n 那院子其實不大,但因為花圃裡的花盆花台大理石板以及其他東西凌亂放著,造出不少畸零空間,其中又有棵不知名的樹,枝椏很低可供攀爬──這一切宛如貓的理想遊戲場,所以這一群貓經常在各個角落休憩。這整條巷子每戶人家都有前院與花圃,加以鄰居有蓊鬱的老楊桃樹和柴房,隔鄰更有一大爿荒廢頹圮的院落,九重葛密得將屋頂壓得半垮──再沒有比破落的廢墟更為貓兒熱愛的場所了,因此貓兒群居於此,每日以這個廢墟和院子為基地,在長巷子裡高低奔走,叢林虎似的四處捕獵鼠雀,眼神炯亮銳利得不似街巷之貓。 \n 這些貓成日野著,但牠們都知道這院子可吃晚餐,遠近的貓兒大概都聽說了。晚上七點之後牠們陸續自草叢和廢墟圍牆間現身,聚集在前院等媽媽來餵食。牠們也不呼嘯,也不焦躁,就一隻隻選定位置等著,一雙雙火眼金睛在微闇的院子裡灼亮。固定的那群在院子裡,遠來不熟的在牆上或大門邊。待媽媽端著食盆推開紗門出去,群貓敏捷起身,喵喵擁聚,腳步雜沓,有從遠處屋頂驟然三兩步豹奔上前的猛貓,也有被大貓一腳撥開的幼貓。餵食依貓性分三處,一在院子裡,二在略高的水泥台上,三在大門外,給新來乍到弱小的那些。 \n 野貓都十分警醒,不太靠近也不多話,吃完就四散。這群貓中有隻為首的虎背白襪,牠不論吃東西或曬太陽總佔得最好的位置,因此我們叫牠貓哥哥,唸做「貓葛格」。貓哥哥比較胖,毛色豐美,它會對著人喵喵叫,看起來不像是野生,像是人家養的。 \n 牠時常捉了麻雀或老鼠來,放在門口咪嗚咪嗚要我們出去領,像是說,順手帶來的小禮物,意思意思。 \n 某日貓哥哥在前院吐了一大灘,看起來身體不太舒服,媽媽摸摸牠,牠又跑了。後來就沒看見了,當晚沒來吃東西,次日也不見蹤影。 \n 黃昏時媽媽實在擔心極了,站在大門口頻頻喚牠,其他的貓都紛紛出現,獨獨不見貓哥哥。 \n 對門太太問:「妳找的貓,該不會是那一隻吧?已經在那裡一整天了呀。」說畢,指著我家大門邊的圍牆上。媽媽大喜,回頭一看。 \n 貓哥哥被條繩子吊在我家圍牆上,早死了,硬的。媽媽大叫一聲,往後一跌,差點暈過去。

  • 台灣風土誌-羅東小鎮傳奇

     林霞阿嬤66歲那年,第一次拿起鉛筆畫圖,她的心得是:鉛筆比鋤頭還要重。王瑞節25年來,每天風雨無阻,提著一大桶腥味很重的飼料,餵養她日夜掛念的子民──羅東街貓。羅東雖小,有奇人居焉,別有天地,乃覺不小。 \n 小小羅東鎮 \n 我小時候,總以為「羅東」是世界的中心,因為他是兩條重要鐵路的交會點,就像那些有名的大城市一樣,所有我在課本上唸到的地名,諸如:台北、上海、北平、廣州、杭州,都是圍在羅東附近,坐火車就可以到了。 \n 後來,知道事實真相以後很難過,原來他並不是世界的中心。 \n 宜蘭縣的總面積有2143平方公里,而羅東鎮則只有11.3平方公里,既是宜蘭縣11個鄉、鎮、市中面積最小的,也是全台灣61個鎮級行政區中面積最小的,真是名副其實的小小鎮。 \n 那次,我去大陸蘇、杭一遊,回來後查一下資料,才知道一個太湖的面積就有2425平方公里,當我站在林屋山,遠望太湖煙波浩渺的湖水時,卻只想到王蒙的千古名作〈具區林屋〉,竟然沒有察覺到,那是我的家鄉宜蘭的整個面積了。 \n 而我們的羅東鎮,真的小到只有西湖的兩倍大。西湖面積約5.7平方公里,比台灣的日月潭面積7.9平方公里小了一些,卻也有羅東的一半。因為,真的很小,所以我出門散步往北走,不到兩分鐘,就會超出「鎮界」,進入五結鄉了。我們就好像瑞士這樣的小國寡民,只要出門野餐,一不小心,就跨出了國界一般。 \n 林場詩會 \n 劉禹錫說: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我可要加一句:鎮不在大,有池則雅。杭州有西湖,我們羅東小鎮不落人後,也有他自己小小的西湖──林場儲木池。 \n 記得2007年暮春三月的黃昏,我們〈歪仔歪詩刊〉創刊號出版時,大夥兒就在儲木池旁,舉行小小的「林場詩會」,翻閱著剛出爐的詩刊,靜聽水中荷葉翻飛,沙沙有聲,我們即興朗讀了對方的詩句,我喜歡繼琳輕鬆有趣的短詩〈小事〉: \n 「一支練習用的標槍/直直刺入草地 說/「嗯/這草地/是甜的/我要慢慢/變成/一根甘蔗」 \n 當然,也有曹尼的一系列搞怪詩,讓我們的詩刊充滿年輕與活力。 \n 林場不只有詩,而且有畫;不只有畫,而且有一位阿嬤畫家,就住在林場附近,她畫了一系列有關林場的畫。其實,我兩年前就聽過畫家朋友萬春提起,林場附近住著一位素人畫家,畫的非常精采有趣。直到今年春天,我才鼓起勇氣,前往拜訪。 \n 林場阿嬤傳奇 \n 開門的是一位滿頭白髮的老阿嬤,但卻身體健壯、精神飽滿。整個屋子整齊地擺放著她的油畫作品,她剛在陽台作畫,畫中有一群人,神情悠閒地在溪河邊釣魚。午後小寐後,她畫興正濃,正在處理一個人物的臉部細節,她輕聲地告訴我,獨門的上色秘方: \n 要保留底色,調一些到臉上,這樣整體看起來才自然。 \n 不久,大門打開了,她的么女回家,她是特地來為我們解說母親與繪畫的一段因緣。 \n 現年82歲的林霞女士,從小就要忙於農務與家事,沒有上過任何學校,既不會讀,也不會寫。結婚後,為了養家活口,搬到南方澳,做起冬瓜茶的生意,就這樣,兒女們都慢慢長大了。 \n 在她66歲那年的5月,女兒帶她出國旅遊,在瑞士的湖邊,怕她無聊,就拿一隻鉛筆和紙張給她,第一次拿起鉛筆畫圖,她的心得是: \n 鉛筆比鋤頭還要重。 \n 結果,畫了一些簡單的樹葉與樹枝,大約七、八張的素描。 \n 到了70歲那年,才又重新拾起畫筆,一路畫下來。慢慢地加入自己的感情與想像,在一幅〈做家事的回憶〉裡,她用畫面回憶忙碌的童年,她指著畫面中的每一個小女孩說:那就是我小時候,一早起來,既要背小弟妹,也要買米麩,餵他們;然後要挑水,要餵雞、鴨;還要餵豬。只能看著別的小孩玩遊戲,自己卻只有忙不完的家務,實在難過又不甘心。因此她又畫了一幅〈小時候〉,畫面裡又畫滿了一堆雞、鴨,她仍然在辛苦地做家事,和母親在搓繩索,她說: \n 那天我肚子很餓,心情不好,在嘔氣。 \n 她指著畫面說: \n 你看,我把頭別過去,故意不理媽媽。 \n 82歲的她,此刻回想起當年,講話的神情,竟然好像畫面中那個十多歲的小女孩。 \n 除了童年的回憶,她也畫一些鄉下的民俗與節日,例如:有喜鵲搭橋的〈七夕〉;有兩個年輕姑娘在菜園裡偷摘蔥的〈偷挽蔥,嫁好尪〉;以及神情逗趣誇張的〈路邊算命攤〉,它的特色就是充滿鄉野奇趣。 \n 王瑞節傳奇 \n 不知從甚麼年代開始,羅東街道入夜後,就被群雄劃分成四、五塊版圖,「桔子太陽店小三」──王瑞節,世襲領地是中正南路及其巷弄,這一責任分封,將近25年了。 \n 為了一睹店小三如何風雨無阻,每夜巡視她領地的所有子民,在一個春寒料峭的夜晚,九點整,我來到中山西路巷子裡,她新開的古董民藝店門口等候,她正用一個大桶子調飼料,口氣無奈地說: \n 這些都是寵物店贈送的過期飼料,總共有十幾大包,但貓不喜歡吃,所以裡面要再調一些罐頭飼料。 \n 我知道,她去年因為負債,賣掉兩棟父母留下的房子後,就無力承擔這筆月耗萬元,龐大的「膳食費」,說著說著,她指著店外面的電線桿說: \n 牠們都很準時,你看,已經來了。 \n 果然,我看到一隻金黃色的虎斑貓蹲在電桿下,旁邊有一個小碟子,裡面其實已放有食物,但牠不吃,牠挑食,只靜靜地在一旁等待。 \n 街貓守護者 \n 九點三十分,準備完畢後,她黑色短袖上衣、黑色短褲,這是她一年到頭的固定穿著,從來沒變。騎上摩托車,我緊跟背後,望著暗夜中,她黑色的身影,感覺比平時龐大。 \n 來到了她的舊居,中正南路附近一家7-11,後面的巷弄裡,已經有三隻街貓在等候,我冷冷旁觀,有一隻是波斯貓,有一隻黑褐色螺旋紋短毛貓,拖著大肚子,靜靜的用餐,我知道牠懷了身孕。王瑞節轉頭跟我說: \n 其實,牠們都很乖,從不搶食。 \n 車子又騎到了一家小兒科診所旁,離她的舊家不到10步,也有幾隻在等她,她快速放進食物,又轉進小巷裡,她說: \n 很多住戶,不喜歡餵街貓的人,因為會弄髒環境。 \n 所以,她們這四、五組餵街貓的朋友,各自分工、分區,都很低調,並且隨時準備杯盤,以免汙染環境。即使這樣,還是會被批評。 \n 後來,來到了一個龐大的街貓家族,她點了一下數目,總共是8隻,因為今天配合我,時間略有提前,本來應該有12隻,不過,這已經讓我大開眼界了! \n 這個家族成員,幾乎都是棕黃色斑點花紋,大家靜靜地享用,可能是今天唯一的一餐,每隻都吃的津津有味,卻只有一隻身形瘦小的,一口都不吃,只在四周東張西望,我正納悶著,心想牠一定又是挑食不吃,王瑞節說: \n 那隻最瘦小的,是這一群貓的母親,牠都只在四周警戒,等到這些貓都吃完了,才吃幾口剩下的。 \n 店小三還要去巡視她分散各地的責任區,我沒再跟去,就留在這裡靜靜觀看,只看見,牠睜大著靈亮的雙眼,卻一口都沒吃。望著這一大群街貓,一隻隻的離去,夜已漸深,寒氣轉濃,天空飄著絲絲霧雨,我獨自驅動摩托車,離開這群流浪街頭的貓兒。 \n 街貓的報恩 \n 25年來,除非自己生病,無法出門,她每天風雨無阻,提著一大桶腥味很重的飼料,餵養她日夜掛念的子民──羅東街貓。 \n 早年,以寫兒童詩、畫海報見長的王瑞節,最近,在友人的慫恿下,畫了很多幅以貓為題材,以古董民藝品為陪襯的水墨小品,輕鬆有趣,筆法與用色,表現出青花碗盤的民間趣味,簡單大方,充滿活力。 \n 其中,又以「街貓」這一主題更富於感情,那些在深夜裡,躲在花盆下、電桿旁,無主的流浪貓,一隻一隻從她的筆下,活蹦亂跳地跑出來,彷彿要回來報答她二十多年來的照顧。 \n 王瑞節回想起這麼多年來,不隻有多少隻的貓、狗,在她的眼前不斷地生、老、病、死,一代又一代,她的感觸雖深,卻力有未逮,只能訴諸筆墨,抒發她內心的無奈與懷念。 \n 羅東雖小,有奇人居焉,別有天地,乃覺不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